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她拥有很多女生都羡慕的身材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无倦的国政

朱熹 凝听 2022-05-13




 

南宋淳熙十五年,冬十一月,已就寝的宋孝宗,被一封奏书叫起了床。


宫外的临安城,灯火通明,瓦肆欢笑娱乐之声,不绝于耳,而此时的宋孝宗,早已了无睡意,手持此封奏书,年至花甲的他,面对国政上下内外的问题,早是厌倦不已,可想而知的是,那一个夜晚,伴随宋孝宗的,一边是封忧国忧民的奏书,一边是他无尽的叹息。


次年,宋孝宗禅位于其子。而这封奏书却并没有伴随著他的退位而消失,恰恰相反的是,由于国政的现实问题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有志之士,对于朱子这封所上的奏书,表现出极大的关切,也正因如此,这封“戊申封事”,被收录进了明史之中。虽然是几百年前的奏书,但至今读来,对于我们的国家治理仍然有著不小的借鉴意义。


李子治辑录




戊申封事

今天下大势、如人有重病、内自心腹,外达四支、无一毛一发不受病者。且以天下之大本与今日之急务。为陛下言之。大本者,陛下之心,急务则辅翼太子、选任大臣,振举纲纪,变化风俗、爱养民力。修明军政、六者是也。


古先圣王兢兢业业、持守此心,是以建师保之官,列谏诤之职、凡饮食、酒浆、衣服、次舍、器用、财贿与夫宦官、宫妾之政,无一不领于冢宰。使其左右前后、一动一静,无不制以有司之法,而无纤芥之隙、瞬息之顷、得以隐其毫发之私。


陛下所以精一克复而持守其心。果有如此之功乎。所以修身齐家而正其左右、果有如此之效乎。宫省事禁,臣固不得而知、然爵赏之滥。货赂之流。闾巷窃言久已不胜其籍籍,则陛下所以修之家者,恐其未有以及古之圣王也。


至于左右便襞之私。恩遇过当,往者渊、觌、说、抃之徒势焰熏灼、倾动一时、今已无可言矣。独有前日臣所面陈者。虽蒙圣慈委曲开譬。然臣之愚、窃以为此辈但当使之守门传命。供扫除之役,不当假借崇长。使得逞邪媚、作淫巧于内,以荡上心、立门庭、招权势于外、以累圣政。臣闻之道路、自王抃既逐之后、诸将差除,多出此人之手。陛下竭生灵膏血以奉军旅。顾乃未尝得一温饱,是皆将帅巧为名色,夺取其粮。肆行货赂于近习。以图进用。出入禁闼腹心之臣、外交将帅、共为欺蔽。


以至于此。而陛下不悟。反宠暱之,以是为我之私人,至使宰相不得议其制置之得失、给谏不得论其除授之是非。则陛下所以正其左右者。未能及古之圣王又明矣


至于辅翼太子。则自王十朋、陈良翰之后。宫僚之洗号为得人。而能称其职者、盖已鲜矣。而又时使邪佞儂薄、阘冗庸妄之辈,或得参错于其间。所谓讲读、亦姑以应文备数、而未闻其有箴规之效。


至于从容朝夕、陪侍游燕者,又不过使臣宦者数辈而已。师傅、宾客既不复置,而詹事、庶子有名无实、其左右春坊遂直以使臣掌之,既无以发其隆师亲友、尊德乐义之心。又无以防其戏慢媟狎、奇邪杂进之害。宜讨论前典,置师傅、宾客之官,罢去春坊使臣,而使詹事、庶子各复其职。


至于选任大臣,则以陛下之聪明、岂不知天下之事、必得刚明公正之人而后可任哉。其所以常不得如此之人、而反容鄙夫之窃位者,直以一念之间,未能彻其私邪之蔽、而燕私之好。便璧之流。不能尽由于法度。若用刚明公正之人以为辅相、则恐其有以妨吾之事。害吾之人、而不得肆。是以选择之际。常先排摈此等,而后取凡疲懦软熟、平日不敢直言正色之人而揣摩之、又于其中得其至庸极陋、决可其不至于有所妨者。然后举而加之于位。是以除书未出。而物色先定。姓名未显,而中外已逆知其决非天下第一流矣。


至于振肃纪纲,变化风俗。则今日宫省之间、禁密之地。而天下不公之道。不正之人。顾乃得以窟穴盘据于其间。而陛下目见耳闻,无非不公不正之事。则其所以熏销铄。使陛下好善之心不著,疾恶之意不深,其害已有不可胜言者矣。


及其作奸犯法、则陛下又未能深割私爱。而付诸外廷之议。论以有司之法。是以纪纲不正于上、风俗颓弊于下,其为患之日久矣。而浙中为尤甚。大率习为软美之态、依阿之言。以不分是非不辨曲直为得计。甚者以金珠为脯醢,以契券为诗文、宰相可啖则啖宰相。近习可通则通近习。惟得之求,无复廉耻。一有刚毅正直、守道循理之士出乎其间,则群讥众排、指为"道学"、而加以矫激之罪。


十数年来、以此二字禁锢天下之贤人君子、复如昔时所谓元学术者,排摈诋辱、必使无所容其身而后已,此岂治世之事哉。至于爱养民力。修明军政。则自虞允文之为相也。尽取版曹岁入窠名之必可指拟者,号为岁终羡余之数,而输之内帑。顾以其有名无实、积累挂欠、空载簿籍、不可催理者,拨还版曹、以为内帑之积、将以备他日用兵进取不时之须。


然自是以来二十余年、内帑岁入不知几何、而认为私贮、典以私人、宰相不得以式贡均节其出入。版曹不得以簿书勾考其在亡。日销月耗。以奉燕私之费者,盖不知其几何矣,而曷尝闻其能用此钱以易敌人之首,如太祖之言哉。徒使版曹经费阙乏日甚督促日峻,以至废去祖宗以来破分良法、而必以十分登足为限,以为未足。则又造为比较监司、郡守殿最之法,以诱胁之。


于是中外承风、竞为苛急,此民力之所以重困也。诸将之求进也。必先捂克士卒,以殖私利、然后以此自结于陛下之私人。而蕲以姓名达于陛下之贵将。贵将得其姓名。即以付之军中,使自什伍以上节次保明,称其材武堪任将帅。然后具奏牍而言之陛下之前。陛下但见等级推先。案牍具备。则诚以为公荐而可以得人矣,而岂知其谱价输钱。已若晚唐之债帅哉、夫将者。


三军之司命,而其选置之方乖刺如此。则彼智勇材略之人,孰肯抑心下首于宦官、宫妾之门,而陛下之所得以为将帅者。皆庸夫走卒、而犹望其修明军政。激劝士卒、以强国势。岂不误哉,凡此六事、皆不可缓,而本在于陛下之一心。一心正则六事无不正、一有人不私欲以介乎其间,则虽欲惫精劳力。以求称其材武堪任将帅。然后具奏牍而言之陛下之前。陛下但见等级推先。案牍具备。则诚以为公荐而可以得人矣,而岂知其谐价输钱。已若晚唐之债帅哉、夫将者。


三军之司命,而其选置之方乖刺如此。则彼智勇材略之人,孰肯抑心下首于宦官、宫妾之门,而陛下之所得以为将帅者。皆庸夫走卒、而犹望其修明军政。激劝士卒、以强国势。岂不误哉,凡此六事、皆不可缓,而本在于陛下之一心。一心正则六事无不正、一有人心私欲以介乎其间,则虽欲惫精劳力。以求正夫六事者。亦将徒为文具,而天下之事愈至于不可为矣。


本文出自:宋史·卷四百二十九·列传第一百八十八·道学三     朱熹张拭


欢迎在文末留言区留言讨论



【往期精读】


韩星 | 你的目光
林安梧 | 壬川雨至希润物,寅虎风生伴泽兴!
寧嗚而死,不默而生
赵俪生 | 试问,咱们二人谁丢人悲人賦这个军阀是如何在短期内肃清人贩子的大上海的1960:鲜为人知的弃婴潮!
黄河泛滥对鲁西南淮北性格的塑造
阎连科 | 被我走丢了的家爱国的“叛国者"吴宓在泾阳的晚年岁月袁伯诚 |教授与我只谈学问,我无有什么可揭发为何乡绅维护了乡村的稳定?一定不要错过这段音频


由于微信改变了推送规则

可能导致您看不到凝听的文章

希望您可以点击下方的分享、点赞、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