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星星不能点灯,香港不能加油?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文字研究

严志斌:战国时期巴蜀文化双戈戟形符号的考察

嚴志斌:戰國時期巴蜀文化雙戈戟形符號的考察严志斌:战国时期巴蜀文化双戈戟形符号的考察摘要:巴蜀文化中双戈戟形符号出现于战国中晚期,流行时间较短。双戈戟形符号应是对双戈戟的摹写,在战国中、晚期与多戈戟实物的流行相始终。双戈戟形符号只见于铜剑与铜矛上,与等符号构成专属性组合。此符号的使用者有巴人,也有蜀人,很可能不是“族”的标志或个人的名号。多数器物的符号组合数量较多,其表达的含义比较复杂。这类符号组合有明显的组合次序,有其内在的逻辑性。巴蜀符号组合应该具备有超越图语作为文字的功能。
7月2日 上午 12:00

【文字研究】第六卷第四期

【文字研究】第六卷第四期【特稿】张朋朋
6月27日 上午 12:00

伊永文:《东京梦华录》版本发微

伊永文:《東京夢華錄》版本發微伊永文:《东京梦华录》版本发微长期以来,学术界是比较尊崇《东京梦华录》的,这主要如日本静嘉堂文库景印元刊《东京梦华录》本解题所说的那样,它“是学术研究上很有用处的一部书”,社会科学研究者,甚至包括建筑、交通、造船、兵器、气象等诸多自然科学领域的学者也将它视为必查必备必用之书。正因如此,《东京梦华录》版本历代均有刊刻,以至在浩如烟海的古籍之中,绵延不绝,繁衍为庞大系统,最为常见的主要是十卷本系统,即《秘册汇函》本、《津逮秘书》本、《学津讨源》本、《四库全书》本、《三怡堂丛书》本、《丛书集成初编》本等。此外尚有《说郛》、《唐宋丛书•别史》的一卷本。但是很少有人想到,学界频繁使用的《东京梦华录》却是一个有着严重缺失和错误的本子。笔者以为,为了更有效地使用《东京梦华录》,十分有必要就其版本问题作一考证。众所周知,《东京梦华录》问世于南宋淳熙丁未(1187)。据赵师侠为之所作的《跋》云:“锓木以广其传”,可知淳熙丁未前《东京梦华录》尚无刻本。孟元老自序说他靖康丙午之明年即1127年起寓东京二十四年,直到六十二年后,《东京梦华录》始有刊本。如像邓之诚所说那样,孟元老“其人盖已百岁,必不及见其书之行世,其书亦未必手定,故多讹误”。这一见解极为明确,等于告诫我们,传世《东京梦华录》不是孟元老手订之本,也就是说此刻本问世,距孟元老手写的稿本完成又历四十七年之久,在这近半个世纪的时间中,《东京梦华录》因其传抄,其错误与缺失是难以避免的。以我们目前使用最多、最为常见的元刻《东京梦华录》本而言即是如此。所谓元刻《东京梦华录》本,实际是元至正年间刻、明初印行的《东京梦华录》本,也就是由清代著名藏书家黄丕烈所废藏的元刻明国子监纸印刷而成的《东京梦华录》本。应该说它是所有流传于世的《东京梦华录》中最早最好的。所谓最早,是因为南宋《东京梦华录》刊本早已失传;所谓最好,不是说它没有问题,而是较之其他诸本而言,比如从外观着眼,此本字大醒目,结构方正,纸张洁白,笔画朴厚,颇具宋本之风,以至一度几乎蒙蔽了以目光犀利而著称于版本目录学界的黄丕烈,黄将“精美无比”之誉冠以此本。此书后为日本静嘉堂文库收藏。1934年,静嘉堂文库为研究者便,将此书影印刊行,由于印刷精良,遂为行家推崇,成为通行的《东京梦华录》本中的标准本。1958年古典文学出版社亦据此元刊本校点出书,1962年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复又以此本重印,并用秀水金氏影印古阁景元钞本,《秘册汇函》本、《学津讨原》本和《说郛》本加以校勘,并加以断句标点,较为认真严谨,故印行后,甚至外国的汉学家都为之遵从。如日本京都大学以入矢义高为班长的《东京梦华录》共同研究班,就是以此本为定本而开展翻译注释的。然而正是这样的一个本子,却存有着相当多的问题。明代胡震亨《秘册汇函•东京梦华录》本,就曾校正过元刻《东京梦华录》本中的多处错误。如卷四《军头司》的“司”,元刻误为“目”,《秘册汇函》本校正为“司”,卷一《河道》中“遗火舟船”,《秘册汇函》本校正为“遗失舟船”。又如卷二《宣德楼前省府宫宇》条“百钟圆药铺”,清代张海鹏《学津讨原•东京梦华录》本校正为“百种圆药铺”,卷三《相国寺内万姓交易》条中“诸路罢任官员”,《学津讨原•东京梦华录》本校正为“诸路散任官员”。如此之类,时或有之,20世纪30年代邓之诚先生以元刻《东京梦华录》本作注时,也做了大量这样的校正工作。日本京都大学的汉学家们在译注《东京梦华录》过程中亦如此,校正了元刻《东京梦华录》本的许多错误。邓之诚与京都大学两个校注本,仅在异体字、错别字一项上就纠误为数不少。直到20世纪八九十年代,这种校正工作仍在继续,如孔宪易先生为《东京梦华录》的纠误也是以元刻本进行的。所有这些,究其原因,是因元刻《东京梦华录》本为当时极为流行的坊间本所致。这一点从元刻《东京梦华录》本内证中就可以得到证实。一个重要之点就是:刻书用简体字,南宋已始,元代则更甚。当时的坊间因求速成以取高利,故力求简易,习以成风。《东京梦华录》就是这样一个较为典型的例子。简化字在《东京梦华录》俯拾即是,竟近三十个之多,它们是:处(处)、岳(岳)、粮(粮)、腊(腊)、脚(脚)、笋(笋)、姜(姜)、尸(尸)、糕(餻)、洒(洒)、盖(盖)、绣(绣)、划(划)、赶(赶)、宝(宝)、迩(迩)、携(携)、继(继)、葱(葱)、干(干)、双(双)、铁(铁)、群(羣)、断(断)、万(万)、与(与)、却(却)等等。更为重要的是,元刻《东京梦华录》本,充斥着文理不通、叙述混乱、误错遗漏的毛病,有的甚至到了难以理解的地步。如本书第四卷“肉行”条一句:“凡买物不上数钱得者是数”,即令中外汉学家莫衷一是,至今尚未有公认的确解。其因源于元代书坊所刻之书,完全面向市场,图快赢利,因此拼凑嫁接、窜乱臆改,疏于校勘则厕身于坊刻本之中。元刻《东京梦华录》当然不能免俗而例外。现略举一二,以管中窥豹。如元刻《东京梦华录》卷八《七夕》:如门神之像,盖自来风流,不知其从,谓之“果食将军”。倘用谢维新《古今合璧事类备要》前集卷一七《节序门;京师旧俗》引又如本条结尾处,元刻《东京梦华录》为“争以侈靡相向”,而《古今合璧事类备要》引宋本《梦华录》则是“争以侈靡相尚”。两文相较,不难看出,虽一字之差,却失之千里。同时,这也等于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之所以能够对元刻《东京梦华录》中的这些错误进行校正,依赖的是留存在南宋类书中的宋本《东京梦华录》的原文,比如依据陈元靓《岁时广记》,竟然校正元刻《东京梦华录》卷六《十六日》错误达二十余处之多。如元刻本“十六日”前缺“正月”二字,据《岁时广记》补,元刻本“临轩宣万姓”,据《岁时广记》校为“宣百姓”,元刻本“华灯宝炬”,据《岁时广记》校为“华灯宝烛”,元刻本“动烛远近”,据《岁时广记》校为“洞烛远近”,元刻本“寺之大殿”,据《岁时广记》校为“元夕相国寺大殿”,元刻本“笙簧未彻”之后,据《岁时广记》补“自古太平之盛,未有斯也”。如此等等。如果我们不利用留存在宋代典籍中的《东京梦华录》的记录文字,众多读者还将继续误读。其实早在元刻《东京梦华录》本流传之际,就有有识之士觉察到了这一点,明胡震亨的《秘册汇函》本中的校正就说明了这一点。还有黄丕烈就针对当时的《东京梦华录》版本提出“一本有一本之佳处”、“不必定以刻本为胜也”的观点。并且为此专“取弘治甲子重新刊行本手校,其异于别纸,间有胜于校本者,拟仍录诸卷因此,元刻《东京梦华录》本并非是完全可靠的,故有必要寻求除元刻《东京梦华录》本外的、载有元刻《东京梦华录》本相同内容的宋代版本。如南宋署名为袁褧的《枫窗小牍》就有不少可以和《东京梦华录》互补互证的文字,如其书卷上有一段文字就可以校正元刻《东京梦华录》本卷七《驾回仪卫》中的失误,兹例如下:《东京梦华录》原文驾回则御裹小帽,簪花乘马,前后从驾臣寮,百司仪卫,悉赐花。大观初,乘骢马至太和宫前,忽宣小鸟,其马至御前,拒而不进,左右曰:“此愿封官’",勃赐龙旗将军,然后就窖盖小鸟平日御爱之马也。《枫窗小犊》引文驾回则御裘小帽,簪花乘马,前后从驾臣寮,百司仪卫,悉赐花,大观初,徽庙乘撼马至太和宫前,忽宣平日所爱小鸟,其马至御前,马足不肯进,左右鞭之,益鸣跳,不如调训时,闺人进曰:“此愿封官耳!”上曰:“猴子且官供奉,况使小鸟白身邪?",勃赐龙眼将军,然后贴然就辔,盖小鸟平日御爱之马也。
6月26日 下午 11:36

许小年:从秦到清根本就不是封建社会

許小年:從秦到清根本就不是封建社會许小年:从秦到清根本就不是封建社会这是中国历史研究中的最大“冤假错案”。从秦始皇到清宣统,明明两千年的专制王朝,硬被张冠李戴地定性为封建社会,致使天下以讹传讹,谬误流行至今。适时纠正这一错误,准确判断这两千年的性质,不仅有助于理解中国社会的发展何以长期停滞不前,而且可以为研究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型,提供一个新的思路。何谓封建?由《大英百科全书》可知,封建主义(Feudalism)一词最早出现在17世纪,用于描述中世纪的西欧社会。在各种著作和研究中,这个词的含义不尽相同,最宽泛的定义涵盖了西欧中世纪全部的经济、法律、政治和社会关系,而最狭义的用法仅指具有贵族身份的封君(Lords)和封臣(Vassals)之间的契约关系。定义无论宽窄,封君和封臣的契约关系为封建社会所特有,画龙点睛地道出了封建社会的实质。封君赐予封臣一份领地或采邑,为封臣提供保护;作为交换,封臣宣誓对领主的忠诚,以及承诺进贡、劳役和兵役等义务。封臣在自己的领地上享有较为完整的治理权或统治权,主要包括司法、财政和军权。土地与治理权是否结合在一起,封臣是否拥有治理权,这是区分封建社会与其他社会形态的关键。在中文文献中,“封建”一词经常被简化地拆解为封土建国或封爵建藩,建国或建藩准确地说明了封建社会的实质——政权的逐级承包。西欧历史上大致有国王-诸侯-骑士的三级承包,日本为幕府-大名-武士,而中国的西周则是周天子-诸侯-大夫三个等级。下级封臣均拥有治理权,诸侯、大夫等封臣不仅形同而且基本上就是自己领地上的国王。公元前221年,秦统一中国,始皇采纳丞相李斯的建议,“废封建,立郡县”,由皇帝直接派出郡守,通过从中央到地方的官僚网系,统治幅员辽阔的大帝国。虽然郡守、县令在辖区内拥有巨大的权力,他们却与昔日之诸侯不可同日而语,两者的根本区别在于权力的来源,以及由来源决定的权力性质。官员经皇帝授权进行统治,而诸侯则以承担义务换取治理权,前者为上下级的单向命令关系,而后者为双向的契约关系。封建社会中的国王得到封臣的忠诚和义务承诺的同时,必须尊重和保护封臣的权力,如果国王破坏契约,侵犯封臣的权力,封臣可以用包括军事在内的各种手段反抗。专制主义的皇帝则待官员如奴隶,所谓“君令臣死,臣不得不死”,官员不但没有自主的治理权,甚至丧失了生命的权利。简言之,官员的权力是皇帝给的,封臣的权力来自契约保障的权利。至于历代皇朝所封的王、侯,除了少数几个朝代的初期如西汉、西晋和明朝,大多数仅有爵位和收入,而无实际的地方治理权,与封臣享有的权力相比,不啻天壤之别,史家称为虚封而非实封,虚就虚在只封爵而不建国。汉高祖刘邦实封同姓九国,结果吴王刘濞造反,汉景帝平乱撤藩,此后所封诸王又回复到虚位上。如此只封不建,岂可称为封建社会?从秦到清的两千年间,中国政体的主要形态是中央集权的皇朝专制,经济上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农经济为主体,与西欧封建社会的采邑或庄园经济又有着本质的不同。在庄园中耕作的农民只有土地的使用权,而无所有权。农民接受庄园主的保护,对庄园主承担忠诚、劳役等义务,一如封臣之对于封君。中国的自耕农则拥有土地和人身自由,不必依附别人,除了向国家纳税(包括徭役),再无其他义务。从秦到清不是封建社会,学术界早已有共识,现举数例如下,有兴趣的读者可参考冯天瑜教授所著
6月26日 下午 11:36

加拿大:中国女留学生穿汉服参加毕业典礼

加拿大:中國女留學生穿漢服參加畢業典禮,一整個文化自信!加拿大:中国女留学生穿汉服参加毕业典礼,一整个文化自信!6月正值毕业季,加拿大各所高校陆续举办了毕业典礼。虽说学士服是毕业典礼的标配,但在加拿大这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在毕业典礼上穿出风采,弘扬文化,绝对会让人眼前一亮!近日,多伦多的一名中国女留学生就因在毕业典礼上的穿搭刷爆了华人圈!这个颜值超高妹子名为Nora,是一名留学生。在前不久的毕业典礼上,她身穿一袭汉服,盘起头发戴上发钗,气质端庄又大气,引来大批网友围观!这则发布在小红书上的视频很快就蹿红全网!视频中,当Nora走上台时,台下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坐在一旁的白人校领导也被这一系汉服惊艳了,全程目光跟随,高举双手鼓掌。仔细来看,Nora是将汉服穿在了里面,外面搭了学士服,恰巧露出汉服云肩和袖子的部分,简直跟学士服完美融合在了一起。在台上的这几步,Nora走得非常端庄又谦逊有礼。抵达台前时还行了一个万福礼,完美诠释了中国传统文化。Nora表示,自己希望用这样独特的方式来记录自己的毕业典礼。“从Zoom大学毕业后,从没想过我还有机会能参加‘迟到’的毕业典礼。”“今年这场毕业典礼是为大家补办的毕业典礼。之前因为疫情的原因,导致很多像我一样的毕业生没有毕业典礼。对我来说临时知道这个消息既惊喜又有些遗憾。”Nora说,惊喜的是毕业典礼失而复得,但遗憾的是,爸爸妈妈不能从中国赶来参加。“其实上台前我一直很紧张,但从上台的那一刻起我的紧张消失了,反而多了自信和底气。”Nora来自十三朝古都西安,“我希望我的家人,家乡,祖国一起陪我见证毕业典礼。”“我想穿上我的‘家’,带着对家的思念,一起留下最难忘的回忆。遗憾最不应该出现在风华正茂的二十多岁!”相關鏈接:李竞恒:汉服可以是一个开放系统,但被强制接受的内容不算政协提案:为彰显华夏精神
6月24日 上午 12:00

汉字:起源问题

漢字:起源問題汉字:起源问题1、结绳记事《周易系辞》中说:上古结绳而治。《郑九家义〉详细介绍了结绳的方法:“事大,大结其绳;事小,小结其绳,之多少,随物之多寡”。笔者认为结绳只能记数,而不能记事,事件需满足时间地点人物等要素,甲骨文中的只言片语才有了“记事”的功能。2、刻划图画考古研究学者门认为早期的汉字从结构上分为两大系统,刻划和图画。刻划是结绳、契木的演进,图画是八卦、象形字的演进。3、仓颉造字东汉的许慎在《说文解字叙》中认为:神农时期先民以结绳的方式来记事,到了黄帝时期,史官仓颉受到鸟兽脚印的启发,通过不同形状的脚印来可以将鸟兽区分开来。仓颉依此类象创造出来“文”,又将文赋予固定规范的形状和读音称之为“字”。按书中观点,字起源于文,文起源于象形,通过仓颉的整理汇编,形成相对规范的文字。4、起一成文宋代的郑樵在《起一成文图》中认为:所有的汉字都是由“一”演化而来的,一为横,……点(、)、竖(丨)、撇(丿)、捺(乀)等形状。这是从笔画角度分析汉字起源的一种观点,汉字是由笔画组成的,这一点并没有错,然则汉字基础笔法有八笔,即所谓的“永”字八笔,如何就能确定汉字起源于(一)而不是起源于竖撇捺等基础笔画?八千多年前的贾湖遗址出土了一批刻符,蔡运章、张居中说:目前21个刻符中,依据识别出来11个字,分别反映了八卦中离、坤两卦之象。七千多年前的双墩遗址发现六百多种刻符,丰富多样,具有表意、戳记、记数三大功能,已经具备了原始文字的性质,是汉字起源之一。六千多年前的半坡遗址出土的陶器上沿口刻有二三十种符号,其中一些是原始的数字。五千多年以前的青墩遗址出土了刻于羊角之上的一些数字刻符,易学专家认为这是易学起源的初始符号。距今五千多年的庄桥坟发现用来交流沟通的刻划符号,比甲骨文早一千多年。龙山文化的骨刻文是甲骨文的前身,至今约四千六百多年。比甲骨文早的还有陶寺遗址的唐尧文化陆续发现画于陶器上的“尧”、“易”、“命”等字。同时该遗址还证明了早期作为方国的政权统治。继而往后的夏代水书(水书记述的内容大多为驱鬼骧灾、祈福预言的内容,起源于水族古老的多神教宗教信仰,此外,还有大量天干地支、星象节令的内容。)、商代甲骨文(甲骨文内容涉及商代社会的各个领域。据考古专家推断,这是因为殷商王朝的商王几乎每事必卜。也有专家认为,甲骨文并非全是占卜的记录,有很多是皇室日常生活的记录。因此,从甲骨文中可以了解到商朝的很多政治经济和社会构成等内容。)、周代钟鼎文(金文起于商代,盛行于周代,是由甲骨文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文字。因铸刻于钟鼎之上,有时也称为钟鼎文。据统计,金文约有三千零五字,其中可知有一千八百零四字,较甲骨文略多。金文上承甲骨文,下启秦代小篆,流传书迹多刻于钟鼎之上,所以大体较甲骨文更能保存书写原迹,具有古朴之风格。)均已是成熟的汉字系统。由上可知,汉字在萌芽时以刻符居多,趋于成熟之后逐渐发展出图画符号。早期的成熟汉字也以刻写为主,直到战国时期改良了毛笔之后才逐渐以书写为主,无论是“纸”的进步,还是“笔”的发展,汉字结构顺其特征而发生演变。汉字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起源,而是在众多文明文化交流中,不断增加,不断发展,不断完善出来的文字体系。相關鏈接: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一)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二)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三)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一)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二)于泽华:日本为什么不废除汉字?徐晋如:汉字简化和拼音化贻害无穷
6月24日 上午 12:00

李十方:阅《人性论(上册)》摘要

李十方:閱《人性論(上冊)》摘要李十方:阅《人性论(上册)》摘要1.人類的知覺分為兩種,即印象和觀念。二者的區別在於:它們進入心靈的強烈程度和生動程度各不相同。印象是那些進入心靈時最強烈的知覺,包括初次出現的感覺、情感和情緒;觀念則是那些微弱的意象,除了由視覺和觸覺所引起的知覺之外。2.知覺還可以有簡單和復合之分。但一切簡單觀念和印象都是相類似的;而復合觀念和印象既然由簡單觀念和印象形成,我們就可以概括斷言,這兩類知覺是精確地相應的。我們的全部簡單觀念在初出現時都是來自簡單印象,這種簡單印象和簡單觀念相應,而且為簡單觀念所精確地復現。3.印象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感覺印象,一種是反省印象;一個印象最先刺激感官,使我們知覺種種冷、熱、饑、渴、苦、樂,這便是感覺印象;而這種印象在心中留下一個復本,即觀念,當這種觀念回到心中時,它會產生慾望和厭惡、希望和恐懼等新印象,這便是反省印象。4.印象復現於心中,仍保持著相當大的活潑程度,以這種方式復現的官能就是記憶;而印象完全失去活潑性,變成了純粹的觀念,這稱為想象。二者的區別在於,記憶觀念比想象觀念生動和強烈得多。5.關於因果的一切推理原來都是由某種現象得來的。6.感官產生印象的最終原因是人類理性所不能解釋的,我們不知道它到底是直接由對象發生的,還是被心靈的創造能力所產生,還是我們的造物主所給予的。7.人類的苦樂知覺,是心靈一切活動的主要動力。8.必然性的本質是習慣所產生的由一個對象轉移到它的通常伴隨物的觀念上的那種傾向。必然性是存在於心中,而不是存在於對象中的一種東西。9.畜類也和人類一樣賦有思想和理性。10.物質和運動往往可以看作思想的原因。關於靈魂實體的問題是絕對不可理解的。相關鏈接:李十方:阅《社會契約論》摘要李十方:阅《神学政治论》摘要李十方:阅《联邦党人文集》摘要
6月23日 上午 12:00

蘇軾:黃州寒食

蘇軾:黃州寒食
6月23日 上午 12:00

何兹全:漫谈“封建”

魏晋南北朝隋唐,在屯田、均田制度下,国家加强了对农民的控制,依附关系继续发展,布帛代替了金属货币,自然经济代替了交换经济。以土地、田庄、部曲客等依附民为基础的门阀豪族是社会的主要统治阶层。
6月22日 上午 12:00

沈兼士:研究文字学“形”和“义”的几个方法(节选)

沈兼士:研究文字學“形”和“義”的幾個方法(節選)沈兼士:研究文字学“形”和“义”的几个方法(节选)
6月22日 上午 12:00

唐晓敏:杜威的教育思想为什么有害?

唐晓敏:杜威的教育思想为什么有害?道中书院文宣部
6月21日 上午 12:00

齐邦媛:我的老师钱穆先生

他万万想不到的是,晚年“归”来定居的台湾竟也到了没有温情与敬意的一天,使他在九十六岁的高龄,1990年6月底,为尊严,仓皇地搬出了台北外双溪的素书楼,落脚在杭州南路一所小公寓,两个月后逝世。
6月21日 上午 12:00

唐晓敏:教育应该让孩子有一点“不现实”

唐曉敏:教育應該讓孩子有一點「不現實」唐晓敏:教育应该让孩子有一点“不现实”多年来,我们的教育太重视“现实”了。总是让学生“适应现实”,督促学生“与时俱进”,把这看做的教育的成功。按这样的教育观念培养的人,特点是很精明,很能了解社会,成为钱理群所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样的教育,实际上是有严重问题的。好的教育,应该是让人与现实有一种既适应又不完全适应的关系。其特点是,他们与现实中的好的东西,与现实中的真善美,是适应的,而与现实中的不好的东西,则是不适应的。他们不是盲目地服从现实,也不是只会利用现实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在这方面,中国传统教育的理念与实际的教育效果,更为可取。传统教育培养人的“求道”的精神,让人有一种对理想的追求。而人在追求理想的时候,与现实总有一些不太适应,但这是好事。其中的一些有大成就者,甚至已经明白,只有与现实不太适应,才有可能得到成功。如韩愈就说过,“唯乖于时,乃与天通”。韩愈明白,一个人若是一味地追求适应他的时代,就很难得到别的时代的认可。自然,这是有大成就者的情况。普通人呢?普通人也是一样。也应该是与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有时甚至是可以不去适应现实,至少是不去迎合现实中不太好的一面。我们常常被告知,读书时要注意,书中有“糟粕”,但很少想到,糟粕究竟哪儿更多?其实,正是“现实”中,糟粕更多。徐健顺有一篇谈古代教育的文章,文中有这样的一段话:最后一代读过私塾的老先生,还有一些尚在人间。我和我的团队,这些年来到处拜访这样的老先生,询问当年的教育情况,采录当年的读书方法。昨天有人问起,那些老先生都是怎样的人?我郑重回答:不是现实中的人。和他们面对面坐,恍若隔世。他们吟诵的时候,会哭。他们和你一见如故,亲如家人。他们不顾年迈体衰,总是倾囊而授,或又拄杖带我们寻访他人,从未提报酬、版权,也从不怀疑我们是骗子。徐健顺接触他们时,首先感到的是,他们“不是现实中的人。和他们面对面坐,恍若隔世”。他很钦佩这些传统教育所培养的人。认为他们是“士”,横平竖直,立于大地。“他们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是气节。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气节不是一个架势,恰恰是亲切,是温柔,是可爱。”现实变了,现在大家都有一种怀疑的心理,担心自己受骗,但这些老人与来访者“一见如故,亲如家人”,现实中人们都讲究“报酬、版权”,但这些老人“从未提报酬、版权”。也就是说,这些老人没有“与时俱进”。其实,“与时俱”也未必是“进”。相關鏈接:唐晓敏:古代孩子“善属文”的例子唐晓敏:用最简单的方法学最好的诗文唐晓敏:现有的“汉语语法”“基本上不符合汉语特点”
6月19日 上午 12:00

许倬云:为何自称“汉人”?

許倬雲:爲何自稱「漢人」?许倬云:为何自称“汉人”?中国人绝大多数的族群都认同自己是汉人,汉人的名称从汉朝而来,因此汉朝的意义便不只是一个政治上的朝代,而是将各种不同来源、背景的中国人融铸成一个大家共有的身份认同。为什么别的朝代不能做到?为什么两千多年来中国人还一直自称汉人?这个缘故在于,汉人不是一个族群的意义,而是一种文化群的意义。在这个定义上,汉人和欧洲族群的概念是相当不一样的,例如犹太人、日耳曼人、拉丁人,都是以族群、种族、血统来界定,可是汉朝却是以文化来定义,才能够一直维持到今天。我们知道汉朝从刘邦打败项羽后,一时并起的群雄也都一一低下头,但当时的汉朝还不能称之为汉朝,从刘邦到吕后再到文景二代,最初还动荡不安,尚未融铸成一个具体的朝代。直到汉武帝,约公元前一个半世纪的时候,才显现汉朝之所以为汉朝的特点。贾谊在他的文章中常常问道:汉之为汉已经很久了,为何不能改掉秦朝的毛病?为什么不能避免外族的侵略?为什么百姓的日子仍过得不好?自贾谊提出这些疑点直到解决这些问题,总共花了一个半世纪之久的时间,才将汉界定为汉。一、政权的整合从一个武装集团共有逐渐转变成各地的人才都可以加入统治集团。在汉初时,丞相只有功臣可担任,因此汉朝非侯不能担任丞相,非军功不能封侯,只有功臣的子嗣才能封侯。后来逐渐转变成公孙侯可以布衣封侯,文人可以封侯做宰相。汉朝的察举制度经董仲舒等人努力,使全国的人才进用到中央,也使全国人才分散到各地担任统治工作。每一个郡都有一定的配额,每一个地区的人皆可加入国家的统治集团。虽然用的名称为“孝廉方正”或“贤良方正”等等——这些名称过去也曾用过,但没有配额——直到察举制度建立,才建立了政治统治集团的基础,使分散在全国各地甚至到边缘的省份,人口不到一定的比例,也有保障名额,可使地方的孝廉察举到中央来。察举制度选出的人才要回避本籍,不能到原籍担任地方官,如此可省去地方派系问题。这个制度开启了中国科举制度几千年的传统,使汉朝从封闭的功臣集团统治转变为全国各地的精英共同统治的局面。我认为这是汉之为汉的首要条件,这使得人民认为这个国家是大家共同拥有的,政权是全国人民共有的,而不再局限于封配出来的功臣。二、经济网络的整合在战国时代,中国已经具有相当的城市化,商业活动非常活跃,各地有各自的货币,例如北方的刀钱、东方的布钱、南方的元、西方的钱。当时秦国叫做钱,楚国叫做元,齐国叫做布,燕国叫做刀。货币并没有统一,各地有各地的物产、风俗习惯,所以各地的市场并没有真正被整合为一个市场,产品在城市生产。当时第一级的城市约有七八个,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生产单位,手工业在街坊里进行,而不在农村。所以全国城市发展的手工业,基本上只供应各国疆域内所需,自己销,自己运,并没有被整合为共同的市场。到了汉武帝时代,因连年对外战争,须征收大量的税收,以维持公共工程及防御的需要,为防止人民逃漏税,汉朝采取了最严酷的征收办法,哪一个人密告谁逃税,则密告的人可得到没收的财产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因此全国到处都有人告密,这样做便破坏了工商业的机制,故生产的事业只好转入农村。在农村生产须有集散功能,因为农村工业产量不大,物品集散的机制可以形成全国性的经济网络。从汉武帝开始,组成了全国经济交换网,这使得中国经济被整合为一。至1840年代海运通行以前,中国的经济网络是中国得以统一的重要因素。政治可分裂、内乱、割据、外族侵占建立征服王朝,经济网络可破裂,但时间都不会很长,很快可以修补起来,因区域与区域间的互相依赖,使得经济网络必须重新建立,故经济网络完全整合成功是在汉武帝时代。三、宗教文化方面的整合在宗教方面,汉武帝是非常迷信、重感情的人。李夫人死后,为了找回她的灵魂,武帝召集全国各地的道士、降灵、灵媒等作法,只求一见爱妃。汉初各地的信仰皆由中央管理,各地的神祇都在长安建祠,各种神祇集中在长安,各种巫师、降灵人物都在宫中融合成一体,到王莽时终于生根发芽。东汉晚年道教盛起,全国的民间信仰结合起来成为道教的根源,因此,今日各种信仰方式、祀奉的对象基本上与那时相差不远,是宗教的大统一。在文化部分,经过察举制度,各地精英都汇集在中央,中央又有学校。在汉成帝时,博士弟子的人数约有三万人,他们学成后回到各地教书,这是文化上儒家的统一。博士弟子对于上层文化有统一的功能。战国时代百家争鸣,有各种不同的学派、学说,在中国统一尚未完成时,有些学者已经在做文化整合的工作,例如吕不韦编《吕氏春秋》、淮南王刘安编《淮南子》、董仲舒编《春秋繁露》。其中《春秋繁露》规模之大,兼包自然与人事,如此宗教融合儒家文化传播,儒家学者才能大规模地予以整合。司马迁作整体历史的构建工作,这些成果构成了跨时代跨地域的文化大格局。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三个层面兼括并至、无所不包的大系统才使得汉朝文化能够兼容并蓄,各地不同的人群也愿意留在这个大系统中,使得几千年来中国人一直以汉人自居。汉朝基本的精神是宽容、宏大而不自限,是开阔的心胸。汉代对匈奴不喜欢用武力,而更愿以和亲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和南匈奴逐渐由斗争而转变成和平相处;张骞通西域,以经济为主要联络方式而打通了丝绸之路;南越基于经济上的因素,也认为抵抗不如和解。在四川另有“道”,是一条贸易的路线,沿“道”的路线有了贸易后,人口聚集而变成了县,所以今日中国有许多城市仍以“道”命名。由于没有边界,中国人天下国家的意识是在汉朝形成,天下国家的内涵是文化,支撑的是经济的交流,加上另一个支柱是文化上的统一,此为汉之为汉的重要原因。相關鏈接:李竞恒:汉服可以是一个开放系统,但被强制接受的内容不算政协提案:为彰显华夏精神
6月19日 上午 12:00

龔鵬程:百年漢字屈辱史(七)

中文计算机发展另一问题,是中文作业系统环境。计算机是西方的发明,故其作业环境就是英文。中文要能具有中文操作系统、程序语言及应用程序等整体的中文环境,跟英文一样,仍是需要努力的。
6月18日 上午 12:00

龔鵬程:百年漢字屈辱史(六)

龔鵬程:百年漢字屈辱史(六)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六)六、对全球化及美语帝国主义的质疑在世界主义者的思维中,有一个全球文化概念的中心问题,即一种全球性的语言。马克思在思考这个问题时,也受到了19世纪人建构各种人工通用语言的影响,那些语言中,最驰名、也最为持久的,就是本文前面提到的世界语。今天,它已经得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赞许,而其机构「世界语联合协会」也已经获得UNESCO以及联合国其他组织的支持。然而,世界语的词汇和书写体,都来自欧洲语言(拉丁语、希腊语和日耳曼语),所以,它其实就是欧洲中心主义的语言。
6月18日 上午 12:00

龔鵬程:百年漢字屈辱史(五)

龔鵬程:百年漢字屈辱史(五)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五)五、汉字,软弱的崛起这种对文字的恐惧,在黑格尔那儿即曾表现过,而且被他跟对中国的恐惧关联起来。
6月18日 上午 12:00

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四)

龔鵬程:百年漢字屈辱史(四)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四)四、欧洲对汉字的排斥、吸收、误解与恐惧从整体上看,注重分析和描述语言符号之结构,是20世纪西方语言学研究的普遍倾向,形成结构主义的思潮。对此思潮或现代语言学,英国语言学家莱昂斯(John
6月18日 上午 12:00

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三)

龔鵬程:百年漢字屈辱史(三)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三)三、欧洲中心论对字形和语法的影响此外,为了简化汉字以达到拼音,而且是用拉丁字母拼音,改革汉字的先生们还杜撰了另一条规律:文字符号由繁趋简,以「证明」简化是大势所趋,是进步的。
6月18日 上午 12:00

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二)

龔鵬程:百年漢字屈辱史(二)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二)二、仿效欧洲语言然而,此种思想不折不扣是在欧洲中心论底下形成的,所谓拉丁化或「采世界通行之字母」,根本就是对欧洲拼音文字的模拟。因为,从来没有人提倡用阿拉伯字母、斯拉夫字母、印度字母。
6月18日 上午 12:00

龚鹏程:百年汉字屈辱史(一)

一百年前,1920年,钱玄同即在《新青年》七卷三号发表了〈减省汉字笔画的提议〉;1923年又在《国语月刊》发表了具体方案,倡行简体字。这种简体字之功能,即在于让汉字逐渐减省,逐渐抽象化,与拼音接轨。
6月18日 上午 12:00

厦门大学:悻悻学子 前程似锦

七月流火(人大)悻悻学子(厦大)沆瀣一气(上交大)共展鸿浩之志(北大)
6月18日 上午 12:00

李霖涌:生搬硬套岂是创造?

〖題目〗全國甲卷語文作文題目閱讀下面的材料,根據要求寫作。《紅樓夢》寫到“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時有一個情節,為元妃(賈元春)省親修建的大觀園竣工後,眾人給園中橋上亭子的匾額題名。有人主張從歐陽修《醉翁亭記》“有亭翼然”一句中,取“翼然”二字;賈政認為“此亭壓水而成”,題名“還須偏于水”,主張從“瀉出於兩峰之間”中拈出一個“瀉”字,有人即附和題為“瀉玉”;賈寶玉則覺得用“沁芳”更為新雅,賈政點頭默許。“沁芳”二字,點出了花木映水的佳境,不落俗套;也契合元妃省親之事,蘊藉含蓄,思慮周全。以上材料中,眾人給匾額題名,或直接移用,或借鑒化用,或根據情境獨創,產生了不同的藝術效果。這個現象也能在更廣泛的領域給人以啟示,引發深入思考。請你結合自己的學習和生活經驗,寫一篇文章。要求:選准角度,確定立意,明確文體,自擬標題;不要套作,不得抄襲;不得洩露個人信息;不少於800字。〖教師下水作文〗生搬硬套豈是創造?成都市龍泉中學
6月17日 上午 12:00

王晓平:《诗经》日藏古本的文献学价值

王曉平:《詩經》日藏古本的文獻學價值王晓平:《诗经》日藏古本的文献学价值日本所藏《诗经》唐抄本和日人所书写之《诗经》古抄本,日本藏《毛詩正义》单疏本、南宋十行本,及其江户时代和刻活字本等,多存《诗经》古本风貌。其对于《诗经》文献学研究的价值,可从考经文、考《传》、《笺》、《疏》佚文、考各本虚字之增删、知定本前后俗本之旧貌、考《毛诗》及三家诗散佚著述佚文、考六朝初唐俗文异文、明辨体式七方面予以说明。《诗经》今存写本,以敦煌石窟所见卷子为最古,皆唐以前人手写,大有裨于《诗经》研究。除此之外,还有古代流传于日本之唐抄本和日人所书写之抄本数通。唐人抄写而自唐传入日本的抄本,学界称为唐抄本。同时,还有日人抄写而与唐抄本密切相关的抄本。[1]其中静嘉堂藏《毛诗郑笺》20卷、龙谷本和清原宣贤手抄《毛诗》等皆很完整。[2]《诗经》之古印本,即最古之宋本,国内当数国家图书馆保存之两种,余则不存;而日本今尚存宋绍兴九年所刊《毛詩正义》单疏本[3]和南宋十行本,即《附释音毛诗注疏》[4],前书列入日本“国宝”,后书亦列入日本“重要文化财”。日本江户时代活字本中的《毛诗》白文与《毛诗郑笺》,多以保存旧貌为己任,亦有理应珍视者。清人严可均于《铁桥漫稿》卷八言:“书贵宋、元本者,非但古色古香,阅之爽心豁目也;即使烂坏不全,鲁鱼弥望,亦仍有绝佳处,略读始能知之。”[5](书宋本后周书后)《诗经》之古写本印本,唐抄宋椠,珍如珙璧,一旦散佚失坠,无以挽回,访书藏典之事,可谓大矣!其真价,固不当以藏于海内海外相议,而海外传者,得之不易,亦常令学子“望洋兴叹”矣!笔者执教鞭于东瀛,欲聚古文旧书,幽搜讨寻,不遗余力,而犹致力于《诗经》古本之集揽。每得一通,或倾囊相购,或远借摄影,或托友人复印,或翻为楷书,历数年,所知古写本、印本,大体到手。以上《诗经》日藏资料,既为研究日本诗经学之基础材料,如与国内研究相辅相成,又于拓展中国古典文献学、中日文化交流史研究和比较文学研究,有所启发。笔者陆续发表各本研究论文,又撰此短文,论其文献学研究之前景,以明飘零它山之故叶归根之意也。各种写本、印本,价值自然不尽相同,此不详论,仅言其大要而已。一、考经文《墓门》二章“歌以讯之,讯予不顾”,戴震《毛郑诗考证》谓“讯”乃“谇”字转写之讹。安徽阜阳汉墓出土《诗经》竹简正作“歌以谇□”。静嘉堂本《毛诗郑笺》、足利乙本等抄本“讯”皆写作“”,即“谇”之俗字。盖“”与“讯”字形相近,遂被误认作“讯”。《硕鼠》:“逝将去汝,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韩诗外篇两引此文,并作“逝将去汝,适彼乐土。逝彼乐土,爰得我所”。又引次章亦云:“逝将去汝,适彼乐国。适彼乐国,爰得我直。”诚如岛田翰所言,此乃因为叠句,从省不书,止于“逝彼乐土”各字下,各加重文号,展转传写,遇脱“适彼”二字下重文号,于是浅人又妄加“乐土”二字,改作“乐土乐土”也。[6](P123)岛田翰又引原出于高山寺之新井政毅藏书卷子本《毛诗》(狩谷掖斋所旧收),此处旁记“古本作‘逝彼乐土、适彼乐国’者”云云,与《韩诗外传》所引同。而顾野王真本《玉篇》引首章,亦作“逝彼乐土”。岛田翰并引《中谷有蓷》篇叠“慨其叹矣”两句,《丘中有麻》篇叠“彼留子嗟”两句句例相同者以为旁证,遂得出结论,谓不独韩婴所传,乃虽《毛诗》固如此。考日本现存《毛诗》抄本,此类例证并不罕见。《小雅·车攻》:“建旐设旄,薄兽于敖。”唐石经、宋小字本、相台岳氏本都相同。薄为语词,敖为山名,据文意,兽当为动词。而《郑笺》云:“兽,田猎搏兽也。”惠栋《九经古义》:“上‘兽’字亦当为‘狩’。《考文》古本作‘狩’。”惠栋以日本山井鼎所撰《七经孟子考文》之说为证据,说明“兽”当为“狩”,意正顺。而阮元《校勘记》又吸取了惠栋的看法,曰:“《九经古义》云,《水经注》引云:‘薄狩于敖’,《东京赋》同。”段玉裁赞同惠栋云:“‘薄狩’,《后汉书·安帝纪》注及《初学记》所引皆可证。”这是利用日本古写本校勘的一个好例子,因为这里提到的“《考文》古本”正是指足利学校所藏古写本。近读《阮元评传》,见提到此例,作者评论说:“郑玄没有查考《考文》古本,而望文生义,显然是错误的。”[7](P340)作者意在指出郑说不当,而又怪罪郑玄未能查考《考文》古本,看来作者似不知《考文》古本在何处,才误以为是郑玄可查考之书。作者非专治《诗经》之学者,固然不必深责,而当今治《诗经》者,亦多不知《考文》古本为何指,岂不辜负山井鼎利用足利学校所藏古本校订经籍而写出《七经孟子考文》①的一番苦心?这里所言“古本”,具体而言,当为《毛诗》足利甲本。此本《经》仍作“搏兽于敖”,而《笺》云:“狩,田猎搏兽也。”《毛诗》足利乙本则同今本,经文作“搏兽于敖”。[8]足利本当据宋本所抄或据其改订,故字有同与不同。盖经本作“狩”,郑玄亦据此释词,误不在郑玄,误在后人抄写或刻印焉。静嘉堂本经作“搏兽于敖”,而“搏”字左旁注“薄,本乍”,是古本有作“薄”者无疑也。诚如黄丕烈所言,“抄本书必得彼此参考,方为美善也”[9](P364),参阅多种抄本,实有益于释疑也。二、考《传》、《笺》、《疏》佚文《毛传》、《郑笺》、《孔疏》在长期流传过程中,脱误颇多。日藏写本常依照古本校勘宋本文字。古抄本《神乐歌》一卷,原为乐人安倍氏所藏,其纸背书《小雅·韩奕》末二章、《江汉》完篇。疏中“民”字悉作“人”字,乃避唐太宗讳,可定为平安时代抄本。以校闽本、毛本,疏文阙略,讹夺颇多,但《韩奕》第五章孔疏“蹶父”至“燕誉”下,有“此言韩侯”云云198字,乃为佚文。长泽规矩也曾以校十行本、嘉业堂单疏本,益信其为佚文,因叹曰:“予数观古抄本,而其佚文多若是者,未曾见也。”遂以“艺林鸿宝”称之。[10](P401)今考恭仁山庄藏宋绍兴九年单疏本,亦无此99字,则其为佚文,可信矣。此乃孔疏中最长之佚文,而《毛传》、《郑笺》中之脱误,字句虽短,却于理解其文意多不可或缺。古书遇重文,多省不书,但于下画重文号以识之。后人抄写,时有漏看此重文号而脱重文字句的情况。静嘉堂本《毛诗郑笺》,《经》、《传》、《笺》齐备,堪称完璧,虽多依宋本,然字左右多有据日本传古本校勘之注记,脱误之迹,明白可辨。如通行本《关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传》文中的一段话:后妃说乐君子之德,无不和谐,又不淫其色,慎固幽深,若关雎之有别焉。然后可以风化天下。夫妇有别则父子亲,父子亲则君臣敬,君臣敬则朝廷正,朝廷正则王化成。静嘉堂本《毛诗郑笺》于“夫妇有别”后右旁注“夫妇有别,四字本无”,意为日本所传,有两种情况,即一本于上一“夫妇有别”后还有一“夫妇有别”,另一本则无此四字。前一本后半当断句为:然后可以风化天下,夫妇有别。夫妇有别则父子亲,父子亲则君臣敬,君臣敬则朝廷正,朝廷正则王化成。各句正构成顶真结构,文意亦顺。据此推断,原文“夫妇有别”四字各字下有重文号,后书写者漏写,只留下一“夫妇有别”,文意大体可通,遂断句时将其后属,后句与前句的关系遂不甚明了,不如有此四字将喻体与喻意勾连明晰。三、考各本虚字之增删日本藏各种《毛诗》写本,“之也”、“矣也”、“也矣”之类极多,此亦与敦煌《诗经》卷子同。京都大学藏《毛诗唐风》残卷《蟋蟀》:“蟋蟀在堂,岁聿其莫,日月其除。”《传》:蟋蟀,蜝也,九月在堂。聿,遂也。除,去也。[11](P2)以上每释一词,均有一“也”字,将各词关系表示得清清楚楚。而今本则作:蟋蟀,蜝也,九月在堂。聿,遂。除,去也。陈奂《诗毛氏传疏》:“聿者,遂之词,为全诗聿字通训也,聿与曰通,其意皆可训遂。遂,亦词也。”[12](P535)具体说明“聿”训为“遂”之理由。今人有标点断为“聿遂除去也”者,固由不明句意之故,而通行本脱一“也”字,至少也让人多费一层思索,减缓阅读速度。后世刻书者为成本计而多删语词,给今人造成不便良多矣。陈澧《东塾集》卷一云:“《毛传》连以一字训一字者,惟于最后一训用‘也’字,其上虽垒至数十字,皆不用‘也’字,此传例也。”[13](校《毛传》“也”字说)敦煌《毛诗》卷子传文以一字训一字者,多施“也”字,已将陈澧之说打破,而日本藏几种《诗经》抄本更进一步验证陈澧所说不确。杨守敬《日本访书志缘起》已经注意到日本古抄本经注多有虚字。通观其抄本,知实沿于隋唐之遗。即其原于北宋者,尚未尽删削。他还特别提到《尚书》、《毛诗》经注抄本犹多虚字。今合校数本,其渐次铲除之迹可寻。[14](P3)日本古代《诗经》研究者,往往利用日本古写本来对《传》、《笺》文字进行校勘,继山井鼎之后,江户时代末期龟井昭阳著《毛诗考》也屡引足利本。如卷四《?{风·柏舟》:“柏舟,共姜自誓也。卫世子共伯蚤死,其妻守义,父母欲夺而嫁之,誓而弗许,故作是诗以绝之也。”[15](P1)今本最后一句作“故作是诗以绝之”,而《毛诗考》末尾增一“也”字,且说明道:“也字,今本阙,据足利古本补。”[[15](P53)宋本已阙此“也”字。较之古写本,今本删去的语辞甚多。阮元《校勘记》对此类情况,亦未一一注明,原因是他所见经注本,大抵皆出于南宋,因而不相信日本抄本为唐本,怀疑那些虚字是日本人所妄增。而龟井昭阳《毛诗考》则较为注意日本抄本,多依据《七经孟子考文》所反映的古本句末多用助字的情况,推断今本已被删去“也”、“矣”、“焉”之类,而认为理当补足为是。《有女同车》《传》:“刺忽也。郑人刺忽之不昏于齐,太子忽尝有功于齐,齐侯请妻之,齐女贤而不取,卒以无大国之助,至于见逐,故国人刺之也。”昭阳曰:“也字。今本阙,据足利古本补。”[15](P44)江户时代末期安井衡《毛诗辑疏》也十分注意运用足利古本来确认《经》、《笺》、《传》文字。如《周南·卷耳》:“我仆痛矣,云何吁矣。”《笺》云:“此章言臣既勤劳于外,仆马皆病,而今云何乎,其亦忧矣。深闵之辞。”安井衡案:“《笺》:‘何乎’,本多作‘何吁’,今从足利古本、小字本、岳本。”[16](P35)是说《郑笺》中“今云何乎”一句中的“乎”字,各本多作“吁”字,而安井衡根据足利古抄本和小字本、岳本,判定以“乎”字为宜。这里所指“足利古本”系指足利学校所藏《毛诗》甲本与乙本,是山井鼎、物观撰写《七经孟子考文》中《毛诗》部分的依据,也是观察在《传》、《笺》流布过程中虚字“渐次铲除之迹”最有说服力的材料之一。另一方面,少数亦有浅人妄增的情况,若将诸本精心对照,更能减少臆断,明其变迁。四、知定本前后俗本之旧貌唐孔颖达《毛诗注疏》“融贯群言,包罗古义”[17](P120),堪称魏晋至隋唐数百年间汉学《诗经》注说总结性著述,其颁行为《诗经》法定本,而后治《诗》者正文一依所用颜师古定本,音读一依所附陆德明释音,注疏一依《正义》,千余年各家各派之传本、论述及其争论,一时归于止息,《诗经》之学,汇于一统。于此,固有称其利于传播应用之意见,然于学术发展自身,终究利多大弊多大,实需再认识。一种书,必一种读法为是,新知安得增展?牺牲多样性,求取统一性;牺牲非官方学术,独尊官方学术,业师考官,一以此据,非是之说,一律不看,百书一面,千师一腔,脱其藩篱,则难乎其难,不贵乎独立思考,唯贵于众犬同吠。由此易生两极端,一极端乃固守陈说,思想禁锢;一极端乃乱暴造反,孳生无根之说,两者交相攻讦,殊无平和之气,其源一也。后世之读《诗》者,多唯知定本,唯知《毛诗》、《郑笺》、《孔疏》,唐前各家各派,多不存世,定本何来,《孔疏》何来,难知其详。此功欤,此过欤,自可见仁见智,然其弊害,绝对不可不道。功亦非皆一人之功,过亦非全一人之过,学术一统之思维,实不足取也。日本传诗,亦重毛郑,遵《正义》,然亦有不同处。宫中讲《经》,自奈良时代至大正、昭和,除因战争等原因中断,延续千数年。平安时代汉诗文集《本朝文粹》卷九收录菅三品《仲春释奠〈毛诗〉讲后赋“诗者志之所之”》、卷十一收录藤雅材《五言仲春释奠听讲〈毛诗〉同赋“鹤鸣九皋”》,乃为宫中祭奠孔子再由博士讲解《毛诗》后宫廷诗人们所作诗篇之序言也。赋诗之题,既有出自《小雅》之诗句“鹤鸣九皋”者,亦有出自《诗大序》之说“诗者,志之所之”者,亦有所讲之经并非《诗》,而所赋之诗,题取自《诗》者。卷九载江澄明《仲春释奠听讲〈古文孝经〉同赋“夙夜匪懈”》,所讲为《古文孝经》而所赋诗题出自《小雅》。考其所据《诗经》版本,亦有定本以外者。《关雎》“君子好逑”,“逑”俗本有作“仇”者。《本朝文粹》卷中引用正作“好仇”。[18](P242)而大念佛寺所藏《毛诗二南》残卷,据推断正属俗本系统。[19]后之写本虽皆依据宋本,于校勘之时,每旁注“本乍”即“本作”,表明当时流布本中有作它字者。此种校勘文字,治《毛诗》者读之,可窥俗本之一斑。五、考《毛诗》及三家诗散佚著述佚文日本新美宽、铃木隆一编《辑佚》收录日本典籍保存的中国《诗经》研究著述佚文220条[20],其中主要包括日本古代抄本引用的如下中国《诗经》研究著述的佚文(括号中为收录条目数):1.汉韩婴:《韩诗故》
6月16日 上午 12:00

唐晓敏:古代孩子“善属文”的例子

唐曉敏:古代孩子「善屬文」的例子唐晓敏:古代孩子“善属文”的例子属文,就是撰写文章,善属文,就是善于写文章,有时也指善于做诗。写诗或做文章,对现代人来说,都不太容易的事,对小学生和中学生似乎就更难,以至成为“三怕”之一。但古代的孩子,做文章并不很难。他们常常是很早就“善属文”了。清人林之望著有《养蒙金鉴》,仅在这本书中,记载的善属文的孩子,是这样的:
6月16日 上午 12:00

欧阳健:评林纾“古文之不宜废”论(一)

歐陽健:評林紓“古文之不宜廢”論(一)欧阳健:评林纾“古文之不宜废”论(一)
6月15日 上午 12:00

歐陽健:評林紓“古文之不宜廢”論(四)

早该给“红学”挖个坟墓并给它立碑了当一部小说变成一门学科或吃饭的工具时就是它该灭亡的时候了相關鏈接:唐翼明:白話文運動的後遺症張朋朋:反思白话文运动和文字改革运动說名解字:林紓爲何字琴南?
6月15日 上午 12:00

歐陽健:評林紓“古文之不宜廢”論(三)

歐陽健:評林紓“古文之不宜廢”論(三)欧阳健:评林纾“古文之不宜废”论(三)三、两篇被“激”出来的文言小说
6月15日 上午 12:00

欧阳健:评林纾“古文之不宜废”论(二)

歐陽健:評林紓“古文之不宜廢”論(二)欧阳健:评林纾“古文之不宜废”论(二)二、林纾对“白话文学正宗”论的责难
6月15日 上午 12:00

瑞士中医药大学:欧洲第一所可授予中医学士、中医硕士、中医博士学位

瑞士中醫藥大學是歐洲第一所可授予中醫學士、中醫碩士、中醫博士學位的獨立中醫藥大學,更是中國傳統醫學在歐洲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在面向國際化、現代化發展過程中的重要里程碑。瑞士認證委員會認證書
6月14日 上午 12:00

白冰:中国语言文字之最

白冰:中國語言文字之最白冰:中国语言文字之最◆我國先秦古籍闡述語言理論最重要的著作是《荀子·正名篇》。《正名篇》主要闡述的語言理論有:1.語言是社會的產物;2.語言具有民族的特點,而思維具有人類共性;3.語言既有穩固性,又有發展性。《正名篇》所闡述的這些理論,至今還是正確的。
6月14日 上午 12:00

电视剧《梦华录》:片头的“录”字错了吗?

電視劇《夢華錄》:片頭的「錄」字錯了嗎?电视剧《梦华录》:片头的“录”字错了吗?相關鏈接:彭林:談電視劇《清平樂》——《中國經學》第28輯編後記(節選)电视剧《清平乐》名字诂解及其他(59)电视剧《清平乐》名字诂解及其他(58)
6月13日 上午 12:00

劉鐵印作品《羽化·流年》

劉鐵印作品《羽化·流年》創作靈感:這幅作品以老人肖像爲題材,通過表情、頭部動態、色調及筆觸表現人物內心或粗放或微妙的情緒,讓觀者體悟經過歲月洗禮和時間流逝後的老人的心境,關註他們的生活狀態和心理狀態,做一個真正有孝心的人!劉鐵印,河南新鄉人,主修油畫,本科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碩士畢業於烏克蘭國立美術學院,2011年8月到四川幼兒師範藝術系任教。
6月13日 上午 12:00

电视剧《老子传奇》:错字举例

電視劇《老子傳奇》:錯字舉例相關鏈接:裘錫圭:老子與尼采彭林:談電視劇《清平樂》——《中國經學》第28輯編後記(節選)电视剧《清平乐》名字诂解及其他(59)
6月13日 上午 12:00

黃德寬:西方語言學理論的傳入,語言文字學界對漢語字詞關係的研究才逐步走向深入

黃德寬:西方語言學理論的傳入,語言文字學界對漢語字詞關係的研究才逐步走向深入黄德宽:西方语言学理论的传入,语言文字学界对汉语字词关系的研究才逐步走向深入漢語字詞關係的研究,是漢語史和漢字史研究的重要課題,旣涉及對漢語字、詞等基本概念的科學認識和準確判斷,也涉及詞彙和漢字系統發展規律和特點的揭示和把握。傳統語文學對漢語字詞關係的認識總體上還不够深入,前人辨析漢語字詞關係的成果,主要體現爲歷代典籍的訓釋和字書的編纂。近代以來,隨著西方語言學理論的傳入,語言文字學界對漢語字詞關係的研究才逐步走向深入,認識也更爲科學。儘管如此,漢語字詞關係的研究一直以來都是漢語和漢字研究較爲薄弱的環節。學者不僅對漢語字詞關係研究的關注較少,而且在材料運用上更多的還是倚重傳世文獻和字書,對出土文獻的重要性缺乏足够的認識。在方法上,主要還是以靜態的描寫分析爲主,依據出土文獻進行動態考察分析的研究不多,這一點當前尤其需要改進和加強。新發現的歷代大量出土文獻資料,客觀地保存了不同時代字詞關係的原貌。通過對這些出土文獻資料的動態分析考察,我們可以對漢語字詞關係的複雜性獲得新的認識,這不僅可能解決一些長期未能解決的字詞疑難問題,而且有利於更加準確、科學地認識漢語字詞關係的一般特點和主要發展規律。研究漢語字詞關係,可以從漢語史立場出發,著重研究詞彙系統發展是如何影響漢字系統發展的;也可以從漢字史的立場出發,著重研究漢字系統發展是如何適應詞彙系統發展的。
6月12日 上午 12:00

段志强:重审思想史中的「汉化」概念

段志強:從「用夏變夷」到「進於文明」--重審思想史中的「漢化」概念段志强:从「用夏变夷」到「进于文明」--重审思想史中的「汉化」概念摘要:清初的明遗民对“用夏变夷”观念有两条阐释路径:一种以顾炎武为代表,重视文化传统的延续;一种以王夫之为代表,强调华夏与周边族群的差异。到了清末,这两种思潮既成为种族革命的思想资源,也成为未来中国究竟应该采用何种族群结构的争论焦点。不过,尽管晚清革命者与知识人对中国的国家形成有不同思路,但大体上争论的两方都有一些相近观念,即一方面要强调汉族在中国历史中的主体地位,另一方面要维持多民族统一的政治局面,将这两方面连接起来的概念就是“汉化”。在梁启超、杨度、孙中山等人的设想中,只有汉族厉行改革,中国境内其他民族再“同化”于汉族,中国才能免于灭亡的命运,而未来“汉化”或“民族同化”的前景是中国所有民族的国民化,实质上是以西方为模板的“现代化”或“文明化”。在新文化运动主张西化的时代潮流中,一些历史学家希望重树民族自信,他们将“民族同化”的观念投射到中国历史研究领域,就形成了后来被广泛采用、也饱受批评的汉化模式。在思想史中看“汉化”概念的内涵演变可以发现“汉化”概念在中国史领域内的应用,不仅仅是由单纯的汉族民族主义思潮所引发,也是建筑在某种社会发展阶段论上的中国式现代化理论的结果。“汉化”概念充满了争议。将这一概念放回学术史与思想史的脉络中,可以寻绎概念背后的逻辑与心情。在进入讨论之前,需要先明确“汉化”究竟何指。综合以“汉化”为主题的几份重要研究,这个概念所涉及的历史现象大致有:(1)他族统治者采用汉地的政治制度,例如君主集权、官僚体制、郡县制度等;(2)他族人民浸染汉人的礼仪风俗,例如丧葬、祭祀、服饰、发型、器具、饮食、居室等;(3)通婚,以及血缘的融合;(4)采用汉姓、汉名;(5)成为编户齐民;(6)游牧或采集族群转为定居农业;(7)脱离部落生活,形成国家或类似国家的政治实体;(8)他族人民学习汉语、书法、绘画、建筑等汉人文化,特别是成为汉文文学家、书法家;(9)他族人接受儒家的伦理原则,例如忠君、妇女殉节;(10)遵从、宣扬或利用儒学,例如提升孔庙祭祀的等级、大规模刊印儒家典籍;(11)他族人民参加科举考试,特别是得到功名;(12)他族人接受汉地宗教,包括汉传佛教、道教等;(13)他族人将族系追溯到文献中的华夏始祖;(14)他族王朝将都城迁移到传统上的汉人居住区;(15)汉人移民到边疆或他族居住区;(16)居住在汉地的他族后裔变成汉人,等等。假若中国历史上的少数族群符合以上一项或多项标准,即有可能被称作“汉化”。显而易见,上述16种现象分属于社会结构中的不同层次。虽然难以进行严格的区分,但大致可以指出,被归为“汉化”的历史事实或想象实际上是如下几类进程的叠加:(1)(历史语境中的)文明化;(2)(以中原王朝治理模式为标准或先例的)国家化;(3)(文化上的)汉族化。“汉化”概念往往被批评为含义模糊,原因之一在于至少在汉文化笼罩的广大地区,汉文化本身即被认为是文明或国家的标准,军事的扩张、经济的渗透、政治的羁縻、文化的推进与族群的融合往往属于同一进程,汉化概念的复杂性恰恰对应于中华文明铺开的复杂性。所以,重新评价汉化概念仍需回到文明、国家与文化在概念上相混一的时代。一、用夏变夷:清初的两条路径类似“汉化”的观念可以追溯到古老的“用夏变夷”思想。《孟子·滕文公上》:“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虽然孟子所针对的只是具体的事例,但在后世,“用夏变夷”的思想已经远远超出传播儒术的范围,而成为理解和处理夷夏关系的一条重要路径。毋需赘述,这种理解暗含着文化或文明等级论的前提,即在文明上,华夏天然高于夷狄,甚或两者之间根本就有文明/开化与野蛮/蒙昧的差异。所以,汉族文化相对于他族天然拥有一种“势能”,他族为汉族所“化”就像火之就上、水之就下那样自然。“用夏变夷”既是一种已经和必定会发生的事实,也是一种价值判断。然而,这只是意识形态领域的理论推演,一旦进入情势复杂的现实世界,理论往往遭遇挑战而分化。在历史上,“用夏变夷”实行最为明确且突出的,可能是明清时代对于西南边疆地区的治理改革和行政扩张——当然这同时也是“汉化”概念运用最为成功的学术领域之一。关于明清西南地区的研究表明,“用夏变夷”虽然也笼统地用来描述土司地区纳入国家管理的宏观进程,但最重要的指征还是风俗礼仪与儒家教化,这比“汉化”概念所指称的复杂现象要简单得多。只是到了清代,夷夏话题变得极为敏感,“用夏变夷”的说法才渐次退场,不过这不意味着夷夏问题的消失。在宋或明这样的汉人王朝的语境下谈论“以夏变夷”,和在元或清这样的非汉族王朝下谈论同样的问题,是意义完全不同的两件事情。在汉人王朝,“夷”在四方,“夏”以强大的政治组织力与军事优势推动“夷俗”之变,具有意识形态与国家治理的双重合法性;而在非汉族王朝,“夷”不但在四方,更在朝廷,夹在中间的“夏”是否有志于推动中央层面的“变夷”,其实是个非常暧昧且复杂的问题。元代的郝经所谓“能用士而能行中国之道,则为中国之主”,是历史学者经常提及的例子。而在清初,王夫之和顾炎武这两位著名遗民的立场,则形成了更富意味的对比。王夫之持有一种地理决定论式的夷夏观:华夏人群居住在中区之内,夷狄则居于中区之外,而中区则大致相当于明代中国的统治范围。夷狄与华夏居住在不同的地方,秉承不同的“气”,因而本就不可相通,所谓“王者不治夷狄”;然而,对于已经居住于中区的夷狄来说,则应该用夏变夷,“收为中国”,这是“天地固然之形势”,也是“有天下者固然之理”。如果把王夫之的夷夏观用汉化概念转写的话,那就是中原王朝不应无限地推动文化扩张,而应仅对特定地理范围之内的异族推行汉化,直到这一地域之内实现文化的同一为止。顾炎武虽然也主张要以“类族辨物”来应对现实,否则华夷杂处,将成祸患,但他同时也承认具体的政治策略不能否定“用夏变夷”的理想。他提出的“亡国”与“亡天下”之辨,针对的本来是明末的思想风气,但在晚清,热心于拯救民族危亡的人却将“保天下”解释为“保种”,在康有为弟子如麦孟华等人的笔下,“保天下”、保种、保教合而为一。在这种理解之下,顾炎武将王朝/政权与文明/伦理区分开来,强调在异族统治下保持文明不坠的可能性;其实,也等于暗示任何异族统治者都可以像北魏孝文帝那样“用夏变夷”。王夫之和顾炎武的立论焦点不同。面对异族统治,同样是强调文明/文化的优先性,王夫之更多地是一种抗议性的立场宣示,而顾炎武则在承认现实的前提下,更希望发展出一种面向未来的可能路径。所以,到了晚清,王夫之成为种族革命者最喜欢引用的作者,而顾炎武则在较为稳健的学者中获得了极高的声誉。对顾炎武来说,天下是否存在,以儒家所理解的文明原则的存亡断续而非政权的更迭为判断标准,这等于把先秦儒家关于“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的思想向前推进了一步,使其适应于“汉家”政统断绝的特殊形势,也解决了异族王朝统治之下(华夏)文明的延续问题。如果用汉化的概念来以今律古,王夫之可以说是一种积极但有限的汉化论,而清末人士所理解的顾炎武所持的则是消极汉化论——首先保证不被“胡化”(亡天下),至少是在伦理原则的层面。在晚清的种族革命大潮中,清初遗民特别是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等人的作品成为最重要的思想资源。在谭嗣同、章太炎等人的推动之下,王夫之的《黄书》等著作激荡起民族革命的大潮,他的追随者往往主张“驱除鞑虏”,建立一个纯粹汉人的民族国家;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人延续顾炎武的思路,强调政权的改变不应当影响到对文明延续性的认定,言下之意就是假如满人已经同化于汉人的话,则国与天下合一,可以不必革命了。康有为就是后一种思潮中最显眼的例子。二、民族同化:面向未来的汉化论1902年,流亡海外的康有为写了一篇著名的《答南北美洲诸华商论中国只可行立宪不能行革命书》,宗旨是反对排满。他的重要理由之一是满人其先出于大禹,而“政教礼俗,则全化华风”。满洲统治者所采用的“教化文义,皆从周公、孔子,其礼乐典章,皆用汉、唐、宋、明,与元时不用中国之教化文字迥异”,只不过是“辫发衣服”,汉人“化而同之(满人)”而已。章太炎对康有为的说法极为不满,他驳斥道:满洲根本没有“归化”汉人,他们祭祀的是“堂子妖神”,用的是“清书国语”,打扮的是“辫发璎珞”,仅仅为了统治的便利才不得不在表面上尊饰儒术。章太炎将中国历史上出现的异族,区分为“归化汉人”与“陵制汉人”两类,归化者成为中国一部分,与汉人“同于醇化”,陵制者则自然成为种族之仇敌,势不能两立。在这场近代史上极为重要的争论中,满人是否“汉化”、“汉化”的程度如何,成为汉人是否应对满人实行种族革命的关键论据之一。数年之后,杨度还在调停双方的立场。他在发表于1907年的《金铁主义说》中虽然与章太炎一样,认为满人自入关以后,“以排斥汉化为第一政策,以贬抑汉权为第二政策,务求二民族之不相混合”,然而,由于汉族文化处于较为发达的地位,满人的抵抗汉化政策仍然归于失败,所以不必鼓吹反满革命。虽然激烈的种族革命论一时大行其道,但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后,排满主义几乎在一夕之间被放弃。无论是清帝的《逊位诏书》、孙中山的官方表达,还是袁世凯接掌政权之后的宣示,无不以“五族共和”为新国家的立国之基。舆论界弥漫着宣扬“同化”五族的空气,不少报纸杂志以推进民族同化为办刊宗旨,诸如“中华民族大同会”、“五族国民合进会”等社会团体层出不穷。陈仲山《民族同化史》、吴贯因《五族同化论》等一大批论著都在强调“同化”对于国家前景的决定性意义。这时所用的“同化”,很多时候是含混地指民族间的融合,不一定限定于“汉化”,但随着讨论的深入,“民族同化”即意味着“同化于汉族”的说法越来越凸显,其中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是孙中山的转变。学者已经指出孙中山从“五族共和”转向“民族同化”的背景:在国内,清代理藩院所属各地随着清朝的崩溃,而增长着离心的力量,特别是蒙古与西藏,民族分离运动已成为威胁国家完整的首要问题;在国外,民族自决思想正超越意识形态的对立,而成为西方舆论界的新宠。在这种情况下,一战甫一结束,孙中山即对五族共和思想进行了反思,甚至激烈抨击五族共和为“无知妄作”,是导致国家四分五裂的原因,指出推翻满清统治只不过是民族主义的消极目的,而其积极目的则在创造“中华民族”:“汉族当牺牲其血统、历史与夫自尊自大之名称,合为一炉而冶之,以成一中华民族之新主义”。不久,他直接把中华民族的核心明确为汉族:“务使满、蒙、回、藏同化于我汉族,成一大民族主义的国家”。他认为各边疆民族独立的结果,势必为西方列强所攫取,为避免此种下场,只有以汉族为中心,各民族同化一体之一途:“今则满族虽去,而中华民国国家,尚不免成为半独立国,所谓五族共和者,直欺人语!盖藏、蒙、回、满,皆无自卫能力,发扬光大民族主义,而使藏、蒙、回、满,同化于我汉族,建设一最大之民族国家者,是在汉人之自决。”从种族革命到五族共和,再到以汉族为中心的中华民族,这似乎是清末民初许多人共同经历过的思想轨迹。在梁启超的论述中,“中华民族”概念经历了三个阶段,最早是单纯指汉族,然后是指历史上多元混合形成之汉族,最后则是未来中国各民族混成之“大民族”。在这个概念发展过程中,“汉化”无疑是逻辑链条上最重要的一环。在中国各民族是否属于一体的问题上,1900年前后的梁启超立场颇有摇摆,背后的原因当然是针对满人的“种族革命”思想时消时长。不过在大部分场合下,他还是强调中国境内各族的互通,甚至说汉代以后种族的界限已经泯灭,“凡在神州禹域者,人人皆有同胞之观”。但是,此时的梁启超只是将民族间的融合归结为通婚一端。到了1906年,梁启超作《历史上中国民族之观察》,明确将“中华民族”描述为本由数个民族融合而成之汉族,并提出:“自今以往,我族更无术以进于完全同化乎?抑有之乎?若有之,其道何由?”所谓“完全同化”,即是将尚未同化于“我族”之各族同而化之的意思。在清末,“汉化”或“同化于汉族”的思想重点都在于未来,是作为解救危亡的策略提出来的。如杨度所论,“欲求国民全体之发达,不可不谋其文化之统一”,经过两百余年之熏染,满族已经大部同化于汉族,今后当谋求回、藏、蒙之同化于满、汉,届时不仅没有满、汉之“对待名词”,亦将无蒙、回、藏之名,“但见数千年混合万种之中华民族,至彼时而益加伟大”。至于同化之标准,仅以文化为判断,而文化之首要条件,则在于是否能使用“中国语”。这种同化,当然也就是“汉化”。无论是杨度、梁启超还是孙中山,其理论之根本都在于化去中国境内各民族之差异,而于列强环伺中实现中国国家的独立与完整。在他们看来,超越民族并立而形成统一之国家,非经过汉化不可。离开“汉化”,无从解决多民族与大一统之间的张力。无论是杨度、梁启超还是孙中山,他们的“中华民族”概念皆以汉族同化他族为前提。可以说,没有“汉化”,就没有“中华民族”概念的成立。三、汉化·西化·现代化:汉化论的具体主张既然主张诸民族在未来应同化于汉族,那么逻辑上即应回答的问题是:汉族是或者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无需强调,不管在民族同化的问题上持有何种立场,近代思想家们无一不是在变革中国的背景下讨论这个问题的。也就是说,他们关于民族的论说从属于各自关于中国未来的宏观规划。汉化,是以汉族的变革为前提的,如杨度所说:“呜呼,美哉中国!惟汉人能创之,亦惟汉人能亡之。惟其能创之也,故不可不负责任;惟其能亡之也,故愈不可不负责任”。而负责任的表现,自然就是改弦更张,以使中国进于独立富强之国。杨度《金铁主义说》首先是一部改革纲领,目的在“采取文明制度以移植于我国”。他反对封建制度、家族制度,而抛弃了封建、家族制度的汉族,当然也就不是先天存在的某种文化的代名词,而是吸收外来文明而不断自我更新的民族。甲午战争以后,社会达尔文主义以“进化论”的名义迅速在中国赢得市场,所有的社会现象都可以用进化的标尺来衡量。在这个标尺的刻度上,西方高居顶端,非洲拉美居于末端,中国则不上不下,不进则退,康有为关于种族改良的理论可谓其中代表。在康有为的影响下,还在戊戌之前,梁启超就指出汉族处于“苗黎诸族
6月12日 上午 12:00

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二)

郭曄旻:漢字爲什麽是「方塊字」?(二)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二)有人或许要问了,古人究竟是怎么在“简牍”上写字的呢?既然是来自竹木的材料,是不是用刀刻上去的字呢?并非如此。从出土的实物考察,简上的字是用毛笔和黑墨写的。要是写错了字,将墨迹用刀刮削下去,然后再写上正确的字。所以历来把修改文章称作“删削”。从目前出土实物来看,书刀多为铁质,直刃,刀柄成环形。因为书刀用来刊改误字,类似现在橡皮,所以古人写字常常随身带着刀和笔,以便随时修改错误。书刀在简牍时代的书写中与毛笔同等重要,长期的刀笔同置使“刀笔”最终凝聚成了一个词语,并有了专门含义。《战国策·秦策五》有句话:“臣少为秦刀笔,以官长而守小官,未尝为兵首。”《汉书·张汤传》也说:“汤无尺寸功,起刀笔吏,陛下幸致位三公,无以塞责。”其中都是将“刀笔(吏)”作为处理文书纪要的小吏代称。自宋元后,人们更是特将讼师幕僚称作“刀笔吏”,顾名思义,就是谓其深谙法律之规则,文笔犀利,用笔如刀。主簿图,东汉,1952
6月11日 上午 12:00

语言认知科学中外研究生学术论坛

語言認知科學中外研究生學術論壇主辦:北京語言大學時間:6月11日
6月11日 上午 12:00

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四)

郭曄旻:漢字爲什麽是「方塊字」?(四)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四)隶书的黄金时代实际上,隶书之于古文字的变化还不止于此。有人总结了这样几条变化规律:一、形变。形变是指字体的形状结构保持原有状态基本稳定,只把篆书的曲线改为平直方折的笔划,使字体的形象发生改变;二、省变。省变是指在发生形变的同时,将繁体字进行简化,省去部分偏首。如“秦、春、奉”等字,在篆书中上部都不相同,隶变后被同一个新构件取代;三、讹变。讹变是指在发生形变的同时,改变笔画方向和下笔顺序等,让文字的形体结构也随之发生变化,重新组织字形。比如“黑”字下面的两个“火”字分化成“土”和“四点”,“光”字将上面的“火”字变作“小”字等等。通过这样的变化,绝大多数汉字变成了完全丧失象形意味的,由点、画、撇、捺等笔画组成的符号,无规则的线条变成了有规则的笔画。从字形上看,通过合并、省略、省并等方式,汉字形体大大简化了,变成了完全符号化的文字。无怪乎《汉字学概要》如此总结:“从篆书到隶书的转变,是汉字史上的一大飞跃,从此,汉字完全失去了古文字阶段的象形意味,摆脱了古文字蜿曲线条的束缚,开始步入今文字阶段。”在汉代,除了符玺(符信、符契和印章)、幡信(题官号职衔的旗帜)和有些碑额、砖瓦还采用篆书外,其他场合都普遍使用隶书书写。当时,写隶书已经形成一种社会风气,写好隶书是入仕的手段。社会上曾有这样的谚语:“何以礼义为,史书而仕宦。”意思是何必讲究“礼义”呢?能写好隶书(汉代人称为“史书”)就可以为官做宦了。这当然大大推进了隶书的发展。到东汉灵帝熹平四年(175),当时著名的文学家、书法家蔡邕(蔡文姬之父)建议正定经本文字写定《鲁诗》
6月11日 上午 12:00

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三)

郭曄旻:漢字爲什麽是「方塊字」?(三)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三)“隶变”由来“隶书”的兴起,大抵在战国晚期到秦汉之际。这一时期也正是简牍发展最迅速、应用最广泛的时期。当时的秦国崇尚法家,法度齐备。比如睡虎地出土秦简就包括了“秦律十八种”,其内容涉及了农业、仓库、货币、贸易、徭役、置吏、军爵、手工业等多方面。律法体系如此庞杂,文书工作自然变得十分繁忙。因此,战国时的秦系文字在书写过程中,社会上已经形成了大量的俗体字。近几十年发现的大量秦简上许多文字显然不是正规的篆文(《青川郝家坪木牍》《天水秦简》《云梦睡虎地秦简》)。秦并天下之后,以小篆为通行文字。可惜这种圆润俊秀的文字虽比它以前的文字简易,但它那粗细一样、弯曲圆转的长线条,还是很难书写的。由于政务繁忙,官府里经办普通文书的“徒隶”们应急求快,便采用民间的手头字体,自行将篆文潦草简化了,为“徒隶”们所用,“隶书”的名称大概就是这样来的。《晋书·卫恒传》有句话,“隶书者篆之捷也”,指出了隶书的特点:篆书快写即成隶书。关于“隶书”的面世,还有说法将其归功于程邈。据说此人原本也在秦廷做官,后来因故得罪了秦始皇,秦始皇把他关进监狱,一关就是十年,他在监狱里闲着没事就收集整理当时在隶人中流行的草写篆书,并将此3000字献于秦始皇,嬴政看了以后很高兴,就将程邈放出了监狱。但这个说法早在15个世纪之前就已经遭到质疑。北魏时期(386—535)的郦道元《水经注》就引孙畅之所言,指出山东临淄人发掘古冢,得到称齐太公六世孙胡公之铜棺,而上面只有三个是古字,其余都同于隶书,以此可证隶书非始于秦朝。或许,像李斯整理小篆文字一样,在秦官府正式使用隶书文字时,类似程邈这样的官府书吏曾做过系统的整理工作,对隶书的形成有过重要的作用。肩水金关签牌,东汉。甘肃肩水金关遗址出土,现藏甘肃简牍博物馆。“肩水金关”四个字为东汉官文书中的隶书字体不论起源如何,隶书显然是下层书吏使用的一种俗字。尽管秦朝的统治者允许官府用隶书来处理日常事务——1975年在湖北江陵凤凰山七十号秦墓里发现两颗同文玉印:一是正规篆文;另一与秦简的隶书风格相吻合——但比较庄重的场合一般还是使用“小篆”,而不用“隶书”。秦始皇周游天下四处刻石,用的都是小篆字体,就是证明。秦代创造了小篆,同时也发展了隶书。大约是小篆和隶书比较,实用性不强,书写困难,远不如同时发展的隶书。故小篆成了一个短命的书种,很快退出了历史舞台。到了汉代,隶书终于取代小篆而成为正式的书写字体。两枚“冷贤”方形铜印章,秦代,江陵凤凰山秦墓出土。印上的“冷贤”二字分别用小篆(右)和隶书(左)汉字字体从篆书到隶书的演变叫作“隶变”。从篆书到隶书的变化,是汉字演变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也是古今汉字的一个分水岭。东汉年间的许慎在《说文解字·叙》里就说:“秦烧灭经书,涤除旧典,大发隶卒兴役戍,官狱职务繁,初有隶书,以趣约易,而古文由此绝矣。”他的这番话显然是站在维护古文字立场上讲的。隶书之于之前的篆文,一个显著特征是“破圆为方”:变小篆的曲线条为直笔,变小篆的圆转笔画为方折,这样的变化与书写载体似乎也不无干系。小篆通常以刀施于石上,所以小篆在书写时,所有笔画皆以圆笔书写,几乎没有毛笔书写的提按动作,力求笔画平直等粗;而隶书以毛笔书于简牍之上,书写时可以展现毛笔运笔多变的笔法,笔画中方笔圆笔兼备并且富于粗细变化。在隶书的笔法里,横画长而直画短,呈长方形状,讲究“蚕头雁尾”。所谓“起笔蚕头”,即在起笔藏锋的用笔过程中,同时将起笔过程所形成的笔画外形写成一种近似蚕头的形状。“收笔雁尾”,即在收笔处按笔后向右上方斜向挑笔出锋。这样的笔法来由,或许与简牍的质地有关。竹简的表面即使平整,其纹路仍呈纵势均匀排列,且带有凹槽。因此,毛笔在书写横向笔画和纵向笔画所受到的阻力是不同的。当毛笔在简上书写从上至下的竖直笔画时,受到的阻力较为均匀,而书写从左至右的横向笔画时,就要将笔势进行调整,当遇到阻力时就有意识地施力将笔尖下压,通过后再将笔尖提起,从而形成上扬之势。如此“蚕头雁尾”的横向笔画往往在每个字中只出现一笔,即使是横笔画很多的字,也只在其主笔画中出现一处,其余笔画中皆不出现,这就是所谓的“蚕无二至,雁不双飞”。这种夸张的主笔增强视觉冲击力,清晰易识,字与字之间因此便有了泾渭分明的界限,这对于书写相对随意、字形大小不均间距不显的简牍来说,无疑是一种重要的字间标识手段。“蚕头雁尾”也成为成熟“隶书”最显著的特征。(待續)相關鏈接:于泽华:日本为什么不废除汉字?徐晋如:汉字简化和拼音化贻害无穷董志翘:“汉字”名称的始见及流行
6月11日 上午 12:00

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一)

郭曄旻:漢字爲什麽是「方塊字」?(一)郭晔旻:汉字为什么是“方块字”?(一)在汉字的历史上,人们通常把秦代之前留传下来的篆体文字和象形文字称为“古文字”,而将隶书和之后出现的字体称为“今文字”。因此,“隶变”就成为汉字由古体(古文字)演变为今体(今文字)的分界线。究根溯源,这样的转变倒是与汉字的书写载体有些关联。何谓“简牍”所谓“简牍”是用来书写的竹、木的统称。一般来说,以竹子为载体的称为“简策”;以木头为载体的叫作“版牍”;但也有以木作简称木简的。具体而言,一根竹片叫“简”,把若干竹片编起来叫“策”,又叫“册”。在东汉年间的《说文解字》中,“册”是象形文字,像一长一短,中有二编之形。一根简容不下许多字,长文章必须用许多简编成策。编简成策的绳子叫作编,一般用麻绳,也有用皮绳或用丝绳来编连单根的简。一块木板叫“版”,写有文字叫“牍”。如果是一尺见方的牍,叫作“方”。一般不到100字的短文可写在版牍上,长文章则用简册。版牍主要用于写录物品名目或登录户口、编制地图和通信等,所以古人常用“版图”代表国家的领土。从生活常识可以知道,普通的竹子和木头,是不容易写字的,因此“简牍”还有一番加工的过程。东汉王充在其《论衡》一书中介绍:“竹生于山,木长于林,截竹为简,破以为牒,加笔墨之迹,乃成文字”,“断木为椠,析之为板,力加刮削,乃成奏牍”。这段话的意思是,将竹切截为筒,劈破成竹条;将木锯断,剖析为木板,刮削磨平后,就可以写字了。
6月11日 上午 12:00

于泽华:日本为什么不废除汉字?

于澤華:日本爲什麽不廢除漢字?于泽华:日本为什么不废除汉字?于澤華先生一、中日古代文化交往提起中国与日本的交往,最早是在秦朝,只是有往没回。据《史记》记载,徐福上书秦始皇说东海中有仙人居住的神山,有长生不老之药。《淮南衡山列传》也提到,徐福从南到蓬莱,与海神对话以及海神向他索要童男童女作为礼物之事。同时,还记载了徐福带着谷种、百工随行的情况,然后他们到达了一个叫做“平原广泽”的地方。徐福因为给秦始皇要寻找的仙药并没有找到,而是在当地自立为王了。而且徐福还教授给当地人农耕、捕鱼、捕鲸、以及造纸等先进的生活技能。据统计,在日本,和徐福有关的历史文化痕迹比较普遍。仅徐福遗迹至少有五十多处,而且日本的新宫还有徐福墓,有1071字的墓碑存在。此事虽然至今还有存疑,但作为中日交往的一段佳话还是有意义的。从日本九州出土了一枚“汉委奴国王”金印,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查找汉代的记载,发现《后汉书》中有记录。书中说:公元57年,汉武帝接见日本使者时赠日本国王金印,从此得到了印证。二、日本文字史汉字大约在公元三世纪左右传入日本,当时朝鲜半岛上的百济国王派遣阿直岐和王仁到日本,教日本的皇子学习汉字。这是日本人学习汉字的最早记载。日本人使用汉字时,将其翻译出来,用形不用其音;另一种方法是直接使用,用形并用其音。不同的汉字不管是“音读”(取汉字原读音),还是“训读”(改用日语读音),但都是采用汉字的原字义。由于传入的时间有前后的不同,汉字的“音读”有吴音(初期)、汉音(唐代)、唐音(宋代后)之别。当汉字在日本广泛使用500多年后,出现了“假借”的办法,只借汉字的音不用其义,用汉字及音记写日语,公元759年出现了一书《万叶集》。后来,对于直接作音母的汉字结构突感复杂,随后对其楷书进行了简化或只取汉字中的一个片段,形成了一种新的表音字母,因是“假借”汉字而来,所以称这种表音字母为“片假名”。“片假名”是规整的楷体,为了书写方便,一般平民对其草化,后来形成被称为“妇女字”的“平假名”大约在公元1000年左右。在平安时代中期(约公元1100年)形成“五十音图”,大体上体现了当时日语的音节体系和种类。因受汉文传入等的影响,日语中增加了很多新的音节,从而“五十音图”早已不能完全体代表日语的音节体系了,又增加了25个浊音·5个半浊音表(在音母右上角加两短捺),和39拗音表(在音母右边字母小写),另外还有特殊音素:拨音、促音、长音。“五十音图”中有的音现已消失了,还有47个音。总之,日语音节少而简单,正如日本幼年国语学会名誉会长石井勋说:“‘假名’用的是‘假字’,其含意即‘假借字’。如果是表语文字,就需有以千为单位的文字,但是,假借过来使用,只要有该语言音韵种类的数目就足够了。因此,日本借用47个汉字,也能够应付记写全部日本语。因此,没有能力创造文字的民族,无一例外都这样假借现有的文字。这种‘假借’,就是欧美学者所说的‘表音文字’”(《汉字文化》一九九四年第四期第44页)。开始“假名”不被人们所重视,只起汉字的注音作用。日语属黏着语,在主体语素后面附加语素,完全用汉字书写不太方便,此时想起了“假名”还有用,用汉字书写实词和词根,用假名补写虚词和词尾,这样自然形成了“汉字假名混合文”,一直使用至今。日本假名是线性排列音母表义文字,是非理据性的文字系统。摘自皮细庚著《日语概说》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1997年8月第1版第31页二次世界大战前日本汉字字种数使用量在三千到四千之间,战后在3000~3500个之间,常用字2000个左右。日本政府1946年制定了《当用汉字表》收字1850个。这种强制性政策引起人民的不满,於是在1981年日本政府又公布了《常用汉字表》,共收字1945个,同时又公布了《人名用汉字别表》,收字166个。2009年日本文化审议会国语组又通过了《新常用汉字表》(试行方案),新增191个常用字,删除5个不常用汉字,变为2131个常用汉字。日本所用汉字字体分为印刷体和手写体,字体在日本称作“书体”。在汉字拉丁化的高潮中,1954年以内阁告示的形式公布了《罗马字的拼写法》第1表实际上是从前的训令式,第2表实际上是黑本-日本式。三、始终放不下汉字在日本为什么限制汉字使用,而又控制不住呢?这正如石井勋所指出的:“弃表音文字,向表语文字演变。文字的使命,即使是称为‘拼音字母’的文字,也并非只传达声音。其根本目的在于传达声音承载的意义。……万叶人从‘波奈’中得出‘ハナ’的音,以此构成词语,得出意义,但是,从‘ハナ’的声音中,能够构成‘端、花、鼻、凑’等同音异义词,令人束手无策。因此,学会‘端、花、鼻、凑’等汉字,就会觉得写‘花’比写‘波奈’易懂、方便。”他又说:“再重复一遍,‘拉丁字母’是离今1900年前,罗马帝国为表现拉丁语制定的。当时,这种字母也许是很完善的表音文字,但是,到了现在,作为‘表音文字’不能不认为是最低档次的。”
6月10日 上午 12:00

杨小洲:活字印刷为何未能取代雕版?

楊小洲:活字印刷爲何未能取代雕版?杨小洲:活字印刷为何未能取代雕版?我对印刷史无太多研究,铅字印刷时代曾有五年的印刷工作经历,不过那是早年的事,当初也未知铅字印刷工艺与工序会成为历史,偶尔看到相关谈论印刷的书籍,多会作些留意,看看学者们的研究,学习不曾知晓的知识。但学者毕竟不是印刷工人,研究难免疏漏,比如家庭所用胡椒碾子的棒子是如何安装进去的,年轻的时候淘气,拿这个问题难倒不少设计院的工程师,其实问一下木匠就会明白。印刷史也有类此的事,譬如谈到约翰内斯·古登堡发明活字印刷术,国外有学者推测第一部摇篮本《古登堡圣经》需由二十余人完成,大约他不知道许多印刷工序可由一个人承担,尤其活字印刷术发明初期,节约地说,三人即可完成这本书的印刷工作。手边有几册印刷史,聪明的写史作者多不涉及细节,或有细节史料的也只是照实引用,看不出对错。腊月小年当天收到《中国印刷史新论》,却是难得的关于活字印刷史研究的专著。作者艾俊川先生治古典文献专业,二十余年前即在网上读到他相关中国古代活字印刷文章,可见其对此事的专注。是书由印刷源流篇、活字印刷篇、版印文化篇组成,为这些年的文章结集。这是件颇考验作者的事,将不同时间里的研究贯以一致,需有极深的学术修养,同时也能看出作者不同时期的认知和研究进程,以及观点的摇摆,譬如对活字制作工艺,是翻砂铸造抑或雕刻,始终不能确定。再譬如铜字的材质,青铜与合金铜难于界定。其实中国古代铜活字铸造或称浇铸,比较契合,翻砂则未必,因翻砂是粗活,制作大型器具较适宜,如青铜器皿,箭头等。铜活字上的笔画不仅粗细不等,笔画边沿也需光滑无齿,用翻砂似难成立,而翻砂做成的东西皆需后期抛光打磨,这在当年打磨工具尚不具备,无法做到每个字都精细处理。而铜可分为生铜与熟铜,铸字是浇铸,当然用熟铜,因此字范就不能使用木造,木范会被烧融的铜烧焦。我能想到的方法是,用一大盘筛细揉熟的胶泥,待其稍硬,用刻好的木字按压在胶泥上,排布出五十或一百个,用熟铜一次浇铸即可得之若许活字。造活字的目的是简便省时省事,无需把自己搞得苦不堪言。活字印刷那么,如此便利的活字印刷为什么未能发展成为中国古代印刷业的主流,作者有《传统活字印刷为何未能取代雕版?》专论,综合五种包括黄永年先生在内的观点,无非文化或习俗。作者将多年来学界对此的争议作出归类,条理引据皆摘录其中,一读便知观点。我比较赞同作者的看法:“这些理由,都是人们从今天的观察角度推论出来的,有的言之成理,有的则未必符合事实。”我藉此提出自己的看法,其实,做过铅字印刷的人就知道,中国古代活字印刷之所以难以发展,是因为没有发明汉字的字架,当铸造的活字达成千上万的时候,捡字就成为难题,而使用过后的活字,回收的存放也是难题。正是因为没有发明字架,罗振玉旧藏活字才有“钻孔贯穿”特征,为的是将同种字串在一起便于寻找。罗振玉旧藏铜活字中带穿孔的铜活字及铸造后未及修整的铜活字自1450年古登堡活字印刷术发明,至1500年这五十年“摇篮本”时期,活字印刷仅印刷书籍约有三万余种,六百多万册,并迅速取代仅巴黎一地就有六万抄书人的手抄业。对比同时期,活字印刷在中国毫无进展。在1450年至1850年长达四百年的时间里,虽不断有活字印刷新技术传来,却依然举步维艰,直到八年后的1858年,美国传教士威廉·姜别利在宁波发明汉字元宝字架,中国汉活字印刷终于挣脱羁绊。这个困扰中国活字印刷发展的难题一经解决,图书、报纸、杂志、公文等中文印刷需求激增,及至1908年这五十年间一统天下,一举取代雕版印刷,但事实是否真如此述,则难以定论。藉此还可多说几句关涉活字印刷的题外话,中国古代活字印刷发明较之1450年约翰内斯·古登堡早出四百余年,从史料上看,古登堡是位金匠,懂熔炼,其时西方已发明专利保护,古登堡发明活字印刷除自己印刷书籍外,尚可卖专利,卖铅字,代其他印刷厂制版,多方盈利,本意并不限于单一的制造活字。又由于西方文字为字母组合,少去字架排放寻找之忧,便于推广,使得活字印刷事务遍地开花,由德国美因茨而意大利威尼斯而法国巴黎。正因为活字印刷带来书籍传播,知识普及,人们逐渐觉醒,开始摆脱中世纪宗教束缚,致使文艺开始复兴,成就人类历史辉煌一笔,遂被称为上个一千年改变人类生活的唯一伟大发明。中国的活字印刷未能成其功绩,引人遗憾。相關鏈接:◆汉字的载体及其他张朋朋:从中国文化传播到西方的方式看汉文教学◆西夏刻书的种类、特点、装帧与版面
6月10日 上午 12:00

中華幼學:新編對相四言

中華幼學:新編對相四言
6月9日 上午 12:00

2022年国际中文教育与跨文化交流双边会议

2022年國際中文教育與跨文化交流雙邊會議主辦方:北京理工大學外國語學院會議時間:2022年6月11日
6月9日 上午 12:00

杜洪涛: “再造华夏”--明初的传统重塑与族群认同

杜洪濤:「再造華夏」--明初的傳統重塑與族群認同杜洪涛:“再造华夏”--明初的传统重塑与族群认同摘要:本文以明廷所采取的社会整合策略为中心,从一个相对宏观的角度探讨明廷如何透过华夏正统王朝谱系的建构、文化认同的强调、传统礼制的重塑来修复华夏族群的历史记忆、增强华夏族群的认同意识、凸显华夏族群的身份象徵。与此同时,明廷还采取了针对北方华夏族的特殊策略以强化其认同意识。最后,本文指出『再造华夏』的社会运动,并不是将其他少数族群彻底驱逐于王朝体系之外或尽数将其同化的排外行动,而是一场恢复华夏传统、整合华夏族群、改良社会风俗的社会运动。从主观目的上说,明廷发动这场社会运动是为了建构其正统性,巩固其统治基础,确保其政权能够长久地维持下去。从客观效果上看,这场社会运动对於消除部分华夏族群的胡化现象,抚平南北华夏族群由长期的政治分裂与一度被区隔为『汉人』、『南人』两个不同族群造成的裂痕,强化华夏族群的内部认同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一、引论迄今为止,明代学者的如下表述没能赢得明史研究者的重视。魏校曰:『我太祖再造华夏。』
6月8日 上午 12:00

王文元:为文病开药方

“文学革命”以还,口语、书面语归于一统,文同说话,导致会写文章的如同会说话的一样普遍。这固然有普及教化之利,也产生文人媚俗,粗制滥造之弊。写作难度降低,作者大增,作品却多不究章旨,严重营养不良。
6月8日 上午 12:00

徐晋如:汉字简化和拼音化贻害无穷

徐晉如:漢字簡化和拼音化貽害無窮徐晋如:汉字简化和拼音化贻害无穷朋友轉來老愚先生《季羨林老人談國學》的博文,文中援引季老在病榻上的四點意見:一、中華文明之所以能延續至今,漢字起了巨大的作用。讀古文必須讀繁體字,中國文化的信息都在那裏面;二、漢字簡化及拼音化是歧途,祖先用了幾千年都沒感到不方便,爲何到我們手裏就拋棄了?追求效率不是簡化字的理由。越南文字拼音化之後,頭戴帽子,腳穿鞋子,很滑稽。季先生著重談到當年簡化漢字時,把“皇后”的后與“以後”的“後”弄成一個字所帶來的遺憾;三、古文今譯是毀滅中華文化的方式,必須讀原文,加注釋即可;四、“振興國學,必須從娃娃抓起。”老人特別指出,給成人講的國學與給娃娃講的應該不同,得用心思編教材。我完全贊同季老的意見,季老提出的第二條,我還想就政治哲學和語文教學法的角度作進一步闡釋。一位猶太作家說,在二十世紀,還有一個民族比猶太民族遭受了更多的苦難,這就是中華民族。他爲中華民族經歷了那麼多的苦難,卻沒有產生出偉大的文學作品而感到悲哀。而我所痛憤的卻是,猶太民族的苦難是納粹造成的,中國人的苦難卻是自找的,與人無尤。一百多年來,中國人苦難的根源只有兩個:一是民粹主義,一是殖民主義。中國的苦難,不是我們背負著五千年的沉重,而是我們用民粹主義打毀了孔子提出的賢士大夫主政的政治傳統,用殖民主義打毀了中國人的心靈信仰。漢字簡化和拼音化,亦無非是這兩種思潮在語言學界的反映罷了。一、漢字簡化的背後是民粹主義關於這個問題,可以參看我的舊文《白話文運動反動在何處?》,裏面也引用了潘光旦先生1927年所作的《識字問題?》中的話。並非如很多人想像的那樣,簡化字提高了社會的整體文化水準,恰恰相反,它降低了社會的整體文化水準。潘先生說:“普通德謨克拉西政治下的社會知識生活往往發生許多不健全的現象;最顯著的一端是下等讀物的充斥。一種讀物,雖無價值,而銷場未嘗不暢旺,便足證識字教育逐漸普及或已經普及的效果。識字教育可以教人讀書,讀不費腦力的書,但並不能教他讀哪一種書才相宜;換言之,沒有把辨別價值的原則,選擇的原則,同時傳授給他。普通一個人的行爲是向著抵抗力最少的路徑走的,同時又有外界的勢力引誘他上這條路;一推一挽,社會的知識生活又安能不江河日下呢?“在社會生活比較有標準的地方,一般人的讀物,雖無價值,但尚不至於絕對有害。例如美國,這種讀物中百讀不厭的題目,無非教人如何成功,如何訓練記憶力,如何可以談吐生風,在交際場中不興向隅之歎:諸如此類,至多多騙幾個熱中的人罷了。在社會生活沒有相當標準的地方,這種讀物的內容就不堪問了。奸、盜、邪、淫以及其他一切可以引起人們卑劣的衝動的事物,不論真假虛實,都可以搜括來做材料,這便是目下中國社會裏怪現象的一端,我們隨時可以目睹的。數年前盛極一時的黑幕小說,近來層出不窮的‘新智識、新文化’都可以證明在今日的普教政策之下,識字的人一天多一天,讀物的標準就要一天低一天了。“在政治比較清明民生比較充裕的社會裏,又例如今日的美國,無聊的讀物雖多,影響雖大,但決不至於牽動社會的治安。但在政治混濁民生凋敝的社會裏,各種不健全的‘信仰’‘學說’或‘主義’可以乘虛而入;不逞之徒把他們傳授給許多只識字而不識利害的人們,例如今日各種主義之於一般工人農民,其影響的惡劣,不言而喻了。“根據了‘識字便可明理’的信仰去辦‘平教’或‘義教’,結果不過替目下流行的種種小報,種種甚囂塵上的‘性’的讀物,多培植幾個主顧;多替野心家擴大一些宣傳蠱惑的領域罷了。”文化傳播應該是自上而下,上以風化下,下以風諷上,這是文化的基本規律。採取一種自作多情的向下俯就的態度去傳播文化,只能導致文化的墮落。南懷瑾講國學、于丹教授講論語、安意如小姐講詩詞,都是如此。認爲文化必須向下,是最典型的民粹主義思想。其背後的邏輯是,你比我好,所以你必須向我看齊。漢字簡化,白話文運動,文藝大眾化,都是這種思想的反映。二、漢字拼音化是殖民主義五四的大佬們信奉中國文化邪惡論,他們認爲“漢字不滅,中國必亡”,要使中國不亡,非得破除“記載道教妖言的漢字”不可。這些教授中國其人,中國其血,卻對自己的文化充滿刻骨的仇恨。在全世界所有被壓迫的民族,找不到這樣的教授。他們都是骨子裏的洋奴。而漢字要搞拉丁化、羅馬化,亦即搞拼音化,就正是洋奴心態的集中體現。他們說,世界上的文字都要經過三個階段:象形、表意、表音,漢字不是表音文字,所以野蠻落後。可是,現在的出土文獻證明了這樣一個事實:凡是一個民族自身產生出來的文字,一定都是象形的或表意的,只有一個民族遭受另一個民族侵略,文化滅絕,才會有表音文字的產生。表音文字,不是自然產生的文字。從表意到表音,之間沒有任何進化的規跡可尋。通俗地講,表音文字只是一件無奈的代用品而已。好比唐伯虎的老婆們打麻將,沒有了么雞,就從百鳥朝鳳圖上剪一個鳥頭代替。他們還提出了漢字拉丁化的方案,而這個方案,竟然是要北方某國各民族新文字中央委員會科學會議主席團來審定和批准!我們民族自己的事,什麼時候輪到老毛子指手劃腳?這是赤裸裸的漢奸行爲!三、漢語拼音讓國人文化素質下降近年來,一部分有良知的語言學者如潘文國先生在各種場合大聲疾呼,認爲我們的語文教育早就病入膏肓。而漢語拼音方案,就是語文教育諸多怪胎中最大的一個。全世界除了中國以外所有國家的母語教育,都不會採用類似漢語拼音這樣的方法。任何一個國家的母語教育,都是教學生在短期內認識大量的單詞,然後再大量閱讀。中國傳統的教育,都是在一年的時間內讓學生認識《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中的常用字,這樣就從第二年開始讀《四書》,那個時代,一個十歲左右的學生讀完五經,十五歲的學生讀完十三經,根本不成問題。而把時間浪費在漢語拼音上的當代學生怎麼樣,到六年級了還不認識三千個字的一抓一大把。造就這樣的素質,我們還能不反思語文教育尤其是漢語拼音教育嗎?正如有識之士指出的,拼音是讓中國人用學外語的方法學母語,如此悖天而行,焉得不傾覆?對於南方的學生來說,學習漢語拼音還有一層障礙,他們不得不接受與他們的母語完全不同的語音體系,結果耗費了超多的精力,卻還是不能說標準的普通話。我認識的很多大學者,說的普通話一塌糊塗,但學問淵深,可見漢語拼音對於文化素質的提升毫無助益。推廣漢語拼音,據說爲了推廣普通話。可是普通話是無法用來吟誦古文,吟誦詩詞的。用普通話誦讀古文,誦讀詩詞,已經完全沒有了古典文學的音韻之美。可以說,用普通話去誦讀古文、誦讀詩詞的一代,永遠無法真正進入古典之門。一個令人憂懼的現象是,隨著這二十餘年來漢語拼音教育的推進,各地年輕一代已不太會說自己的方言,而隨著方言消失而逝去的,是傳統文化的精氣神。文言的音韻、辭彙、語法,都保存在方言中。去年十二月,我赴港參加第三屆粵港澳臺大學生詩詞大賽的頒獎典禮,在從廣州到深圳的動車上,中山大學一位教授對我說:我有一個預感,繁體字有一天會得到恢復!我希望,也堅信這一天終會到來。注:中山大學一位古文字學大家,贊同漢字簡化,理由是漢字在甲骨文時代就是很簡單的。但他也從另一面說明,從商周時代直到近代,漢字的發展規律是由簡趨繁。這是漢字發展的自然規律。用行政命令推行簡化字,恰恰是反文字發展規律的。相關鏈接:王文元:评苏培成《汉字进入了简化字时代》
6月7日 上午 1:54

冯天瑜:“民主”与“科学”源流疏证

馮天瑜:“民主”與“科學”源流疏證冯天瑜:“民主”与“科学”源流疏证民主“民主”本是汉语古典词,作为偏正结构名词,意谓“民之主”;而今通用之“民主”则是主谓结构名词,意谓“民作主”。前者是专制的(Autocratic),权力的主体是君主(monarch);后者则是民主(Democracy)、共和(Republic)的,权力的主体是人民(people)。“民主”意涵的古今转换是在近代中西词语互译间完成的,新名旧名词形一致,经结构改变,含义恰成反对,堪称“借形赋义”的一个极端案例。一、“民主”与Democracy:本义反差(一)汉语古典词“民主”本义:民之主前陈“中华民族”条目,已释“民”义,本处略作补述:民,古代指黎民、百姓、平民,与君相对,亦与官相对。《说文解字》:“,众萌也。”《康熙字典》释民:“言萌而无识也。”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萌,犹懵懵无知儿也。”皆指“民”为无知的、“治于人”[1]的一群。“民”也泛指各类人群的集合,古有“四民”之说。《尚书·周书·周官》:“司空掌邦土,居四民,时地利。”《管子·匡君·小匡》:“士农工商四民者,国之石民也。”《春秋谷梁传·成公元年》:“古者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农民,有工民。”《春秋公羊传注疏·成公卷十七》:“德能居位曰士,辟土殖谷曰农,巧心劳手以成器物曰工,通财粥货曰商。”上例之“民”指各类人,包括士农工商。
6月7日 上午 1:54

强雯​:谁是《将进酒》里的“岑夫子”?被颜真卿盛名遮挡的岑勋!

強雯:誰是《將進酒》裏的「岑夫子」?被顏真卿盛名遮擋的岑勛!强雯:谁是《将进酒》里的“岑夫子”?被颜真卿盛名遮挡的岑勋!《多宝塔碑》局部李白是岑勋的知己岑勋的太祖父岑文本是唐朝宰相《多宝塔碑》由岑勋撰文《多宝塔碑》乃颜真卿44岁所书,多宝塔碑就等同于颜真卿,颜真卿就是多宝塔碑。后世学书者,尤其是少儿学书,注意力都在单独的颜体楷书上了,对碑文少有问津,而多宝塔碑的撰文者岑勋,这个名字听来似乎很难被记住。在各种字帖中,岑勋的履历,就是一个唐代文人。岑勋果真就只是一个文人吗?一个多大成就的文人,才有资格撰写碑文?壹遗憾今人不识岑勋《多宝塔碑》千古流传,是唐代书家颜真卿的经典作品之一,这部颜氏楷书,不仅是颜真卿个人的书法高峰,也是中华文明史上的高峰,一代代流传,成为一代代人书法普及的必需。后世又以各种明目演绎、巧变,出版社、商家为了赚钱改头换面,不外乎《集字多宝塔碑宋诗》《集字多宝塔碑对联》,不一而足。宗教从来都不是小事,庙堂之高者,对于宗教总有复杂的怀柔之策。更何况在唐朝,宗教文化盛行,皇家王朝大兴佛事,谁来为多宝塔碑撰文,当是选了又选,必须得到皇室权贵们的点头方可,由此,岑勋就不应是一般文人。看一看碑文,简直是富丽堂皇,内容主要记载了西京龙兴寺禅师楚金创建多宝塔之原委及修建经过。其文辞丰瞻,微言大义,掩卷余味无穷,令人击节赞叹。如“同符千古,昭有烈光”,提修宝塔寺一事,听上去,铿锵有力,千古与烈光,都是与时间有关的永恒之事,可见这事做得光辉明亮。又“大海吞流,崇山纳壤。教门称顿,慈力能广。功起聚沙,德成合掌。开佛知见,法为无上。”天地宇宙,万象之变,与宗教、功德互为比喻,互为映照。“情尘虽杂,性海无漏。定养圣胎,染生迷鷇。断常起缚,空色同谬。”简直充满了人生哲学意味。人的性情充满杂念,但也可以通过修养让其纯净。不要再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话了。空与色在这里被消解了,“同谬”一语,那就是此言差矣,跳过这个坑吧。色与空的关系,哪怕是辩证关系,也许都是误解、误会,不如不想不谈。前方还有景色。碑文中“验应此梦”四个字,直接点题,说出了《多宝塔碑》的中心思想。因为碑文讲的就是楚金和尚将感应中的多宝塔寺变成现实一事,这与他是功德圆满,与众生也是美事。楚金和尚“尔后因静夜持诵,至《多宝塔品》,身心泊然,如入禅定,忽见宝塔,宛在目前。释迦分身,遍满空界。”那种虔诚、执着,在岑勋笔下流淌,看得人热血沸腾,肃然起敬。作为碑文,要求整体构思大气,不在意细节直白,但字字珠玑。碑文如此之妙,而大多数人只认得颜真卿,不识得岑勋,真是遗憾。贰李白与岑勋惺惺相惜被颜真卿盛名掩盖下的岑勋,也是一个人物。何以见得?一是《多宝塔碑》庄严华丽,行文不俗,凭借作品本身,就足令观者佩服。二是家世显赫,岑勋的太祖父岑文本是唐朝中书令,相当于宰相,深受唐太宗器重,后岑家一脉,岑勋的长辈又有两人相继为宰相,可以说,家族势力庞大,显赫非同一般。三是岑勋和李白是好友,在诗歌中多次提到岑勋。比如脍炙人口的《将进酒》中,“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已经成为流传几个世纪的经典名句,而事实上,在诗歌中描绘的劝酒、醉酒场景并非虚构,而是对现实的再现。那时,李白和友人们,一同觥筹交错,岑勋也在此宴,诗人总是喜欢把自己欣赏的人放进自己的作品中,所以,李白自然在诗中夹杂私货,“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这诗句中的岑夫子,就是岑勋。李白自然是对岑勋欣赏有加的,于是还专门写了两首指名道姓的诗,如果《多宝塔碑》没有给岑勋应得的光环,但借助李白的诗歌,他也永远地让后人知道了名字。一首《送岑征君归鸣皋山》,是李白初次见面岑勋的感受,开篇就是“岑公相门子,雅望归安石。”相门之后,没有犬子,表达一见如故之意,不忘提及其身家的纯正,血统的优良,称赞岑勋也有着东晋政治家谢安一样的雅望。用一首诗作送别,遥望鸣皋山,想象着你我大概都有归隐的情结,于是又说“奈何天地间,而作隐沦客。”这隐晦地表达了你我皆志同道合者之意。还有一首相似度极高的《鸣皋歌,送岑征君(时梁园三尺雪,在清泠池作)》。在这首诗里,可以感受到岑勋的品性,“魂独处此幽默兮,愀空山而愁人。鸡聚族以争食,凤孤飞而无邻。”这应该是个孤独、冷清、高绝的形象。如果仕途畅通,是不会想去隐居的,到底是官场站错了队,还是本身性格不宜官场,都不得而知。历史上对岑勋的记录极少,难有真据。但李白的座上客,应该是性情相投,像李白那样,官场不受待见,多少于岑勋是惺惺相惜的吧。一来二去,两人渐渐熟络,如果说初相识的赠诗,还比较隐晦,含蓄,那么后来,李白和岑勋,便毫不吝惜两人的快意恩亲,这些你侬我侬的词句,即使今天看来,也相当直白、热切、肉麻。比如,在李白的《酬岑勋见寻就元丹丘对酒相待以诗见招》中提到,“我情既不浅,君意方亦深。”示好简直就是坦荡无碍,知心好友啊!这种友谊好到什么程度,且看“相知两相得,一顾轻千金”,好不容易凑一块,那就吃好玩好谈好,千金散尽。不谈钱,不提钱,因为很多乐子是需要钱的,比如置办一桌好菜,开几壶好酒,再到教坊里寻花,开心就好,别说钱呢。如果单看此诗句,不结合上下文,还以为是男人为心爱的女人买买买呢。但其实,他们更注重灵魂的乐趣,酒是男人们的道具,所以才有“开颜酌美酒,乐极忽成醉”,以及醉后,上升到灵魂高度,结尾道“与君论素心”。叁《全唐文》录存其文岑勋本人虽然留世作品不多,《全唐文》录存其文《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宝佛塔感应碑文》《唐国师千福寺多宝塔院故法华楚金禅师碑》等,也可窥见其才思斐然。岑家是诗书厚家,岑勋的太祖父岑文本是隋唐有名的文学家。自从颜真卿遭遇官场失利后,唐太宗也倍感遗憾,因为颜真卿是文书巨擘,深通典章文物制度,在尚古师文方面,堪称一绝。皇帝诏诰,皆出其手。但被贬之人,身份地位之故,不便让其再作官场命题作文,找谁呢,唐太宗想到了岑文本。认为其文辞不在颜真卿之下。在对高丽的作战中,岑文本曾与唐太宗同行。在对辽东的战争中,一切后勤事宜,诸如粮草转运、铠甲武器等物资钱财,全部委任于他。可见唐太宗非常赏识他。岑勋虽然在仕途上不及太祖父,但岑家开枝散叶,文脉传承,后辈文才浸润也得益不少。大概是岑勋仕途不得意,又或者是无意于仕途,所以常常有归隐之意,不然李白为何给他写了两首“送归隐”的诗歌呢。历史典籍中,对岑勋的生平记录甚少,不得不说是桩憾事,后人多不得其详,也在情理之中。倒是《多宝塔碑》掀开了一角光亮,让人望见了名门贵族的学养和风华。相關鏈接:中小学所选:李白诗何念龙:论李白对权贵态度的两重性——兼及李白志向与个性的矛盾顏真卿:自書告身
6月6日 上午 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