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Hayami

我们要怎么做才能不上那辆大巴车?

1.其实今年我好几次都在凌晨的大巴上。毕竟“应收尽收”、“凌晨转运”、“社会面清零”,这样的字眼切身发生过在四月份的上海,一遍一遍。我印象最深刻的是,4月25日那一天,我所在的方舱晚上11点通知转运。就在大家麻木地开始收拾行李的时候,突然冲出一个歇斯底里的女孩,拿着手机一边录屏一边大声呼唤,她说11点,四五岁的小孩躺在那里,老人躺在那里,我们是人,你能不能尊重一下大家的生命。我们在和医务人员沟通时,出来一个男生,他更沉静,对着那位负责转运的司机说,这是你的工作我理解,但在工作之外你是个人对不对。然后在工作之外,比工作更重要的是人的良心。后来我知道这俩人是一对夫妻,他们发着高烧的孩子刚刚躺下,就收到了无缘无故深夜转运的通知。那时我距离他们一米,和他们一起做抗争。​​在上海疫情中有过很多这样的瞬间。解封后我去北京出差,和一些媒体人聊,我们都认为上海人在疫情中体现出的市民和公民精神,灰暗墙壁里透出的良知之光,依然是这片土地上的天花板。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些时刻:我们是长乐路339弄居民反对无限制封城
9月18日 下午 11:33

他对我好,应该成为一种择偶标准吗?|hayami's blog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一个对万物生灵都没有美好情感的人,怎么指望他对复杂的人类个体产生爱情呢?朋友前段时间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她说最开始
7月7日 下午 7:42

感谢 Airbnb曾把这样一个梦带到这里|hayami's blog

Airbnb》,陆陆续续收到了几百条来自世界各地的回忆。在上海封城足不出户的当下,能通过照片和文字触碰到这些真实鲜活的快乐和自由,于我而言也是一种莫大的慰藉。新企划像是一个大家的共创,会在明天的
5月25日 下午 1:17

25岁最后一天,上海在发生什么?|hayami's birthday

当前,上海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复工复产条件日益改善。全市9000多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已复工4400多家,其中首批666家重点企业复工率超过95%。汽车、集成电路、生物医药等重点产业链持续恢复、提高产能,龙头企业继续保持稳定生产。“复工复产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随着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永辉、百联、盒马和大润发等大型零售商在上海市场的恢复营业,一些符合相关要求的实体超市卖场开始陆续重新开门迎客。网格化,切块化,鸳鸯封,压茬推进,阶梯式,场所码,核酸码,差异化,团长,团菜,黑骑手,野生团,三区划分,阻击战,攻坚战,大决战,保卫战,静态管理,静默期,发起总攻,军令状。人民广场的鸽子,是很多上海市民喜爱的小动物,日常总有市民、游客投喂,它们现在还好吗?上海人请放心!执勤巡逻时发现,由于受到疫情管控的影响,人民广场的500多羽鸽子面临断粮的情况。民警们便用自己剩余的粮食投喂,又从周边商户等单位筹集了一些大米。目前,执勤民警们在完成巡查等工作任务的间隙,每天中午和晚上饭点时便会喂食鸽子。一切都在稳步向好,大家勿念。众志成城,共克时艰!我们一定可以的
5月16日 下午 11:46

她在方舱跳 swing,他在方舱干一杯|hayami's blog

在我入舱的第二天,我在微博上写道:不要看网上的方舱清单了。听我说,方舱该带什么,带排球,带羽毛球,带上乐器,带上书。刚看到浦东馆的朋友,在方舱打碟开音乐会;我床位旁的女生在跳swing,桌上摆着一本《弗兰奇·曼宁》,那是林迪舞大使的传记。不只是生存。我们必须创造浪漫,来抵抗这个足够荒谬的世界。如果说方舱老人的文章让大家看到了弱势群体的状况,那么,也想在这里记录一些年轻人美好的故事。那些坚韧的、浪漫的,贫瘠沙漠中开出的鲜花,也应该有被看见的可能性。她在方舱里跳swing
5月1日 下午 5:10

要敢于去相信|hayami's blog

更新两个后续吧。一万四千字,音频一小时十二分钟,一共存活40个小时,24小时内1000w+阅读量,它已经完成自己的使命了。谢谢大家。另外一个后续:蝴蝶它扇起翅膀,引发了一个奇迹。让人有想哭的冲动。这两件事一个发生在早上,一个发生在下午,在同一天交错在一起,让人觉得有些恍惚。再分享一些有趣的渊源。我之前说,文章中的讲述者
4月24日 下午 5:29

我在方舱,看见老人们的孤岛求生|hayami's blog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4月22日 下午 11:37

去方舱记(阉割版)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4月19日 下午 10:37

上海已经很糟糕,我们聊聊爱与美好(1)

两个人的爱情要一座城市的崩塌,才能够决定在一起。他们都说作家心狠,连悲悯都如此刻薄。她要将看透的世间冷暖铸成手里的那枚细针,缝制出一袍奢华爱情
4月9日 下午 11:07

我说,朋友啊

1.对于一个光靠自己就能让精神世界富足的人来说,外界力量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东西。很大程度上,我是不需要朋友和陪伴的。无需索取情绪价值,也不愿意付出情感劳动;习惯性地对世界开放一个狭窄的入口,只在偶尔开放它,让鱼儿暂时在里面遨游。中文里对于「朋友」的定义很少,还是喜欢日语里的表达—①
3月8日 上午 12:10

我的名字叫春|春暖花开,一起去天山公园看细密画展吧

要报名活动不想看废话的,可以直接看海报拉到最下面哦春从二楼落下来了季节当然不可能从哪里掉落,春是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仙台发生了连续纵火案,火场附近不约而同会出现一个英文涂鸦。春的工作是清洗街头涂鸦,泉在一个基因科技公司工作。为了让罹患癌症的父亲振作起来,三人决定一起寻找纵火案的真相在伊坂幸太郎的小说《重力小丑》里,春是一个男孩,他有一个哥哥叫泉。泉和春的英文名都是
3月3日 上午 9:28

信仰爱情是条死路,但绝不是女性唯一的出路|blog 57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相关阅读:高*潮、深*喉、性感
2021年12月18日
2021年12月10日

在上海的秋天,去育音堂听一场Shanghai qiutian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2021年11月29日

如果可以的话,请在一个有在地杂志的地方生活吧 |Podcast 007

女孩子爱杂志!📖在互联网信息爆炸的当下,我们为什么还需要纸质杂志?在趋向原子化的现代都市,我们该如何重新构建“附近”?在网红打卡盛行的生活里,我们怎样保持对一座城市的好奇?在一个消费至上的时代,我们是否厌倦了统一的超市、假时尚的连锁商场,还有文青过度的大型书店?这期
2021年11月25日

为了打HPV,我从上海偷渡回了温州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2021年11月13日

月末手帐|2021.10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2021年11月2日

秋天应当去愚园路小住,在梧桐树下的老洋房里发呆|游牧沪上 vlog01

搜索「早见早见酱」,或者复制链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cf4y1u7QC?spm_id_from=333.999.0.0下面是文字版
2021年10月27日

再见,乔布斯|blog 50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2021年10月6日
2021年10月4日
2021年9月23日

放轻松,其实刷刷抖音也是可以的啦|Podcast 005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2021年9月7日

人生苦短,远离微信 | blog 34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btw,我的
2021年8月11日
2021年8月10日

理解一棵树,理解浪花和星空 | blog 25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彩蛋: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联合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推出的艺术展《树,树》,被豆瓣友邻
2021年8月1日

当一个女性主义者遇上清朝式温州婚礼 | podcast 004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TG
2021年7月29日

《花束般的恋爱》:如何和100%合拍的人说再见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2021年7月28日

上海独居第一年 | 无边的自由、无限的反叛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2021年7月24日

人在美国,爱听播客 | blog 23

Instagram/Twitter:<u>@Hayami</u>_kiraa
2021年7月20日
2021年7月7日

中国男性会在什么契机下产生女性意识

<u>@Hayami</u>_kiraa偶尔同步微博:@早见早见酱年更B站:早见Hayami一个不是彩蛋的彩蛋:最近辞职了在
2021年7月6日

记录本身已经是一种反抗 | 关于何伟

早上醒来看到雨珈豆瓣,说通宵写稿情绪崩溃,边写边哭了一晚上。白天的时候又看到满世界都在那篇《何伟的最后一课》。想起去年1月和平队宣布将撤离中国时,就很想写一篇相关的文章。正好借这个契机做一些小小的记录吧
2021年7月2日
2021年6月10日

请给我五月

的朋友。就像影评里说:《老友记》让我们相信,在亲情与爱情之外,友情这种最宽容的亲密关系,一样能够让我们在漫漫人生路上,拥有爱与被爱的理由。谢谢远方的、身边的朋友们。5.18
2021年5月30日

生日记录

document.getElementById('js_content').addEventListener("selectstart",function(e){
2021年5月17日

朋友之间需要怎样的“边界”

1.周末和朋友约去一个独立设计书店。我们其实也是网友,见过三四面的样子。在约时间的时候,我说下午在宝山有个展,大概四点钟才能回市区。她说晚上约了饭,四点可能有点迟。按照一般情况来讲,到这里发现时间不太合适,就会不了了之了,然后用“下次吧”、“有空再约”这种社交辞令糊弄过去。毕竟生活在大城市,大家都很忙,没什么事情一定要结伴而行,也没什么事情是一个人做不了的。然后她回复说,要么下周吧,或者早上的话会不会太累。我想了一下,下周有下周的各种安排,以及把想做的事情推迟到下周,可能兴致也不会那么高了。于是说早上ok,她就说你下午几点看展,我们往前推时间吧。然后我们非常意外的、约了周六早上的见面。2.前几天刚过惊蛰,春天的马路湿漉漉的,早上的空气也格外干净清爽。我们绕着武康路漫步,没有敲开落叶美术馆的小门,但去了那家以设计出名的独立书店,在一个研究城市遗产的艺术空间里,和主理人聊上海上世纪的建筑和城市公共空间。她是建筑师,同样是看一个作品,提供了很多我看不到的角度。我在想,如果没有那个“早上怎么样”的问句,如果没有稍微“越界”一些的提议,我一个人来逛也能自得其乐。但是和朋友轻松愉快的交谈,对上电波时刹那间触动,与人类近距离接触的鲜活和生动,可能都不会有了。因为是暖春,樱花和桃花都开得早了一些,马路边一片盈盈萌动的花草。走着走着,她突然问了一个比较偏私人的感情问题。能捕捉到提问时的一些踯躅和不安,可能也是个社交中偏“越界”的行为。我有一秒钟的迟疑和无措,但还是很开心分享了很私人的感受。3.曾经我是一个非常没有“边界感”的人。高中时代是在浙南一个小城度过的,江浙沪的春天总是没来由的下雨,我总是在出门的那一刻发现没有带伞。然后环顾前方,在一片蘑菇般起起伏伏的伞里找到一朵最大的,“刷”一下冲到对方伞下,然后笑眯眯地问“去教学楼吗?捎我一程好嘛!”这种比城墙还厚的脸皮,一度被同学冠以“xxx超能力”。但是开始工作、开始独居、开始一个人生活后,就愈发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我非常注重私人边界,小心翼翼维护着自己的小世界。像一只疲乏的蚌,不想被打扰,也懒得认识新的人,懒得把自己的日积月累的过去再介绍一遍,懒得重新交代自己点点滴滴的人生。于是慢慢把椭圆形介壳闭起来,在里面建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里面有哲学、文学、书、音乐、星星,但里面没有“人”。4.去年分手后我去做心理咨询,然后听听到一个有点意思的说法:北京和上海两座城市,哪里的心理咨询会更有市场?答案是上海。一来北京天南海北聚在一起,称兄道弟、喝酒撸串,更有北方“江湖气”。表现在心理层面上,就是会拥有更多人际关系的支撑;而上海,更强调个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明显会更强。表现在心理层面上,就是人们得到的社会支持很少,情感宣泄和倾诉渠道更少。再加上这个城市本身就更商业化,所以会倾向于付费购买心理咨询服务,来解决一些心理上的问题。之前有人说上海是国内最接近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个城市(也有一说是最像日本),原因之一就是契约精神。人和人之间有明显的距离感。不会随意打探隐私,不会称兄道弟、串门做客。我很喜欢这种分寸感。但反思了一下,有时候我们是不是也被这种社会契约般的“边界”束缚住了,在想踏出一步的时候、像摸到滚烫的热水一样、如条件反射式一般,迅速缩回来,于是减少了进一步发展友情的可能。你不打扰我,我不打扰你,这是最简单的;大家各自圈出一方自我的小天地,在里面自娱自乐,也是最安全的。所有人都在讨论“人际交往的边界在哪里”、“社交礼仪的规范是什么”,却没有人告诉我们怎么走出自我、怎么积极拥抱附近性。人是社会动物,即使都市生活再原子化,也仍旧需要来自社会网络的一些支撑。也许需要勇敢一些,去打破那一道无形的界限,提供一种变得“更亲密”的可能性。题图:《濑户内海》首发于Telegram:https://t.me/hayami_kiraa(or搜索“日常人间观察”)
2021年3月22日

谁跟你手拉手啊

日本札幌地方法院裁定“不承认同性婚姻”违宪
2021年3月17日

届不到。

年前沉迷clubhouse的时候,看到一个艺术相关的room。进去听了一下,在audience里看到关注了很久的一个摄影师。呃,准确说也不能叫摄影师。他和我同岁,应该是读媒介之类的专业,只是业余拍拍照片。因为更得不勤,粉丝量也没有很多。照片的背景总是大片大片紫色的天空,还有加州厚实绵密的云朵。他拍同性之恋,拍死去的金鱼,拍黄昏追逐流星的鸟群;他在初夏的清晨醒来,画下了梦境里企鹅排队飞向天空的样子;他设计很多昭和风的海报;他养的狸花猫生小孩了,形容说像刚才河里跑到岸上的小怪兽...他的照片从来没有规整的构图,只有浓烈而张扬的色彩,是一种虚无的丧气、又从困境里奋力挣脱出来的“生命力”。看到他在ch上fo我之后,我就心花怒放屁颠屁颠去ig上发私信。说关注你五年了,不管是文字还是设计还是照片,一直很感动、也非常喜欢你的表达。看到一年多没更新动态了,不管你还拍不拍照都能过得开心云云(各种语无伦次)。他没过多久就开心地回复了好几个“哇哦谢谢你谢谢你!感激,”然后说,“原来使用social
2021年3月16日

为爱奔赴异地,就不配称为“独立女性”了吗?

1.前段时间和老朋友聊天,他对我从北京来上海,从前司来现在这家公司感到无比遗憾:“还是一起来做当代独立女性吧,我就从不把希望寄托在男人身上。”我回答,“怎么就不是独立女性了,这也是独立女性自己做的选择啊。”想起《饱食穷民》里写:「我们人类获得生存价值感有两个条件:一是职业活动中的成就感,另一个是人际关系中获得亲密性带来的满足感。然而现代工业社会却强迫人们仅通过职业活动的成就感去获得人生的满足。」2.美国前几年很火的一些Young
2021年3月8日

996的一年,和读过的83本书|2020读书报告

这篇读书笔记其实在2020年末就已经写差不多了,但因为想要录一期同名播客,所以拖拖拉拉到二月份才发出来。文章是从文体角度去罗列,播客选取了20本书出来做了5个专题,内容也有一些差别,大家各取所需。
2021年3月2日

单身不可赦,相爱不自由

前几天情人节,看了一部电影《龙虾》。电影讲述了在一个未来社会中,单身人士被定罪,送到酒店进行配对。每人会有45天的时间选择伴侣,如果超时没有配对成功,将会被转化成动物。配对的游戏规则是:两人具备某些共同点。或者说,必须为“成为伴侣”找到一个可以向公众解释的理由。在这45天的时间里,人们为了躲避被肢解成动物的结局,开始努力制造共同点寻找伴侣。一个瘸腿男暗地里用鼻子撞墙,故意受伤来追求一个鼻子频繁出血的女生;男主对着迎面而来的小女孩狠狠踢了一脚,故作冷漠来追求一个冷血女人。他们因为生理性格上的共同点配对成功,却在日后的朝夕相处中不自觉暴露了谎言。于是男主逃到了森林里,在某次狩猎中遇到了一个同样近视的女生,两人再次因为共同点坠入了爱河。在女生的眼睛被弄瞎之后,男主罗列了一长串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得到了女生全部否定的回答。两人发现失去了最初相爱的共同点,很快陷入了索然无味的疏离和猜忌。爱情中的共同点有多重要呢?想起之前不合时宜和相亲平台(陌上花开)的对谈。创始人把985学历作为相亲报名的门槛,因为同学校意味着同圈层,同圈层意味着共同社交圈和相等阶层。她在节目中发出了质问:“作为一个北大的学生,我就简单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知道什么是零字班吗?你们知道什么叫燕南解放清华园吗?你们知道什么是圆明园地下室吗?知道什么是马杯吗?你们都不知道。”对谈的嘉宾沈奕斐是搞社会学的,观点更多从社会体系和价值体系出发,强调个体的自由幸福和企业的社会责任。她回答说:“不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才好玩,爱情最重要的是对他人的好奇心,都知道了有什么好谈恋爱的呢?一聊都是共同点,这种爱情18个月后就很难维持。”另外有个例子。很想吐槽下之前有个dating
2021年2月17日

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它|2020年年终总结

如果用数字概括一下2020年,就是工作996、叫了1次救护车、开了2次刀、生了4场病、进了9次医院、结束了一段3年的感情、看了78部电影&电视剧、读了90本书、写了171条短评&8篇长评、创作了5个视频b站18万播放、写了8篇原创长文稿共三万多字、完成了17个主题的城市拍摄计划&1次人像拍摄计划共83.4g照片、认识了一些新朋友……以及,新朋友80%都不是做互联网的。2020就要过去了。花了一个月断断续续写了这个一万六千字的年终总结。该如何去形容这一年呢?看到邮报征求读者形容2020年,一个9岁的小朋友回答说"Like
2020年12月31日

逃离韩料店

1.你还记得吗?大一的时候我在大学城的韩料店当服务员。跟我搭档的“师傅”是一个40多岁的女人,她皮肤黝黑,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一双像打碎了蛋黄的眼睛。日常工作是把速成品从冰箱里的拿出来,拆掉。芝士玉米,烤箱十分钟;鸡蛋卷,平底锅三分钟;腌萝卜小菜,装盘一分钟。师傅在后厨准备菜肴,我负责把菜端到客人桌上。我们成为了同一条流水线上的两个女工,不需要默契也能配合得天衣无缝。这份全职工作是早9晚10,每月休一天,3800块工资。在那个夏末初秋的时候,我一遍遍接过后厨女人的盘子,把它端到形形色色的客人桌上。厨房的排风扇在24小时不停歇地疯狂鼓动,时间却在密不透风的窒息里被折叠压缩。一周后,我慌不择路地逃离了。那个时候我才19岁,逃出韩料店后就暗下决心,绝对不要过上这种机械般重复的人生。我满怀希望地认为,等待着我的未来一定是光芒万丈的。后来呢,来到现在这家公司。很多个周六晚上,我躺在家里14平米的房间里,身体在沉入睡眠,脑袋却还在想着明天又要加班到12点。半梦半醒的混沌中,窗外车水马龙的声音开始变大,夹杂着排风扇的哗啦哗啦声。小小的排风扇突然变成海边巨大的风车,声音越转越响,扇片越转越块,花草连根拔起,沙尘遮天蔽日。站在地面上的我失去重力,被大风吹起来卷进巨型扇轮中。风车每转动一下,都在拿我的血当润滑剂。我想起中年女人昏黄呆滞的眼睛,一盘盘交错乱舞的餐盘,还有气喘吁吁拔腿而出的我。有时候我觉得,我从来没有逃离出那个韩料店。像是永远被困在了那个夏末初秋的交接里。2.大学四年我都过得不甚开心。我的所有女同学,关注的是衣服、包包、口红;我的所有男同学,喜欢的是游戏、女人、鞋。有钱一点的,
2020年11月1日

那种女孩子 — 「剩余价值」的一次线下见面会

1.你相信什么?这周五去了趟剩余价值的线下见面会,会后有个听众交流环节。我提了一个自己一直以来的困惑。我说我发现自己这几年越来越不关注热点新闻和娱乐事件了,主要是以下4点原因:一来,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每个人都开始有了发声渠道,但也越来越难分辨真假。比如说前段时间的罗冠军事件,女生在微博上花几十万买了热搜「我强暴你,是因为我爱你」。成千上万被性侵的女性受害者受到鼓舞,也通过私信表达纷纷揭开了自己的伤疤。正当人们义愤填膺口诛笔伐之际,事情发生了反转,真相是女生因为情感纠纷而诬蔑男生。社交媒体上发声的门槛在逐渐降低,同时门槛更低的点赞关注转发机制,也在鼓励不假思索、整齐划一的站队;第二,公共讨论空间的逐渐塌缩。一方面是众所周知的大环境,优质讨论会被迅速揉进404的荒原;一方面是以99%的知识储备,都不具备讨论的资格。我说我以前是字节跳动的产品经理,在tiktok事件出来后,一个无数利益方在其中沟通、打压、牵制的极其复杂问题,在互联网上却被简单归类为「跪」和「不跪」;再往前推是hk问题,在一片火光、废墟、鲜血里,没有人去了解这些年轻人想要什么在说什么,只要把这些人打上「废qing」的标签就可以扭送上断头台,然后在整齐划一的言论中被处死一千遍。这是不对的。第三,时代的过度娱乐化,和娱乐八卦占用过多的公共资源。我讨厌综艺和国产剧、厌恶男女团和微博热搜,觉得这些都是娱乐工业流水线上的bullshit,只是资本给年轻人的精准投喂,除了把他们吸进巨大的时间黑洞,带来粉碎的、廉价的快乐、没有什么用。第四,媒体的消亡。第三点,我其实在听了「剩余价值」一期「好的娱乐报道是一个时代的田野」后,也有对这种偏激的想法产生过反思(那期嘉宾是一直从事泛娱乐报道的《人物》杂志主笔,她在很多文章中分析了「在今天的东亚社会,父权制和资本主义是如何合谋将女性推向疯狂和死亡的边缘的。」并且认为「娱乐圈的变换浮沉也映射了时代的特征」。但是但是,「一个时代的田野」前提在于有「好的娱乐报道」。而我认为好的媒体在逐渐消亡,去年好奇心日报关停,今年腾讯大家自杀。没有人再关心城市和乡村、花市和菜市场,中文互联网上主流媒体的文字令人窒息绝望。热点新闻存在的意义,绝对不在于它反转了多少次真相是什么结论是什么,而在于在讨论的过程中,背后抽丝剥茧出来的宏观叙述和议题,和我们对它的思考。只是我不再信任媒体,也认为大部分讨论毫无意义,于是转向了另外一个虚无。但是这样做真的对吗?每当看到周围人一脸兴奋讨论着热搜热点,夹杂着漫天的梗和流行语,偶尔会有一种和这个世界失去了联结的无措感。适野说这完全ok,人是有能动性的,不用因为没有跟上社交网络投喂的信息而产生焦虑。社交网络只是你生活的一个面相,你可以拥抱这样的生活,你也可以选择不拥抱这样的生活。之琪说能理解这些现实导致的对一些热点新闻或者公共讨论的失望,以及想要转身的冲动。如果你觉得有点疲惫了,你也可以更关注自己或者更关注文学,更关注一些更跟大众保持距离的东西,都没有问题,不需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她最后补充道,只要这张情绪不让你对更多的事情、对你坚信的价值失望就可以了。我想起好奇心日报被关停的那天,给编辑写信说最近在听一个podcast,开头说,时代的症结在于自信心。年轻人自信心越少,胆量就越少,胆量越少,能做的事情就越少」。那么时至今日,这个时代年轻人还会有自信心吗?不管怎样,我们总是有去相信一些事情的。而你们就是我所相信的事情。早上发了邮件,编辑晚上就回信了,她说…….时至今日,年轻人还在相信一些事情,拥有这样的读者,就是我们的信心。2.自来卷、孤独和反叛今年七月份动了一个卵巢手术,在医院不能洗头,躺了两三周后终于回家。正值南方的盛夏,于是去剪了个短发——这个对一般人来说只是换个发型的决策,对于自来卷来说却有些吃力。15年的时候,奥美巴黎办公室为多芬制作了一支广告视频「love
2020年9月16日

请给我五月

われに五月を在很多年前,寺山修司把花街
2020年5月31日

当你结婚对象要把你关到精神病院时你能怎么办?

一开始是呕心沥血的作品被富人恶作剧毁掉,为了疗伤离开纽约逃到了西雅图本;想着在西雅图大师拳脚,结果却不断流产;好不容易生下了早产儿,又因为先天性心脏病而全心全意投入到了女儿的康复治疗......
2020年3月9日

复工首日被裁员,她的视频却在b站狂揽100万播放量|up主最好的时代②

2020年开局,全是震惊和眼泪,但呼之欲出的,恐怕估计还有一场大戏,经济危机。在脉脉搜索「裁员」两个字,每天都有真实鲜活的例子隔着屏幕上演:有人拖家带口无去无从,有人咬着n+1鱼死网破,有人在讨论录音笔,有人在研究劳动合同。绝望、无助、悲愤、不安.....时代的尘粒落在每个人的头上,形成了一座又一座踹不过气的大山。当然,也有人乐观地在这里面看到了一些机会,并认为「被裁」是年轻人挣脱大公司圈养的一个契机。恬恬酱就是如此。她从程序员转行产品经理,历经金山、小米、字节跳动等公司。复工被裁的那天凌晨,她发了一段独白到b站,迅速获得100多万播放量。我和她聊了一些故事,关于过去、现在、和未来。(我可真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作图小天才!~)这篇文章分为6个章节:1.
2020年3月8日

秋天的胡同是金黄色的|北京的70个瞬间

帽儿胡同新开了一家古着店,店主是北服的,来的很多顾客也是北服的学生。在胡同的小院子里逗兔子,一只灰色的胖滚滚兔子跳到了身上,我把兔子举高高,旁边一个女生和我说「你的妆容好漂亮噢」。
2020年1月28日

Vlogger | b站95后up主养成记,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99个互联网奇妙之夜」第1个夜晚Vlog是「99个互联网奇妙之夜」专题的第一个系列;本篇是Vlog系列的第一篇文章。十年前,Bilibili还叫Mikufans。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二次元小站,被创始人徐逸在百度贴吧称为「只是a站(AcFun)的后花园」。十年后,这个从垂直、封闭的ACG文化社区起家,以「视频内容+弹幕文化」形式传播的产品,已经慢慢泛化走向主流社会。越来越多的z世代年轻人伴随着这个网站成长,也因此被寄予「中国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个YouTube」的希望。(注:z时代,美国及欧洲的流行用语,意指在1995至2000年后出生的人。是第一个自小同时生活在电子虚拟与现实世界的原生世代,由科技发展形塑的社群关系与价值观深深影响了此世代的自我认同。——Wikipedia)作为强文化社区,b站的up主是内容生产环节中最重要的元素。截至2018年末,up主创作的原创高质量视频(PUGV)撑起了B站全网85.5%的流量,该比例仍在上升。鬼畜剪辑白鼠/狮子/局长/路人(四大欠王),游戏领域老番茄/敖厂长/散人/老菊,美妆博主党妹/栗子/毛蛋/nya……当我们提起这些名字,会发现尽管其中很多已成主流互联网界的kol,但还是和「b站up主」这个标签紧紧捆绑。如此强烈的社区归属感和认同感,是从何而来呢?本篇文章从vlog切入,以bilibili为载体,站在z世代创作者的角度,来聊聊风口、平台,和在这个浪潮之巅奔跑、欢笑、尖叫的年轻人。目录1.
2019年2月11日

"soul"产品 | 不约不恋不看脸,得女性者得社交

现在的互联网人提到豆瓣,感慨更多的可能是一个典型精英社区的十年起伏兴衰。这个于移动化趋势中错失了发展机遇的文青乌托邦,早些年却是以“吃喝玩乐”小组为代表,在江湖上与“约炮”标签紧紧联系在一起。
2018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