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大省四川为何缺电?

穿和服的女生,不能被如此对待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口红诗歌

红榜•12月 ‖ 他生了个酒坛

晨田特约选稿人(排名不分先后)雪也,70后,江苏宿迁人。教育工作者。兰象戎,泉州。独立作者。邢东,也叫大象,84年生,辽宁沈阳人。马亚坤,1986年生于江苏邳州,现居上海。职业琴人。迟顿,本名李瑞林
1月14日 上午 2:05

那勺 || 一个人在烟囱上 空着大把时间

我看见了大雾在西门码头早晨的江面上和伐木人不一样我坐渡船到江南看鸽子雾中我一声不吭我害怕愤怒中的锯和斧子更害怕那船长他有一张雾一样的脸仿佛船已经开进了深山老林
1月13日 上午 12:00

开普勒星球 ‖ 革命先锋者从不喜欢坐着

我们三人并排走着聊到性意识她说她儿子在很小的时候如果看到她第二粒扣子没扣而且有其他男性在场就会主动给她扣上她边说边在领子下做个扣的手势做完,又转到右边的帅哥面前在他套衫的圆领下做了个扣扣子的示范
1月12日 上午 12:00

阿歪 | 摄影与诗 | 我不停地赶往天台

阿歪95后,生于西北大海子村。模糊之上的模糊可能是精确,而清晰作为一种泄露,却往往更容易被消解。这又让人怀疑。作为业余爱好者,接触摄影之初,所谓细节的察觉和捕捉,究竟是空间距离上的无限拉近,还是刁钻角度下的持久窥视。黑白色调下的复制相片的确让现实失色,另一方面,却又将事物的场域和横切面暴露出来。这无关乎强烈对比下显示出的清晰界线,或是抖动与过曝后的失焦状态,最触动我的常常是那些单色显影中暴露出的真实。同时,作为最初的文字爱好者,我开始认定,在同样的语境下,失色的照片也是可以超越文字描述的。偶尔沉迷于现实的虚幻质感,找寻和记录毫无证据但真实存在的东西。包括诗歌,虽感路途漫长,却仍乐此不疲。事情发生后的某天晚上
1月10日 上午 12:00

张弓长 || 有一些血正慢慢离开身体

本期诗人张弓长,诗人、编剧、财经博主,小说作者。现居广西。博击俱乐部也许下一刻我还会把它穿回来但现在我就把皮鞋从脚上脱下来,从厨房找来刀把它砍成几块朝窗口扔了出去衣柜里还有西装,两件白衬衫,哦,还有一条免系领带(从大舅子那来拿来的)我一边这样干,在某一瞬间我停下来想保留一些什么却又继续做下去把剪成布条的衣服从阳台上扔下去我一下还没有决定穿什么就光着身子在玻璃餐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一杯水突然我站起来,转身用手做了一个手枪的姿势还有那根阳具瞄向了对面阳台,有一个男人端着相机也瞄着我我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板机
1月10日 上午 12:00

罗鸣 || 那些蒙面官军还有娘娘腔

楼顶上,那些鲜花已经衰败了它们曾经高雅过一个春天夏天的阳光直接照在我的蔬菜上我要培土、浇水、施肥为它们干枯的叶子伤心有时也会直起腰来手搭凉棚望望远方每个夏天,虚假的农夫都会挥汗如雨内心充实
1月9日 上午 12:00

迟顿 || 有些人的脑袋和手指正在融化

目之所及及人间悲欢与辛苦——目光犹如脱手而出的回旋镖顺着自身的轨迹弹回——你是诗人你握着这世上所有恶的把柄却像一个被猛兽抓伤的猎人用词语的纱布包扎伤口而受伤和结痂正是你写诗的过程
1月8日 上午 12:00

李昕 || 独行列车

我并不怕死现在甚至也不怕老但还是怕病痛以及可能因病痛引起的半死不活这样一来就又想起那谁说的三千块就可以把自己很嗨的送走现在我过的挺安心是因为我既有三千块钱也有能帮我花出去的朋友
1月7日 上午 12:00

于小斜 || 他看过我胸口的刀疤

我见过忽明忽暗的光以及骤亮也见过阴天里的平静和均匀还有高速公路上的夜晚群山黑色的轮廓隧道里向后闪过的灯光我忘记了许多具体的事物在这漫长又短暂的一生里却又可能突如其来地想起一些似是而非的场景比如
1月6日 上午 12:00

西余 || 渴望听到一个女人敲门的声音

也把路落白了我手边的白棉花都被风吸了出去……等我醒来,小解后很多剧情都被现实剪掉了等到我来写这个梦就只剩下了外婆和那个屋子以及我在窗内看着窗外的记忆
1月6日 上午 12:00

徐季冬 || 他们身体的春天在奔突

两个穿校服的女同学在放学的路上举着一本书挨在一起讨论问题夕阳轻盈地越过了她们的肩膀照在那本坦诚的书上她们所讨论的问题顷刻间笼罩着神圣的光
1月5日 上午 12:00

​云瓦 || 被和平耽误了的神枪手

环卫工提着扫把向前走了几步做出一套打高尔夫球的连贯动作动作最终停在击发后的一刻切成一个舒展潇洒的侧影他的目光随着动作结束迅速飞向远处仿佛追着球迹而去球洞可能非常远他的目光一直不收回球就一直不落地
1月4日 上午 12:00

郭恒奇 | 摄影 | 我们根本来不及躺平

郭恒奇导演、剪辑师。1979年生于山西平遥。如果没有这些照片,我根本不记得这些场景曾经出现在我的生活之中。生活匆忙,无暇思考。变化迅速,来不及记忆。1昨晚我梦见我死了一根合抱之粗的圆木,灰色搁在路旁年轮格外突出上面雕刻着太阳和月亮核桃般大小被涂成了粉色站立一旁的父亲和远处走来的伯父试图把它放在我的坟上我忍不住搭了一把手在放下的一刹那我突然问爸,是不是从今晚开始我就不能回家睡觉了?
1月4日 上午 12:00

​芦哲峰 || 在上帝与美少女之间

一个尿疗群里两个尿友在争论喝尿能不能兑水的问题一个尿友说喝尿可以兑水尤其是晨尿味道太冲兑了水更容易喝下去另一个尿友说喝尿绝不能兑水兑了水尿的分子结构就变了治病效果就不好了
1月3日 上午 12:00

孙洛 || 她还要接受多少 明规则与潜规则

本期诗人孙洛,做过编辑和新媒体运营,写诗与小说,著有短篇小说集《浮记》,现居北京。
1月2日 上午 12:00

李荼 ‖ 新诗集《鲜花是垃圾》选读

本期诗人李荼,诗人。忧伤与矛盾的组合体。反逻辑执行者。居北京。著有诗集《鲜花是垃圾》。《鲜花是垃圾》书影这150首诗是我从将近2000首诗中精心挑选出来的,这个工作比较耗时耗力需要极大的耐心,这就好比要在2000只鸡蛋中挑选出150个最好的,需要反复甄别,鉴定,舍弃,割爱。而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让从来不喜欢吃鸡蛋或者曾经因为吃鸡蛋而吃伤的你,重新爱上鸡蛋,是为序。
1月2日 上午 12:00

孟秋 ‖ 告密者来得比较晚

在长春的一家狗肉馆两个北朝鲜服务员在合唱《金达莱》和《阿里郎》一个拉着手风琴一个空着手我也空着手,同时还空着肚子我不吃狗肉有一会我还闭上了眼睛我不想看到刚刚浮现的一些惨烈画面很随意就随着歌声抒起情来
1月1日 上午 12:06

​杨黎 ‖ 2022献词∶反对比喻

一切我都不抱希望,也没啥希望可抱。只是对于一个隐蔽的崇洋媚外的汉语诗人,我想去下法国,看看《橡皮》的出版人午夜社,看一场《去年在马里安巴》的老电影。那是我的第一个偶像,当年我16岁。
1月1日 上午 12:06

​晨田 ‖ 猪头加工厂

在一本诗歌集上读自己写的个人简介和诗歌,感觉很羞愧,急急的走在路上额头冒出汗,我努力回想在那个时候我抱着怎样的心态介绍自己假如再来一次我也没有想好蚯蚓舒展身体躺在雨后的路上它已经死掉它终于舒服了
2021年12月31日

​非亚 ‖ 浴室闯入一头狮子

更多的事物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哦,有一个镜子想变成我(我在洗手台前沉默并往镜子里瞧是不是有一种叫“生活深度”的东西)然后有一本书递过来想阅读我有一间房打开门想吞没我在街道的拐角,有一个人想靠近我
2021年12月31日

​张三 ‖ 月光族挺像个吸血鬼

他说他是月光族偶尔还要靠老妈接济是不是挺像个吸血鬼?我说,真是个好比喻他翘着二郎腿吐出几口阿诗玛他说,你看过《月光光,心慌慌》吗我还没回答他他又说,那是一部恐怖电影
2021年12月30日

​老德 ‖ 我的爱人,必将是一个行为艺术家

我们在石头缝里相遇,难免有些摩擦,我不知道这算不算爱情?当我们走出石头缝里,似乎觉得世界很大,却再也闻不到彼此的呼吸。你在人群中,留给我一个好看的背影,我知道,这不是我要的爱情
2021年12月30日

​沈浩波 ‖ 工位上挂满头颅

吃晚饭的时候安德烈说,要真打起仗来像你弟弟这样的孩子没准儿还哭着喊着写血书要求上前线呢尤莉娅的心情立刻变得低落陷入一种对战争将至的忧心忡忡她知道弟弟伊凡正是那种会写血书要求上前线的小傻逼
2021年12月29日

​里所 ‖ 一块埋进身体里的 求生地图

七八个人躺在草地上等着熬好一大锅粥你侧过身揽住我眼中的热光连同锅里的热气把我们和他们分成两部分你吻了我与睡前想象得一样我用舌尖舔了一圈你的嘴唇
2021年12月29日

祁国 ‖ 我用食指 插进了大海

我喜欢笔直地站着笔直地坐着喜欢一个字一句地说话点头总是点到90度哪怕一次握手我也总是用双手缓慢而匀速地握上去一点一点握紧再一点一点松开有时我忘了松开再被对方一点一点扒开
2021年12月28日

马亚坤 | 她不幸得了丑病 | 马家沟纪事(节选)

麦场上蜻蜓飞得很低打麦机细长的脖子正喷射出粮食我站在父亲身后拼命往机器的嘴里塞麦穗四周麦芒飞动落满我的身体那是一种在阳光下闪着黄色柔光细长的毛刺很特别我记得那种针刺的感觉全身奇痒难耐有点痛
2021年12月27日

周云蓬 ‖ 她想在九月酒吧 与我邂逅

一个鬼坐在我床头如果她一身黑衣或一身素白那很常态如果一身红那很吓人如果穿绿色的会有点可爱如果穿咖啡色的我不知道什么感觉我没见过这颜色如果她一丝不挂冰凉的指尖轻抚我的喉结那她不是鬼我要称呼她宝贝
2021年12月27日

低腰 ‖ 姐姐用一段放浪岁月 换来一张方块K

有人会把我举起来在路边久久不放我看见旁边有树还有老太太她们看着我我喊了一声:嘿!这样真不错。温暖的风吹着我就把身体交给了他从这里一直延伸至前方三百米
2021年12月26日

还叫悟空 | 摄影与诗 | 座上的佛陀 从头湿到了脚

九华山的寺院有上百座,最小的只有一个人,一间屋但是一样有蒲团,一样有佛像,一样有香火没人来,老和尚就自己上一炷香
2021年12月26日

王小拧 ‖ 暗远处 隐晦的肢体动作

本期诗人2021年,我选编了太多诗人的好诗,热衷并沉浸其中,由此带来的副作用是,我自己很少写诗。想起自从新口红诗歌上线,还没有出过自己的专辑,所以找出今年一些散落的拙作,给大家做一个汇报,请批评指正。——王小拧
2021年12月25日

臧棣 ‖ 最新诗集《诗歌植物学》

臧棣的诗远看独树一帜,近观则千门万户。这本诗集告诉我们,他的每一首诗里都可以有一部自我之歌,像古生物那样略带陌生感,但又仿佛就在窗外生长,等待着读者瞬间的应和。
2021年12月25日

​黑莫尼章 ‖ 死亡是新旧机器中间的停顿

8床,9床,11床,12床17床,18床,19床,22床36床,41床,45床,53床已服下,老刘说冻龄症肢体甜蜜化减轻幻觉程度减弱8床9床恢复轻微痛觉22床19床部分记忆复苏53床呢,院长问
2021年12月24日

杨黎 ‖ 我听见有人在唱夜降临

小安曾经写过一首诗叫停了又下的雨她说在一场雨和另一场雨之间雨停过。而我的朋友彝族人米建华也是红衣大侠拐拐曾经写过这样一句金句∶雨一滴两滴它为啥不是三滴马上就40年了我深深感到,他们还是那么幽默
2021年12月24日

周亚平 ‖ 土星上长满春草

本期诗人周亚平,诗人。著有诗集《ORIGINAL》(合著)《如果麦子死了》《俗丽》《戏剧场》《红白蓝灰黑黑》《原样》《在公众》《X字》《日先生》《致龌龊司机》《补致龌龊司机删诗》《颠三倒四还看错了菊花》《IF
2021年12月23日

​东森林 ‖ 催命鼓

她的两个同岁闺蜜也相继走了得到这个消息母亲一个人坐在客厅哭她说乖乖啊谁不知道你们这帮姑娘苦啊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整天泡在秧田冰冷的水里老天啊,你作的什么孽啊该坐闺房的年纪啊她们整天泡在冰冷的水里
2021年12月23日

咄 ‖ 午夜凶香

我们走进一家便利店小朋友拿了水在找柜台我指指自助收银机这是一家无人便利店店里灯火通明货物琳琅满目除去我们两个买水的没有看到另外的人只是在通往库房的小门后面传出有人忙碌的声音
2021年12月22日

​时宁 ‖ 我呕吐出一个孩子

我们很多人曾在一起说个不停你不能从中找到一个倾听者每一个人都有一万座火山要喷泄那时我们都不到十八岁很多年后我们没有再聚我们知道聚在一起也只是沉默/2019
2021年12月21日

杜思尚 ‖ 真想去握一握这只手

时间凝固了西服,长裙与鲜花有了油画的质感但时钟一直在走动远处传来,孩子的吵闹声人们日渐忙碌,步履沉重衰老在抹平记忆直到某一刻偶然抬头,望见那幅画才停下手中活计画上的人是我吗时针走得更快了
2021年12月21日

口红锐评 | 鸟宿池边树,僧写月下诗 | 牧羊人张强读通彻和尚

在农村,随便走走,流长的春天,美的很,山下那家人,喂了几只野鸡,你只要,稍微离开,就能听到它的声音,那天我穿了一件洗的发白,的鹅黄大褂,我们一堆人爬到活佛山的山顶,去做个,所谓的,有意义的,事情。
2021年12月20日

红榜•11月 ‖ 她美得像没有穿衣服

琴横在那里,好像在等待,所谓的,什么知音,我是想多了,琴者,两块木板而已,它需要什么知音?就两块木板,木板搁在那里,它也就是木板,一块有能发声的木板,他们说是道具,也有说,是乐器的,我呢,听你们说。
2021年12月20日

石蛋蛋 | 摄影 | 喜马拉雅山 掉进海里

春天那次聚会几十年不见的同学见了我一脸疑惑说比他们年轻许多请教怎么保养的我说我没有保养我妈讲过吃蛇肉皮肤好(老家习俗满周岁要吃一次蛇肉周岁那天我妈喂过我一次)
2021年12月19日

大友 ‖ 如果蚂蚱是你和我

白天忙工作晚饭后跳舞在市民广场她和舞伴跳南京小拉跳探戈无论何时她都摆脱不了一个画面她的情人在画面上她也是画面上的人物她和情人正在画中云雨伴着舞曲的节奏
2021年12月19日

开普勒星球 ‖ 年少时 也和村姑插秧割过稻

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跟自己开玩笑万一要开也不要拿自己的过去开很多事过去是可以做的现在做就不行话也是过去说很正确现在就不能那么说所以不要老是往后看往后看多了不是看到自己拖着一条尾巴就是屁股上有屎
2021年12月18日

​彭彭 ‖ 她戴红袖章,阻止我进入

单行道标志牌上的箭头指向明确每一步都像是踩在谁凹下去的脚印上在我没有出生之前灯光伪装成星星已在闪耀并肩而过的长满雀斑的中年妇女脸上书写着昨晚欢爱的形状
2021年12月18日

后乞 ‖ 在这片沼泽 无数生命安详死去

平躺微微凹陷于时间指甲在白灰墙上刮下非常清晰的刻痕但走神了一秒就雪盲再找不到那个小伤口索性算了手机放在肚子上等一个人的消息沉甸甸的温热好像腹中有个空落落的婴儿我在等它从我里面踢我
2021年12月17日

​刘按 | 好运气是一颗来路不明的子弹

本期诗人刘按,1982年生于东北。著有长篇《刚刚》,短篇集《为什么要把小说写得那么好》《为什么要把小说写得那么烂》。鸟儿在疾风中迅速转向
2021年12月16日

草树 ‖ 最新诗集《淤泥之子》

一张死者的面容也不能像当年阳谷里三具电打死的尸体给我巨大的恐惧:夜晚回来当我去里屋给爷爷拿黄花棍子点烟脚伸进门,像踩到火似弹回来变得无所畏惧走上钢丝只看见对面山顶开满鲜花看不见脚下万丈深渊
2021年12月16日

​何因因 ‖ 一个女人在操控这一切

这位记者朋友刚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她出现在突发事件现场报道的视频——“你们在各个群里看见的大坑官方报道来了”过了一会儿她又发一条“做副业,咱也不瞎做高性价比,不是吹的”卖的是胸罩
2021年12月15日

杨黎 ‖ 准备去找艾德生小姐

男人和他的女人在地铁上热吻站在他们旁边的另一个男人,忍不住把手伸进这个女人的衣服里,去摸这个女人这女人一直认为这就是她的男人的手在地铁上好多人都看着他们,很激动
2021年12月14日

​桂鱼 ‖ 月球下面的手艺人

嘘,不要乱蹦戴上你的拳击手套满地都是浅坑你可以再打一个上去(痛苦有很多种大部分肉眼可见)听说这里曾经有水甚至有过海洋可能也有过袋鼠和红色的拳击手套它们蹦来蹦去敲打地面。痛苦有很多种必有一种无人可见。
2021年1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