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突发!国内突然宣布!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严打“恶意不买房”的时代来了!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极昼工作室

6月21日 下午 1:35

这里不是「唐山打人者的饭店」

毛翊君“知道你家在哪,小心点你孩子”王义
6月17日 上午 10:38
6月8日 上午 9:57
6月7日 上午 10:59
6月2日 上午 10:02

来,平行宇宙漫游指南

平行宇宙理论相信,在数不胜数的宇宙集合中,由漫漫人生路上的无数次抉择,能衍生出无数个分支中的“我”。在永不相交的世界里,每一个“我”都拥有着真实而又独特的人生。这里的诞生可能是那里的归宿,这里的凋零也许是那里的绽放。我们愿意相信平行宇宙的存在,因为我们希望,世界上存在另一个我,做着我们不敢做的事情,过着我们想过的生活。但事实是,即使真的存在平行宇宙,它们之间也无法贯通或互相作用。对于“我”这一个体而言,所处的世界始终是唯一的宇宙,我们能做的只有脚踏实地、仰望星空。在未知且不可控的世界里,与其憧憬着不确定的希望,不如守在自己的宇宙之中,充满好奇心地享受生活。即使生活暂时不如意,也不要放弃热爱它。我们为你推荐了几个不同领域的公众号,无论你是想吃喝玩乐,还是想来场心灵之旅,都能找到参考答案。漫游在你的宇宙,做个人生体验派。————投资洞察ID:tzdc168
6月1日 上午 10:39
5月31日 上午 11:04
5月27日 上午 9:51
5月26日 上午 10:37
5月19日 上午 10:18
5月18日 上午 9:30
5月16日 上午 11:29

深圳骑手的上海伤心冒险

易强打定了主意回深圳送外卖,并发誓再也不踏足上海。他买了机票,一再被取消。铁路页面更是一片空白。最后只能买上海到杭州的高铁,计划从杭州回深圳。
5月11日 上午 9:35
5月7日 上午 11:14
5月5日 上午 11:14

我站在上海四月的窗口

,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24天。24天,有时候很快,有时候却慢得可以占去一个春天。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著作权归属极昼工作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另有声明除外。-
5月4日 上午 10:35
4月29日 上午 10:08
4月20日 下午 12:04
4月14日 上午 10:19
4月11日 上午 10:21
4月10日 上午 10:02
4月2日 上午 9:38
3月30日 上午 10:08
3月28日 上午 10:32
3月24日 上午 10:02
3月10日 上午 11:19
3月8日 上午 11:06

刘学州消失之前

点击阅读相关文章《我和刘学州的最后一通电话》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著作权归属极昼工作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另有声明除外。-
3月1日 上午 10:33

在乌克兰凌晨5点的炮火声中惊醒

毛翊君「没地方可逃」王海钧
2月25日 下午 1:23

一个自闭症男孩走进青春期

郑可书视频剪辑
2月10日 上午 11:00
1月26日 下午 12:32

「天才儿子」金晓宇,被看见之后

我总是把感情放在心里,有时候自己想一想,不表达。在家里我选择服从爸妈,他们会告诉我一个答案。对于翻译这件事,我目前只把它当工作,有时候用力过猛也不好,不可能每本书都用同样的力气来翻译。
1月19日 上午 10:07

我的21岁,陪伴在渐冻症妈妈身边

给小孩很好的成长环境15.要孝顺老人16.对姊妹兄妹要团结友爱互相帮助17.做人要适当的谦虚
1月18日 下午 1:22
1月14日 上午 10:10

白银越野跑后,消失的女医生和崩坏的家庭

两天后,一张名单被传到兰州的一个跑团微信群里——遇上突然的冰雹和风雨天气,黄河石林越野赛中21名选手失温遇难。那些名字他们都太熟悉了,除了名单里最后那个,跑团团长在群里问:谁是张凤莲?有认识的吗?
2021年12月28日

吴谢宇「狱」中来信

吴谢宇和母亲一起看电视,觉得剧中有一句话能表达他们当时的处境:任何同情都是怜悯,本质上都带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和看不起人的意思。他觉得这就是母亲对周围人敬而远之,将其他人的帮助都拒于千里之外的原因。
2021年12月13日

拒绝人脸识别后,“蹭”脸回家的男人

现在小区里几乎都认识我了。我经常带孩子下楼转,那些岁数大一点的人就问,你不怕物业报复你吗?我说不怕,我交物业费,他是为我服务的。后来还有人问这事最后啥结果,我说就我一个人去(反映),人家给你啥结果。
2021年12月6日

被光伏闯入的「安稳」晚年

李光明算不清楚这笔账。他止不住地可惜,坏天气似乎太多了,还没等填平前几个月的亏损,就又陷入倒贴的阴霾。眼看小半年的地租都搭进去了,老伴忍不住埋怨李光明,也对他堂弟不满。他嘿嘿笑着,说堂弟也是好心。
2021年11月12日

被实验室爆炸灼伤的未来

我现在就想靠自己,努力工作,拼一把。现在的工作是朋友介绍的,在一家小外贸公司做运营,写文案、给国外客户发英文邮件等,什么都干。员工有几十人,大多是专科学历。我上班时也不摘口罩,没跟任何人讲过我的事。
2021年11月3日

孤独实验室里的「药神爸爸」

10月19日,在某制药公司的办公室里,徐伟独自坐在办公桌一侧。面对三位制药领域和生物细胞领域的专家,他讲述了自己研究合成化合物、干细胞和基因治疗的各项进展,以及其中每一步操作的细节。
2021年10月29日

青年律师之死

他从小就“拐”,武汉话是脾气火爆的意思,许家俊说,雷某年轻时开着家里的豪车撞过警车,夜晚拖着长刀在村里游荡。花山人都知道他“小老外”的名号,不仅因为他眼眶深像外国人,“是他走到哪打到哪,打出来的。”
2021年9月23日
2021年9月2日

网暴中的乔任梁父母

结果,出现最多的声音是说我们消费儿子。他们写,“你们儿子都不在了,还这么开心。”“每天吃吃喝喝,还这么啰嗦。”“你们还缺钱花吗?还要拼命赚钱吗?”甚至有人说,“就因为这样,你们儿子才不在了。”
2021年8月30日

困在流水线,一个职校生的逃跑计划

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著作权归属极昼工作室,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形式使用,另有声明除外。
2021年8月16日

封闭的扬州四季园

毛翊君以下是四季园小区的居民、志愿者和扬州二院医生的讲述。“睡梦中小区封闭了”左云青,
2021年8月13日

北大教授与“学渣”女儿

中国的孩子们一直在实现目标——小升初,中考,高考。总有一些训练,并且是很饱和的量,可以去实现这些目标。这对小孩是一种损害,他们其实放弃了社会生活,成为让人放心的人,同时失去了对知识和学问追求的动力。
2021年8月11日

东京奥运会,我帮孙颖莎擦桌子

女排首战土耳其,张宇欣中途来到观众席观看。
2021年8月2日

新乡卫辉,当一座城市浸泡在水里

它们不仅从外面涌入,院子里的下水管道也开始往外流水,“咕咕咕”,不一会儿整个院子都是积水。张燕开始有些担心,中午也无心吃饭。下午她推开门一看,院子里的积水已经到了膝盖,马上就要进屋了。
2021年7月26日

京广路隧道的生死十分钟

这时是下午5点左右,地面水流开始发出哗哗地,如河流涌过的声音。吴强的南向,江勇已经驶过陇海高架,到了另一段京广北路隧道,他同样被堵住,察觉到不对劲,跟副驾驶上的同伴说,“我下去看一下到底什么情况。”
2021年7月23日

名校生挤进卷烟厂流水线

我所在的卷烟厂是当地最好的国企,也是非常有性价比的体制单位。我每天上班不足六小时,上半年每个月上15天班,下半年正常双休,国家法定节假日放假时间很长,收入的话,车间工人加五险一金都超过25万。
2021年7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