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宣昌能:关闭华尔街,那段鲜为人知却意义重大的金融史

点击蓝字关注→ 中信出版集团


今天要介绍的这本书,讲述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国际金融历史,展示了一段跌宕起伏的美元崛起之路。

大概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际的2009年初,宣昌能先生偶然在伦敦的一家书店里,第一次看到了这本书。他说,“这本译作的出版对我们了解国际金融发展史、思考我国金融改革开放、发展稳定以及我国金融业如何更好地融入国际体系具有积极的意义……”

这本书是《关闭华尔街》


文 | 宣昌能


中信出版社请我为此译著作序,我欣然命笔。


事出有因。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中信出版社的同志提起这本书,建议如果国内尚未出版可以组织翻译,向国内读者介绍一段鲜为人知的国际金融史。初次见到这本书大概是在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际的2009年初,那时我在伦敦参加G20(二十国集团)峰会项下相关工作机制会议,会议间歇时在书店里看到它。当时我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工作,看了这本书后,曾想亲手翻译出来,向国内读者介绍这段历史。不久后我工作调整到了金融稳定局,抽不出时间来做这件事,也就作罢。在准备本序言的过程中,我重温了原书,感到这本译作的出版对我们了解国际金融发展史、思考我国金融改革开放、发展稳定以及我国金融业如何更好地融入国际体系具有积极的意义。


▲ 麦卡杜(William Gibbs McAdoo)

这本书的核心人物是麦卡杜(William Gibbs McAdoo),美国第46任财政部长(任期为1913—1918年)(注1)。他作为财政部长,根据当时的《联邦储备法案》,也是当然的美联储主席(注2)。他主持了美联储的筹备、设立和初期的运转。作者在书中提到,在美联储的官方网站上,似乎有意无意把麦卡杜从历任主席名单中省略掉了(注3)。书中对其中的原因有所暗示,特别指出,在《联邦储备法案》的立法过程中,麦卡杜曾经尝试要把美联储定位为财政部下属的一个局,从而使美联储成为一个好用的政治工具。威尔逊总统没有采纳这个意见。


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即1914年7月底至8月初,面临一场重大金融危机。在当年7月的最后一周,英国和法国投资者开始清仓所持美国证券。他们准备把出售证券所得到的美元在美国兑换成黄金,运回欧洲以应付战争开支。如任其发展,就会耗尽支撑美元的黄金储备,可能引发美国金融市场乃至美国经济的动荡和萧条。而欧洲人随后就可能以极低的价格从美国购买战争所需物资和原材料,到时美国为了恢复经济增长将不得不接受低价的采购。在当时,放弃或中止金本位不是一个现实的选项,那样做会严重影响美国成为国际金融领导者的目标。1907年的金融恐慌已经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声誉。《联邦储备法案》虽然在1913年就成为法律并已生效,但因各种耽搁,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美联储还只是一份蓝图,尚未开张。金融救助责任当然落在了财政部长身上,更何况这位财政部长还兼职美联储主席,负有筹建美联储的第一责任。


面对这一局面,麦卡杜采取了大胆粗暴的行动。他一方面维持了美元的金本位不变,同时做出安排,史无前例也很可能后无来者地把纽约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纽交所)关闭了长达四个月之久,以阻止欧洲投资者变现所持有的美国证券并兑换成黄金运回本国。除了在证券市场吸收了大量外国投资,美国在1914年还是个净债务国。当时,欧洲主要国家和金融机构持有大量的美国债务,既有公共债务比如纽约市的市政贷款,又有私营部门债务,这些债务不少将在当年年内到期(特别是欧洲银团给纽约市的贷款),构成另外一个黄金外流的威胁。为了避免1907年的金融恐慌重演(注4),麦卡杜只得借助《奥尔德里奇-弗里兰法案》(注5)中的紧急货币条款向银行体系提供大量纸币,以防止银行因挤兑而大面积关门,获得流动性注入的银行必须拿出合格的证券或票据甚至仓单作为抵押品。这也是该法案条款被用到的唯一一次。他还支持摩根财团牵头的银团对即将到期的纽约市所欠欧洲的巨额债务组织借新还旧,并允许这些新的银团贷款用作对银行发放紧急货币的抵押物,从而扩大了纽约市政债作为抵押品的规模上限(注6)。因此,在祭出上述举措外,麦卡杜还安排了退出计划,这是基于经贸基本面的计划。为了这些临时措施的适时退出,麦卡杜组织大批商船把美国的谷物和棉花及其他货物运到欧洲市场,以扩大出口。为了减少战时国际海运的风险,经国会授权在财政部成立战争风险保险局,为所有在美国注册的商船提供保险,鼓励出口,改善国际收支条件。这为美国翻身成为净债权国奠定了经济基本面基础。


麦卡杜早年从事律师工作,后来兴办企业。在历经几次经商失败后,他在纽约经营一家铁路公司并于1908年成功完成了连接曼哈顿和新泽西州的西哈得孙河底铁路线的建设。当他1913年就任美国第46任财政部长时,其本人既没有经济理论上的专业训练,也没有从事金融方面的实务经验,当然也就没有什么条条框框。在危机应对中,他的企业家本能得到了充分发挥。其企业家本能还体现在对市场需求的尊重和理解。纽交所关闭后,原本在纽交所挂牌的一些证券开始在场外市场(New York Curb Market)(注7)上交易,纽交所的五人委员会为了堵塞这一漏洞以及保护自己的地盘,曾采取了一些抑制措施,但很难完全堵死场外市场的交易活动。不久,纽交所为了自身利益也利用其附属清算系统低调地进行买卖双方的撮合交易或协议转让。麦卡杜对这两类违反证券交易禁令的行为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当过企业家的麦卡杜深知这类“慢撒气”式的交易活动可以起到缓冲重开交易所的市场压力和阻止市场主体公开抗议的作用。


这本书还以独特视角描绘了美联储筹建开业过程中麦卡杜和几位候任美联储理事和联储银行行长之间的争执和分歧。美联储的最终开业必须等到经济金融形势企稳,美元对英镑的汇率恢复甚至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开战前的正常水平,黄金跨境流动基本平衡甚至产生入超时(1914年11月16日)才能启动,而危机的应对和演变也使美联储及地区联储银行的早日开业变得更加迫切。纽交所最终恢复交易也要等待美联储体系开张运转后。当然,美联储在其成立后的头20年,特别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和大萧条期间,因经验不足和脱离实际而加剧国际国内经济混乱局面的严重性,则是另外一个话题。


作者认为,麦卡杜大胆行动的智慧和历史影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麦卡杜的果断行动的第一个效果是避免了美国金融和股票市场的立刻恐慌和崩盘。它也为全球经济实力平衡从欧洲向美国发生历史性和决定性的转移奠定了基础,这个转移正好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发生。因为麦卡杜的行动,交战国的投资者在战事开始时无法提用其在美国的金融资产。结果造成这些国家财政部门很快就耗尽持有的外汇和黄金储备。有些国家只得通过发行具有主权债性质的IOU(打白条)在美国和其他市场购买战争物资。由于麦卡杜的行动,完好无损的美国金融体系和股票市场就能更从容地管理这种跨境融资和资金流动,并且美国工业部门迅速扩大生产规模满足盟国的战争需要。这种有管理的外国资产清仓使得美国从1915年前的债务国变成国际上特别是对欧洲的债权国。到了1915年,纽约已经成为主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在很多方面和伦敦平分秋色。欧洲主要发达国家、南美主要国家、亚洲的中国和日本的国际贸易和投融资活动都以纽约为主要场所,且以美元作为融资货币,黄金储备也转移到纽约存放。此时,美元已经获得了国际金融市场的信任。在此之前,这些国家虽然也偶尔在纽约从事发债活动,但都以本国货币计价,表明了对美元的不信任。作者认为,麦卡杜的危机处理,催生了美国国际金融领导地位以及美元时代的早日到来。不过,历史告诉我们,美元完全取代英镑的主导储备货币地位还得经历两次世界大战以及战后美国在国际治理中多方位的战略谋划和这些谋划的有效实施(注8)。


近年来特别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金融业继实体经济之后日益融入全球体系。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我国金融业的改革、开放、发展和稳定取得了一系列令人瞩目的进步。我国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治理的能力不断增强,话语权不断提升,人民币于2016年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成为影响力不断增强的储备货币之一。党的十九大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各项事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和奋斗目标。在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向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和力量的过程中,以史为鉴,学习和吸取一切国际贸易、投资和金融等领域的经验和教训是十分必要的。希望《关闭华尔街》的出版,能起到这样的积极作用。


此为序。


注1:麦卡杜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女婿(任财政部长在先,成为女婿在后)。麦卡杜担心利益冲突,曾经主动请辞财长一职,未得到威尔逊同意)

注2:《联邦储备法案》在20世纪30年代得到修订,从此财政部长和美联储主席的职位不能由同一人担任。

注3:目前的美联储网站并非如此,见www.federalreservegov/aboutthefed/bios/board/boardmembership.htm

注4:各种历史记载中所说的摩根财团的老摩根召集银行家的自救行动实际上并没有获得持久的成功。

注5:此时美联储还没有开张运转,正式开张的时间是1914年11月。《奥尔德里奇-弗里兰法案》是1907年金融恐慌以后,美国于1908年颁布的,并据此成立了全国货币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建议并推动了1913年《联邦储备法案》的通过)

注6:在当时的情况下,让纽约市违约不仅是对美国最大城市的打击,也是对美国信用的打击。作者称这次救助标志着美国金融史上“大而不倒”主义的诞生。

注7:又可译为“纽约路边市场”,这是从美国内战时就已存在的户外市场,主要交易未在纽交所上市的股票。通常交易双方聚集在纽交所外面的宽街(Broad Street)路边。这个场外市场后来转到室内,于1953年更名为美国股票交易所(American Stock Exchange),2008年被纽交所收购。

注8:这方面的书籍可谓汗牛充栋。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The Battle of Bretton Woods(Benn Steil,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2013年)


本文为宣昌能先生为《关闭华尔街》所作序言



相关书籍推荐


《关闭华尔街:1914年金融危机和美元霸权的崛起》

[美] 威廉·西尔伯 著丨2018.5

购书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


-End-

2018.6.20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中信出版集团」微信公众号

中信出版集团

我们提供知识,

以应对变化的世界

关注

近期新书一览,点击书封即可看到有关内容!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比较 比较
    Read more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