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兽爷丨世界是你们的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王文元:为檄“文改先生”致王永民书

王文元 文字研究 2022-04-25

爲檄“文改先生”致王永民書

为檄“文改先生”致王永民书


王文元先生


王公永民兄長鈞鑒

 

私燕之上聞兄高論,感奮莫名,漢字已美,何須改造?

 

混沌初分而天地間生人,雖時節悠悠而不爲後世所知者,無文字以紀次也。聖人出世,蒙昧消弭:伏羲畫八卦以具萬象,倉頡擬草蟲而代結繩。伏羲、倉頡之後漢字有雛形矣。始皇帝統漢字于小篆,旋後隸書、楷書漸次出焉。隸書、楷書其形與華夏民人之道德風貌正相契合,彰明較著,故漢字沿用數千年不易。

 

漢字其意足達天工,漢字其美足動天地,漢字其妙足泣鬼神,無罪而受辱者,惟因漢字乃是華夏有一無二之尤物!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於是梟獍饕餮以漢字爲獵物,噬之而後飽;章句小儒以自戕爲能事,罵祖而後快。國賊煽惑而眾小靡從,一時間華夏大地燕說蜂起,怪論叢生。狐媚先圖聖寶,胠篋再盜神器,然後國人染眉墊鼻,咿呀仿夷語之聲,扭捏作夷人之態,鼓噪棄華入夷。

 

宵小深知,欲滅華夏,必先攻心,欲攻其心,必先去華人之心畫,故唆使國人不遵古字,不念前塵,髒水屢澆,百般辱駡,漏卮難滿。余雖酸儒,不能不開罵戒,以驅瘋犬之狺狺,複天籟之本色。

 

文改先生某甲云:“凡文字之先必繁,其變必簡。”——余正告文改先生,凡文字之先必簡,其變必繁。就整體筆劃而言,甲骨文繁於倉頡之草蟲文字,金文繁於甲骨文,篆字又繁于金文,至於隸書“劇變由此絕矣”。古來青史詎宜文改先生篡改?聖人之言豈容宵小褻瀆?鯫生歪論,看似無妨,實罪孽深重焉,相比之下,帝武乙褻神之咎爲小,秦始皇焚書之惡更輕!

 

文改先生某乙云:“須造切音文字。”——身爲華夏子民卻出此卮言,崇洋媚外嘴臉畢露矣。自古華夏民族眾多,且各說各話,切音不能統一,執是之故而有漢字。西夷皆用切音文字,惟我華夏音外有象(獨象曰文,複象曰字)。漢字者,乃是天上人間萬象之規格:“禁”字教國人不濫伐林木,“倫”字教國人待人通融,“利”字教國人取財有道,“易”字教國人恪守天道……漢字深意,文改先生未審,反欲引進切音文字,酷似堂官未審是非曲直即棍打良善而放惡賊也。

 

文改先生某丙云:“拼音文字能機械化,漢字不能機械化。”——果如是乎?王公永民先生已以五筆字型作答:漢字乃是世間輸入最爲便捷者。文改先生若地下有知,羞怍乎?

 

文改先生某丁云:“歷史將證明:電子電腦是方塊字的掘墓人,也是中文拼音文字的助產士。”——反易格物,結論亦反;紅口白牙,指東說西!電腦因何而有神功?二進位也?孰創二進位?國人多以爲萊布尼茲?萊布尼茲曰:教我二進位者中國之《易經》也。《易經》乃漢字之濫觴也。萊布尼茲斷言:西方哲學冗長之論述弗若漢字簡明之表意,但有後者可也,何必要前者?不知文改先生聞此言作何感想?

 

文改先生某戊云:漢字不滅,中國必亡。——我欲改其一字:漢字若滅,中國必亡!夷不亂華者,華夏有漢字也。凝聚華人何等艱難之事,非漢字不能辦也。豈有漢字亡而中國獨存之理乎?

 

文改先生某己云:“漢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齷齪最惡劣最混蛋的茅坑。”——余正告此先生:“最齷齪最惡劣最混蛋的茅坑”汝之心也,勿以汝心之汶汶,猜度漢字之察察!

 

文改先生某庚云:“漢字加文言,配合封建社會加官僚政治,拼音加語體文配合工業化社會加民主政治。”——文言者,乾坤二卦之義理也。乾坤之義理非可以直言者,故以文言說之,有何不妥?民主孰與君主好?余雖不能以一語斷之,卻可以以一言斷民主之弊:民皆欲富,民做主必求速富,而民速富天必速窮,天窮,人類則難以長久。此正華夏民人近君主而遠民主者。

 

文改先生某辛云:“漢字書法這一項藝術註定要衰落……現在通行的老宋體實在醜得可以,倒是外國印書的a、b、c、d,有時候倒真有很美的字體呢。”——以糞爲飴,以痰爲蜜,不知亂言者以何物爲食?糞乎?痰乎?

 

文改先生某壬云:“漢字必將拉丁化。”——漢字拉丁化正文化漢奸胡適夢寐以求之事也。胡適因漢字“無詞尾變化”而恨之,必欲以字母代之,如此忤逆之論,其同志陳獨秀亦不齒也。言漢字拉丁化者尚且不如陳獨秀也。

 

文改先生某癸云:“漢字行將就木。”——縱使人類“就木”,漢字亦在木外,何來就木乎?華夏民人敬漢字之若敬神明者,圖享國之永永,非求一代之苟安也;華夏民人以漢字記史,爲使仍孫乃至仍孫之仍孫認祖歸宗,永享國祚——嘻!不言也罷,燕雀焉知鴻鵠之志哉。

 

木從繩、金須礪者,無規矩不成方圓也。華夏民人以五常(仁義禮智信)爲修飾人文,以五教(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平內成外,以五德(溫、良、恭、儉、讓)修身養性,以五祀(禘、郊、祖、宗、報)延續國祚,以五帝(黃帝、顓頊、帝嚳、堯、舜)爲先祖楷模……種種規矩法度盡載於五經(《易》《書》《詩》《禮》《春秋》)四書(《大學》《中庸》《論語》《孟子》),漢字改觀,本義必失,而初心不能達也。

 

今,華夏子民欲振國威不能不討伐文改先生,撥亂反正,以恢復漢字之大統。華夏之“華”之古字乃是樹木之象形,木茂盛曰華,草繁茂曰榮。——此乃漢字所教也。今,華夏之樹不幸染病,此刻,華人理應同心刈除害蟲。害蟲者何?燕說怪論也。燕說不除,病樹焉能逢春?今樹有疾,不治將恐深。此誠危機存亡之秋也!

 

余勸從風於漢字拉丁化謬說者切勿執迷不悟,應及早倒戈,棄暗投明。如若一意孤行,令外族冷笑,必失華宗尊嚴。今華夏後裔有愛漢字者,有恨漢字者。愛漢字者殫精竭慮使漢字融合於機械,以塞謗言。恨漢字者則日漸窘迫,幾無可施之計。此正倒戈之良機也。祖君彥曰:“審配死于袁氏,不如張合歸曹;范增困于項王,未若陳平歸漢。”何不借此良機,與漢字重歸於好。陸機曾仰天發問:“歎人生之短期,孰長年之能執?”余可以爲答:“漢字長年之能執也。”漢字長久國祚亦長久,漢字短命國祚亦短命。此理雖淺,未必人人盡知,特告國人,皆使知悉也。

相關鏈接:


王文元:“繁体字”与简化字

王文元:漢字賦

王文元:文言文是華夏文化的心

【联合声明】坚决支持韩方明委员的《关于在全国中小学进行繁体字识读教育的提案》


巴金:汉字改革

薛俊武:“文字改革”是值得反思的

张朋朋:从理论上彻底否定文字改革的总方针——评江枫先生的「拼形表意」文字观

袁晓园:论“识繁写简”与“文字改革”——答吕叔湘等先生


朱大可:汉字革命和文化断裂

钟雨柔:汉字革命与字母普遍主义在中国(五)

钟雨柔:汉字革命与字母普遍主义在中国(六)


于泽华:汉字拉丁化、罗马化、拼音化不适宜中国

段生农:汉字拉丁化质疑

彭林:汉字不灭、中国必亡与罗马化(拼音化)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