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不能忘却的历史:60年前信阳地委文件披露惨绝人寰的百万人饿死真相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香港问题的根源!

特朗普提前下台,美国将迎来首位华裔女总统?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请输密码325,正确打开学生课本外的阅读 | 日课

2017-03-21 任培江 新校长传媒 新校长传媒


今日叙事

19世纪30年代,J.H.斯托克勒向印度政府提出一个史无前例的设想,在加尔各答建立公共图书馆。


在这份倡议下,由公众捐助建立的加尔各答公共图书馆(印度国家图书馆National Library of India的前身)于1836年3月21日正式向公众开放,印度穷学生和其他人士在某一特定时期内,有了免费去图书馆阅读的机会。


去图书馆,去酣畅淋漓地阅读,那曾是多少孩子最美好的童年时光,也正是他们书香为伴的点滴累积,才能以书铺路,拾阶而上,开启一段一段幸运的人生旅途。


如果说,孩子的成长是在父母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发生的,那么孩子的发展,或许能通过课本之外的阅读,慢慢实现……





请输密码325,正确打开学生课外阅读

——今天,我们聊个老话题


文/任培江 蒲公英书房负责人



美国内华达大学一项研究表明:家中拥有500本以上的藏书,能使孩子的学习水平提前3.2年。很多成功人士回忆童年的阅读,尤其是课外阅读,都说自己幸运如大雄遇见哆啦A梦,通过“书”打开了联通世界的任意门,获得了从同龄人中脱颖而出的力量。


看过的“书”构成现在的“我”。养成课外阅读的习惯,不仅仅是关乎我们自己,更关联着整个社会的发展。


今天,让我们再来聊聊课外阅读这个老话题。



关于课外阅读的个误解



误解一:课外阅读就是课堂以外的阅读


课外阅读是课堂教学之外的事情吗?不再是了。


我们现在所说的“课外阅读”,早已从“课堂之外”的阅读演化为“课本之外”的阅读了。划分标准已经从学生阅读的“时空”转移到学生阅读的“内容”,“时空”边界已消失,如崔峦先生所言“课外阅读挤进课内”了,课外阅读不但跟各个学科的学习直接相关,甚至成为一个有益而必要的补充。


换句话说,我们现在讨论的课外阅读是学生课本(教科书)之外的阅读,阅读行为可能发生在课堂中、学校外,以及任何有阅读条件的时空中。


误解二:学生课外阅读少的原因是“没时间”


用或不用,24hrs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学生没时间阅读?让我们把孩子们的24hrs记录一下,看看都做了哪些事情?那么,阅读和这些事情有什么不一样?


老师没时间指导?因为讲作业、上课、考试都来不及,课外阅读就让学生自己搞定吧!


家长没时间关心?为孩子创造富裕的物质生活才是当务之急吧!

坦白说,根本不存在“没时间”这回事,有的只是我们的选择。生命最金贵的是时间,没错,我们只愿意把时间花在自己认为最重要的事情上。


那么课外的阅读,算不算“重要的事情”之一呢?


误解三:阅读的前提是识字,方式是朗读


尤其是中低段的孩子家长,疑惑的是不识字怎么看书,朗读都没练好怎么阅读?


  • 先识字,后阅读?


您一定没看过绘本《Brown Bear, Brown Bear, What Do You See》,不晓得幼稚园的小朋友在老师领读了前几页之后,已经能够预测下一页画面和文字的内容了。


而且您知道吗,语言学习方法论中有一金句:单词是在句子中的,句子是在段落里的。有老师用林焕彰的儿童诗《花和蝴蝶》教小朋友学习生字:蝴 蝶 花,效果奇佳!


怎么会?!不信您找来看看就明白了。


  • 朗读没练好就不能阅读吗?


研表究明,汉字的序顺并不一定能影阅响读。


比如当你看这完句话,才会发这现里的字全是都乱的。


是的您发现了,乱的够呛,可是您看懂了不是吗?您试着放声朗读一下呢?


很难,对不对?


其实大声朗读或安静持续默读,都颇具价值。阅读不仅只看文字,文字也不是传达信息的唯一方式——阅读从不耍大牌,从来没有那么多先决条件。



则报告了解儿童阅读概况



网络上很多关于“儿童阅读”的调查报告,根据调查数据我们可以勾勒出当下儿童阅读(课外阅读)的概况。


  • 报告一


当当童书联合艾索儿童咨询机构发布的《2015中国亲子阅读报告》——


  • 2014年中国儿童每年读书20本(不含教材和教辅),这一数字远高于成年人,但比美国小学生少一半


  • 虽然90%中国家长都重视孩子阅读,但缺乏行动力


  • 超过4成家长基本不陪孩子阅读,而约有55%的家长不知道如何提升孩子阅读兴趣


  • 家长自身读书少、陪伴阅读时间偏少、不懂亲子阅读方法,是导致中国儿童阅读量偏低的重要因素


  • 报告二


全球最大童书出版社Scholastic联手营销战略研究咨询公司Harrison发布的《2014儿童与家庭阅读报告》,以及与全球Top25的调研公司YouGov合作发布的《Kids and Family Reading Report 6th》(儿童与家庭阅读报告第六版)——


  • 6-11岁的经常性阅读者(指一周有5-7天的时间进行了阅读,并享受到了阅读乐趣的儿童)每年平均阅读43.3本,而非经常性阅读者(指一周里为了乐趣而进行阅读不超过一天的儿童)为21.1本


  • 当到12-17岁时这个差距更大,变为经常性阅读者每年阅读39.6本,而非经常性阅读者为4.7本,随着年龄段的上升,经常性阅读者与非经常性阅读的差距急速拉升


  • 家有0-17岁孩子的家庭平均拥有104.1本童书,其中6-17岁的孩子中,经常阅读者拥有140.8本书,中等阅读者拥有90.6本书,而极少阅读者也拥有65.3本


  • 三个突出因素影响孩子成为经常性阅读者:儿童通过阅读感到愉悦、儿童认识到为乐趣而读是重要的、父母是经常性阅读者


怎么说呢,现实状况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对吗?跟理想的状态,嗯,起码还差俩书架课外书的重量。



老师,送您个改变的“良方”



重置阅读教学文本的组元方式


有专家研究证明:一个学生的课外阅读量只有达到课本的4-5倍的时候,才会形成语文能力。修订版课标中也明确提出,基础教育阶段学生课外阅读量应该达到405万字,注意,这只是国内全体学生的平均水平哦。


怎么应对?这些教学经验供您参考——


  • ž课内配合单篇阅读,在课堂教学中补充呈结构性的、与课文相关联的文本内容,通过群文阅读教学方式进行常规教学;


  • 课内+课外拓展延伸阅读,为学生提供与课题相关的文章或书籍,在当堂教学任务结束后完成新内容(需要学生延伸阅读的内容)的导读,通过同一主题的阅读打通课内外;


  • 课外对抗碎片阅读,倡导学生多读纸质书,读整本的书,培养阅读意志,获得真实阅读能力,接触更为丰富的文学世界。(据说,如果到了四年级还不能读完一整本书,我们此生也许就丧失了整本书阅读的意志和能力)


课标中对各个学段文本类型的选择有所侧重,可根据年段特征配合教学需要补充优质文本,其中,不要忽略非连续性文本的阅读和运用。


重建学生课外阅读的输出渠道


阅读是输入,有输入才会有输出,阅读多的孩子语言能力明显要强,综合素养也更高。孩子们可以快速阅读捕获资讯,也可以慢悠悠地精读一本书,鉴赏一篇文章。


但如前面所言,教师日常教学要与学生课外阅读打起千千结,尤其不要只推荐不过问,也不能只了解不反馈,我们要为学生的课外阅读搭建多元化的输出渠道,比如用文学圈的方式来聊书,绘制思维导图做读书笔记,用多种媒介创意性地展示阅读收获,对文中引起争论的话题展开辩论,变身阅读侦探去“案发现场”侦破疑难……


同时,让家长了解我们的设计和意图,请家长协助并促成预期目标的实现。在一项“谁是鼓励孩子阅读的中坚力量”的调查中,家长收到82%的选票,老师和图书馆老师收到67%的选票,再次证明家校联合对促进孩子课外阅读的重要性。


重设对阅读效果的期待与评价


蒲公英书房去年在一所小学开展了“阅读文化节”的活动,就在书房的老师向小朋友们推介绘本的时候,有位大妈拉着孙儿来咨询:“你看我孙子,太不听话了,非要买这种图画书,这么薄这么贵都算咯,里面字还这么少,他读了以后能学会几个汉字呀!对考试有没有帮助哩?”


相信这是个例,至少现在70后80后的家长们不会有这样的顾虑。且不说考试成绩充其量只是对学生某方面的评价,单从学校反馈来看,课外阅读多的孩子成绩也根本不会差啊!作为老师我们很清楚:阅读不仅带我们学习知识,还带我们去认识世界、发展思维、涵养审美情趣……而且,从优先顺序考虑,可能使孩子渴望阅读>教孩子如何阅读,阅读的兴趣>习惯>方法,因为课外阅读无法贪图功利,长远来看,学生们的阅读量、阅读面、阅读能力、阅读思维品质等,才是随之而来的结果,并能让他们受用终身。我们的期待与评价重点理应落脚于此。


放下:成人视角的蜜汁自信


现在的幼儿园,中午的营养餐很注重颜色的搭配,把蔬菜摆成“卡通造型”,很多挑食的孩子午餐时竟然不闹腾了,大家吃得很欢。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孩子们喜欢啊。


选书也是如此,我们必须研究和尊重儿童的阅读兴趣和个体差异,要投其所好,更需要不着痕迹地引领。儿童文学评论家刘绪源曾将童书分成三类,并以“药”、“可乐”和“水果”来比喻,非常形象!可惜我们大人常常选择“药”。难怪有那么多儿童文学作家在责怪:我们大人真的很讨厌!想当然地把自己的喜好和经验硬塞给儿童,总是迫不及待地把成人世界的价值观念不由分说地砸过来,一定要讲出一个道理、要强调一个教育意义……


嘘,慢一点,轻一点,儿童会长大,他们会逐渐走进这个成人的世界,但请不要操之过急用力过猛,断送了他们与阅读的缘分。


儿童视角的课外阅读,有意思之后,才是有意义。


从容:留有余地 & 允许失误


孩子对自己选的书会更加投入地阅读。考察儿童阅读发展较好的港台地区,有一个经验也是:提供长镜头、宽视野的选书范围,让孩子有自主选择的余地。


这不是“民主”到“放任”了吗?


当然不是,这是“规则内的自由”,首先课外阅读的图书应是大人根据儿童需要先期筛选过,而且并非一次性全部堆在孩子面前,太多反而让孩子不知道怎么选择。我们提供给孩子选择的图书数量,一般来说比学生总数多三分之一。


有同行说:书像恋人,选择了就要负责任。其实言重了,如果真选到一本跟预期不符的书,真的要逼孩子们“哭着也得读完”吗?


也许这本书就是学校课程的复印版,也许这本书承载的情感超越了孩子的理解程度,也许书里的故事提不起他的兴趣,也许,只是单纯地不喜欢里面的插画……


反正不想读下去了,怎么办?


我们要允许孩子反悔,允许他不喜欢一本书,或者半途而废,甚至抛弃一本书。


允许他拒绝,鼓励他重新选择。


读过很多书的您也有过这样的体验吧,与其跟一本没有感觉的书死磕,不如趁早放下来,去找一本喜欢的读下去。


  • 1976年3月21日,上个世纪最漂亮的彗星——威斯特彗星离开地球。她有多漂亮?她飞去哪里啦?


  • 1955年3月21日,我国首次发现三亿年前古生物化石——节甲类鱼化石。三亿年前地球什么样儿?现在哪里能看到这块化石呀?


  • 2012年3月21日,考古学家在云南发现“马鹿洞人”。他们生活在距今1.45万~1.15万年前的东亚大陆,直到1.1万年前冰期结束才消亡,这是怎样一个新人种呢……


这些问题课本里可没有现成的答案。


我们和班里孩子们那颗好奇的童心,还在吗?



“教育日课”

 征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尊重原创,支持好文

喜欢本文,可识别下列二维码向作者打赏 ▼


▼ 

作者 | 任培江,蒲公英书房主任

责编 | 黄春霞

“新校长传媒”广告合作请联系 023-67450968


推荐阅读

点击关键词,阅读更多“日课”相关内容

创建学校气象|家庭实验室|今天谈谈数学

教育更要打假 | 计划生育这一代 | 历史相对论

今天的德育 | 挑战式学习 | 最美女先生

养育参考书 如果教育是诗 惊蛰:自然教育

天才少年的前世今生 最可爱的人 | 语言学习意义



/ 2017年《新校长》杂志 /


点击下图,马上订购 ▼



点击"阅读原文" 一键订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