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驴子背锅的终极杀器:成袋偷走他的粮食!

烟语法 烟语法萌


磨坊的本职工作就是将客户送来的各色粮食磨出质量优杂质少的面粉,为了完成这一使命,需要磨坊上下分工配合,团结协作,劲往一处使,力往一处用。


正常情况下,磨坊主负责提供安全宽松的磨面环境,大小驴长要及时处理问题给予磨面主业各项支持,磨面驴专心独立转圈推磨研究提高质量,运输驴专司来往输送粮食,装袋驴及时将磨出的面粉整理打包,后勤驴、保卫驴提供待遇安保等等,各司其职,忙而不乱,是磨坊良性运作的必备。


俗话说驴无夜草不肥,有些驴动起了别人少得一些自己就能多分一点的歪脑筋。为了能多吃多占,有些驴不是靠科学运作、密切配合将磨坊业务做大做强,提升磨坊的社会地位和福利待遇,而是把主意打到了其他驴身上。


如何把别的驴的劳动成果据为己有,让别的驴多干点自己少干点,让别的驴按照自己的意思去磨面,但又不能让自己承担不按套路来应承担的责任,于是乎,大小权力用到了这方面、阳谋阴谋也用上了。官它情愿不情愿,能让下级驴、同级驴替自己的违规背锅,就是手段高明。



初级手段:将别的驴的磨面成果直接贴上自己的标签领取报酬。


既然是工作,肯定有业绩考核,磨坊对外的业绩考核就是磨了多少粮食,各头驴磨出多少面粉。大伙都在研究磨面技能、多快好省磨完分到手的粮食,有些歪脑筋驴盯的不是磨盘,想的是如何用手中的权力和小恩小惠让别人替自己磨面,或是挑些简单软粮,或是弄些别人磨的半成品走个过场,之后贴上自己的标签,对外号称自己的业绩。


任务一定的情况下,有的驴少干了,必然就会有的驴得多干,干重活。吃一堑长一智,再笨的驴也学会了。久而久之,磨坊里攀比成风,推诿扯皮,最后,那几头真正磨面的、老实巴交的、埋头苦干的驴,在身边围观的、坐等收获的一大堆的环境里,要么自谋出路,要么累死累病。


中级手段:自己犯的指挥错误事发后把下级驴推出来承担责任。


今年必须完成多少磨面任务,这些粮食必须这个时间完工,这袋小麦必须磨出这个效果……明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违规甚至违法的磨法,只管到时验收,完不成皮鞭伺候,至于怎么磨出来、什么方法磨,那不管自己的事。关门打烊、偷工减料、以次充好……查出来就是下级驴的违法违规,处理起来手起刀落,方能显出自己大义灭亲。


明明号称的是磨面来者不拒,到了下面成了开门时间不定;明明号称的是过程公开透明,到了下面成了走过场公示下;明明号称的是选拔选贤任能,到了下面成了论资排辈、福利派发……有了成绩是因为指挥有方,调度得力,出了纰漏错误,则是下级贯彻不力,能力缺失,大不了,是“临时工”犯的低级错误。



高级手段:明令或暗示别的驴按自己的意思办理过后翻脸不认。


既然是驴群,就要分出个职务高低大小,磨坊里更是等级分明。发号命令无可否非,但权力应该为公所用、谋取公义,有些驴长却以权谋私,夹带私货,驴蹄子伸到了其他驴的本职工作里。好的还开个会,集体研究做个记录让别的驴就范,有些直接就是头口“照顾一下”、“这么办行不行”等等死无对证的暗示,暗涵的意思就是,以后还想混不?


万一那天东窗事发,按照驴长交代的意思磨出的面出了问题,好点的结果是能拿出个集体研究挡挡,窝火的是那些不久前还菊容可亲的驴长,翻脸不认驴,压根就不承认打招呼有指使这回事。最后,背锅的只能是那些或信任、或服从、或迁就驴长的磨面驴,不少已经丢了饭碗锒铛入狱,四处喊冤。


终极手段:直接成袋偷走驴的在磨粮食,管它死活!


都明白一个道理,粮食交到哪个环节的驴那里,那个驴就得对粮食负责任,不管交出的质量如何,最起码要对粮食的完整安全责任。粮食的安全,是磨坊里所有驴的立命之本,也是驴能作为群体性动物分工协作、聚在一起的基本信任和驴德底线。


有些驴,特别是某些驴长简直是驴心病狂,已经不满足于权力干预、指挥明令,哪管什么磨坊稳定、驴心安宁,直接使出了整袋偷走别的驴粮食的伎俩,事后还装聋作哑,一推六二五。被偷的驴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只有自己等淹死的份了。


道理很简单,自己磨的粮食丢了,自己肯定要承担责任,可问题是,谁能傻到明知道要担责还玩监守自盗那?证据全部指向粮食交给你了,又没有证据证明有下家接手,你不承担责任谁承担责任?驴子冤不冤?即使冤死了,又有谁能替他申冤洗冤那?


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驴心散了,人人自危,背后防“偷”,还能指望能磨出好面?


          往期文章:【最新】最高法院再发声:已启动调查程序,欢迎崔永元教授等知情人提供情况


           往期文章:“入额的不办案,办案的没入额”乱像何时能得到根治?


            往期文章:最高法院丢失“陕北千亿矿权案”二审卷宗——谣言!


            往期文章:政法大学教授起诉本校法院不予受理:“履行聘用合同所发生的争议”不该成为人事争议案件受理的“橡皮筋”


            往期文章:亲身经历给我带来了一个检验法律的机会(政法大学方流芳教授庭审发言)




本号法律支持:姜效禹,山东烟台人,职业法律人,微信号:sdyt86,立足烟台诚交各界好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