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又忘了关评论区了!

警惕:常态化核酸检测存在严重的生物战生化危机风险

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国内初代vlogger竹子:vlog让我开始经营自己眼中的世界 | 浑水独家

王诗博 蓝鲸浑水 2019-09-27


采访、撰文 | 王诗博

内容总策划 | 郭楠


竹子刚过完自己的31岁生日。


31岁,她从北京时区到英国时区,过了3次生日。分别是在北京和父母过了一次生日,竹子的妈妈面对镜头,说只有一个想法,希望女儿身体可以越来越好。 



和最亲的姐妹一起过了一次生日,许下了一个生日愿望——在36岁之前,一定要拍一个属于竹子的代表作长篇



横跨欧亚大陆到伦敦她的丈夫度过了一次生日。竹子的丈夫Nad送给她一张生日贺卡,她穿上了Nad第一次约会时穿的裙子。



31岁生日的那天,她感悟到,金钱名誉地位,永远不可能比真情更重要。


在30岁之前,竹子从未设想过自己30岁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但她觉得现在的生活比预想中好太多,所以现在她也不会去设想自己40岁时会是什么样。


“没想过自己30岁的时候这么好,感觉已经到达人生的巅峰,应该不会再更好了吧,哈哈”。


她也没有想过相机竟然成为她人生中如此重要的一部分。


从大学毕业那一天开始,22岁的竹子就拿起了相机,当时短视频还不是主流,微电影这个词也才刚刚出现。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时佳能5D2刚刚面世,那是第一台大家都可以用的单反相机。当时很多人说,单反相机好像已经没有想象中那么高深莫测了。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用单反相机去拍摄你的微电影”。


于是刚毕业的她用相机拍了两百多场婚礼,在记录完别人的爱情后,她开始记录自己的生活。


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北京女孩邵竞竹,毕业后在曼彻斯特大学获得研究生学历,并旅居英国8年。


▲竹子


在英国的时候,竹子偶然在Youtube上看到了记录生活的vlog,她看到别人在记录自己的生活,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但她看了很久也没有想过自己去拍。


直到2016年一个很普通的一天,竹子在欧洲出差,一个人走在欧洲街头的时候,她打开了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录制了自己的第一支vlog。


现在的竹子,以@你好_竹子的网名被人熟知,在微博上有312万粉丝,许多人因为看了她的视频,决定拿起手中的手机和相机记录生活,也有许多人因为看了她的视频,想让自己活得和她一样酷。


她可能是国内最早拍vlog的人之一,其实除了vlogger的身份,她还是短片导演、摄影师、自媒体人。


截至目前,算上非周更的vlog,竹子已经更新了132期vlog。


但她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拍过的任何一样东西是完全满意的,她总觉得下一样东西会更好。


01、从婚礼记录者到纪录片主持人


“《未来之家》的拍摄,成了她事业的转折点”


竹子的工作、生活一直围绕着相机。24岁那年,刚毕业的她在伦敦生活拮据,又不想向父母要钱,拍婚礼是一个最快的赚钱方式。于是,她开了一家记录爱情的摄影工作室,3年时间,竹子记录下了两百多场别人的婚礼和爱情故事。


“伦敦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城市,从西班牙人到苏格兰人,从牙买加人到肯尼亚人,从犹太婚礼,到印度婚礼,各种不同形式的婚礼仪式,我都拍了一遍”。


拍了两百多场婚礼后,竹子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想再拍婚礼了,于是开始拍短片,拍广告,还开始拍vlog。


2015年,竹子受好朋友《未来之家》导演韩夏之邀,以VICE中国主持人的身份,主持大型纪录片《未来之家》,在中国、英国、冰岛、荷兰、美国、日本、印度,和全世界各地的人探讨未来人类的生活方式。


当时《未来之家》需要找一对有趣的主持人,男主持人Mike Gao是一位生活在洛杉矶的华人音乐极客,女主持人,找到了有留学创业背景的北京女孩竹子。


这是一段让竹子记忆深刻的创作之旅,她说,那段时间里,无论是她和韩夏,还是Mike Gao,还是整个节目组的成员们,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都处于一种特别想创作出一个好玩的东西的阶段,对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尝试。


▲《未来之家》里的竹子和Mike Gao


七集的“未来之家”历时主创团队45天时间,涵盖了从“大城市小空间”、“机器控制论”、“未来食物”、“人类创造力”、“新旧文明的碰撞”、“科技带来的孤独感”等多个话题,通过每集一个角度来观察这个已经发生却尚且陌生的世界。


这45天的时间,也是竹子整个事业、工作上的转折点。从拍完《未来之家》开始,她基本不再拍婚礼,她开始对现实生活乃至整个世界有了更多的好奇心和勇气,她想去探索更多东西。


起初,竹子是不敢去采访和探索的。


新闻学院毕业的竹子,和她大多数毕业后去了电视台、广播电台或者报社等新闻类相关工作的同学不同的是,她一直没有选择这条路,当时的她一直觉得自己还不够格做一名记者。


“我一直认为记者是一个崇高的职业,做记者很难,因为如果让我去采访一个大人物,我不确定自己可不可以顺利完成采访。我也不确定我看事情的角度有没有那么深入,想成为一名出色的记者,需要人生阅历和视野,这样才被能和采访人和整个新闻事件之间产生一种精妙和沟通”。


竹子觉得刚大学毕业的自己远没有这个阅历,也没有资格去做采访,于是毕业后她干脆没有选择从事新闻行业。甚至当她不再拍婚礼,拿起相机开始拍广告的时候,她仍然觉得自己离新闻领域很远。


直到《未来之家》,她觉得韩夏给了她一个机会,让她重新站在了一个事件探索者的身份去进入不同的故事。


去印度的时候,跟当地的制片公司有合作,她跟一堆印度老大哥吃喝都在一起;去西班牙拍斗牛的时候,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跟斗牛拍摄者以及这个产业各个环节的人进行第一手接触和交流,这种自己亲自去探索认知世界的方式让她觉得更有主动性且真实。


“当我真正的坐下来,与印度的一位创业家,可能跟冰岛的一个设计师,可能跟美国的一个建筑师聊天时,我才开始逐渐意识到,也许现在可以开始去做之前不敢尝试的事,这对我来讲是最大的收获”。


02、Vlog让她开始经营自己眼中的世界


“我不是铁人,也有紧张、焦虑的时刻”


竹子说自己是幸运的,从大学毕业那一天开始,她就拿起了相机,那时的她才22岁,还没有“短视频时代”这个词,短视频尚未成为主流。


“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佳能5D2刚刚面世,那是第一台大家都可以用的单反相机。然后很多人说,单反相机好像已经没有想象中那么高深莫测了。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用单反相机来去拍摄你的微电影”。


拿到自己人生中第一台单反相机的时候,竹子非常兴奋。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处于一种自由职业者的状态,她只去拍她在那个时刻最吸引她的人与事物。


“年轻时觉得婚礼特别神圣、浪漫、有趣,就拍了很长时间的婚礼。后来拍腻了就开始拍别的东西”。


但一直以来竹子和相机都是密不可分的,自从她开始工作以后,她的每一份工作几乎都与相机有关。导演、摄影师、剪辑师,她一直都在尝试着去做用影像讲故事的人。


新媒体时代又给了所有的视频创作者新的思考角度,只要你有流量、有观众,你自己就是一个“电视台”,或是一本“杂志”。去年,竹子决定好好做自己的自媒体。


“也是这一年变得越来越有自信和勇气,觉得自己拍了这么多年视频,积累了这么多的阅历,到了30岁这一年,可以比较正式的去经营自己眼中的世界”。


她曾经连续31天不间断地更新自己的vlog,跟网友们分享她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


2017年7月20日,竹子受国外一些YouTube博主在圣诞节前一个月会vlogmas的启发,决定给自己定一个连续vlog31天的挑战。


▲31天vlog的第一期:今天是7月20号,离8月1号还有10天,我等不了10天了,我今天就开始!


对竹子来说,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


“No pain no gain(没有付出,没有收获),就是你觉得这个事情好玩,你也想连续做,而且你觉得好像也没有人这么做过,但是做这个挑战,每天要多工作3到4个小时,所以那段时间我的睡眠时间、休息时间都在减少。”


31天vlog挑战结束后,去年7月开始,竹子会每周更新一次vlog,目前已完成了47支周更vlog。


在大家眼里始终很酷的竹子,也有脆弱、崩溃的时刻,她曾在去年9月的一支vlog里因工作压力太大而崩溃,表达了自己的焦虑,坦白自己平时不愿意把自己的负能量带给大家,所以只把生活中有趣的事情剪进视频。


▲竹子在镜头前崩溃


当时她带了一个30人的剧组拍一支广告,此前,她从未经历过这么多人的剧组,也从未用过那么专业的美术和灯光。


那次的经历让她觉得压力是一种训练,也是那次经历让她的拍摄生涯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随着你抗压的能力越来越强,你也会走到越来越高的位置。也许有些人承受不住,他可能会举手投降。当然每种生活都有自己的过法,我觉得要看你对生活的期待是什么样的”。


在大家眼里始终很酷的竹子,也有过面对镜头的疲惫感。


但竹子的观众非常宽容,“我的观众经常在我休息的那段时间,留言说,‘竹子,这段时间你不要更新vlog,你在家休息就好了,我们希望你好好休息’”。


休息时的竹子,除了不工作,会不断地进行知识储备,丰富自己。


在vlog week 40中,竹子说她休息了整整7天,不工作,不写方案,不写文章,不拍摄,她想完整的体验留给自己的7天。抛去睡觉、吃饭、走路、正常交际,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看书、看展、看电影、看杂志、上课。


从Netflix最新的纪录片开始,一部部刷过去,一个两小时,两个两小时,直到她和沙发无法分离。


“我在不断地输出,在输出的过程中,你会觉得自己像沙子一样流失到了各种各样的地方。其实你知道自己现在剩下的东西已经很少了,但又不敢跟别人说这件事。通过在伦敦的休息的一个月我发现,只要我每天都拿出一段时间来读书,看电影,听知识付费的内容,去真正的学习,哪怕这个时间只有一个小时,我都觉得那天的心情会更好。


我觉得大学毕业并不代表你的教育和学习就此终结,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你的人生一定会就此停滞下来。真正的学习是有自学的能力,什么时候你开始掌握了自学的奥妙,人生的各个方面才能豁然开朗起来”。


Q1:你是如何在拍vlog、工作、学习、生活之间做好平衡的?


竹子:其实我用来拍摄vlog的时间很短,在一天之内我举起相机的次数也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多。如果真的计算我平时拍vlog的时间可能也就15分钟左右,我只是偶尔记录一下有趣的时刻。


大多数时间我都在工作和学习。目前为止,我发现在我目前这个位置,面对着那么多工作邀约和品牌合作,并且还想做属于自己的一些工作项目,人确实会非常焦虑,我也在尝试平衡工作和生活的时间。


03、更注重观众感受到她当时的感受


“作为拍摄者,我比别人更懂得珍惜活在当下”


去年火人节,竹子和朋友们在沙漠上从夜晚狂欢到了黎明。一整晚的景象给竹子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可她只在日出的时候记录了不到一分钟大家一起骑车的样子。


“如果我去记录,我就无法真正去享受这个晚上,所以我最后只用镜头记录了一点点”。


▲火人节的第二天清晨,竹子在日出时记录了不到一分钟大家骑车的画面


和普通上班族相比,竹子是幸运的。


她的生活不存在常规作息,经常到处旅行,不用为vlog的素材而发愁,更不存在“为今天的vlog拍些素材”。


很多人喜欢看竹子的vlog,也是被她的生活所吸引。


在vlog出现之前,竹子是这样的生活,在她拍vlog之后,她依旧是这样的生活。


经常有人问竹子怎样拍出有趣的东西,即使在生活很丰富的情况下,竹子还是想说,她仍然觉得有趣的东西并不是那些最新奇、最冒险的一段旅程,她觉得所谓有趣的东西是你看到一样平常事物,但你心中的感受发生了变化,这时你如何捕捉这种细微的感情。


“比如你可能看到你喜欢的男孩或女孩站在夕阳下;你可能看到路边的一只小猫从你脚旁边走过去;你可能看到每一天都在喝咖啡的杯子,因为咖啡留下来的印迹…我觉得最有趣的是这种细节,其实跟你如何感受生活更有关系,这可能是我最大的灵感来源。


如果我没有素材可以去拍,我往往会静下来好好捋顺自己的心境,跟自己展开一段对话”。


不停地记录生活,已经让竹子和相机融为一体,有没有拍摄的素材,只是取决于她如何记录身边发生的事。


大多数在拍摄的时候,竹子都不会去影响当下的感觉。


“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段太好或不太OK,咱们再来一遍,我很少会这样,几乎没有”。


她更注重观众感受到她当时的感受。很多时候,竹子是不会立刻就去拍摄记录的,当年去美国参加火人节,她大概两个星期的时间没有更新vlog,哪怕是她人生最重要的婚礼时刻,她也几乎没有刻意做记录、更新。


“大多数我真正珍惜的时刻,我比别人更懂得珍惜活在当下这件事。只是我的一种专业反应让我已经开始知道什么时候该去拍,什么时候该去剪,什么时候该去用心的生活了”。


04、邵爸爸、马女士、Nad


“Nad几乎满足了我对伴侣的一切遐想”


今年4月21日,竹子与丈夫Nad在lslington市政厅最小的房间里,在14位最亲的家人和朋友的见证下完成了婚礼。


▲竹子和Nad的婚礼


谈恋爱时,他们经常是异国状态,不过竹子开心地告诉浑水,很快,他们可能会搬到上海一起生活。


竹子说,Nad几乎满足了她对于伴侣的一切遐想。他们俩都是很疯、很喜欢冒险的人,而Nad极大的知识储备,也是最吸引竹子的那道光芒。


“我们俩坐在沙发上聊天,特别小的话题总能被我们聊得特别丰富。我觉得能遇到一个能跟你聊到一块的人太难了。我们俩讲话永远有来有回,像打乒乓球一样”。


Nad还是在竹子快要感受到名气的膨胀时会泼她“温水”的人。


竹子说Nad是个既聪明,情商也很高的男人,他总会适时地提醒竹子名利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它随时可能会离开。


“Nad会和我说,很多人过得很惨,是因为他曾经享受过名利带给你的快乐,所以格外不愿意让名利离开。而我的存在(Nad指他自己),就是时刻提醒你,名利有一天可能会走,要时刻做好准备。名利走的那一刻,你还是你现在的你,你还在做你在热爱的事情,你还是没有改变,那就可以了,你仍然是一个幸福的人”。


除了Nad,竹子的父母也因为竹子的vlog受到很多人喜爱。在一期vlog中,竹子的妈妈用手机App学习英文,并用中文和英文与Nad交流;Nad学习中文,与竹子的妈妈用中文交流。网友纷纷评价邵爸爸和马女士(竹子的妈妈)超可爱。


▲马女士学英文

▲Nad与马女士的语言沟通


竹子的妈妈在微博上已经拥有超过3万名粉丝,她还开了属于自己的微博话题#马女士厨房#。


▲#马女士厨房#


竹子说她的父母非常开明,对竹子的人生从不设限,只希望竹子能够快乐的生活。


“我从小没有很爱学习,学习成绩没有很好,经常被老师点名,但他们很少严格的要求我,高考的时候也是对我抱着考得好就行,考不好就出国读书的态度。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经济上,他们都给了我很多保障,所以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


竹子长大后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父母跟其他父母不一样,她原以为所有的父母都这样。


“我是一个特别有安全感的人,我的安全感都是他们给的。他们总给我一种你去疯吧、闹吧,即使出了什么事,最后还有爸爸妈妈在,永远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的感觉”。


▲竹子的妈妈 马女士


05、不局限于做一名vlogger


“当然想拍大型纪录片,和电影”


每个拿起相机的人都会想拍出属于自己的大作品,竹子也不例外,但这个作品她没有给自己设限,可能是纪录片,也可能是电影。


其实现在的竹子,不仅仅是大家眼中的vlogger,她还是摄影师和短片导演,她拍不同主题的短片,偶尔还会拍些广告片。


竹子告诉浑水,如果拍纪录片,可能跟记者的身份更像些,去探索一件真实发生的事。


“我一直觉得真实的东西很迷人,但拍摄起来也很有难度”。


而电影对竹子来说,是一种梦,“我以前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自己想拍电影,就好像是一个人才敢做的梦,不太敢跟别人承认这件事情,总觉得身边拍电影的人都太牛了,我还是独自守着我的梦好了”。


但从今年开始,竹子发现自己逐渐拥有了更多在创作上的自信。她说自己一直在沉淀,也许沉淀到一个点,会想爆发性地创作出一部作品。


我觉得每一个创作者,如果你真热爱艺术,热爱影像,你心里面都会不可抑制地有这么一个很遥远,甚至有点荒诞,但有一天可能想去努力触碰的梦,就像猴子努力抓水中的月亮一样。


Q2:内心有纪录片的雏形了吗?


竹子:肯定想做大型纪录片,但需要还是先从无数个小型纪录片开始做起,等练习得差不多的时候,再筹备做大型纪录片。


希望能在五年之内,36岁之前,拍出一部让自己满意的作品。


Q3:除了想拍电影,还有纪录片,还有什么哪些想尝试的事?


竹子:不多了,我觉得我是一个想到什么就会立刻去做的人。所以当我想去哪里旅行或做极限运动时,我都觉得可以随时去做,没什么难度。


但只有创作这件事对我来说挺难的,无论是写一本书,还是拍一部自己满意的作品,这件事让我我越来越确定,是我下半生想去解决的,因为可以带给别人很大的精神满足。



06、讨厌被问到vlog的红利期


对话竹子


竹子曾在微博上发表过一篇随笔,她说自己很讨厌被问到“Vlog的红利期还有多久”这个问题。


“很多被大家熟知的vlogger,一开始拿视频记录生活和个人感受,完全是出于个人喜好,牟利只是市场的推动。中国的初代vlogger大多都有在影视行业工作的经历,是导演、摄影师、编剧、作者,或者是一直对影像制作充满兴趣的人。用视频记录心声,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别问vlog的红利期有多久,好的vlogger是因为拥有对创意影像的热爱,对表达的热衷。要问怎么样才能鼓励更多人更加Creative,这是对我们的民族都更有益的一件事”。


▲竹子在米兰


Q4:你现在拍vlog使用的相机型号是什么?


竹子:我是一个毫不在乎相机型号的人,因为vlog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怎么轻巧怎么来的视频形式。很多时候我可能看到眼前的东西,身边有什么机器,我就用什么机器拍,可能是我的手机,也可能是一台小相机。


但我绝不拿单反相机拍vlog。因为我觉得那可能会违背vlog在我心中的定义。如果我拿大的相机去拍摄,那这个视频一定是我策划过的内容,它可能就不是那么随机、生活化的内容。


Q5:Vlog现在在国内已经成为了一个新的风口,你怎么看待vlog这个风口?


竹子:那天在微博举办的一个分享会上我还在开玩笑说我从2016年开始拍vlog,那时中国还没有多少人知道什么是vlog,如果大家去数的话,我觉得我可能是中国第一个拍vlog的人。我记得很清楚,当我在新浪微博上传之后,搜索vlog,搜索结果寥寥无几,更没有什么原创vlog。


2017年挑战连续31天vlog的时候,也很少有人知道vlog,我一直在做这件事,只是2018年时,我感觉到微博可能想跟其他的平台有内容上的抗衡。


Vlog可能刚好是一个能让微博拿来好好在平台上做的短视频形式,因为vlog永远不可能在15秒之内讲完一个故事,并且非常生活化。它就是每一个人自制的生活纪录片、情景剧、或真人秀。


我觉得我只是站在原地,微博就给了很多vlogger,尤其是第一批在做vlog的人,很多流量上的扶持,才能让我们这些创作者很快就看到了新的曙光。所以那天我也在开玩笑说,我真的啥也没干,突然有一天莫名其妙的变红了。


我一直认为创作者对于大环境而言,我们是很渺小的。我也经常听到有些人讨论,“等这个风口过了你们会怎么样”、“一定要抓住这个风口”这些言论,但我作为一名创作者,我根本不关注外界的声音。对我来讲,做内容本身是令我非常开心的事,也是我一辈子会做的事,无论风口怎么改变,我都会一直做我的内容。


Q6:现在因为各个平台都在对vlog进行补贴扶持,一些拍视频的人会把不是vlog的视频扣上vlog的标签,对此你的看法是什么?


竹子:我觉得挺正常的,毕竟vlog这个词是英语,是一个合成词,很多人甚至连它发音都不清楚,其实你问大多数人到底什么是vlog,可能大家也都说不清楚,觉得是一种比较生活化的短视频。


我反而感觉因为平台的扶持,给了大家一种全民创作视频的激情。只要是全民创作,一定有一种草根的东西在里面,一定有生活气息。我更愿意把vlog的中文名字翻译成生活纪录片或生活微电影,肯定很多人愿意将自己的视频贴近vlog这个标签。


Q7:许多刚开始拍vlog的人,在街上面对镜头说话会感到尴尬,你有哪些建议?


竹子:练习练习再练习。


我如今在镜头前的这种泰然自若是因为我拍过了连续31天的vlog,再加上平时不间断的更新,还有我连续一年每周更新一期的vlog,已经做过一百多期vlog了。


这一百多期vlog是跨越三年对着镜头说话的时间。如果你现在翻我当时的第一支vlog,你会发现我面对镜头也是很尴尬的,远不可能像今天这么自如。


我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跟相机打交道的人,所以录制第一支vlog时,我可能已经比普通人要强很多了,但我仍然会有那种紧张和局促的感觉,更何况你第一次去做这件事。


如果你有勇气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开口对相机说话,我觉得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了。


Q8:你微博粉丝已经超过300万了,你有在意名气这方面的事吗?


竹子:很难不在乎吧。我说真的,我一直没有很拿自己当回事儿,我也一直都会跟我的观众,还有我身边的家人和朋友说,如果有一天你觉得我变了,一定要跟我说。


我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不接地气的人,我觉得这对于生活的各个方面都是一种打击,可能看了那样的人和故事之后,我不想成为那样因名利而膨胀的人。


但说实话这件事也挺难的,因为当你变得越来越有名气时,你身边能接触到的人和朋友圈,别人能给你的资源和帮助,是和以前截然相反的。所以确实比较容易膨胀,但我一直在抑制这件事的发生,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尽量谦卑一下。


Q9:你怎样形容自己的vlog?


竹子:每天都想进步的普通人的生活。



— END —


【蓝鲸浑水】独家深访 

 只报道最有料的新媒体人 


 深夜发媸  姜思达  胡辛束

六神磊磊  顾爷  王左中右

吴晓波 李岩 范卫锋

 秦朔  迟宇宙  黄章晋

英国报姐  鬼脚七  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三表  黎贝卡  杜绍斐  末那大叔


如果你也是有故事的新媒体人

浑水备酒,与君共话新媒体江湖

联系微信 浑水小二:hunwater




为方便各位新媒体总监们交流、合作、吐槽、约酒,蓝鲸浑水建立了“新媒体总监群”

 

入群方式:扫码添加浑水小二为好友,备注所在公司+职位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自媒体江湖录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