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8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秀色可餐(下)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十来分钟后……

 

小小的卧房里,此刻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安静。

 

常远坐在靠墙一侧的木床上,手掌轻轻搭在李沐的肩头,安抚着仍在瑟瑟发抖的她。

 

李沐沉默不语着,将头侧向一边,尽量不将面前的一幕收进眼里。

 

一个浑身赤裸、仅穿一条三角内裤的中年男人,正惶惶不安地跪伏在地,一脸惊恐地望向眼前的女人,以及她手里的那根黑色铁棍。

 

拿铁棍的不是别人,正是牛牛餐馆的老板娘——牛莉。

 

牛莉望着自己男人此刻的丑相,以及地上那张沾了乙醚的毛巾,气得脸上每一块肌肉都在微微颤动。

 

她打死也没想到,自己男人不光有色心,竟然真的还有色胆,打算来偷偷迷奸李沐。她手里握着从路边捡来的铁棍,几度想要狠狠挥向男人的头,最终还是克制了下来。

 

牛莉强压着心头的怒火,艰难地转过头去,望着床边的常远、李沐二人,慢慢开口道:“妹子,这事算我们对不起你,不过既然事情还没真的发生,你看能不能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当这事没发生。”

 

常远刚想说上几句,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生生地把话咽回了嘴里。

 

缩在床角的李沐则垂着头,一言不发。

 

牛莉见二人没有回应,叹了口气。

 

她说:“好妹妹,婶婶知道这件事对一个女孩来说难以接受,可你也要知道,外面那些人的嘴可不好管,你叔年纪大了,犯了错误受惩罚不要紧,可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长呢,你也得慎重呀!”

 

牛莉故意把“慎重”二字拖得很长,想看看李沐有什么反应。

 

常远听出了牛莉的弦外之音,心里顿时冒起了一股无名火,正要上前发作。

 

但李沐却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常远回过头来,不解地望向李沐,却见她浑身颤抖,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对眼前的一男一女说了句:“你们走吧。”

 

牛莉听了这话,嘴角浮起满意的笑容,随即冷冷地看了眼跪在地上的男人,男人立马心领神会,哆哆嗦嗦地拾起衣服,随后走出了房间。

 

常远想要追上去,却被李沐紧紧抓住了手腕,他正要开口,下一秒,一双温润柔软的唇便贴到了自己的嘴上。

 

短暂的恍惚后,常远清醒过来,望着眼前披散着头发的李沐,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常远,做我男朋友好吗?我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今天要不是你,我恐怕……”李沐缓缓地抬起头,眼角带着淡淡的泪痕,像常远第一次见她时那样,轻轻地开口。

 

常远一怔,不知该如何回答。

 

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如电影放映一般,来得太快,也太不真实。

 

而李沐蜷在常远的怀里,似乎也若有所思。

 

待常远临要出门时,床上的李沐终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

 

“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常远一下子愣在门前,旋即露出了微笑,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听到这句话,李沐像个孩子似的笑了,这是她第一次发自内心地笑得那么开心。

 

她也和常远一样,很久很久,都没这么畅快地吐露过心声了。

 

 

02

 

三天后,牛牛餐馆传来了即将关门的消息,据说是准备回老家换个行当。

 

众人对此并不意外,毕竟这片居民区里做餐饮的并不在少数,加上牛家口味并没什么特色,经营不下去也算合乎情理。

 

常远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感叹走了也好。

 

可话说回来,常远还是有点不舍,以前每次深夜回来,楼下都有亮着的那盏招牌灯——牛牛餐馆,就像是在等着他回家一样,让人感觉温馨。

 

至少有那么一段短暂的时间,常远曾在这里找到了一点点家的感觉。另外,牛莉的手艺其实也没那么差。

 

常远叹了口气,他知道今天牛牛餐馆会摆一场告别宴,几乎邀请了过往的所有老主顾们,当然也包括他自己。

 

纠结片刻,他还是决定再去一次,算是了却自己的心结。

 

常远来到了沐子热卤,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李沐,却见李沐慌慌张张地从储物间走了出来。

 

常远下意识往里瞄了一眼,发现并无异样,便没再多问。

 

“待会我打算去一趟牛牛餐馆,他们摆了告别宴。”常远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抹布,帮忙整理刚才别人吃过的碗筷。

 

自那天过后,常远时不时就会过来帮忙照看店铺,这些小活早已得心应手。

 

“恩。”李沐并未表现出惊讶,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他们也邀请了我,我……我还是打算去一次最后一次。”常远生怕李沐不高兴,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

 

“没事的,你去吧。”没想到,李沐对此倒是意外地开明。

 

“他们照顾你那么久,于情于理也该去看看,不过要答应我,晚上可得回来吃饭,我给你炖了好东西。”李沐双手绕在常远的脖子上,对他眨了眨眼,露出了调皮的笑容。

 

常远忍不住凑过头去,狠狠地在李沐脸上亲了一口,高兴地将她拦腰抱起。

 

 

03

 

下午时分,常远如约来到牛牛餐馆,隔着老远牛莉就看到了他,挥动着胖乎乎的手臂,笑着将他迎进了店。

 

常远能感觉到,这一次牛莉的笑容是真心实意的。

 

“快,往里面坐,婶给你留了个好位置。”牛莉热情地领着常远来到最大的一张圆桌前,指着里面唯一一个有靠背椅的位置,让常远坐下。

 

放眼望去,桌上几乎每一盘都是满满当当的肉菜,多到都要堆了起来。

 

“快吃快吃,待会菜凉了,就该不好吃了。”牛莉见常远迟迟没有动静,站在一旁忍不住催促了起来。

 

常远沉默了,他想起过去自己每次在这里吃饭,牛莉都会这么催促自己,甚至有时候还会主动帮他回锅里再热一热。

 

“婶,你也坐下来吃一点吧。”常远开口道,目光里多了些柔和。

 

“对啊,对啊,老板娘也坐下来一起吃吧。”桌上的众人纷纷附和道。

 

牛莉一怔,随后笑着点点头,把手在身前的围裙上擦了擦,坐到了常远的旁边。

 

“今天牛叔怎么没在?”常远一边夹菜,一边问道。

 

“他……已经和我离婚了。”牛莉短暂地沉默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情。

 

桌上的众人包括常远,顿时都停下手中的筷子,面面相觑。

 

原来,早在那次大打出手过后,牛莉的男人一气之下,硬拉着牛莉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虽然二人明面上还是原来的夫妻关系,可到了晚上,却一个人在店里打地铺,一个人独自回家。

 

这也是牛牛餐馆生意越来越差的真正原因,因为牛莉的心思早就不在这上面了。

 

“他打算和以前的同学回老家开火锅店,我留不住他,就让他走了。”牛莉语气里满是平静,像在说一件事不关己的事。

 

可周围的人都知道她心里真正想的是什么。

 

终于,常远打破了众人的沉默,举起自己面前的酒杯,站起身来。

 

“各位,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咱们一切向前看,我提议,大家一起敬牛婶一杯,怎么样?”

 

众人闻言,纷纷站了起来,几杯酒下肚,店里终于又恢复了刚来时的热闹气氛。

 

牛莉朝常远投去感激的目光,她自然明白刚才常远那番话代表了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常远听到店外传来一阵吵闹声,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扔下筷子便冲了出去。

 


04


果不其然,几个穿制服的人围在沐子热卤的门前,要对店里例行检查。

 

“我这里证件齐全,卫生过关,你们凭什么检查?”只见李沐站在灶前,脸上已有了几分怒气。

 

常远上前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今天早上连续好几个人吃了李沐的卤汤后,回家就开始拉肚子,卫生局接到举报,这才派了人来。

 

“沐子,没事的,他们只是取点样品回去检验一下而已,别那么紧张。”常远走到李沐身边,安慰了她几句,准备自己掀开锅盖。

 

“你别听他们的。”李沐一下子将手压在滚烫的锅盖上,下一秒又弹了回来,发出了一声尖叫。

 

常远被吓了一跳,赶紧从冰柜里拿来冰块,塞到了李沐手里。

 

卫生局的人见状,赶忙互使了个眼色,一个女检查员迅速冲到了锅前。

 

李沐有心阻拦,手臂却被常远紧紧握住,动弹不得。

 

只见女检查员拿起一把汤勺,伸到锅子的底部,捞起了一块被煮得酥酥软软的牛肉,顿时一股浓郁的香气在周围弥漫开来。

 

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把肉放在一旁准备好的取样盒里。可下一秒,她就跟见了鬼似的,大叫一声,丢下勺子就朝屋外跑。

 

慌乱中,她一脚踢在餐车底下的木墩上,狠狠地摔了出去,整个餐车也跟着失去平衡,一瞬间,所有的汤汁如瀑布般飞泻出来。

 

而一颗被煮得稀烂的人头也随之滚落到了地上……

 

根据警方的检验报告显示,锅里的人头不是别人,正是牛牛餐馆的老板牛莉的老公。

 

同时也查清了杀人凶手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李沐,而是牛莉本人。

 

原来,那天从李沐的房间出来后,牛莉和男人在家大吵了一架。期间,牛莉忍不住狠狠推了男人一把,没想到男人脚下一滑,一头撞在了柜子角上,当场断了气息。

 

牛莉见自己失手杀了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男人拖到厕所里分了尸,再趁着夜深,偷偷翻进李沐的店,把男人的头放进了锅里,打算陷害她。

 

剩下的尸体,则统统被她做成告别宴上的菜,送到了所有人的嘴里。

 

然而,李沐也并非完全没问题,她的汤里被查出含有大量罂粟壳成分,食用过后,会让人产生一定的依赖性,这才是她生意兴隆的真正秘密。

 

从此,这一带的饭馆几乎全部倒闭或搬走,因为再也没人敢在外面乱吃东西了。

 

常远最终也辞去了程序员的工作,搬离了这座城市,经过这一件事后,他再也没有吃过外面的东西……

 

END


共享老婆的闹剧

共享老婆的闹剧 (下)

她上了谁的”炕“(全)

冒着热气的rou/体

离奇出现的女人

离奇出现的女人(下)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