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2018-02-25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两会”期间继续集中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该文写于2012年6月14日)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中国离“病有所医”的目标还差“一大截”。五年多过去后,发现还是差“一大截”,而且对于某些群体而言,因为就医成本的连年飙升,“病有所医”的目标竟然越来越远。

当然,我们也不排除这五年多来有人离“病有所医”的目标更近。比如参加新农合的农民,真正实现了“从无到有”,有的患了不大不小的病需要住院,家庭负担确实降低了不少。还有一些农村贫困户,甚至已经享受到了大官“免费医疗”的待遇。

中国的医疗改革缘何越改越乱?关键就因为没改到点子上。最主要问题就是医疗“黑洞”不但吞噬了大量的医保资金,对民脂民膏更是敲骨吸髓。我们的人均医疗投入,远高于GDP增速,可医疗服务却为何越来越不尽人意?窃以为,不去堵塞医疗“黑洞”,任何被吹得天花乱坠的医疗改革都不可能成功。谁说成功,那百分百就是吹牛。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替发改委脸红

“三年来,《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2009-2011年)》确定的五项重点改革任务全面完成,‘病有所医’的千年梦想终于实现。”昨日,国家发改委在其网站发文表示。(6月20日《北京商报》)

按照发改委的说法,这三年他们重点做了五项改革,一是加快推进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建设,二是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三是健全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四是促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逐步均等化,五是推进公立医院改革试点。

不可否认,这三年发改委在医疗改革方面确实做了不少工作,但他们并没有把握“看病难”、“看病贵”的要害,或者说把握了要害却因利害关系而不愿意对症下药,因此很多工作都是“无用功”,甚至是“瞎折腾”,最终造成的现实是“看病更难”、“看病更贵”。

笔者仅就患者就医成本来分析,在这三年增速一直是高于GDP增长速度,却是不容争辩的事实,患者的负担更是随之高速增加。比如一子宫肌瘤患者,在一个三甲医院做了微创手术,住了5天院,就花掉了近万元,其医疗成本应该不亚于“高工资”国家;而作为缴纳职工医疗保险的个体,自己需支付3000多元,就说明中国患者的负担还很重;是否送了“红包“,则是另一码事。

如果在一个正常的医疗环境下,一个子宫肌瘤微创手术,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的钱,患者也根本不需要承担这么重的经济负担。

再拿“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来说吧,中国虽然是建立了基本药物制度,可却不愿意解决“一药多名”的问题,除了弄得医生无所适从以外,就是给药品胡乱定价打开了方便之门。本来,基本药物因为需要按照《药典》规定的成分生产,其成本是极容易弄得八九不离十的,可中国由发改委定价的药品价格,竟然出现零售价高于出厂价近百倍的“高价药”,这不是国际大笑话吗?

发改委自1997年以来已经29次大幅度降低药品价格,可你们测算过这15年以来,药品价格究竟翻了几番吗?和同期CPI相比,是个什么概念吗?

我们再看看《腾讯网》网友对该文的评论(仅选前10条):

1、第一年做什么 第二年做什么 第三年做什么 有详细规划吗、整天你说空话。

2、世上最不要脸和最会说空话的部门。你来岳阳屈原了解一下,父子16号出车祸,没钱治疗父亲只能放弃,在家等死,那声声呼叫是对现在医改的讽刺吗?当然你们坐在有空调的房子里看着别人的假数据,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即使发生车祸也不怕没钱治疗,相信老天会有报应的。

3、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4、我小孩供职药业,药品要进入医院非过层层关卡,官方半官方医疗机构的、药到病人口中药价何止增十倍…平民一生大病直接把自己打回解放前!

5、发改委全是一帮猪!!简直是放屁,医改多少年了,越改越没法看病!3年就能实现?

6、三年就能实现“病有所医”?哈哈,是合格的医生吗,三年就能培养出这么多合格医生?不要总是玩政绩工程了,老百姓真的很烦。

7、我是不信看病不花钱地,那样公务员会不高兴地,因为你们常说而且我唯一向心地;天上不会掉馅饼’

8、又来呼悠民众了,我们死都死不起了。求求官老爷不要再往我们的伤口上撒盐了。

9、我不敢说医改是一无是处,但‘病有所医的千年梦想终于实现’看到这句话我就恼火,你们有没有调查过,有没有听听百姓的心声。

10、现在也是病有所医,只是一进医院,钱就都没了!

面对网友的评论,笔者作为一名公职人员,不得不为发改委“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一说而脸红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上面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周蓬安的公众号
周蓬安的公众号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