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妈妈和儿子长期保持性关系?我特么惊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防骗】养老路上陷阱多,找个靠谱的养老院为何那么难

腾讯今日话题 反传联盟

近年来互联网出现越来越多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都是换汤不换药,使得很多受害者自身和朋友倾家荡产,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呼吁更多的反传销人士加入反传队列,帮助更多受害者,尽自己一份力量。打击传销人人有责。(您身边的防传管家:添加【反传联盟】微信公众号fcx114-com)



在养老领域,一些“证照齐全”的养老机构也会搞非法集资。

养老市场看似一片蓝海,但要想盈利并不容易。

提供更顺畅的融资渠道,改进扶持模式,能让民营养老院更靠谱些。

据媒体报道,江西两家明星养老机构——江西老庆祥阳光社区、天地自然养生庄园皆因涉嫌非法集资陷入瘫痪。截至2018年5月中旬,两起案件累计接待报案群众超过4000人,报案金额超过5.4亿元。不少人感叹养老路上的陷阱真多;还有网友不解,养老产业一片蓝海,养老机构为什么不好好做这门生意?


除了非法集资,高额押金也是养老路上的“陷阱”


随着我国步入老龄化社会,公众对养老服务的需求更加迫切,一些人从中看到了发财的机会,他们打着养老的旗号,行非法集资之实,将一些老人的养命钱收入囊中。


面对这种情况,在2017年4月召开的14部委处置非法集资联席会上,民政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以提供“养老服务”等名义吸收资金、以相关“销售产品”等名义吸收资金、以投资“养老公寓”、“养老院”等名义吸收资金等非法集资行为将会被严查,并严控养老服务领域非法集资风险。(《经济参考报》)


中国人口老龄化速度很快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很多面向老年人的非法集资组织,没有提供养老产品、养老服务的真实内容,也不具备实施养老服务或提供养老产品的资格,只是用高回报的承诺诱骗老人上钩而已。


而江西这两家涉嫌非法集资的养老机构之所以引人关注,是因为它们“证照齐全”,有养老资格,且某种程度上获得了官方认可——以老庆祥阳光社区为例,当地领导曾出席过其开业仪式,当地媒体在一篇报道中赞扬到,“老庆祥阳光社区云南部落的开园,标志着江西省的养老事业更上一层楼……”这也是为何很多老人对两家机构深信不疑。



非法集资是养老路上的陷阱好理解,老人入住真实存在的民营养老院,交高额押金或会费,为什么也会成为养老路上的陷阱呢?


这是因为这些押金或会费目前处在监管盲区,民营养老机构将押金集中投资,获得收益已成行业的潜规则。有律师指出,这种资金运作方式,容易引发道德风险;一旦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行为可能涉嫌非法集资,更重要的是,老人的钱也打了水漂。



“养老市场一片蓝海,为什么不能好好做生意?”


一些网友很不理解,我国的养老市场一片蓝海,民营养老院不是卷钱跑路,就是收取高额押金,为什么不能好好做生意,深耕养老市场呢?


的确,我国养老市场是一片蓝海——据预测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增至4.8亿;目前我国失能老人以及半失能老人,已有3700万。


与这种庞大的市场对应的,是公立养老机构的捉襟见肘。以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公办养老机构)为例,该院有1000多张床位,但有2万多人排队等待,而每年只有会50床位会空出,有生之年排上号希望渺茫。


政府也意识到靠自己包办养老不现实,因此在政策上也鼓励民营机构进入养老市场。


不过,市场广阔,有鼓励政策,不代表民营养老院就能赚钱。民政部2015年的数据显示,一半以上的民办养老机构收支勉强持平,40%的民办养老机构长年处于亏损状态,能盈利的不足9%。


而这种状况可能还在持续,通常来说,养老院入住率要达到七八成,才能实现盈亏平衡。近年来,我国大力发展养老事业,老年服务机构床位数的增长被当成重要的考核指标,床位数大量增加。然而,由于民营养老院收费较高,获得的补贴有限,入院养老的人数却没有同比例增加,养老院的空床率从2010年的22.96%上升到2014年的47.64%。


民营养老院空床率高,很难盈利


于是,不少民营养老院只能通过收取养老押金并获得投资收益,来实现收支平衡。对它们来说,生存下去,比深耕养老市场更紧迫。


我国有没有不收高额押金的养老机构呢?有,那就是公立养老机构。他们之所以不收押金,是因为它们土地免费,设施由政府提供,还可以得到相应的补贴,这也是公立养老院物廉价美、物超所值的秘密所在。


相比之下,民办养老院的待遇就差得远了,虽然它们也能享受一定的补贴和税收减免,但力度不足,很多优惠政策也很难落实。


结果,虽然民营养老院看准时机进入了这个行业,但空床率高,补贴不足,很容易亏损。一旦亏损又要压低成本,同时更依赖押金带来的收益,这又让公众对民营养老院更不信任,形成了恶性循环。


困局如何才能有所突破


面对明显的非法集资,需要相关部门加大打击力度,也需要老人提高风险意识和防骗意识。不过,解决民营企业高额押金或会费问题,就没这么简单了。


不少网友建议,为保护老人的养老金,要对民营医院收取的押金加强监管,收多少,按什么标准收,都应该有规范。


网友的建议有道理,不过根据现行法规,我国的非营利性民办养老机构,没有贷款资格;民办营利性养老机构由于经营困难、盈利能力有限,也很难获得银行贷款。


如上文所说,民营养老院收取押金,是其低成本融资的手段,也是其维持经营的需要。如果非要限制民营养老院收押金或会费,也不是不可以,但应先解决它们融资难的问题,既限制收押金,又不给新的融资通道,只会让民营养老院大面积消亡。



其次,在民营养老院大面积亏损的情况下,即使当初投资民营养老院的商人是为了逐利,从实际效果看,也相当于做慈善了。政府既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养老市场,那民营养老院享受的补贴和税收政策,也应该和公立养老院相同才对。


更重要的是,政府的养老投入也应该更有效率。社科院研究员唐钧指出,过去出台的养老政策很多,看起来面面俱到,但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关键。


他认为,应该把3700万失能老人作为发展老年服务的突破口。这些老人对养老机构的需求最为迫切,养老费用也最为沉重。如果他们不去养老服务机构,老年服务机构空床率高经营亏损的局面很难改变。


如何才让他们住进养老院?唐钧给出了两个解决办法:一是可以通过长期积累的保险手段来筹集资金,二是政府提供补贴。


失能老人需要全天照看,是最该被养老机构接收的群体


如果能以保险和补贴的手段,解决失能老人住不起养老院的问题,一个良性循环可能由此出现——有护理需求的老人有了支付能力,进入养老机构,养老机构经营获利规模扩大,能够增加整个社会福利的水平。


到时,“富裕”起来的民营养老院为了在竞争中获胜,会从各个方面提升服务质量,高额押金这样有违法风险的陋习很可能被养老机构最先抛弃;“富裕”起来的老人们,面对各类养老机构,也会有更多的选择空间。

往期精彩

  • 文章来源:腾讯今日话题特此鸣谢!反传销网投稿撤稿说明

    编辑校对弘毅、任重、蓝梦

    转载声明:请遵守CC协议,转载不注明来源上黑名单!

  • 总编辑:凌云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