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美国梭哈,日荷跟进,中国芯片奋力一搏还是盖牌走人?

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谁杀了胡鑫宇?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于泽华:解决汉字笔顺大问题

于澤華 文字研究 2022-07-22

于澤華:利用「方位值卡片」解決了漢字的筆順的大問題

于泽华:利用“方位值卡片”解决了汉字的笔顺的大问题


一、笔顺的混乱


当前,社会上汉字的笔顺是相当混乱的。笔顺,即汉字的笔画书写的先后顺序。研究笔顺对于提高书写速度,建立规范的查字、检索排序,微机输入等方面的应用上都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汉字整理和规划的基础性的工作。对于绝大多数的汉字来说,笔画顺序大家都能取得一致的看法,就是对一些个别汉字意见纷纭,难于统一。为了解决笔画的定序问题,有的著作者制定出了多达12个笔顺规则,有的还分出一般规则和特殊的规则,但遇到困难的字仍不好解决,更何况笔顺规则之间就存在着相互矛盾的现象。先横后竖与先上后下;从外到内与先里头后旁包;先旁包后里头与先里头后旁包;从左到右与先中间后左右;先主体后点点儿与先点点儿后主体等等都是相互矛盾的,因而存在着遇到具体问题也不知先选用哪一条为好。因此,有的著作者无可奈何的说:“…而少数字,都有多种笔顺,这几种笔顺很难说哪一种更合适。”(汉字知识,高更生等编1982年,第224页)。还有人说:“有少数字,有几种笔顺,……很难说谁正确;……不必强求一律。”(文字学,杨五铭编著1986年,第126页)。


显然,笔顺规则是有了,而且还不少,但这些规则却规则不了一些汉字的笔顺,这种混战的春秋还要继续下去吗?我们想现在到了该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当我们还没有拿出一个让大家都能接受的办法的时候,众说纷纭实属难免。我们整理规划汉字,进行规范要有依据,依据不足,分歧仍然会存在。不好定序和定序难于统一的现象,这是我们汉字整理和在汉字教学中的一个突出的难题。难怪有人在书中写道:“…也不必过分强求一致,只要是写得端正就行了。”(汉字基本知识,孙钧锡1980年,第203页),“对有些字的不同笔顺,很难作出哪个绝对合理、哪个绝对不合理的判断。”(张志公等主编<<汉语知识新编>>第154页1996年,人民教育出版社。)就这样,问题依然存在着。


如果我们找到了事情的内在规律,不管谁来书写都是一样的,只有一个结果,这时我们大家就找到了共同语言。建立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技术标准,应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决定汉字的笔顺必须以国家规范的印刷体字形为准,不然大家决定的顺序就会有出入。至於对书法家或是书法爱好者来说,一般来讲笔顺是一致的,由于个人风格的展现,也不排除有不一致的地方。书法能给人一种艺术美的享受,可不居泥于规范。根据当时人们的心境,随笔势,按情趣,亮风格也就可以悉听尊便了。我们的定序主要是根据一个字内部笔画之间的关系确定下来的,是属于单个汉字内部的特性问题,并且给予数值量化,谁测算都是一样的,大家就有了共同的语言。如果要考虑字与字之间、字与行款之间、字与幅面之间等一系列的关连影响问题,如果要考虑改变形体问题、艺术美问题等等,那单个标准字形的笔顺就可能有变化,不过那是另外一个课题。不要把一般普遍的问题搞的太专业化太复杂了,那是各个专业自已的事情。这也是需要点明的。


笔顺的混乱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首先是汉字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人们有不同的认识。汉字在初创时是为了解决文字的有无问题,当时还顾及不到笔顺事情,像图黑符号、很不规则的象形文字,就连线条化还不彻底时,何谈笔顺?所以只有汉字发展到完全线条化之后,并且形体结构也比较规整之后,在人们长期书写汉字的过程中才逐步形成比较顺序的形体结构来,这是汉字高度发达、较为规范的重要标志。所以,汉字笔顺的形成和规范,体现了汉字字形的完善和发展的过程。汉字由不讲笔顺,到不好讲笔顺的混乱局面,最后达到完全统一的笔顺,这是汉字形体结构发展的三个不同阶段,现在处在第三阶段,但是还有第二阶段的影响。


其次,汉字字形是为表示人们思想服务的,所以文字从起源发生学来划分种类,会有象义字、示义字、代义字三类文字的出现。对不同的书写工具,不同的使用人群,以及使用的状况,也会在文字中留下痕迹,因为人的思想与字形是互动的、一致的。目前对笔顺不同的看法就是这种不同认识的反应。因为立脚点不同、看法不同,意见要求各异,因为设立的规则不统一,有时规则与规则之间还相互矛盾,所以造成笔顺不统一。


再有,汉字是笔画构成的,笔画是由笔一画一画地写出来的,在满足人们交际和记载的需要的条件下,除要求写的好看好认外,快速写完也是随时提出的要求。字要写的快,必然对汉字形体结构有了新的要求,对初创时理据性字形必然进行改造,促使字形发生演化,这是一个逐渐的演变过程,其实,字形的变化和发展,是受其几何形线学的影响的,人们要求文字线条化、单元化、信息化等等,虽受文字表义的影响是基本的,这是肯定的,但其字形也是有其自身的演变发展规律的。比如,汉字的理据性越来越趋隐性,纯符号性逐渐加强,数字化、网络化的要求现显,人们对这种变化会产生不同的认识,也是很自然的。


人们对汉字的形体结构的认识还有很多误区,这也是造成笔顺不统一的一个重要原因。所以,一些人根据甲制订了一些规则,另一些人又是根据乙制订了另一些规则,甲乙规则往往是不一致的。如何使大家制订的规则趋于一致呢?那就是着眼点应该一样,分析的方法一样,这样的结果才有可能一样。那么,这个着眼点到底是什么呢?首先说,笔顺是在人们长期书写过程中,经过多个朝代多个人的书写而逐渐形成的;再就是,笔顺主要是以追求书写速度而养成的,因字形是社会上通用的,汉字笔画又不能随意进行太大的改变,久而久之,心里的这种要求在字形中逐渐留下了痕迹,追求笔顺者即是追求书写顺畅也。目前,再现汉字不一定用书写方法,甚至书写已不是再现汉字主要方法了,但这是对汉字笔画顺序的历史总结,对今天的汉字规范还是有用的。


二、问题的解决


《世界通用文字的设计》一书第167页中写道:“很多笔划在一小方块区内书写就会有先后次序的问题,次序一乱,词字表意就不清楚了。我在《字形学》《汉字的整理与规划》书中已解决了这一问题。把写字的小区分成不同的方位数值,从左上角8最高,到右下角0最低。                        



左斜线是测算标尺,由0到8等分。右斜线是方位值等值线,在线上的都是等数值。右下角第一条右斜线,在线的方位值是1,再靠近左下角的就小于1,而远离左下角的大于1,到达方位值等值线2 就是2,到达3时方位值就是3,┄┄到达左上角8为最高。汉字笔画的顺序,是以方位值大小依次排序。当然,还要照顾习惯,习惯是附则。”


以上内容可祥见我的其它著作和2019年4月给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司提交的申请资助书和“汉字笔顺卡发明专利”项目,当时是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司的小陈接待了我,(也就是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语言文字应用司)小陈说我们研究研究给你答复。好长是时间没有音信,我于2019.4.28日给小陈打电话,给的答复是,可以个人申请专利,国家不管,但国家规范可以完善,但谁能评价你的专利呢?我的回答:是你们!他说我们不管。这是典型的不做为行为,你没办法。由这事我想起了40多年前,我找到了北京地名管理委员会,也一个小年轻的,他正背诵外文单词呢,怎有心思听我滔滔不绝讲我的“城镇点线面的命名法”呢?同样遭遇到“我们不管”。我申报过八项专利,得到的奖项无数,都是实用新型,多年来没人问津,光每年维持费用近万元,后来都无奈放弃了。我要申请办理的发明专利的目的,主要是要以国家的名义,对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关于发布《现代汉语通用字笔顺规范》的联合通知(1997年4月7日),进行改进。我做为国家的一个个体,我花钱出书,在书中主要内容已有了,就没必要再花钱申请个人发明专利了。我有把握可以拿下发明专利,“方位值卡”具有“新颖性、创造性、实用性”,就是花钱拿下专利又有何用?没人理你,还不是过几年又放弃。当初要以国家名义申请发明专利的内容如下所述:


汉字的整理与规范执行“五定”方针: 定义、定量、定形、定音、定序。定序是重要的基础性工作之一。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和国家新闻出版署,1997年4月发布了“现代汉语通用字笔顺规范”,很多输检法都是建立它的基础上。我们在使用“笔顺规范”中仍发现了一些问题,在社会上不符合此规范的用字比比皆是,原因是规范的不尽合理。比如:“丸”、“歹”、“及”、“为”等字中的撇笔画规定先于折笔写,这是对的,怎么在“力”、“万”、“乃”、“办”等字中的撇笔画怎么又规定在折笔之后写了呢?再如:“巾”、“见”、“育”“肯”字中的月字框都是先写竖再写折,这是对的,可在“叩”、“阳”、“邢”“邻”等字中的耳刀部首,怎么又规定先写折笔画后写竖画了呢?还有:“大”、“丈”、“七”、“尤”等字中的横笔画规定先写,这是对的,怎么在“女”字中横又规定后写了呢?


因此,提出一些字笔顺的改进意见也是很自然的事了。为标准字形的笔画定序,当然是为了书写、输入、查字捡索等方面的便利,但是建立起来的科学依据不足,界限不清,分歧依旧,也会在应用中带来分歧和不便。


人们书写汉字是手握笔在空间上不间断的运动过程,有一部分运动在纸上留下了笔画,称为实笔画,有一部分只是在空中运动,没有留下印迹的笔画叫做空笔画。我们把整个运动过程叫运笔过程,把实笔画的长度加上空笔画的长度叫做运笔路线总长度,或称运笔轨迹总长度,简称运笔长度。由于受一个一个汉字中笔画、行款、字体以及版面等因素的影响,运笔成波动变化,这种波动是在X-Y两个轴上行进着并交互变化着。比如“孓”字:头一笔含一个上波形和一个下波形,是属于在Y轴上的一个整波形;第二笔由竖画和钩画所组成,是一个在X轴上的整波形,第二笔过渡到第三笔的空笔画与第三笔实笔画,构成一个在X轴上的一个整波形。再如“夫”字:头一笔与过渡到第二笔之间的空笔画是在Y轴上的一个整波形,第二笔与过渡的空笔画是一个Y轴上另一波形,第三个实笔画,是由竖画和撇画两画所组成,基本是X轴上的波形,第三笔运动到第四笔的空笔画与第四笔画构成一个在X轴上的一个完整的波形。由于书写汉字是一个个地书写的,在汉字间也有空笔画相连接,若考虑字间空笔画,波形的构成会有另外的考量。汉字称“方块字”,我们从汉字的运笔规律来看,汉字中笔画的书写顺序,有一个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趋势。过去行款直排,字序自上而下,行序自右向左,在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上比左要强势些,现在行款改为横排,字序从左到右书写,行序自上而下,左比上要强势些。过去为了解决汉字的笔顺,制订了“笔顺规则”高达十多条,并且各条间还相互矛盾,就是这样仍不能很好地解决笔顺问题。为此我在《汉字的整理与规划》一书中提出了一个的决定汉字笔顺的新方法。


我们进一步分析相互矛盾的笔顺规则后,不难发现,书写汉字时,有一个从左上角向右下角运笔的总趋势,具体到哪一笔画先写时,谁离左上角近谁就先写,谁离右下角近谁就后写。为此,我们绘制了一个笔画笔顺网格图,简称‘笔顺网图’,制成工具叫‘方位值卡片’。用它来测量笔画笔序方位值,数值大的先写,数值小的后写,根据数值大小,依次排序。网格图上左上部方位值高,右下部方位值低,我们从左下角起到右上角连一直线(左角到右角的右斜线),把图分为高位值区和低位值区。


1.网格图从右到左和从下到上划分多少个等分为好?划分多了计算数大,增加了计算的工作量,划分少了计算的数就不确,也不好。应以满足了我们的要求为准,可分为9格区、16格区、25格区等。我们选定为4×4 =16个小区,结点上数值从右向左、从下向上逐步增长,左上角结点值为最高,如图所示; 


2. 测量器具

具体要测量汉字笔画方位数值时,我们把网格图绘制到透明的的纸上或透明的塑料薄板上或用其他测试器具等,制成的方位值卡片最为便利,与网格图格图大小正好与字体大小一致;


3. 测量方法

欲测通用汉字字形时,把制好的方位值卡罩在字体上,罩在字体上,就可以测算每一笔画的方位值了。如果是直线笔画,测量头部和和尾部的方位值后,把两相加除以二就是这个直线笔画的方位值。如果是曲线或是折线笔画时就多测几点,把它们都加起来然后就除以几,选点时应选择有代表性的点并尽量做到均布。水平格线虽然取值与几何学中直角座标系不同,但座系中任何一点都同样会有两个数(X几. Y几),如图中A点的方位值为48.44。为简化计算,同一个笔画中取值要么取水平轴上的数值, 要么就取垂直轴上的数值,两者只选一种, 这样简便比较。我们见议任何笔画都取垂直轴上的数值,最能体现左上角数值最高这一特性。


我们选择了十个汉字对方位值进行了实际测量, 并例举了五种典籍规范各自的笔顺, 进行了比较。十个字中好似“火”字,大家所取的笔顺都为4334,但是《常用汉字笔顺》是先写长撇后写短撇,而《现代汉语通用字笔顺规范》是先写短撇后写长撇。所以这十个汉字都是不统一的。我们把方位值测量的结果与“现代汉语通用字笔顺规范”相比较。一致的有:乃、义、火、可、凸,五个字,不一致的有:万、车、册、非、讯、非,五个字。十个字中的“车”字最后两笔画,测算的笔画方位值相等,不好决定谁先写谁后写?我们用测量连写笔画的长度数值,来解决这个问题。当笔画方位数值相等或相近似时,用测量笔画间连写时的空笔画(即没有写出来的连接笔画)的长度数值大小来决定笔画先后次序。空笔画长度数值小的先写,反之就后写。就拿上面的“车”字来说吧,最后两笔,若先写竖画时,倒数第三画与倒数第二画之间空笔画长度,再加上倒数第二画与倒数第一画之间的空笔画长度之和为5毫米(以五毫米见方字计)。若先写横画再写竖画时,两笔画空笔画长度数值为7.5毫米。为了提高书写速度即尽快把字写完,显然是先写空笔画长度数值小的笔序笔画即竖画为好,这是符合走捷径的书写原则的。


对于合体字,按照部件中笔画的总方位数值大小排序,写完一个部件后再写下一个部件,但有时也要考虑部件之间的空笔画长度问题。


所以,决定笔顺还要考虑到人们一般的书写习惯以及与规范靠近等原因,这就要求除了规定一条基本原则外,还须规定几条附则:


(一)基本原则:以方位值大小排序,以保证运笔路线最短,书写速度最快。


(二)附则:

1.习惯性。右上一次内括的笔画先写。如:刀刁乃勺寸刃勾勿,字中的相括内敛之内的点、撇或零部件后写。

2.集中性。竖、撇穿过的横画群先写。如:韦井夫丰手耒事牛等字,字中的竖、竖钩、撇,最后写;当方位值相差太大或连写空笔太长时,可以打破“同一个零部件中的笔画集中一块写”这个原则。如:“叵匝匡可爽”等字,外部包括框与内部结构为不同的零部件,但不单独写,把它们的笔画统一在一起考虑顺序,打破了零部件之间的划分。

3.主体性。与主体笔画相离或相交的锁碎的零星笔画后写。如:北兆非小水少业当等字,再如:戈书玉北兆水少业当雨亚办鬯等字。


五种典籍汉字笔顺表

典籍

辞海(80年8月第1版)

新华字典(90年版)

印刷通用字形

 

常用汉字笔顺(76年版)

笔顺规范(97年发布)

35

35

53

53

35

135

135

153

135

153

344

434

434

434

434

1512


1512

1521

1512

4334


4334

4334

4334

15251

12515

12515

12515

12515

25121

25121

21251

21251

21251

35351

13535

35351

35351

35351

45512

45215

45512

45251

45521

22111111

11122111

21112111

21112111

21112111

附注

1.“印刷通用字形”为<<印刷通用汉字字形表>>文化部、文改委联合通知 1964年;

2.“常用汉字笔顺”为<<常用汉字的笔画笔顺>>朱典辛夷1979年7月第1版  上海教育出版社;


注:上表中的数字1、2、3、4、5分别代表汉字中的横、竖、撇、点、折。捺画归入点画类。


五种典籍汉字应选笔顺表

例字

         各笔方位值测量及其平均值

依方位值选笔顺

考虑附则应选笔顺

撇=(6.5+4)÷2=5.25 折=(7.5+5+4.5+2.5+2)÷5=4.3                                        

35

35

磺=(8+4)÷2=6   撇=(6.4+5.9+4)÷3=5.27   折=  (5.4+4+2)÷3=3.8                                                  

135

135

点=5.5  撇=(4.5+3.5+4)÷3=4  捺=(4.2+3.5+0)÷3=3.8

434

434

横=(7+3.4)÷2=5.2   折=(6+5+5+2.5)÷4=4.63

竖=(5+2)÷2=3.5     横=(5+2)÷2=3.5

1521

1521

点=6.6  长撇=(6+4+4)÷3=4.7 撇=3.5 捺=(4+5+0)÷3=3.33

4334

4334

横=(8+4)÷2=6  竖钩=(5+2)÷2=3.5   竖=5.5  折=(6+5+4)÷3=5   横=4.5

12515

12515

左上竖=5.5  横=5.3  竖=(5.5+3.5)÷2=4.5

折=(6.5+5+3.5+2.5+0.5)÷5=3.6  横=(3.5+0.5)÷2=3.5          

21251

21251

撇=(7.5+4)÷2=5.75  折=(7.5+6.5+2.5)÷3=5.5横=(6.5+2.5)÷2=4.5  撇=(5.5+2.5)÷2=4折=(5.5+4.5+0.5)÷3=3.33

35135

35135

点=7.5   折=(6.5+5.5+3.5+3.5)÷4=4.75  横=4.2

竖=(5.4+2)÷2=3.7  折=(6+4+0)÷3=3.33

45125

45125

左上横=(7+5.6)÷2=6.3  左中横=5.4  左下横=(5+3.6)

÷2=4.3  左竖=(6.6+2.6)÷2=4.6  右竖=(5.4+1.4)÷2=3.4  右上横=3.6右中横=3  右下横=2

11211211

11122111

附注

3.笔形分为横、竖、撇、捺、折五种,分别标号为1、2、3、4、5;捺画归入点画4之中。

4.以《现代汉语通用字笔顺规范》为测量字体,方位数值单位为毫米。


三、今举几例汉字的笔顺


1.“万”与“方”的笔顺

“万”与“方”两字中撇笔画,在“笔顺规范”中,为何都在折笔之后写?撇画既主动与横画相交,又要被动的与折笔相交,难度加大,不合常规。如:“人匕勺夕欠”等字,它们都是把撇笔画放在首笔,因为撇笔画的方位值最高,按着方位值高先写的笔顺基本原则,应先写撇笔,除“人”第二画是捺画外,其它字第二画都是折笔画。为什么“万”字的最后两笔就与常规相反了呢?显然撇画的方位值远比折笔大。


2.“丈”与“女”的笔顺

“丈”与“女”两字中横笔画,在“笔顺规范”中,为何一个字最先写而另一个字又最后写?它们的字形近似,“女”字中的横笔很靠上方,其方位值高于其它两个笔画,按着方位值高先写的笔顺基本原则,“女”字中横笔也应与“丈”字中的横笔一样先写。当“女”字作为偏旁使用时,变为两笔,就应先与撇捺折笔,而后写横撇折笔。


3.“卩、阝” 部件的笔顺

“卩、阝” 部件的笔顺,在“笔顺规范”中都是先写折笔,最后写竖画。从两笔的方位值上看,显然不合常规,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恐怕受过去的竖排行款从上到下、从右到左书写的影响,并把折笔当成了主体笔画所致。现在行款已改为横排了,从左到右书、从上到下书写,竖笔最靠近左边,其方位值也最大,就应该先写。


4.“卅”与“册”的笔顺

“卅”与“册” 两字中横笔画,在“笔顺规范”中,为何一个字先写而另一个字又最后写?它们的笔画组形很相似,但笔顺却不一样。“卅”字中的一撇二竖,可为一个“部件”,可以算同类的笔画集中书写,因横笔靠上方,其方位值高于一撇二竖部件,所以横笔要首先写。在“册”字中的横笔也是很靠上方,但横画穿过的是两个部件,这两个部件有一定的独立性,与横笔相配就有一个先后顺序问题。左边的月字框要比横笔靠左很多,所以方位值比横笔高,要先于横笔书写。右边的月字框要比横笔靠右很多,所以方位值比横笔低,横笔要先于右边的月字框书写。“册”字的笔顺是:首先写左边的月字框,再写横笔,最后写右边的月字框。因此,“册”字的笔顺与“卅”字的笔顺不同。


5.几个特殊结构的笔顺

艹、带(带字头),根据方位值的大小,应先写一竖再写横,可是根据附则的集中性原则,就应先写横后写竖。刀、力字中的撇画,规范中都是后写,都53,刀字应属于内敛笔划,而力字属于开放笔划,他们的笔顺应不同。刀字是53,力是应是35。尸、已、弓等字。尸字的撇画不应后写,它与已字不同,更与弓字不同,弓字是顺序相连,已字最后一笔竖横提才本身方位值就低,后写没得说,但尸字中撇画方位值本身就高怎能后写呢?还有,如世字中廿字笔划规范的就不好,廿字规范的是四画,可是世字中最后一笔就是连写的一笔。因受甘字的影响把连笔写成分开的笔画,大可不毕,甘字的笔顺可以是1512。


(以上内容是本人著作《字形学》吉林大学出版社2018年11月第1版165~169页。以及本人所著《汉字的整理与规划》一书第291~366页。 《汉字表音化研究》一书第163~173页,本内容于2005年11月北京版权局予以登记。)

相關鏈接:


于泽华:日本为什么不废除汉字?


于泽华:论理据性的汉字


于泽华:书面是文字形式,“书面语”是伪概念


于泽华:中国“语言学”帝国的建立

 

于泽华:汉字拉丁化、罗马化、拼音化不适宜中国


于泽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称为“冠毒-19”


于泽华:关于“北京语言大学”命名问题


于澤華:索緒爾《普通語言學教程》對中國文化的戕害


于澤華:保護中華姓氏文化就是保護中華文化的傳統


于澤華:評史有爲《感受中國語言學七十年》


于泽华:怀念袁晓园先生


于泽华:“语文”课程名称之改革


于泽华:搞语言学的不能带这个头


于泽华:对《語言的符號本質究竟是什麽?》的学习和质疑


于泽华:伟大的文字宪章——《字義疏舉》


于泽华:传统文化是我们立人立族立国之根本


于泽华:我所见到的胡双宝老师


于泽华:思想反映形式模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