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口述 | 我的DIY阴蒂高潮体验大公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赛富合伙人金凤春:内容、社交和电商,新的机会正在涌现 | 投资人说

2018-03-04 邵乐乐 三声 三声


“我们会重点关注微博、贴吧、QQ空间、B站、知乎、豆瓣、简书这些社交媒体上的用户行为。这些都是我们用来做调研的工具。看到新产品,我们就到微博、贴吧和QQ空间等年轻人常去的地方去搜索——年轻人有没有在大量讨论,反响如何。”


作者 | 邵乐乐


赛富基金合伙人金凤春,从第一代聊天客户端IRC开始的文字聊天,到BBS社区、QQ、MSN,及后来的碧海银沙和新浪UC音视频聊天,他都是重度用户。早期这些网虫经历成为他现在做投资最重要的经验依从。从转战投资行业投资第一个项目开始,社交就持续成为金凤春重点关注的赛道。

 

金凤春经常会刷APP Store排行榜,这是投资人观察行业和发现新机会的重要来源,也让他发现了令他名声大震的投资案例映客。金凤春坚信,视频社交会成为年轻人群的刚需。当时的映客给金凤春的体验,就像曾经火爆的另一款网页版视频社区碧海银沙。

 

直播风起前的2015年10月,赛富在两周内就完成了千万元人民币领投映客A轮项目的交割。这笔投资给赛富带来了数十倍的账面收益。

 

除映客外,在APP Store社交类的前10名榜单中,紧随微信等头部社交产品的探探、同桌游戏,以及其后的简书都是金凤春主导的投资项目。赛富投资的另一社交产品知乎,也长期居于社交榜前10名。

 

2018年2月,陌陌以7.35亿美元的估值收购了探探,赛富旗下的赛富动势基金在半年多内从这一投资中拿到了翻倍收益。此前的2017年6月,赛富参与了探探的融资。根据36氪的消息,当时探探的估值达到3.2亿美元。

 

“00后肯定需要新的社交产品,否则生活太无趣了”,以用户人群的代际更替为核心投资逻辑的金凤春此后又快速下手了另一个尚未披露的陌生人社交项目。

 

在他看来,人群的更迭会带来用户习惯的变化,随之而来的是创业机会的涌现。长期的网虫经验让金凤春具备了极强的用户心理理解能力,这在他判断新一代项目时产生了重大作用。包括如涵、映客、探探、人人视频、洋葱海外仓等项目在内,人群迭代基础上的用户偏好、消费场景和社交心理的变化是金凤春寻找项目的核心思路。而95-00后和小镇青年两个群体成为现阶段金凤春关注的重点。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不管是在互联网社交还是在消费和内容领域,都有新的苗头正在涌现。”金凤春说,比如以拼多多为代表的社交电商和以快手、探探、趣头条等为代表的社区社交类产品,与上述两类人群的兴起都息息相关。这与此前直播、网红和IP经济的兴起与90后的正相关异曲同工。

 

“在中国14亿的庞大人口基数之上,小镇青年的兴起又跟95后、00后的成长交织重叠在一起,这种机会是爆发式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咱们这样有这么一个庞大的用户群体。”

 

金凤春向《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强调,新的创业项目一定要聚焦新人群,00后肯定需要新的社交产品。“互联网的下半场被人喊了四五年了,但最近两三个日活过亿级的社交产品全部出现在这四五年,所谓下半场的说法是不成立的。”


赛富基金合伙人金凤春(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与人群刚需相关的消费、社交和娱乐成为金凤春转战投资后重点关注的三个赛道。其中,社交潜质成为他考察三个赛道的共同要素。

 

比如,赛富投资的简书就被金凤春看作类似95后和00后的“豆瓣”社区,同桌游戏则内嵌了抓娃娃、消消乐、疯狂竞速等H5对战游戏,拥有包括弹幕、连麦、礼物、线上匹配在内的功能,凭借QQ、微信、微博等头部社交关系的嵌入,迅速升至社交类APP前几位。

 

在他看来,基于人性、情感、兴趣和认同感的社交永远是硬需求,而且一代人有一代人连接、交流、表达、聚合的特有场所和方法,这些都会激发新的创业机会和投资机会。

 

赛富成立赛富动势基金后,金凤春带领这支以90后为主的团队扎进年轻人群体,深度体验各种新出现的产品。探探之外,包括淘梦、综皇电竞、直播经纪公司中娱传媒在内的几个项目都是这种逻辑下的产物。

 

“我们会重点关注微博、贴吧、QQ空间、B站、知乎、豆瓣、简书这些社交媒体上的用户行为。这些都是我们用来做调研的工具。看到新产品,我们就到微博、贴吧和QQ空间等年轻人常去的地方去搜索——年轻人有没有在大量讨论,反响如何。”金凤春说。

 

社交赛道之外,金凤春认为,电商行业正在从网红电商、内容电商向社交电商和场景电商进化,背后是流量获取方式和电商变现方式的双重迭代——例如,如涵电商依靠张大奕等网红获取流量,进而进行电商变现;而拼多多则在小程序这一底层技术上,依赖最基础的微信社交关系进行流量获取和电商变现。

 

这实际上代表了人群的迭代和随之带来的消费习惯的变化,这些新的电商模式代表的是一种碎片化的、被动式的、去中心化的信息获取和成交方式,“年轻人非常热衷于这种方式”。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发现一些新的投资机会,并且这个机会还很大。像我们投的洋葱海外仓等都是社交电商,我们今年还会继续再投,包括基于社交场景的电商,以及小程序技术本身。”金凤春强调。

 

同时,是否具有社交潜质成为他投资消费和娱乐内容的重要参考维度后,赛富在短视频赛道上选择了海外内容社区人人视频。人人视频此前多年定位于美剧资源平台,因而积累起了丰富的字幕组资源,以及相对高水平的用户群体。依靠强社区氛围,金凤春对人人视频的投资逻辑和期待在于——人人视频能够成为视频平台的第五极(前四极分别为爱奇艺、腾讯、优酷及B站),尤其是年轻人聚集的那一极。

 

见到金凤春时,他随身带着一本《Blockchain Revolution》,这是他最近看的区块链相关书籍中的一本。金凤春每天午夜前准时入睡,作息极其规律,因此他并未参与进区块链相关的“三点钟”讨论群。“我怕自己落伍,硬着头皮学,但是我既非古典派也非未来派。但我相信,真正的变化一定是在细微处自发地发生,润物细无声。尤其是这一类的技术变革。”金凤春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这是保守主义的精髓。”

2月23日,陌陌以向探探发行股票及现金的方式收购后者100%股权,对价包括约265万股的ADS及约6亿美元现金(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以下是赛富基金合伙人金凤春与《三声》的对话整理。


Q:你在自己关注的赛道里的核心投资逻辑是什么?

 

我们重点关注技术之上的人群,即互联网的主流用户人群。对To C互联网而言,关注用户人群的变化,可能比关注技术变革更有效,更容易投出爆款项目。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不管是在互联网界,还是在消费或内容领域,都有一个新的苗头正在涌现,就是用户人群的变化带来的创业机会。

 

围绕人群,我们重点关注三个方向,文化娱乐内容、社交和电商。其中,内容一定是围绕年轻互联网人群喜欢的内容;社交也应该出现新的模式,所以我们始终非常坚持在社交领域关注新产品的出现,目前已经看到苗头了;电商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无趣——只有阿里和京东,一定会有新的东西冒出来。目前我们也看到一些新的变化,包括微信生态上的社交电商和小程序电商。

 

我相信目前这三大领域今年会有一些新的不错的项目冒出来。

 

对我来说,还有一个主题是小镇青年,这个人群的基数足够大,他们在消费、娱乐和电商上面的需求都是巨量的。在中国14亿的庞大人口基数之上,小镇青年的兴起又跟95后、00后的成长交织重叠在一起,这种机会是爆发式的,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咱们这样有这么一个庞大的用户群体。而且社交和娱乐是持续的强刚需,这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比如最近火的这些互联网项目拼多多、快手、抖音、趣头条。

 

Q:你和团队怎么了解这些人的需求?

 

你要混微博、贴吧、QQ空间、B站、知乎、豆瓣、简书这些社交媒体。比如我用微博的时间其实仅次于微信。贴吧、QQ空间都是我们用来做调研的工具,看到什么样的新产品,我们去贴吧和QQ空间去搜索——年轻人有没有在大量讨论,反响如何。

 

Q:从2014年投资如涵开始,你怎么看电商这一条线的脉络变化?

 

不管是电商、社交还是娱乐内容,归结到一块儿就是流量的获取,这是三大不同赛道共同的东西。

 

对电商而言,就是流量和供应链这两件事。怎么获取流量,怎么把供应链做好,然后把产品卖给消费者。把这两件事做好了,就会变成一个非常好的电商公司。

 

我们之所以投资如涵,因为它在流量获取上跟淘品牌有非常大的不同。2014年的时候,淘品牌还是靠一些非常传统的互联网流量运营方式来获取流量的,但如涵是靠KOL获取流量。这些网红本身自带流量,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把自带流量转换成电商来变现,如涵在后端给他们提供供应链。

 

这个商业模式之外,我们发现,不仅网红有流量,普通的互联网用户也有流量。比如每个人在微信或者普通社交圈里的朋友,我们可以把它类比为流量。如果别人相信我的选品、信用或者爱好,我给他推商品,他会买的。现实生活中,这种转化率比网红的转化率还高,因为有更强的信任关系在里头。

 

电商慢慢可以向社交电商转化,这中间的过渡阶段就是微商。相比2014-2015年卖面膜这一波,微商现在已经在规范化,大量正规的微商在崛起。微商平台一方面帮这些微商去经营信任关系、获取新流量,另一方面,帮他们解决供应链的问题。

 

社交电商的一个大背景是微信成为巨型的流量入口,大家可以通过小程序等去做电商变现。拼多多、蘑菇街等新的电商依靠社交链条的变化带来的机会,做到了天量的成交额,这是老牌的电商巨头们非常紧张的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发现一些新的投资机会,并且这个机会还很大。像我们投的洋葱海外仓等都是社交电商,我们今年还会继续再投,包括基于社交场景的电商,以及小程序技术本身。

 

如果换个角度来看,这波机会还跟场景电商有关。所谓场景,就是信息的触达在某个场景里产生,我关注的一个朋友发的朋友圈或订阅的公众号里的一篇文章,里面说到了某个商品好,如果刺激了我的购买欲,我点几下就把它买了,在小程序的闭环里就可以完成交易,这是一种碎片化的、被动式的、去中心化的信息获取和成交方式,年轻人非常热衷于这种方式。


在拼多多上,用户通过发起和朋友、家人、邻居等的拼团,可以以更低的价格,拼团购买商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Q:你会格外看好内容电商么?

 

我们最后还是看生意的本质,看流量获取的效率。同样财务规模的公司、同样增长潜力的公司,社交、场景、内容都可以获得流量,就看谁能更有效、更低成本地获取这些流量,再看谁的成交转化率更高。为什么非得一定要投内容电商呢?纯粹的内容电商,尤其是媒体属性非常强的内容,我们发现它的电商成交转化率是相当低的。

 

Q:在外界看来,如涵除了头部网红之外,其他网红盈利能力有限,因而公司整体盈利能力并不理想,你现在怎么看这种商业模式和未来的可能性?

 

目前它的数据跟外界的猜测还是有区别的,变化从去年已经开始发生。它的流量来源还是网红,但网红本身有更丰富的流量运营方式。尤其现在流行的场景电商或触达式电商可以催生很多特定类型的小品牌,如涵也会围绕头部和中腰部网红做品类扩张和品牌运营,这种思路肯定是对的。

 

有的电商迁移到公众号或者小程序里做品牌,可以慢慢地冒出来,这是我们最近看到的一个有意思的变化。

 

这些都是结果。最根本的原因的是新兴的消费人群习惯、兴趣和偏好发生了变化,购物的场景也在发生变化。

 

Q:小程序能延伸出很多不同的电商模式吗?

 

能。大家都是靠微信的流量,但获取流量的方式不同,有的在微信里直接有入口,有的靠网红在微信公号做电商变现。只要在流量获取或者供应链任意一端有创新,就有成功的可能。

 

但我们也会担心,小程序的风很快就过了,现在迭代太快了,热度一下子就过去了。相比几年前的三五年一个风口,现在的风口是3-6个月,甚至更短。

 

Q:对你们来说,风口的意义大么?

 

巨大。我们职业生涯的要义就是去不断追逐别人还没看到的机会,寄希望于有朝一日它会变成风口。当自己投资的项目在后来被其他投资者、被媒体和创业圈追捧的时候,任何一个风险投资人都会手舞足蹈,都会在媒体上大书特书。那些蔑视风口的说法,多多少少是有些不诚实的。

 

但我们对风口的理解跟媒体的解读不一样。风口转换很快,你选风口的时候,一定要选那种可以接得住的、可持续的风口。媒体上鼓吹的有些风口,一阵风上去了,可能一下子又掉下来了;我们对风口的理解是,在经历非常陡峭的上升曲线之后,趋势还能够稳住并持续平滑地增长。这才是我们追求的风口,我们非常关注趋势的可持续性。

 

尽管媒体上的有些风口已经过去了,但我们相反还会觉得有机会。比如无人货架行业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媒体说这个风口已经过去了,不断有文章夸大其辞说行业已死,但现在留下来的几家也有活得不错的,他们还是有机会。

 

Q:娱乐和内容怎么投?

 

在互联网的语境里,娱乐和内容几乎约等于流量。但我们更聚焦于年轻互联网人群的文化消费需求,包括线上的网生内容和线下的现场娱乐。

 

以流量思维来看,内容生产端我们目前只会投长视频内容;短视频的内容生产端我们比较少关注,只会投平台。只有长视频流量才容易聚集,因为它的内容生产比短视频更具有持续性、用户注目的时间更长、广告价值更大;而单个的短视频内容生产者的生产能力有限,流量持续性不强,商业价值有限。

 

短视频的内容生产者如果在创业初期因爆款内容获得了巨大流量,可以把这些流量引导到自己创造的平台上,转型为一个平台生意,像罗辑思维——得到这样是可以的。但多数普通的内容生产者天花板都太低。

 

现场娱乐一定会有一波潮流,这个潮流持续多久我不知道,但是我们肯定要卡位。我们最近会投一个电音项目。快手上爆红的社会摇和抖音上的手势舞也印证了我们对电音趋势判断的逻辑。你会看到很多人在那儿模仿动作,电音的应用场景不只是我们平时想的蹦迪,而且会有巨大的受众,有机会扩展到三四线小镇青年。

 

但我们除了看娱乐形式的新鲜度意外,也得看它的商业模式。比如说小剧场演出,尽管很热,如果它能覆盖的人群还是很小,不能跟互联网结合,也不能像开心麻花那样快速生产,其实还是挺难长大的。


3月2日,主打电音的三亚国际音乐节现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Q:在所有的创业机会中,社交几乎是最难的,你认为社交接下来的机会在哪儿?

 

新的创业项目一定要聚焦新的人群,00后肯定需要新的社交产品。赛富是2017年投的探探,我们最近又投了一个新的陌生人社交的项目。

 

Q:你对社交这个行业的感知,最早是从投哪个项目开始有感觉的?

 

如涵和映客都有比较强的社交属性,简书也是。最早我投过一个失败了的项目,也是做陌生人社交的。映客是直播社交,一个直播间,一对多表演和多对一打赏,这就是在社交。社交肯定是心理驱动,当你沉下心来去分析,发现产品中的互动场景与用户心理和情感、兴趣等因素强相关的时候,这个产品就有比较强的社交属性,不是说社交一定只是通讯和交流。

 

但这些经验和理论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是一个网虫,是第一代互联网人。从最早的聊天客户端IRC到后来的BBS社区、网页聊天室,再到后来的QQ、MSN,及再后来的碧海银沙和新浪UC音视频聊天,那十几年的时间天天都在网上泡着。泡了这么久,多少总会有些感觉。

 

基于人性、情感、兴趣和认同感的社交永远是硬需求,而且一代人有一代人连接、交流、表达、聚合的特有场所和方法,这些都会激发新的创业机会和投资机会。

 

Q:最早接触到B站和弹幕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当时没觉得有太大的机会,但现在事实证明我被打脸了。我们现在也接受这个事实:你不看好并不一定等于不行。

 

Q:跟95后等新人群相关的二次元你们会投么?

 

那一拨潮流已经过了,平台格局已定,爆款也被投完了。现在冒出来的都是内容生产者,这跟短视频的内容生产者差不多,非常零碎。除非是大的娱乐公司生产的东西,否则天花板就很明显。

 

Q:从2015年投映客到现在,你对直播行业的趋势性变化是如何把握的?

 

对于社交产品来说,直播现在是一个标配的流量变现工具,比如陌陌、YY、快手等。

 

直播还有一个功能是专门的在线娱乐场所,例如映客和花椒这样的平台。直播不仅仅为别的社交流量变现,它本身也可以自带流量。这个趋势已经非常明显,比如最近火爆的直播答题,其实可以衍生出来很多内容,它离综艺已经很近了,跟真人秀只有一墙之隔,这个时候就像是一个小电视台,自带流量。只不过平台现在受制于政策,还没有做过多的探索。


春节前夕,广电总局下发《加强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的通知后,各大直播答题平台一夜之间集体刹车。从2月24日开始,百度旗下好看视频推出的《极速挑战》和搜狐旗下千帆直播推出的《知识英雄》成为监管潮后首批获得资质的直播答题平台(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Q:你看到过哪些处于价值洼地的项目么?

 

我觉得娱乐行业很少有洼地,因为这个行业自带极强的光环效应,一旦被人发现,估值立马就上去了。

 

Q:对于投资人来说,有的只砸头部,不管多贵,因为他相信头部会越来越贵;还有一种是找别人没有发现的机会,你怎么投?

 

第一种思路有问题。它成立的唯一前提是——可以A股上市。但如果这条路走不通,海外上市也不太可能,如果你不是产业投资,那么高位接盘后怎么退出?

 

Q:那这样的话,在现在的投资环境下,你很难抢到头部。

 

娱乐行业跟互联网行业不一样。互联网行业很多细分赛道的机会就是赢家通吃,但娱乐行业不存在这种现象。每年都有爆款出来,但爆款不可能是同一批公司生产的,总会有新公司冒出来。所以我们投娱乐行业的思路,一定要去发现别人没发现的爆款公司。

 

娱乐行业进化到现在,但凡能够用产品思维生产内容的公司,通过搭建一些系统化、工业化的流程,就有大概率可能做出爆款内容。

 

什么是产品思维呢?咪蒙的爆款内容生产公式也可应用于娱乐内容的生产。所有的好内容都是用户需求和自我表达之间的交集。编剧和导演不能仅仅在乎你自己,你要在乎用户需求。当然,也不是用户喜欢什么就编什么,而是用户喜欢的和自己想表达的之间的交集。

 

Q:淘梦的估值也在高位,赛富为什么会跟进?

 

他们的宏大图景就是未来成为一家综合性的在线娱乐公司。网大仅仅是他们的现有产品,今后肯定不会局限于这个领域,他们的野心很大。淘梦团队出身于互联网,它是从娱乐圈外过来的,它是动态的、不断变化的,有可能三五年之后就变得我们不认识了。这是他们最重要的特点。

 

我们现在看到一个趋势,很多年轻的编剧、导演等人才都在主动向他们聚拢。娱乐圈是讲资源的,得年轻人者得天下,想象空间当然就很大。他们已经开始做网剧,再往后什么都可能做。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周鸿祎 | 粤语脱口秀 | 打工春晚 | 黔东南 | 80年代春晚 | 梦想直播 | 王晓晖 | A站开服 | 春节档 |《庆余年》| 得到App | 二次元今日头条 | 小程序电商 | 天佑与本山 | 电竞专题 | 旅行青蛙 | 书店不死 | 星座和移动互联网 | 江志强 | 华兴资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