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1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很多年前,我喜欢一个叫阿豪的男孩子,只因为他微笑时,两道上扬的眉毛和嘴角露出的两颗小虎牙,还有,我们都喜欢“五月天”这个乐队。


那时候还很年轻,做过一些年轻的事。


那些年很单纯,单纯地喜欢一个人。


初回忆起来,是十六岁的夏天,那是五月天距离我们的城市长沙最近的一次,因为没有钱买演唱会的门票,阿豪牵着我跑到了场外,在外面转悠了1个多小时,终于趁保安不注意和一大群歌迷钻进了隔离带。


隔离带的树丛里面有铁丝网,后面的女生对我说,穿过去就能看到五月天啦!带着强烈的信念大家一起穿过了隔离带。


但是进场还是有保安,两个人跑了好多入口都没能混进去,最后只能蹲在一个距离现场最近的围墙边听歌。 


那是多么晴朗的一个夜晚,天上的星星格外耀眼,我们肩并肩,听着五月天的歌,感受着场内演唱会的气氛。


当《温柔》的前奏响起,阿豪悄悄捏了捏我的手心,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直到柔软的唇轻轻触碰在一起……


在这之后没多久,高考结束,因为一分之差,阿豪去了另外一座城市,我们的联系仅仅停留在QQ聊天和偶尔的电话上。


很长一段时间以后,仿佛是有默契一般,我们谁都没有再主动联系谁。


他这么优秀,外表又阳光帅气,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才对。或许,他在那边有了新的生活,甚至有了新的女朋友吧!


我把这段初恋的酸楚深埋在心中,在图书馆戴着耳机,靠着五月天的歌和一本本小说,打发了我的大学时光。


大学毕业以后,我在网上胡乱地投递简历,鬼使神差地收到了阿豪所在的那个城市,发来的一份面试函。


抱着出去看一看世界的态度,我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那是七月杭州的清晨,出了旅馆还是阳光明媚的天空突然又下起了雨,杂货店的门口摆着五颜六色的伞,似乎对这样的情况早已经习以为常。


面试通过以后,我坐车到了苏堤,以前总听阿豪说,他早上跑步的时候会路过这里,可惜往后我在杭州生活了三年,从未在苏堤遇到过他。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看来我与他的缘分,只停留在十六岁的那个夏天,在那一记刻骨铭心的亲吻后,一切戛然而止。



遇到萧何,是我二十四岁那年,在某个朋友的宴会上。


那是一个幽默风趣谈吐不凡的男人,浑身都透着一股子玩世不恭的味道。


“美女,赏脸喝杯酒吗?”他端着一杯葡萄酒,就这么吊儿郎当地闯进了我的世界。


在遇到萧何之前,我的身边从不乏追求者,可是我的心里始终放不下一个人。


后来,随着时间的冲淡,那个人的模样和声音都已经变得模糊,唯一清晰的,只有嘴唇上的那一抹淡淡的温柔。


再后来,这仅剩下的最后一抹温柔,也记不住了。


与其说萧何比之前的那些人更优秀,倒不如说他来得正是时候。


在我内心空洞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有隙可乘的时候,他恰逢其时的出现了。


“欣怡,你真的应该试着去谈一场真正的恋爱了,初恋那种东西放在心里就好,别傻傻地等一个不会再出现的人。”咖啡店里,闺蜜小蓓苦口婆心地劝我。


“一场真正的恋爱吗?”我捧着咖啡杯,看着窗外的大街,情侣们亲密地结伴而过。


“那就试试吧!”就这样,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接受了萧何。


有人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的确,萧何就是那样一种有趣的灵魂,而且皮囊也颇为好看。在他的身边,我从不缺乏乐趣。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他总能想出不一样的鬼点子,逗得我花枝乱颤。


比如说,在约会的时候打扮成维尼熊,在我左顾右盼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身后。比如说,在我心情低落的时候,在我的旁边演还珠格格,一边装模作样的学尔康说话,一边痛心疾首地大喊大叫。


有了萧何,我的世界里,或多或少又有了新的色彩,心里的某个人也慢慢退回到角落。


“亲爱的。”这天晚上看完电影之后,萧何突然将我摁在了墙角。


黑暗的小巷中空无一人,能够听到的,只有我们彼此之间的心跳。


我抬头看着萧何迷离的目光,紧张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感到一阵炙热的鼻息越来越近,就在他的嘴唇即将吻上我的那一刻,一种强烈的抗拒感促使我一把推开了他的身体。


“对不起,我……”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太心急了。”萧何体贴地为我披上外套,脸上并不恼怒,反而露出开心的笑容。


我只能愧疚地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


一个多月后,五月天在厦门举办了一场演唱会。去现场听一次五月天的演唱会,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以前,有很多时间的时候,我没有钱,后来,等我终于有钱却又没了时间。


而这一次,是我离梦想最近的一次。


原本我想多叫上几个人,可惜萧何对五月天提不起半点兴趣,小蓓也无奈地表示没有时间。最后,我只得独自一人坐上去厦门的高铁,去的时候还在想,会不会在厦门碰到阿豪,看五月天的演唱会不也是他的梦想吗?


下高铁以后,同样是七月,厦门的海风徐徐吹来,让人不由得心神一阵舒爽。我提前几天到这里,就是想抽空看看大海。


可惜刚到海边,风云骤变,天边黑压压的,海水也变得浑浊不堪。


天气预报说,台风要来了。


我在旅馆里忧心忡忡地等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举办方发出通告,因为台风的原因,演唱会延期一个月。


满怀着欢喜和期待到厦门,没想到等来这样的结果,准备提前返程的我,心情几乎跌落到了谷底。


厦门北站的候车室里,熙熙攘攘地行走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旅客,我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看着阴郁的天空和蠢蠢欲动的雨。


“欣怡?”某个人的声音,似穿透了时间和记忆,从很远的地方来到了我的耳边。


蓦然回首,眼前站着一个如阳光般明媚的男人,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他的样子,直到他重新出现的这一刻,我才知道,这些年来,他从未离开过我的世界。


“阿,阿豪。”我激动着开口,身体好像被掏空了一般,颤抖个不停……


“大学毕业以后,为什么不联系我?”我看着他,有点责备他的意思。


“以前的时候,总觉得我们两个都太幼稚,在一起就像过家家似的。后来读大学,我以为你已经有新的生活,就没想再去打扰你。”阿豪与我并排坐在一起,开始回忆起以前的日子。


“毕竟,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在大学里应该有很多男孩子追才是。”阿豪说到这里,扭过头来看着我。


“你呢?你不是也一样没有联系我吗?”


“我?”我搓了搓自己的衣角,“我是因为忙于找工作……对了,你来厦门也是来看演唱会的吧!”


“谁说不是呢!可惜天公不作美啊!”阿豪叹了口气,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


许多年不见,我们的身上多多少少都发生了一些改变,阿豪说我变得比以前沉默寡言了,我说他变得比以前能说多了。


他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


他说:“那是因为遇见了你。”


“你的火车是什么时候的?”我问。


“大概是下午四点,还有半个多小时。”阿豪从兜里掏出一张车票,不假思索地回答。


“长沙?”我看着那张车票,满脸的诧异。


“对啊!我一毕业就回长沙了,你难道不是吗?”


“我在杭州。”我拿出自己的车票,颇为无奈地递到他的眼前。


阿豪微微一愣,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像是高兴,又像是悲伤。


“这些年,怪不得我怎么也找不到你,原来你去了杭州。我有个问题不知道现在问还来不来得及,你……”他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有男朋友了吗?”许久,他终于开口,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我……”到如今,我只能摇头叹息。


“他,对你好吗?”阿豪低下头,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


“挺好的。”我挺直腰杆,勉强地挤出一丝微笑。


“那就行,那就行。”他重新抬起头,如释重负般深吸了一口气。


后来,我们再聊了一些什么,我是怎么坐上火车,火车又是怎么到的站,我已经全部都记不清楚了。


印象中,只记得阿豪比我先走,他的背影很孤独,很落寞,让我忍不住想落泪。


可惜,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办法再回头。


失魂落魄地回了杭州以后,我没有打电话叫萧何来接我,而是自己坐的士回了出租屋。


那天晚上,杭州的天气也不是很好,夜风寒冷,似抽水的弯刀。


我裹着衣服急冲冲地上楼,在寂静的楼道里正准备掏出钥匙开门,却听到门里一阵高潮起伏的呻吟声。


我跟小蓓这些年一直都是同居的室友,起初我以为是她跟男朋友在云雨,虽然我知道她换男友比我换袜子还勤快。


可是,当我清晰地听到,门里那个熟悉的声音之后,我转动门锁的手僵立在了半空……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爱心”孤儿院

“爱心”孤儿院(下)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

黑市里的身体交易(下)

疯女人和疯狗

疯女人和疯狗(下)

Good night

每一个赞,都是我跟你说的晚安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