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坚决反对搞“个人崇拜”!!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她拥有很多女生都羡慕的身材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李子治 | 論正義的必要性

李子治 凝听 2022-05-13







自從人類社會產生了規則,道德層面的正義性便與之共生。
在原始的部落社會,存在著簡單樸素的運轉體系,而隨著群體的擴大與階層分化。在暴力越發形式固定下,正義的站位是良善的有力反擊,同樣也是人類文明在地球的感性自救。



當規則喪失了理性的約束,人性的惡會愈發膨脹,權力會成為其行兇的工具,金錢會變為其泯滅良知的動力,沉默成為殺人的途徑,謊言成為無知的利器。
政治的上游應是仁心,社會的本質應是各行其道,混亂不應成為社會公器的目的。
當公眾看到社會的光大之下是藏污納垢,所謂的邪惡亦不過是眼光轉移的藉口,正義並非單純的結果,更是運行的過程。
遲到的正義勝過隱瞞的罪惡,卻不可以成為玩忽職守的理由。或許,你滿不在乎的,正是他人夢寐以求的。
輕視是一種變相的助惡,忽視是一種直接的威脅。
體系的崩潰是分子的壞死,雪崩之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同樣,當黑暗逐漸吞噬光明,每一個不願舉起火把的人,都是夜的信徒。
如果因為結構的壓迫,而向其妥協,所換來的結果,不是海闊天空,而是致命的牢籠與鐵鏈。
無論是國際正義,還是社會正義,抑或是個人正義。每一個都在考驗著良知的人性。如果獸性還未消失,那麼吃人的不僅僅是山中之猛虎,更有貌若人,實則獸的“偽人類”。
正義的反義詞是邪惡,邪惡的同夥有“欺騙,壓迫,玩弄,毀滅等。”
當只允許一種絕對聲音時,正確也變為了錯誤,正義亦成為了可悲的和諧。如果生命中,只得在正義與邪惡中抉擇,死亡也有了光。
公權的產生,是個人依附於社會強有力支撐之一。但如果沒有存在大多數對其的管控,氾濫的將不再是分散的公權,而直接成為鉗製社會正義的幫兇。
沒有正義的主宰的天下,是一場荒誕的鬧劇,小丑也能大放厥詞,鬼怪也披上了神的外衣。
如果因為一小部分人的利益,而放棄大部分人的利益,那麼,邪惡可以偽裝成正義,正義則被打倒為邪惡。

社會的正義,需要國家公權對每個公民,切實可行的制度保障,人權永遠不在什麼報告裡,人權在每一個受到壓迫的人,都能有力量與之對抗,並將之擊敗!
正義可以是在規則無效下,變為替之行道的“暴力”,當大多數人在隔岸觀火,最終危及的也終將是曾經每一個麻木者。
個人的正義伸張,體現了一個文明社會的基本要求,也是文明國家義不容辭的責任。
可怕的永遠不是黑暗,而是習慣於黑暗並排斥光明的“人”。
法治的精神之一在於對權力的反抗,人並不是可以被任意驅使的工具,同樣,也不是權力的“犧牲品”,為了檯面的存在而抹殺人的尊嚴,不可不謂用心險惡。
人的存在意義,決定了正義的必要性。
自古以來,阻擋正義的要麼是權力的利益,要麼是權力的壓迫;或者是惡魔的阻擋,或者是無聲的扼殺。那麼,人類走過這些時間,為何要追求正義的存在,究其根本,正義之所在,人性之所生;正義之所發,人權之所生。
正義之無,王國之將危;正義之所缺,人之根本無。所以有人可以為正義獻身,卻不願苟且在沒有正義,充斥邪惡的世間。
光明前進一分,黑暗便後退一分!不為正義發聲,便同邪惡陪葬。寧嗚而死,不默而生。
正義不是在一個看似和諧的錶象下挑事,正義是捅破謊言與欺騙的利劍,是每一個現代人的基本人權。
對於正義的嘲笑是不可救藥的“人性絕症”,對於發聲者的不屑,是習慣生活在骯髒世界的愚昧。
正義的背後,是人性之中的良知,是對人之所以為人的前提條件。
沒有了正義的世界,越是精彩越是可悲。
如果規則的理性變質為個人意志的感性,那麼,暴力將無孔不入,正義也將依附於此來完成,這樣的體系,在混亂中將一切打破,無序的分子遊走在框架之中,抑或重新建立新的體系並重塑良性的框架。
正如你永遠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一樣,試圖讓心生邪惡的人去主持正義,也是白費功夫。
正義的遠揚,應是這種人越來越少為前提。同樣,良知之人形成群體,並影響國家和社會時,也是正義的勝利。
通向光明的路,註定是坎坷的,但盡頭也是美好的。
正義的人,才會走的更遠;正義的社會,才是美好的;正義的國家,才是真正文明的。
最後,借用一句法諺作為結尾:如果天塌下來,正義才能得到實現,那就塌吧。
【觀《反鵝姐妹者,雖遠必誅》有感,特有此論,2022年3月5日,凌晨所寫。】


欢迎在文末留言区留言讨论



【往期精读】


韩星 | 你的目光
林安梧丨“麻木的禅”是社会不合理的压抑扭曲成的假相(含音频)
寧嗚而死,不默而生
蒋庆丨良知是人类历史的最后希望
余东海丨唯大丈夫能洒脱,是真君子自风流
赵俪生 | 试问,咱们二人谁丢人悲人賦这个军阀是如何在短期内肃清人贩子的大上海的1960:鲜为人知的弃婴潮!
黄河泛滥对鲁西南淮北性格的塑造
阎连科 | 被我走丢了的家爱国的“叛国者"吴宓在泾阳的晚年岁月袁伯诚 |教授与我只谈学问,我无有什么可揭发为何乡绅维护了乡村的稳定?一定不要错过这段音频


由于微信改变了推送规则

可能导致您看不到凝听的文章

希望您可以点击下方的分享、点赞、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