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忠字舞琐忆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这部电影踢了药监局的屁股,我给他打满分

大牛哥 头牛关注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近日,一部名为《我不是药神》的电影在正式上映之前,仅仅在点映期间,人气和口碑就获得双爆。作为风口浪尖上的中国影视圈,敢于大规模点映的影片必然是质量足够过硬的作品。事实证明,影片编剧和导演的自信来得完全有道理。有看过的朋友甚至将其称之为一部“无差评”影片。

电影《我不是药神》海报

这部影片的诞生以及过审实属不易。尽管开头特意强调了本片乃艺术创作,但其实所有人都清楚,徐峥饰演的程勇的原型以及整个影片的剧情,正是取材于当年热议的「陆勇案」。

程勇(徐峥 饰)是个靠卖印度神油赚钱的小人物,有着标准的底层众生相。生意不赚钱,每天还被各种生活琐事困扰。遇到难处,只能用香烟麻醉自己。这样的日子,被一个叫吕受益(王传君 饰)的神秘男子打破了,他想托程勇从印度代购一款治疗白血病的药。

电影《我不是药神》剧照

吕受益是慢粒白血病人,一种血液癌症,需要长期服用抗癌药物进行治疗。他用一个点子给程勇带来有限商机,也给自己带来无限生机。正版药「瑞士格列宁」在国内一瓶的售价高达近四万人民币。普通人家根本供应不起。吃不起药,就只能等死。而在印度有一款仿制药「印度格列宁」,售价只要两千人民币。药效基本无异,价格却只有1/20。但「印度格列宁」在中国境内是禁止销售的。而走私药品在中国是要判刑的。

电影《我不是药神》剧照

程勇为了赚钱留住孩子的抚养权,最终还是成为了一名「药贩子」。他拿到了「印度格列宁」的独家代理权,在国内售价五千一瓶。对程勇而言,他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对广大慢粒白血病人而言,他们拥有了活下去的机会。程勇甚至被病友称为「药神」。

电影《我不是药神》剧照

而随着程勇真切的进入到慢粒白血病人的群体以后,他意识到了他售卖的不仅仅是药品,更是这些待死者活下去的希望。尤其是吕受益的去世,对程勇触动很大。他在医生舒曼的帮助和指引下,从自私走向无私,尽自己所能帮助每一个病人。终于,当警察开始查封「印度格列宁」,断这些病患的命路时,程勇决定展开一场救赎……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这部影片6月30日开启全国分时段超前点映,不仅收获了票务平台评分第一9.7分的好成绩,也取得当前热映口碑第一,观影人次破近300万的佳绩,截至目前票房突破1亿。

电影《我不是药神》剧照

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佳绩,和影片直戳中国人内心痛点是分不开的。和影片开始时候的黑色幽默相对的是影片越来越沉重的后半部分。尤其到了结尾时候,多数观众都被戳中泪腺。《我不是药神》这部影片不是对空煽情,它反映了中国人艰难生存的现状——看病难,看病贵。多少人在病痛的折磨下生而无望。在高昂的医药费面前,管你什么小康之家,旦夕之间也能倾家荡产的例子比比皆是。

有病没有药是天灾,有药买不起是人祸。以原版诺华格列卫为例,它在内地售价高达2.35万,但在香港的售价却是1.7万左右,美国1.36万,在韩国更是不足1万,高昂的税费和医药行业幕后的利益黑手是价格降不下来的根本原因。

在清华大学举行“生如夏花”的首映礼上,剧中“药神”角色原型陆勇应邀来到现场,作为中国最早接触印度仿制药的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是不少人心目中的“英雄”。在映后对谈环节,陆勇和另外一位病友、诗人李群登台和主创及观众互动,陆勇表示:“这部电影很好的反映出那个时代”。李群则激动地感慨道:“所有的主创人员,拍出这么好的电影,非常感谢你们。”对此,徐峥对陆勇谦虚地说“我们长得不太一样,但慈悲心力量足已感动所有的人。小人物是我的,英雄是您的”!真诚的发言赢得观众掌声。

这部片子可以说是徐峥转型之作。中国以前也拍过一些这种类型的电影,不过大部分都在送审时直接被枪毙了。

影片中有个场景非常动情,一个慢粒白血病老太太对警察说:

“领导,我求求你,别再查「假药」了行么。这药假不假,我们这些吃的人还不知道么?


我吃了三年正版药,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可你们非说这是「假药」。不吃药,我们就只能等死。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他们不是在保药贩子,他们是在保命。说到底,大家只是想有尊严地活下去。如果都吃得起正版格列卫,谁又会选择印度仿制药呢?此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别提芯片了,中国医疗至少落后世界30年)朋友们可以点击看看。里面就提及了当下的医疗现状。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的22%,但医疗资源却仅占世界医疗资源的2%,也就是差不多1/4的人口只占用1/50的医疗资源。

除了医疗资源缺乏以外,中国的新药评审制度和国际不接轨也带来“有药吃不上”的恶果。美国、欧盟和日本于1990年在布鲁塞尔启动了“人用药品注册技术规定国际协调会议”(简称ICH),试图通过协调,为药品研发和审批上市制定一个统一的国际性指导标准,加快新药在世界范围内的开发使用,满足“安全、有效和质量可控”这三大原则。自那之后,全世界大部分现代化国家都加入了ICH。目前只有中国是例外。所以,国外新药进入中国市场必须重新临床试验。如果再算上纳入医保目录所需时间,中国人平均需要等6~8年才有可能用上。

此外,中国的医保目录制度也是导致中国人“病不起”的一块顽疾。国外的大部分药都是由政府或者保险公司买单的。而中国大约有一半甚至更多的药都是老百姓自掏腰包购买的,绝大部分新药更是不在医保目录上。事实上,国家完全有足够多的行政权力在医保目录这个门槛上卡住跨国药厂,如果你嫌一种药太贵,不让它进目录就行了。

与国外比,中国的医保目录更新可谓是龟速。2017版之前的一次更新还是在2009年,也就是说相隔近十年期间的新药没有一个能报销的。相比之下,西方国家大都是即时审批是否纳入目录。包括台湾和香港地区的患者也都可以较快地从医保目录里买到这些新药。

中国医药的价格让人看不懂的另一个原因是其背后的利益链。每年中国的制药厂都要投标才能生产医保目录里面的药品。这里面的门道就太多了。引用一位药厂负责人的话说,“一进医保目录公关费用必然大涨”。其实这种现象非常普遍。除了进国家医保目录会涨价之外,进一些省份的医保目录也有类似做法。据悉,人保部门制定国家基本医疗保险用药目录之后,各省份还将制定本省医保目录,并有一定数量药品的调整权(可增补、删除)。“谁能进去,就要看工作做得到位不到位。尤其是药品销售最好的省份,药厂更是想尽办法抬高价格。”该负责人如是说。

我就纳了闷了!为什么到了需要给人民提供更多医疗保障的时候,到了讨论幼儿园能否免费的时候,到了把养老问题摆上桌面的时候,就不提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也不提“厉害了,我的国”了?

和超级低效相映成趣的,是中国的食品药品监管队伍其实相当庞大。2013年食品药品管理职能合并后,全国与药品食品管理相关的公务和事业人员加起来总数高达20万人,比全球食品药品监管机构的总人数加起来还要多。其中的各种利益关系错综复杂,人浮于事的现象放眼全球独此一家。

说心里话,我们真的不希望有什么“药神”、“药侠”来救赎。我们需要有病就治病,而不是有病就“抗”着。我们期待那些吃着特供,住着高干病房的人,在享受着免费并高级的医疗服务,占据着最优质的医疗资源的同时,也能让普通老百姓分享一下高GDP带来的安全感。如果这样的影片上映都不能为我们带来些许改变,那就真的没有什么希望了。


如果朋友们觉得此文尚且值得一读的话,请分享给更多好友阅读,并在文章右下角,给作者送上一个❤️。来自您指尖的支持,就是我们不断奉献文章的动力。


END


本文系作者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后台

图片整理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谢谢!

好的内容可以分享给朋友哦

投稿请联系微信:wgct-002

往期精彩

1

任志强:房子都不是我的,凭什么收我的房产税

2

这次,希望中国没有被排除在外!我不想听任何借口!

3

他比崔永元还狠,把影视圈五个人脸打得真响(精彩视频)

4

自己洗干净脖子送上门, 就别骂老外下刀子狠

5

快别提芯片了,中国的医疗至少落后世界30年

6

这三个美国小女孩,告诉你中国教育还差多远  

7

评“六安教师讨薪被抓”,只有政府守法,十几亿人民才会守法

8

明白这个原因,才知道中兴其实输得不冤!

9

750个中小学生的教育预算换一名留学生,混蛋逻辑!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