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2022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足球能摆脱政治的影响吗?| 循迹晓讲

赛艇队长 循迹晓讲 2022-04-24


循迹 · 用文化给生活另一种可能


主讲:赛艇队长

策划:赛艇队长

责编:马戏团长

全文约2700字 阅读约10分钟


最近这段时间乌俄战争,国际社会各界都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这其中,足球界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贝克汉姆向乌克兰捐赠上百万美元,那不勒斯的俄罗斯球员在进球之后不庆祝,国际足联和欧足联制裁俄罗斯,禁止俄罗斯国家队和国内的俱乐部参加国际比赛,两届世界足球先生得主莱万多夫斯基支持国际足联的决定。


◇ 相关新闻报道


前两天的一轮英超联赛,赛前还有为战争受害者默哀的环节。


这些消息一出国内媒体哗然,不是说足球无关政治么?你们怎么都开始站队?西方人也太双标了!这事各位真不用大惊小怪,因为足球自诞生以来,从没跟政治保持距离,反而是紧密相连。



“足球与政治无关”“体育远离政治”类似的口号,只是美好的一厢情愿,因为往根本上说,竞技体育就是政治的副产品


最早的竞技体育怎么来的?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不就是几个希腊城邦战争打累了,需要其他斡旋调整沟通的途径,竞技体育这才应运而生。竞技体育自始至终都在政治的阴影下,足球作为竞技体育中最受欢迎的运动,自然也摆脱不了政治。


对民间来说,足球比赛是他们表达某种诉求的直接通道,西亚有一个保守、落后、封闭的足球强国叫伊朗,是政教合一体制下的伊斯兰共和国,随着伊朗近年来对上街游行采取了严厉的打压措施,足球场取而代之成了新的政治表达以及权利诉求平台。


◇ 大不里士萨济拖拉机足球俱乐部

◇ 伊朗火爆的足球比赛氛围


伊朗西北部的东阿塞拜疆省有一支球队叫大不里士拖拉机,这个球队归伊朗拖拉机公司所有,球队标志中也带有拖拉机图案。他的死对头是艾斯迪格尔,这是伊朗政府控制的球队。东阿塞拜疆省处在偏远地区,球迷都是被打压的少数民族,而艾斯迪格尔的球迷都是些国家的既得利益者


出于两方不同的背景,他们比赛的火爆程度非比寻常,打群架什么的绝不是新鲜事,2017年一次比赛之后,拖拉机的球迷就在比赛中高喊“XX者去死”的反政府口号,还追着艾斯迪格尔球迷暴揍,一边打一边说,打你就是打霍梅尼!你想想这哪是打球迷的屁股,这简直是在打霍梅尼的脸啊!


在伊朗这种行为是要付出代价的,当2018年8月两队再次相遇时,德黑兰的警方把拖拉机球迷的几个核心人物全给抓了,省的你们再打霍老爷的脸。


球迷喜欢干预政治,球员也喜欢


2008年,以阿尔巴尼亚人为主体民族的科索沃地区宣布从塞尔维亚独立,虽然不被塞尔维亚、俄罗斯等国家承认,但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愿意接纳科索沃,让它成为成员国。


◇ 沙奇里的球鞋上分别缝有瑞士以及科索沃的图标


瑞士队的扎卡、沙奇里都是阿尔巴尼亚后裔。在欧足联接纳科索沃时,他们还表示愿意改变国籍,为科索沃出战。虽然最终没能成行,沙奇里还是将科索沃国旗缝到了球鞋上,在进球后也会做出双头鹰的庆祝手势,这是阿尔巴尼亚国旗的图案,以此来表达他对科索沃的支持。


不光是球迷或球员个人,国际足联也为政治站过台,就拿南非队来说,他们是被国际足联禁赛时间最长的球队,早在1958年,南非就加入了国际足联,当时南非国内实行种族隔离政策,而当时正是黑人运动此起彼伏的时候,国际足联颁布了《无歧视公平规章》,所有国家队不能有种族歧视、民族歧视的现象。


南非的国内政策跟国际足联的要求格格不入,于是国际足联和非洲足联相继把南非队除名,既然你不遵守我的规则,那你就自己玩去。


一直到1990年,曼德拉上台执政并废除种族隔离制度,1992年南非才被国际足联和非足联所接纳,结束了长30多年的全球禁赛。


◇ 上帝之手

◇ 当然,我们后来还是击败了叙利亚


除此之外,国际足联的政治偏好也成就了不少经典场面,前些年饱经战乱的叙利亚在赛场上击败中国,马拉多纳在世界杯上用连过五人和上帝之手击败英格兰,他们被奉为经典不是比赛有多精彩,而是因为纵使国家经历战乱,人民处于极度的困难和沮丧之中,但是他们在球场上却展现出了不屈的精神、顽强的斗志,足以再次给民众自信,这种意义是无价的。


足球喜欢政治,同理政治也喜欢足球。


佛朗哥政权就是在最大化的利用足球比赛让西班牙改善跟外国的联系,虽然当时西班牙国内还是军政府统治,但佛大帅这么一运作,西班牙在外人眼里成了一个积极向上的国家。


◇ 埃米利奥·加拉斯塔苏·梅迪西(1905年12月4日-1985年10月9日),巴西军事领袖及政治家。于1969年至1974年期间担任巴西总统


1964年,巴西军人发动政变,将这个国家拖入长达21年的黑暗统治。特别是1969年上台的军政府总统梅迪西,对反对派大肆抓捕,禁止国内有任何不利于他的宣传。


为了转移人们对他统治的注意力,于是给民众提供了充足的踢球空间,他特意批准通过在全国大搞基建,建设新球场,还经常出现在巴西俱乐部弗拉门戈的比赛中,偶尔还决定一下球队的出场名单。


与此同时,梅迪西不遗余力地捧红各种足球天才,要打造最耀眼的巴西队。


于是1970年,一支充满才华的巴西队第三次捧起了世界杯。这个荣耀也成为巴西政府历史上最大的公关活动。梅迪西对外宣传是政府为这支球队寻找到了最合适的主教练——扎加洛,还公开发表了夺冠演说。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这些举措都是他往脸上贴金,把巴西夺冠这么个民族荣耀都说成自己的功劳。阿根廷干的更过分,1978年世界杯在阿根廷举办,军政府为了能赢比赛,想尽各种办法给对手下绊子,比如说比赛之间威胁对手说必须得输,不输不让你走。最后阿根廷赢了冠军,但这届世界杯也成了足球史上最著名的丑闻之一。


其实政治家关注的不是比赛本身,而是比赛结果,只要你赢了我就有面子了,如果你没赢让我没面子,那下场可就不好说了。


◇ 苏联男足VS南斯拉夫男足


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苏联队在淘汰赛输给了南斯拉夫,这场失利给了斯大林相当大的震惊。他认为苏联对南斯拉夫的失利,就是苏联“社会主义”对南斯拉夫“修正主义”一次惨痛的失败


就因为这样,那批队员成了斯大林的出气筒,全数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好在第二年斯大林欧耶了,这批队员才得到了平反并结束流放生涯。


种种例子表明,足球从来没跟政治切割,过去不会,未来也不会。体育比赛诞生之初就是宣传爱与和平,为种种弱势力发声,过去他们曾经支持过难民儿童,支持过黑人人权运动和女权运动,每年一战结束纪念日还会为阵亡将士默哀。


◇ 巴黎圣日耳曼为中国加油


◇ 博格巴和阿玛德迪亚洛在赛后展示巴勒斯坦国旗


2020年初,我国爆发疫情,巴黎圣日耳曼的球员穿着特殊队服,为中国进行声援;去年以色列打哈马斯,还有人披着巴勒斯坦国旗进场踢比赛。他们以前如此,以后也会如此。

*本文首发于「循迹晓讲」公众号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配图源于网络,若有侵权,后台联系删除


◎ 长按识别上方二维码,即可报名参加相关线下活动


(END)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全民直播时代,我们为何还需要战地记者?| 循迹晓讲


“斩首”泽连斯基,俄国就能赢得这场战争?| 循迹晓讲


美国黑客为啥借道中国攻击俄罗斯?| 循迹晓讲


俄国女帝为何要对大英殖民地“上下其手”?| 循迹晓讲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