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小孩儿有什么用?

2017-12-25 诸葛越 中信出版集团 中信出版集团

今天是圣诞节,多少娃娃们收到了期待已久的圣诞节礼物。


然而,如果没有爸爸妈妈的陪伴,再多的礼物也不能代替父母与孩子在一起的幸福时光。分享一篇斯坦福大学诸葛越博士所写的自己与孩子们的故事。


祝所有爸爸妈妈们,都能有一个温馨的圣诞节!



小孩儿有什么用?


2007年3月17日 恺恺9岁2个月,骐骐4岁8个月


妈妈和骐骐进行了一次有哲理性的讨论,话题是:小孩儿有什么用呢?

骐骐想了挺久,说:“其实,小孩儿没什么用。”

发现了这一点,骐骐显得有些惶恐。

过了一会儿,他补充说:“小孩儿有时候有一点儿可爱。”

妈妈拿同样的问题去问恺恺。

恺恺说:“小孩儿用来调皮,浪费你们的时间,浪费你们的钱,浪费你们的力气,不过长大了可能有用。”


两个“没什么用”的孩子,十多年来,给我们带来了无法取代的乐趣,带我们游历了我们自己到不了的空间。孩子有很多转瞬即逝的时刻,你不在,它就过去了。



我一直记得恺恺5岁时的几个愿望。


2003年8月16日 恺恺5岁7个月


晚上睡觉前,恺恺说了他的几大愿望,包括:

“我希望我只要伸出双手,就能得到所有我想要的东西!”

“我希望我可以和妈妈一直玩!” 

“我希望我可以一直不睡觉!” 

“我希望我闭上眼睛,一睁开,就可以到世界上任何地方!”

“我希望能够驾驶一切东西:飞机、汽车、宇宙飞船……任何能够‘开’的东西我都能开!” 

“我希望我有世界上最好的机器!我按一个按钮,它就给我做出一架飞机。然后它就复制、复制、再复制,我就可以飞、飞、飞到所有的地方!” 


多年来,我常常想起这个小男孩儿用两只手“飞”“飞”“飞” 的场景。我的圈子里有不少家长把孩子送去寄宿学校,尤其是送去英美比较精英的寄宿学校。这些学校的确常常能给孩子提供优质的教学环境,增加他们进精英大学的概率。


但我认为,孩子不是生出来被教育的。孩子不是工作,不是一个优化问题,不是一件要完成的事,不是一个我们挣了钱、再付钱让别人代理的任务。人的一生就是由一片片时光连起来的,孩子是生命中最美好的那一部分时间,我们不需要别人来代替生活,代替我们做最爱做的事。与其说这是教育理念,不如说是我对生活本身的看法。


当我把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光当成我最爱做的事,我就从来不觉得这是件辛苦的事。就好比你在玩玩具,怎么会觉得辛苦呢? 




家长需要“在那里”

教育界为了给繁忙的父母找出理由,一般会使用“quality time”,即“高质量的时间”来说明和孩子花多少时间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时间的质量—比如给孩子读书、与他们对话。


我不认同这个理论。孩子和父母感情的建立需要足够的时间和频次。


孩子不是机器人,你想要给他读书,他就干干净净、高高兴兴地8 点等着你读书;孩子是一个小人,他有自己的情绪、想法,他有一天下来的不同经历。我更提倡父母要给孩子更多的无条件、无目的的时间。


你就是需要“在那里”——这样你才可能听到孩子讲的话,观察到他的变化,在合适的时候讨论合适的话题。 


人生很长,有很多其他的事,只要有意愿,什么时候都可以做,而孩子最需要父母的时候就是最早的十几年。这不是一本关于职场的书,我不打算细讲如何兼顾工作和家庭。


一个人当然只有这么多时间,我们需要想清楚什么最重要,放弃什么、抓住什么,放慢什么、忽略什么。回忆我自己的童年、少年,我常常想起这样的场景:在爽朗的夏雨过后的下午,我在自己的小屋里,躺在小床上、蚊帐里听一两首自己喜欢的歌曲;洗过澡,做好功课,在家无所事事,看看小说、听听音乐。


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后面这许多年会行走全球,会遇见许多不同的人,做许多份日新月异的工作,一直“在路上”。那时的快乐是如此通透,就如骐骐今天得到一罐大的爆米花的感觉一样。我曾经以为这种情景永远不会改变。感谢父母给我的安全感,我也希望在我的孩子成年之前,能拥有这种永不着急、从容不迫的安全感。


骐骐的“我爱你”

2006年7月21日 骐骐4岁


我们住的街上有一只不知谁家养的猫,黑白相间,骐骐给它取了个独特的名字,叫“我爱你”。


“我爱你”是只大猫,走路慢条斯理的。它每天要沿着我们门前这条街散步好几次。每天早晨,骐骐坐在面对前院的窗口的专座上吃早饭时,“我爱你”就会走过。有时候,有人在给前院的草地浇水,“我爱你”就去喝点儿水,打个滚,再慢慢走开。


“我爱你”是骐骐的好朋友。每次骐骐见到它,都觉得它就是专门来找骐骐的。骐骐总是兴奋地叫:“‘我爱你’来了!”“我爱你”从来不着急,散步一圈,有时候会跳上木栅栏,抓抓鼻子, 伸个懒腰,玩一会儿,再回家去。


童年的日子遥遥无期。“我爱你”总是会来。就好比哥哥、小白、妈妈、爸爸,好比骐骐的小枕头和红沙发,好比后院花盆下的西瓜虫和“黏黏虫”、橙子树和树上的橙子,总在那里等着骐骐。


孩子逐渐长大,羽翼丰满,偌大的世界在他们面前打开,那是新奇的、未知的世界,他们将和其他人同行。而眼下这些简单的陪伴愈加难得,也愈加成为我们日子中最珍贵的装饰。




爱会在爱中满足


2015 年6 月24 日 恺恺17 岁5 个月


妈妈带着恺恺从清华东门向五道口走去。这是星期五下午6 点多的下班时间。为了错过下班晚高峰,恺恺和妈妈决定下班后先逛逛街再回家。恺恺上周从美国回来后,就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上班”。这是他高中时期的最后一个暑假了。


周五下班时间,这段本来就繁忙嘈杂的路段更加热闹,满是匆忙下班、出来逛街的人。这个17 岁的1.85 米的大男孩儿饶有兴味地跟着妈妈边走边评论街景:七八个小店豆腐干一般并排在十几米的距离内,“十分有效率。”


有一家枣糕店门口排了长队,居然还转了几个弯!那个报摊老板居然还卖热狗肠、冰棍等十几种不同的货物!那个卖盗版书的人,居然拿了个苹果手机,好像还是苹果6!


生活在北京郊区的恺恺没多少机会和城里的百姓近距离接触。这才是接地气的生活,混乱嘈杂的,生机勃勃的。


我们走进了一家比萨餐厅“乌巢”。这不算正经晚饭。妈妈和恺恺分享了一份薯条。有个心思单纯的儿子真是天降好事,一个可以在一天里自己学会机器学习算法,而现在因为一份薯条,以及走在这弥漫着烤肠香味的街头就如此高兴的男孩儿。


老舍说:“在没有小孩的时候,一个人的世界还是未曾发现美洲的时候的。小孩是科仑布,把人带到新大陆去。这个新大陆并不很远,就在熟悉的街道上和家里……


“小孩使世界扩大,使隐藏着的东西都显露出来。”


纪伯伦说:“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我不是教育专家。这十几年我带着孩子一路走过来,春阳夏雨,每一分钟都很快乐。如果我有一些事做对了,那一定是因为和孩子在一起,我就满足了。


本文选自《魔鬼老大,天使老二》

作者 诸葛越

 

她是学霸——美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硕士与博士,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应用数学硕士,曾就读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她是互联网企业高管——Hulu(葫芦软件)公司全球研发副总裁、中国研发中心总经理,曾任览盛移动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雅虎北京全球研发中心产品总监,微软北京研发中心项目总经理。她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开设有微信公众号“东西方教育”,小儿子骐骐和大儿子恺恺,恺恺已在英国剑桥大学攻读自然学科。


相关书籍推荐

《魔鬼老大,天使老二》

诸葛越 著丨2017.11

购买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


-End-

编辑:刘叶乔   2017.12.25

近期新书一览,点击书封即可看到有关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