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郭二靖:你不可淫 ︱ 中法评 · 法说金庸

2016-08-14 郭二靖 中国法律评论 中国法律评论

 

目次

(一)祖传牛皮癣,专治老中医


(二)与身体和解


(三)感觉身体被掏空


(四)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蛮诚实的嘛


(五)他好,我也好


 


祖传牛皮癣,专治老中医

这篇文章的题目当然是来自上帝和摩西订立的合同。上帝和摩西的荣光讲了几千年,比老中医还老,但牛皮癣就未必因此消失了。

 

话说有个神父带着上帝和摩西的荣光,跟好多个善女人亲切地探讨神迹的可能性。他表示畅快又满意。回家后,神父发现自己的帽子不见了,小郁闷了一阵。他习惯性打开《圣经》,当读到摩西十诫中的“你不可淫”时,他突然想起来帽子丢在谁家了。

 

还有一个笑话。修女找到神父求宽恕。

 

修女:神父,我有罪,我骂人了,我说WCNMD了。
神父(慈祥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修女(委屈地):有个男人侵犯我,摸我。
(神父摸修女。)
神父:他是这样摸的吗?这也不至于骂人啊。
修女:可是他又脱掉我的衣服。
(神父脱掉修女的衣服。)
神父:他是这样脱的吗?这也不至于骂人啊。
修女:可是他还不停止,又爬到我身上,做那件事情。
(神父爬到修女身上,做那件事情。)
神父:他是这样做的吗?这也不至于骂人啊。
修女:可是,他说他有艾滋病。
神父:WCNMD!


郭二靖接触过一些法国和中国的儿童绘本,发现一个差异。法国的儿童绘本教育孩子认识世界,中国的儿童绘本帮助孩子建立道德。我们可能在认识世界之前就有了道德观念,可见我们的文化具有深刻的先进性。我们所有的故事必须有一个寓意。第三个笑话有利于我们掌握寓意的概念。

 

老师:西蒙,给我们讲一个故事,要有寓意。
西蒙:我叔叔当兵的时候,有一次喝醉了酒,打死六个日本兵。
老师:很好的故事。可是,西蒙,这个故事的寓意是什么?
西蒙:寓意就是,在我叔叔喝酒的时候,不要惹他。


前面两则关于神父的笑话当然也是有寓意的,这就是,“你不可淫”这一戒律从来就没有实现过,欲望就像牛皮癣一样,专治老中医。

 

第四个笑话也是这个意思:

 

宣传干部命令画家用一幅油画表现列宁访问波兰的丰硕外交成果,命题“列宁在波兰”。画家完成的作品是,在克里姆林宫一个豪华大床房里,一对男女不穿衣服在滚床单。宣传干部极其愤怒!
宣传干部:这女的是谁?
画家:列宁的夫人,娜杰日达·康斯坦丁诺夫娜·克鲁普斯卡娅。
宣传干部:那这个男的呢?他又是谁?
画家:是克鲁普斯卡娅的情人。
宣传干部:但是,列宁呢?
画家:列宁在波兰!


据说,当苏联的领袖变成勃列日涅夫之后,这个笑话又换了一个名字,叫“勃列日涅夫在波兰”。

 

 

与身体和解

一切的主义都摆脱不了人的欲望,但他们从来不会放弃,要找到和解的方式,收编和招安各种欲望。

 

说到神父,人们就想到传教士,而说到传教士,就不可避免地想到传教士体位,这是一个鲁迅式从白胳膊到啪啪啪的联想过程。

 

卡农盖特认为,与骑乘式相比,在古代希腊、罗马、印度、中国和日本,传教士体位并不是最受欢迎的体位。这个观点太不可思议了。罗伯特·弗朗克认为,传教士体位最受中国人欢迎,因为中国人认为,男孩出生时脸朝下,而女孩出生时脸朝上。

 

意大利托斯卡纳人称这种体位为“天使式”,而有些中东国家称之为“大蛇式”(the manner of serpent)。这里的serpent令人想到《创世记》里引诱亚当和夏娃吃苹果、令他们产生羞耻感的蛇,它也有魔鬼之意。根据冯象的说法,这条蛇被附会为狸狸变的,她是亚当的原配,是专吃小孩的夜鬼。

 

无论是“天使式”,还是“魔鬼式”,“传教士体位”这个名称的使用历史并不悠久,一般认为,这是殖民时代的基督教传教士为了鼓励新皈依的教友采取男上女下式而发明的词。基督教倡导人们使用传教士体位,并不代表他们倡导滚床单。他们只认可为了繁衍后代而为的啪啪啪。他们认为男上女下的传教士体位是自然的方式,因为按照当时的科学认识水平,这个姿势是尊重地心引力的,最有利于精液的流动,因而最易怀孕。

 

不要小看了自然这两个字,它可涉及自然法与神法的牵连。鼎鼎大名的托马斯·阿奎那认为,不自然的体位也属于对自然的犯罪行为之列。显然,什么骑乘式,后入式,都是犯罪行为。在《红楼梦》里,贾琏对王熙凤抱怨道,昨晚让你改个样儿,你都不肯。这样看来,王熙凤倒是一个基督徒。

 

 

感觉身体被掏空

夫子说,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意思是说,饭饭和爱爱,是客观存在的基本欲望。又有人说,程朱理学的“存天理,灭人欲”只是倡导克制欲望,不是鼓吹禁欲。尽管如此,我们将“舍己为人”的道德标准解释得尤其偏颇,既然是“为人”,你一定要“舍己”,否则就是道德上的魔鬼。

 

在《笑傲江湖》里,日月神教的总坛黑木崖上有一块“泽被苍生”的金字牌坊。郭二靖认为这是日月神教的总教义,它的背后含义是,教主没有私欲。东方不败的情夫杨莲亭用童百熊未成年的孙子来要挟童老,这明明是犯罪行为,但它能够公开进行,这就说明其实大众认可其正当性。教主的心里装的都是苍生,唯独没有自己,他的任何决定,对外的和对内的,肯定都是正确的。被绑架的小孩子会流利地背诵教主宝训,又说,背了教主宝训,练武有长进,打仗有气力,又说,人人都应当听教主的话。这样一来,大家都认为,就连被教主绑架的小孩子都支持教主,童百熊当然是不对的。

 

左冷禅绑架和杀害刘正风全家,更是公开进行。觉得此举不妥的只有定逸嬷嬷,一般人都认可其正当性。左冷禅是为了五岳剑派的公共利益,是正确的,而刘正风心中装的只有音乐和知音,这是私欲,是错误的。

 

舍己为人的背后就是一套绝对禁欲主义思想,它对欲望的态度已经不是基督教式的招安和收编,而是铲除。

 

有一个传说,敬爱的总理去世后,联合国给他降半旗,理由是,他一没有存款,二没有孩子,全世界的领导都做不到。听者无不动容和惭愧。

 

存款和孩子是欲望的产物。这个传说表明,每个人都随身带有一瓶杀虫剂,在仔细检查别人身上有没有私欲的蚊蝇,一旦发现,即毫不留情地予以喷射。这里的私欲,包括个人权力欲和发财的欲望,也包括滚床单的想法和行为。

 

圣人必须圣洁,如果你指出圣人有私欲,大家就会不开心。

 

《倚天屠龙记》里的张三丰就是圣人。郭二靖很早以前看电影版的《倚天屠龙记》,就很不开心,因为那里头洪金宝演的张三丰很咸湿,动不动跟张无忌说“一柱擎天”。

 

但即便在原版小说中,圣人也有权利想女人啊。他也被徒弟们在背后八卦过。话说在原版小说中,俞莲舟、张翠山和殷素素在背后八卦张三丰和郭襄,殷素素问张三丰为什么没有跟郭襄在一起。俞莲舟无法正面回答,但他也是关心过这个问题的,他回答殷素素说,张三丰跟他讲,郭襄的心中一直有一个人,这就是杨过。张三丰跟俞莲舟说这个,太不像圣人了。

 

郭二靖以前讲了张三丰爱郭襄这个情况,有些金庸迷很不高兴。

 

在中国式禁欲主义道德观下,人们对吃货非常宽容。也许是饥荒太多,人们对于食物,尤其是中国食物,有着发自内心的崇拜,甚至将之神话为药物。有一种说法叫“以形补形”,所以男人们喜爱在烧烤摊点上几个大腰子,吃得十分满意。《围城》里的方遯翁给怀孕的三媳妇开安胎的药,是冲服豆腐皮和麻油,这两样食物都是滑的,有了它们,“在胎里的孩子胞衣滑了,容易下地,将来不致难产”。

 

与食欲相反,人们对于痴女,那是百分百的鄙视。以博眼球而闻名的杂志《男人装》,也专门写文章建议痴女们,要是邀请男人来家里过夜,拿tt的时候不要太利索,要假装多找找,多翻翻,显示自己并不是老司机。

 

而对于痴汉,人们隐隐觉得,啪啪啪过多不是好事,会让人疲惫和虚弱,会得病,“感觉身体被掏空”。《水浒》中的蒋门神因为沉溺酒色,在武松的拳脚下走不了几个回合,就被放倒。《红楼梦》中的贾瑞意淫王熙凤几次,直接精尽人亡。

 

这不科学,但很多人都相信它是科学的。这一套“道德=科学”的简陋逻辑很有市场,比如,庄子解释,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所以谦虚的人更强大。水往低处流和谦虚实际上没有必然性,这是引力的结果,跟天主教倡导传教士体位时所持有的精液往低处流理论一样。

 

 

“嘴上说不要,

身体倒是挺诚实的嘛”


金庸小说对于性的态度,有个从严厉到宽容的发展过程。第一部《书剑恩仇录》里的陈家洛和最后一部《鹿鼎记》里的韦小宝是两个极端。陈家洛对英姿飒爽的霍青桐一见钟情,不过,男扮女装的李沅芷跟她说笑几句,拍她两下肩膀,陈家洛就马上决定,这个女人不能再要了。后来发现搂她的李沅芷是女性,又决定要霍青桐。

 

韦小宝可不是这样的人。阿珂跟郑克爽亲亲我我,搂搂抱抱,韦小宝在一旁干瞪眼,虽然很生气,但娶她当老婆的志气一点儿也没有打消。

 

在《书剑恩仇录》和《鹿鼎记》之间的小说中,有一些遮掩不住的人性光芒,郭二靖这就来随意小结一下。

 

《神雕侠侣》里的李莫愁,肤白貌美条顺,是一名顶级美女。这个人,一言不合就啪啪啪…地用拂尘打人。除此之外,她还有一个特点,要是哪个男人“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她也会生气,用拂尘打人。

 

如果李莫愁真是这样一个人,金庸小说也太无聊了。其实李莫愁内心不是这样的。有一次李莫愁和小龙女一言不合就地打起来了,杨过去帮忙,情急之下从后背抱住李莫愁。大美女李莫愁“陡然间被杨过牢牢抱住,但觉一股男子热气从背脊传到心里,荡心动魄,不由得全身酸软,满脸通红”,李莫愁“连转了十几次念头,知道事势危急,生死只间一发,然而被他抱在怀中,却是心神俱醉,快美难言,竟然不想挣扎”。

 

这脱离了陈家洛的低级趣味。日本小说中经常出现一句话,老司机都知道,也经常引用:“嘴上说不要,身体倒是蛮诚实的嘛。”

 

不止李莫愁这样的大魔头,很多女生也有身体反应。苗若兰一身的艺术细菌,曾经高冷地用汉诗和古琴招待过胡斐。没多久,苗若兰在情非得已之下,只穿内衣,跟胡斐裹在一个被窝里。胡斐亲她,她就暗爽到内伤。胡斐把身体挪开一点点,她就有一点小失望。

 

崇祯的女儿,画家九公主,也是这样。有一次袁承志钻到她被窝里,发现不妥,于是用一把冷冰冰的利剑搁在两个人中间,九公主就很不满意。这个滚床单的场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就是她出家之后很多年,仍然要回到那个床边,追忆前尘。

 

小龙女也是这样。当她和杨过并排躺在棺材里时,多么希望杨过靠近一点。

 

赵敏也是这样。张无忌摸了她的脚,她希望他再来摸一下。张无忌和赵敏在杜百当的家里装小夫妻,跑到一张床上睡,差点假戏真做,但张在最后一刻忍住了,赵敏激动得半夜睡不着。

 

描写啪啪啪很爽的情节,除了涉及虚竹的老婆和马春花之外,应当还有殷素素,尽管写得很隐晦。话说张翠山跟殷素素有了洞房春暖之乐以后,出去逛了一圈,发现谢逊来了,就赶快回来告诉殷。殷见到张之后的第一反应是娇羞,她娇羞地说:“五哥,你......”话没说完,张翠山就慌慌张张地打断道,那个姓谢的也来啦。

 

殷素素说“五哥,你......”你怎样?后面没说。可惜没有人像分析黛玉临死前说“宝玉,你好......”一样来分析这句话。很明显,殷素素就是想说,“五哥,你昨晚真厉害”。

 

正是因为金庸小说脱离了低级趣味,人们才那么喜欢。乔峰把治伤的药膏抹在阿朱的胸部,作者不写他内心是怎么想的,我们总觉得有点不尽兴。韦小宝用蜂蜜给方怡的胸部止血,完全是出于恶作剧,我们还是有点不尽兴。杨过给陆无双接肋骨,触及她的胸部,双方都是有心跳的,这就比较有趣。

 

 

他好,我也好

就像我们不能简单地把敌人的敌人当成朋友一样,我们不能简单地说,你反对所有的禁欲主义,就是赞成所有的纵欲主义。

 

这里头要考虑的情况太多了。

 

《天龙八部》里,段延庆和段誉以为木婉清是段誉失散多年的兄妹,而木婉清不知情,差点跟段誉做了天下有情人该做的事情。我们敢不敢鼓起勇气探讨:假如段延庆暴毙,而段誉决定隐瞒此事,选择跟木婉清恋爱,我们应当如何评价段誉这种行为?有部韩国电影《老男孩》,也描述了这种事情,承认了这种正当性。我们可以参考一下。

 

还有一种情况。韦小宝有七个老婆,这些老婆彼此相亲相爱,大家过得和和美美,对于这种结构,大家怎么看?

 

如果你指责这种发问方式是基于男权至上的出发点,那么换一个角度。日本法律题材的系列剧《胜利即正义》里有这么个案子,有个精力旺盛的美女公务员分别跟三个男人建立了家庭,每两天一轮换,周日机动处理。这四个人都接受和满意于这种安排,幸福得不要不要的。大家怎么看?

 

如果你指责这种发问方式是基于女权至上的出发点,那么再换一个角度。美国鬼子摩尔根写了一本书叫《古代社会》,书里说,文明社会里的专偶制出现之前,人类的家庭状态经历过血婚制、伙婚制、偶婚制和父权制。我们所鄙视(或羡慕)的娶了七个老婆的韦小宝,实行的是父权制,即多妻制。如果段誉是木婉清的亲哥哥,又如果段誉和木婉清没羞没臊地在一起了,他们实行的就是古老的血婚制。伙婚制是特定群体的共产共妻制,即多个兄弟是多个姐妹的丈夫。偶婚制是一夫一妻制,但双方都不排斥对方跟别人同居。

 

手发软,真是写不下去了。。。我们尚不知道一个人被另一个(群)人所吸引,其本质原因是什么,而只能说,有一句著名的广告词,“他好,我也好”,这应当是最理想的状态,能够成为和谐社会的注脚。这句广告词包容和大于我们现有的婚姻伦理。

 

换一个欲望来谈吧,说说权力欲。我们应当大方地承认,所有人都有权力欲望,用各种理论或各种道德来掩盖这个事实都是徒劳的。以前郭二靖说张三丰贪恋权力,有些人很不高兴。

 

金庸自己说,《笑傲江湖》里的左冷禅和岳不群都是政治人物。其实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向问天和任盈盈也都是政治人物,他们都有权力上的私欲。方证大师和冲虚道长鼓动令狐冲反对五岳剑派的并派之举,其动机虽说是为了苍生,但也不能说不是为了维持少林武当的统治地位。

 

虽然都有权力的私欲,但人们只批评左冷禅和岳不群,却并不讨厌方证大师或向问天。左冷禅和岳不群为了私欲而伤害别人,恨不得“所有的光芒都向我涌来,所有的氧气都被我吸光”。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向问天和任盈盈就没有这个问题。方证大师认为,消除了左冷禅这样的野心家,对五岳剑派好,对少林寺也好,“他好,我也好”。

 

除了权力欲之外,财产上的私欲也应当是这样的状态。说来很有意思,财产上的“他好,我也好”竟然是禁欲主义的一部分。韦伯在《宗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里考查宗教改革思想,就发现斯密的“为了利己而利他”这一思路在路德派和加尔文派的禁欲主义教义中都有反映。

 

严肃地提出一个命题:只有在对待私权时普遍做到“为了利己而利他”,才能在公权上避免独裁的出现。

 

这又是一个大坑,就此打住。


郭二靖 · 法说金庸


《正席与狗肉:令狐冲的交班问题》


《殷素素在海上唱歌时,也被称为妖女。

她的爱情刚刚好,可惜没有大法官》


《柳时镇推倒姜暮烟了吗?金庸知道!》


《半部<九阴真经>击退百度》


《活在硬盘里的黄蓉》


《公民胡一刀》


《起底杨逍 · 一个混入教内的异教徒、野心家、三姓家奴、洋房子先生》


《那些投降的妖女》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涨姿势~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