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头疼忍着夸克火了,卑微的张警花没有错,错的为什么是这个时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我在深圳 | 为了治好失眠,我去了寺庙清修



这是深圳微时光电台录制的

第292期音频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

我们演绎着各自的故事

却谱写着一样的青春赞歌”


每周一晚上9:00,分享你在深圳的故事


在深圳生活期间

你有怎样的经历、体会、感受?

不妨和我们说说


有 奖 投 稿

投稿邮箱 | szdays@rainwe.com


作者:微时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


三年前,我患上睡眠障碍症。为了睡好觉,吃过褪黑素,用过精油,听过安眠的ASMR,都没用。


我自己其实很清楚问题的根源在哪。


2019年,我进入银行,成为柜员。找到这份工作,心里还挺欣慰,毕竟在大多数人眼里,银行算是仅次于公务员的铁饭碗。


从拿到offer的那一刻起,我就有了规划,努努力,从柜员做起,一步步向上走。同时也好了心理建设,有绩效也不慌,拉下脸去拉客户就行了。


但现实远没这么简单。



过了试用期,主管告诉我日后的绩效要求:一个季度120张信用卡。这还只是信用卡,不包括ETC、存款、分期通和贵金属。


从转正开始,不夸张地说,脑子里全是拉存款,梦里都在拉存款。


为了拉到客户,我开始练习一些营销话术。


“小姐姐,要不要了解一下我们最新的理财产品?支付宝利率才二点几,我们的四点五呢。”

“我们手机银行转账免手续费,上面XX功能特别好使。”

……


碰壁是常有的。大部分人急着办业务,没等说完就走了。



我只好厚着脸皮要微信,天天给客户朋友圈点赞,产品信息发过去,但往往都是没有任何回复的。


一起进来的同事,刚进来一个月就拉到100万的存款,我想虚心学习,最后发现人家自带资源,100万只是打个电话的事。


我跟同事讨教方法,他们说不要为了营销存款而营销,于是我试着学他们约客户吃饭,花了几百块在一家高档餐厅。对方愿意了解一下产品,但最终被别家银行的高利息吸引而去。


绩效垫底,要写原因,还要晨会通报,我的神经越绷越紧,越绷越紧。



失眠就是那会开始的,伴随而来的是昏沉的脑袋以及不断加深的黑眼圈。


在一次早会的摸鱼中,我在豆瓣看到有人去寺庙清修,治好了失眠。出于治疗和逃避的双重心理,我决定试试。


清修的寺庙在清远的一座小山,去到寺庙还要爬一段山路。


坐了四个小时的大巴来到山脚,望着山上的寺庙,一下就后悔了。那天的气温高达36℃,我还拎着一个箱子,感觉要疯了。


然而,燥郁的心情在登上山顶后消失了。



寺庙不大,两边是寮房(僧人居住的屋子),殿堂里僧人诵经的吟唱声低沉有力,微风吹来,树叶晃动。


置身这个场域里,我一下平静许多,也对这次的清修有了些许期待。


早晨五点半起床,晚上9点半睡觉,一天的生活就是打坐和诵经——寺庙里单调规律的作息,让我暂时摆脱了山外繁重的压力。


在清修的第二天,我竟然没有失眠,也没有做梦。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概括清修的感觉,那就是:静。


除了诵经和分享会,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很少有交流。吃斋前,必须要诵经,进食也不可耳语,保持静穆。


对比起在银行密集的谈话,这种低能量的转变让人感受到放松。


在分享会上,每个人都把生活的苦恼倾泻而出。有人失恋,有人找不到未来的方向,也有人创业失败破产,想过了结自己。



大家分享后,僧人会总结点评。很多话陈莹都记不清了,但有句话我印象极深: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佛法佛理太高深,我参不透,但在我的理解里,意思大概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而代入我自己的情况,也就是:为了KPI累死累活,实际不过是活在一场巨大的幻梦里。


清修回来后,我睡眠好了许多。



虽说达不到寺庙的状态,但至少能睡着了。对于KPI,我也开始变得佛系,尽力就好,达不到也无所谓。


同事绩效比我好,心里还是会焦虑,但很快,“应作如是观”又让我宽解许多。


我也参照清修时的做法,在家里冥想打坐,睡前看佛经,借以清空一天的思绪。


尽管内心完成了某种自洽,但在现实压力面前,《金刚经》的效用还是有限的。


主管找我谈话,谈了绩效的问题。给了我两条路,转岗或者离职。



我想了想,选择了转岗。毕竟疫情之后,工作越来越难找,不敢轻易跳槽。


于是我被调到行政岗,干一些杂活。工资是低点,但不用发愁KPI了,也挺好的。


新的岗位,新的江湖。老资历的员工爱指使人做事,我不敢吭声,用“广结善缘”来开导自己。


但委屈总是会有的,那段时间看佛经也没用,觉得生活为什么这么糟糕。


但后来在一次堂会上,一位资历比较老的同事因为分错了资料,被领导痛批一顿。领导比同事年纪小很多,入职才三年。



当时我就在想,大家都是可怜人,没必要去怨恨谁。


回归到一地鸡毛的生活,我开始怀念那次一时兴起的清修,也有了更深的体悟。


清修不是去逃避,而是给自己积蓄能量,学会理解和包容周围的人和事,让生命保持更加持久的韧性。


但是吧,生活总是要继续的,而且,生活才是最大的修行。



结尾音乐  | 队长 - 十三州府

小编有话

生活才是最大的修行



▼
深夜微时光电台| 下周一不见不散

期待下一位和我们分享故事的你
将文字变成声音,然后就着岁月下酒

  往期回顾

我在深圳 | 从流水线到程序员,我在不理解和嘲笑中完成了逆袭

我在深圳 | 放弃“铁饭碗”考研,毕业我就失业了

我在深圳 | 做过“背调“,才知道简历造假有多夸张

我在深圳 | 毕业5年,换了4家公司,我彻底告别IT行业

我在深圳丨结束2年的婚姻后,我坚定了独身主义



本文由微时光原创发布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