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年,4.7亿中国中产的喜与忧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其实,我是很佩服朱贤建的

黑二代们的春秋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19年8月8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无花果:​是否能用汉语礼拜?

无花果 老无所依


礼拜是与真主说话


礼拜是伊斯兰功修的一个内容,用汉语礼拜指的是在我们礼拜的过程中所有涉及语言的部分用汉语来替代,此前传统的穆斯林大多是用阿拉伯语礼拜,就是在礼拜中鞠躬叩头的每一个号令以及站立期间念诵的《古兰经》经文还有跪坐的祈祷,都是用阿拉伯语的。

 

由于伊斯兰是普世性的宗教,是全人类的宗教,而全人类并非都是阿拉伯语人,绝大多数穆斯林是非阿拉伯人,非阿拉伯人是不懂阿拉伯语的,这样的话,使用阿拉伯语礼拜显然有一定的难度,完全掌握阿拉伯语比较困难,所以大部分穆斯林只掌握了阿拉伯语的基本念法,也就是只能够按照阿拉伯语的发音念字母,但是不知道念词的意思。至于既按照阿拉伯语的发音诵读,又掌握阿拉伯语的意思,能够娴熟地运用阿拉伯语来进行礼拜,则是极少数人能达到的程度。

 

大部分人只能掌握基本的阿拉伯语读法,但却不知道意思,这种情况普遍存在于穆斯林民间。礼拜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要崇拜真主,要和真主会见,表达对真主的感恩,对真主的崇拜,同时向真主表达自己的需求,对真主的祈祷。礼拜实际上是人和主的互动,是人类与真主真主交通的一种重要途径。

 

虽然,人类接近真主有各种方式,做其他的善功也可以接近真主,但礼拜则是最直接地去面对真主,去表达自己的赞扬,同时也向真主倾诉自己的愿望。除礼拜之外也有非正式的祈祷,随时随地的祈祷,但礼拜则是融合了祈祷和崇拜多种功能,当我们用鞠躬叩头来表达对真主的感谢,我们念诵古兰经经文来表达我们对真主的赞美,我们通过祈祷来倾诉我们的愿望,表达我们的需求,而且礼拜之中的恭恭敬敬的也能够让人更加地敬畏真主,总之礼拜是人和真主会见交流的一种重要途径。

 

人和人之间交流需要借助于语言,人类与真主的交流同样如此。语言不仅仅是文字还有语音,如果仅仅通过文字来表达,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比如我们可以写出诗歌或者是散文来表达对真主的热爱。但是礼拜的时候要求的不是文字,而是用语音去念诵祈祷,所以这里不涉及文字的问题。用什么语言的语音呢?必须用阿拉伯语吗?如果必须用阿拉伯语,那么对于阿拉伯人来说,这是极其便利的优势,因为他们可以自由地使用阿拉伯语,但是对非阿拉伯人来说显然有一定的难度,因为他们不能正常地使用阿拉伯语。阿语水平不好的人,很简单的一句话都无法用阿拉伯语表达,至于大部分人只会读而不懂意思的人,更无法自由使用阿拉伯语,他们只能死记硬背固定的念词以供礼拜之中使用。比如说,他要祈求真主治疗他的疾病,但是他如果不会阿拉伯语,就无法把这个愿望用阿拉伯语表达出来,所以就只有用固定的念词,但却无法说清具体是请求真主治愈他的哪种病,这显然已经影响到了他与造物主的正常交流了。因为他根本没有办法把话说明白,无法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愿望,这样的礼拜显然是质量不高的。

 

人和人之间交流,如果使用一种对方听不懂的语言,这种交流肯定无法继续。因为无论你怎么表达,对方听不懂你的语言仍然是白瞎了,即使你打手势或者挤眉弄眼做表情,连说带比划也难以让对方稍微明白一点点你的意思。

 

我们礼拜是在与真主交流,是在会见真主。但是在会见的时候,我们却操着自己听不懂的语言,这种交流能正常沟通吗?当我们用一种自己不懂的语言礼拜的时候,自己不知道什么意思的情况下与真主说话,我们肯定无法把自己的心愿传递给真主。有的人说,我们自己不懂不要紧,只要真主懂了不就行了吗。你用死记硬背的单词给外国人说话,外国人懂了,但你却不懂,这有何用呢?人们在对话的时候,其中任何一方不懂意思都没有办法实现互动,我们和真主说话的时候,我们不懂自己说的是什么,这有意义吗?

 

有人说 ,不要紧,给真主念的时候,让真主听懂就行了。显然真主是全知的,他能听懂一切语言,可是我们礼拜是让真主听的吗?我们诵读《古兰经》的时候是念给真主听的吗?很多人认为我们礼拜是念给真主听的,主啊我听不懂不要紧,你可要听好了啊!可要仔细听啊!实际上这种想法是大错特错的,因为真主降示《古兰经》的目的是为了让人懂,是让人念给自己听,而不是让人念给他听。真主不需要我们念给他,因为他是这本书的作者,他不需要我们提醒书上的内容。

 

《古兰经》又被称为提醒、警告,真主降示《古兰经》是为提醒人,警告人。我们现在不管自己懂不懂,把《古兰经》念给真主听,那你就错了!好比我无花果写了几本书,我把书给了读者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读懂,让他们吸收。可是如果我不让他们自己读懂,却说:你懂不懂无所谓,你念给我听!我让你念给我听,你提醒提醒我,这一定是非常荒唐的,因为我写的书,我自然知道内容,甚至哪一页哪一行什么内容我都知道,所以我不可能让你们来提醒我,我让你们读书的目的很简单,肯定是让你们读了书中的内容,使你们获益。那么,真主降示《古兰经》的内容的目的是什么呢?真主也说得非常明白:

 

这是一本阿拉伯语不偏不倚的《古兰经》,以便他们敬畏。(39:28)。

我确已把它降示成阿拉伯文的《古兰经》,以便你们了解。(12:2)

 

真主降示《古兰经》说得明白,他降示《古兰经》的目的是让人理解,《古兰经》不是深奥难懂的咒语,不是无从知晓的化外语言,而是人间的语言,他用明白的阿拉伯语降示古兰经,就是现在的阿拉伯人或者是懂阿拉伯语的人都能听得懂的,毫无生涩,没有土话、没有方言的标准的“福斯哈”阿拉伯语。

 

有的人说阿拉伯语是真主的语言,真主那里说阿拉伯语,这就错了!阿拉伯语是人间的语言,人间的语言与真主的语言不同,人间说话靠什么?比如阿拉伯语的发音就有鼻音、喉音、唇齿音、齿间音、颤舌音、塞音、塞擦音等等。那么,真主像人一样有鼻子有嘴巴有舌头有牙齿有喉咙吗?不!真主绝不像人一样的发音,所以真主那里也不说阿拉伯语。至于真主那里究竟说什么话,我们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绝不类同人间的任何一种语言。可是,真主为什么没有用他那里的原话降示《古兰经》呢?而是要把《古兰经》设置成降示成阿拉伯语的呢?古兰经说得非常明白,“以便你们能够理解。”

 

现在很多人借口,一定要用阿拉伯语读《古兰经》,因为古兰经说了,真主用阿拉伯语降示的古兰经,这话没有道理,用阿拉伯降示的,我们就得读阿拉伯语吗?好比马列主义著作是用德语写成的,我们要读马列著作是不是还一定要读德语呢?

 

古兰经用阿拉伯语降示,所以就要读阿拉伯语的原文,哪怕我们不懂也得读阿拉伯语,可这是真主的初衷吗?真主用阿拉伯语降示《古兰经》的目的是让人们懂,而不是让人不懂,《古兰经》用的是人间能够懂的语言,正是因为人们懂,在礼拜之中诵读《古兰经》,才能够提醒我们,如果每个人每天都能够用听得懂的《古兰经》经文提醒自己,一遍一遍地洗刷自己的灵魂,完成心灵的洗礼,那他还敢做恶事吗?他还能不认识真主吗?这就是礼拜中诵读古兰经经文的目的,而当你不懂古兰经的意思的时候,你就违背了真主降示《古兰经》的目的。真主用阿语降示的目的是让你懂,而你用阿语诵读的目的是不懂,不懂也不去想法弄懂,这样的礼拜能够奏效吗?我不能说你的礼拜不成,但可以说这种礼拜的质量肯定不高。

 

禁止汉语礼拜没有依据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作为非阿拉伯人,作为中国人,不懂阿拉伯语的情况下,能否用自己的语言来礼拜呢?就是不会阿拉伯语的人,在礼拜之中能否用汉语,或者用其他的语言,比如用维吾尔语、哈萨克语,用自己的地方话来完成对真主的赞美,这样做可以吗?


我可以说,从教法上来说,是完全可以的,著名大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就认为用非阿拉伯语礼拜是许可的,这是哈奈菲派的一项重要的教法判断,声称追随大伊玛目的人都应该接受这项判决。在中国穆斯林群体广泛传播的《伟噶耶教法经解》之中就记载着这种主张。

 

我们没有见过任何一段经文,或是任何一段圣训禁止过这种做法。凡是有人判断说礼拜不能用汉语,不能用阿拉伯语之外的语言,礼拜不能诵读《古兰经》的译文,说这样的话的人都是没有任何根据的自作主张,他们没有拿出任何《古兰经》或者圣训的断然的证据。

 

我们穆斯林说话,讲究拿出“Dalil”(证据),而不能空穴来风,你没有证据空口无凭不行。比如为什么穆斯林不吃猪肉,很简单,《古兰经》上禁止的。《古兰经》上没禁止的话你不必去禁止,想怎么吃爱怎么吃都可以。但《古兰经》上禁止的我们就吃不成。同样,为什么不能用汉语礼拜?假如《古兰经》上禁止了,那谁也不能读,读不成!如果说《古兰经》上没禁止,那你爱怎么读就怎么读,为什么真主都不禁止你凭什么禁止呢?难道你可以超越真主吗?

 

伊斯兰教法的基本原则就是,凡是不禁止的都是合法的。正如古兰经所说:你们所当禁止的,真主已经为你们阐明了。(6:119)

 

圣训上也说过:凡是真主在其经典里允许的,都是合法的事物;凡是真主禁戒的,都是非法的事物。至于真主保持沉默而没有提到的,都是一种宽恕。那么,你们应当去接受真主的恩典。因为真主确是不遗忘任何事物的。穆圣接着诵读了古兰经的一段经文:你的主是不会忘记的。(哈克姆圣训集)

 

据此,凡是《古兰经》和圣训没有禁止的行为都是合法的。那么,《古兰经》和圣训上有没有任何一处禁止过穆斯林使用他们自己的母语来礼拜呢?没有!从来没有任何一段经文也没有任何一段圣训对此禁止。因此我们可以断定,凡是阻止别人用母语用非阿拉伯语礼拜的人,他们的做法都是异端,都是自己想当然的结果,而不是来自《古兰经》的天启,不是顺从真主的行为,都是自己的私欲导致的结果。

 

使用阿拉伯语原文礼拜,比如礼拜动作的号令至大词“الله أكبر”(真主至大),这些简单的句子大家都可以比较快得掌握,但是站立期间那些长篇大段的经文,如果全部用阿拉伯语就有难度了,另外在跪坐的时候也要有祈祷,至少站立和跪坐的这两个时间是比较长的,如果要求念原文的话就有一定的难度。

 

大部分不会阿拉伯语的人,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事实上,从古到今,大部分穆斯林在一种类阿拉伯语的语言来礼拜,听起来是阿拉伯语的发音或至少像阿拉伯语的音调,他们要么是口耳相传死记硬背,要么借助外国语言拼写阿拉伯语,而且即使念出经文的读音,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样的礼拜质量一定是成问题的,这种情况下能否用非阿拉伯语代替呢?

 

我刚才说了《古兰经》和圣训上从来没有禁止,可是大部分人还不愿这么做,只有极少数人主张可以这样做,但凡主张可以使用非阿拉伯语礼拜的人,都会受到激烈的排斥或者否定。总结起来,大致有几种态度。有的人认为可以使用但是不提倡,他们认为不禁止使用汉语,但最好使用阿拉伯语,不会可以学,慢慢学会了就可以用。这部分人算好的,因为他们没有断定不能用。第二种则比较极端的,说坚决不能使用汉语,要是真的用了汉语,其礼拜是无效的,哪儿说的无效呀?《古兰经》说无效了吗?圣训说无效了吗?还是没有根据,这都是空穴来风,是他们自己想当然的搞出来的主张。第三种是更为极端的,不但认为礼拜无效而且还认为这样做会下火狱。

 

你要用阿拉伯语礼拜可以,但是要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不会阿拉伯语怎么办?不会不能学吗?能学但没有能力怎么办?有的地区没有阿拉伯语老师,有的地区没有阿拉伯语教材,有的地区没有一个人会阿拉伯语字母,还有一部分人文化程度不过关,母语都学不会让他学外语更困难,还有的人是年龄大记忆力差,让他学两年不一定能学会一段开端章,对待这种没有能力的人,真主总要给一条活路吧?!

 

大部分人用的不是阿语


没有能力的人能不能使用自己的语言?有的人说没有能力的人也不能用汉语的,那么在礼拜之中可以啥都不念,或者念“يا ربي”或者念清真言,总之不能用一句汉语,沾了一句汉语那就不成。“يا ربي”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的主!我的主!”,我们翻译成汉语不就好了吗?有的人说难道连“يا ربي”都学不会吗?确实学不会,因为仅仅一句“يا ربي”就涉及到一个汉语里面没有的是颤舌音,很多人不会颤舌音人,所以把“يا ربي”念成了“يا لنبي”(呀兰比),“يا لنبي”根本不是“我的主”的意思,和“我的主”没有任何关系。这种情况下,我们念了又有什么用呢?这还是好的,还有的人甚至把“يا ربي”念成了“لا ربي”,意思是“没有我的主、否定我的主”,这些人天天在礼拜,却天天在否定真主,因为他没有能力使用标准的阿拉伯语,只能念出错误的词句,对待这种没有能力使用阿拉伯语的人,能否用汉语代替呢?我们说,真主总要给人一条活路,对待这些没有能力使用阿拉伯语的人,难道就只有等着下地狱吗?这与真主的慈爱的属性相符合吗?

 

真主不会不教而诛,真主不责成人能力之外的事情。有能力的人,真主要求你,你有能力用阿拉伯语,但是没有能力的人学不会阿语的人,没条件学习阿语的人,用汉语替代可以吗?你说不可以,我就要问,怎么啥都由着你了?你说的算吗?你说的能算吗?你把教法置于何处了?真主说了吗?

 

有的人说礼拜不成,是因为他们礼拜之中没有念开端章,没有念“法谛哈”,我们说你把法谛哈翻译成汉语不成吗?“الحمد لله رب العالمين”不会念,让他念“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主”,难道这不是开端章吗?这如果不是开端章,这是什么章?是结尾章还是中间章?

 

有的人说,这样的不成,因为他念的不是法谛哈,所以礼拜不成,所以要下地狱,没有念开端章就要下地狱,那么照他们的逻辑,全中国人估计都得下火狱。首先,他们认为不礼拜就是要下地狱的,缺一次拜就要在地狱里边6400年,礼拜不成那就要下地狱,更不要说那些不礼拜了。中国人大部分不信伊斯兰教,早已经被他们打入火狱了,而信教不礼拜的也被打入火狱了,礼拜不用阿拉伯语不成,自然也要进火狱,可是即使用阿拉伯语的人,在没学会阿拉伯语之前,用其他方式替代,礼拜仍然无效,仍然会下火狱的啊!

 

中国大部分穆斯林不做礼拜,做礼拜的大部分没有用阿拉伯语做礼拜。由于缺乏师资,缺乏专业系统的教育,大部分群众特别是老年人学习阿语有一定的难度,所以大部分地区的穆斯林采用的办法是拿汉字代替,也就是说在礼拜之中该诵读阿拉伯语的地方,他们用汉字把它翻译出来弄成音译,比如“الحمد لله رب العالمين”,他们就写成“艾力罕木独,淋俩喜,烂必里阿来米奈。按热哈马宁热黑米,马力克要命迪尼”,大部分人都是用这种汉字来代替阿拉伯语做礼拜的,这些代替阿拉伯语的汉字是不是阿拉伯语呢?显然,这根本不是阿拉伯语,因为阿拉伯语是28个字母,从右往左,而汉字是方块字,从左往右,阿拉伯字母是“الحمد لله رب العالمين”,而我们念的都是汉字,汉字怎么能说是阿拉伯语呢?

 

比如,我们把英语verygood我们说成“外瑞古德”,那是英语吗?good morning我们说成“古德毛宁”,那是英语吗?“see you tomorrow”我们写成汉字“谁又偷猫肉”,那是英语吗?同理,我们把“الحمد لله رب العالمين”,弄成了“艾力罕木独,淋俩喜,烂必里阿来米奈”,那是阿语吗?

 

这根本不是阿拉伯语,这只是用汉字拼成的译音,这只能算是一种翻译,根本不算是阿拉伯语。这种翻译是音译,它的发音听起来略微靠近原文,但意思却与原文毫无关系,也根本无法表达原文的意思。原文的意思是“一切赞颂全归真主”,但是从“艾力罕木独,淋俩喜,烂必里阿来米奈”来看,完全看不出这与“一切赞颂全归真主”有任何联系。可能你看到“俩喜”会觉得有两件喜事,但是你绝不会想到那是在赞美真主,比如有人说“安拉乎太二俩”,有人就把“太二俩”联想成“他俩”,觉得是他两个人有关系,但却绝不会知道那是“至高无上”的意思,这就是音译的弊端。另外,汉字音译的发音也跟阿拉伯语差得很远。因为阿拉伯语的发音和汉语发音有很大的区别,所以用汉字来拼阿拉伯语还不如用英语音标来拼更为准确,用汉字代替阿拉伯语常常把字母的发音念错。比如,我们常说的忠诚章“قل هو الله أحد”如果你念成“古里乎,万拉乎,艾哈德”,把“قل”念成“古里”,意思就错了,因为“قل”的意思是对先知说的,如果念成“古里”,就成了另外一个单词,成了对女人说了,这就意味着把先知的性别都搞错了。另外,阿拉伯语还有长短音之分,汉语没有,所以“الله أكبر”如果你念成了,“安——拉乎艾克拜尔”,把“安”字拖长,那意思就不再是“真主至大”而是“难道真主至大吗?”

 

中国穆斯林普遍使用的这种汉字拼写代替阿语的音译方式,发音和阿拉伯语大相径庭,意思也与原文毫无关系,丝毫不能表达阿拉伯语原文的意思。面对这种情况,我们只能说他们的能力有限,祈求真主的饶恕。如果你硬要说不用阿拉伯语礼拜不成,那么我只能说中国大部分穆斯林的拜都是不成的,因为这部分人使用的汉字注音,根本就不是阿拉伯语。如果说礼拜不成,那都得下地狱。对待这部分人还是要宽容一点,那些主张坚决不能用汉语礼拜的人,常常在自己打自己的脸,因为他们所在的清真寺的乡老们,几乎每天都在用汉语在礼拜,他们每天都在用汉字拼得语言代替阿语,你说只有用阿语礼拜才成,他们念的这是阿拉伯语吗?这是古兰经原文吗?谁要给我说这些拼出来的汉字是阿拉伯语,我就打他的脸。请问,真主降示古兰经是用汉字降示的吗?真主降示的六千多段阿耶提,里面有一个汉字吗?你拿着汉字冒充古兰经原文,你说真主降示的就是“艾力罕木独,淋俩喜,烂必里阿来米奈”,那你过来我先教训教训你,你这是明确地篡改古兰经原文,篡改启示。

 

汉字拼写的读音绝不是阿拉伯语,也不能表达阿拉伯语的意思,所以中国穆斯林用汉字音译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与其让他们用汉字音译代替还不如让他们使用意译,意译的做法就是把阿拉伯语原文翻译成汉语意思,比如说把“الحمد لله رب العالمين”翻译成“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如果他不会“الحمد لله رب العالمين”,就让他念诵译文“一切赞颂全归真主”。

 

对于不会阿语的人,摆在面前的有两种选择,一种是拿汉字拼写“艾力罕木独,淋俩喜,烂必里阿来米奈”;还有一种选择是直接念诵译文“一切赞颂全归真主”,这两种主张,哪一种更好呢?

 

有的人说第一种,因为第一种和阿拉伯语的发音相似。“艾力罕木独,淋俩喜,烂必里阿来米奈”和“الحمد لله رب العالمين”相似吗?外行听起来似乎有那么点味道,但实际上与阿拉伯原文却相差十万八千里。差之毫厘,谬之千里,错一个字发音全变了,意思也全变了,所以根本不能表达古兰经的意思,即使完全贴近,读的人也不懂意思。而且那也不是阿拉伯语,只是一种拙劣的读音翻译。

 

还有另外一种翻译,是把古兰经原文翻译成汉语,其缺点是在发音上与阿拉伯语的诵读不一样,但却能够表达阿拉伯语原文的意思,“الحمد لله رب العالمين”的意思就是“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当我们念诵这句译文的时候,虽然发音与古兰经原文不同,但它的意思却是贴近古兰经原文的。究竟哪个更好?

 

如果你说不能用汉语,好,这两种都要下地狱,因为都是汉语,如果你说,用第一种可以,那我说用第二种可以。因为第一种不知道意思,第二种知道意思。你说第一种虽然不知道意思,但发音接近,我说那发音怎么能接近呢?把“qul”都念成“古里”了,把男人都弄成女人了,你还接近什么呀?

 

很多地方的穆斯林念的阿拉伯语就是用汉字拼出来的“阿拉伯语”,我不敢恭维他们,我可以这么说,有很多人念的阿拉伯语是连阿拉伯人都听不懂的“阿拉伯语”。有的阿訇在用他们所谓的阿拉伯语念经,而被阿拉伯人听见了,捂着嘴巴就在那儿笑:“这都念的什么啊这是?”有的人念开端章,阿拉伯人根本听不出来是开端章,他们不用阿拉伯语的音调,而是用自己随意开发出来的调子,想扯多长就扯多长,没有4拍6拍的规则,完全是在信口开河。

 

有的地方把《古兰经》编成民间歌谣的调子,有的地方则编成地方戏曲的调子,就让人听起来像在唱戏。这样的做法可以让本乡本土的人产生乡土情感,觉得非常亲切。但是,它对于礼拜的质量丝毫没有帮助。因为你听了半天还是像听地方戏一样。这念的什么?听不懂。像陕西很多清真寺念的《古兰经》,就有着浓浓的秦腔味道。他们念“咿呀唉凯,那尓不度,沃咿呀凯,乃斯泰尔~尔~尔~尔奴。”这句话的强调就与秦腔《周仁回府》里的“夫妻们分生死人世至痛”非常相似,这是秦腔的二六板苦音,和“乃斯泰尔~尔~尔~尔奴”基本是一个调子。在河南,很多人念诵《古兰经》经文又和河南地方戏豫剧很像。比如:“艾累里麦俄祖比,阿莱依稀目”,就和“打一通那个连环战表,要争乾坤”的腔调非常相似,这是豫剧《穆桂英挂帅》里面的豫西调唱腔。

 

很多人念的《古兰经》经文,都是在唱地方戏,如果这样都能行,难道翻译成意思就不行吗?戏曲调子的古兰经只能让当地人觉得亲切,但是要想弄清楚唱的是啥恐怕只能是幻想,因为唱的再动听,群众一句也听不懂。这种礼拜成不成呢?这是阿拉伯语吗?如果你说,这都能成,好,你唱戏都成,我念阿拉伯语的译文不成吗?唱戏不知道啥意思都可以,难道我把意思念出来就不行了吗?

 

如果你说这也不成,那你打击面也太大了吧?这部分人就会这个调子,他们学的就是这个调子,老阿訇教小阿訇,就是这么传下来的,有的是豫剧调,有的是秦腔调,有的是吕剧调,有的是河北梆子调,就是这么一代传一代。我们要学会不能妄断,不要轻率地说他们都下火狱,真主根据每个人的能力责成,对于没有能力的人,他只会念河北梆子调,你就让他先念着。而我们主张呢,与其让他念河北梆子不如让他搞懂意思,把译文念出来,你说译文念出来那不是阿语,那么大家都不是阿语。如果说译文是翻译,那都是翻译。拿汉字拼得那个“艾力罕木独,淋俩喜,烂必里阿来米奈”不是翻译吗?你那是音译,而我这是意译。你说音译更贴切,发音相似,即使是豫剧阿拉伯语,难道也跟阿拉伯语原文发音相似吗?错一个字意思就变了,你怎么不数一数错了多少字了呢?

 

鉴于此,我们认为没有能力使用阿拉伯语的人,完全可以把经文的原文翻译成汉语,念诵它的译文。即使你学会了阿拉伯语,也未必能够娴熟自如地使用阿拉伯语。比如在礼拜的跪坐祈祷之中,根据圣行,可以随意祈祷,你想怎么祷告就怎么祷告,想祈求什么就祈求什么,没有固定的念词。这时你能够随意地使用阿拉伯语表达你日常生活中的一切需要吗?比如你想说“主啊,求你治疗我的糖尿病”,“糖尿病”这个单词你突然想不起来怎么办,能不能用汉语代替呢?这种情况下,我们直接用汉语表达:“主啊,求你医疗我的糖尿病。”不就得了吗?你怕真主听不懂啊?那你的担心就太多余了,没有真主听不懂的话!你就是不说话,真主也明白你心里面想得啥,所以你用汉语表达,用普通话甚至用你当地方的言,用四川话,甚至广东话真主都能听得懂。如果一个哑巴要礼拜,他用什么话?哑巴不能说话,他就用自己的内心去默想,也能够把他的心情反映给真主。盲人呢?如果摸着盲文去说话,也也可以的,因为真主是万能的,他听懂一切的语言。所以,对于没有能力使用阿拉伯语原文的人,可以用自己的母语来诵读《古兰经》的译文,并且可以在祈祷之中用自己的话说出自己的愿望。

 

当我决定要讲这个题目的时候,就有人警告我说,你讲了就会引起轩然大波,因为大部分人排斥反对,你为什么挑起纷争为什么挑起矛盾呢?我说这个事一定要说,因为真主不给人犯难而他们给人犯难,历代先知当时给各自的族人去传教的时候都用各自的语言,当地的民众祈祷真主做礼拜的时候也都使用各自的语言,唯有穆圣到来之后怎么礼拜祈祷都得用阿拉伯语?这谁规定的呀?穆圣没有这么规定,有一段圣训可以证明穆圣这么规定了吗?没有!《古兰经》也没有这么规定,

 

以前的民众都可以轻松地用自己的语言向真主表达自己的诉求,难道到了穆圣这里就改了规矩了,就必须使用阿拉伯语?穆圣的到来是人类带来了困难还是带来了容易?实际上这些禁令都是我们自己整出来的。

 

阻止者的几种理由

 

我总结了一下,主张不能用汉语礼拜的人,他们的理由是基本上有这么几条。第一,有的人说汉语是卡菲尔的语言不能使用,对待这种人,让他们自己先拿胶布把自己的嘴封上,因为当他们说这个话的时候就用着汉语。

 

我们应该明白,语言只是一种媒介,它无所谓好坏,没有卡菲尔的语言和穆斯林的语言之分,任何语言都可以成为穆斯林的语言,汉语可以同样用来赞美真主,也同样可以书写马克思主义,你可以用汉语去表达对真主的爱,也可以用汉语表达对真主的恨。阿拉伯语也是同样,你可以用阿拉伯语说基督教好,也可以用阿拉伯语说马克思好。说汉语是卡菲尔的语言的人,是纯粹的无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就是不值一驳。他自己就在说汉话,却说那是非穆斯林的语言不能使用,这样的人最好让他马上闭口。

 

第二种理由,是说全世界各地都用阿拉伯语,这是维护世界的统一,维护穆斯林乌麦的统一。如果说各地都用各地的语言礼拜,你那边用阿拉伯语,这边用波斯语,这边用汉语,这礼拜是不是都不统一了。对待这种担忧,我们可以这么说,就是清真寺里继续采用阿拉伯语,在集体礼拜的时候保持全世界的统一,但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尝试一种双语礼拜,就是念完阿拉伯语之后,再念诵经文的译文。为了全世界的统一都用阿拉伯语,来了阿拉伯人也能听得懂,但照顾阿拉伯人的同时也得照顾中国人,为了让中国人听懂,在念完阿拉伯语之后,我们提倡让伊玛目再翻译出它的译文,因为只有这样礼拜才有意义,群众才能听得懂是什么,这样的话就从形式上维持了世界的统一。如果有的人说你添加进去外语,礼拜已经不统一了,那么我告诉你,穆斯林的世界的不统一早已存在了,从阿里时代开始有哈瓦利吉派的产生,穆斯林实际上就有了分裂,后来有了逊尼派,什叶派。强大的乌麦又分裂成很多国家,比如我们知道历史上仅仅阿拉伯地区,就有绿衣大食、黑衣大食、白衣大食之分,后来穆斯林地区又被蒙古人占领,再后来又分成个若干个国家,有奥斯曼帝国,帖木尔帝国、有莫卧尓帝国等。现在更是一盘散沙,它早已经分裂了,而且至今没有统一。而穆斯林乌麦的分裂不是因为礼拜没有统一,根本不是不同语音礼拜造成的,全世界穆斯林礼拜仍然都在用阿拉伯语,但是该分裂的还是分裂,该出教的还是要出教。这不是不用阿拉伯语造成的。

 

另外,全世界是不是真的都在用阿拉伯语呢?我可以说中国大部分穆斯林的礼拜都用的是汉字,而且很多地区的穆斯林礼拜用的是地方戏,用的是阿拉伯人都听不懂的类阿拉伯语,山寨阿拉伯语,或者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叫东阿拉伯语。所以说,中国穆斯林从礼拜语言上早已经和穆斯林世界脱离了统一。如果再追究,你会发现,中国穆斯林的主麻也与穆斯林世界不一样,他们礼十六拜,他们先讲卧尔兹,他们的胡图拜像唱戏。他们死人的时候也与穆斯林世界不一样,他们过七天,过百天,过周年,他们炸油香,他们在坟地念经,他们指望这些挣钱……

 

第三种理由,有的人说,如果大家都用汉语译文,久而久之《古兰经》原文就会失传,因为大家都用译文,都不学习原文了,那么《古兰经》原文就会失传。那我要告诉他们,用译文的话,《古兰经》原文是不会失传的。因为我们允许的是那些没有能力使用阿拉伯语的人。而没有能力使用阿拉伯语的人,就是说他不用译文仍然不会阿拉伯语,所以《古兰经》该失传还是失传,这不能怪到他的头上。《古兰经》失传不失传不是我们用汉语礼拜的问题,而是我们是否在意保护《古兰经》的原文。古兰经的失传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当大家都不信仰伊斯兰教了,古兰经在当地就会失传。就比如说在福建泉州、晋江、惠安的百崎、陈埭等地,穆斯林后代都不信伊斯兰教了,《古兰经》在当地也就失传了,你在当地随便哪一个回族村想找到一本《古兰经》,那可以说是非常困难的,你也许在祠堂里能够找到,但是你问群众有谁知道《古兰经》的内容?没有人知道,显然古兰经在当地早已经失传了。所以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是用汉语礼拜的原因吗?不是的。甚至恰恰相反,和群众用阿拉伯语礼拜不无关系。因为群众天天礼拜但又不知道什么意思,这种语言障碍给人们信仰伊斯兰教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我们到陈埭清真寺去看一看,清真寺里只有一个阿訇每天在孤独地礼拜,每到礼拜时间他就缠着缠头穿着长袍,用阿拉伯语念邦克进嘎麦,一个人孤独地念诵外语,这一套礼拜方式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汉字,即使偶尔有群众进去看了看,看了半天不知道啥意思仍然走掉了,这种方式对当地群众没有任何吸引力,可这种语言障碍对群众了解伊斯兰造成的困难该由谁为它买单呢?可以这么说,越用阿拉伯语礼拜,群众越听不懂,越听不懂的话越不礼拜,都不礼拜了谁还去清真寺,这后代该出教的都出教了,《古兰经》在当地也就失传了。

 

如果对没有能力的人都提倡用汉语礼拜,这样的话每个人都能够很快地学会礼拜,随时随地都能够和真主交流,大家很快地都有了教门,教门很快就会蒸蒸日上,教门好了,学阿拉伯语的人就多了,这样的话《古兰经》不但不会失传,而且还会传遍千家万户。

 

第四种理由,有的人说,为什么要用阿拉伯语礼拜呢?因为礼拜之中念《古兰经》,而《古兰经》的原文是阿拉伯语的,因为真主把《古兰经》降示成阿拉伯语,所以我们也得念阿拉伯语。那么请问,真主把圣人也造成阿拉伯人了,是不是咱们也都得变成阿拉伯人呢?没错!真主把《古兰经》降示成阿拉伯语了,但降示成阿拉伯语的目的是什么?可不是让你光照着读音,而不明白它的意思。《古兰经》下降的目的,真主说得非常明白,是为了让人能懂。因为第一批接受《古兰经》的受众是阿拉伯人,以阿拉伯人为主的圣门弟子,所以真主用他们能懂的语言降示古兰经,这就是《古兰经》用阿拉伯语降示的初衷,而我们为什么念阿拉伯语呢?是为了造成更多人的不懂。《古兰经》的降示为得让人能懂,而我们坚持用阿拉伯语,却只能造成更多的人不懂,这就与真主降示《古兰经》的目的正好相反。

 

有的人引用一段圣训说,说念《古兰经》几个字母就有很大的回赐。说到回赐,念了《古兰经》,你懂了经文的意思,比如《古兰经》禁止吃猪肉,念了之后你不吃了,立竿见影,这就是念了《古兰经》之后的作用,也就是回赐。如果说念了《古兰经》之后,不知道啥意思,念一万遍该怎么着还怎么着。你能得到念了《古兰经》就照着去做的人的那份回赐吗?显然不行。有些人说,只要念《古兰经》就有回赐,懂不懂都有回赐。那么,念了古兰经,不懂也有回赐吗?有。虽然不懂意思,但这份虔诚也会获得回报。比如有些人听《古兰经》原文虽然听不懂,但是他能够更加的敬畏,因为《古兰经》原文的感染力,那种穿透力,那种附有磁性的声音,非常优美,让人震撼,让人肃然起敬,你读了之后心生敬畏,这是一种回赐。但是,即使再优美的诵经家,比如苏戴斯也好,苏莱姆也好,他们念《古兰经》念得再好,你不懂意思还是白瞎。就是全世界最优美的诵经家给你念一万遍,而你不知道意思,即使听了一万遍,也不可能明白了人家念的是啥,你该不知道还是不知道。你要想知道《古兰经》经文的意思,要想得到遵经的回赐,你还得弄懂它。弄懂它的意思,才是真主降示古兰经的目的。

 

第五种理由,说汉语的《古兰经》翻译过来的不是《古兰经》,汉语的译文不是《古兰经》,因为礼拜之中必须要念《古兰经》,汉语翻译过来的只能叫《古兰经》翻译,而不是《古兰经》,不是真主的启示,既然不是真主的启示,所以念汉语译文是无效的。好!对待这种人,我只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我只想问他,真主啥时候规定在礼拜之中必须念《古兰经》经文了呢?真主规定是念古兰经文吗?你确定规定要念《古兰经》,“古代”的“古”,“兰花”的“兰”,“经典”的“经”,这三个字吗?不,原文里就根本没有“古兰经”这三个字,真主就没规定要念古兰经,真主只是让人要念“القران”,从来没有让人念“古兰经”。“古兰经”是啥?“古兰经”是“القران”的翻译,对不对?谁让你念翻译了啊?真主只让你念“القران”,谁让你念“古兰经”了呢?

 

如果你说“القران”就是汉语的“古兰经”,那么,我就说,念汉语的“古兰经”就是在念“القران”;如果你说汉语的古兰经不是“القران”,我就说你礼拜之中没有读古兰经,你读的是“القران”。

 

另外,我还想请问一下那些说《古兰经》的汉语译文不是《古兰经》的人,请你告诉我古兰经译文是什么经?是佛经?还是圣经?还是道德经?还是大藏经?

 

谁敢说《古兰经》译本不是《古兰经》?!马坚的那上面白纸黑字写着“古兰经”,那不是古兰经那是什么?你只能说它不是“القران”。但你不能说它不是古兰经。因为《古兰经》的原文是“القران”,我们把“القران”翻译过来就成了《古兰经》了。我们手里拿的虽然不是阿拉伯语的“القران”,但却是翻译过来的《古兰经》。对吧!

 

说《古兰经》的译文不是《古兰经》,诵读无效的人,我想让他们来捋一捋,《古兰经》的译文不是《古兰经》对不对,既然不是《古兰经》,就不是真主的启示,诵读译文就没有任何神圣性,既然不是真主的启示,诵读也无效,就更不用遵守了,因为不是真主的话为什么要遵守呢?

 

好,《古兰经》译文上有一段经文,禁止信道的人吃猪肉、血液、自死物,以及诵非真主之名所屠宰的牲畜,请问这段经文您遵还是不遵?打开任何一种《古兰经》译本,不管是马坚翻译的,王静斋翻译的,还是林松翻译的,上面都有禁止吃猪肉的这段经文,你说这是不是《古兰经》经文?汉语翻译的不是《古兰经》经文,好!这一段话你别遵,你吃猪肉去吧!你说:不能吃!为什么不能吃啊?那上面写着禁止吃。没错,这上面写着禁止吃猪肉,但你认为这不是《古兰经》经文啊!不是古兰经的经文你遵守它干什么啊?

 

谁让你不吃猪肉了呀?你说:你遵的不是古兰经的译文,你遵的是古兰经的原文,我要问你,《古兰经》原文有禁止吃猪肉吗?你说原文有,在哪儿呢!《古兰经》的阿拉伯语原文,打开来给我从头到尾找一找,猪字在哪呢?你找不到一个猪字,有的人给我找到了“لحم الخنزير”,我让他瞪大他的两只眼睛看一看这是“猪字”吗!猪字是反犬旁加一个者字,这是猪字吗!他说是猪的意思,谁让你翻译了?翻译过来是真主的原话吗?真主的原话里面有“猪”字吗?没有,谁让你不吃猪肉呢?你说,原文的“لحم الخنزير”就是猪肉的意思,那么我说你说的是翻译,不是真主的原话。原话没有让你不吃猪肉。你说你遵守原文,不吃“لحم الخنزير”,那么我依照你的逻辑,只能得出“لحم الخنزير”不是猪肉,所以,您不吃的只是“لحم الخنزير”,但并不禁止吃猪肉。

 

对待这样的人,我就这么问他,凡是主张《古兰经》翻译过来的译本不是《古兰经》,因此诵读是无效的人,那么我就让他开始吃猪肉。为什么?我就这么回答他,禁止吃猪肉不是《古兰经》的原文,不是真主的启示,诵读没有用,也不用遵守,不是真主的话你遵他干嘛?

 

你说那是真主禁止的,真主啥时候禁止了?这不是写着呢么?写着呢那是真主的话吗?你自己说的那不是真主的话,只是译文啊!只是译文,你凭什么要听译文的呀?

 

那怎么办呀?你听原文的!原文有什么?原文禁止吃的是“لحم الخنزير”,你可以不吃“لحم الخنزير”,但你可以吃猪肉,你说猪肉就是“لحم الخنزير”,那就等于承认翻译等于原文,既然翻译等于原文,为什么我就诵读无效了。

 

第六种理由是持第五种理由者的补充,他们说翻译的不是真主的原话,不能准确地表达启示的意思。那么,怎么不准确呀?比如说禁止吃猪肉这一段话,有没有人把它翻错啊?你见过任何一个译本把禁止吃猪肉的经文翻译成禁止吃猫肉?禁止吃驴肉?有没有把猪翻译成猫的,翻译成驴的,翻译成豹子的,翻译成兔子的?你见过吗?哪一句翻错了,你告诉我。古兰经的意思明白易懂,翻译家们把“الله”翻译成“真主”,把“محمد”翻译成“穆罕穆德”,这难道都翻译错了吗?

 

禁止吃猪肉,谁也不可能翻译成禁止吃驴肉,要求洗手谁也不可能翻译成要求洗不灵盖,要求抹头谁也不可能翻译成抹肚脐眼,所以哪里不准确了呢?

 

当然,由于译者的文化水平有限,理解能力有限,可能会出这样那样的差错,所以译文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但即使不是百分之百准确,也不至于错得离谱。水平再差的译本,至少有百分之九十还是能忠实原文的,没有百分之九十,百分之八十行不行?百分之八十不行,百分之六十行不行?就算退一万步说,至少有百分之五十准确吧?就算一个译本只翻译对了一半,那么我们念出译文,最起码能知道百分之五十的意思,也比那一个字不懂强得多。

 

大部分用阿拉伯语礼拜的,或者用汉字拼阿拉伯语发音的,以及读《古兰经》音节的人都是只会念不会懂,这样的礼拜有什么意思呢?他们用汉字拼了阿拉伯语,或者是光会念阿拉伯语却不知道意思的那些人,在礼拜之中,他们对经文的了解程度是百分之零,而如果用汉语译文代替的话,对经文的了解的程度是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六十、百分之八十,甚至是百分之九十,请问哪个更好呢?有理智的人恐怕都会明白。

 

与其让那些在拜中光会念阿拉伯语的字母的不知道意思的人,或者是用汉字拼阿拉伯语发音的人,与其让他们在礼拜之中一段经文都不懂,还不如让他们念译文,哪怕他们只能懂百分之九十的意思,或者百分之八十的意思,百分之七十的意思,哪怕百分之二十的意思,也比一个字也听不懂的人要强,最起码他知道礼拜当中在念什么。

 

礼拜不懂意思有效吗

 

我不爱断人,我也不爱出侯坤,但如果严格的来讲,所有礼拜之中不懂意思的人,这些人的礼拜都够呛,都成问题。我说一段经文,大家看看真主是怎么说的。

 

“信道的人们呀,你们在酒醉的状态下不要礼拜,直到你们知道自己所说的是什么话”(4:43)。这段经文的降示背景是当时阿里几个圣门弟子喝醉了,这时候他们听到宣礼声就开始礼拜了,礼拜的过程之中阿里就念错了古兰经经文,因此,《古兰经》从此就禁止人们在酒醉的状态下礼拜。“酒醉的状态下不要临近礼拜,除非知道自己念的是啥。”

 

真主曾经酒醉的状态下是不能礼拜的,为什么?因为酒醉的时候不知道念的是什么。除非达到什么条件呢?除非达到自己知道念的是啥。你要礼拜的时候稀里糊涂不知道自己念的是啥,那也就是跟酒醉状态是一样的。中国大部分穆斯林,拿汉字拼阿拉伯语音节礼拜,他们不知道意思,虽然说礼了一辈子拜,可实际上和酒醉状态有什么区别?不都是都跟那醉汉礼拜差不多吗?都是不知道念的是啥内容,而这是真主所反对的,是真主所禁止的,对待这种长期不知道礼拜意思的人,对待这种长期处在酒醉状态的人,我们奉劝他们一句,你要是真的不懂阿拉伯语意思,你还是念念译文吧!礼拜之中用自己的语言祷告祷告吧!那样的话,也不至于违背真主的法令了。

 

还有一段经文,《古兰经》什物章说:“伤哉,礼拜的人,他们在拜中疏忽大意。”(107:4-5)过去传统的解释“外轮”(伤哉)是一个火狱的名字,意思是说礼拜的人要进火狱。这些人为什么要下火狱呢?因为他们在拜中疏忽大意。

 

咱们中国穆斯林拿汉字拼阿拉伯语的,或者光念阿拉伯语不知道意思的,这些人算不算瞎糊弄?算不算在礼拜之中疏忽大意?你说不算,那么礼拜念的啥意思?从头到尾你都不知道念的是啥,你还不算疏忽大意,这还咋叫疏忽大意呢?

 

所以,严格的说,礼拜的时候不知道啥意思,这个礼拜呀够呛。它是不符合真主的要求的,它是疏忽大意的,它是酒醉状态的,所以是难以奏效的,我也不说它不成了,也不说他犯罪了,你们自己掂量着办吧!

 

事实上,声称汉语礼拜无效的人,还有一种理由,那和信仰无关,而是和经济利益有关,这算是说到了点子上,因为某些人会阿拉伯语,他们通过给人念阿拉伯语挣钱,如果用汉语都能礼拜了,都能念经了,谁还花钱请他们呢?这里,我只能点到为止了。

 

今天讲课,我们明确了一点,用阿拉伯语礼拜固然很好,但这是对能熟练掌握阿拉伯语的人而言,在礼拜的时候能听懂阿拉伯语的人,这样的人我们不排除,不反对他用阿拉伯语礼拜,但是对于没有能力用阿拉伯语礼拜的人,他用自己的语言礼拜,无论是用汉语,用维吾尔语,用河南话,用山东话都是有效的!包括他用哑语也都是有效的。

 

因为伊斯兰是真主给全人类的,而不是光让那些阿语人才们信的教,礼拜是真主给全人类规定的天职,不是光让懂阿拉伯语的人做的事情。圣人在世的时候,他要做到的是,人人都是伊玛目,每个人都会做礼拜,每个人都能熟练地在拜功之中念经文。不会念古兰经文的人,圣人也允许过用波斯语的译文代替。伊玛目艾布哈尼法就认为,在礼拜之中可以用译文来代替,他认为演讲词(呼图白)也应该用当地的方言来讲给大家,祈祷也是如此,只有用当地的方言,人们才能明白它的意思,才能够行之有效。

 

如果说每个人都能用自己的语言轻轻松松地学会做礼拜,穆斯林群体就不可能出现如今这种大量群众荒废礼拜的现象。你问他们原因不礼拜?因为他们不会礼拜,为什么不会礼拜?因为他们不会阿拉伯语。于是,礼拜只能是少数人的专利,因为这部分人念过经,掌握了礼拜的秘方绝技,而大部分人没念过的只能白瞎,眼睁睁地看着人家在礼拜,看着人家在叩头。

 

如果要是叫每一个人用自己的语言来礼拜,不消五分钟十分钟,很快就能学会。每个人都能顺利地,非常快捷地掌握做礼拜的方法。如果不会阿拉伯语的,就教他念译文,任何一个识字的人都能够立即学会做礼拜。因为根据教法,不会背诵的人可以照着经本念。站立礼拜的时候,拿一本袖珍版的《古兰经》,打开就能照着念,或者前面放一个乐谱架子,也可以照着念。现在有了手机,礼拜之中完全可以把手机掏出来,打开电子版的《古兰经》照着念,这都是可以的。

 

总而言之,礼拜的作用是念你能懂的经文,滋润你的内心,让你受到《古兰经》的洗礼。这样才能够杜绝作恶,使人洗心革面。这才是目的,而不是光求外表的形式,不注重内在的精神。

 

语言障碍的恶果


大量的穆斯林群众由于不会礼拜,或者是虽然会念阿拉伯语的音节却不知道啥意思,所以礼拜就枯燥无味,它造成的结果就是对礼拜失去兴趣,因为枯燥无味而又冗长的礼拜念词,毫无吸引力,远不如看电影电视剧声情并茂,每一句话都知道什么意思。你让人看英语台,看法语台,他看不懂马上就会换台,那么常年不懂礼拜意思的人,难道没有想过换台吗?这种礼拜迟早会让人逆反,让人讨厌,最终而悄悄换了别的频道,比如娱乐频道。

 

由于礼拜没有吸引力,很多人宁愿跑去信耶稣也不愿意信真主。因为跟着信耶稣做礼拜的时候,从头到尾都是汉语,每一句话都能知道什么意思,每一句话能听明白。所以他在礼拜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呼唤造物主,就能够泪流满面地祷告。而穆斯林可不一样,礼拜的时候基本上是自说自话,跟真主没有什么沟通。

 

很多人不做礼拜,因为他和真主没感情,因为他不爱真主。他要爱真主就会渴望见真主,礼拜就是见主,所以爱主的人总渴望做礼拜。你爱一个人,总巴不得见到他,和他一辈子,厮守在一起,如胶似漆不会厌烦,刚刚分开你又主动要联系他,给他发微信,因为你爱他你就喜欢和他联系。我们爱真主,我们自然就会乐意礼拜,通过礼拜去接近真主,但是为什么这么多人不愿意礼拜呢?很简单,因为他们不爱真主,为什么不爱真主呢?很简单,他俩根本就没有办法沟通,他连自己礼拜念的是啥都不知道,他怎么去表达自己的愿望,怎么去向真主说话?他祈祷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他捧起手来只能“阿米乃、阿米乃”,可是“阿米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都不知道,又怎么能够完成与真主的会见?

 

这种枯燥无味的礼拜没有办法吸引人,也没有办法去让人与真主沟通,无法与真主对话,自然无法产生感情,不可能让他热爱真主。你和爱人天天说话,说的多了沟通得多了,你俩就自然没有了隔阂,自然会心心相印,你肯定会成为他的知己,产生很深的感情。但是我们很多人礼一辈子拜也不爱真主,只是出于对火狱的惧怕,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对真主的感恩。

 

所以,有的人礼了几十年的拜也没什么作用。圣人说了,礼拜就像一条家门口的河,每天洗五次身上还有泥吗?应该没有泥了,礼拜就是一条河,每天洗刷心灵五次,身上还能有污秽,还有罪恶吗?还敢犯罪吗?如果你每天念《古兰经》经文,念的任何一段经文你都知道啥意思,那么,一天打动不了你的心,两天打动不了你的心,三天还打动不了你的心吗?任何人,只要他天天念古兰经,肯定能受到熏陶,必定不敢再作恶多端。

 

比如《古兰经》鲁格曼章:我的小子啊!善恶的行为,虽小如芥子,隐藏在盘石里,或在天空中,或在地底下,真主都要显示它。(31:16)

 

又如:你不要为藐视众人而转脸,不要洋洋得意地在大地上行走,真主确是不喜爱一切傲慢者、矜夸者的。(31:18)

 

你应当节制你的步伐,你应当抑制你的声音;最讨厌的声音,确是驴子的声音。(31:19)

 

如果我们每天读这样的经文,我们还敢那样肆无忌惮,还敢那样粗鲁野蛮吗?之所以天天礼拜的人没素质,是因为他礼拜都不知道啥意思。天天念《古兰经》从来不知道《古兰经》说的啥。有些人说,你可以在拜外念译本《古兰经》啊,礼拜之中你能不能念短的“苏勒”?我要告诉他,真主为什么规定在礼拜之中念《古兰经》,就是让我们在礼拜中受到熏陶。所以,你在礼拜中不懂,礼了也没什么作用,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礼了一辈子拜仍然心如蛇蝎,自私自利,甚至越礼越贪,越礼越歹毒。他出了大殿就可以骂人,出了寺门就可能行凶。

 

在礼拜的时候,你看他专心致志,其实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管自己进天堂就行了。这样的人很多,虽然做了礼拜,但该干坏事干坏事,该干啥还干啥。以至于那些不礼拜的人对他们颇有微词,他们说:我不礼拜,但我的心也不比他坏到哪去。有的人说:礼拜不礼拜,只要心不坏;封斋不封斋,只要心不歪。就是针对这些人发出的感慨。

 

人们看到这些礼拜的人没好到哪里去,相比之下,不礼拜的人也没坏到哪去。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这些礼拜的人的礼拜没有奏效,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另外,用中国人不懂的阿拉伯语礼拜,还会导致伊斯兰在中国的衰落。我们中国穆斯林为什么衰落,伊斯兰为什么停滞不前,我们分析过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民族障碍,伊斯兰被民族化,很多人把它当成某个族的专利,不在去向外传教。当然历史上没有划分民族的时候,福建,浙江,江西,安徽,湖南,等等地区的穆斯林也已经远离了伊斯兰。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传统的礼拜有一个严重的语言障碍。大家去礼拜的时候,都不懂阿拉伯语,加上礼拜次数又多,一次两次行一次两次听不懂,跟着你去,三次四次,跟着你去,每天五次呢?天天不懂谁不厌烦呢?久而久之,大家就都不感兴趣了。这样繁琐的仪式最终导致人远离了伊斯兰。

 

江南一带的穆斯林背离了伊斯兰,远离了信仰,成了非穆斯林。伊斯兰在江南的很多城市画上句号,而这种衰落仍然在从南向北迅速的蔓延。

 

所以,说了这么多,就是要明确穆斯林能否用汉语礼拜,可以说,没有任何教法禁止过这个事情,而且这也是完完全全符合伊斯兰精神的。对于那些所有不能用汉语礼拜的理由我已一一进行了驳斥。希望我们每个穆斯林从今天开始,都能够做明明白白的礼拜,切实有效的礼拜,都能够积极阅读古兰经,弄清楚经文的内容含义,从而让古兰经经文指导我们的人生。

 

 无花果

二〇一五年三月五日

无花果近期热点文章:



诗朗诵:斋月赞歌(无花果)

无花果:飞鸟之歌

无花果:清真“泛化”了吗?

无花果:洋葱头惹了谁

无花果:可以休矣

无花果:高贵之夜

无花果:山洞章的启示

无花果:耶利米哀歌

无花果:模仿谁,就是谁?

无花果:从回教到伊斯兰教

无花果:传教是一种奢谈?

无花果:改名的故事

无花果:从德尔加多说起

无花果:朱元璋是回族?

无花果:怎样对待圣训

无花果:穆黑缘何丧心病狂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阿拉伯语译文)

无花果:疯狂的禁忌

无花果:驳斥尔撒升天下凡的谬论

无花果:浅谈佛教对中国伊斯兰教的影响

无花果:试论马坚译本的翻译特点



--------------------------------------------------------

无花果,生于1974年,河南省开封市人,西安社会科学院伊斯兰文化特约研究员。曾就读于北京伊斯兰教经学院、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国际伊斯兰大学、伊玛目茂杜迪大学,一直致力于宣教事业以及伊斯兰文化研究等工作,主要作品有《天启的信仰》、《中华穆斯林的现状与展望》、《绿色中华的召唤》、《一神论信仰概述》、《与基督徒的辩论》、《谁是受谴怒者》、《写给慕道者》、《梦学探析》、《伊斯兰的妇女立场》、《在中国皈依》、《风雨兼程》、《伊斯兰是爱的宗教》、《伊斯兰与生活》、《伊斯兰与各宗教比较研究》、《我的宣教历程》等书,译作有《古兰经降示背景》等,2018年翻译《古兰经》全文,并发表多篇有关伊斯兰教历史和教义方面的文章。



这是无花果的最新公众号,为防失联,请扫码关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