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今天全体法律人要彻底沸腾了!这波惊喜来得太突然!

昨天,胡锡进被放在火上烤一回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每日人物

我,19岁,在上海免费送人去火车站

我的神经变得越来越紧张,还会有点怕听到手机震动。微信群里的信息不断,求助的微信电话一个接着一个。今天,我凌晨四点睡的,早上九点多就被电话吵醒了,有很多骑手来问我问题。可是我也才19岁,我只能在我的认知范围内回答问题,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解决。文
5月24日 上午 9:00

上海的米其林静悄悄

3月初,PG把备餐份数由原来下调,与此同时,预定量开始骤减。那时,Ryan就感觉很不对劲,这次的疫情似乎并不简单。截至3月10日,上海累计确诊426例病例,而之后的一个月内,这个数字超过了十万。
5月15日 上午 11:31

簋街“失去”簋街

属于这条街的关键词也许是“失去”。它经历过三次大的改头换面,失去了一万多只挂在街头的红灯笼,失去了718块看起来花里胡哨的霓虹灯广告牌,还失去了那些流动的摊贩——TA们原本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承担着促进微循环的作用,也是这条街上曾经最灵动、最烟火气的一部分——现在,街上只能见到精美的盆栽、接烟灰的柱子,洗手间也被装修得像个正儿八经的门面。怀念和辩解的声音一直都在,但人们似乎达成了共识:失去这些是不可抗的,这条街本来的面貌也许被损坏了,但不妨碍街上的人继续做生意。直到疫情来了,簋街开始失去一些商铺,也失去大量的食客,曾经在这条街上活跃着讨生活的人们,比如驻唱歌手,如今已经难寻踪迹了。它开始成为一条普普通通的街。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消失的了,除了这条街本身。文
5月11日 上午 9:53

在北京,我成了天选打工人

为了上班,他们也是拼了。比如丰台区的一名上班族因找不到自行车,步行了3公里,还剩最后1.3公里时,忍不住打了个车;一位女士沿着公交车走了两站地,最后发现要搭乘的公交车都被甩站了,她本来可以向领导请假,但想到自己都走了这么久,“怎么着都要把班给上了”;许多体制内单位严格按照新闻发布会的倡导,也建议员工自驾上下班,一位住在7号线黄厂站的居民开着自己的新能源电动车出门,发现沿途的充电桩都关了。对于这样的一座城市,一方面要让它慢下来,另一方面还得让它继续奔跑,这本身就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文
5月6日 下午 4:53

建筑工地上最后的老人

在河南老家,适龄的男性比女性多,一个女孩可以跟十几个男孩相亲,男孩没房没车,几乎没办法结婚。父亲给儿子买房,是风俗,是传统,也是规矩。城里新开的楼盘都是一百多平,两个儿子都背上近40多万的房贷,每攒够几千块钱,他就转给儿子们。他在北京做建筑工人赚的钱,又流入了老家的建筑行业,他自嘲,自己是劳动力,也是购买力,水不过是从一条河流到了另一条河。文
5月5日 上午 9:56

封控下的上海妈妈们

一些上海妈妈为了孩子的需求而主动成为团长。同样是团长的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崔丽丽给出了一家社群电商企业的数据:女性占到了团长总数的95%。作家毛利的小区中,几乎所有的团长都是女性。她发现,女性更擅长找到渠道、协调沟通,也更关心物流的进度和群中的气氛。文
4月28日 上午 9:00

被网暴的上海巧克力女孩:希望我是最后一个

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如果我一个人被封在自己的出租屋里,而不是和爷爷一家人一起度过,遭遇网暴后我大概率也会陷入悲观情绪很难出来。在这种艰难的时刻,你才能真正地体会到,人和人之间的每一次见面和交流,是多么珍贵。文
4月23日 上午 10:25

京东大裁员:下沉受挫的代价

“直到4月1日,才会开放招聘岗位。”王仪被告知。尽管公司的一些岗位一直在对外招人,但并不代表真正开放。他们的最后期限是3月31日,日子一到,如果找不到异动岗位,自己的名字与头衔将彻底消失在公司内网。
4月21日 上午 9:00

在上海,一个网站,4000个求助的理由

这段时间,一个名为“我们来帮你·上海抗疫互助”(www.daohouer.com)的网站,慰藉到一些陷入困境的上海人。在这个互助网站上,每个人都可以写下自己的求助信息、联系方式,标注出紧急程度,志愿者或普通人看到后,能主动联系,提供帮助。截止4月15日,共计有4216位发布了求助信息,其中7%已解决,53%跟进中,39%处于待解决状态。网站的创始人叫刘天一,一个85后,他觉得,这是一个群体自发产生的共创、共建、共治、共享的组织形态。网站的运行也具有强烈的上海特色,在这个商业化、市民化高度发达的城市里,“求助”被刘天一看作“提出需求”,“救助”被看作“解决需求”,网站就像是一个货品齐全的“超级市场”,有人买,就有人卖,有人提出,就有人解决,只是彼此交换的东西,从货品、金钱变成了真诚、善意。
4月16日 上午 10:00

31万上海独居老人,和帮助他们的年轻人

31.74万独居老人,成为上海本轮疫情中,最脆弱的人群之一。3月1日,上海发现1例本土新冠肺炎阳性患者。3月27日,上海市政府发布通告,以黄浦江为界,采取“半城”轮流封控模式,进行核酸筛查。截至昨日,浦西已封闭式管理10天,浦东则是14天。上海本轮疫情累计感染者已超10万例。新冠肺炎的直接威胁之外,更多困难也凸显出来。4月8日,一篇《帮帮老人小区》的公号文章出现在许多人的时间线上。作者是一位90后女生,居住在上海某老龄化小区,要靠抢购物资和囤货生活,她写下自己的见闻,“隔壁93岁的独居奶奶每天煮白粥喝,蔬菜早就没了”,“楼下奶奶烧了一锅菜饭,每天热热已经吃了六顿”。那篇文章下出现海量求助信息。短短文字里记录的,是在习以为常的秩序失效后,老人的真实困境:他们没有熟练掌握智能手机,很难参与物资的抢购;体弱多病,面临断药的风险;因为缺乏足够的科学信息,会陷入无端的恐慌之中;封控在家,有的孤老异常孤独。上海是中国最早迈入老龄化社会的城市之一。根据《2019年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监测统计信息》,上海60岁及以上老年口约为581.5万人,占总人口的35.2%。这其中,独居老年人数达到了31.74万,孤老人数为2.49万人。在这样的情势之下,很多年轻人选择站了出来,他们自发为小区团购物资,加入志愿者组织,或给邻里孤老提供关怀与帮助。在此之前,他们只是和老人们打过照面的陌生面孔。90后女生王逅逅是一个居住在徐汇区的博主,她在互联网上记录了自己与邻居爷爷的有趣互动。她给爷爷找到了需要的头孢,又买到了鸡蛋。80多岁的爷爷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有一种茫然的“天真”,想要喝碳酸饮料,想要吃西瓜。在王逅逅帮他买到了牛奶之后,爷爷对她的称呼从“小王”变成了“小王老师”。但王逅逅想强调一点,“虽然我和爷爷的故事听起来是个温情故事,但实际上是个悲惨故事。如果说我以前不认识他,那怎么办?我们小区里肯定还有别的这种老人,那他们都怎么办?”文
4月11日 上午 11:56

上海之后,你需要这样一份囤货指南

疫情反复之下,突如其来的封控带来的物资缺乏,是让很多人发愁的。买不到食物的窘境,不仅会让年轻人对着从冰箱的旮旯里翻出来的陈年老鸡翅痛哭流涕,还会让住着上亿别墅的“风投女王”徐新,每天四点起来抢菜,并在社区微信群内求购面包和牛奶。能抢到物资,是需要很大运气的。脱口秀演员庞博就被两盒鸡蛋,支配了一天的喜怒哀乐:凌晨,因为抢不到鸡蛋而沮丧到睡不着;早上,因为抢到了珍贵的鸡蛋喜不自胜,忍不住在鸡蛋饼里多放了一个蛋,却不曾想下午收到的10个鸡蛋,碎了1个、破了4个、裂了5个。忙碌的社区团购之下,还会发生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比如有人在一通操作后,发现自己已经忘记在哪个群接了什么龙,买的菜支付方式是转账还是现金?金融圈的大佬陈建恒,因为找不到团购的老母鸡,在业主群内狂发消息。看来抢菜会使人慌乱,连基金经理都找不到鸡。看过这些场景,很多其他城市的人感叹“家蔬抵万金”,并开始进入激情囤货模式。但是,大部分人的精力、金钱和空间都是有限的,而食物的保质期又是无情的,处理不当,这“万金”可能还没来得及吃,就先烂掉了。为了让你能科学地囤货,买对对的东西,“好好花钱小分队”联系了一些亲历过封控的人,并整理出了一份囤货指南,告诉大家如何在保障基本生存的基础上,适当提升生活品质、保持身心愉悦。我们还将居家所需的食物、药品、生活用品等整理成了卡片,你可以保存到手机里,对照着准备物资,就不会手忙脚乱了。此外,我们还整理了阳台种菜的tips,可以作为囤货之外的有效补给。文
4月10日 上午 10:23

一根网线背后的复杂中国

当今世界,没有人能脱离数字的影响。透过一根网线,某色拉博走出了大山里的悬崖村;在直播中,55岁的吴圣翠第一次找到“自我”;李根繁通过短视频,将白族调传递到了遥远的地方。数字已经潜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文
3月29日 上午 9:00

MU5735航班上的人们

救援仍在进行中。图/视觉中国据广西气象部门消息,目前冷空气前锋已经到达桂林南部到贺州北部一带,预计很快将影响到广西藤县。今日藤县将会有一次降温降雨天气,有可能出现暴雨,且降雨可能将持续三天。
3月22日 下午 1:00

乌克兰女孩在中国

有非常多乌克兰女孩在中国留学、工作。她们从事的职业除了被谈论很多的“淘宝模特”,还有杂技演员、自媒体博主、国际学校项目经理、商人等等等等。她们和全世界的女性一样丰富、多元,也面临相似的困境、挑战。她们就生活在我们身边。文
3月19日 下午 1:29

大厂监控风云

数据的背后不仅只有商业博弈,当我们面临潜网的时候,我们不仅在面对监控,同时也被卷入一场人、技术与权力的关系。技术赋予了潜网更深的隐晦性,它蛰伏在技术的脉络下,成为一种看不见的秩序,隐匿无踪,却无处不在。文
1月25日 上午 9:00

汤加扇贝进入獐子岛,拢共需要几步?

2019年7月,吴厚刚被证监会终身禁入市场。2020年6月,证监会对獐子岛予以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员处以3万元至30万元不等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采取5年至终身市场禁入。
1月20日 上午 9:53

大厂查无此人

陈瑜已经再次入职。出入新公司时,她掏出工牌,没有穿挂绳——挂绳往往带有醒目的公司logo。刷闸机的时候,她又特地将工牌的背面朝上,正面被盖住,尽管这一面,没有照片,没有名字,一片空白。
2021年10月12日

环球影城低估了欢乐谷

在北京地铁7号线,去往“环球度假区”方向的列车会途经两个游乐园。但是,你很快能发现二者之间的差别:大包小包、穿着魔法袍的巫师们会坐到终点,而那些轻装简行的游客们,选择在“欢乐谷景区”一站下车。
2021年10月4日

东北限电72小时,被打碎的日常

在许多人的印象里,东北能源丰饶,不缺煤炭不缺油,更不会缺电,另一方面,早在前几年,新闻就在宣传我国的发电装机规模达到世界第一,但是连续几天大面积多次不定时停电,让人们措手不及,心头也笼上了一层疑云。
2021年9月27日

大厂谁活得不错,看看月饼就知道了

相比于被挤成一团的月饼,从分量上来看积木才是本次,B站的礼盒更像是个玩盒。
2021年9月21日

穿女装的男人们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运行轨迹。人生没有人设,也不希望被贴标签,更不想被安排按照某个参考坐标系来发展。摒弃刻板印象,展现不同态度,所有话题我们共同讨论,至于结论,因人而异。
2021年9月19日

在线教育二次大裁员,最惨烈的时刻还未到

可惜,这场变化还是来了。王思雨和李明睿在逃过第一波裁员后,倒在了这一波的剧烈变化中。王思雨因为这个条线撤销被裁,而李明睿站在HR面前,知道自己将被优化的那一刻,放弃了“信仰”,甚至放弃了赔偿金。
2021年9月18日

把24个塑料瓶,变成一个单肩包

2018年,市场开始发生变化,290多家企业和关键组织加入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起的“新塑料经济全球承诺书”行动。一年后,这个数字变成350家,其中包括雀巢、百事可乐、联合利华、可口可乐等消费品企业。
2021年9月17日

我在职校当老师:不能用“失败”定义我的学生

全国的普职招生比在5.8∶4.2-5.9∶4.1之间,这意味着,中考过后约一半的学生进入职业高中。分数似乎让职高学生带上了“失败者”的烙印,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普高和职高并不是分类,而是分层。进入一所职高,就像河流交汇在低处。
2021年9月13日

背调员什么都知道

他也记得那些不公和遗憾。一个候选人因为在背调规定的时间里,未能预约到自己上级的时间,前领导评价那一栏空缺,但他的对手,另外一位候选人的那一栏是完整的,且不是负面。最终,前面的候选人就成了失败者。
2021年8月25日

那些被郑州暴雨淹没的车,后来都怎么样了?

前不久的郑州暴雨过后,据不完全统计,郑州全市受损车辆数目超过40万台——从前夏天,新闻中的泄洪区多出现在农村,黄色的水面上时常可以见到西瓜和猪,今年不一样了,雨水淹到省会城市,水里浮浮沉沉的,都变成了汽车。郑州的车比大家想象中还要多,截至暴雨来临的2021年7月,作为物流交通枢纽,郑州的机动车保有量超过490万辆,在全国排第六。在这里,平均每天约有2900辆新车入户上牌,汽车保有量超过400辆/千人,超过了深圳、广州和上海。暴雨来得迅疾,生活在中原城市的人们几乎没见过这么大的雨。如果从7月20日凌晨4时开始计算,郑州最大24小时降雨,达到了645.6毫米,超过了以往平均年降雨量(640.8毫米)。水淹没城市道路、桥梁、地下车库,淹没了许多车。每辆车都有不同的命运。有些车在路上被放弃了,因为生命更珍贵。有些车来不及转移,被留在了地库。一些幸运的车躲过一劫,还能被修理和晾晒。过去两周,郑州发生了许多与车有关的故事。人们弃车、救车、修车、理赔、买卖,在无数辆车的命运沉浮之中,我们也见到了普通人之间的互助与体谅。文
2021年8月9日

“双减”后,家长急成绩,老师急“活命”

“都在问我,这个班会不会变动,老师你会不会走之类的。”刘柳还看到一个家长发朋友圈支持她:“我给孩子补课我愿意,跟老师没关系。”还有的家长已经提前探她的口风,说她万一要是离职,准备跟几个家长一起私下给她付费,“攒一个私下的班,让我到孩子家里去教”。文
2021年7月30日

一份十分郑重的每日人物招聘

4.脑洞大,网感好,责任心强,靠谱认真。有一定的文案写作能力,采集、整合资料能力强。对图片、视频等视觉素材有较强的搜索与判断能力。会基础的PS、音视频剪辑;
2021年7月14日

保卫显卡,年轻人大战黄牛

7月5日,显卡吧中一名用户发布的主题帖,号召大家继续发布闲鱼贴,并附上了实物照片供大家使用。图
2021年7月6日

为什么共享单车越来越难停?

武汉等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停放区域内已经安装了蓝牙道钉,共享单车若不停在两个道钉之间的区域则无法上锁。图
2021年6月23日

追野象流量的人

transferring
2021年6月14日

一份十分郑重的每日人物招聘

4.脑洞大,网感好,责任心强,靠谱认真。有一定的文案写作能力,采集、整合资料能力强。对图片、视频等视觉素材有较强的搜索与判断能力。会基础的PS、音视频剪辑;
2021年6月10日

随心飞半年后,我辞职了

曾经在旅游行业创业的高健也通过随心飞进了藏。在播客“无时差研究所”里,他提到,虽然自己属于“活力四射”型,但对于随心飞到日喀则,还是有些失望,因为高反,他对着神圣的珠峰,呕吐了半天。
2021年3月21日

泡在茅台酒里的镇子和年轻人

无数经销商挤破头通过各种渠道抢购茅台酒,消费者心甘情愿用高价买一瓶成本80多元的酒,茅台镇的年轻人愿意把自己的人生泡在酒里。市值超过2.5万亿的茅台,无疑是财富和权力的巨大象征。
2021年3月19日

卧底10个鸡娃群后,没娃的我都想鸡自己了

鸡娃,这种孩子烧脑、父母烧钱、全家烧时间的带娃方式真的有效吗?全家的鸡血式付出有没有错付?
2021年3月14日

明星直播间的坑位里,200个商家把自己埋了

她是一家电商代运营公司的员工,任务就是为客户的产品找到合适的主播,并通过直播间卖出去。直播带货最火的这两年,这个工作算是立在风口上,但做代运营并不轻松,她需要通过不同的合作方,一步步达成目标。
2021年3月2日

房子跌成“负资产”,他们困在燕郊

你觉得该如何应对“负资产”?
2021年3月1日

穿过万的羽绒服,也不等于站在鄙视链顶端

联名的羽绒服,量少居奇,目前售价超过万元人民币一千八一件的普通款和上万元一件的潮牌联名款,虽然都是北面,但走在街上想要分辨谁是真潮人,都不用看鞋,看身上的北面羽绒服有多贵就一目了然。▲
2021年1月9日

“优质商品”杨幂

在任何一个商业价值排行榜上,杨幂永远位居前列。很多时候,她被视为中国最具资本号召力的女明星。而她在商业上的表现,也如同那个综艺里清醒到过分的嘉宾,压抑住人的情感,精准、有效地执行每一道资本的命令。文
2021年1月3日

连罗永浩都被骗了,你还能找到真的皮尔•卡丹吗?

VALENTINO两大品牌,三家签署了品牌使用的“君子协定”,这让品牌当时无法用“华伦天奴”之名在中国注册,也让仿冒者有机可乘。最终,华伦天奴败于中国各种山寨,不得不在三年后撤离。▲
2020年12月27日

骂不倒的于正,赚不完的钱

4.《人物》-《于正:我从来没有低谷,因为我一直在谷底》
2020年12月24日

花一个亿为蛋壳筑梦,他们终被蛋壳抛弃

从干燥的北京来到温暖的深圳,许美敬觉得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当自己公司的人穿上那身“蛋壳保洁”的衣服,她觉得这是大平台对她的认可。她也用实际行动回馈蛋壳的“知遇之恩”:连续3个月满意度最高、差评率最低。
2020年12月14日

全北京最有钱的人,在这里乖乖排队

在这里可以看到穿着20万貂皮大衣的年轻女孩,背鳄鱼皮铂金包的中年妇人,一个胸针10万块。“身上没几个牌子都不好意思抬头。”而富人们跟风好不容易买到的爆款,在这里尴尬地汇合了。Dior的马鞍包、香奈儿的流浪包,LV的邮差包、圆饼包等,以每五分钟三个同款飘过的速度,形成真人连连看。文
2020年11月23日

丁真的红,和网友复杂的爱恨

好看而不自知,是这个时代的最高审美标准。藏族漂亮男孩丁真的走红,再一次印证了这个说法。文
2020年11月20日

谁偷了我的脸?

9月23日午后,在一场主题为“小区门禁能否人脸识别”的专题研讨会上,劳东燕简单地讲述了这段经历。在场另一位嘉宾说她是“为了权利而斗争”。劳东燕笑了笑,摆手解释:“没有,我也只是稍微挣扎了一下”。
2020年10月27日
2020年10月19日

安踏 赛场中央的再次求变

如今,据第三方品牌评估机构统计及安踏自身宣布,安踏已经跻身运动品牌的国际三强,仅排在耐克、阿迪达斯之后,但对吴永华来说,这并不意味着结束,如何让品牌年轻化,抓住最新鲜的一波消费者,是他和安踏要面对的消费赛场上的新命题。文
2020年10月14日

在北京,泰禾挖了一个70亿的大坑

文章授权转载自市界(ID:ishijie2018)
2020年9月22日

被指控“强奸”后,一个24岁男生的“社会性死亡”

电影《狩猎》中,男主角卢卡斯被指控性侵女童后,成为了整个小镇排挤和压迫的对象。罗冠军将这部电影的海报设为其微博的置顶。图
2020年9月18日
2020年9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