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市警方,请回应一下网友对媒体人胡新成的关心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天津公布:107个感染者,106个打了疫苗

初夜值多少钱?18岁少女公开叫卖:“反正要破,不如拿来换钱!”

字节跳动裁撤投资部门,深度揭秘张一鸣的投资往事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先生制造

你根本不知道它飞去了哪里 | 动物纪事

周围同事不忍观看,并对我的填喂方法提出了质疑,说应该让小鸟自己进食,而我以为黑麦只是吓着了,所以才不吃饭。到了下午,黑麦不再排便,估计是肠胃淤塞,消化不良。我四处去园子里捡死去的昆虫,求它尝个鲜。
1月10日 上午 11:36

我们该如何去解释这疯狂的一年?

“小作文”是网络维权长文的代称,当事人以个人社交账号为平台,发布指控信息,以引发舆论和司法部门关注。小作文未必是事件全貌,警方调查后或反转,或者事实更为恶劣。相比写作,阅读小作文所需的媒介素养更高。
2021年12月30日

猪肉帝国:你吃到的肉不是你想象的猪

2020年,中国进口了大约三万头种猪,它们将影响中国成千上万的后代猪。一些学者与专家认为,引进外国猪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如果只引进不育种,种猪会慢慢退化,结果便是陷入恶性循环,只有不停地引进再引进。
2021年12月17日

一个高校树洞的消亡史

我们当然能找到相对理想的例子。在浙大,论坛上的意见往往会得到及时的反馈。章余告诉我,之前有人在论坛里投诉门口保安随便给校外的人开门,过了几个小时,保卫处的负责人就找到他,说已经做了批评教育。
2021年12月14日

没有算法、大数据,没有网红,豆瓣鹅组为什么能火起来?

我刚到现在这个图书公司上班时,同事会好奇地在微博搜我(现在我的名字是微博的敏感词了,搜不出来),她搜完后眼睛红红的,说,世界上怎么有这么恶毒的人。我说怎么了?她说一搜就发现很多人在非常恶毒地骂我。
2021年11月29日

一个北大老师和他建立的无形学院

但很多时候,胡续冬也没法庇护这些学生。他在北大没有实际官职,最大的头衔是个工会小组长。遇到学生惹出风波,胡续冬能做的就是到处打电话,一个接一个托人去打听,去告诉相关的同事,这个学生本质上是个好孩子。
2021年10月27日

车祸:当一个顺丰同城骑手撞了一个送美团外卖的顺丰分拣员

杜红红很快意识到这并不是一场诈骗,或是某种恶作剧的玩笑话。她立刻让王保军的姐夫开车送她去北京,从廊坊到顺义的京台高速拥堵不堪。当她抵达顺义医院时,夜已很深。她没有见到王保军,他那时躺在重症监护室里。
2021年10月8日

雄鸡注视乡村:你家安装监控了吗?

推行“雪亮工程”一年后,新华社对成效进行了报道。报道选用了一个例子进行论证,四川省什邡市元石镇箭台村一位村民通过监控发现附近出现斗殴,上报给了当地镇派出所,在其中一人准备掏出刀时,民警及时赶到了。
2021年9月23日

大冰和图书畅销榜:一场营销、渠道与资本的游戏

到了2011年前后,山东卫视高层换届,大冰这一批导演和主持人被变相“雪藏”——先是停播了最火的节目,再是调剂,让他去做第二现场,节目剪辑出来,每期关于他的镜头只有几十秒钟,一度月薪骤减到500块。
2021年9月7日

失落的年轻人:请向我推荐一个地方隐居

但是由于管理层的改变,店铺效益越来越差,五个客服变成三个,最后剩下他一个人。他意识到,老板的承诺只是一张空头支票。做客服管理的时候,他的工资和原来一样,每个月四五千元。但没人再提起他多干的那些活了。
2021年8月17日

水灾后的郑州:一万条牛仔裤、浸水车和鲜花的河流

老卢的嗓子是累的。暴雨过了一周,晚上十点,肥皂扔在地上,门口还堆着三四百条裤子没洗完。有年轻女孩翻看货架,我提醒老卢去接待一下,老卢不想站起来了。她说:“小姑娘一般不咋买,爱看什么看什么吧。”
2021年7月29日

一支民间救援队在河南农村的24小时

另一个老队员说,每次涉水作业大家都会轮换一下岗位。观察的、过河的、备份的,都轮一遍。我问如果这几天再要架绳索,会换谁?他笑起来,说还是找安忍吧。安忍的体重不是秘密,他有280斤,“谁也没他浮力大。”
2021年7月23日

水涨贾鲁河:泄洪后的乡村大撤离

在中牟县,贾鲁河沿岸是整修过的。但离开中牟县,到了开封区域,河堤比较荒,河水更容易泄到农田去。老潘那时听说,开封那边已经有河水往外漫延了。那天晚上,他拿着手电筒往开封那边照了照,已是一片汪洋。
2021年7月22日

巩义农村:暴雨中的失联小镇

7月18号晚上,他从北京回到巩义时,暴雨尚未来临。出租车路过商业街,司机还跟一个外地人介绍,这是我们老城区最繁华的一条街。小尚跟着瞅了一眼,街道上已经空无一人。那时,市民已经收到连续暴雨的预警短信。
2021年7月21日

重返山河令:下一部类似爆款剧在哪里?

张哲瀚和龚俊之间,一开始也不熟。武术训练第一天,两人头回见面,马韬叫上他们和周也一起吃饭,气氛挺尴尬。龚俊比较害羞,张哲瀚也慢热。所以当时对剧本有困惑,张哲瀚不敢问马韬,去问了相熟的服装设计韩广仁。
2021年7月13日

骨科急诊室的律师们:车祸、流水线、人的价格

还有人受了伤无法出门,外固定的架子还没摘,每天都躺在床上,连裤子都穿不上,一天到晚都在琢磨案子的事情,总找她聊天。她只好和对方说,我可以跟你唠一会儿,但我今天只能跟你聊10分钟,不能再多了。
2021年7月6日

像仓鼠一样追踪杀人犯

然而,正义并未大获全胜,凶手畏罪自杀,警方也靠剪切记录,消弭了不作为的责任。清水洁在书中不光显示了执着的勇气,也反复记录了自己的无助和束缚感,这种复杂的情绪,在二十年后仍然能让中国读者动容。
2021年6月29日

在颐和园,我为人民服务,人民千姿百态

我在颐和园工作了快一年,根据工作的不同,见识了湖光山色,也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我和我的密云同事戏称要开一档节目,叫《颐和园的故事之你是保安,我是保洁》,以赞美这皇家园林赐予我们的广阔视野和强健心胸。
2021年6月18日

斩男、甜美、草莓啵啵、又纯又欲 —— 谁在决定中国女孩的脸?

也许这类帖子并不是个例。当我看完这则视频,小红书给我推荐了更多同类护肤视频:皮肤科医生、实验室研究员、前时尚杂志编辑、野生美妆博主一齐出动,他们讲述着化学知识,其中不少视频都有超过一万的收藏和点赞。
2021年6月8日

新新工人:从iPhone车间到脱口秀舞台,从富士康到深圳

下班的工人们正刷过闸机口走出来。长廊下都是年轻人,他们互不干扰,天然在各自的石阶上形成自己的场域,刷短视频、打手机游戏。离我最近的一个蹲坐在地上的男人正拿笔在宣传单上奋笔疾书,走近看,他在算扑克牌。
2021年5月31日

还原白银越野事故现场:一场时间错乱的灾难

她想知道爸爸在哪里出事的,几点钟死去的,但工作人员的回答始终只有一句,“结果还没出。”有关这次事故的所有消息,都是她自己在微博上看到的:补给点是不是不足?为什么没有强制冲锋衣?景区背后的运营者是谁?
2021年5月25日

15秒统治耳朵:算法时代的神曲制造

杨俊龙反其道行之。他当然清楚这首歌很俗,太甜太腻,他自己都受不了,然而批评本身就是流量。他立刻做了下一步营销,做了一波“学猪叫”、“学驴叫”的视频,自己diss自己,紧接着又引起了一波新的模仿热度。
2021年5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