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知乎破千万话题:今年到底多少私企破产和员工失业?

似乎各有各自的地盘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拍一部爆一部,甜宠剧正在治愈我们的恋爱缺失症

娱理小理 娱理 2019-05-07

【娱理】采集来自娱乐圈的第94个幕后故事

——————

《我只喜欢你》剧照


2015年年末,新圣堂影业合伙人朱先庆带着自己的第一个网剧项目《花间提壶方大厨》去找平台寻求合作,却被所有平台都毙掉了。


被拒绝的理由也是致命的三连击:人物形象不突出、矛盾冲突不激烈、主线剧情推动缓慢。“等于给我判了死刑了。”但谁都没有料到的是,《花间提壶方大厨》会成为2017年网剧内容的爆款。




4年后的2019年,甜宠类型已成为如今爱情题材的主流内容,种田文、甜宠文的IP价格也随之走高,《双世宠妃1&2》《奈何boss要娶我》《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等剧全部都是非知名头部大IP+全新人演员,凭借简单甜蜜的内容无一例外都成了当下爆款。


正在热播的《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是个童话般的大学恋爱故事,这里没有第三者、没有毕业分手魔咒、更没有狗血虐恋,就只是两个人住在一起,相互喜欢的故事,暖心、干净是它的特质。《我只喜欢你》也同样热度颇高,开播即热搜,从校服到婚纱的故事依旧稳抓甜蜜温情。




这样一部甜宠剧的背后,有着一个让人意外的名字——出品人匪我思存。


一个曾经以“虐文”闻名,被一众读者亲切称为“后妈”的作者,其自己公司的第一部影视剧作品,就是一部甜宠剧,“我不觉得匪我思存是在适应市场,其实更像是一种回归,年轻的时候都喜欢找虐,无病呻吟,长大了之后都喜欢能放松压力的内容,我觉得这是她一种心态的变化。当然她的那些虐文依旧有开发价值。”某平台制片人曾是她多年的读者,面对匪我思存的选择,她并没有太多惊讶之情。


巧合也好,有意为之也罢,这仿佛都是一个明确的市场信号:甜宠剧风头正盛。



图源微博@匪我思存


制作简单成绩却好,甜宠剧了不得


匪我思存拿下《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下文简称《小时光》)的IP是在2017年8月,那时《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下文简称《小美好》)还没播出,“只是觉得这是赵乾乾的一部代表作,她的文风很萌,这种萌超过甜。”


彼时,《双世宠妃》已经喜提20亿播放量,力压一众曾被看好的探险悬疑剧,成了当年暑期档最大的赢家,“甜宠”也正式开启了飞速发展的时代。3个月后,《小美好》上线,播出仅一个星期,剧中高冷学霸江辰的扮演者胡一天就成功跻身一线男演员名单,甜宠剧的播出影响力和造星能力再次被认证。


隔年3月,《双世宠妃2》正式开机,这一原本并没有被看好的小众IP开始成为一个有延续价值的影视剧作品。自2018年年初至今,甜宠类的爱情剧几乎每个月都会按时报到,剧情内容也在不断翻新。


《双世宠妃》邢昭林、梁洁

《小美好》胡一天、沈月


创作《小时光》的剧本,赵乾乾用了4到5个月。在这期间,匪我思存与合伙人沈浛颖几乎从不过问,“她写什么,我们就拍什么。”《小时光》的剧本写了24集,最终的成片也只有24集,这在影视剧的创作中,并不多见。


如今二人回忆起《小时光》的整体流程还不免感叹,“太顺了”。剧本做完紧接着就是开机、拍摄、杀青、剪辑、后期,随后马上定档,从去年的8月9号开机,到今年的4月10号开播,这期间几乎没有等待,一气呵成。




当然,这个“一气呵成”的背后其实还是甜宠类剧集天然的制作优势:演员多为新人,配合度很高,拍摄档期容易控制;场景简单,拍摄期间几乎没有大型转场,拍摄难度不大;制作上也不追求大场面的感官刺激,后期制作较为简单。


如此情况之下,大部分甜宠类剧集的制作周期都并不算长,跟得上观众喜好的改变。比如大部分走红的甜宠剧都具备一个特点:内容自然、符合情感发展逻辑。


要在电视剧中写一个聪明人,那就不能让剧中的其他人都沦为傻子,写甜宠恋爱的内容也是如此,不能为了突出主角之间甜甜的恋爱,就把其他的角色都写的苦大仇深。


《小时光》


《小时光》找到了一个爱情甜与虐的平衡点,在这个平衡中也有救赎和自我认知;《奈何boss要娶我》找到了让“霸道总裁文”落地的方法,拉近了与观众的距离;《双世宠妃》则把原本简单的三角恋转换成一个身体两种灵魂的“三人四角恋”,也让人物关系有了更多发展的可能性。


甜宠剧讲求“干净”,无论是情感关系还是镜头运用、画面呈现,都给观众营造出了童话感。这样的“童话感”也给了观众更多向往和想象的空间。




时下无人找虐


从剧情上来说,甜宠向的爱情剧区别于传统电视剧的创作理论,他们并没有在解决人物设定之间的矛盾中去推动人物塑造和剧情发展。那些传统电视剧中常见的强冲突、大的情感开合,几乎在这类甜宠剧集中看不到,而这其实就是一种顺应社会环境的新的创作形式。


2015年左右,种田文、甜宠陪伴流的网文开始兴起,“这些东西要什么矛盾?读者根本不需要什么的。”朱先庆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在常规正统的教育体系下学习,但同时也对市场有了更多的思考。


甜宠剧的主要受众群体依旧是年轻的女性观众,大部分集中在90至95后,“她们的自由不是说她们可以随意选择,而是可以选择不去选择。”没有生活压力,不喜欢勾心斗角,想让自己以及周围的一切简单起来,更喜欢在社交媒体上互动,而惧怕面对面沟通。



某位心理学家在讲述他和自己女儿的沟通时,曾经得出结论,“年轻的孩子喜欢在社交媒体中交流,这其实是思考后的结果。”


比如微信发的不对可以撤回,每回复一句话都有自己的思考时间,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犯错,“其实这真正的诉求就是他们讨厌复杂的人际关系,惧怕上下级之间的欺诈,渴望和谐的家庭关系。”


这也是为什么此前那些虐恋情深、婆媳大战的剧逐步被抛弃的原因。


没有两集解决不了的矛盾,没有缠绵悱恻的爱情纠葛,“上班已经够累了,为什么还要看虐来折磨自己?”从事时尚行业的小J对《双世宠妃》系列尤为喜爱,当年还为这部剧充了1年的视频平台会员。




《双世宠妃》中,曲小檀和八王爷就是在大部分甜蜜和短暂的误解中感情升温;《花间提壶方大厨》中,方一勺实力宠夫,一点点把自己的丈夫带上正轨,顺带着偶尔查案调剂生活;《小美好》就是简单的女追男;《小时光》则是相处之下的日久生情;《奈何boss要娶我》虽说有一些霸道总裁的套路在,但仍旧在剧情推进节奏和细节处打动了观众。


事实上,甜宠内容并非一个新兴类别,它在爱情剧中是长久存在的。在早年的偶像剧中多少都会涉及一些,“内容存在轮回,虐和甜都是爱情剧的外在表现形式,大家看的还是感情本身。”匪我思存在爱情的内容中深耕多年,在她看来,甜与虐都只不过是爱情内容上的附加值。只不过在如今的社会环境下,甜的一面更能被观众认可。


“内容还是处在一个螺旋式上升的状态,从最初的状态不断升级,在细分的领域里不断升级,成为头部内容之后,又会带出很多作者创作这一类型。”这是网文内容创作的规律,也是影视行业内容的生产规律。



《奈何boss要娶我》


内容多,市场却仍不饱和


“针对一部分受众的甜宠剧,其实是可以持续的、长久的、翻着花样去做的。”搜狐视频自制出品中心总监刘明丽作为年初甜宠爆款剧《奈何boss要娶我》的总制片人,对于甜宠剧市场的发展仍抱有积极态度。


甜宠题材既能成为爱情剧的主流内容,也能在其他类型中有所加持,成为一个加分项。例如在《法医秦明》中,大宝、秦明、林涛三人在办案之余的生活互动也透着一丝“甜意”,也让严肃的内容提升了趣味性。再加之此类题材受众群体广泛且内容门槛低,用户粘性又高,成为流行题材尚在情理之中。


依托于爱情这一大的内容品类,甜宠内容的市场可开发性尚且充足。在《奈何boss要娶我》播出之前,刘明丽真的没有想到它会红,“这不是一个完美的项目,演员也都是新人,演技也没那么好,但在制作层面还是用心的。”



事实上,大部分的甜宠剧都会用年轻的新人面孔。虽然他们演技有限,但依旧能给观众带来清新感,没有固有印象的枷锁,演员可发挥的空间反而更多。


新人演员+小类型的翻新在甜宠剧的市场中颇为受用。《小美好》和《小时光》都是在学生生活中找到相似点,然后在进行创作;《双世宠妃1&2》利用身份转换和平行时空的梗再次将故事以不用的发展方式重现,从第一部女主角曲小檀和曲檀儿之间的无缝转换,变成第二部古代八王爷和现代八王爷对唯一女主角的宠爱,这样的内容翻新也带来了全新的剧本生命力。



除了内容本身,也有越来越多的内容开始寻找“甜宠创作套路”,这些“套路”就用在情节时间点的设计上,也就是随着观众的观看习惯,将内容在故事的基础上,以时间轴来定情节点。


“在做《奈何boss要娶我》时,我们就有要求,前10分钟,男女主角一定要遇到,第一集结尾就结婚,在剧情彩蛋中再埋入小的情节点,给观众留下想象空间。”


《小时光》也是如此,根据更新的节奏,前8集要迅速让观众进入剧情,之后随着更新节奏,每4集一个小高潮,全剧进行过半时男女主角就要在一起等,都是经过平台和片方不断讨论之后才得出的内容最佳播出节奏,这样的“套路”屡试不爽。



《小时光》


总结经验的同时,市场也存在着对甜宠剧的诸多误解,“很多直男导演都比较排斥甜宠两个字,在他们的印象中,甜宠就意味着肤浅、没质感、没深度。”但事实证明,甜宠剧的人物关系也可以丰富、情感处理除了甜之外,可以发挥的内容还有很多。


而在编剧方面,能写出优质甜宠剧的男性编剧不在少数,没有天生的所谓“女性视角”,他们更能明白男生和女生相处过程中的思维逻辑,在女性观众的认知范围之内找到内容和观众的情感共鸣。


创作团队和平台的关注,让风头正盛的甜宠剧迎来了新的内容的高潮,小类型翻新的同时把握住剧集内容的基本盘,甜宠剧能走的路,还很长。




推荐阅读

点击标题即可


行业观察

为什么漫威电影成为了我们一代人的记忆?

尴尬的中国初代男团,吃不动年龄饭的忙碌与迷茫

王家卫如何监制《撞死了一只羊》?

禁欲系队长,美国翘臀传奇

播放量被“谋杀”后,爆款的标准还能信什么?

《复仇者联盟4》零点场纪实(无剧透!)

《复联4》屠榜式排片,小众艺术片就该没活路吗?

面对负面,为何香港艺人道歉而内地艺人选择沉默?

40亿规模的密室逃脱小游戏,正在帮你完成“戏精梦”?

金像奖、杜琪峰和他十五年的“鲜浪潮”

7大谜团揭秘《权力的游戏》最终季,铁王座属于谁?

“最强大脑”纷争调查:维护公平还是贼喊抓贼?

熊猫直播关站与“失业”的主播们

社恐+神秘导演娄烨这样拍片!关于《风雨云》的16则往事

TFBOYS后的二代养成团困局|“这条路,摸得我们满手全是血”

靠Disney+进军流媒体的迪士尼能打过Netflix吗?


人物对话

“苏大强”给演员的十条箴言

王源:我现在确实不算啥 但得有个梦想吧

详解《青春斗》争议,赵宝刚这样去了解年轻人

2013快男:选秀之后

她是全人类影史地位最高的女导演,没有之一|瓦尔达去世

姚晨藏起来,留下苏明玉

郭京飞人生中的四次“挨打”

刺猬、猫和狮子,谁是蔡徐坤?

谁在“杀死”那个NINE PERCENT男团

屈楚萧经历风暴后:很羞耻,是被脱裤子打的感觉

炎亚纶:我现在是什么状态,我也无法回答

仲代达矢对话濮存昕:人生三件事,出生、生存和死亡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