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2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上瘾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70个故事


戚巧看着酒桌上左右逢源,娇俏打闹,风情万种的金宝,低头再看看自己木讷笨拙的苦瓜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金宝原名蒋碧云,出身苏商宦世家,听说造人陷害家道中落,而金宝所托非人,被勾引失足,堕落风尘,是苏州有名的艺伎。


为了躲吸鸦片欠下的债,跑到上海讨生活。因为模样长得俏,名门出身气质高贵,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于是名声很快打响,成了上海滩书寓里最红的姑娘。


“巧儿。”金宝的声音和她的身段一样,软糯无骨,酥得透透的,“侬跟我来一下。”


说完,金宝起身,座位上的男人们不依不饶,金宝打着娇嗔的哈哈,“死相喽,去去就回来昂。”


戚巧随着金宝走进隔壁一间空着的偏房,“给,侬看够不够!”金宝递上一包大洋,把锦色布锻涨得鼓鼓的。


“金姐,你最近瘾可大了些呢,少抽点,对身子可不好。”戚巧的关心还是有几分真的。


戚巧和金宝一样也是妓女,只不过地位低了些,虽然样貌身段并不输金宝,但出身贫贱没那么多才艺,但在堂名里也算得头牌。


今天便是李经理钦点的戚巧发的局票,来的人都是些商贾政要。


戚巧知道自己不善饮酒,怕推脱得罪人,醉沉了又恐人便宜,于是找到了金宝,按说金宝属先生级别,一般人不可请也请不动,但戚巧有这个面子。


“晓得啦,侬不懂,这东西沾了就是罪孽,还清了也罢吧。”金宝摩挲着纤细的透明的指甲,眼神迷离。


“罪不罪,孽不孽,阿拉是不懂,但这身子是自己,搞坏了没人疼。”戚巧接过钱袋掂了掂,“大手笔啊。”


“买的量侬晓得的,剩下的自己拿着,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多存些体己钱总没坏处。”金宝拍拍戚巧的肩膀,擦身而过。


“今天的事谢谢你。”戚巧朝着金宝的后背喊到。


金宝摆摆手,话也没有一句朝着正房走去。


金宝一离开,戚巧招呼来了伙计,“去,把鬼四给我找来,这个给你。”戚巧从金宝给她的布袋里取出一枚大洋递给伙计。


伙计哈着腰小鸡琢米般得点着头,一双吧啦眼乐成了细米拉的缝儿。


戚巧若有所思得叹了口气。


鬼四没来。


来的人长得可比鬼四好看不知道多少倍,潘安再世形容也不为过。


“巧姐,初次见面。”漂亮男子绅士得伸出手,那身姿不像个混社会的底层喽啰,反而好似来自什么大家富贵之人。


“你是?”戚巧一脸狐疑。


“巧姐,我叫杜玉晟,您叫我玉晟就成。”杜玉晟轻轻一笑,露出一排洁白整洁的牙齿。


啧啧,这么玲珑的名字,配的起这张多情的容。


“鬼四呢?”戚巧向杜玉晟的身后望了望。


杜玉晟的脸色变了变,“鬼四死了,昨个在码头小刀会的抢货,打拼中鬼四被刺六捅了肚子,没救过来。”杜玉晟的声音越来越小,不时得望着戚巧的脸。


戚巧身子一沉,摸出一根仙女烟,狠狠嘬了一口,眼睛里的光彩说不上悲伤还是无奈。


鬼四是三金公司的人,说起来也是黄大帅门下的弟子,可是却是个连大帅模样都难见一面的小马仔,做事畏手畏脚,为人谨小慎微,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多少年也未见得混出什么名堂。


第一次到堂名找戚巧,也是被人介绍了去,几杯猫尿下肚,哭得像只老鼠,戚巧看着可怜,就把鬼四揽在怀里,谁想这厮被这软玉温香一围,竟起了淫念色意,双手就要攀着戚巧的酥胸往脖子上啃,戚巧这愣冲的脾气,顺势就是一巴掌,打得鬼四从此断了歪想。


其实时间久了,戚巧也晓得鬼四不是什么真恶人,在三金公司也不过为了混口饭吃,其他行凶作恶的事基本就是个充数的,按鬼四的话讲,他连人都没杀过一个,哪里敢想着在三金公司出人头地,安安稳稳比什么都好。


“鬼四跟你都说清楚了么?”戚巧吐了口烟圈,认真得看向杜玉晟。


“巧姐,放心吧,我不会出纰漏的。””杜玉晟加重了语气,妥帖真诚。


“货带来了吗?”戚巧单刀直入,时至如今,她也懒得多做追究。


“这个给你。”杜玉晟从怀里掏出一包芙蓉膏,“正宗的印度洋土,质量上乘,您看看。”杜玉晟打开纸包一角,露出圆球状的黑黄色固体。


戚巧瞥了一眼,点点头,把一包大洋交到杜玉晟手里,当然她已经留下了自己应得的那一份。


“三金公司的货都敢动,小刀会的荣老大也是吃了豹子胆。””戚巧哼了一句,满是不屑。


“想他大力荣是个什么货色,借他个狗头,他也不敢这么猖狂。”杜玉晟挑着眼睛看了看戚巧。


“不是小刀会的?你的意思是?”戚巧抿了抿干涩的嘴唇。


没等杜玉晟接话,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金宝一脸不耐烦得冲了进来,“戚巧,局都要散了,侬招呼都不打一个是吗?”说着,金宝瞅见了戚巧身旁站着的杜玉晟,这一看不要紧,金宝差点惊掉了下巴。


“玉晟,是你吗?”金宝的樱桃朱唇抖得厉害。


杜玉晟回过头,“云儿!”杜玉晟清秀白皙的脸庞瞬间涨得通红。


戚巧看着好像电影里才有的一幕,一时间兴味正浓,当然她的心里存着更大的疑惑想要跟这个杜玉晟问个明白。


“戚巧,侬赶紧招呼李经理,问起我就说我吃坏了肚子,蹲茅厕呢。”金宝压抑住内心的激动,转脸催促着戚巧。


戚巧不情不愿出了房门,打发了李经理一行,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戚巧不知,只是再次返回屋子推开门,杜玉晟和金宝已经紧紧相拥在一起,吻的天昏地暗,戚巧识趣得悄悄退出了房门。


戚巧一人回到书寓,回了阿俏姐金宝的去处,然后一个人回到堂名的独屋,一天的折腾,她感到身子骨都快散架了,本来困倦不已的大脑想到鬼四的枉死,戚巧的心里莫名得生疼,潮水般的睡意褪得干干净净。


鬼四喜欢自己,戚巧很清楚,虽然鬼四不算个大丈夫,但自从遇到戚巧,勇气倒生出不少,为了博戚巧一笑,鬼四可算用尽心思,只要戚巧吩咐的,鬼四无不一一照做,从未有丝毫怀疑。无论戚巧再怎样辩驳,今天鬼四的死和她脱不了干系。


三金公司表面上都是些正当生意,可是上海滩无人不知,三金公司的黑底子不是那么轻易洗的白,尤其是黄大帅的贪婪敛财,怎么肯放弃鸦片这个媲美黄金的硬通货。


虽然今日不同往日,禁烟运动在政府的号召下轰轰烈烈得四处展开,明面上鸦片已经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可是内需仍然供不应求,黄大帅怎甘心眼巴巴看着钱往别人口袋里流,所以走私鸦片仍在暗中偷偷进行。


鬼四死了,杜玉晟接过鬼四的活儿,按理说也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可第六感让戚巧对这个杜玉晟总是无法完全信任。


本来应该对问些介绍人的情况,可是被金宝打断也就没再继续,戚巧一夜睡得不安稳,大清早就跑到书寓找金宝。


阿悄姐懒散着身子敲响金宝的房门,半天也无人回应。


“戚巧,金宝怕是没回来呢。”说这话时阿俏姐含着果不其然的笑容。


“阿俏姐,谢谢你。”戚巧转身走到书寓门口,叫了一辆黄包车,向着昨晚摆局的龙吟楼疯狂而去。


到达二楼偏房,戚巧象征性得敲了几下门便直接推门而入。


“呦,侬火烧屁股啦,急成这个样子!”梳妆台前的金宝满脸红润。


戚巧怕太唐突,引起金宝不满,于是打了个折回问道,“瞧你这气色,昨晚没少折腾吧。”


“讨厌,侬嘴巴也太坏了。”金宝很少这样像个女孩般娇嗔着。


“好啦,不打趣你啦,诶,对了,你那位情夫呢,不会是上了床拍拍屁股就走了吧。”戚巧边问边四下打量。


“戚巧,我没把侬当外人,侬也不许笑话我。”金宝在鬓角别上一朵艳红的花。


“玉晟和我从小认识滴,我的事你也知晓的差不多,玉晟和我的情况差不多,我们两家是世交,很小就定了娃娃亲,本想等着玉晟出国学成归来后就成亲,不曾想后来我家造人陷害,玉晟家也因此受到牵连,几乎一夜之间,唉,往事不提也罢……””


说到这里,一行清泪沿着金宝纤瘦的脸颊悄然滑落,这是戚巧第一次看到金宝哭泣,可见动了真情。


“那现在?”戚巧试探得问道。


金宝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侬也看到了,玉晟回国后处处碰壁,家庭的变故也让他染上了鸦片,和我一样,也是被钱逼得。”


金宝梗了梗脖子,“没什么,阿拉都想好了,我们要一起戒掉大烟,然后私奔!”金宝的眼睛突然闪着如星星般璀璨的光芒。


“请问是戚小姐吗。”突然一个驼着背的老人站在敞着的门边喊到。


“我是,怎么了?”戚巧回神望向老人。


“这封信是楼下的报童让我转交给你的。”老人递上一个信封。


戚巧道谢之后接过信封拆开来看,信上的内容让她差点跌坐在地...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父亲床上的后娘

父亲床上的后娘(下)

出轨未遂的男女

出轨未遂的男女(下)

续命蛊术

续命蛊术(下)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

走夜路的单身女子(下)

熟女的野心

熟女的野心(下)

危险枕边人

危险枕边人(下)

二婚媳妇

二婚媳妇(下)

男友式宠爱

男友式宠爱(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