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刘士余遭实名举报:这样的证监会主席,全世界都没有!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有些网文为啥突然就404了?不少是蛀虫受贿后所删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你不知道的赵家故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邹家军(丰顺籍)落马背后窝案:书记、市长、政法委书记...全倒下了!

客家搜

2017年12月5日下午,最高检发布消息,广东省江门市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邹家军(副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由广东省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并移送审查起诉。日前,经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指定,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已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邹家军在担任江门市蓬江区区长、区委书记、江门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及本人职权形成的便利条件,为他人在职务晋升、岗位调整、企业经营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他人现金及等价财物共计人民币8549505.17元、港币91万元、美元5万元。


记者梳理发现,邹家军上任江门市政法委书记不足一年后便落马,其还曾提出“曾强调要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要领导带头持续深入改进作风,真正适应全面从严治党。”


任职不满一年落马 曾强调严守党的纪律



翻阅邹家军公开简历发现,今年54岁的邹家军是广东丰顺人,18岁开始参加工作,其仕途的15年都在企业中度过,历任江门市棉纺厂团委副书记、厂长办副主任、党委副书记。


1996年,33岁的邹家军走出企业,进入官场,从办公室调研科主任科员做起,历任政府副秘书长、蓬江区委书记、区长、蓬江区区人大常委会主任、市委委组织部部长,经过10年,其官位从科员升任至厅级。


2006年12月,邹家军进入江门市常委、任组织部部长。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5年4月,邹家军在学习贯彻市委十二届五次全会精神进行专题培训会上,曾强调要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要领导带头持续深入改进作风,真正适应全面从严治党。他表示,“全面从严治党是协调推进‘四个全面’的关键点和根本保证”。


2015年8月,广东省委批准:邹家军同志任中共江门市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


上任政法委书记不足一年后便落马


2016年5月25日,据广东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江门市委副书记、市委政法委书记邹家军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接受组织调查。


邹家军35年的仕途生涯从未离开江门。


对于邹家军为何被调查?2017年1月,据广东省纪委消息:经广东省委同意,省纪委对江门市委原副书记、政法委原书记邹家军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邹家军违反组织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礼品,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企业经营、项目审批、司法诉讼活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江门的窝案


2015年8月12日,据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江门发布”消息:广东省委批准:邹家军同志任中共江门市委副书记;李长峰同志任中共江门市委委员、常委;王积俊同志任中共江门市委常委;聂党权同志不再担任中共江门市委副书记、常委职务,转江门市人大常委会工作。


2016年5月,邹家军接受组织调查。巧合的是,在邹家军被接受调查前一个月,和他一起被提拔王积俊,则是被免去江门市委常委职务、蓬江区委书记职务。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王积俊是首个“落马”的全国优秀县委书记。1996年4月,王积俊告别长达7年的甘肃省联合大学讲师职位,进入江门市委,从一名办公室综合科科员做到督查科科长,2003年5月成为江门蓬江区委常委,8年后成为区委书记,4年后再进一步,跻身江门市委常委,位列副厅。


王积俊是甘肃景泰人,2015年,中央组织部在时隔20年后重启全国优秀县委书记评选与表彰,当年6月30日,时任江门市蓬江区委书记的王积俊成为102名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之一,被中组部表彰。


而邹家军的上任领导聂党权在宣布任免消息后的2个月(2015年10月)宣布落马,他是江门首名被查的厅官。2015年10月20日,时任江门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聂党权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成为十八大以来江门首名被查厅官。


邹家军落马,然后,“江门一把手”易人,邹家军的领导毛荣楷出事的消息被媒体传开。2017年2月17日中纪委官方网站发发布消息:广东省江门市委原书记毛荣楷被双开。此时,距离他卸任市委书记8个月。

毛荣楷,可谓是低调落马。纪委没发布消息,媒体纷纷猜测,离任后去向不明。当他的名字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时,党籍公职都没了,不能再叫他同志。


长安街知事APP此前做过介绍,毛荣楷的卸任环节透露了其落马的蛛丝马迹


据《江门日报》报道,2016年6月20日下午,市委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宣布省委关于江门市委主要领导职务任命的决定。主席台上坐了包括新书记在内的四位领导,却未见毛的身影。而在时政报道中,只字未提对毛的评价。


相反,宣布任命的时任广东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李玉妹现场说了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前段时间,江门一些领导干部相继因涉嫌违纪违法受到查处,令人非常痛心。这再一次告诫人们,任何人,无论职位高低,功劳大小,只要触犯党纪国法,必将受到法纪惩处。同时希望每一位党员干部都要能够做到不议论、不猜测、不传播小道消息,不以案划线。


在这之前,2015年8月25日,时任江门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党组书记、局长伍宇雄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9月16日,时任江门市粮食局党委书记、局长聂炳健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此外,还有2016年5月26日,时任江门市市直机关工委书记郭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6月12日,时任江门市交通运输局党组书记、局长曾雄伟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事情还没完结。


毛荣楷被双开2个月后,江门市长邓伟根也涉违纪被查! 据广东省纪委2017年4月28日消息:经广东省委批准,江门市委副书记、市长邓伟根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审查。


邓伟根资料图

微博有21万粉 邓伟根落马前一天还发微博介绍江门北站定名。与一般官员面对微博的谨慎态度不同,邓伟根很热衷于利用微博等新媒体途径,他的个人微博“樵山潮人”粉丝数超过21万。微博内容多为记录自己的工作、生活点滴。他爱好摄影,不时上传几张佛山美景图与粉丝分享,偶尔发布的“樵人潮语”也经常透露出他的执政思路。


2018年8月20日上午,最高检发布消息,江门原市长邓伟根(正厅)已被检方提起公诉。起诉书指控,邓伟根自1995年就开始敛财,“数额特别巨大”。


江门原市长邓伟根是一位“网红市长”他的微博@樵山潮人,置顶微博依旧是2014年9月26日的那条,那时候,时任南海区委书记的邓伟根履新江门代市长,他在微博上写道“一切归零,尽早融入”。


只是,把江门当做人生归宿的邓伟根,在江门市长的位子上坐了不到3年便落了马,落马时,邓伟根55岁。邓伟根进入仕途前,长期在暨南大学任教,是“学而优则仕”的典型代表。


据媒体披露,邓伟根把江门当做他人生中的一个归宿。邓伟根的家乡佛山与江门在地域上非常接近。邓伟根称,他曾有很多次机会可以在官场上更进一步,但最终选择了距离其家乡很近的江门,要为江门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不过,现在回头看看,邓伟根确实在江门做了实实在在的事,肇庆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1995年至2017年,被告人邓伟根在担任顺德区委常委、高明区区长、高明区委书记、佛山市副市长、南海区委书记、江门市委副书记、江门市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获取工程项目、变更土地性质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一句“数额特别巨大”算是对邓伟根“政绩”最大的总结,2017年11月,邓伟根被双开,官方通报称,邓伟根——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长期搞迷信活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接受他人安排的打高尔夫球活动; 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利用职权在干部职务晋升方面违规为他人谋取利益;应该说是一个问题诸多的腐败分子,但令人惊奇的这么多的毛病,为何在事发前地方相关纪检部门熟视无睹?


中国纪检监察报曾刊发了一篇《法要责众,以戒今后》的文章,其中点名邓伟根: 广东省江门市“腐败窝案”,包括市委原书记毛荣楷、原市长邓伟根等在内的重量级官员相继“落马”,被坊间形容为“一锅端”。搭班子的市委书记被当庭检举。


“一锅端”可见当时江门市的政治生态恶化之弊,监督不到位,权力必失衡。政治生态问题的重要性,在当前一些腐败窝案集中发生地表现得更为明显。如山西吕梁、广东茂名、湖南衡阳、安徽萧县和泗县,江苏射阳县等地,均发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这些地方政治生态中正常的规则、风气、导向均遭到腐败分子与腐败现象的严重破坏,乱象丛生,给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一系列负面效应。而在这些地方进行“灾后重建”、净化政治生态的路径选择上,必须要肃清窝案的余毒,江门市原书记毛荣楷、原市长邓伟根皆因腐败落马,那么在当地盘根错节的关系和余毒有没有彻底肃清?还有那些藏匿幕后的腐败有没有得到及时的清理?政治生态就没有到达治本的意义。


人们对反腐的期待不仅仅是抓几个人、解决几起腐败大案那么简单,而是要着眼整体、利在长远,要立足于“净化生态”的宏大视野使党风、政风、社会风气根本好转,最终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政治环境。腐败官员大多都是“一挖一大片,一提一大串”,显然已不是个别人、个别部门的问题,而是当地政治生态整体上由表及里出了问题:表面是地方一、二把手领衔腐败,深层次是地方官场利益同盟圈代替了正常的基层政治生态圈,权钱交易、“劣币驱逐良币”的潜规则代替了正常的干部选拔规则,这种基层利益同盟圈不彻底刺破,早晚都是一个恶性肿瘤。(素材来源:南粤清风、中国纪检监察报、看法新闻、长安街知事、江门日报、清哲木观察)

广东反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