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扭曲的激励机制不改变,超载是抓不完的

那个大大美胸的易阳又来了

中国女律师郭建梅获诺贝尔替代奖,如此荣誉,却在国内没溅起一点水花

耻辱!刚刚上海突然传来一幕,囯人愤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事件综述】高院副院长身家“或超200亿”?已请“死磕律师”代理诉讼及维权

烟语法 烟语法萌



4月30日,“看看新闻”发布了一篇标题为《吹牛显摆遭偷录 高院副院长丈夫称屡次被敲诈》的新闻报道,披露了一起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及其丈夫刘远生为受害方的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随后,红星新闻、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以类似《海南高院一副院长丈夫报警称被敲诈,嫌疑人受审》等为标题进行了转发或相关报道。




一起敲诈勒索刑事案件


综合以上报道,今年4月30日,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这起刑事案件中,检方指控,2014年被告人易真武承接了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刘远生为总经理)投建的海南省屯昌县华君大酒店劳务工程,“2018年1月,劳务工程款结清。”。2018年4月,易真武以工程款未结算清楚为由,利用偷拍的刘远生疑似不当言论音频和张家慧打麻将视频,对刘张夫妻进行威胁索要钱财。经谈判,刘远生同意给付200万元,并于5月30日支付50万元。之后,刘远生报警称被敲诈,6月15日,易真武被刑拘直至公诉至法院。


起诉书(看看新闻)


庭审中,易真武否认敲诈,坚称自己此举是为讨回与刘远生结算过程中被无故砍掉的部分劳务费。 “至始至终只是想拿回我的血汗钱劳务费,不可能存在敲诈的念头。”易真武的辩护律师认为,其行为应属民事纠纷范畴,非刑法意义上的威胁和要挟行为。


法院当庭播放了易真武涉嫌敲诈的音视频,易真武交代说,U盘里的一段视频录制的是张家慧和她朋友、同事一起在茶楼打牌,另外就是刘远生在和他们交往中所说的一些话的录音,内容涉及他怎样操纵股市,如何利用农业项目骗取政府补贴,检察院朋友的权力有多大,“反正是一些比较不当的言论”。


万州区人民法院告诉红星记者,该案将择期继续审理。



夫妻二人皆有法院背景、法学博士学历


公开资料显示,张家慧生于1965年3月,重庆市万州区人,现任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分管民事诉讼)、海南省女法官协会会长。她1988年从四川师范大学英美文学专业本科毕业,2000年获西南政法大学法学博士学位,2001年9月至2003年8月在中国社科学法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张家慧的专长为民事诉讼法学,是全国审判业务专家。



刘远生生于1966年,贵州省道真县人,1988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本科,2001年获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现任第七届海南省政协常委、第七届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




媒体报道,刘张夫妻二人1990年1月至1992年8月,都曾在四川省万县市中级人民法院(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担任法官。1992年底又一起远赴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做法官。


2005年,张家慧由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中级人民法院上调至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担任审判监督庭副庭长(正处级)。此后, 2012年7月正式被任命为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据报道,丈夫刘远生则从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助理审判员职务上,下海成为一名律师,做过海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后投身商海创办企业,成为多家企业的董事长或总经理,先后任第三届海南省人大民族宗教工委委员,第四届海南省政协委员,第五、六届海南省政协常委,第五、六届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海南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等职务。



媒体爆出夫妻身家“关联企业超35家 资产或超200亿”


本以为就是一桩刑事案件,谁知,5月10日,一篇《起底海南高院副院长:关联企业超35家 资产或超200亿》的深入报道现身媒体,并被各大媒体转载,引来各方热议。



该篇报道共分“法学博士夫妇”、“官商’二人转’”、“刘远生的’第一桶金’”、“高尔夫球场与离岸公司”、“追讨赌债与控股雷士”、“虚假诉讼的嫌疑”六大部分,引用了多名实名被采访者谈话内容及列出了多项公开查询工具检索结果,称“多位知情者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举报称张家慧是'中国法院系统史上最富有的法官,身家至少200亿'。看看新闻Knews记者调查发现,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张家慧已被庞大的家族企业簇拥——其夫刘远生通过直接持有企业股权,以及通过张刘双方亲友、商业伙伴担任相关公司投资人、高管,掌控着庞杂的利益链,构建了价值超百亿的商业帝国。”


(来自看看新闻)


令人震惊的是,据报道,由刘远生、张家慧的亲属、朋友持有的公司多达30家(包括3家境外离岸企业),注册地域分布于海南、重庆、四川、北京、香港和英属维京群岛。出任相关公司控制人或高管的,有张家慧的哥哥张家平、二姐张家华,姨侄贺府、刘磊;刘远生的胞弟刘义珊、弟媳牟珍琼,胞妹刘亚丽、妹夫王健,以及牟珍琼的弟弟牟成斌、妹妹牟友群夫妇等;还有刘远生长期的商业合作伙伴肖洪有、黄健明等。报道的具体内容可以搜索查看,不在此一一转发。报道最后,提出“一切嫌疑的消释,尚需大幕的揭开。”


张家慧、刘远生的“亲友团”(来自看看新闻)




死磕律师发布“律师声明”,涉事方本人作出回应


5月11日,刘远生的诉讼代理人重庆百君(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发表《律师声明》称:已经接受刘远生的委托为易真武涉嫌敲诈勒索案的诉讼代理人及对刘远生及家人“目前正在遭遇的诽谤、诬告及名誉权提供帮助”,“本律师已固定相关证据,并将采取控告、诉讼等在内的手段,追究编造、嫁接、散布不实音像文字者的法律责任。”




事件的最新进展,刘远生回应红星新闻称,华君大酒店该项目中,劳务费劳务合同约定的是“1907万余元,再加上因工程变更或增加而产生的105万元。2017年11月,《结算协议》中约定的2260万元,实际已多支付200多万元。”


刘远生回应澎湃新闻称,相关报道中提及的公司负责人名单中有个别确实是亲属,但都是独立的市场主体,独立依法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


值得注意的是,刘远生的委托代理人王万琼律师以死磕著称,曾经在2014年撰文《我眼中的死磕律师》,其中写到:“尽管我对‘死磕’这一东北词语殊无好感,但确实也实在找不出其他更准确的词汇取而代之。当然,我内心对被冠以此称谓并不认同,为何不认同,或许是自认不够格、抑或是认为这样的口语与律师职业本身的应有之义有些格格不入等等。即便如此,也丝毫没有减轻我对这个群体抱有的热忱和关切,这也是我忍不住也来谈谈死磕律师的动因。”


法律界有个常见的现象,法官维权喜欢找死磕律师,看来又一次应验了。不知道法官在平常的司法工作中,对死磕律师是否能一如既往的“喜欢”?



最后,随便查了一下,2016年5月30日,广东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广东省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试行)》,其中第二条明确规定,“本规定所称领导干部,主要包括我省党的机关、人大机关、政府机关、政协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中厅级副职及以上领导干部(含同级非领导职务)人民团体、受权行使行政权力的事业单位中相当于厅级副职及以上领导干部(含同级非领导职务);省属国有企业领导班子成员。”


第三条明确规定,“本规定所称经商办企业,主要包括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注册个体工商户、个人独资企业或者合伙企业,投资非上市公司(企业),在国(境)外注册公司后回国(境)内从事经营活动等情况;领导干部配偶受聘担任私营企业的高级职务,在外商投资企业担任由外方委派、聘任的高级职务等情况。”


第四条明确规定,“省高级人民法院、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省人民检察院、省公安厅领导班子成员,广州海事法院、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广州铁路运输检察分院、广州市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正职等领导干部的配偶不得经商办企业;子女及其配偶不得在该领导干部管辖的区域或者业务范围内经商办企业,不得在本省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


法萌君语:这场由劳务费纠纷民事案件演变出的敲诈勒索刑事案件,再由刑事案件进而引出的涉及庞大家族企业经营模式、司法高官廉洁形象、媒体报道法律责任、众多被采访者公开指控等等一系列涉嫌违法违规法律现象和问题,可谓一场难得一见的“法律盛宴”,涉及众多的民事、行政、刑事乃至违规违纪问题,给人以眼花缭乱的感觉。希望有关监管部门及时介入,涉事方采取合适法律手段,在法律框架和程序内理清其中的头绪,给已经传的举国皆知的吃瓜群众应有的处理结果。


一起劳务纠纷引发的百亿司法风波案,已经拉开了序幕,各方已经开始正式登场。事情没明了之前,让我们密切关注,拭目以待,坐等纷纷扰扰之后,看谁“裸泳在沙滩上”吧!


往期文章:吹牛显摆遭偷录 高院副院长丈夫称屡次被敲诈


 往期文章:继法官当庭呵斥律师“能力不够”后,又现律师发文称法官让其“滚”,律协已经介入调查


 往期文章:2+2是如何等于22的?


       往期文章:宣判副市长死刑的审判长半年后落马了;当年喊抓律师的公安政委也落马了!



 

     本号法律支持:姜效禹,山东烟台人,从事法院工作十六年,现山东智峰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微信号:sdyt86,立足烟台诚交各界好友。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