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追查300天,我终于抓住了制造‘真人充气娃娃’恶魔的尾巴”成小号爆款,“周星驰不婚原因曝光”戳泪点|每日爆文

母子乱伦被捉奸 少妇性欲望太强不顾丈夫与子乱伦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性关系,是一切关系的捷径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老司机怪奇录3333

jerrymice 杰瑞HAO说



 

《老司机怪奇录》系列可以算是《滇东童异闻》的姊妹篇。
《老司机怪奇录》
《老司机怪奇录2222》
《滇东童异闻》
《滇东童异闻222》
《滇东童异闻333》




陆:夺命大转弯

 


八十年代的滇东小城算不上工业城市,除了周围几个矿山,其他就没有什么重工业,拿得出手的就是几个轻工业的厂子,还是卷烟厂和毛纺厂。毛纺厂大部分都是女工,因为机器不能停,女工都得三班倒。

 

三车间的吕秋芬最近遇上了烦心事,她被附近村子里的几个无业男青年给盯上了。说好听点是无业男青年,说难听些就是二流子。几个二流子每天守在厂子门口,见到她下班出来就吹口哨说荤话。白天还好,遇上晚上下夜班,秋芬姑娘就更害怕了,谁知道这几个二流子会躲在暗处干什么。

 

连续调了几次班后,工友们谁都不想和她调夜班,秋芬姑娘只好战战兢兢的推着自行车走出工厂大门。这时毛纺厂到城里的公路环境已经比七十年代好多了,至少几百米还有个路灯。下了夜班正是半夜时分,秋芬姑娘颤颤悠悠的骑上自行车,顶着月夜和星光,踏着路边的树影就上了路。

 

幸好回家的也不算很远,秋芬姑娘住在小城里,顺着城边的公路过了大转弯急坡就到了。除了几个二流子的骚扰,让秋芬心里最打鼓的就是“夺命大转弯”这个地方。“夺命大转弯”名副其实,不但频出交通事故还是不是闹些灵异事件。这些事情在以前的《滇东童异闻》里有提到过。

 

秋芬姑娘的自行车已经踩到了“夺命大转弯”,此时子时已过,残月渐渐西堕,沿途的路灯也显得昏暗了几分,两旁的老槐树更萧落得影影琢琢。各种关于“夺命大转弯”的传说一下子涌进秋芬的脑海里,厂里开水房的老姐姐最爱说的大槐树上吊下的无头男尸传闻,还有流传在养护段的四个走路姿势一模一样的蓝衣人故事,大货车司机经过这里最怕见到的红衣女,据说把养护段的前任书记都给害死了…

 

“别说啦!”秋芬经受不住脑海中的各种声音和画面,终于直抒胸臆,大喝一声。这声大吼,不但惊飞了大槐树上的几只乌鸦,秋芬那颗自打出了厂门就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她深深吸了口气,继续转过大转弯开始下坡。

 

后面突然传来了“叮铃铃…叮铃铃…”清脆的自行车铃声,秋芬警觉的回头,只见明暗相间的路灯光线下,一辆二八自行车正悠然的转过弯来。前座是个穿白衬衫的伙子,车后座还坐着一个姑娘,依稀穿的就是毛纺厂的工作服。看样子也是毛纺厂下夜班的女工,只不过人家有男朋友接送。

 

二八自行车很快赶上了秋芬,后座的姑娘给秋芬留下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这姑娘的牙齿好白,就算是那么昏暗的路灯下也能看得清清楚楚。随着一阵链条的传动声,前座的白衬衫小伙是使上了劲,“嗖~~”的一声右转出了公路,背后留下一串串悦耳的“叮铃铃”还有后座姑娘那个灿烂的笑容。

 

秋芬姑娘有点不舍的收回了自己那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继续捏着刹车小心的控制着下坡的速度。眼看就快到“夺命大转弯”的坡底,坡底养护段的大门已经能清楚的看见了。

 

秋芬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夺命大转弯”这条路边不就是养护段那长长围墙么?走了那么多次,从没见过围墙有被打开,还开过一条路啊?那刚才那两人右转是转到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秋芬猛地回头看了一眼,仿佛是为了证实她的猜测,她背后那条养护段的围墙在路灯的掩映下,泛着青光,委婉曲折的摆出一个圆弧的形状。突然在圆弧中间现出两颗巨大而雪亮的眼珠,一颗可怖而巨大的骷髅头景象呈现在秋芬的面前。

 

秋芬再也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已经晕了过去。

 

小熊司机还呆坐在驾驶室里,刚才惊险的一幕还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回放。没想到第一次出夜车就遇上这么诡异的事情,如果今天能顺利出去,一定要去求寨子里的老毕摩好好的做个法,把这几天的晦气的消了。

 

小熊今天第一次轮到了单独出夜车的机会。经过许师傅几个月的调教,小熊的技术已经得到了老司机的认可。不过许师傅还是再三交待他,开车一定要稳不要慌,可就是没交待遇到灵异事情怎么办。这不,卸了货才回到夺命大转弯这地方,就遇上妖蛾子了。

 

这趟车是趟临时任务,队长想着许师傅年纪大了,就安排小熊一个人开车。不过临行前还是对他嘱咐半天,注意安全切莫喝酒之类的话,在小熊耳朵里就那么过了一遍。其实就是一批钢管从小城东郊拉到西郊而已。

 

小熊师傅开着东风货车,一路顺利的就回到了大转弯。这时也是半夜子时左右,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小熊一边打着呵欠一边看着前面,这时后面有灯光闪烁,一辆和他开的差不多的大货车要超车。小熊打着方向盘往旁边避了一下等大货车超过去再跟在后面。前面就是大转弯了,小熊看着前面的大货车尾部亮起刹车灯,开始转弯,也同时轻踩刹车保持车距准备跟着过弯。

 

这时从路边的围墙里突然冲出来一辆冥车造型的白色面包车,大货车似乎想急刹车避开面包车,小熊都能感觉到大货车刹车片在尖叫。可能货车司机太紧张,也可能想提速避开面包车,大货车突然猛地一提速,车头一偏,朝着大转弯路边的大槐树就撞了过去。

 

紧跟在后面的小熊只看见前面那辆大货车的尾灯一闪,那辆冥车随即鬼魅一般出现在车前迎头开来,小熊哪儿见过这么凶险的场面,一脚刹车踩到了底,看着迎面而来的冥车就闭上了眼睛。“吱~~~~~~~”随着刹车片尖锐的呼啸声逐渐消失,小熊慢慢睁开眼睛,白色的冥车就这么凭空就消失了。

 

在驾驶室里呆坐了不知多久,小熊才慢慢缓过神来。他回想起那白色冥车迎面开来的时候,车前似乎还有些其它的声音。于是揉了揉眼睛,找出个手电筒,下车慢慢看看。手电筒的光芒才照到车前,小熊吓得一下子坐倒在地。

 

车前居然躺着一个灰色影子。

 

手电筒惨白的光在灰色影子上左照右照,影子似乎有了些动静,发出一阵呻吟。小熊壮着胆子走过去,才看清灰色影子是一个穿着灰色工作服的姑娘。小熊认得这身衣服,是毛纺厂的制服。看来这会儿遇到的就算不是人也是个毛纺厂的鬼了。

 

秋芬姑娘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县医院的病床上了。有个黑脸伙子低头坐在床旁,正被她的亲哥吕军训斥。

“幸好我妹妹只是擦伤,要是伤到了骨头,看我怎么收拾你!

 

几周后秋芬姑娘就出院了,又因为这出深夜相遇以及后面的事情,秋芬和小熊司机不打不相识,在几个月后就由交通肇事的双方当事人,变成了因这事而结缘的一对小情侣。后来秋芬和小熊聊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还心有余悸。“那天你怎么撞到我了还不赶紧下车,坐车上发半天呆!

 

小熊说起那晚也是一脸苦涩,“不是我不想下来,我真的是吓傻了!那天晚上不但白色冥车莫名消失了,那辆撞上围墙的大货车也莫名其妙的不见了,围墙上完好无损,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撞墙的货车好像跟我开的那辆是一模一样的…”

 

 


柒:桥与囚车

 


秋芬的亲哥哥吕军是滇东小城公安局的一瓶刑警,现在已经是个副队长了。八十年代严打的那年,还是小吕的吕军接到一个任务,跟车押运一批严打期间抓获的重犯从小城运到省二监去。一辆老解放改装的武装大卡车,上面一个司机两个公安外加两个解放军战士,负责押运四个重犯。

 

长途押运是个很辛苦的工作,长途跋涉,又得集中精力盯着犯人。虽然小吕是坐在后车厢里,但摇摇晃晃也摇的昏昏欲睡。这时车辆正在经过一个跨越峡谷的大桥,突然车子一个急刹车,不管是犯人还是公安都在车厢里摇倒了。这时重犯中的一个,姑且叫他王五,一咕噜爬起来,大叫一声:“报告!王五到!”叫完,带着重型铁铐的王五以动物一般的速度飞跳下卡车,几步就跑到桥边准备往下跳。(监狱里都有个规定,当管教或者押运的公安点名叫到谁的名字,那个被叫到的犯人就要规规矩矩的回答:“报告!李四到!”)

 

几个公安和解放军都被这王五的动作给吓到了,怎么突然就想跳桥了?虽然是重犯,可人命关天,这要是出个人命可是要负大责任的。几个人也不含糊,七手八脚的跳下车就去追王五。毕竟都是专业人士,腿脚快,动作麻利,下手狠,王五还在翻大桥的防护栏的时候,就被几个专业人士一把给扽下来了。二话不说就拽上车,找个绳子就捆在车厢里,看你还敢跑不!



被这么一闹,小吕也惊出一身冷汗,找司机借个火,下车抽根烟喘喘。往桥下一看差点没吓晕过去,昏昏暗暗的桥底下密密麻麻全是模糊的人影,川流不息的走来走去。(这里就是个普通的峡谷,平时只是个干河床,到了雨季才会有洪流经过,但荒山野岭的,绝不可能出现这么多人在底下晃悠的。

 

小吕一扔烟屁股,几步跨上后车厢就拍驾驶室的后窗,“你他妈的赶紧开车!”就这么着,几个重犯和车子都安全的到了省二监。后来小吕问了那个要跳桥的王五,说你有什么事情还想不开?都判了死缓了还在找那么个鬼地方跳桥?王五回答的很干脆,说到了桥上就听见有人大声的叫他,他情不自禁的就回答到,才回答完就感觉被人一把拽下了车,拉扯着就往桥下去。

 

小吕记得这厮是因为贩毒被抓进来的,按照毒品重量早该死刑十几次了,不知怎么才判了个死缓。看来真是嫌这厮判轻了,连山乡野鬼们都想收了他。

 

 

 


捌:黄水蛊

 


小熊和秋芬好了也有一段时间,两人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八十年代流行旅游结婚,先出去旅游,再回来办酒席。正好小熊所在车队有趟跑西双版纳的任务,队长大笔一挥把任务安排给了小熊,让这对新婚夫妇顺便开着车去西双版纳旅旅游。

 

可是秋芬姑娘,不对,应该说小熊嫂子似乎天生就不是坐车的料,只要在车上坐个几分钟,就晕车晕得天旋地转,吐的稀里哗啦。去西双版纳是领导的一片好意,两口子只好硬着头皮开车上路了。

 

八十年代公路交通非常不方便,高速公路这种东西要到九十年才会出现,全省上下只有破破烂烂年久失修的国道省道。从滇东小城到西双版纳要开两天的车程,一路上都是绕山绕水的盘山公路,可把小熊嫂子给折腾死了。终于在第一天的晚上,差不多进入思茅境内的时候,小熊嫂子在晕无可晕吐无可吐的情况下,不省人事了。

 

新郎官小熊可就急坏了,这天已经黑漆麻姑东了,周围也看不到有人烟的迹象,只能先把昏迷不醒的小熊嫂子安置在后座上,再一边开车一边寻找路边有没有村庄。也算是小熊运气好,才走了没多久,前面路边隐隐约约就有村庄的灯光透过来。

 

小熊在第一个亮着灯的地方停了车,下车走过去却犯了难。这里已经是到了思茅境内(也就是后来改名普洱的地方),村庄里都是竹楼,看来这里住的都是少数民族。后来小熊才了解到,这个寨子住的都是傣族,当地人俗称“水傣”,顾名思义,靠水而居。

 

小熊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在小熊自己家的彝族寨子里,毕摩熊阿婆从小就给他讲过,在滇南的老傣族,个个会下蛊,不能随便接触,惹到了就是麻烦。可是为了自己的新娘子,小熊咬咬牙还是去敲了门。

 

门开了,一个穿着筒裙的老咪涛(傣语老阿妈的意思)给小熊开了门。不过让小熊郁闷的是,这个老咪涛好像听不懂小熊说的汉话或者滇东方言。于是一个手舞足蹈的比划,一个一脸懵懂的用昏花老眼看,总算是让老咪涛明白了,小熊想要一点能治疗晕车的药。

 

小熊转身又到车上,把昏昏沉沉的新娘子抱下来,平躺在公路边的草地上。老咪涛颤颤悠悠的捧出了一碗黄黄的水递给小熊,示意他把黄水喂给新娘子。小熊有些迟疑,老咪涛做了要摔碗的动作和一个凶狠的表情,小熊赶紧把水喂到了新娘子的嘴里。

 

秋芬已经记不得自己是到了哪里。就见到一个面相怪异的老女人微微摊开双手,用颤抖的声音向她祈求一杯水,她踌躇了片刻,还是端起了一碗白开水准备递过去。伸出的手却突然被老女人一把抓住,把她光滑的手臂拉向自己脸颊蹭了蹭。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她吓了一跳,急忙抽回自己的手臂,手里的碗也哐当一声落到了桌上,还好,虽然洒了一些水出来,但是碗没有破。老女人毫无表情的轻轻端起碗来,抬手就喝了起来。

 

她一边瞪着这个怪异的老女人,一边用手轻轻抚摸着刚才被触碰的手臂,正在抚摸手臂的手指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她低头一看,手臂上开始浮现出一片片芝麻大小的肉粒,肉粒还有诡异的小黑点在里面不住的摇晃。看到这一幕她不住的惊呼起来,把手臂伸到老女人面前,“你给我弄了什么东西,怎么会这样!

 

老女人的反应也很出乎意料,一脸愧色,慌忙放下手里的水瓶,想再次抓过她的手臂看看。她这次可不想重蹈覆辙,一把抽回了手臂。

 

“我有办法的我有办法的,不消慌不消慌~”老女人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急促,在随身的包里摸索了半天,抓出一个莫名的纸包,又找她再要了一碗白开水,把纸包里的东西轻轻抖落在碗里,摇晃了几下,递给了她,说喝下去就没事了。

 

她接过碗,此时碗里已经热闹的开了花。无数条红色的小虫在里面如蛇一般扭动。她觉得自己的神经在这么一会儿功夫已经变得大条了许多,以往见到毛毛虫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她,现在一只手臂长满了渗人的肉色黑点,好像池塘里的福寿螺当作了产卵之地,一边又是一瓶装满了蚂蟥一般蠕动小虫的水,还得喝下去。

 

她看着那碗被红色虫子染红的水,老女人在旁边用期盼的眼神盯着她,嘴里不断的嘟囔:喝下去,喝下去就好了。她的心里一片空白,把心一横,抬起瓶子就一口喝了下去。

 

无法形容也无法想象的感觉,总之是喝了下去。

 

很快就有了效果,手臂上那些福寿螺卵一般恶心的黑点渐渐地消失了。

 

但是另一个麻烦的问题又来了,黑点消失了,但是喝下去的红色小虫逐渐逐渐在手臂的皮肤下浮现出来。这些虫子此时的活力已经大不如在瓶子里的时候,但时不时还是扭动几下。

 

“这些虫子怎么办?”她感觉很无助,从一个坑里爬出来又掉到另一个坑。

 

老女人不住的安慰她,没事的没事的,这些东西慢慢就消失了,对你没影响没影响。

 

她再也不信老女人说的任何话了,想了想,从随身的包里找出一根针,对着手臂皮肤下的红色小虫就开始挑,挑出一个,挑出两个。挑到第三个的时候,一阵怪异声音引得她抬头,才发现老女人早已不见了踪影。怪异的声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让她无法专心的应付手臂上的红色小虫,最后巨大的声响让她捂住耳朵蹲在地上。

 

她猛然间惊醒过来,环顾四周,她正坐在东风卡车的后排座位上,月光悄悄的洒在车窗上,除了热带的大蚊子在耳边“嗡嗡”叫着,好像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她急忙拉起手臂借着月光仔细看看,光滑如初。正在车下鼓捣水箱的小熊听见动静,爬上车来看见新娘子醒了,忙问她感觉好点没?

 

感觉?秋芬觉得从来没有这么好的感觉,她突然觉得自己再也不害怕坐车,坐车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是的,秋芬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晕过车了。西双版纳的蜜月回来的路上,两口子都觉得要好好感谢这个帮秋芬治好晕车症的老咪涛。可是小熊在他们那天晚上停车的地方,前前后后找了好几遍,就是没有见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更别说找到那位老咪涛了。

 

小熊只好往前又开了几十公里,才遇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也是一个傣族的村寨,不过他们自称“旱傣”。当小熊问起几十公里外的那个“水傣”寨子时,“旱傣”寨里的人听了都一脸惊恐。一直问到第七个人,才有人用不标准的汉话跟他们说,他们口里那个“水傣”寨子,早在几十年前就被大火烧掉了。听说是那个寨子里有养蛊婆,大家都吓得要死,有胆子大的就回去把养蛊婆的竹楼点着了,没想把整个寨子都给烧着了。后来就再没有人住那里了。

 

这段奇异的经历,倒是让小熊和秋芬的蜜月之旅蒙上一层阴影。小熊是从小听着巫蛊故事长大的少数民族,一想到秋芬可能被下了蛊就忧心忡忡。不过秋芬倒是满不在乎,毕竟不晕车真的太爽了。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