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移民再收紧,中产移民黄金时代即将终结!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王文锋牧师致著名作家野夫的公开信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电影众筹造血堪忧,为何一手打造《大圣归来》的他却依然信心满满?

2017-03-02 路伟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382篇文章

1615字 | 阅读3分钟

嘉宾派是标杆企业深度访学第一门派。在「2017春季·嘉宾派」海南三亚举行的启航仪式暨思享大会上,天空之城影业创始人路伟和大家分享了关于电影众筹的一些商业模式的思考。

节选自路伟在嘉宾派的分享,敏感内容有删减

先说个段子。我今天早上7点多到机场,吴婷说,就只有你一个分享嘉宾没发PPT了,我立马发给她两个。我说这两个PPT,你看哪个方向比较好。一到地方看到嘉宾派的理念,“自由生长,价值共享”,我就把之前那两个思路全扔了。当时正好大家还在海上没回来,就在楼下花了半个小时重新写了一个PPT。


众筹的核心关注是人


今天重点聊的是关于电影众筹方面的事。

 

2014年,众筹开始热起来,好多人在做咖啡馆的众筹。当时国内也有一些平台在做众筹了,各有自己的特点。我研究了几个平台,发现不是特别适合做电影投资方面众筹。


我觉得能够让众筹人深度参与的众筹方式,应该有个“群”,有持续的社交,社交的核心就是大家的“同好”,也就是“共同目标”。


那个时候微信的“群”功能很火,所以我就想既然现成的众筹平台不太适合我们的项目,那我就在朋友圈发起这个众筹项目吧。我写了个简单的关于《大圣归来》这个电影的情况介绍,加了几张剧照,就发在了朋友圈,没想到朋友们特别支持,很快就有了几十人参与。


《大圣归来》之后,我们又投资了一个更小众的纪录电影《喜马拉雅天梯》,这是一个很不错的电影,无论是电影的视觉表现,还是其中几个人物的故事表现。当我在朋友圈发了众筹说明后,短短的一周时间里,就有四百多人参与,每人一万块钱。这些朋友不仅是电影的充分支持者,还是电影众筹模型的创建者。《天梯》的众筹,从管理上比《大圣》好了很多,但因为微信在电商功能方面的短板,想进行更准确高效的管理,还是非常困难的。


也正是在这两个项目之后,我们团队就是否开发一个适合电影项目的众筹平台进行了深度的交流和碰撞,后来决定自己做一个。关于如何做又进行了几个月的讨论,这个APP的原型图就是在一次次的讨论中完善的。

 

然后我们很快投资了一个开发团队,经过大半年的开发,于去年10月份完成1.0版本的开发,这个娱乐众筹平台将于下个月对外正式推出来。过去一年,我们一直在思考娱乐众筹该怎么做?怎么才能做得更好?一方面满足众筹参与者对项目进展的充分参与,同时又能保证项目的安全妥善推进,在电影上映的时候能够调动所有人的社会资源和参与热情,一鼓作气把电影宣发好。

 

我非常看好这个娱乐众筹平台的发展,希望未来它不仅能做电影的众筹,还能做游戏、音乐、图书、衍生品等产品的众筹。简单而言,它更关注是什么人参与众筹,他们的生活除了对电影的需求之外,还有哪些娱乐产品方面的众筹。总之一句话,我们表面上是服务产品,但归根到底服务的是人。


众筹是一个社交化场景


今年1月份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去年的统计数据,国内前50家的众筹平台,去年做了40亿的业务额,我不知道这个数据从哪儿来啊,是不是准确,反正去年一年国内的众筹业务做得不太理想。

 

众筹到底是什么?到底能改变这个社会什么?这是过去两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现在我是觉得众筹应该基于传统商业模式上的可以对很多行业进行升级迭代的新的商业模式入口,它是一个开放的思想体系,现在已经变成一种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它很可能会接下来变成一种创业方式,基于C2B、C2M的创业方式。

 

另外一点呢,我觉得众筹是个社交场景,它可以将广场式的社交转化成一个精准社交,将同域社交转化成同好社交,将弱关系社交转化成强关系社交。

 

做《大圣归来》和《喜马拉雅天梯》众筹的时候,有很多是我不认识的人,他们是朋友的朋友。众筹把不同类的人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新关系的人群,所以说我觉得众筹它可能会帮助我们进入一个无边界的时代,就是让原来有边界的人群变成了一个无边界的融合。因为众筹的背后是人群的分类,要么是基于生产关系结群,要么是基于生活关系结群,众筹这个工具,将不同背景的人能够通过一个事儿融合在一起,进而创造出社交价值的倍数效应,特别在这个社交媒体时代。

 

就是说,通过这样的事情又创造一个新的关系人群,而这个关系人群很可能变成了一个新的人情的体系。之前参与《大圣归来》的那帮人,现在大家都是好朋友,去年还开了一个派对,聊聊天喝喝酒,《喜马拉雅天梯》这个400多人的群也同样有意思。

▌点击关键词 看往期文章视频 ▌


我有嘉宾


Alex Gruzen | 吴军 杨镭 刘自鸿 | Akon

赵普 | 阎焱 | 倪泽望 | 倪正东 | 易定宏 | 李丰

罗军 | 吴军 杨镭 王煜全 吴甘沙 | 倪泽望 | 徐景明

马东 | 陈玮 李剑威 张华 傅仲宏 郑刚 陈超 | 宋浩

刘庆峰谈创业苦乐 张勇 阎焱 李晓东 蔡耘 | 罗军

蔡晓东 毛大庆 | 吴声 王乐 路伟 谢涛 苏溪

松禾厉伟 | 杨伟庆 李斌 陈峰 葛航 李磊 | 刘自鸿

投资人胡海泉 | 读库张立宪 | 倔强的周航 | 陈钿隆

王煜全 | 艾瑞杨伟庆 | 李宏玮 周炜 邓元鋆 | 老炮吴声

吴声 | 文艺中年秦朔 | 郑伟鹤 白文涛 高翔 薛蛮子

易定宏 | 曹杰 | 刘自鸿 | 陈开伟 何志涛 李新宇 张恒

胡海泉 | 陈浩 邓锋 倪泽望 肖冰 徐传陞 应文禄 周亚辉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嘉宾派,全球标杆企业深度访学第一门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