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先秦秦汉史

[學聞] 馬增榮:手書抑或用印:五一廣場簡牘所見的東漢憑信制度

馬增榮:手書抑或用印:五一廣場簡牘所見的東漢憑信制度
6月23日 下午 10:44

【學聞】「經學的研究方法」工作坊《尚書》的研究方法座談會

[視訊]「經學的研究方法」工作坊《尚書》的研究方法座談會
6月19日 下午 9:50

马孟龙: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秩律》“酆”县考

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秩律》“酆”县考马孟龙摘要:关于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秩律》“酆”、秦封泥“豐”、“酆”的性质,学界有刘邦故乡豐县和关中豐县两种认识。本文通过梳理今西安市渭河沿岸战国晚期至西汉初年的县级政区设置,指出秦国在渭水南岸设有豐(酆)县,即秦封泥所见“豐”、“酆”。高祖七年长安县辖域范围划定后,原关中豐县被撤销。同时,刘邦更“丽邑”为“新豐”,与关中旧“豐”相区别。汉末流传“新豐”为刘邦仿建故乡“豐”的说法不可信。张家山汉简《二年律令·秩律》“酆”应为刘邦故乡,吕后初年为皇帝汤沐邑,属少府管辖。关键词:张家山汉简《秩律》
6月19日 下午 9:50

【学闻】營相宅兆:中古前期帝陵的選址與葬地空間

營相宅兆:中古前期帝陵的選址與葬地空間
6月15日 下午 9:50
6月15日 下午 9:50

【书讯】李学勤:《〈五帝本纪〉〈夏本纪〉讲义》

图书信息:《〈五帝本纪〉〈夏本纪〉讲义》丛书名:李学勤先生清华讲义丛书)作者:李学勤
6月15日 下午 9:50

王子今:周秦汉时期关中的蚕桑业

焦南峰:《左弋外池——秦始皇陵园K0007陪葬坑性质蠡测》,《文物》2005年12期;刘瑞:《秦始皇陵K0007陪葬坑性质新议》,《秦文化论丛》第14辑,三秦出版社2007年10月版。[89]
6月10日 下午 9:01

賈連翔:銀雀山漢簡《尉繚子·治談》的結構與思想*

這段内容殘損殊甚,若干位置的綴合或還有疑問,但仍可以了解其主旨是論率軍征戰的方法、原則和禁忌。《治要》本亦不見此段,宋本則僅存“令之聚不得以散,散不得以聚,左不得以右,右不得以左”一句。
6月9日 上午 10:40

贾连翔:银雀山汉简《尉缭子·治谈》的结构与思想

银雀山汉简《尉缭子·治谈》的结构与思想*提要:传本《尉缭子·兵谈》又见于银雀山汉简,竹书本原题为“治谈”。经重新整理复原后能够发现,竹书本内容比传本大为完足,篇幅是传本的二倍有余,这些差异不仅表现在文辞的繁简上,更体现在大段的逸文上。通过比较还可看出,竹书本与传本大体结构基本相同,后者应是经过后人删减而成的“减肥”本。《尉缭子》一书具有杂家特点,《治谈》单篇这一特征也很鲜明,经与《管子》《晏子》《六韬》《荀子》等相关词句进行比较,可推知《治谈》篇当撰成于战国晚期,并深受“稷下”学派影响。同时,《治谈》与《逸周书·文传》关系密切,后者与《管子》《文子》《商君书》思想渊源颇深,可以帮助我们更进一步理解《治谈》形成的思想背景。关键词:《治谈》
6月2日 下午 10:23

苏俊林:岳麓秦简与秦代伦理秩序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冷门“绝学”研究专项项目“岳麓秦简《奏谳文书》汇校与研究”(19VJX009)的阶段性成果)(原载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22年5月6日第5版,引用请以原文为准,中国知网可下载)
5月31日 下午 11:53

【书讯】Rulers and Ruled in Ancient Greece, Rome, and China

ISBN:9781108641166DOI:https://doi.org/10.1017/9781108641166Subjects:Ancient
5月31日 下午 11:53
5月31日 下午 11:53

刘源:殷墟邵家棚遗址出土青铜觥盖铭文初读

殷墟邵家棚遗址出土青铜觥盖铭文初读刘源邵家棚遗址位于殷墟保护区的东南边缘,距宫殿宗庙区2.4公里。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此遗址做了两年的考古发掘工作,取得很大收获,发现商周时期房基18处,墓葬24座,包括一座“中”字型大墓,车马坑4座共计6辆车,出土一批造型精美的青铜器、玉石器、骨蚌器、车马器。考古工作者初步判断,这是“册”族的居葬合一遗址。[1]邵家棚遗址出土一件青铜觥盖,上有铭文12字,内容重要,有助于进一步研究殷王朝的官制与赐贝制度。笔者据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媒体的清晰照片,绘制摹本,并做初步探讨如下,请专家批评指正。首先考察一下这个青铜觥盖的形制和时代。我们可参考朱凤瀚先生对殷周青铜觥的型式划分,以便讨论。朱先生依据全兽形、圈足将觥分为AB两型,又据腹、足椭圆形、方形将B型分为Ba与Bb二亚型。Bb亚型标本二引用了仲子㠱发觥,定为西周早期,此觥之盖与邵家棚青铜觥盖最为相似。[2]以上即据仲子㠱发觥来描述邵家棚觥盖形制几个显著特点:其一此觥盖后部,靠近鋬的地方,装饰有虎首,盖上因此有一对立起的虎耳。其二觥盖前部的兽首,有柱状角,过去学者或称之为“瓶角”,现采用严志斌先生说法,他也指出装饰柱状角的兽首有鹿头。[3]但此觥盖前部兽首是何种动物,并不清楚,但可明显看出其脖颈上有一条较长的扉棱状鬣毛。其三靠近兽首的左右两侧,均装饰有勾喙、突目、长冠、长尾的鸟纹,朱凤瀚先生说“所饰鸟纹有奋张的长羽”,非常形象。鸟纹下用精细的云雷纹衬地。虽然邵家棚青铜觥的器身尚未发现,但可推断,其器身装饰的也是长冠长尾鸟纹,其耳为鸮形。殷代青铜觥的纹饰,经常是鸟兽并用,如殷墟5号墓M5:802,前部为中蹲踞的虎,后部为站立的鸮。但仲子㠱发觥这种在盖上装饰虎耳的类型较为罕见,邵家棚觥盖又提供新的标本,令人欣喜。仲子觥的时代,朱先生定为西周早期,邵家棚觥盖的时代,据此可定在殷墟四期,应在帝辛之世了。此觥盖铭文较长,也是断代的一个重要参考。接下来谈谈邵家棚觥盖铭文。此铭共12字,不算短,但缺少祖先日名、族徽,略有遗憾,希望以后找到器身,能补全族徽等信息。铭文基本没有难识字,只是做器者的名字较为特殊,算是一个新见字,其下部为“王”,上部可能是“花”(华)局部,或是“来”的局部,不能遽定,暂写作,此字不会是一个合文,但其名中有王字,也是身份的印证。现将释文写出来:己亥,箙㠱赐贝二朋,用作彝。值得探讨的问题,其一是赐贝的主体箙㠱,是什么性质,是人名,还是官名,或是族名。此铭中的箙,只写了一个矢旁,不同殷金文其他箙字,有两个矢,如(集成9370)。有两个矢的箙,在殷金文中实际基本是族徽,有的画得非常象形,如(集成10012),且箙、钺经常组成复合氏名(集成5101、6166、6386)。此铭的箙,则显然不是族徽,笔者的看法,其性质是官名。陈梦家先生,认为殷王朝武官里有箙,曾举殷墟卜辞“多箙”为证,[4]查验相关材料为“供多箙”(合集5803、5804,典宾),既然是“供”于王室,可见多箙地位似并不高。此铭的箙,应是统领多箙的官,身份较为尊贵。殷墟卜辞中,也有作为贞人的箙,常见于宾组卜辞。宾组、历组卜辞中有一个重要人物箙,曾参与主持大型禳祓祭祀,祭祀先王大丁、大甲、祖乙,用百鬯、百羌,并宰杀三百牺牲(合集301),推测其身份也是管理多箙的长官。我们认为此铭中的箙为官名,还有一个考虑,即殷金文中出现的贵族人名,基本是单字,很少用双字或多字,出现双字者,其首字多为官名,如寝、宰、戍等。箙下的㠱,可能是私名,也可能是所出的氏名,考虑到㠱在殷墟卜辞和殷周金文中多以氏名出现,如㠱侯(合集36416)、亚疑㠱侯(集成3513)、㠱伯(昔鸡尊、卣,陕金30、31)等,觥铭中的㠱,是族名或氏名的可能性较高。那么,箙㠱就是指来自㠱氏、掌管多箙的长官。除去族徽之外,箙官在殷金文尚未有发现,故此觥盖铭文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接受赐贝的贵族,也就是作器者,前面已提到他的名字是个新见字,暂且释作。按学界以作器者命名青铜器的原则,此器可定名为觥。因盖铭简短,不知他出自哪个族氏。他作为箙㠱的臣属,是否也分管部分多箙,已不可细考。他所受赐的贝,数量不多,从合文角度看,可能是三朋,但仔细观察朋字最上面一横,还是比其上的两横稍长,也就是说,稳妥起见,还是释为二朋,当成两个字较好。箙㠱赐贝二朋,为殷代赐贝金文又增添了新材料。笔者此前,曾系统概括殷金文的特征,提出赐贝是殷王朝一项重要的行政机制,并影响到西周早期乃至穆王之世的政治制度。[5]现在看来新材料的出现,也不断证实这一认识是基本正确的。[6]但也有个别新见殷金文材料,赏赐并非赐贝,而是赐玉,如近出的陶觥,这里面的问题,还可进一步探讨,并不影响赐贝礼仪是殷周文明一个显著特征的事实。进一步加强考察和研究殷周金文材料中记载的赐贝制度,也有助于开展相关铜器断代、铭文解读等具体实践工作,希望能引起学界的重视。觥盖铭最后仅简要地说,用作彝。这是受到空间限制的权宜做法,正常的格式是,用作祖先日名尊彝,另外会铸上族徽。日名、族徽都是殷文化的显著特征。如前文所述,觥盖上省略的信息,只能寄望以后找到器身,再做观察研究了。附带说一下,觥是殷式酒器中,较为特殊的类型,笔者曾推测觥是爵和尊的结合体,并兼具二者倒酒和贮酒的功能。因为个别爵也有类似觥盖的器盖,其爵柱可能就是固定觥盖用的;而觥的器身,无论方圆,均与尊较类似。[7]殷式酒器,包括觥在内,一般都自名为彝,或称尊彝,进入西周早期也还是这种情况。西周中期以后,殷式酒器式微,逐渐消亡,铜器泛称彝的时代也就过去了。至于殷代和西周早期,也有部分铜器的自名,不是通称的彝,而是专称,这个问题则需要再做探讨。总之,觥盖铭符合殷金文的一般特征,盼望考古学家能再找到其器身,使之璧合,恢复其铭文的完整面貌,提供更多的史料信息。附录:古文字著录书简称:1.郭沫若主编,胡厚宣总编辑:《甲骨文合集》,中华书局,1978-1982年。(简称“合集”)2.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殷周金文集成》,中华书局,1984-1994年。(简称“集成”)3.张天恩主编:《陕西金文集成》,三秦出版社,2017年。(简称“陕金”)附图:1.笔者所作摹本2.邵家棚遗址觥盖铭文照片(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供图,新华社发)3.仲子㠱发觥(陕金814)补记:感谢郭旭东先生最先审阅拙稿。感谢葛亮、董珊先生在中国古代研究所先秦史研究室的电子摹本制作讲座,本人受惠良多。感谢孙亚冰先生指出原摹本问题,现已据改。2022年5月28日注释:[1]
5月28日 下午 6:39

《簡帛研究二〇二一(秋冬卷)》 出版

《簡帛研究二〇二一(秋冬卷)》
5月27日 下午 3:37

出新简了

3200余枚竹简于湖北荆州王家咀798号战国楚墓中重见天日,一部分为首次考古发掘出土的楚国抄本《孔子曰》,一部分为《诗经》,还有一部分疑似前所未见的先秦乐谱。荆州博物馆考古工作人员5月25日接受极目新闻记者专访,披露了这座古墓的最新考古成果。王家咀798号战国楚墓出土竹简《孔子曰》(部分)王家咀战国楚墓距今约2300年,位于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纪南镇洪圣村。据该考古项目负责人、荆州博物馆考古部主任肖玉军介绍,为配合基建项目,荆州博物馆于2019年至2021年对该墓地进行了考古发掘,2021年6月在编号为M798的一座楚墓中出土了一批青铜器、漆木器和3200余枚(不计小碎片)竹简。经过室内揭取,初步估计这批竹简至少可复原为700支,其内容可分为《孔子曰》、《诗经》和“乐”。王家咀798号战国楚墓出土铜鼎“这可能是你从未读过的一版‘论语’。”荆州博物馆馆员赵晓斌介绍,这批被拟题为《孔子曰》的竹简,内容为孔子言论,部分内容可与今本《论语》对读,少量内容散见于《礼记》《孟子》等传世古籍中。据悉,此前通过考古发现的竹简本《论语》包括定州汉墓竹简、海昏侯墓竹简、朝鲜平壤贞柏洞汉墓竹简,其内容与今本《论语》大同小异。王家咀楚简《孔子曰》虽与西汉各本《论语》有一定渊源关系,但文本结构差异较大,不可视为同一书。考古专家认为,战国时期儒家分为多个流派,可能存在多种版本的“论语”,今本《论语》及各种汉简《论语》传承自齐、鲁之地,而王家咀简《孔子曰》与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仲尼》有相似之处,为楚国儒者所诵习的经典。除了《孔子曰》,王家咀出土楚简还包括《诗经》,其内容可与今本《诗经》“十五国风”的绝大部分诗篇相对读。而这批竹简的第三个类别“乐”,内容为数字、天干及少量笔画简单之字的不同排列组合。考古人员表示,此类竹简属于首次考古发现,有可能是一种乐谱,但解读难度很大。据了解,荆州博物馆将与相关学术机构进行合作,邀请文字学、音乐学、符号学、统计学等多学科专家,共同攻关“乐”简的研究。如最终确认为先秦乐谱,这或许是解开儒家“六经”中“乐经”之谜的一把钥匙,对世界音乐史研究有重大意义。肖玉军表示,王家咀798号战国楚墓出土竹简数量较多、保存较好、形制规整、字迹清晰、内容丰富,对于先秦时期考古学、古文献学、古文字学等各方面的研究,具有较高的历史文献与文物考古价值。(图片由荆州博物馆提供)来源:极目新闻
5月27日 下午 3:37

陈民镇:简牍《诗》类文献的发现与研究

、陈敏学《阜阳汉简研究综述》二文则是针对阜阳汉简的总体综述。相关研究主要涉及以下几方面:1.异文研究胡平生、韩自强合作的《阜阳汉简〈诗经〉简论》
5月24日 下午 9:21
5月14日 下午 9:54

【學聞】2022出土文獻研究視野與方法學術研討會資訊分享

【2022出土文獻研究視野與方法學術研討會資訊分享】主辦單位: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活動日期:2022/6/11(六)時間:全天會議
5月14日 下午 9:54

郭伟涛:文书简研究取径与方法的再思考——以文书学和考古学为中心

文书简研究取径与方法的再思考——以文书学和考古学为中心郭伟涛本文讨论的文书简,是指官府行政作业过程中产生的各种书檄符券、簿籍账册等官方简牍,[1]绝大部分出自边塞烽燧、传置和古井,小部分出自墓葬。烽燧传置简——如居延汉简、敦煌汉简、悬泉简等,[2]自然不用说,出自汉代边塞的防御机构,本来就属于官方设施;古井简——如走马楼吴简、里耶秦简、五一广场简、益阳兔子山简、湘乡三眼井楚简等,出自官署遗址中的古井。两者绝大多数都是官府文书。墓葬较具个人化色彩,所出简牍多是记录随葬品清单的遣策和典籍文献,偶尔也有文书,如包山楚简司法文书、尹湾汉墓和黄岛汉墓郡县簿籍等。到今天为止,已经公布和有待公布的文书简,已近二三十万枚,可算是井喷式发现。1925年王国维艳称殷墟甲骨文字、敦煌塞上及西域各处之汉晋木简、敦煌出土六朝唐人写本书卷和内阁大库收藏元明以来之书籍档册等为近代古文献之四大发现,并认为其中任何一项的价值,都足以比肩孔壁中书和汲冢古书。[3]当时所见的汉晋简牍,不过数千枚,而今天则是当时的数十百倍。而且,文书简绝大多数都是基层政府留下的实时性资料,未经史家的笔削增减,故可视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手记录,[4]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今天研究战国秦汉历史而不关注简牍,几有“不预流”之虞。针对这些与传世文献既有联系又性质迥异的宝贵资料,该如何开展研究、怎么研究才更加有效,也需适时总结和反思。一
5月13日 下午 10:27

【學聞】湖北六大考古新發現專題內容(13篇)

专题内容:(13篇)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78801&cId=0&fromFlag=2打造湖北考古界奥斯卡奖,2021“湖北六大考古新发现”初评启动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3576&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武汉盘龙城遗址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3593&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云梦郑家湖墓地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5191&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武汉市黄陂区郭元咀遗址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5311&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荆州王家咀798号战国楚墓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4770&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武当山五龙宫遗址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news_detail?contentType=5&contentId=787169&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京山屈家岭遗址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3584&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襄阳凤凰咀遗址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3619&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京山苏家垄遗址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4228&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襄阳熊家埂遗址墓地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4231&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武汉龙泉明楚王墓群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index_share?contentType=5&contentId=784781&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沙洋城河遗址http://jmwap.ctdsb.net/jmythshare/#/news_detail?contentType=5&contentId=787140&cId=0&fromFlag=2湖北“六大”终评项目——襄阳卞营遗址墓地
5月12日 上午 8:41

徐 淵:《春秋左傳》鄭國“高渠彌”名字解詁[1]

《左》桓五“原繁、高渠彌以中軍奉公”,《左》桓十七謂“高渠彌弒昭公”……“渠彌”蓋其名也,“高”則其氏也,故《左》桓十七公子達稱其爲“高伯”,楊注:“高伯,伯蓋渠彌之字,所謂五十以伯仲也。”[16]
5月12日 上午 8:41

【学闻】何家兴:清华简《迺命》《四告》与诸梁钟合证及其他

清华简《迺命》《四告》与诸梁钟合证及其他山东大学文化传播学院名师大讲堂报告人:何家兴主持人:朱新林时间:2022年5月12日(周四)19:00—21:00地点:腾讯会议(会议ID
5月10日 上午 10:09

​宁镇疆:由清華簡《攝命》的三例“聞知”說西周君臣的權責關係及行政倫理

學者于此斷句及對相關語詞的理解頗有分歧(參上揭丁宇《清華簡綜合研究》,第105-106頁所引各家之說),遂認爲“無知、亡聞”的主語是“汝”,其實都是對此處前後正反對言的語義邏輯考慮未周。[14]
5月10日 上午 10:09
5月6日 下午 10:47

羅小華:由漆器銘文看秦蒼梧郡的設置

由漆器銘文看秦蒼梧郡的設置羅小華《長沙古物聞見記》中曾記錄這樣一件漆器:“季襄舊藏殘匳底一,三足及緣爲銅質,有鎸華,徑約十一公分,底外刻長方闌,納文四行……凡二十字,小如黍米,細若毫髮,筆畫艸率,蓋器成後,以鍼隨意撥畫。”[1]該器銘爲:“廿九年,大(太)后詹事丞向,右工帀(師)象,工大人臺。”[2]陳夢家先生曾認爲:“此廿九年,疑即懷王廿九年也。”[3]裘錫圭先生最早指出:“從銘文字體看……是秦國文字。從銘文格式和所反映的官制看,也可以得出同樣的結論。……漆尊銘文的‘太后’應該是昭襄王的母親宣太后,廿九年是昭襄王二十九年。宣太后是楚人,入秦以後,跟楚國總還有一定的聯繫。在楚地發現她的漆器是毫不足怪的。《史記·秦本紀》記:‘(昭襄王)二十八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鄢、鄧。……二十九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郢爲南郡。’至是,楚國原來的中心地區已爲秦所占有。說不定廿九年漆尊就是在秦所占領的楚地製作的。”[4]李學勤先生則認爲:“在長方框的左側,有橫書的‘長’字。過去《書道全集》第一冊發表的巵銘照片上,也可以看到這個字。‘長’字是用朱色書寫的,顏色和巵上花紋相同,也是秦人的字體。此器當製於秦昭王廿九年,即公元前278年,當時秦國的統治尚未南抵長沙。……巵上的‘長’字係‘長沙’之省,這只能和其他秦器的慣例一樣,是漆巵的置用地點。至於漆巵本身,應該是秦國製造的。”[5]關於漆巵的銘文,裘、李二位先生在兩個方面達成共識:一、“廿九年”指的是秦昭襄王二十九年;二、“大后”指的是秦昭襄王的母親宣太后。然而,二位先生在該漆器的產地上提出來不同意見:裘先生認爲,該漆器是“在秦所占領的楚地製作的”。李先生認爲,該漆器“應該是秦國製造的”,原因是“當時秦國的統治尚未南抵長沙”。何琳儀師則提出另一種可能:“漆銘‘廿九年’應是秦昭王廿九年(公元前278年)。這時楚國兩湖地區盡爲秦國吞併,漆樽出土于長沙不足爲奇。江西、湖南、廣東等省都曾出土秦器,也是這個道理。”[6]無獨有偶。1999年,湖南常德德山寨子岭1号墓边箱中出土一件釦器漆盒:“夾紵胎,口沿和圈足釦銅箍,口部銅箍還用紅銅鑲嵌成幾何紋夾渦紋圖案,盒底部有針刻銘文14字……口徑18.2、通高12.3、圈足直徑11.2、圈足高1.5釐米。從銘文和口、網底飾看,屬典型的秦宮漆器特點。”[7]該器銘爲:“十七年,大(太)后詹事丞,工師歊,工季。”[8]龍朝彬先生認爲,該“釦器漆盒就是製成於秦昭襄王十七(前290年),屬宣太后宮中之物”,而“宣太后將宮中之物賞賜給楚使是完全可能的”。[9]此說不僅指出漆盒是秦地製作,還指出其流入楚地的方式是“賞賜給楚使”。陳昭容先生將漆巵和漆盒結合起來分析說:“‘十七年太后漆盒’製作於昭王十七年,公元前290年,當時秦人勢力尚未進入湖南常德地區;‘二十九年太后漆巵’製成於昭王二十九年,公元前278年,這一年秦人勢力剛入江陵,也還未及於長沙地區,這兩件漆器入湘的年代及原因未可確知。推測‘十七年太后漆盒’在宣太后掌握政權、秦楚關係良好的年代,楚人之女宣太后以其宮官作器贈與母家或楚國友人,最有可能,也不能排除兩件器物是昭王二十九年秦將白起‘拔郢’後,自秦國傳入楚地的可能性。”[10]此說可以說是對李先生意見的進一步闡述:一、公元前278年,“秦人勢力剛入江陵,也還未及於長沙地區”。這與李先生“當時秦國的統治尚未南抵長沙”的觀點完全一致。二、兩件漆器是“宣太后以其宮官作器贈與母家或楚國友人”,或是“昭王二十九年秦將白起‘拔郢’後,自秦國傳入楚地”。這與李先生“漆巵本身,應該是秦國製造的”的觀點大致吻合。另外,關於漆巵盒漆盒出現在楚國境內的原因,陳先生提出的“贈與”說,與龍先生所說的“賞賜”有些相近。由此可見,明確主張漆巵爲秦國製作的有李、龍、陳等三位先生。而由漆巵引發的、長沙當時是否已經被秦軍攻占這一問題,則出現了兩種不同意見。據馬非百先生考證:“二十九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郢,燒其先王墓夷陵。取洞庭五渚江南。更東至竟陵,以爲南郡。楚王兵敗,遂不復戰。流揜於城陽。東北保於陳城。周君來,王與楚王會襄陵。三十年,白起封爲武安君。蜀守張若伐取巫郡及江南爲黔中郡。三十一年,楚頃襄王收東地兵得十餘萬,復西取秦所拔江旁十五邑以爲郡,反秦江南。”[11]這就是說,何師的觀點很可能是對的,長沙有可能在秦昭王二十九年就被秦軍攻占了。誠如李先生所言,“長”是“置用地點”,應理解爲“‘長沙’之省”。將以上兩個方面的因素結合起來考慮,漆巵之所以出現在長沙,可能就屬於陳先生所說的後一種情況,是秦昭王二十九年秦將白起“拔郢”的時候,從秦國傳入楚地的。至於漆盒流入楚國的時間和原因,可能與漆巵相同。如果以上推測成立,即秦國當時已經占領長沙,那會引發出一個更大的問題。楚國曾設置了長沙縣。這在包山楚簡中有所體現,即“長沙正”(簡59、78)、“長沙公”(簡61)和“長沙之旦”(簡78)。[12]徐少華先生指出“從簡文所載‘長沙公’、‘長沙正’以及‘長沙之旦’諸官的情形來看,‘長沙’爲當時楚國的一個縣級政區單位,‘長沙公’即楚長沙縣之獻公,與文獻所載的‘期思公’、‘魯陽公’以及簡文之‘安陵公’(簡117)、‘陽城公’(簡120)之例類似”。[13]從秦昭王二十九年“以爲南郡”,和三十年“爲黔中郡”的相關記載來看,秦軍攻占長沙縣之後,也可能會設郡。這就是目前學界比較關注的秦蒼梧郡。陳偉師曾推測:“秦蒼梧郡地適當其南部,這裏便存在兩種可能。其一,秦長沙郡境比先前推定的要小,其南部另有蒼梧郡。其二,秦蒼梧郡實即傳世古書所載長沙郡,或者它們是同一處秦郡的前後名。在前已引述的里耶秦簡J1:16:5,正面記有洞庭郡的三個鄰郡:巴郡、南郡、蒼梧郡,卻沒有出現長沙郡。由此看來,上述第二種可能性要大一些。”[14]楊寬先生曾指出“秦國陸續兼併各國土地,每得新地,必定設郡,以利攻防”。[15]可見,秦昭王二十九年,秦國於楚國長沙縣設蒼梧郡是可能的。根據“三十一年,楚頃襄王收東地兵得十餘萬,復西取秦所拔江旁十五邑以爲郡,反秦江南”的記載,我們推測,楚國反攻,收回失地,改縣爲郡,於是有了傳世文獻所謂的“長沙郡”。楊寬先生認爲:“戰國時代的郡都設在邊地,主要是爲了鞏固邊防。”[16]當然,這個時候“長沙郡”的範圍,是否就是原來的長沙縣,則不得而知了。楚國長沙縣曾一度被秦軍占領過,且被秦國設爲蒼梧郡,改設爲郡亦在情理之中。據文獻記載,因戰事需要,楚國也曾改縣爲郡。《史記·春申君列傳》:“考烈王元年,以黃歇爲相,封爲春申君,賜淮北地十二縣。後十五歲,黃歇言之楚王曰:‘淮北地邊齊,其事急,請以爲郡便。’因併獻淮北十二縣,請封於江東。考烈王許之。”[17]《戰國策·楚策一》:“城渾說其令曰:‘鄭魏者,楚之䎡國;而秦,楚之強敵也。鄭、魏之弱,而楚以上梁應之;宜陽之大也,楚以弱新城圉之。蒲反、平陽,相去百里,秦人一夜而襲之,安邑不知;新城、上梁,相去五百里,秦人一夜而襲之,上梁亦不知也。今邊邑之所恃者,非江南、泗上也。故楚王何不以新城爲主郡也?邊邑甚利之。’新城公大說,乃爲具駟馬乘車五百金之楚。城渾得之,遂南交於楚,楚王果以新城爲主郡。”[18]至於里耶秦簡8-755中“蒼梧爲郡九歲”的記載,則可能是秦王政吞併楚國之後的事情了。此時蒼梧郡的設置時間,陳偉師推測在秦王政二十五或二十六年。[19]綜上所述,湖南出土的兩件宣太后有銘漆器,應該是白起拔郢的時候傳入楚地的。秦昭王二十九年至三十年,秦國攻占了楚國許多地方,不僅設置了南郡和黔中郡,還將楚國長沙縣改設爲蒼梧郡。秦昭王三十一年,楚頃襄王收復失地,將原長沙縣改爲長沙郡。[1]商承祚:《長沙古物聞見記
4月24日 上午 10:51

【书讯】蜂屋邦夫 (著) 《中国の水の思想》

夢と幻想・寓意譚』(同文書院)、『中国思想とは何だろうか』(河出書房新社)、『荘子=超俗の境へ』(講談社選書メチエ)、『図解雑学
4月24日 上午 10:51
4月24日 上午 10:51

【學聞】《孝經》、《爾雅》的研究方法座談會

13:30-16:30)地點:線上視訊會議主持人:蔣秋華(中央研究院中國文哲研究所)引言人:林保全(清華大學華文文學研究所)
4月17日 下午 5:48

【学闻】日本漢字学会:漢字系文字の世界 

まさあき)大阪大学大学院言語文化研究科教授(言語社会専攻)1999年京都大学大学院人間・環境学研究科博士後期課程研究指導認定退学。専門はベトナム語学、文字資料によるベトナム語史の研究。蘇柳朱(そ
4月17日 下午 5:48

【学闻】四川大学古文字与先秦史研究中心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开题会

四川大学古文字与先秦史研究中心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开题会
4月15日 下午 5:11

【学闻】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研究生学术论坛“三代考古与先秦史青年论坛”征稿启事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研究生学术论坛“三代考古与先秦史青年论坛”征稿启事一、论坛简介三代考古与先秦史对于中国的考古学、历史学研究与探索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探索着中国上古史中的重大历史问题,自20世纪初“疑古”学派提出“层累的造成古史说”后,学人们在探索中国上古历史、先秦历史的过程中,考古学为研究古史提供了越来越多的物质材料,众所周知的殷墟考古与甲骨卜辞的发现正是三代考古对中国史学的巨大贡献。先秦史学则因诸多新材料、新方法的出现,日益焕发着新的活力。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先生早就指出:“(考古学与狭义历史学)是历史科学(广义历史学)的两个主要的组成部分,犹如车子的两轮,飞鸟的两翼,不可偏废,但是二者是历史科学中两个关系密切而各自独立的部门。”本次论坛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研究生院)历史学院主办,受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研究生院)研创计划学术论坛项目资助(项目编号:2022-XL-19),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科研处支持。旨在激发青年学生将目光聚焦于三代考古、先秦史研究的前沿问题,综合二者学科特点,做出具有较高学术价值与敏锐度的研究。构建一个平台,让青年学子热烈交流、共同进步。鼓励青年考古学者在充分掌握考古发掘资料的同时,做到“文献自觉”;鼓励青年历史学者在充分掌握文献典籍的同时,关注考古资料。做到考古学与传统文献史学的有机对话、互动与结合。“历史学与考古学研究的融合发展能够更好地探索未知,揭示本源。”本次论坛希望青年学者跳出“证经补史”的思维方式,充分理解并运用考古学材料与文献史料,构建科学的中国上古史。二、论文主题三代考古、先秦史相关的研究论文均可。包括考古学研究、文献史学研究、甲骨文研究、青铜器与金文研究、简帛研究等。三、征稿对象各高校、科研院所历史学、考古学、文物与博物馆学及相关学科在读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本科生与青年研究人员。四、初步时间安排初步拟于2022年6月11日-6月12日线上举办。五、投稿要求1.会议论文入选标准秉承文稿质量为第一。作者的信息,如姓名、出生年月、单位、年级或职称、通讯地址、邮政编码、电子邮箱、联系电话等,敬请附于文末空白页,以便审核。2.来稿请附200-300字中文摘要和3-5个关键词,字数不限。3.来稿采用电子投稿方式,文档为docx或doc格式。全文使用宋体小四号字,1.5倍行距,首行缩进2字符。正文标题,黑体,小二号字,加粗,居中;一、一级标题序号为一、二、……顶格,宋体,三号,加粗;(一)二级标题序号为(一)(二)……顶格,宋体,四号,加粗;1.三级标题序号为1.2.……顶格,宋体,小四号,加粗。注释依据《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关于引文注释的规定(试行)》的要求,参见《历史研究》2007年第6期,第186-188页。4.投稿与联系邮箱为:wyf1046fhzyly@126.com联系人:王同学
4月11日 下午 8:34

裘錫圭:在基本道德和行爲準則方面切實繼承和發揚傳統文化中好的東西

在基本道德和行爲準則方面切實繼承和發揚傳統文化中好的東西裘锡圭近年來大家對繼承和發揚傳統文化越來越重視。這當然是一件好事。不過傳統文化中既有好的東西,也有壞的東西。有些東西也許還說不上壞,但是對今天的社會已經不合適,這些東西也不宜繼承。隨便舉個例子,在節日燃放爆竹的傳統習慣就不宜繼承。我們每年都會由於製造和燃放爆竹而死傷不少人,引起不少火災,給人們的生命財產帶來不必要的損失。而且燃放爆竹產生的噪音,還嚴重影響人們的工作和休息,甚至影響人們的健康。這種傳統有什麼繼承的必要呢?然而近年來趁着繼承傳統文化之風,爆竹却放得越來越歡了。北京市本來在控制燃放爆竹方面做得比較好,今年春節也放寬了禁令。在有的報紙上,還出現了大肆鼓吹大放爆竹的意義的文章。在傳統文化中可以而且必須繼承的東西太多了,不去好好繼承這些東西,却熱衷於大放爆竹,有不少地方甚至熱衷於按照舊傳統大辦紅白喜事,大搞封建迷信,這實在太可悲了。在這方面,教育工作者應該起到好的引導作用。
4月10日 下午 9:41
4月9日 下午 5:56

[书讯] 池田知久:《郭店楚简〈老子〉新研究》

郭店楚墓竹简《老子》各章的上中下段——从《老子》文本形成史的角度出发
4月9日 下午 5:56
4月7日 下午 4:13

[書訊] 倪德衞:《天文、斷代與歷史:倪德衛早期中國自選集》

Nivison)譯者:程羽黑叢書系列:饒宗頤國學院漢學譯叢出版社:中華書局(香港)出版年份:2021年9月
4月2日 下午 8:33

陈伟:胡家草场汉简律典与汉文帝刑制改革

宋艳萍.从《二年律令》中的“赀”看秦汉经济处罚形式的转变//中国文物研究所.出土文献研究:第6辑.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39]
3月25日 下午 11:50

【书讯】渡邉英幸 :《古代〈中華〉観念の形成》

古代〈中華〉観念の形成渡邉英幸
3月23日 下午 8:13

张淑一 、明镜:​战国楚简公文书人名记写形式论议——兼与秦简记名的比较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著:《里耶发掘报告》,岳麓书社2006年版,第203-204页。[34](清)严可均校:《商君书·境内》,《诸子集成》本,上海书店1986年版,第33页。[35]
3月20日 上午 11:20

【学闻】【预告】吃的考古丨看吃出来的世界

15:00北京大学考古学堂学友课2022第三场吃的考古丨看吃出来的世界时
3月20日 上午 11:20

【学闻】新刊 |《出土文献》2022年第1期

12:00《出土文献》2022年第1期/总第9期(季刊)主办:中西书局
3月20日 上午 11:20

[书讯]《国际视野下的秦始皇帝陵及秦俑学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国际视野下的秦始皇帝陵及秦俑学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3月18日 上午 9:00

龙天一:秦始皇陵内外城垣比值问题探讨

肖灿:《秦人对数学知识的重视与运用》,《史学理论研究》2016年第1期。本文原载《国际视野下的秦始皇帝陵及秦俑学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集》(西安地图出版社2021年)
3月18日 上午 9:00

[学闻] 张春龙:秦楚汉时期长沙地区的社会生活

张春龙:秦楚汉时期长沙地区的社会生活
3月15日 下午 1:33
3月10日 下午 8:34

王子今:更深入的研究——评陈伟主编《秦简牍合集》

秦崛起于西北,以耕战强国,终于实现统一。秦王朝破除周制,所建构的政治格局形成了长久的影响。赵翼赞叹“秦汉间为天地一大变局”(《廿二史札记》卷二,中华书局1984年1月版,第36—37页)的明著迹象。回顾中国史学史的历程可以发现,秦史虽然短暂,却是最受历代史学学者和文化学学者重视的时段之一。自汉初开始,人们总结秦行政的教训,有许多史论和政论发表。歌诗曲赋、笔记小说、戏剧俚谣,每多以秦史为主题。人们认识和理解秦史,多依据西汉人的历史记述和政治批判。基本史籍有“其文略不具”(《史记》卷一五《六国年表》)的缺憾,汉人评议,则有夸张偏执处。秦的金石文字可以证实并补益史书记录,为学界所公认。可惜往往因政治宣传形式缘故,包容文化信息有限。而20世纪70年代以后几次秦简牍的集中出土,使得对秦史的全面真切的考察获得了全新的条件。李学勤先生在《东周与秦代文明》一书中曾经指出:“简牍所提供的史料特别丰富,尤其是律文,反映了当时的社会政治情况,异常宝贵。这方面的研究,目前仍处于开创阶段,还有待于更深入的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年11月版,第269页)秦简牍发现,除“律文”外,文告、簿籍、符券、病方、地图、信函、日书、祠祝书、道里书、算数书、占梦书,甚至文学遗存等,提供了从极宽广幅面反映当时社会面貌的丰富资料。陈伟主编《秦简牍合集》新近面世,可以说在新的学术史阶段成为秦简牍研究“更深入的研究”的标志性成果,自然也为今后在新的学术基点上的“更深入的研究”准备了条件。陈伟和他的学术团队对早期出版的7批秦简牍资料系统地进行了认真的再整理,最终成果分4卷6册,即卷一《睡虎地秦墓简牍》(上中下三册)、卷二《龙岗秦墓简牍·郝家坪秦墓木牍》、卷三《周家台秦墓简牍·岳山秦墓木牍》、卷四《放马滩秦墓简牍》。这一成果的显著的学术突破和学术创新,在于简牍图像的科学处理与简牍文字的认真释读。通过与考古文博部门的合作,课题组获得了各批简牍早期拍摄的图像资料,并利用早稻田大学、芝加哥大学出于学术友情提供的设备,经细致工作,获得红外影像。据整理者介绍,《秦简牍合集》出版时,通过反复比对,尽量选择质量较好、又能反映出土初期形态的常规照片和字迹清晰的红外影像,加以专业处理,图版质量大多显著优越于先前刊布的图版。据陈伟先生在《秦简牍合集》的《序言》中介绍:“工作开始之时,我们即从图像、释文和注释三个方面提出明确要求,即尽可能获取、刊布最清晰的简牍图像;以得到改善的图像为基础,尽量吸取已有成果,形成在识字、断读、缀合、编连上有重要改进的释文文本;在集释的基础上,比勘考辨,尽可能提出新的解读意见。通过五年的艰辛努力,这些目标应该说大致达成。”“由于秦文字认知水平的提升,以及有更多时代相当、内容相关的出土文献可资参看,有时也由于所获图像的字迹更为清晰,《秦简牍合集》对大约数百个简牍文字作出较有把握的释读或提出新释的可能性。这大致存在三种情形:其一,先前未释或脱释之字,今据红外影像或常规图像释出。”“其二,旧释未确,今据红外影像或常规图像,给出新的释读。”“其三,重合文的认定与析读。”第一种情形,如郝家坪16号木牍正面的“章手”,背面的“凡”“田”“章手”等字,均得补释。郝家坪17号木牍的正反两面,先前均无图版著录。《秦简牍合集》刊出的常规与红外影像使这一缺憾得以弥补,得知其内容是除道记录,木牍文字记述若干人不除道天数折合钱款事,应该与《田律》中道路修筑与维护的规定有关。第二种情形,如放马滩地图1B标示方向之字,先前释为“上”,地图的视方向被理解为上北下南。据红外影像,今改释为“北方”。方向于是完全倒转,从而与中山国“兆域图”、马王堆帛书地图的方位一致。这一更正,对于相关区域当时的行政地理、生态地理和交通地理的考察和说明,有特别重要的意义。第三种情形,如睡虎地日书甲种简48背壹、简25背贰、简34背贰、简35背叁等处的“伪=”,整理者皆读作“伪为”。《秦简牍合集》根据先秦秦汉古书多见某物“化为”某物的记载,提出恐应读作“化为”。龙岗简5“关=”,旧视为重文,现在参考《周礼·地官·掌节》,析读为“门关”。放马滩日书乙种18叁下“数=”,或读作“数虚”,《秦简牍合集》析读作“数娄(窭)”,“数实数娄(窭)”与睡虎地日书甲种简116叁“数富数虚”语义相当。类似新的释读,大致都使得对秦简牍的理解获得了具有积极意义的推进。睡虎地秦简《秦律杂抄》11号简原释文“私吏”,《秦简牍合集》订正为“私卒”,从而澄清了秦国军队中是否存在“私吏”的疑问。龙岗秦简4号写道:“诈伪假人符传及袭人符传者,皆与阑入门同罪。”“袭”旧释为“让”,就此有多种解说,但均未得到学界共同认可。《秦简牍合集》的改释具有字形以及可以与《二年律令·津关令》《奏谳书》辞例对应的双重证据。“袭人符传”一罪自秦延续至汉的司法史轨迹,也由此呈现出来。为求得文本的切实复原和内涵的准确解读,《秦简牍合集》利用得到改善的简牍图像和时代相当、内容相关的其他出土文献相互比勘、认真考辨,除了对数百个文字或作出较有把握的新释,或提出可能改释较为合理的意见之外,也对近百处简文缀合、编连和分篇的形式作出了新的调整,在文义解读方面也取得了值得肯定的进展。周家台秦简377、378号简原整理者怀疑有可能相连。《秦简牍合集》释出377号简末尾的“坚”字,认为可以有把握地与378号简首字“塞”字连读,使二简所记病方的大致内容得以明朗。比照岳山日书《七畜日》,《秦简牍合集》又提出可以把睡虎地秦简日书乙种《良日》相关部分缀合、编连的疏误予以订正。这一意见,也是有道理的。《秦简牍合集》对睡虎地秦墓简牍、龙岗秦墓简牍、郝家坪秦墓木牍、周家台秦墓简牍、岳山秦墓木牍和放马滩秦墓简牍这7种秦简牍进行了精心的再整理和再研究,诚如《序言》所说,工作是“无比艰辛”,却也是功德无量的。此外,《序言》对于王家台秦简、里耶秦简、岳麓书院藏秦简、北京大学藏秦简牍以及兔子山秦简牍也都予以关注,进行了全面的介绍和具体的说明。可知《秦简牍合集》的工作,有对简牍秦史料历史文化内质总体把握的深厚的学养基础。《序言》写道:“业已出土的秦简牍在类别上显示出强烈的时代特征。广义的文书类文献为数众多,内涵繁复。其中公文书主要有文告、信函、符券、簿籍、爰书、地志、律令及其解释性文献,私文书主要有信函、叶书、质日、簿籍。书籍类文献则相对少且单调,主要有日书、数书、制衣书、病方,以及目前仅见于北京大学收藏的民间诗文。”又指出商鞅“燔《诗》《书》而明法令”(《韩非子·和氏》)至秦始皇焚书并宣布“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可能导致简牍文书的主题发生变化,“在战国楚简、汉简中习见的六艺、诸子等书,因而失见于秦简牍”。另外一种情形也受到注意,“楚墓、汉墓常出的遣策以及前者多见的卜筮祷祠记录,也不见于秦墓”,以为这一情形,“或与风习有关”。这当然是在对秦简牍综合考察的基础上得到的认识。这一判断的形成,已经超越了一般文字学层面的简牍研究,提升到广角的历史观察和深刻的文化透视。《秦简牍合集》的《序言》写道:“秦国、秦代的研究,由于简牍的不断出土和刊布,可望在今后十年左右,达到一个相当高的水平。”我们同意对秦简牍研究学术前景的这种乐观预期,同时也以为应当指出,《秦简牍合集》体现的工作成绩已经为这样的学术进步奠定了坚实厚重的基础。来源:《光明日报》2015年08月03日
3月10日 下午 8:34
3月4日 下午 11:25

【學聞】新書推薦|商周金文學術史的集大成之作:《中國彝銘學》出版

新书推荐|商周金文学术史的集大成之作:《中国彝銘学》出版原创
3月1日 下午 10:31

【學聞】《秦文化叢書》(十卷本)出版發行

《秦文化丛书》(十卷本)出版发行
3月1日 下午 10:31

学术会议丨第九届 “边疆·民族·历史” 青年学者论坛

2022年05月14-15日,第九届“边疆·民族·历史”青年学者论坛暨首届辽金史研究生论坛会议通知
2月28日 下午 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