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坏消息 !

胡锡进,我操你*

央视:阳性可能是流感,核酸检测无法区分新冠和流感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3月15日 上午 5:1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黄蓉的性知识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爱派的 2022-03-15


虽然整部射雕里和黄蓉连一个吻都没有,但神雕里的三个子女挽回了郭大侠的尊严。
水声响处,一叶扁舟从树丛中飘了出来,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桨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
中国自古就有考据学,有时候人的考据行为会被称为一种癖好,叫考据癖。癖这个字用的很好,可以非常贴切地形容为什么会有人那般热情地去干一些无意义的事儿。
每一代都有每一代考据之癖,比如胡适就喜欢考据《红楼梦》、《山海经》之类,80后就喜欢考据哈利波特,魔兽世界,研究赫敏为什么不能嫁给哈利波特。而对于我们70后来说,考据热点之一就是金庸小说。
话说十几年前的中国互联网上有一个热门据点,叫新浪金庸客栈,兄弟我也算是知名网友之一,做过些微的贡献,比如率先观察出金庸的男猪脚都是独生子女等等。


今天说的则是另外一个值得考据的问题:关于黄蓉的性知识。
金庸小说中主角涉性,男当推韦小宝,女当推黄蓉,说韦小宝是因为他是个流氓,黄蓉则相反,怎么看都是个性白痴,但性白痴终究也是与性有关系......而且黄蓉对待性的问题是百无禁忌,勤学好问......
所以在观察互联网上那些金庸同人小说时,会发现,被写的最多的就是黄大小姐。
射雕中可以佐证黄蓉为性白痴的桥段有很多,放在一起看,绝对可以证实金庸是故意的,甚至是恶趣味。



黄蓉几乎向所有人问过“性问题”,给大家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黄蓉听他这句话中深情流露,心下感动,过了一会,说道:“只盼师父身上的伤能好,我再把这帮主的位子传还给他。那时……那时……”
她本想说“那时我和你结成了夫妻”,但这句话终究说不出口,转口问道:“靖哥哥,怎样才会生孩子,你知道么?”
郭靖道:“我知道。”
黄蓉道:“你倒说说看。”
郭靖道:“人家结成夫妻,那就生孩子。”
黄蓉道:“这个我也知道。为什么结了夫妻就生孩子?”
郭靖道:“那我可不知道啦,蓉儿,你说给我听。”
黄蓉道:“我也说不上。我问过爹爹,他说孩子是从被窝里钻出来的。”


郭靖正待再问端详,忽听身后一个破钹似的声音喝道:“生孩子的事,你们长大了自然知道。潮水就快涨啦!”
黄蓉“啊”的一声,跳了起来,没料到欧阳锋一直悄悄的在旁窥伺,她虽不明男女之事,但也知说这种话给人听去甚是羞耻,不禁脸蛋儿胀得飞红,拔足便向悬崖飞奔,两人随后跟去。
洪七公踌躇道:“这老怪信了甚么采阴补阳的邪说,找了许多处女来,破了他们的身子,说可以长生不老。”
黄蓉问道:“怎么破了处女身子?”
黄蓉之母在生产她时因难产而死,是以她自小由父亲养大。黄药师因陈玄风、梅超风叛师私逃,一怒而将其余徒弟挑断筋脉,驱逐出岛。桃花岛上就只剩下几名哑仆。


黄蓉从来没听年长女子说过男女之事,她与郭靖情意相投,但觉和他在一起时心中说不出的喜悦甜美,只要和他分开片刻,就感寂寞难受。她只知男女结为夫妻就永不分离,是以心中早把郭靖看作丈夫,但夫妻间的闺房之事,却是全然不知。
她这么一问,洪七公一时倒是难以回答。黄蓉又问:“破了处女的身子,是杀了她们吗?”
洪七公道:“不是。一个女子受了这般欺侮,有时比给他杀了还要痛苦,有人说‘失节事大,饿死事小’,就是这个意思了。”
黄蓉茫然不解,问道:“是用刀子割去耳朵鼻子么?”
洪七公笑骂:“呸!也不是。傻丫头,你回家问妈妈去。”
黄蓉道:“我妈妈早死啦。”
洪七公“啊”了一声,道:“你将来和这傻小子洞房花烛夜时,总会懂得了。”
黄蓉红了脸,撅起小嘴道:“你不说算啦。”这时才明白这是羞耻之事,又问:“你撞见梁老怪正在干这坏事,后来怎样?”
洪七公见她不追问那件事,如释重负,呼了一口气道:“那我自然要管哪。这家伙给我拿住了,狠狠打了一顿,拔下了他满头白发,逼着他把那些姑娘们送回家去,还要他立下重誓,以后不得再有这等恶行,要是再被我撞见,叫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听说这些年来他倒也没敢再犯,是以今日饶了他性命。他奶奶的,他的头发长起来了没有?”


一灯道:“后来一个教一个学,周师兄血气方刚,刘贵妃正当妙龄,两个人肌肤相接,日久生情,终于闹到了难以收拾的田地……”黄蓉欲待询问,口唇一动,终于忍住,只听一灯接着道:“有人前来对我禀告,我心中虽气,碍于王真人面子,只是装作不晓,哪知后来却给王真人知觉了,想是周师兄性子爽直,不善隐瞒……”
黄蓉再也忍不住,问道:“甚么事啊?甚么事闹到难以收拾?”
一灯一时不易措辞,微一踌躇才道:“他们并非夫妇,却有了夫妇之事。”
黄蓉道:“啊,我知道啦,老顽童和刘贵妃生了个儿子。”
一灯道:“唉,那倒不是。他们相识才十来天,怎能生儿育女?王真人发觉之后……。
黄蓉又问:“刘贵妃给你生了个儿子,岂不甚好?伯伯你么要不开心?”
一灯道:“傻孩子,这孩子是周师兄生的。”
黄蓉道:“周师兄早就走啦,难道他又偷偷回来跟她相会?”
一灯道:“不是的。你没听见过‘十月怀胎’这句话吗?”
黄蓉恍然大悟,道:“啊,我明白啦。那小孩儿一定生得很像老顽童,两耳招风,鼻子翘起,否则你怎知不是你生的呢?”
一灯大师道:“那又何必见到方知?这些日子中我不曾和刘贵妃亲近,孩子自然不是我的了。”黄蓉似懂非懂,但知再问下去必定不妥,也就不再追问。
过不多时,书僮取来黄金,陆庄主双手奉给郭靖,说道:“这位姑娘才貌双全,与郭兄真是天生佳偶。在下这一点点菲仪,聊为他日两位成婚的贺礼,请予笑纳。”黄蓉脸上飞红,心道:“这人眼光好厉害,原来早已看出了我是女子。怎么他知道我和靖哥哥还没成亲?”


当下问道:“陆庄主,你瞧出我是个女扮男装,那也不奇怪,但你怎能知道我和他还没成亲?我不是跟他住在一间屋子里么?”
陆庄主给她这么一问,登时窘住,心道:“你还是黄花闺女,难道我瞧不出来,只是这话倒难以说得明白。你这位姑娘诗词书画,件件皆通,怎么在这上头这样糊涂?”正自思量如何回答,陆冠英走进房来,低声道:“传过令啦。不过张、顾、王、谭四位寨主说什么也不肯去,说道就是砍了他们的脑袋,也要在归云庄留守。”
郭靖问道:“后来怎样?”不料穆念慈突然满脸通红,转过了头去,垂头不答。
黄蓉叫了出来:“啊,姊姊,我知道啦,后来你就跟他拜天地,做了夫妻。”
穆念慈回过头来,脸色却已变得苍白,紧紧咬住了下唇,眼中发出奇异的光芒。
黄蓉吓了一跳,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道:“对不起,我胡说八道,好姊姊,你别见怪。”
穆念慈低声道:“你没胡说八道,是我自己糊涂。我……我跟他做了夫妻,可是没……没有拜天地。只恨我自己把持不定……”说到这里,泪水簌簌而下。
黄蓉见她神情凄苦,伸左臂搂住她肩头,想说些话来安慰,过了好一会,指着郭靖道:“姊姊,你不用难过,那也没什么。那天在牛家村,靖哥哥也想跟我做夫妻。”此言一出,郭靖登时张口结舌,忸怩不堪,说道:“我们……没有……没有……”
黄蓉笑道:“那你想过没有呢?”
郭靖连耳根子也都羞得通红,低头道:“是我不好。”


黄蓉右手伸过去拍拍他肩头,柔声道:“你想跟我做夫妻,我喜欢得很呢,你有甚么不好了?”
穆念慈叹了口气,心想:“黄家妹子虽然聪明伶俐,毕竟年纪幼小,于男女之事还不大懂。她遇上了这个忠厚老实的郭大哥,真是福气。”
提问,既然黄蓉是个性白痴,郭靖又忠厚老实无比,他们的洞房花烛夜是怎么过的,黄药师应该不会肩负起向两小启蒙的责任吧?傻姑应该也无此素质。
或曰:郭靖貌似忠厚无比,但他是在蒙古大草原长大,当地民风淳朴,男女之间交往开放,耳熏目染之下,郭靖应该略知一二,所以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应该是郭靖主导型。
但金庸小说里似乎有反证郭靖没在蒙古染黄,比如第十一回《长春服输》里:“两人揣摸水性,天天在瀑布里窜上溜下。到第八天上,郭靖竟然攀上了崖顶,伸手将黄蓉也拉了上去。
两人在崖上欢呼跳跃,喜悦若狂,手挽手的又从瀑布中溜了下来。”好几天湿衣相对肌肤相亲,郭靖不像已经懂事的样子。
更进一步的证据在《神雕》里,在《神雕》中,开篇第一章提到黄蓉的身孕:“当年郭靖、黄蓉参与华山论剑之后,由黄药师主持成婚,在桃花岛归隐。黄药师性情怪僻……迳自飘然离岛。黄蓉初时还道数月之内,父亲必有消息带来,那知一别经年,音讯杳然。黄蓉和郭靖出去寻访,行走数月,不得不重回桃花岛,原来黄蓉有了身孕。”

一个“一别经年”,道出玄机,显然是黄蓉和郭靖二人在桃花岛上琢磨了“经年”,还没有悟出造人的门道,只有等到二人出去寻访,在路上,估计是客栈中旁听到什么--夫妇二人方才顿悟,“有了身孕”。
或问:也未必如此,或许是两人都很性冷淡呢?非也,前面已经提到金庸对小说中大部分主角都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只生一个好,但也有例外,就是郭、黄二人,生了两胎三子女,可见兴趣之盎然。(PS,其实细究起来也并非金庸网开一面,郭黄属双独,是有权生二胎的,龙凤胎亦不属超生。)
但“经年”到底是几年呢?
考据可知,大概四年。郭黄没结婚的时候,杨过已经在胎中,所以计算杨过比郭芙大几岁即可知郭靖黄蓉结婚多久才生的郭芙。
书中有表:杨过出场时十三岁,时年郭芙已满九岁。
唉,性教育落后真是害死人。
还有两个没被考证出来的问题,留作作业,其一:同样没有性教育,尹志平跟小龙女是怎么做到的?其二:为什么郭靖黄蓉隔了那么多年(郭芙十五六岁时)才有第二胎?
提示:第二个问题或跟桃花岛的地理环境有关,郭黄的两胎子女都是在离岛赴大陆后怀上的,可能桃花岛有什么不利于生育的植物。但鉴于此答案与本文主旨相悖,互相矛盾,不推荐为标准答案。




小学的虚假道德、中学的空洞理想、大学的无趣审美

高校倒闭潮或加速来临,今年全国多数省市100多分就能上大学

武大女学生的深刻反思:深度揭露大学露骨生活

一位中产爸爸的怒吼:没人告诉家长,教育是用来社会分层的

科学证明我国小学教育会造成脑损伤!

“杀了第一名,我就是班级第一名!”被成绩单毁掉的中国孩子!


中国式物业:收你的钱,当你的爹,要你的命!
历史上有一次禁止过春节,所有人全都不放假,过节的直接被逮捕
重庆王捕头前秘书的遭遇揭秘(视频)
《白鹿原》中大量的性描写,为什么确实有必要?

大案:男子在上海一大厦圈养十几名性奴 手段残忍令人咋舌
一个63岁的未婚女教授 说出一个从未有人敢于承认的事实
性是天性的一部分,而我服从天性
人类壮阳简史
《色戒》:性在床上,爱在绝望里
周杰伦暗巷操新欢
女诗人就不可以淫荡吗
如果不是国务院通报,我是万万不敢相信他们竟然瞒报139条人命
金瓶梅启示录:偷情过程中,男人和女人的想法不一样
甘肃—女公务員霸气辞职信:再次轰动全囯!
《盲山》未删减版:对女性来说,这就是世上最恐怖的电影!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