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境外势力”八问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书目文献

劉波丨傅增湘致趙萬里函二十九通考釋

波內容提要:傅增湘、趙萬里兩先生過從甚密,常有信函往來。趙府存有傅增湘先生來函二十九通,其內容大多與古書有關,或託借書籍,或託查資料,可以略見兩位先生的交往與學術,頗具史料價值。關鍵詞:傅增湘
11月28日 上午 7:30

陸駿元丨“《漢書》學者”與其授讀——六朝《漢書》異文與歷史文本研探(上)

注:本文发表于《儒家典籍与思想研究》第十四辑(北京大学出版社2022年8月),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陆骏元老师授权发布!全文目次上一、問題之提出:《漢書》文本的傳衍脈絡二、《漢書》之師法、傳習與授讀三、六朝《漢書》異文傳衍的歷史層次(一)韋昭本之性格與特色(二)晉灼、臣瓚本之授讀與傳承(三)蕭該本之取捨與面貌下(預告)四、顏《注》對南北文本之取捨與釐定(一)回歸河北本:別本保存內證(二)顏師古據特定底本作《注》(三)顏《注》所謂“流俗書本”五、多本分立的流傳樣態與眾本合一的文本歸趣結語“《漢書》學者”與其授讀——六朝《漢書》異文與歷史文本研探(上)陸駿元[提要]根據南宋蔡琪家塾本一系刊本所附蕭該《漢書音義》提供的六朝《漢書》異文,結合群書中之文獻記載,可初步明確六朝《漢書》文本流傳、衍生與統合之歷史脈絡。《漢書》多古字古言,《隋書·經籍志》稱其“師法相傳,並有解釋”,乃謂其傳授研習須由“《漢書》學者/宗匠”將所持文本與注釋一併教授於生徒之師授模式。由學者訓讀之異與解説之别而産生的異文,得以進入爰洎漢魏以訖隋唐的文本之中而不斷形成異本。六朝《漢書》注本以韋昭本,晉灼、臣瓚本,蕭該本作爲三個歷史坐標文本,分别代表了前期、中期、晚期的文本面貌。韋昭本作爲前期相對獨立的注本,文字與今本皆有一定的差異,以其爲江南學者廣泛研習,且反映古本面貌而流傳至初唐;灼、瓚本作爲六朝南北學者通行文本之最大範圍,包含大量受時空因素影響而産生之異文,成爲隋唐學者校讎、釐正之對象;蕭該本作爲六朝末文本,已具有參酌、整合衆本之特質,成爲連接古今文本之中間點。以地域觀之,韋昭本屬江南本,晉灼本爲河北本,臣瓚本兼存南北,而蕭該本斟酌南北,折射出六朝《漢書》文本多本分立之格局,與顔師古《敘例》所構建的文本圖景不同。迨及顔師古考校班史、定奪文字,表現出立足家藏本而重視河北本的傾向,在釐正六朝文本正俗無判、南北相亂局面的同時,定《漢書》文本於一元。而江南本之異文亦隨顔本文字的確定而逐漸消失與淘汰,今諸宋刊文本源頭已全然爲顔本面貌。吾人對六朝《漢書》異文産生途徑與其文本脈絡之梳理與廓清,是探繹六朝《漢書》注釋分合、演變之前提與基礎。[關鍵詞]《漢書》學者;蕭該《音義》;師傳授受;六朝異文;歷史文本一、問題之提出:《漢書》文本的傳衍脈絡《漢書》文辭古奧淵雅,向號難讀,漢魏六朝以訖初唐,注釋者層出不窮。根據張儐生(1894—1985)《漢書著述目錄攷》所列,東漢至隋可考之班書注釋即有五十六種,多為音義、詁訓之作。[1]然因唐宋以後,悉用顏師古(581—645)《注》,諸舊注在《漢書》版刻、校勘的過程中盡數消亡,後人僅憑群書中所遺存的零星異文,固無由窺得顏氏以前舊本全豹,更無法憑藉切實的文獻證據,建立六朝《漢書》的流傳譜系。今人對此之認識,尚籠罩在顏師古《漢書敘例》所構建的框架與範圍之下——以王鳴盛(1722—1798)《十七史商榷》卷七“漢書敘例”條之梳理作為代表,其曰:據《敘例》,注《漢書》者,師古以前凡五種:一服虔、二應劭、三晉灼、四臣瓚、五蔡謨。師古據此五種,折衷而潤色之。又《敘例》臚列諸家姓名爵里出處凡二十三人,大約晉灼于服、應外添入伏儼、劉德、鄭氏、李斐、李奇、鄧展、文穎、張揖、蘇林、張晏、如淳、孟康、項昭、韋昭十四家;臣瓚于晉所釆外,添入劉寶一家;師古則于五種外,又添荀悅《漢紀》,幷崔浩《漢紀音義》及郭璞《司馬相如傳》三家。[2]顏氏《敘例》提到的五種主要注本,以《隋書·經籍志》所載,後三種《漢書集注》十三卷(晉灼本)、《漢書集解音義》二十四卷(臣瓚本)、《漢書》一百十五卷(蔡謨本)俱為集注集解本。依王鳴盛所敘之模型,晉灼、臣瓚、蔡謨諸集解本相累承續,每一注本都是在前一注本的基礎上增補、修正而成。據此,顔監臚列之二十三家注釋,亦在晉灼、臣瓚作注時依次層累地加入到“集解本”的序列中,以形成“晉灼——臣瓚——蔡謨”一貫的脈絡,最後由顔《注》總其成。乾嘉以降,學者對此皆持相同或相近的看法。然而,對照張儐生所爬梳之舊注詳目,至少尚有十餘種當時習用的注釋/注説未列入《敘例》之中。然則,首先,在文本層面,諸未列之舊注本,其文本與解説由於何種原因導致其亡佚與湮滅?其異文是否能被勾稽?復次,在傳授層面,六朝《漢書》的傳授方式與具體過程爲何?而“晉灼——臣瓚——蔡謨”前後相承的流傳譜系,是否能如實而全面地反映六朝《漢書》文本傳衍之真實圖景?時值初唐而面對六朝衆本的顔師古,其校勘旨趣與價值判斷又遵循怎樣的整理原則?若欲探究顏《注》以前六朝《漢書》各歷史層次文本傳衍之整體圖景,則必先回應以上由文獻而至學術史的兩方面問題。清儒對此之認識,經歷了由注釋上升至文本的過程,而其研究之推進仰賴六朝異文之漸次發現。自惠棟(1697—1758)首倡“《漢書》用古注”的詮釋徑路,並極詆顏師古之疏於小學,乾嘉學者相繼依循舊注以考訂班書,並於群書中輯存六朝遺文作為疏證基礎,研究大致分為三路:第一,補注《漢書》者,如錢大昭(1744—1813)《漢書辨疑》、沈欽韓(1775—1831)《漢書疏證》、周壽昌(1814—1884)《漢書注校補》,從字詞訓釋、版本校勘、史事考訂、典制疏釋等各角度,對班書全帙進行注釋,匡顏監之所誤,補師古之不逮。其所據舊注多依顏氏注本已集,兼及司馬貞《史記索隱》;第二,考訂《漢書》者,如錢大昕(1728—1804)《廿二史劄記》措意於史事釐訂、史文訂正,王念孫(1744—1832)《讀書雜志》則注目於因聲求義之字詞、文本校訂,又有洪亮吉(1746—1809)《四史發伏》、洪頤煊(1765—1837)《讀書叢錄》等承嗣其後,以為專書研究之補苴與擴展;[3]第三,專事輯佚者,如臧庸(1767—1811)輯蕭該(?535—?610)之《漢書音義》,清末民初王仁俊(1866—1913)《漢書許注義》、楊守敬(1839—1915)《漢書古注輯存》等,希冀通過蒐集六朝舊注遺文,彙輯舊義而疏通古學。三者相輔相成,最後促成王先謙(1842—1917)《漢書補注》,作為宋以後至清對班書的再次整理。清儒對舊注之探索,從《史記索隱》中提取舊注而外,更將輯佚範圍擴大至唐宋類書如《太平御覽》、《冊府元龜》等,並意識到顏本相較六朝舊本,不僅注解略遜一籌,各自所據文本復有本質的不同。然而,受限於輯存之舊注在體式與數量上的限制,清代學者仍缺乏對六朝《漢書》文本傳衍的複雜情況之細緻思索。綜觀其論,殆有三端:第一,通過考辨舊本異文之音、形、義,徑直據以校勘顏本,而不注重釐清/分辨六朝各本間的文本差異;第二,二元對立顏《注》與舊注之別,斤斤於孰優孰劣,而鮮注意追蹤自服虔至蕭該,各舊本之間傳承、衍變的軌跡;第三,追求蒐討零散舊注之數量,並未從整體角度思考注家在注釋班書時,所面對的文本擇取以及採用何種解說形態等問題。此皆緣於未能釐清東漢末至隋唐數百年間異文產生、文本傳承之發展脈絡,無法根據有限的異文樣本對文本流傳作年代定位。由於日藏唐鈔本(以下稱天曆本)《漢書·楊雄傳上》殘卷已然證明了蔡琪本《漢書》所載“蕭該音義”之文獻真實性[4],且蕭該《音義》又多臚列舊本文字異同。職是之故,使得吾人離析、辨明各本異文之生成年代與產生途徑,並據此釐清六朝舊本的傳授脈絡成為可能。要之,能夠真正跳脫顏師古《敘例》的敘述框架以及清儒的思維窠臼,揭示六朝《漢書》文本不斷衍生、流傳,最終統合於顏《注》的歷史過程。本文所認定的《漢書》異文,是指歷代鈔本、刻本中文字,以及在其他典籍中明確標明為《漢書》文本的文字,抑或典籍(如《史記》)明確所載《漢書》注家在注說中所出異文。而本文所爰據之六朝《漢書》異文材料,以①裴駰《史記集解》所引《漢書音義》、徐廣《史記音義》等,②顏師古《漢書注》存舊注,以及《注》中提及的所見別本、或本、“流俗書本”(或俗本),③司馬貞《史記索隱》,④蔡琪本、慶元本、白鷺洲書院本一系宋刊《漢書》中所附宋祁校語與蕭該《音義》之異文、異訓爲中心,並參以唐宋類書如《太平廣記》《初學記》《册府元龜》,以及李善《文選注》等相關著作,結合清人已有的考證,試圖進行異文疏證與歷史年代定位。疏證順序以《漢書》舊注家之年代先後爲順序,最後以顔氏注本作結。筆者認爲,欲探究六朝《漢書》注本分合的歷史脈絡,必先確定六朝《漢書》文本的歷史層次,相關異文研究是文獻與學術史研究的前提與基礎。本文第二節先論述《漢書》的傳授與“習讀”傳統;第三節對蒐集之六朝《漢書》異文進行疏證,明確各本的特點,以及諸本之間的傳衍關係;第四節以顔師古所見文本、所據底本爲論述中心,揭示其對六朝舊本文字的取捨、整合與處理。第五節則立足於學術史視野,在前文對諸本文字的疏證、論述之基礎上,對六朝《漢書》文本分立、發展進行條貫與概括。二、《漢書》之師法、傳習與授讀《漢書》多古字古言,非通小學者不能讀。論者言其研習傳授,多謂學貴專門,受業與五經相亞,有“師法”延續。[5]《隋書·經籍志》史部小序云:自是世有著述,皆擬班、馬,以為正史,作者尤廣。一代之史,至數十家。唯《史記》、《漢書》,師法相傳,並有解釋。《三國志》及范曄《後漢》,雖有音注,既近世之作,並讀之可知。梁時,明《漢書》有劉顯、韋稜;陳時有姚察;隋代有包愷、蕭該,並為名家。《史記》傳者甚微。[6]《隋志》明云數十家史書,唯司馬遷《史記》、班固《漢書》“師法相傳,並有解釋”,其以班、馬為史部之正,大為推崇二書之義蘊宏深,競為後世史家仿效。然文中“師法”二字所指意涵為何,學者各抒己見,多自打通經史角度而發,謂通貫《史》《漢》匪易,受經學研究影響,必待師傳而後始明。[7]然而,相關論述均駐足於觀念層面,未更進一步落實到文本。今細繹《小序》前後文字,“師法”作為概念實有明確的具體指向:《隋志》以為漢魏以來史書“唯”《史》《漢》傳“師法”,他史如陳壽(233—297)《三國志》、范曄(398—445)《後漢書》,因其皆為“近世之作”,字詞、文句並非艱澀難讀,故研習者讀之即已理解,無須多加訓詁、音注解釋。此處所謂“雖有音注”者,廼言范、陳二書雖然備有音訓注釋以解釋文字,蓋因二書文辭相較馬、班遠為淺近,即使略去音注,並不妨礙讀者理解文義。此即從反面強調音義、訓詁對解釋《史》、《漢》之重要性,是以其後隨即列舉梁、陳、隋三代《漢書》音訓之作加以補充,言《史》、《漢》所以“師法相傳”者,因有劉、韋、姚、包、蕭諸儒之訓釋也。[8]是故,《隋志》所揭櫫“師法相傳”的本質意涵,不僅指其傳授方式與兩漢經學相若,亦實指《史記》《漢書》學者傳授“書本”(正文)與注釋(釋文本)予生徒,[9]以訓解古字古音、考辨名物典制的具體過程。《史記》《漢書》多古字古言,與先秦五經諸子之學關係密切。司馬遷以漢代經師“漢讀”、訓詁之字改易《尚書》、《左傳》古字而入《史記》之事早為學者所察[10],如《尚書·堯典》“乃命羲和,欽若昊天”,鄭《注》謂“敬事用謂之欽”,《爾雅·釋言》曰:“若,順也。”故《史記·五帝本紀》後半句作“敬順昊天”;《左傳》昭十三年“棄疾使周走而呼”,漢儒讀“周”為“舟”,《史記·楚世家》因曰:“棄疾使船人從江上走呼”。此皆不通古訓不能明也;太史公所據史料如《世本》、先秦地志多存古文,史公書地名、人名時亦迻錄之,如古文“服”作,《史記》引伯服作“伯”等。以上,其與古學聯繫甚深可知。《漢書》亦然,劉師培(1884—1919)論班書之學曰:“班固之文亦多出自《詩》、《書》、《春秋》,故其文無一句不濃厚,其氣無一篇不淵懿。”[11]所謂“濃厚”、“淵懿”,廼從文章、文學角度立論,其根柢源自五經與小學。班書固多存古言古語,如《漢書·禮樂志》“婚姻之禮廢,則夫婦之道苦。”孟康曰:“苦音盬。”謂不堅固也,王念孫《讀書雜志》徧攷先秦古注證之[12],此訓今人知之甚少;《夏侯嬰傳》:“嬰常收載行,面雍樹馳。”蘇林、晉灼皆言南方及京師謂抱小兒為“擁樹”;凡此種種,非有專家注釋訓解而不能得。據此,前揭《隋志》“師法相傳,並有解釋”之語,當細分前後而觀:前半句云“師法相傳”者,落到實處,迺謂《史》、《漢》學者持有二書文本,研習者須從其師得“書本”而就學之。同時,學者復有訓釋古字古言之注釋本,研習者授其注釋而始通其學,不同的“學者”(“師”),所持文本與所教訓釋亦復相異,因此廼有“師法”、“家法”之不同。此一傳授模式,恰可比照兩漢經師傳授生徒之有經書文本與釋文注本兩種也,經師必傳授兩本方可;後半句言“並有解釋”,則文有義理、史有史法,其音義訓釋無法涵括而上升至史例、義法等專門之學者,注本中輒更為解釋。今以此觀念驗之史傳載籍,重新董理前儒相關論說,所見愈臻明晰:《漢書》之難通,一代儒宗馬融(79—166)猶須伏閣問學班昭(?45—?120)。《後漢書·列女傳》記其事云:時《漢書》始出,多未能通者,同郡馬融伏於閣下,從昭受讀。[13]所謂“從昭受讀”者,是從班昭習古文古字訓讀之謂,此與鼌錯(前200—前154)從伏生(前260—前161)讀《尚書》可相為類比,《漢書·儒林傳》曰:孝文時,求能治《尚書》者,天下亡有,聞伏生治之,欲召。時伏生年九十餘,老不能行,於是詔太常,使掌故朝錯往受之。秦時禁《書》,伏生壁藏之,……漢定,伏生求其《書》,亡數十篇,獨得二十九篇,即以教於齊、魯之間。[14]由於歷經秦火,漢初已無《尚書》文本,因伏生家壁中藏有《尚書》,得二十九篇,故漢文帝使鼌錯往伏生家受之。是以鼌錯所受者,主要為得到伏生的《尚書》經本。顏師古此處引衛宏《定古文尚書序》云:“伏生老,不能正言,言不可曉也,使其女傳言教錯。齊人語多與潁川異,錯所不知者凡十二三,略以其意屬讀而已。”因此,鼌錯在受讀的過程中,經本而外尚得其“讀”,此讀包含伏生所定之字,以及與之相匹配的注釋。對照之下,馬融從班昭受學亦可等量齊觀。關於漢儒之“讀”,虞師萬里將之放諸兩漢經師傳授文本的經學脈絡之中,解釋其意涵曰:漢代經師之讀有表層與深層二重意義,表層之讀是閱讀、誦讀之意,深層之讀是為使用古文書寫的經典文義連貫通順而易以意義相應的文字而讀之。[15]經典之傳習涉及到“讀”的深層含義,即當經師傳授經典之時,遇到用古文、故書書寫之文字、難以理解的古辭時,為了正確解釋並貫通文意,而改換以意義相對應的文字釋讀或識讀之——這在經本(文本)層面乃是古今字詞之相易;在釋文(注本)層面,乃是用易於理解之文辭解說文本。更進一步,建立在文本、注釋定文字、理文意的基礎上,對經典的內容有理性、完整而有條理之認識。[16]由於《漢書》之傳習在治學方法與文本形成上與兩漢經師傳授經典的高度相似性,因得與經學研究比觀,而得言“師法”、“家法”,其根本即在於經師/學者手中所持之經本/文本與注釋。以故,王鳴盛《十七史商榷》卷三十八“馬融從昭受漢書”條極言“師傳”之重要性,所論尤在音讀、訓詁:觀此,可以見漢人讀書之法與後世不同。漢人讀書必有師傳,無師不能讀。漢人傳經,其文字音讀、章句訓詁必有明師面授方能承學,無師不能自讀也。[17]王氏強調唐以前人讀書均有所承,不可亂改師法,而宋明以後讀書皆以己意。此代表了清儒對“師法”與傳經之認識,以及對宋明以來學術的鄙薄心態,所論未必皆為正確。然而,鳳喈進而敘言“師法”之實際內涵,謂“師法”體現在“文字音讀”與“章句訓詁”兩個方面,無師不能自讀。若結合前述“漢讀”在文本、方法上之意涵,二者均為“讀”在施行過程中的核心——即以疏通文意為目的而解釋經典中的古字古言與難解字詞,則前云學者之注釋主要表現為“音讀”。王鳴盛自以經學研究的視角看待《漢書》之傳習,徵諸前引《隋志》,《志》所列舉的注釋——劉顯《漢書音》、韋稜《漢書續訓》、姚察《漢書訓纂》,包愷、蕭該《漢書音義》皆為偏重音訓之作,體現了“讀”最原初的傳授特性。[18]劉知幾(661—721)在《史通》中涉及到了六朝史注多音訓的特點,他將此種注釋歸為“儒宗”。《史通通釋·補注篇》曰:昔《詩》、《書》既成,而毛、孔立《傳》。傳之時義,以訓詁為主。……降及中古,始名傳曰注。……如韓、戴、服、鄭,鑚仰六經,裴、李、應、晉,訓解三史,開導後學,發明先義,古今傳授,是曰儒宗。[19]子玄認為,以訓詁為本之傳、注發源於經書,而注史者仍有習用,如裴駰《史記集解》之注馬,而李奇(或李斐)、應劭、晉灼之訓班,此皆承經師注經之法而來,是以名之曰“儒宗”。浦起龍補釋曰:“此節舉注經之家,陪注史之家。儒宗者,即訓詁為主之意,是注家正體。”劉、浦二氏所言,實為史學獨立以後的觀念,實際上,所謂“儒宗訓解”,即是“讀”的結果。而無論經書、史部,在進一步理解全書的經義、史法之前,對字、詞、文句的疏通訓解,是習讀一切書籍的基礎,並不專屬於經書訓解。[20]關於六朝史注從文字訓詁過渡、擴展到史書義法,形成專門之學的推衍過程,逯耀東在《〈隋書·經籍志·史部〉形成的歷程》一文中,有過深刻的描述:這種類型(筆者按:謂“儒宗訓解”)的史注是繼承經注的傳統發展而形成的,以訓詁為基礎對字句、音義所作的闡釋。這些注釋的出現是為了實際教學的需要,……史學發展到此時,也成為一種專家之學了。史學成為專家之學後,設帳授徒,口傳其業,必然會發生音讀與解義的困難。因此產生了訓詁音義的教學方式。[21]逯氏也注意到了劉知幾所謂“儒宗”的史注,他明確指出此種史注的根本乃是“以訓詁為基礎對字句、音義作出的闡釋”,而這種闡釋的背景是為史書作解作為專家之學在“實際教學中的需要”。此種“實際教學”的核心,是解決“音讀與解義的困難”。而逯耀東所謂“設帳授徒”、“口傳其業”,回到前引王鳴盛之語,便是“必有明師面授方能承學,無師不能自讀”之謂也。然則,逯氏的論述重點,迺在史學脫離經學的歷史過程,故其強調“史學”的專門特性。因此,在此傳授與教學的過程中,疏通文意遠遠不夠,尚須通專門之學。逯氏增衍其對史注的定義曰:“關於承繼經注發展而形成的史注,以音義、訓詁為基礎釋明章句、字義、制度、地理等。”[22]這正是學者在教學史籍時,在史注的內容上進行的變異與發展。訓詁明而後義理明,在經則謂經義,在史則謂名物、制度與地理。由於經史分途,史注強調釐析史事,則其內容亦朝諸如制度、地理、考史等方向發展。六朝至隋唐《漢書》傳授之具體過程,史傳多有記載。《三國志·孫登傳》曰:權欲登讀《漢書》,習知近代之事,以張昭有師法,重煩勞之,乃命休從昭受讀,還以授登。[23]蓋孫權(182—252)欲其子登學習《漢書》,因張昭(156—236)有“師法”,便命昭子休從其父“受讀”,學成後再以張休傳授孫登。此事《三國志·張休傳》亦言:“休字叔嗣,弱冠與諸葛恪、顧譚等俱為太子登僚友,以《漢書》授登。”[24]《孫登傳》言張昭有“師法”者,則昭學有所承,有文本、知教法之謂也;所謂“受讀”者,一方面有釋讀字詞,疏通文句等基礎之研習,與馬融從班昭“受讀”同義;另一方面,孫權欲登“習知近代之事”,則張昭在史事等作為專門之學的部分,亦有所教授。以政治培養為目的之習讀,後者更應是張昭傳授的重點。[25]不同於早期六朝《漢書》側重於其作為“刑政之書”的一面,在上層貴族與廟堂間傳習[26],及至六朝末年,《漢書》在士大夫間廣泛流傳,已逐漸形成專門化與系統化之傳授,並產生諸如“《漢書》學者”、“《漢書》師匠”之專門稱謂,以指稱教授《漢書》之師,猶教授五經之師之稱“經師”也。“《漢書》學者”教授班書,手中必持有教本(文本與注解),如《隋書·包愷傳》曰:“于時《漢書》學者,以蕭、包二人為宗匠,聚徒教授者數千人。”[27]《隋志》與《兩唐志》載蕭該、包愷各有《漢書音義》十二卷,是其教授數千生徒之教本也;《陳書·姚察傳》曰:“所著《漢書訓纂》三十卷,行於時。”[28]姚察(533—606)為南朝陳禮部尚書,其《漢書訓纂》稱名於時,有曾孫姚珽(641—714),《新唐書》本傳云:“始,曾祖察嘗撰《漢書訓纂》,……珽著《紹訓》以發明舊義云。”[29]是《漢書》為其家學,祖孫均有注本;又,《新唐書·儒學傳》曰:“是時《漢書》學大興,其章章者若劉伯莊、秦景通兄弟、劉訥言,皆名家。”[30]《舊唐書》亦提及四人,其云劉伯莊曰:“撰《史記音義》、《史記地名》、《漢書音義》各二十卷,行於代。”則其有《史》《漢》音注,並傳授於代。言大小秦及劉納言云:“秦景通與弟暐尤精《漢書》,當時習《漢書》者皆宗師之,常稱景通為大秦君,暐為小秦君。若不經其兄弟指授,則謂之‘不經師匠,無足採也’。景通,……為《漢書》學者,又有劉納言,亦為當時宗匠。納言,乾封中歷都水主簿,以《漢書》授沛王賢。”[31]秦景通兄弟與劉納言皆被稱為“《漢書》學者/師匠”,大小秦君皆有師法,而劉納言又授時太子,顧應皆有教本也。至如顏師古之注《漢書》,祖父顏之推(531—?597)有《漢書》善本,《顏氏家訓·書證篇》中載其說數條,叔父顏游秦有《漢書決疑》十二卷,班書亦是其家學,三世皆有文本與注釋也。因此,史傳所載其時《漢書》傳習之大略,要皆自音訓注解出發,各據所持文本,沿師授脈絡而形成流傳譜系。綜上,《漢書》自東漢末年以至隋的傳習,符合漢代經師傳授文本時“讀”的方法,乃是經學研究對語言文字的考釋方法擴展應用於文辭甚古的《史記》、《漢書》的結果。《漢書》的具體傳習過程,廼是學者持有班書文本與注本,並以此訓解其古字古音、考辨名物典制,幫助生徒理解史籍文意,最終明晰史事、史法的教與學之過程。而所謂“授讀”與“師法”,均在此脈絡中體現其意義。六朝《漢書》文本之流傳與衍變,尤須準此而觀。三、六朝《漢書》異文傳衍的歷史層次六朝《漢書》文本流傳的基本面貌,目前以顏師古《漢書敘例》所述最具代表性,呈現出核心為“晉灼——臣瓚——蔡謨”三本遞接的傳承脈絡,《敘例》曰:有臣瓚者,莫知氏族,考其時代,亦在晉初。又總集諸家音義,稍以己之所見續廁其末,……凡二十四卷,分為兩帙。今之《集解音義》,則是其書。……蔡謨全取臣瓚一部,散入《漢書》,自此以來始有注本。但意浮功淺,不加隱括,屬輯乖舛,亂錯實多。[32]前節已言晉灼《集注》產生於西晉,而流傳於北方,南方學者未之見。晉灼以前均為各家獨立注本,晉本為第一部“集注”,集合了服虔、應劭、文穎、蘇林等十數家注說,並下己意;西晉時,又有臣瓚《集解音義》二十四卷,與晉本相仿,同為集解性質。臣瓚姓氏雖有爭議,但其集解本原亦存北方;蔡謨注本,乃將單行之臣瓚本散入《漢書》本文而形成“注本”,體式與晉灼、臣瓚兩本俱異。顏監云“今之《集解音義》,則是其書。而後人見者,不知臣瓚所作,乃謂之‘應劭等集解’。王氏《七志》、阮氏《七錄》,並題云然。”顏師古所謂目錄中題名“應劭等集解”之“注本”,即今《隋志》中記載之本。清儒錢大昕、姚振宗等考知此本即臣瓚本。換言之,臣瓚之單行集解本,經蔡謨之鍛造、南傳而形成的蔡謨本,是臣瓚本的南傳變體。[33]依顏說,此本“屬輯乖舛,亂錯實多”,是南方的通行注本。漢魏單行注釋存於隋末唐初者,僅有韋昭《漢書音義》七卷一種。然則,作爲保存早期班書面貌的非集解本,韋昭本(An)具有單獨論列的必要;若以晉灼、臣瓚、蔡謨本爲遞變的集解本系統,由於蔡謨本原即臣瓚本之變體,因此在具體的異文討論中,不宜單獨作爲文本基準,主要仍應聚焦在晉灼(Bn)、臣瓚(Cn)兩系注本。不過,考慮到蔡謨本形態已與灼、瓚本有别,且通行於南朝,其已産生受時空因素影響的異文,最終爲六朝末注家所面對。職是之故,在討論蕭該《音義》中的“今《漢書》”,顔《注》中的“今書本”“流俗書本”等當時通行本概念時,仍須有蔡謨本的印象。當南北政權尚未統一以前,若不考慮南北學者交通,則河北有晉灼、臣瓚兩系集解本流通,江南則主要爲韋昭本與“臣瓚南本”/蔡謨本兩類流傳,六朝“《漢書》學者”各據其所處時代與地區承用不同的注釋;自隋統一南北,若考慮到學者交通,即如姚察、蕭該、顔之推、顔師古等根據校勘的實際需要,即便交錯參用南北諸本,而各有側重。但諸儒所據入隋後之《漢書》文本,其異文産生途徑仍應不出上述An、Bn、Cn三系的範圍。關於六朝典籍在傳授過程中所產生的異文方式與途徑,虞師萬里在《六朝〈毛詩〉異文所見經師傳承與歷史層次》、《〈詩經〉異文與經師訓詁文本探賾》[34]兩文中均有持續的探索與發掘,並在《兩漢經師傳授文本尋蹤——由鄭玄〈周禮注〉引起的思考》[35]一文中上升至學術史與文本流傳層面之思考。虞氏所歸納的六朝《毛詩》異文形式有以下五種:①因《毛傳》而產生之異文;②因《鄭箋》而產生之異文;③因王肅注而產生之異文;④因《方言》而產生之異文;⑤標音與異文同字之異文。在第五種種,又有①借字與本字;②後起字與本字;③古文與今文;④正字與或體(古文)等四類。而在《兩漢經師傳授文本尋蹤——由鄭玄《周禮注》引起的思考》中,又將異文產生之形式與經籍授讀的具體的解釋形態結合論述。由於六朝音義在四部之繁盛,“反映出由傳、說、解和章句等體式過渡到注以後,因反切產生而興起的新一輪的注釋以儒家經典為中心,而逐漸向史、子、集諸部拓展衍變的全過程”[36],因此,本文異文産生途徑之分類疏證,亦以虞文爲依準,並結合《漢書》所反映異文之特性,對其異文類别斟酌增減,以見音注自經部及於史部的變化。而以下之異文疏證,均以韋昭本An、晉灼本Bn、臣瓚本Cn三系之南北傳承脈絡為參考基準進行損益與修正,並據年代之先後順序依次論述之。文獻材料則以蔡琪本一系宋刊《漢書》所附蕭該《音義》,司馬貞《史記索隱》,裴駰《史記集解》所引《漢書音義》、徐廣《史記音義》等,並及顏師古《注》所載舊注之異文、異訓為中心,參校唐宋類書如《太平廣記》、《初學記》、《冊府元龜》,以及李善《文選注》等相關著作,具體疏證尤著重梳理文本衍生與遞變之脈絡。(一)韋昭本之性格與特色韋昭(204—273)字弘嗣,吳郡雲陽(今江蘇丹陽)人。孫權時除太子中庶子,後為黃門侍郎;及孫休踐祚,任博士祭酒。昭《漢書音義》外,尚有《國語注》等存世。韋昭為顏師古《敘例》所列舊注二十三家中唯一的南方學者,身處漢末魏初,注班在應劭、服虔之後,然其時晉灼《集注》尚未出世,韋《注》可反映《漢書》文本的早期面貌。韋氏單注本隋唐時猶存,《隋志》與兩唐《志》並錄“韋昭《漢書音義》七卷”,是其書。蕭該《音義》屢以韋昭、晉灼《音義》並舉,廼以二書為校勘底本也,其中頗存韋本文字。今以輯佚所得,並及群書中所殘留的韋說,對比晉、蕭、顏諸後儒所持之本,在揭示韋本特點的同時,反映《漢書》授讀的傳衍之跡。1.
11月17日 上午 7:30
11月12日 上午 8:00

李峻岫丨​《孟子音義》影宋抄本考校——兼論宋蜀刻大字本之刊刻質量及文獻價值

注:本文发表于《儒家典籍与思想研究》第十四辑(北京大学出版社2022年8月),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李峻岫老师授权发布!《孟子音義》影宋抄本考校——兼論宋蜀刻大字本之刊刻質量及文獻價值李峻岫【內容提要】孫奭《孟子音義》宋刻本已不傳,現存影宋抄本相較其他通行本最能存宋本舊貌,但學界對影抄本的質量優劣、訛誤來源、是否完全反映宋本原貌等問題尚缺乏深入探討。本文對現存的三部影宋抄本——毛抄本、錢抄本(存黃丕烈影刻本),以及前人較少留意的天禄琳瑯舊藏影宋抄本的面貌特徵、流傳逐一進行考論;通過異文比勘,對影宋三本的異同及源流關係加以分析,並在此基礎上對其所據底本,即宋蜀刻大字本《孟子音義》的刊刻質量及文獻價值做出估量和評價。【關鍵詞】
11月11日 上午 7:30

李開升丨《明别集整理總目》序(留言獲贈)

看到最后有彩蛋!《明别集整理总目》(全2册)编者:
11月7日 上午 7:30

荐书丨《嘉靖颍州志(吕本)校笺》(全2册)4.1折

《嘉靖颍州志(吕本)校笺》[明]吕景蒙
10月29日 上午 8:00

新书丨《南京大学古籍善本图录》出版

二、編排原則:本書分唐代寫本、宋元古槧、明清佳刻、稿鈔校本四大類。大類内均按經史子集四部排列,四部之内按版本年代排列。三、題名原則:著錄書名、卷數(存卷)、著者、版本、册數五項。如“貂璫史鑑四卷
10月29日 上午 8:00

楊新勛丨論邢昺《論語正義》對皇侃《論語義疏》的繼承、改動與發展

注:本文发表于《儒家典籍与思想研究》第十四辑(北京大学出版社2022年8月),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杨新勋老师授权发布!論邢昺《論語正義》對皇侃《論語義疏》的繼承、改動與發展楊新勛摘要:北宋邢昺主持編纂的《論語正義》是在南朝梁皇侃所撰《論語義疏》的基礎上修改、加工完成的,其中有繼承,更有改動和發展。這種繼承、改動和發展主要體現在語言訓詁、名物制度、疏體完善和思想義理四個方面。南宋陳騤、朱熹對邢疏的評價並不全面,《四庫全書總目》的評價也不準確。關鍵詞:訓詁
10月28日 上午 7:30

孫利政丨《四庫全書總目》五經總義類四書類提要訂誤

注:本文发表于《儒家典籍与思想研究》第十四辑(北京大学出版社2022年8月),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孙利政老师授权发布!《四庫全書總目》五經總義類四書類提要訂誤孫利政【内容摘要】
10月27日 上午 7:30

李暢然丨宋翔鳳《孟子趙注補正》的《孟子》研究

注:本文发表于《儒家典籍与思想研究》第十四辑(北京大学出版社2022年8月),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李畅然老师授权发布!宋翔鳳《孟子趙注補正》的《孟子》研究李暢然【內容提要】與桂文燦《孟子趙注考證》之差強人意不同,清宋翔鳳的《孟子趙注補正》六卷資料豐富,有所裁斷,多所發明,是《孟子》學的一部力作。該書成於道光二十年(1840),雖然當未見過焦循《孟子正義》,但自身辑引了大量清代學者包括其父及莊存與的《孟》學資料,可與焦疏參照,特別是補其未備。該書常將《孟子》異文判斷爲漢劉熙本,可以作爲他所輯《孟子劉熙注》的一個補充。該書體現出宋氏的《春秋》今文學思想,則可與《論語説義》參看。該書於孟子生平、天文曆法、禮制、訓詁,都表現出較高的造詣,提出了值得重視的觀點和材料。【關鍵詞】趙岐
10月26日 上午 7:30

新书|刘元堂著《宋代版刻书法研究》出版

··················································1第一章
10月26日 上午 7:30

解树明丨《易卦变图说》为全祖望著作考

注:本文发表于《周易研究》2022年第4期,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解树明博士授权发布!《易卦变图说》为全祖望著作考解树明摘要:清咸丰十年,《易卦变图说》始由沈映钤付诸梨枣。沈氏认为此书非全祖望之作,后世学者咸承其说。考《易卦变图说》所及著者相关信息,均与全祖望行实、著述相合。此外,周广业《经史避名汇考》《过夏杂录》明确著录《易卦变图说》为全祖望所作,并对书中内容予以征引,所引内容与沈映钤刻本一致。《易卦变图说》作者的考实,对全祖望经学研究,尤其是对其易学思想的研究具有推动作用,而且对易卦变图学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关键词:《易卦变图说》;全祖望;沈映钤;易学《易卦变图说》是一部集历代卦变图说并附有作者论断之书。著名易图研究专家郭彧先生称:“是书集历代卦变图之大成,可作为研究卦变图及说者之重要参考书。”[1]清咸丰十年(1860),《易卦变图说》始由沈映钤刊刻。沈氏并作跋语,认为非全祖望之作。此观点对后世学界影响甚深。清桂文灿《经学博采录》收录《易卦变图说》前后序跋[2],胡玉缙[3]、尚秉和[4]分别为此书撰写提要,李申、郭彧尽收此书于《周易图说总汇》之中[5],并作专文介绍[6]。以上诸家在充分肯定《易卦变图说》价值的同时,在著者问题上,多承沈映钤之说,均不详该书撰者名姓。一、沈映钤题跋疑义考辨清咸丰十年(1860),《易卦变图说》始刻于杭州西湖街正文堂,后收入徐友兰辑刻的《会稽徐氏述史楼丛书》和《会稽徐氏铸学斋丛书》中。是书后有咸丰十年(1860)沈映钤题跋,曰:右《易卦变图说》一卷,为曾王父赓堂先生手钞本。卷尾注云:“丙辰在京寓,借谢山处本钞。”案谢山全先生,举雍正壬子京兆试,与曾王父为同年生。此盖丙辰计偕时所借钞也。编首不署撰人姓氏,或疑即谢山所著。然考《经史问答》,于易变颇斥瞿塘来氏,以为繁溷,而是编谓来氏错综之法最有纲要,则非全氏之书也。其别白诸家本之梨洲黄氏,甬东之学皆宗南雷,则似为鄞人所著。然余向时往来浙东,举以质穷经家,鲜知之者。是书于卦变一门,源流正变,粲然毕备,足以孤行。惜世传之者少也,因为锓版以广其传。世或有知作者姓氏,或已梓行而余未及见,固陋之诮,又安敢辞。刻既迄工,谨志数语于卷末。咸丰十年八月武林沈映钤退庵氏跋。此段题跋疑义有二:其一,沈映钤的曾祖父赓堂先生是谁?其二,沈映钤认为《易卦变图说》非全祖望所撰,是否可信?下面将对这两个问题展开讨论。沈映钤(?―1881)字辅之,号退庵,浙江杭州人。道光十三年(1833)进士,官广东韶州知府。著有《退庵剩稿》《退庵随笔》等。藏书家徐树兰、徐友兰之外祖父。其《退庵剩稿》,徐友兰刻入《述史楼丛书》。沈氏世代喜好藏书。其《随笔》略云:“余家藏书颇富,自大父安伯公、春台公俱好购书,凡《四库》应有之书亦略备,而其中诗文集尤多。及余幼时已散失殆尽,所有唐宋至本朝人专集尚数百种。”[7]考乾隆《杭州府志》卷八十九有《沈廷标传》:“沈廷标,字名世,号赓堂,钱塘人。乾隆己未进士,癸亥补禾郡教授,尝捐赀修学宫,来学者岁尝数十人,讲诵日夕不辍。庚午擢萍乡知县,调繁清江。廷标持身廉洁,以振励风俗为已任……子景煦,字和叔,自成童无他嗜好,多购古书,丹铅不去,手钞撮精要,部居荟粹,著录满架。”[8]由此传记可知,廷标有子曰景煦。而民国《杭州府志》记载景煦昆仲三人,其兄曰景熊,其弟曰景熹,三人均为当时杭州一代著名诗人,有唱和诗篇《秋庄集》[9]。而沈映钤则是“景”字辈中最小者景熹之孙。光绪《归安县志》卷三十《恩赐录》称沈景熹“以孙映钤封承德郎”[10]。综上,从沈廷标姓氏名号以及沈氏家族嗜好钞书、藏书来看,均与沈映钤记载相吻合。而乾隆元年(1736),从全氏寓所借钞《易卦变图说》者,即为沈廷标。《易卦变图说》一书,从目前流传与刊刻来看,仅有咸丰十年(1860)沈映钤刻本一种[11]。若没有沈廷标钞本和沈氏后人的精心收藏,或许今日很难见到此书,故清人桂文灿评价沈氏后人护持此书之功,“于先人手泽,四世流传,不致散佚,亦可谓贤子孙矣”[12]。此其一也。其二,沈映钤认为《经史问答》对来知德易变持批评态度,而《易卦变图说》则对来氏“错综之法”充分肯定,沈氏据此断定《易卦变图说》非全祖望所撰。揆诸《经史问答》卷一《易问目答董秉纯》十七问答,主要谈论易卦互体之说,第二问答便提及来知德易卦互体之说,称“至于明之瞿塘来氏,杂用诸家之例,愈繁愈溷,而互体之学互乱。近则西河毛氏亦然”[13]。而《易卦变图说》第十节《来梁山错综图》主要讲来知德卦变错综图,图后并且附有明何楷、黄宗羲、毛奇龄之说,以及著者按语,称:“若以诸说较之,则惟此最为较捷而不失之烦,亦最有纲要而不失之杂,以视十辟、八宫、二老六子支离破碎之病,独为无有。若其解无妄‘刚自外来’,则尤属破的,较诸家之诬坐强合为独胜者。”显然,两书所研究问题不同。《经史问答》强调“互体”,《易卦变图说》强调“卦变”,互体与卦变不同。民国经史学家陈汉章于胡玉缙《易卦变图说提要》后加以按语,同样认为“《经史问答》并无斥来氏错综语,不过言其互卦杂例,非卦变也”[14]。二、沈映钤刻本《易卦变图说》作者考证《易卦变图说》的著者究竟是谁?经考证,笔者认为《易卦变图说》的作者是全祖望。全祖望(1705-1755),字绍衣,号谢山,自署鲒埼亭长,浙江鄞县(今浙江宁波)人。乾隆元年(1736)进士。曾主讲蕺山、端溪书院。全祖望学问渊博,经史兼通,著有《读易别录》《经史问答》《鲒埼亭集》等,又曾增补黄宗羲《宋元学案》,七校《水经注》,三笺《困学纪闻》。《易卦变图说》为全祖望所撰,主要证据有如下三点:第一,《易卦变图说》所提著者交游与全祖望行实相合。《易卦变图说》第六节“沈守约卦变图”中,有“丁未春,与史汉老会于西湖陈时夏之寓亭,谈易”一句。据沈映钤跋,知沈廷标于乾隆丙辰元年(1736)从全祖望处钞得此书,此书的成书当在乾隆丙辰年(1736)之前,又是书所收历代卦变著作止于毛奇龄《推易始末》。毛奇龄生于明天启三年(1623),卒于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明天启三年(1623)至乾隆元年(1736)中,有两个“丁未年”,分别是康熙六年(1667)和雍正五年(1727)。关于毛奇龄《推易始末》成书刊刻问题,《四库全书总目》于《易小帖提要》云:“毛奇龄说《易》之语,而其门人编次成书者也。奇龄所著经解,惟《仲氏易》及《春秋传》二种是其自编,余皆出其门人之手,故中间有附入门人语者。”[15]《毛西河先生全集》即由其门人李塨、盛唐编纂而成,而《推易始末》作为《全集》之一种,亦出自毛氏门人之手。目前所见《毛西河先生全集》本最早刊刻时间为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萧山书留草堂刻[16]。这样就排除康熙丁未六年(1667)的可能,而只可能是雍正丁未五年(1727)。胡玉缙在《易卦变图说提要》中已持有此观点,并认为此书“作者亦康、雍、乾间人也”[17]。故大致可推断出此书的成书时间,应在雍正五年(1726)至乾隆元年(1736)之间。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已经明晰,《易卦变图说》的作者是在雍正五年(1727)与史汉老在陈时夏寓所谈论易学,那么现在需要考察史汉老和陈时夏相关情况。查蒋天枢先生所编《全谢山先生年谱》有雍正三年乙巳(1725),“交仁和陈时夏,考索疑难,称忘年交”[18]。另外,全祖望在《续甬上耆旧诗》中专门为陈时夏立传:陈司训常,字时夏,一字尔尔,本杭州仁和县,以明经司训于鄞。其父为曹郎,家豪盛。及时夏之官,家中落,解任,因居鄞之竹林寺东。少年时,流连裙屐,雅攻词曲,虽为学校长官,心情洒如也。既而悔之,始留心经学,讲求儒林之说。其所最契者史雪汀,而予年甫逾冠,为忘年交,无日不聚首,考疑索难,如肉贯串,有所得即纪之。所著有《读书私记》《砚田荑稗》及《文集》,几百卷,方之于古《困学纪闻》之类也。自是所为诗,必皆清醇雅正之音,然稍矜贵,不多作矣。予北行,时夏送予河干,朗吟赠别诗云:“临去频回首,应怜我索居。春风阆苑上,落月屋梁初。轩举输前辈,牢愁拼老渔。期君得意后,重著未完书。”洒泪满纸。晚年益困,故人为言之选部,复司训兰溪,未几卒。谓其少子曰:“吾魂魄终恋鄞也。”其少子遂定居鄞。时夏工书,入锺太傅之室,其篆法与雪汀各自成家,兼精琴学。时夏去杭亦仅四十年,杭人无复知时夏者,吾鄞安得不亟传之哉![19]据全祖望所作传记,陈时夏,名常,与全祖望为忘年交,二人时常聚在一起探讨学术,全祖望诗歌创作亦受其影响。全氏北上进京,陈常以诗赠别,二人为文字契友。《全祖望集》中收有多篇全氏与陈常的学术信札,如雍正四年(1726)《与陈时夏外翰论通鉴前后君年号帖》[20],又有《答陈时夏先生问杜氏长历帖》[21]《答陈时夏先生论鄂忠武王从祀帖》[22]等文。全氏在《陈常传》中还提到了“其所最契者史雪汀”,“其篆法与雪汀各自成家”,这里的史雪汀和史汉老的关系如何?考《全祖望集》中有《史雪汀墓版文》,全祖望称“雪汀姓史氏,名荣,一名阙文,字汉桓,世为鄞人”,又史雪汀性格狷介,善书法、篆刻,其著作有《李长吉诗注》《风雅遗音》《竹东集》等[23]。可知,此史雪汀,即史荣,字汉桓,因此有《易卦变图说》中“史汉老”之称号。从全氏所撰《史雪汀墓版文》来看,史荣性格古怪,以真情本色行世,全氏与其交情深厚,且“惟予为能知之”。全氏在雍正元年(1723)还为史荣撰《史雪汀注李长吉诗序》[24],以及与史荣学术往来信札多篇,如《答史雪汀论孔门门人弟子帖》《答史雪汀问宋瀛国公遗事帖子》《答史雪汀问十六国春秋书》等文。此外陈常与史荣亦是好友,陈氏亦曾为史荣《李长吉诗补注》作过跋[25]。既然全祖望与陈常、史荣过从甚密,交情甚笃,那么雍正五年(1726)与陈常、史荣西湖谈《易》者,全祖望的可能性最大。第二,《易卦变图说》与《全祖望集》中内容有相同之处。《易卦变图说》第六节“沈守约卦变图”,紧随“丁未春,与史汉老会于西湖陈时夏之寓亭,谈易”之后,有这样一段话:有起而问者曰:“今俗本《易》卷首有所谓乾宫卦八、坤宫卦八者,即卦变否?”汉老曰:“咄嗟,世应而卦变耶?”予曰:“是在先儒有之。宋沈该著《易小传》,耑以卦变解六爻词。而其所谓卦变者,则直用占课家八宫之说。且每课注曰‘乾宫一世’‘坤宫一世’。但此原不始沈氏,唐陆德明《释文》中已有之,而卫元嵩《元包》卦变图亦主其说,戴师愈《麻衣易》同。”按:汉儒荀慈明注《易》曰:“随者,震之归魂,震归于巽。”则汉儒实始滥觞……次公董氏曰:“荀氏以震归从巽解随也,以其动也,动而得正故耳。”说则近儒亦有及之者,不知世应始自焦、京,而卦变则源远流长,开之三古,认云礽以为高曾,此万不可者。[26]此一段“予曰”后提到宋沈该《易小传》,考《全祖望集》中有《跋沈守约易小传》一文[27],此跋曰:宋沈丞相该著《易小传》六卷,其书只释六爻,详论变卦,多本《春秋左传》占法,卦为一论,又有《系辞补注》十余则,附之卷末。其中最误者,以占课家“八宫世应”之说为卦变,而逐卦注于其下,如姤曰“乾宫一世”,复曰“坤宫一世”之类,此其误不始沈氏,唐陆德明《释文》史(应为“中”字)已有之。而荀慈明解随卦曰:“随者,震之归魂。”则汉儒已先滥觞,不知占课之说,始自京房,而揲蓍变卦,则源远流长,实自三古,认子作母,断不可也。《跋沈守约易小传》与《易卦变图说》均指出“以占课家‘八宫世应’之说为卦变”的错误论断,不始于沈该,唐陆德明《经典释文》已经持此观点,同时又进一步指出汉儒京房已开先河。两篇文章持论一致,引证相同,甚至诸多语句高度一致。第三,全祖望乡后贤周广业明确提到《易卦变图说》为全祖望所作,并对书中内容予以征引,所引内容与沈映钤刻本《易卦变图说》一致。晚于全祖望二十五年出生的周广业(1730-1798),浙江海宁人,著名藏书家,著有《目治偶钞》《经史避名汇考》《过夏杂录》等,生前著述未曾刊刻,多以稿钞本形式流传[28]。其著作中最为著名者《经史避名汇考》,在未影印之前,学者多仅闻其名,而未见其书[29]。《经史避名汇考》卷十六唐代“书籍”条中,提到《周易集解》为避唐肃宗李豫名讳,改卦名“豫”为“逸”,并云:本卦引郑玄曰:“顺其性而动者,莫不得其所,故谓之逸。逸,喜逸悦乐之貌。”《序卦》“受之以豫”,引郑玄曰:“雷出地奋逸,逸行出而喜乐之象。”又小畜《彖传》引虞翻曰:“需上变为巽,与逸旁通,(就)[逸]四之坤初为复。”又曰:“逸坤为自我”“逸坤为文”,又曰“谓从逸四之初成复卦”,诸“逸”字皆“豫”也,此类甚多。全谢山作《卦变图说》,不知为避讳而改逸为遁,遂言“虞氏有云小畜与遁旁通,是但以巽艮相易而三阳不动,别是一法”,失其旨矣。(原注:《讳略》云改“豫”为“乐”,“遁”不知所据。)[30]周广业在这里提到全祖望作《卦变图说》,且全氏误将豫卦改为遁卦,进而误小畜与遁旁通。这里的《卦变图说》是否就是《易卦变图说》?周氏的另一部著作《过夏杂录》卷一第一篇,为《周易集解》一书的解说,此文与《经史避名汇考》中“唐李鼎祚作《周易集解》,多避国讳”内容一致,不同之处在引用全祖望《卦变图说》内容时较为详尽,并对全祖望误豫卦为遁卦,予以考辨:全谢山《卦变图说》不知为讳,而改“逸”为“遁”。因言“旁通一例,以六爻对易言,乃虞氏有云‘小畜与遁旁通’。是但以巽艮相易而三阳不动,别是一法。则知游移变化,汉人已辟其端,而今但以咎宋儒,亦不考矣”。案仲翔《易注》九卷,自谓蒙先师之教,依经立注,又独推荀爽知《易》,马融、郑玄、宋忠皆不及,固非漫无师承者。今其书略见于《集解》,其旁通并无两卦相易之法,惠定宇《易例》引之皆作“豫”,岂谢山所见本讹“逸”为“遁”欤?但不应据以诋汉儒也。[31]《易卦变图说》第一节“汉魏六朝诸儒卦变图”后有按语[32],按断文字内容与周广业引用《卦变图说》从“旁通一例”至“亦不考矣”六十余字,均一致。周广业所言《卦变图说》者,即《易卦变图说》,其作者是全祖望。由此可见,全祖望《易卦变图说》在其生前身后,多以钞本形式流传,周广业与全祖望同为浙江人,且周氏为藏书家,对其乡邦文献多所留心,惜周氏所见本,今尚未得见,不知尚存天壤间否?但周氏明确提到全祖望作《易卦变图说》,为《易卦变图说》二百多年作者失考,提供了有力证据。三、《易卦变图说》的学术价值全祖望《易卦变图说》作为佚名易学古籍著作,已被《周易图说总汇》全文收入[33],更彰显其价值所在。郭彧先生称:“以《易经》六十四卦符号构建之图,可称得上是真正易图。而卦变图又是易图学中之要图。是书集历代卦变图之大成,可作为研究卦变图及说者之重要参考书。”[34]郭彧先生以其深厚的易学研究研究功底,充分肯定了此书的价值,可谓慧眼识珠。而今《易卦变图说》为全祖望所著得以考实,以全氏经史博通的学识,郭彧先生对其著作的评价,全氏可称得上当之无愧。《易卦变图说》除具有“集历代卦变图之大成”的重要价值,笔者以为,其学术价值还可归纳为以下两端。(一)对全祖望研究的价值首先,对全祖望经学、易学思想研究的价值。阮元在《经史问答序》中评价全祖望“经学、史才、词科三者,得一足以传,而鄞县全谢山先生兼之”[35]。后世梁启超、金毓黼等人对全氏的研究与评价往往只侧重其史学成就[36],时至今日,全祖望的经学成就,尤其是易学成就鲜有学者涉及。《易卦变图说》作者的重新认定,为《全祖望集》增添了一部新的著作。此书于咸丰十年(1860)刻板以前,虽以钞本形式流传,但书前有《易卦变图说序》《易卦变图说总目》,书中以时间先后详列十四家卦变图说,每家之后附以解说,并加按语,可以看出,是书为全氏精心结撰之作。《易卦变图说》作为全祖望易学研究成果的一部分,与全氏《读易别录》《经史问答》卷一《易问目答董秉纯》,以及《全祖望集》中的单篇论《易》文章,共同构成了全祖望的整个易学研究体系,而研究全祖望的易学思想,以上四方面缺一不可。另外从全祖望《易卦变图说》的研究方法来看,全氏以治史的方法来研究易学,他列举汉魏以迄清初的易学卦变之图,详考其流变与得失。这与其治史编撰史事年表异曲同工,而他的这种研究史学的方法,上承黄宗羲和万斯同。全祖望“将自己定位为梨洲的私淑弟子,同时服膺浙东史学的承前启后者布衣史学家万斯同,自认为是黄、万的继承者。万季野治史有一个特点,他特别重视历史年表的编撰。历史年表如果编得完整准确,重要史事和人物就可以一目了然”[37]。全氏还从目录学入手治《易》,如他的《读易别录》和《子夏易传跋》。从全氏研究易学的方法也可看出,全氏是一位经史并重的学术大家,并非偏重于一端。《易卦变图说》的发现,对于全祖望经学研究地位,尤其是易学研究地位的重新再审视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其次,对全祖望行实的补充。由上文第二部分考证可知,雍正五年(1727)春,全祖望与史荣在杭州西湖陈常住所谈论《易》学这一史实,史梦娇与蒋天枢所作《全谢山先生年谱》记载阙如[38]。而《易卦变图说》第六节“沈守约卦变图”提及此事,可补《全谢山先生年谱》之缺漏,此其一也。又据沈映钤咸丰十年(1860)题跋可知,沈氏曾祖父沈廷标与全祖望同年出生,并于乾隆元年(1736)从全祖望北京寓所钞得《易卦变图说》。考《全谢山先生年谱》,乾隆元年(1736),全祖望在北京参加博学鸿词考试,二月成进士[39],与沈映钤记载全祖望此年在北京相合。沈廷标钞书一事,同样不见于《全谢山先生年谱》,亦可补全氏《年谱》之阙,此其二也。(二)对易图学史的研究价值对全祖望《易卦变图说》的重新整理、研究,将会对中国易图学史的研究有一定的推动作用。新近出版的《易图文献选辑(第一辑)》称:“迄今为止,易图学仍属于冷门‘绝学’,其研究非常薄弱……虽然取得一些成果,但还远远不够,根本无力构建易图学的学术概貌和基本脉络。要改善易图学研究的这种现状,最基本的还是从易图文献的搜集整理做起,激活大量处于沉睡状态的易图文献,为易图学‘辨章学术,考镜源流’的研究创造文献条件。因此,汇集整理易图文献,是易图学研究的前提性工作。”[40]全祖望《易卦变图说》的再认定,或能对清代易图卦变学史的研究起到一定的推进作用。《易卦变图说》前有《易卦变图说序》,序言对卦变之说始于何时,后世又发生何种变化,均作说明,不啻为一篇提纲挈领、简明扼要的卦变图学简史,今全文过录如下:卦变之说不始于孔子也。否、泰之彖辞曰“大往小来”,“小往大来”,是文王已言之矣。损六三之爻辞曰:“三人行则损一人,一人行则得其友。”是周公已言之矣。是以汉儒自京、郑、荀、虞以至陆绩、蜀才、崔憬之徒,皆以卦变解经,为《易》中一大节目。顾当时三圣人卦变之旨,必有一定体例,而后世不得其传,乃不得已各以其说求合于经。或以正变,或以反对,或以旁通,或以乾坤为主,或以两爻互移,或兼六子,或专主十辟,或以一爻至六爻递变为次序,或以一阳至六阳相生为推移,各守师承。则此然彼否,均多谬戾。则左支右吾,而卦变之说于是大坏。因之有愤其说者,谓得意忘言,得言忘象,弥缝多缺,不如尽废之为得。然而,何可废也?圣人以卜筮作《易》,象数义理一时俱到,倘谓专主义理,而象数在所不论,圣人不若是之偏。今象数之不见于经,斥之可也,既质之经而确有明文,而以后儒失传之故,欲废其说,是毁经也,其可哉?予观汉晋诸儒注疏,凡后儒诸说,盖无一非所先得者,后儒特因其说而推衍之。惜乎,其书不尽传,而蛛丝马迹存什一于千百,仅有李氏《集解》一书。近儒董守谕著《卦变考略》,毛奇龄著《推易始末》,皆赖是书追寻坠绪,以为变学之祖。余因撮其说而列之为图,使学者有所考见焉。是书以《易卦变图说序》为纲要,按照时间先后,精选历代卦变图说十四家,分别是:一汉魏诸儒卦变图,二虞仲翔卦变图(明黄宗羲定),三干令升卦变图,四李挺之变卦反对图、六十四卦相生图,五程伊川卦变图(明何楷定),六沈守约八宫卦变图,七朱子本义卦变图、本义两爻互易卦变图,八方淙山易卦变合图,九朱枫林十辟卦变图、六子卦变图,十来梁山错综图,十一黄梨洲卦变论,十二毛西河推易图,十三历代诸儒非卦变说,十四反复九卦图说。以上十四家,以时代先后,顺次排列,每种卦变图后,详列诸家评说,并附以按语。全祖望作为经史学大家,其史学观念,贯穿其研究的各个领域,《易卦变图说》本身就是一部易卦变图学史,因此沈映钤评此书“于卦变一门,源流正变,粲然毕备,足以孤行”。此后尚秉和先生及观此书,评曰:“今阅其书,自汉儒、宋儒以讫于清,凡言卦变者,皆录入而论列其是非。按卦变之说,后人往往托始于《彖传》,岂知《彖传》所谓随‘刚来而下柔’、蛊‘刚上而柔下’等辞,乃所以发明卦义,并刚柔、往来、反覆之理,以见易道之通变不穷,非以此卦生彼卦,更非以此爻换彼爻。后儒误会《传》义,便谓某卦自某卦来,持某卦之象以为此卦之象。如虞翻不知艮龟象,则谓颐从晋来,晋、离为龟;不知震鹤象,则谓中孚从讼来,讼互离为鹤。害义乱经,莫此为甚。后儒如朱子,不知其穷窘而为此,乃所以便其私,更加甚焉。曰某卦从甲卦来,又从乙卦来。夫一卦可变为六十四卦,循例而变,尚何求而不得?后来焦循以变求解,每卦皆然,每变必至于不可穷诘,皆此等阶之厉也。此书于各家卦变之弊,指摘无遗。”[41]全氏不仅辑录历代赞同卦变说者,而且列举反对卦变说者,如此对卦变图说的发展演变才能做出客观公正的判断。《易卦变图说》在“历代诸儒非卦变说”一节称:“若夫弃卦变而不道者,则历代诸儒亦各有之,其说似高而实谬。”因此全氏历引王弼、孔颖达、徂徕石氏、安定胡氏、童溪王氏、黄中林氏等非卦变之说以为证。如引用黄中林氏“圣人以八卦重为六十四,未闻以复、姤、泰、否、临、遁变为六十四也”,又引南溪王氏曰“《彖传》如刚柔上下、往来字样,本义类以卦变言之,余看只是一个现在卦体,并无外变之说”。尚秉和先生对此评价曰:“其论尤确切难破。”此书另一大贡献是对毛奇龄易学的评判,为学界所认同。全氏曰:“毛氏所著《仲氏易》《推易始末》《易小帖》诸书,盛夸其推易之法。以为得三圣人遗意,而遍诋汉宋以来诸家之挂漏。以余观之,特兼综诸说而用之耳。其所谓乾、坤为不易卦者,即虞氏所云乾、坤为卦变之原也;其所谓聚卦者,即京氏所云十辟为变卦之主也;其所谓子母卦者,即朱子以杂卦推变之例也,而且窃来氏反对相综之意而隐其名。蹈朱子十辟二生出之失而掩其迹。此不过腰钱十万贯,骑鹤上扬州之故智,有何神奇而张皇至此?且所谓半聚卦子母卦者,此近乎稗官小说家名目,见之经耶?见之传耶?尤可笑者,同一卦也,或二易止,或三易止,或四易止,不解其何义例与何条目。然且撮卦爻一两字,穿凿附会以证其说,遂扬扬曰,吾推易之法,无往不合,是万古长夜,今日始融。非三圣在天之灵,有以默启其衷,曷克有此?乃余细推其说,则其卦爻之所附会者,既支离破碎而无当于易之大旨。”尚先生虽不知《易卦变图说》撰者为何人,但对此书价值给予充分肯定,尤其是对《易卦变图说》批评毛西河的观点,大为赞赏,称其“议论尤为透辟”。郭彧先生对此书批评毛西河亦持赞赏态度,认为“特别是对毛奇龄《推易始末》之批评,则是一针见血且中其要害”[42]。《全祖望集》中亦有对毛西河《仲氏易》的批评,与此持论相同,“百年以来,论古之荒谬者,萧山毛氏为尤。毛氏之论,说经为尤。诸经之中,说《易》为尤”[43],这也进一步说明了,《易卦变图说》为全祖望所作确切无疑。结
10月24日 上午 7:30

新书丨易晓辉著《中国古纸与传统手工纸植物纤维显微图谱》出版

《中国古纸与传统手工纸植物纤维显微图谱》作者:易晓辉
10月23日 上午 8:00

新書丨陳先行彙編《合衆圖書館典藏目録彙編》出版

一九五五年油印本第十五册上海市歷史文獻圖書館期刊目録(一八三二—一九四九)
10月22日 上午 8:00

曹景年丨《八卦余生》作者考

注:本文刊载于《中华易学》第八卷(文物出版社,2021年),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正式刊本为准。感谢曹景年老师授权发布!《八卦余生》作者考曹景年摘
10月21日 上午 7:30

新書丨《潘效蘇集輯注》出版

辑注ISBN:978-7-100-19448-8开本:16开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出版时间:2022年7月定价:228.00元向上滑动阅览本书目录上篇
10月20日 上午 7:30

荐书丨《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全22册2折所剩不多

由于敦煌文献流散、收藏于世界各地,敦煌学的研究也因此而具有了国际性。日本敦煌学的研究起步早、水平高、成果丰富,很多著作是我们国内研究敦煌学必须参考的资料。本套书主要收录了二战以前日本学者如梅泽和轩、足立喜六、中山平次郎、佐伯好郞、渡辺海旭、寺本婉雅、堀谦德等人关于敦煌学研究的成果,按作者归类,将他们所发表的主要论文辑录成册,原貌影印。★16开平装,甘肃教育出版社出版,重达12公斤★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出品★日本敦煌学研究起步早、水平高、成果丰富,具有较高的学术资料价值、敦煌学研究价值★对于促进中外敦煌学研究交流、推动敦煌学研究的进一步发展,保护、传承、发扬中华文明具有重大意义★辑录原则为只收单篇论文而不收录专著,且保留初次发表时的原文,不翻译成中文,而是以原貌影印出版★丛书主编郑炳林和高田时雄分别以中文、日文作序,目录为中日文对照,以利于更多学者了解和利用编辑推荐由于敦煌文献流散、收藏于世界各地,敦煌学的研究也因此而具有了国际性。国内敦煌学的研究在王国维、罗振玉、蒋斧、曹元忠等人的推动下发展起来。国外敦煌学的研究同样成果卓著。20世纪,进行相关研究的日本研究机构主要有东洋文库和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等,著名学者则有内腾虎次郎、高楠顺次郎、中村不折、铃木大拙、大谷光瑞、羽田亨、石滨纯太郎、那波利贞、神田喜一郎、仁井田陞、矢吹庆辉、有夏一雄、藤枝晃、秋山光和、田中良召、上山大峻、土肥义和、池田温、高田时雄、森安孝夫。“日本卷”是“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的首卷,共22册。之所以选择从“日本卷”开始,主要是基于以下原因:一,日本的敦煌学研究开始时间*早,早在敦煌文献发现初期,日本就开始了敦煌学研究,连“敦煌学”一词也是日本人*早提出的;第二,日本学者对前期敦煌学的研究贡献很大,在20世纪初,日本涌现出了一批非常著名的敦煌学研究专家和研究机构,影响*大的像东洋文库和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其很多著作特别是前期的研究成果是我们国内研究敦煌学必须参考的资料;第三,敦煌学研究从一开始就是一门国际性的学科,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前期的研究成果越来越难查寻,所以将这批成果结集出版,供学术界研究参考,非常必要。“日本卷”的入选目录主要由高田时雄负责筛选,山本孝子负责文章顺序的具体编排及排版清样的校对,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负责文章的最终审订及图书出版事宜。“日本卷”主要收录二战以前日本学者如梅泽和轩、足立喜六、中山平次郎、佐伯好郞、渡辺海旭、寺本婉雅、堀谦德等人关于敦煌学研究的成果,按作者归类,将他们所发表主要论文辑录成册,影印出版,以便学界利用相关资料,更好地推动敦煌学相关研究。前言敦煌学经过百余年的发展,早已成为一门国际显学。特别是中国敦煌学,进入21世纪后,在多个研究领域都取得了长足进步,硕果累累。然而敦煌学越是发展,“题目越来越小,视野越来越窄”的问题也越发突出。一些学者往往只注重追求新材料,缺乏对相关问题更深、更广的思考。资深敦煌学家池田温先生2000年在编辑《亚洲学刊》第78号“敦煌吐鲁番研究”专辑时就曾说,“现在专门从事敦煌吐鲁番研究的日本学者,对于敦煌当地的事情甚至比中国的学者更富有广博的知识,同时他们对相关的西文论著也了如指掌”。虽然近20年已经过去了,但这句话对中国学者的警醒意义并不过时。因此,一定要将眼界从汉文文献圈子的局限中跳脱出来,学习、吸收国外同行的优秀研究成果,这样才有助于推动敦煌学向更深更广的方向发展。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早期的尤其是国外的研究成果难以查找,特别是20世纪前期的研究成果,查找起来就更加困难,所以将国际上这些早期的敦煌学研究成果进行整理、结集出版,对于学界来说已成为一件必要而迫切的事。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与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共同策划了《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项目,拟以国家分卷,将敦煌学研究主要国家的主要作者的研究成果分批整理出版。文库辑录的原则是只收单篇论文而不收录专著;不少论文后来收录于论文集或学者的全集等,但一概保留第一次发表时的原文,亦不翻译成中文,而以原貌影印出版,以免带来技术上的困难。日本敦煌学研究起步早、水平高、成果丰富,所以我们将“日本卷”作为“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的第1辑整理、出版。《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主要收录二战以前日本学者关于敦煌学研究的成果。特别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时代的特殊性,其中个别篇章存在有“支那”等不恰当的表述,鉴于文献整理和学术研究的需要,也为了保持文献的原貌,在原文影印中不对该类表述做挖改和涂抹处理。还有个别篇章存在行列模糊不清、难以识别的情况,但不影响整体阅读和学术参考,对此我们也作了保留。丛书主编郑炳林先生和高田时雄先生分别以中文、日文作序,目录为中日文对照,以利于更多学者了解和利用。图片展示本单详情《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295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286定价:78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2》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301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358定价:96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3》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318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198定价:56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4》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325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191定价:54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5》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332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297定价:88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6》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349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373定价:96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7》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356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317定价:86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8》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363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341定价:92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9》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370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425定价:98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0》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5387出版时间:2019年5月开本:16开页数:291定价:79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1》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558出版时间:2019年11月开本:16开页数:357定价:96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2》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565出版时间:2019年11月开本:16开页数:287定价:78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3》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572出版时间:2019年11月开本:16开页数:282定价:77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4》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589出版时间:2019年11月开本:16开页数:433定价:115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5》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596出版时间:2019年11月开本:16开页数:286定价:78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6》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602出版时间:2019年11月开本:16开页数:403定价:107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7》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619出版时间:2019年11月开本:16开页数:348定价:93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8》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626出版时间:2019年11月开本:16开页数:396定价:105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19》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633出版时间:2019年11月开本:16开页数:433定价:115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20》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640出版时间:2019年12月开本:16开页数:475定价:125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21》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657出版时间:2019年12月开本:16开页数:372定价:99元《国际敦煌学研究文库:日本卷22》主编:郑炳林、高田时雄出版社:甘肃教育出版社ISBN:9787542347718出版时间:2019年12月开本:16开页数:358定价:96元参团可识别二维码或点“阅读原文”!加入“古籍图书群”,实时了解最新特价好书信息!方法:加ziting606(备注入群,入群后删除好友,敬请谅解)
10月13日 上午 7:30

李建軍丨宋代話本與文言小説的敍事歧異及其文化蘊涵

注:本文发表于《项楚先生八十华诞贺寿文集》(巴蜀书社2022年3月版),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书为准。感谢李建军老师授权发布!宋代話本與文言小説的敍事歧異及其文化蘊涵李建軍宋代話本與文言小説的編創主體、接受主體有市民與士人之别,兩類小説分别反映着不同主體的文化精神和倫理意識,屬於不同類型的敍事。敍事活動是人類社會中人與人之間交往、溝通的一種基本行為,存在於社會生活的各個維度、各個層面。從敍事活動滿足人類需求的層級着眼,我們可以將其分為日常敍事和藝術敍事。日常敍事主要針對日常物質生活需求,“為日常生活所需、所應用的敍事”,“主要是一種具有實用意義的行為方式,目的在於人際交往”;藝術敍事“是進入精神層次、為滿足人的精神需求和消費而發生的敍事活動”,藝術敍事“既是行為方式,又是一種精神生產,除了用於當下的精神交流,還要形成藝術產品,與更廣泛甚至跨越不同歷史時代的人群去交流”,“與日常敍事的全民性特徵不同,藝術敍事的階級性或階層性,要明顯突出得多”。[1]學界討論的敍事,基本上是指藝術敍事。中國古代社會的藝術敍事,大致可以分為文人敍事和民間敍事,而文人敍事和民間敍事的内部還可以細分。中國古代的文人,按其社會地位和思想旨趣,大致可以分為正統文人和邊緣文人,其中正統文人大多有一定的社會地位,在思想旨趣上認同“大傳統”[2],參與“大傳統”的建構與傳承,這些正統文人的主體是士人,其敍事大致可以稱為士人敍事。邊緣文人往往是遊離於“大傳統”之外的下層文人和特立獨行的文人,宋代的書會才人就屬於典型的邊緣文人。宋代的民間敍事,按其敍事主體和審美屬性,大致可以分為市民敍事與鄉民敍事。其中市民敍事是市井藝人等為迎合、滿足市井細民審美需求而進行的、經過文人一定程度加工的、具有一定商品屬性的敍事,是融合了文人敍事部分屬性的民間敍事;鄉民敍事則是鄉村民衆自娱自樂式的敍事,是比較純粹的民間敍事。宋代文言小説絶大部分屬於文人敍事中的士人敍事,有學者已經指出:“文言小説基本屬於由正統文人創作的士人文學,突出反映着士人意識和士人生活,與文人詩文具有相同的文學淵源以及相通的文化精神與藝術精神。”[3]宋代文言小説的創作和閱讀基本上是在士人圈中,屬於士人敍事。宋話本的口傳環節是典型的市民敍事,編寫環節雖然經過書會才人等文人的加工潤飾,不可避免地帶有一些文人敍事的情趣和印痕,但主導性的還是市民情趣,因此宋話本的主體應歸入市民敍事。緣此,就敍事層面而論,宋代文言與話本小説之關係,渾言之可謂文人敍事與民間敍事之互動,析言之則應言士人敍事與市民敍事之共生。宋代話本與文言小説所折射的市民敍事與士人敍事,既在敍事話語、敍事行為、敍事旨趣、人物塑形、敍事倫理等方面異質互補,又在敍事觀念的雙向滲透、敍事題材的雙向改編、敍事技法的雙向借鑒等方面互動共生。目前學界對兩者互動共生方面的關注較多,[4]而對兩者異質互補方面的研究不多。本文聚焦於敍事行為,分析宋代話本與文言小説在“敘”與“事”上的重心差異及其敍述歧異,以深化相關研究。下面有必要先對研究對象即宋代話本與文言小説的文本選定進行説明。關於宋代話本的判定,學界有較大爭議,筆者綜合胡士瑩、程毅中、陳桂聲等諸家觀點,認為《碾玉觀音》等35種小説話本、《新編五代史平話》等3種講史話本、另有1種説經話本即《大唐三藏取經詩話》[5],共39種話本小説的主體内容完成於宋代,雖後世有增刪修潤,但仍應判定為宋話本。宋代文言小説可以分為筆記體和傳奇體,其中人物塑形比較鮮明、敍事倫理比較顯明者還是傳奇體,故而筆者選取宋傳奇為考察對象。李劍國《宋代傳奇集》輯録宋代130位作者創作的傳奇391篇,囊括宋傳奇的精華,本文即以此為據。筆者下面即以這391種宋傳奇、39種宋話本為基本素材,考察宋代這兩種類型的小説在敍事行為上的差異。一、謀篇佈局與敍事技法:精粗之異宋代話本與文言小説在謀篇佈局和敍事技法上,有精與粗、密與疏、巧與樸之歧異。我們可以通過考察敍述相同故事的不同文本,來管窺士人敍事與市民敍事在敍事行為上的殊途異轍。(一)“盜塚復生”個案:士人與市民敍事的巧與樸我們先來考察“盜塚復生”個案。文人小説廉布《清尊録·大桶張氏》、王明清《投轄録·玉條脱》、洪邁《夷堅志·鄂州南市女》與市井話本《鬧樊樓多情周勝仙》所敘故事大同小異,且文本間有承傳關係,可以作為典型個案。廉布《清尊録·大桶張氏》與王明清《投轄録·玉條脱》文句大同,小異則在後者描述略微精細一些,並在本篇故事之後附録了蔡禋之事。另外,前者在篇末云“時吴拭顧道尹京,有其事云”[6],後者在篇末云“是時吴拭顧道尹京云。以上二事(引者注:一事指該篇所云之事,另一事指《賈生》篇所云之事)許彥周云”[7]。關於兩篇文句的大同小異和所注來源的有同有異,李劍國先生給出了一個較為合理的解釋:許顗(字彥周,引者注)兩宋間人……彼與吴拭同時,疑聞此事於吴而記其始末,復先後以示廉、王二人,而廉、王各載入己書,故二書文句大同也。唯廉布刪削較多,故反不及王書文繁。或謂王取自廉書,非是;若謂廉刪取於王書,然王晚廉三十五歲,紹興二十九年作《投轄録》時,廉書當已久成。[8]李先生之論,可為一説。因為兩篇多同少異,且後篇(《玉條脱》)稍細,故以之為考察對象。《玉條脱》敘以財雄長京師的富家子張生,路過幫其行錢(放債)的孫助教家,見孫氏之女容色絶世,酒後戲言要娶其為妻,並以臂上所戴玉條脱為聘。後來張生别娶他女,孫氏之女以被蒙頭,氣極而亡。孫家找來治喪者鄭三,告知其“勿停喪,就今日穴壁出瘞之”。鄭三見孫氏之女臂有可值數十萬錢的玉條脱,起貪財之心,勸孫家將女葬於他家園子,以便發塚竊財,孫家依之。鄭三發棺,欲取玉條脱,見孫氏之女忽然復活,就劫持為妻。孫氏之女一直恨怒張生負約,每每欲前往質問,無奈被鄭家管住,不得機會。數年後,孫氏之女終於乘便逃出鄭家,找到張生府第哭罵,被張誤以為鬼,並推地致死。鄭三之母因兒媳死於張生之手,訴之有司,鄭三因發塚等罪被判流放,後因逢赦被免罪,張生因過失殺人被判死罪,後雖獲赦免死,但遭杖脊,憂畏死於獄中。[9]《鄂州南市女》與《大桶張氏》《玉條脱》的故事類型一致,但具體細節差異較大。文敘鄂州南草市富家女吴女看上姿相白皙的茶店僕彭生,無由可通繾綣,積思成疾。其父吴翁初以門第不等拒絶為女議婚於彭生,後因女兒病篤,無奈招來彭生議婚,不料却遭到彭生斷然拒絶。吴女氣絶,即刻下葬,凶儀華盛,觀者歎詫。樵夫發塚開棺竊財,遇吴女復活,據以為妻。吴女思彭生之念不暫忘,於是欺誑樵夫欲回南市探親,樵與俱行。才入南市,吴女就直奔茶肆尋彭生,並支走樵夫,獨向彭生訴衷腸,被彭生誤以為鬼,追逐中墜樓而亡。吴女之母聞訊而來,訴之有司,樵夫以破棺見屍論死,彭生被從輕發落。篇末有云:“《清尊録》所書大桶張家女,微相類云。”[10]明確點出該篇與廉布《清尊録·大桶張氏》的異文同類。《醒世恒言》中的《鬧樊樓多情周勝仙》,學界多認為出自宋人舊本,如鄭振鐸云:“這篇寫東京景色,男女調情,至為真切,至為古拙,絶類宋人之作;有許多話,乃是後來人所絶寫不出的。”[11]話本的本事即出自《鄂州南市女》,説話人和編寫者還可能參考過《大桶張氏》《玉條脱》。話本敘徽宗朝東京金明池邊樊樓裏有位開酒肆的范二郎,與曹門里周大郎之女周勝仙互相愛慕,兩人俱相思成疾,後來由王婆穿針引線,議成婚事,下了定禮。不料外出歸家的周大郎得知此事後,以范二郎地位低微,不允婚事,致使勝仙氣絶身亡。周家將女即時入殮,來日便出喪。後有朱真盜墓竊財,見勝仙玉體,頓時起了歹心,遂奸其屍,勝仙得陽氣而復活,並被朱真挾持為妻。勝仙乘便逃出朱家,上門尋訪范二郎,被二郎誤以為鬼,失手打死。二郎被拘入獄中,夢中與勝仙鬼魂做成三日夫妻。勝仙鬼魂拜求五道將軍幫忙,使得二郎被改判無罪出脱。朱真則因劫墳當斬。二郎後來娶妻,不忘勝仙之情,歲時到五道將軍廟中燒紙祭奠。[12]上述三個故事,主角姓名各異,然都是一對男女生死冤家外加一個盜墓賊,《玉條脱》為張生、孫女加鄭三,《鄂州南市女》為彭生、吴女加樵夫,話本為二郎、勝仙加朱真;具體細節有異,然都是同一情節模式:女子鍾情於某生,婚事不諧氣絶身亡,第三者盜墓,復活被占,乘便逃出尋找意中人,被意中人誤殺,官府判案。可見上述故事可歸於“盜塚復生”同一母題。同一母題的士人與市井文本,旨趣相異。同為婚事不諧致女死而復死之悲劇,起因不同。《玉條脱》乃是富家子張生負約别娶,致使孫女一腔期待化為泡影,進而氣絶身亡,該篇隱寓對張生兒戲許婚、致人死命的譴責,這從篇末安排張生憂畏死於獄中的結局,並感歎“因果冤對,有如此哉”,可以清晰感知。《鄂州南市女》乃是彭生因吴女有違女德(“每於簾内窺覘”“鄙其所為”)而拒婚,致使吴女氣絶身亡,該篇對彭生似乎並無譴責之意,這從篇末安排彭生從輕發落的結局,可以知曉。該篇倒是對吴女所為不無微諷之意。上述兩篇士人小説,或嚴懲負約之男,或微諷失德之女,志趣皆在士人念叨的世道人心。話本中的悲劇起因乃是勝仙之父欲為女兒攀高枝,不同意其女與地位低微的范二郎的婚事,致使勝仙氣絶身亡,該篇當然隱寓對周父的譴責,但重心却在刻畫市井女子生死以之的愛情追求,志趣在於呈現市井細民的心曲和情趣,道德勸懲已非其要旨。簡言之,士人小説重心在教化,“教”重於“樂”;民間小説重心在情趣,“樂”先於“教”。上述文本不僅在旨趣上有“教”“樂”孰重孰先之異,在謀篇佈局上也有密、疏之異。比如伏筆的運用,《玉條脱》就顯得更為精熟。孫女能夠在鄭三開棺竊財時復活,其實前文早有多處伏筆。一是孫女得知張生負約别娶時“去房内以被蒙頭,少刻遂死”;二是孫女父母叫來治喪者鄭三後,告知“小口死,勿停喪,即日穴壁出瘞之”;三是鄭三見孫氏之女臂有玉條脱,起貪財之心,勸孫家將女葬於他家園子,以便發塚竊財,孫家依之;四是孫女父母“號慟不忍視,急揮去之”;五是孫家“即與親族往送其殯而歸”;六是當夜鄭三即發棺竊財。“以被蒙頭,少刻遂死”説明孫女可能並非真死,只是窒息昏死。昏死後即刻“穴壁出瘞”,“即與親族往送其殯而歸”,應該是殯而未葬,且時間倉促可能棺材密封性能也未必好,故而孫女復活的可能性大大存在。鄭三當夜就在自家園子發棺,説明孫氏昏死殮放在密封性能未必好的棺材中的時間並不長。這些伏筆都為鄭三發棺致使昏死的孫女復活作了鋪墊,使得孫女的復活初看出乎意料,細品却合乎情理。於此可見文人敍事的精細。兩相對比,話本對勝仙死而復活的敍述就相形見絀。一是勝仙氣倒身亡後,乃是“來日便出喪”,而不是當日;二是從朱真“把刀撥開雪地”“下刀挑開石板下去”,可知勝仙已經下葬。來日出喪且已經下葬的情況下,勝仙還能復活,這樣的細節處理顯然不如《玉條脱》即日出喪、殯而未葬、當夜發棺而使孫女復活合乎情理。於此可見士人小説與市井小説在敍事細微處的差異。(二)“西山群鬼”個案:士人與市民敍事的精與粗我們再來考察“西山群鬼”個案。文人小説沈氏《鬼董·樊生》與話本《西山一窟鬼》主體情節大致相同,然而兩文在結構技巧和形象刻畫上却頗為不同。《樊生》敘樊生遊寺閣,得女子履,中有片紙,曰:“妾擇對者也,有姻議者,可訪王老娘問之。”後樊生於茶肆遇王老娘,王云女(陶小娘子)乃張郡王之嬖,因郡王死,故求偶擇對,並約以次日酒肆相親。相親之後,女遂與生亂,不肯復去。女不顧生之顧忌,堂皇入生家,出拜舅姑,真若新婦。此時,樊生家人已漸知此女乃鬼,乃求法師治之。女離去,然揚言不會善罷甘休。月餘,樊生與友登慈雲嶺,繞入錢湖門中,途中遭遇陶小娘子、王老娘等群鬼,並被群鬼擒住。千鈞一髮之際,殿前司某統制趨衙,將其救歸。異時訪鬼所起,知陶小娘子確為張郡王之嬖,然以外淫為主所殺,王老娘亦以奸被戕,其餘諸鬼皆嶺邊新瘞者也。[13]話本《西山一窟鬼》,今存於《警世通言》卷一四,作《一窟鬼癩道人除怪》,並於題下注云:“宋人小説,舊名《西山一窟鬼》。”學界多認為《通言》此篇本於宋人話本。胡士瑩《話本小説概論》云:“篇中稱臨安為行在,説西湖山道,杭州坊里,親切如睹,自是南宋説話人口氣。而鋪席、一窟鬼等詞,又都是當時民間熟語。《都城紀勝》有‘鋪席’一門,《夢粱録》記杭州茶肆有王媽媽茶坊名‘一窟鬼茶坊’,從這些方面看,本篇無疑是宋人話本。”[14]歐陽健、蕭相愷《宋元小説話本集》録入此篇,並於篇末附記云:“篇中云:‘自家今日也説一個士人,因來在臨安府取選,變做十數回蹊蹺作怪的小説。’此中所謂小説,正乃‘説話’四家之一的‘小説’。稱年代為‘紹興十年間’,稱地點為‘今時州橋下’,都是宋時人説宋時事的口氣。”[15]關於《西山一窟鬼》與《鬼董·樊生》的關係,學界有兩種意見。一種認為前者本於後者,如魯迅謂:“《西山一窟鬼》述吴秀才一為鬼誘,至所遇無一非鬼,蓋本之《鬼董》(四)之樊生,而描寫委曲瑣細,則雖明清演義亦無以過之。”[16]另一種認為兩者皆據同一民間傳説敷衍而成,兩者之間未必有直接的承傳關係,如蕭相愷《宋元小説史》云:南宋後期的文言小説集《鬼董》中,有一篇“質庫樊生”,所敘故事與《西山一窟鬼》十分相似,其末云:“此度是紹興末年事,余近聞之。”“質庫樊生”與《西山一窟鬼》之間,似並無直接的淵源關係,它們似乎都是根據早已流傳的民間傳説寫成,否則,所説故事發生的時間不會不同(引者注:“質庫樊生”云“紹興末年事”,《西山一窟鬼》云“紹興十年”,時間差異較大),或者説不必如此改動。[17]實際上,無論是前後承傳,或者是皆據同一傳説敷衍,兩篇小説的情節主幹都是一致的。話本敘福州秀才吴洪赴臨安應試不第,在杭州開一小學堂度日。一日,半年前搬去的鄰舍王婆前來説媒,撮合吴生與秦太師府中放出的李樂娘做成夫妻。不久,吴生早起時發現樂娘侍女錦兒頸項有血汙,大驚倒地,醒後頓生疑感。清明時節,吴洪與友人出城遊春喝酒,傍晚躲雨至墓園,見鬼出入,大恐,逃至敗落山神廟中借宿,又遇李樂娘和錦兒兩鬼前來尋覓,拂曉時下嶺又遇王婆等群鬼。吴生返城後即訪王婆家,得知其死已有五月。吴生後遇癩道人,道人作法擒鬼,知李樂娘乃秦太師府三通判小娘子,因生產而死,錦兒則為通判夫人逼死。吴洪從此捨俗出家,雲遊天下。[18]上述兩篇小説,主角姓名有異有同,《樊生》為樊生、陶小娘子外加侍女無名氏和媒人王老娘,《西山一窟鬼》為吴生、李樂娘外加侍女錦兒和媒人王婆。兩篇小説的具體細節似不雷同,但情節模式如出一轍,均為:某生因王婆牽線抱得麗人歸,麗人及其侍女露出鬼物之跡,某生與友出城遭遇麗人、侍女、王婆等群鬼,某生被救,某生察知麗人、侍女、王婆皆鬼物。兩篇小説的主旨皆為用鬼物之糾纏、猙獰喻女色之惑心、禍人,勸戒世人遠色遠禍,折射的都是古代中國人畏色如鬼的意識。兩篇小説的情節模式和主旨大致相同,但形象塑造却大不相同。《樊生》中的女主角陶小娘子個性突出,形象鮮明。其先用藏有片紙的女鞋布下誘餌,待魚兒上鉤後又主動投懷送抱(“女遂與樊亂”),“亂”後堂皇進入生家以新婦自居,都可見其水性和心計;當樊家請法師治之時,其“無畏色,出語曰:‘我良家子,方有姻議,而彼遽姦汙我於酒肆中,若謂此誰之罪?今不居此將安歸’”,將自己的主動“獻身”反誣為樊生的“姦汙”,可見其狡黠和兇悍;後來法師為之勸解,其“久之乃曰:‘去易耳,然吾終不置此人’”,又可見其不願善罷甘休的悍婦心態;再後來,其又與群鬼將誤入墓園的樊生擒住,更可見其潑辣的手段。篇末交待“陶小娘子信張氏之嬖,以外淫為主所殺”,又透露出其生前的淫亂。總之,陶小娘子生前為淫婦,死後為有心計、有手段、又狡黠、又兇悍的邪淫女鬼。人物形象呼之欲出。與之相較,話本中女主角李樂娘的形象塑造就大為遜色,文中僅有一處即夜尋吴生時的言行顯出其潑辣性格,其餘地方均未涉及,緣此,李樂娘形象完全不及陶小娘子形象豐富和飽滿。話本的重心在敍述故事,而不是刻畫人物,故而相同題材的文言小説和話本小説,其形象塑造的豐富性和鮮明性有較大差異。兩篇小説在敍事技巧上也有差異。同為志怪、靈怪類小説,兩篇都運用了懸念、暗示、伏線、照應等技法,相較而言,《樊生》的運用則更為精到。陶小娘子雖為鬼物,但開篇並不點破,而是隨着故事的展開一點一點地顯露原形,最後真相大白,如此行文,頗有影燈漏月之妙。小説開篇就是一個懸念,敘樊生拾得藏有姻議之約的女鞋,然後敘樊生於茶肆遇王老娘,得知陶小娘子夫死求偶和以“鞋”求“諧”的原委,破解了懸念。但接下來又是新的懸念,當陶小娘子與樊生“亂”後進入生家,小説敘云:“相挽登樓,坐舁夫於門。守舍傭見其人衣紙衣,驚呼失聲,四夫皆没,樊生坐樓上,不知也。中夜樊歸,傭途送之,道所見,猶不之信。旦日,傭燂湯登樓,視婢乃一枯骸,女在床,自腰以下中斷而異處。亟走報樊父,父往驗之,則蕩然空室,無復存者。”通過傭人眼見的“衣紙衣”“四夫皆没”“婢乃一枯骸”“女在床,自腰以下中斷而異處”和樊生之父眼見的“蕩然空室,無復存者”,告訴讀者陶小娘子非同常人,形成新的懸念,同時也是一種暗示。後來樊家得知陶小娘子為鬼,求法師治之,女離去。再後來樊生誤入墓園,見到“麗女,鬼卒守之”,“腰腹中絶,以線縫綴,而不甚相屬,蓋陶小娘子也”,又照應了前面所述傭人所見娘子的女鬼本相。小説最後敘樊生“訪鬼所起,則陶小娘子信張氏之嬖,以外淫為主所殺,中腰一劍而斷”,將謎底揭開,用“外淫為主所殺,中腰一劍而斷”的謎底,對女鬼“腰腹中絶”的形象作了貼切的詮釋和精到的照應。全篇懸念相繼、照應精當、伏線妥帖,顯示出士人小説對敍事技巧的嫺熟運用。相形之下,話本對上述敍事技巧的運用則遜色得多。話本收官處云李樂娘為懷身產亡之鬼,但前文並没有與之相關的形象描述以形成暗示和照應。倒是侍女錦兒的形象描述,形成了一種照應,前文云吴生早起時發現錦兒頸項有血汙,大驚倒地,醒後頓生疑感,話本收官處云錦兒乃割殺之鬼,前之“頸項有血汙”與後之“割殺之鬼”若合符契,形成照應。但與《樊生》中陶小娘子“腰腹中絶”形象的多處照應相較,話本的照應還是稍遜一籌。另外,話本中伏線、懸念的運用也不及《樊生》。(三)“猴精劫妻”個案:士人與市民敍事的細與疏我們再來考察“猴精劫妻”個案。《清平山堂話本》中的《陳巡檢梅嶺失妻記》(下簡稱《失妻記》),學界一般認為是宋話本。話本本事可能出自宋初徐鉉《稽神録·老猿竊婦人》及唐佚名《補江總白猿傳》。該話本後來被馮夢龍改動,並易名為《陳從善梅嶺失渾家》(下簡稱《失渾家》),收入《古今小説》。從馮的改動,我們可以反觀《失妻記》敍事的粗疏。《失妻記》敘宋徽宗宣和年間,汴梁秀才陳辛(字從善)常好齋供僧道。後中進士,除授廣東南雄沙角鎮巡檢司巡檢,攜妻張如春赴任。大羅仙界紫陽真人見陳辛奉真齋道,知其妻有千日之災,遂遣一真人化作道童(名羅童),護送陳辛前往嶺南赴任。陳氏夫婦見羅童一路裝瘋做癡,遂將其打發而去。陳氏一行經過梅嶺北時,妻張如春被猢猻精申陽公劫走。張如春寧死不屈,被罰每日山頭挑水,澆灌花木。陳辛尋覓不得,只得獨自赴任。三年後,陳辛任滿北歸,投宿紅蓮寺,得長老指點,尋得其妻,但懾於申陽公妖法廣大,不能救出。後來紫陽真人與羅童同往嶺南,降伏申陽公,救出張如春。陳辛夫婦團圓,百年而終。[19]馮夢龍將《失妻記》收録時,做了些許改動,讓故事更為合情合情,同時也讓敍事更為綿密周到。楊義先生《中國古典小説史論》對此有精到闡發:陳從善攜帶妻子張如春到廣東南雄赴任,被化為梅嶺店家的猴精申公攝走妻室。在月夜荒郊中,陳從善不可能知道禍從何來,但原文寫道:“巡檢知是申公妖法化作客店,攝了我妻去。自從古至今,不見聞此異事。”這就把作者所知,不顧情境地誤認為人物所知。於是新文本改為:“陳巡檢尋思:‘不知是何妖法化作客店,攝了我妻去?從古至今,不見聞此異事。’”陳述句變作疑問句,知變作不知,正是為了保留敍事盲點,更可以寫出人物的驚惶迷惑。當文人切入話本敍事的肌理時,他精細地安排人物的知點和盲點,以及盲點轉化為知點的順序,這就使得敍事過程更加綿密周到,而且增強其真實感了。[20]楊先生《中國敍事學》也提及此例,並進一步論述道:其後的一些改動都是圍繞着這個“内盲點”做文章的,形成了猜疑、懸念、追究和消釋的“盲點歷程”。比如陳從善請賣卦先生占斷,原文是:“陳巡檢將昨夜遇申之事,從頭至尾説了一遍。”修改本把“遇申”二字改作“失妻”了……“内盲點”的設置,使敍事更加合情合理,虛實得當,體察細微了。[21]楊先生指出馮夢龍將《失妻記》的某些敍事加以改動,就是為了圍繞“内盲點”(陳氏不知是何妖怪劫妻而去)做文章,使故事在“猜疑、懸念、追究和消釋的‘盲點歷程’”中搖曳跌宕,使敍事細緻化。馮夢龍基於士人敍事細緻化的追求,將《失妻記》這種相對粗疏的市民敍事文本“點石成金”,功莫大焉。於此也可反觀市民敍事在敍事技法的運用上確實不及士人敍事。二、程式運用與故事捏合:疏密之别(一)程式套語:民間與文人敍事的重要分野宋代話本作為典型的市民敍事文本和口傳文學文本,存在較為普遍的程式化傾向。我們可以借鑒西方的口頭程式理論,來對其進行詮釋。口頭程式理論(Oral
10月13日 上午 7:30

新书 | 刘尊举、马昕主编《明代文学论丛·第一辑》出版

主编简介刘尊举,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副院长,中国《文心雕龙》学会理事、副秘书长,中国古代散文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明代文学学会理事等。主要从事中国文学思想史、中国古代散文史以及明清文学史的科研与教学工作。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文学遗产》《南开学报》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20余篇。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明嘉靖至万历前期古文思想研究”,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易代之际文学思想研究”子课题“宋金元易代之际文学思想研究”。马昕,1986年出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副编审、《文学遗产》杂志编辑、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研究生导师、中国近代文学学会理事。研究方向包括《诗经》学、明清文学等,曾在《文学评论》《文艺研究》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50余篇,著有《三家〈诗〉辑佚史》一书。内容简介 本书是明代文学研究领域青年学者最新研究成果集,辑入论文18篇,覆盖诗歌、散文、戏曲、小说各文类,涉及文本、文体、文论、文献诸层面。既有对典型作家、具体文献的精细解读与考辨,如李东阳、李梦阳、谢榛、徐渭、胡应麟、邢侗、《诗薮》、《艺苑卮言》等;也有对文学流派、文学体裁的重新审视与考察,如台阁体、格调派、竟陵派、小曲演进、小说标目等;又有对创作现象、理论内涵的深刻剖析与阐发,如“古学渐兴与复古诗学”“诗史传统与乐府变运动”“诗之观人”“文体误读”“散曲历史观”“小说虚构论”等;还有对学术史的专门讨论。中文目录明初君臣唱和与台阁体
8月12日 上午 7:30

劉國宣丨論沈欽韓的生涯​——十九世紀早期知識人應世困境的映射

引自王爾敏:《經史思想之義界問題》,《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十三期,第27頁。劉先生有《19世紀初葉中國知識份子:包世臣與魏源》一文,收入《中央研究院國際漢學會議論文集》,對本文最具啟示。[2]
8月12日 上午 7:30

吕東超丨洪亮吉行實補考

(清)管幹珍:《敕授文林郎知鳳山縣事贈雲騎尉世職湯君傳》,載湯大奎《炙硯瑣談》卷首,《四庫未收書輯刊》第10輯,第30冊第742頁。[88]
8月11日 上午 7:30

劉仁丨《古寫本〈史記〉殘卷》異文再探——兼及北宋《史》《漢》校刻

注:本文发表于《历史文献研究》第四十八辑(广陵书社2022年5月),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刘仁老师授权发布!《古寫本〈史記〉殘卷》異文再探——兼及北宋《史》《漢》校刻劉
8月10日 上午 7:30

新书|《宋刻本版面范式设计研究》出版

古代是否有设计?或者说设计史能否扩展到古代史?这一直是我国设计学界争论不已的话题。尽管如此,仍有不少学者积极致力于运用设计学框架或方法来研究古代的设计问题,即便这种尝试大多囿于其他学科的范式,而无助于理解历史上的设计问题。新书推荐▽《宋刻本版面范式设计研究》孙琬淑
8月7日 上午 8:00

新书 | 《子藏·儒家部·荀子卷》(全三十六册)目录

一第七册荀子二十卷(卷十七至二十)(唐)楊倞注(明)虞九章王震亨訂正明萬曆間刊本一荀子二十卷附荀子校勘補遺一卷(卷一至十二)(唐)楊倞注(清)謝墉箋釋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嘉善謝氏刊本
8月7日 上午 8:00

留言获赠丨漆永祥著《乾嘉考据学新论》出版

粉丝福利活动规则从推文下方留言获赞数量前10名,随机抽取3名,可以分别获得赠书1册(包邮)。(由于精选限制,100条以后的留言无法放出,字数少于50字或纯粹复制者不予精选,望周知)时间截止到8月7日晚8点整。结束后通知获赠者;获赠者留言告知地址电话。赠书由出版社直接寄出。活动解释权归本公众号!《乾嘉考据学新论》作者:漆永祥
8月7日 上午 8:00

荐书丨“子海精华编”14种:《五杂组》《演繁露》《潜夫论》《春秋繁露》《西溪丛语》《齐民要术》等3.9折手慢无

编辑推荐《春秋繁露》本书为汉董仲舒所撰,董仲舒,著名的《春秋》公羊学大家、思想家、哲学家,西汉新儒学的奠基者,被班固称为汉代“儒者宗”,在中国儒学发展史及思想史上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春秋繁露》一书系后人汇编而成,其中还编入了一些他人文章,所以内容、体例及编排等方面有些杂乱,但其书内容思想主旨一致,反映着董仲舒“天人关系”思想体系。《西溪丛语》本书为南宋著名史学家、科学家姚宽所著。姚宽研究视野广阔,所著笔记《西溪丛语》取径宽泛,所论包括历代典籍、诗词典故、名物常识、山川地理和官职制度等,具有重要学术价值和史料价值。姚宽治学严谨,注重实践,对字、音、义的考订与辩误,皆极精审,其探索精神十分可贵。《女诫》本书为东汉班昭撰,本为教导曹家女儿辈道德修养、行为规范之书,大儒“马融善之,令妻女习焉”,即流行于世。至明末,江西临川人王相将《女诫》与明成祖时徐皇后所撰《内训》、唐人宋若莘编著《女论语》及其母刘氏所写《女范捷录》四部书,一一加以笺注,于明天启四年(1624),由多文堂合刻为《闺阁女四书集注》。嗣后翻印,简称“女四书”,为当时女子之必读书,自明至清以及民国初年,各地广为刊刻,版本繁多。计有清光绪二年(1876)金陵刻本、清光绪六年(1880)李光明庄刊本、清光绪十三年(1887)上海江左书林刊本、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书业德刻本及日本刊本等。本书据台湾大学图书馆藏清光绪二年金陵刻本整理点校。《忠经》一卷,旧题东汉马融撰、郑玄注,是一部模拟《孝经》之作,不仅与《孝经》皆为十八章,且在体例、章节上都十分相似。《忠经》的版本众多,可分为“有注本(郑玄注)”和“无注本”两大类,“有注本”中以宣德本为*早。本次整理以宣德本为底本,校以南宋本、霍氏本、益藩本、小十三经本、令狐鏓本、百家类纂本、永乐大典本、汉魏丛书本、格致丛书本、详解本、津逮秘书本、百三家集本、集注本等,从而形成一个完备的《忠经》集校本,以供学界参考使用。《物理论》为晋杨泉撰,主要是对事物内在规律和道理的揭示。《物理论》原书已佚,今存清人辑本。孙星衍平津馆丛书本、钱保塘清风室丛书本、王仁俊玉函山房辑佚丛书续编本是清人辑佚《物理论》的主要版本。三种版本中,以孙本为*早、流布*广、影响*巨。本次整理即以孙氏平津馆丛书本为底本。孙辑本《物理论》*一次句读出版,是民国年间商务印书馆编《丛书集成初编》。1985年中华书局再版《丛书集成初编》时,将《物理论》与《仲长统论》《桓子新论》《金楼子》合为一册,句读沿袭其旧。然其句读存在着一些明显失误,今一并更正。《素履子》三卷,唐张弧撰,凡十四篇,道、德、忠、孝、仁、义、智、信、礼、乐、富贵、贫贱、平、危诸字前,皆冠以“履”字,构成篇名。《四库全书总目》谓“其词义平近”,思想内容上“盖亦儒家者流”。用典多,引文多,亦是其重要特点。现传世之《素履子》皆为丛书本,计有《道藏》本、《范氏奇书》本、《四库全书》本、《函海》本、《廿二子全书》本、《子书百家》本、《百子全书》本、《子书四十八种》本、《道藏举要》本、《丛书集成初编》本、《艺海珠尘》本、《养素轩丛录》本等十二种。《道藏》本即明正统本,是现知传本中*早者。此次校注选用的底本即是1988年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影印《道藏》所收《素履子》。自《素履子》问世迄今,尚未见有人做系统深入的整理,此次校注,是初次对《素履子》校勘、标点加注释。《殷芸小说补证》本书在周楞伽先生《殷芸小说辑注》基础上,删除其中简单注释,对每一条进行补注、说明,以使人们在引用是书时,避免里面错误。同时对与《小说》所载内容之来源、对后世之影响等诸多方面进行补说,以使人们对此书有更好之了解。《小沧浪笔谈-定香亭笔谈》《小沧浪笔谈》是一本纪游式的诗歌散文集,属子部笔记类。成书于清乾隆六十年(1795年)。作者为清代文学家阮元。全书四卷,现有台北都会出版社根据光绪二十六年江苏书局刻本发行的版本流行于世。作者自序称:“余居山左二年登泰山观渤海,主祭阙里,又得佳士百余人录金石千余本。朋辈觞咏亦颇尽湖山之胜。乾隆六十年冬,移任浙江,回念此二年中所历之境,或过而辄忘,就其尚能记忆者,香初茶半,与客共谈,且随笔疏记之。何君梦华、陈君曼生皆曾游历下者,又为余附录诗文于后,题曰《小沧浪笔谈》。”
8月6日 上午 8:00

新书丨曾运乾著、翟新明点校《史记概要》出版

《史记概要》作者:曾运乾著;翟新明点校出版社:崇文书局出版时间:2022年7月ISBN号:978-7-5403-6732-9曾运乾(1884—1945),湖南益阳人,字星笠,晚年自号枣园。先后任教于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东北大学、国立中山大学。1937年8月,应杨树达之邀返湘,任国立湖南大学教授,1939年兼任中国文学系主任,直至1945年1月在辰溪去世。曾运乾以声韵学和《尚书》研究著称于世,如杨树达称:“于学无所不窥,上自诸经子史,下至小学训诂、天文星象、乐律,无不通晓,而尤邃于声韵。”“当世治音韵者莫不惊叹,奉为定论,虽域外人之治汉学者亦莫不称许也。”“清代三百年所未有也。”罗常培称:“近人治中国音韵学恪守清人矩矱,而能自有创见者,余独心折益阳曾星笠先生运乾。”张舜徽亦称:“其书会通诸家之义,不存门户之见,要以疏明经义为归。别择去取之际,弥见其高识卓见,非拘虚之儒所能知也。”曾运乾已出版的著作,仅有《音韵学讲义》(又以《声韵学》之名出版)、《尚书正读》和《毛诗说》(周秉钧整理)、《通史叙例》(与陈天倪合作署名)四种。其他著述,虽广涉经、史、子、集,但多以讲义、论文及未刊稿等形式留存,尚未引起学术界的关注。《史记概要》是曾运乾在湖南大学中国文学系任教时的讲义,共分《释史》《史记解题》《史公年历》《史公游踪》《史记所本》《史记体例》《史记宗旨》《辨体》《史公记事下讫考》九节,涉及《史记》作者、成书、取材、内容、体例等诸多问题,可以说是一部《史记》研究的入门之书。其体例,先征引前人观点,再断以己见,观点与前人相同者则作为申发,与前人不同者则详加分析。其《史记》文本以武英殿本为准,征引之书包括了刘知幾《史通》、王鸣盛《十七史商榷》、赵翼《廿二史札记》、钱大昕《廿二史考异》、梁玉绳《史记志疑》、章学诚《文史通义》、孙德谦《太史公书义法》等史学批评的重要文献,及其师郭焯莹对于《史记》的诸多论断。总体来说,曾运乾《史记概要》站在司马迁和《史记》立场上来进行考察、论证,每每从《史记》自身出发,以《史》证《史》,对司马迁撰写《史记》之体例进行推原,解析后世学者对司马迁和《史记》的“误读”,还原《史记》之地位与价值。可以说,《史记概要》是一部颇具精义的《史记》研究著作,是真正意义的“大家小书”,对于研究民国间《史记》学之发展、大学讲义之演进等,亦提供了珍贵的文献材料。《史记概要》由湖南大学文学院翟新明副教授采用全式标点进行整理,以国立湖南大学油印本为底本,以湖南师范大学图书馆藏国立湖南大学铅印本为参校本,并广参其文内引书以为校勘。本书于2022年7月由崇文书局出版,并纳入该社《曾运乾著作集》系列,后续将出版《尚书正读》(稿本)与《毛诗说》《春秋三传通论》《礼经礼记通论》等曾运乾著作。感谢翟新明老师提供新书信息,本书已在京东、当当、天猫等上架,欢迎购买!
8月6日 上午 8:00

林振岳丨日藏《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编者考

注:本文发表于《文献》2022年第4期,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林振岳老师授权发布!日藏《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编者考*林振岳内容摘要: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研究所收藏有两部《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在国内已无留存。日藏两抄本与学者仓石武四郎在华编拍《旧京书影》有关,该目也是京师图书馆编纂的最后一部善本书目。通过对日藏两抄本内容及前人引用、著录该目情况进行考察,可以证实该目的编者是史锡永。关键词:《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史锡永;图书馆史近年乔秀岩先生调查原北平图书馆所藏宋元版,编纂《旧京书影详注》,在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简称“东文研”)发现仓石武四郎在华编纂《旧京书影》期间抄录的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其后又调查到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简称“人文研”)收藏有另一部抄本[1]。乔秀岩先生根据两部抄本情况,初步判断该目为《本馆善本书目新旧二目异同表》[2]所称“张氏草目”,即张宗祥所编善本书目,并在2011年影印《旧京书影》前言中引用该目,首次揭露其价值。2014年笔者在上海图书馆调查到一部京师图书馆抄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3],将此情况与乔秀岩先生联系,推定上海图书馆藏抄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为张宗祥所编善本书目(下文简称“张宗祥目”),而日藏两抄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为张宗祥任后馆员改编。本文将根据前人著录及引用该目情况,进一步考实其具体编者。一、日藏两抄本概况与相互关系(一)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仓石武四郎抄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不题撰人,“清秘阁”红格稿纸抄本,十册。半叶八行,行二十字。卷端无题名,有“东洋文化研究所图书”朱文方印。此目著录体例为书志格式,顶格著录书名、卷数,下标册数,次行低一格著录撰人、版本、行款、藏印等,略作考证。另行著录存卷。该目著录文字内容、体例与张宗祥目多有不同,为张宗祥任后馆员改编。书中另过录有馆方民国十一年(1922)八、九月间重校该目的批语。抄本笔迹潦草,每篇单独为叶,首尾不相连。乔秀岩先生论证此部书目是仓石武四郎等人在拍摄《旧京书影》时借出抄写,为编纂《旧京书影提要》之参考[4]。仓石抄录篇目为选抄,主要挑一些准备选入《旧京书影》的重要版本(以下简称“仓石抄本”)。如经部全本220篇,此本仅抄了56篇。史部仅摘抄至卷六杂史类“政治典训”条,其后卷七至卷十未抄。抄写时每条单独为叶,首尾不相连。其原因大概有二,一是预备日后有机会再补抄完整,按条目插入排叶,以成完本。二是各人分工散叶抄写,最后合订,以求其速。抄写仓促,书成众手。如旧抄本《素问六气玄珠密语》,所录题跋仅抄首尾,而中间空出相同字格,大概是留待日后从容补写。抄本在行边、书眉墨笔批改补入批语,存卷中补注由历史博物馆移来配入之残本卷数,补入笔迹墨色有所不同,似非抄写所漏。其中史部第二册补入内容用朱笔抄写,足见是为了区别原稿誊抄文字和批改文字。但因临时仓促,大部分还是用墨笔批改。如乔秀岩先生所言,这些批改补入内容,应该是仓石所见《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原本如此,为了保存原貌,故另笔补写,以作区别[5]。因此,仓石抄本虽非全本,却保留了其当时所见《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原本修订原貌。(二)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藏抄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二十一卷,不题撰人,无界栏竹纸抄本,八册。半叶十行,行二十五字。卷端题“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卷一”,卷首有“东方文化研究所”朱文楷书长方印。此目与仓石抄本同系张宗祥任后馆员改编,与仓石抄本不同之处在于,此本全本抄录,前后完整。目中著录文字、类目顺序与张宗祥目相近,而具体著录条目与体例有所差异。如经部易类较张宗祥目多出《周易举正》《乾坤凿度》《周易乾凿度》等书,皆著明为“本馆新购书”。书前无序例,书志著录内容以张宗祥目文字为基础,张氏案语多被混编入书志文字之中。张宗祥目过录原书题跋,原附录在书志之后,此本则录入书志正文。并加入了历史博物馆移交之内阁大库残本,补配到原目,注明“由历史博物馆移来”。(以下简称“人文研藏抄本”)(三)日藏两抄本抄写时间及相互关系据仓石武四郎回忆,京师图书馆的善本书目是在留学期间,得到徐森玉的帮助从京师图书馆借出抄录。仓石武四郎1928年3月23日到中国留学,在该年即开始着手调查京师图书馆藏善本,彼时徐森玉担任图书部主任,因此可以将图书馆“原则上不可外借的善本书目稿本”[6]借予仓石。仓石与当时同在中国留学的吉川幸次郎一起抄录,二人都住在留学生寮延英舍,后来觉得人手不足,便发动寮内其他日本留学生一起抄写,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抄本笔迹不一的原因。仓石回忆抄写书目在冬天,应即1928年末或1929年初之事[7]。关于日本收藏的两部抄本之关系,乔秀岩先生认为“仓石旧藏本应该是仓石在回忆录中讲到的众人合抄本,京都藏本是经过整理的誊抄本”[8]。仓石抄本笔迹不一,书成众手,内容摘录不完整,即回忆录中仓石武四郎等人仓促合抄的抄本。而人文研藏抄本内容完整,抄写工整,笔迹前后基本一致,应是根据底本整理誊抄。而誊抄时依据的底本是京师图书馆藏原本还是仓石抄本,尚需加以讨论。日藏两个抄本都有一些过录的批语,是根据当时京师图书馆藏原本书上批语过录,如史部元刊明修本《隋书》条有批语曰“十一年九月十三日重校,明日晒书,暂停校”,并说明该批语之位置“右十七字在此条眉上”等,这些是京师图书馆重校书目时所加批语。誊抄时时所见底本有此批语,故亦移录在新抄之本上,而加以说明其位置所在。这些批语,人文研藏抄本是以贴签形式黏贴在原目眉上,而仓石抄本则抄在该条之末。两本所录批语内容相同,连说明批语位置之文字如“右十一字在此条眉上”都相同。这会给我们带来一丝困惑,如果人文研藏抄本据京师图书馆藏原本誊抄时过录这些批语,那为何仓石抄本也有一模一样的内容,尤其是说明批语位置文字也完全一致,日藏二本之间有无相互传抄关系?笔者认为这种可能性比较低,人文研藏抄本不是根据仓石抄本传抄。首先,仓石抄本是摘抄本,并非完本,条目较人文研藏抄本少很多。仓石抄本中部分空白未补完文字之处,人文研藏抄本则完整无缺,若是据仓石抄本传抄,不可能凭空补全。其次,人文研藏抄本是中国竹纸抄本,书衣、装订也是中国装,书手不似日人字迹。可能是仓石武四郎因为早年仓促抄了一个摘录本,犹以为憾,后又托人重新据京师图书馆藏原本誊录了一个完整的副本,送当时“东方文化学院京都研究所”庋藏,即现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而仓石早年的摘抄本,则随“仓石文库”入藏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二本都是直接根据当时京师图书馆藏原本传抄。仓石抄本之所以会有与人文研藏抄本一样的批语内容,可能是仓石后来据人文研藏抄本过录到自己的早年摘抄本上,因此连说明批语位置的案语也完全一致[9]。仓石抄本除了因为摘抄而内容不完整外,所据底本与人文研藏抄本一致,故下文若无特殊情况,仅举人文研藏抄本为例。人文研藏抄本也有民国十一年以后所批校语。如史部地理类“《地理沿革表》一部十四册”条著录为:“见《简明目录》(淡字二号)。此目未载。十六年九月十三日识。”另有抄手所加说明:“按右一条贴签上写。”知此条原本失收,民国十六年(1927)九月馆员据此前《京师图书馆善本简明书目》补入。此条批语也可以证明人文研藏抄本抄写的时间不会早于民国十六年九月,是在仓石抄本之后所传抄。《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藏)二、《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编者考实乔秀岩、叶纯芳先生在利用日藏两抄本时,已注意到该目中有“旧目”“新目稿本”的称法:“后来叶纯芳留意到仓石所抄有‘旧目’‘新目稿本’并称之处,所称‘新目稿本’内容与上海图书馆藏本符合,愈可证仓石所抄即在张宗祥原稿(如上海图书馆所藏)的基础上继续补充并且经过修订重新编辑的草稿。”[10]正如乔秀岩、叶纯芳先生指出的,人文研藏抄本目中有多处提及“新目稿本”或“原稿”,即指张宗祥所编善本书目。目中所举“新目稿本”“原稿”各处内容,均与上图藏张宗祥目抄本相合。如元刊本《至正金陵新志》,张宗祥目著录“前后亦有‘朱氏伯京’等钤记”,人文研藏抄本著录:“新目稿本谓亦有‘朱氏伯京’印文云云,此本无此印,查旧目亦无是说。”影汪氏抄宋本《说文系传》,张宗祥目案语谓“案此书较祁刻本颇有不同处,缪氏谓为祁刻所从出,恐不尽然”,人文研藏抄本案语曰:“谨按:旧目以此书‘(如)[为]祁刻所从出’,原稿谓‘较祁刻本颇有不同’,考《铁琴铜剑楼目录》:‘祁氏所刻《系传》,《部叙》以下即据是本,故大致符合。’前人已显然判决矣。”又明刊本《静修先生集》,张宗祥目著录“存十九之三十”,谓之“总卷在下,分卷在上”,人文研藏抄本案语曰:“谨按:原稿‘存十九之三十’及篇中‘总卷在下,分卷在上’云云,查附录不在本集,当云集十九至二十八。”《迂斋先生标注崇古文诀》,张宗祥目著录作“明刊本”,人文研藏抄本改作“元刊巾箱本”,并谓:“原稿又称为明本,核其字体,即元麻沙本也。”又张宗祥目著录的元刊本《音注资治通鉴》,人文研藏抄本改书名为《资治通鉴》,并加案语:“谨按:书贉题‘音注资治通鉴’,原稿因之。查天禄琳琅、郘亭、丁氏、瞿氏、张氏诸目录,均有此本,无冠首二字,减之。”所称“新目稿本”“原稿”种种,皆与张宗祥目相合。可知此目在张宗祥目基础上进行改编。这部张宗祥任后改编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究竟出于何人之手?《〈旧京书影、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出版说明》文中最初推断为“张氏草目”,这个方向是正确的,改编本书目确系以张宗祥目为底本改编。随着对《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系列认识逐渐细化,尤其是在发现了张宗祥目原本之后,这个改编本的编纂者则需要重加考察。乔秀岩先生在《出版说明》修订稿末附加“2016年补述”,也认为“仓石所抄不能直接视为张宗祥所编”[11]。有关这部善本书目的相关情况,馆史档案中未见有记载,但在前人引用文献中留有一些痕迹。方甦生《清内阁库贮旧档辑刊叙录》(1935)文末引用书目,有“史锡永《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12],并在文中大量引用目中著录文字,《内阁大库书档旧目补叙录》(1936)文中亦有引用。这部史锡永所编善本书目,名不经传,也未闻有存本。按照现在发现的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系列,日藏两部源出张宗祥目的改编本是最末一部,时间上最接近方甦生1935、1936年所引“史锡永《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因此,这部最晚的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很可能即史锡永所改编。方甦生《清内阁库贮旧档辑刊叙录》引用“史锡永编《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多处,引文内容与京大人文研藏抄本接近,而与上图藏张宗祥目抄本不同,可以证实人文研藏抄本即方氏所称“史锡永《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如方甦生《叙录》引史锡永《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礼记详说》不分卷,存五十七册,清冉觐祖撰,旧抄本”[13],人文研藏抄本同,张宗祥目作“《礼记详说》不分卷,五十六册,清冉觐祖撰,旧抄本”,册数不同。又如“《明史》三百三十二卷,一百二十册,拟进呈黑格写本”,张宗祥目作“进呈写本。黑格。”人文研藏抄本作“拟进呈写本,黑格”,版本项多一“拟”字。“又一部,存一百零三册,写本,黄绫册面,朱圈句读”,张宗祥目作“抄本……黄绫面”,人文研藏抄本作“写本……黄绫册面”,版本项“写本”“抄本”不同。“又一部,存二册,稿本”,张宗祥目作“写本同前”,人文研藏抄本作“稿本同前”,版本项“写本”“稿本”不同。“又一部,存八册改订九册,草稿本”,张宗祥目作“八册,稿本”,人文研藏抄本作“存八册改订九册,后(‘后’当为‘稿’字之误)本如前,后两册缮写潦草,当系初修”,修复后册数有所增加。“又一部,存十二册,初修稿本”,张宗祥目作“十二册,稿本”,人文研藏抄本作“存十二册,初修稿本”,版本项多“初修”二字。“又一部,存十册,初修稿本,册面题‘草本’”,张宗祥目作“十册,稿本”,人文研藏抄本作“存十册,初修稿本,册面题‘草本’”,版本项多“初修”二字,且著录封面题字。“又一部,存三册,稿本,批有‘题照副总裁王大人所改重录’”,张宗祥目作“三册,稿本”,人文研藏抄本作“存三册,稿本……另红笺‘题照副总裁王大人所改重录副本呈阅’”,较张宗祥目多著录红笺题字等细节[14]。又方甦生《内阁大库书档旧目补叙录》(1936)中引用史锡永编《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掌铨题稿》二十八卷,存三册(历史博物馆移来一册,共四册),明高拱撰,明刊本”,张宗祥目作“三册”,人文研藏抄本作“存三册改配四册……二十一之二十二(此二卷由历史博物馆移来)”,加入了历史博物馆移来残卷,册数增加。又引“《三事忠告》三卷,一册,元张养浩撰,明初刻本”,张宗祥目作“明刊本”,人文研藏抄本作“明初刊本”,版本著录更为细化[15]。以上著录细节,方甦生所引皆与人文研藏抄本相合,而不同于张宗祥目。可以证明,人文研藏抄本《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即方甦生所称“史锡永《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一书。仓石武四郎借出抄录的善本书目,也正是史锡永重编的这部善本书目。史锡永在图书馆史上声名不彰,兹考其生平如下。史锡永,字子年,万县人。光绪三十三年毕业于京师仕学馆。史氏民国十三年任《万县志》总纂,编纂及半而逝,卒于民国十六年(1927)[16]。《万县志》卷十五《人物三》载史氏小传:史锡永,字子年。少孤,谨遵母教。年十五,叔良昞没,无子,祖母以锡永子之。时值生日,终其身届之,哀甚不与宴乐……由岁贡举于顺天乡试,复入仕学馆。精研法政,获奖,直隶州知州、黑龙江巡抚、学部尚书争罗致,卒以主事留学部,历任五年。京察以办事朴实、守正不阿,保知府。国变后,修《黑龙江省志》,成《地理沿革志》数卷,撰《川江滩险志》、浙江《新登县志》,均简洁有马、班笔意。编《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胪叙源流,言约旨赅。复辑《续蜀鉴长编》,举有关政本者,一一捃摭,惜仅成二十卷而卒。县志续修,任总纂,亦未成。[17]传中载其“编《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胪叙源流,言约旨赅”。《教育公报》载1923年1月13日聘任史氏为京师图书馆编辑员[18]。见藏于日本的这部《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应是编纂于1921年至1922年8月晒书前,似与史氏聘任时间不符。但据张元济日记,1921年9月22日“图书馆晤史子年、金任甫、袁少修、谭志贤”[19],可能1921年史氏已在京师图书馆任职,是年2月张宗祥去任,同年9月30日《教育公报》载派何人璧往京师图书馆帮同编辑书目[20]。有关史氏任职京师图书馆时间及此目编纂其他馆员参与情况等,可待进一步考察。三、结语综上所考,基本可以将日藏两部《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认定为史锡永所改编。1928年出版的《书目长编》著录有“京师图书馆重订善本书目十一册(稿本)[21],不署撰人,或即此本。1929年京师图书馆与北平北海图书馆合并,成立国立北平图书馆。9月,徐森玉、赵万里调整善本书库,分甲乙两库,1933年印行赵万里主持编纂的《国立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此后不复有以“京师图书馆”为名的善本书目。至此,我们可以知道京师图书馆时期前后主持编目者,有缪荃孙、王懋镕、江瀚、夏曾佑、张宗祥、史锡永六人,一共编过六部善本书目,史锡永所编《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录》是京师图书馆的最后一部善本书目。本文写作过程承蒙乔秀岩、叶纯芳、梶浦晋、张涛先生指点帮助,《文献》匿名审稿专家与编辑部老师提出非常具体的修改意见,谨致谢忱。[*]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内阁大库藏书研究”(20FYB050)、全国高校古委会直接资助项目“《咫进斋善本书目》整理研究”(2156)成果之一。[1]“张宗祥《京师图书馆善本书目(详目)》,笔者在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仓石武四郎旧藏书中找到一套。由于仓石没有留下任何题记、说明,所以一直没有人发现其特殊价值。后来,蒙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梶浦晋老师指点,看到该所收藏的另一套。两相比对,笔者认为仓石旧藏本应该是仓石在回忆录中讲到的众人合抄本,京都藏本是经过整理的誊抄本。”(乔秀岩、宋红:《〈旧京书影、北平图书馆善本书目〉出版说明》修订版之《补二、北平善本的各种书目》,《文献学读书记》,生活·读书·新知
8月4日 上午 7:30

李浩|《李杜韩柳的文学世界》序(附:李芳民《后记》)

序芳民兄与我先后同学,且是几十年的老同事,前一段时间他将一部沉甸甸的书稿《李杜韩柳的文学世界》转来,我有机会第一时间拜读。因我自己手头还有其他事,故读得较慢,读完后感慨颇多,也想借这个机会谈谈自己的阅读体会。本书以唐代李白、杜甫、韩愈、柳宗元四位作家为讨论重点,围绕他们的人生遭际、政治理想、个性品格、家世家风、文学创作几个方面展开论述,从多个角度对这四位作家做出新的挖掘,揭示其独特的个性品格与杰出的文学创造。书末另附有四篇论文,涉及到唐代张九龄、岑参、李商隐与宋代苏轼四位作家,或考证其生平事迹,或分析其作品,重在掘隐发覆,阐述新意。全书研究讨论的对象,主要是唐代诗文创作领域的经典作家,故其分析论述,也围绕着作家作品展开,以揭橥作家文学创作上的独特价值与贡献为其旨归。回顾近四十年来的古代文学学术史,可以说唐代文学研究在古代文学的断代研究中,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以总集的整理而言,由周勋初先生任第一主编的《全唐五代诗》正在陆续出版,由陈尚君先生独立完成的《唐五代诗全编》也即将付梓。这两项工作应该是继清人编《全唐诗》以来最重要、创获最多的学术工程。别集的整理起步早,成果更多,几乎一流作家的作品都有了新整理的本子,有些还有不止一种整理本。以芳民兄重点讨论的李杜韩柳来说,都有新的整理本面世。如李白集整理,先有安旗先生等撰的《李白全集编年注释》(巴蜀书社1990年,中华书局2015年更名为《李白全集编年笺注》)推出,接着有詹锳先生主编《李白全集校注汇释集评》(百花文艺出版社1996年)出版,最新出来的是郁贤皓先生的《李太白全集校注》(凤凰出版社2016年)。杜甫集的整理,继萧涤非先生主编《杜甫全集校注》(人民文学出版社2014年)推出,很快又有谢思炜先生撰《杜甫集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年)出版。韩愈集的整理,有阎琦先生的《韩昌黎文集注释》(三秦出版社2004年)。柳宗元集整理,有尹占华、韩文奇两位的《柳宗元集校注》(中华书局2013年)。此外,张九龄、王维、孟浩然、岑参、白居易、元稹、李商隐、杜牧等也有很好的新整理本,有些还有不止一种整理本,如孟浩然、岑参、白居易等。其三,在新文献的发布和研究方面也有“井喷式”的推出。与唐代文学关系密切的如陈尚君先生的《贞石诠唐》,胡可先先生的《唐代诗人墓志汇编(出土文献卷)》等。其四,海外汉文文献的整理与海外唐研究成果的译介也是很可观的。以我比较熟悉的师友而言,大陆学人张伯伟、郑杰文、尚永亮、蒋寅、程章灿、杜晓勤、查屏球、查清华等都有持续的新成果问世。我自己也曾与日本友人松原朗教授合作主编《日本学人唐代文史研究八人集》。还有其他方面的新突破,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应该说,无论与古代文学其他断代研究相比,还是与其他历史时期的唐代文学研究相比,这个成绩单都是很骄人的。简言之,经过几代学人的黾勉苦辛,共同努力,将唐代文学的基础研究推向了一个学术高原。这样的高原状态既是好事,但也会对持续的研究形成瓶颈,产生困境,因为天然的自然资源是有限的,文献的原始资源也是有限的,包括地下出土的新文献,之所以会“井喷”,与近百年特别是近几十年的农田水利与“铁(路)公(路)机(场)”建设有关,进入后开发时期或者新发展时期,继续依赖资源的发展理念,可能要升级换代。同理,在三、四、五十年代的老辈学者的成就面前,六、七、八十年代的中青年学人如何面对问题,如何接受挑战,如何形成自己的学术制高点,这是中青年同道应该思考并回答的问题。芳民兄用自己的创获做出了回应。他的成果不属于以上几类,应该属于专题研究一类。已有的文献整理为深入的理论性研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术平台,也使得整个唐代文学研究可以在一个更广阔的高原上展开。芳民兄脚踏高原大地,既仰望星空,又扎扎实实,展开了自己对唐代文学高峰的学术攀登。通览全书,感觉作者立论的突出特点是具有强烈的问题意识,或就具体问题做探索开掘,或就具重大意义的论题展开讨论,所有论题,力求言之有物,提出作者的新见,不作浮泛空论。按照我个人的肤浅理解,芳民兄的探索在已有的基础上,又攀登出自己的新高度。同时,他不是亦步亦趋地走别人的老路,而是尝试着探索自己的新路径,并从以下几方面做出自己新的拓展:首先,是从重文心诗艺的探索向重史事拓展。传统的诗文研究侧重于对作品内容形式的讨论,往往把作者活动的环境当作背景来处理。本书第一部分讨论谪仙李白的遭际与诗文,其中《“从璘入幕”与暮年冤愤》一章篇幅并不大,全篇就李白在“安史之乱”爆发后“从璘入幕”的史实,梳理郭沫若、安旗、邓小军等的观点,结合对此时期李白作品的解读,来为李白“附逆”的说法辩白洗冤。作者对往事与回忆特别重视,故讨论李白以《怅惘旧事与记忆重构》命题,侧重的是李白记忆丰厚的晚年遭际。解读杜甫也专设《往事回忆与故国之思》一章,仍围绕着杜甫晚年的颠沛流离,通过“回忆—思念”这一母题来透视杜甫的精神世界与作品意涵,对《壮游》《秋兴八首》《八哀诗》等系列作品做了体贴入微的新诠释。徐渭《行草书杜甫秋兴八首》册页其次,从重作家履迹考索向重文化史事拓展。讨论柳宗元的论著已经不少,本书《家族图谱与家世记忆》一章从柳宗元的墓志碑铭类作品入手,比较他与其他作家撰写此类文章的总数、为家族成员所撰文章的比例,说明他睦族敦亲的文化行为,与守护作为关中郡姓的“河东柳氏”的士族传统息息相关,若再联系中唐以来士族日渐沦替,那么柳宗元的良苦用心就更有了某种悲壮的意味。《传道有遗稿》一章则围绕着传为韩愈所作的《论语笔解》展开论述,得出其为时任国子学官的授课讲稿的结论,从一个新的角度来形塑新道统领袖韩愈的学术形象。第三,从重传统功夫向兼采学术新方法拓展。马克·吐温说:“如果你唯一的工具就是一把锤子,那么你就会把所有的问题都看成钉子。”查理·芒格据此倡导建立“多元思维模型”。芳民的新著并不特别标榜新理论新方法,他是结合研究对象和所要讨论的问题,移形换步,随物宛转,或从文化与文学,或从历史与文学,或从宗教与文学,或从贬谪与文学等不同角度切入;方法上,既有文史结合、考证辨析等传统方法,也有家族与文学、空间与文学、文化记忆与文学等新方法与理论。视角与方法的多样,使研究的深化得到了有力的支持。第四,通过对经典的深入阐释,对大众阅读经典提供新的样本。芳民书中所论,无论是重点关注的李杜韩柳,还是旁及的张九龄、岑参、李商隐以及宋代的苏轼,都是获得定评的经典作家,他们的代表作,也都是文学经典,究竟如何致敬经典、阐释经典,可以见仁见智。但是,我认为芳民兄给我们提供了新的样板。新样板的意义在于,它既不是人云亦云地稗贩一些老常识,也不是为了吸引眼球而故意标新立异。芳民兄是一位严谨的学院派学者,故他是在丰赡的资料和证据的基础上展开自己的探索和研究,他的解读会让我们对经典作家的作品获得全新的理解,也为打开并进入经典的内部世界指示新的路径。据我所知,芳民兄除了将自己的学术新创获经之营之,构成宏论外,还能长期坚持教学一线,及时将学术新见在课堂上与学生分享,他以研究型教学获得师生的肯定。从做古典文学研究的角度看,芳民兄正值学术盛年,我诚挚希望他能在做好学校教学、学术服务的同时,给学界奉献更多的优秀新成果,是所愿矣。谨为序。李
7月30日 上午 8:00

李宛蕙丨日本東大寺正倉院所見漢文學與唐藝術──以金銀山水八卦背八角鏡為例

注:本文发表于台湾《问哲》第十三期(2022年6月,页207-233),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李宛蕙老师授权发布!日本東大寺正倉院所見漢文學與唐藝術──以金銀山水八卦背八角鏡為例(日語題目/和文タイトル:東大寺・正倉院に見る漢文学と唐芸術―特に金銀山水八卦背八角鏡を通して―)李宛蕙【鳴謝】本研究獲日本宮內廳正倉院事務所、宮內廳書陵部協助,特此致謝!【謝辞】本研究を進めるにあたり、宮内庁正倉院事務所及び書陵部に莫大な御協力を頂きましたことに、ここに謹んで御礼を申し上げます。摘要:日本東大寺正倉院的歷史與所藏寶物,體現了唐朝文化在東亞文化交流與發展史上的巨大意義。古典漢文在東亞文化交流中發揮關鍵作用。唐代風格洋溢在東大寺正倉院所藏藝術品中。日本奈良時代佛教蓬勃興盛,也促進藝術的發展。佛寺成為文獻和文物重要的傳承、保存之所。正倉院保存的文獻和文物對於東亞古典文學、文化和藝術的研究具重要價值。正倉院南倉所藏金銀山水八卦背八角鏡附有鏡箱,即八角高麗錦箱,凝聚精湛匠心工藝。金銀山水八卦背八角鏡的設計結合了相互映帶的山水圖、八卦文及五言律詩。該鏡反映出中國唐朝和日本奈良時代共通的古典漢文詩歌美學和藝術思想。宮內廳書陵部所藏鷹司本中,天保四年原在明《正倉院寶物寫》包含該鏡的清晰繪寫。本論文透過研究日本東大寺正倉院寶物和相關文獻,解析中國文化對東亞藝術、文學和哲學的跨文化和跨領域影響。關鍵字:文藝美學、東大寺、正倉院、日本漢文學、唐詩、唐藝術、金銀山水八卦背八角鏡、八角高麗錦箱、《國家珍寶帳》、宮內廳書陵部藏鷹司本一、前
7月29日 上午 8:12

馬學良、榮國慶丨江瀚撰修《續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考

注:本文发表于《中国四库学》第七辑(中华书局2021年6月),此为作者Word版,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马学良老师授权发布!江瀚撰修《續修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考馬學良
7月28日 上午 7:30

新刊 |《歷史文獻研究》總第48輯目録和摘要

48歷史文獻研究01左中括号編委會左中括号02左中括号版權頁左中括号03左中括号目録左中括号04左中括号摘要左中括号恩施西瓜碑文字釋讀與瓜史意義考論程
7月22日 上午 7:30

荐书丨王辉、王伟编《秦出土文献编年订补》

本书是一部编年体史料集,上起秦莊公即位前夕(公元前822年),下止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前后共约600年。全书收集出土的铜器、陶器、漆器、石磐、石鼓、竹木简、杂器等秦文献资料2000余条。每器均有释文,部分内容另附必要的简单考释,较为客观真实的呈现战国时期秦国及秦朝时期的历史。编辑推荐《秦出土文献编年》是编年体史料集,上起秦莊公即位前夕(公元前822年),下止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前后共约600年。它收集出土的铜器、陶器、漆器、石磐、石鼓、竹木简、杂器等秦文献资料2000余条。每器均有释文,有的还有必要的简单考释。《秦出土文献编年》是较为客观真实了解秦史的重要参考。正1998年,作者王辉应饶宗颐先生邀,王辉赴港写作《秦出土文献编年》,该书2000年由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印行。2002年,王辉作《续补(一)》,条目由2145增至2532条。此后近四年来,又有不少秦出土文献陆续刊布,因作《续补(二)》,条目由2532增至2840条。作者简介王辉,陕西省高陵县,1943年9月出生。现为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理事、中国秦文化研究会理事、中国秦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其个人研究重点为古代文字与先秦历史文化,尤以秦文字研究及古文字、通假字整理研究为著,在海内外有较大影响。1967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1978年至1980年在四川大学历史系读古代文字专业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81年至今在陕西省考古研究所工作,1981-1982年7月曾参加秦都雍城、咸阳等地考古发掘工作。1982年8月至2003年9月在《考古与文物》编辑部工作。从1999年9月起,兼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双聘教授,2003年起为该校汉语言文字学博士生导师。2003年10月起,兼《收藏》杂志专家组成员、编辑。现为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古文字研究会理事、中国秦文化研究会理事、中国秦俑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个人研究重点为古代文字与先秦历史文化,涉及到殷墟甲骨文、商周金文、春秋、战国、秦文字、汉初简犊帛书,尤以秦文字研究及古文字、通假字整理研究为著,在海内外有较大影响。出版图书《古文字通假字典》《秦出土文献编年》《汉字的起源及其演变》《秦铜器铭文编年集释》《商周金文》等。图片展示本单详情《(精)秦出土文献编年订补》作者:王辉
7月20日 上午 7:30

林日波丨南宋《通鑒》學著作考論

(清)王鳴盛著,黄曙輝點校:《十七史商榷》卷一〇〇“《通鑒》胡氏音注”條,上海:上海書店出版社,第937頁。關於胡三省《資治通鑒音注》蹈襲史炤《資治通鑒釋文》的問題,參見林嵩《南宋注考論》。[51]
7月19日 上午 7:30

新书丨《景德传灯录》点校出版

《景德传灯录》,三十卷,北宋道原撰,我国第一部以“传灯录”命名的禅宗史传。记录从释迦牟尼之前传说的六佛到法眼文益禅师法嗣长寿法齐之间的说法机缘语句,“凡五十二世,一千七百一人”,重点叙述慧能禅师以下南岳怀让(八卷)、青原行思(十三卷)两个系统。《景德传灯录》(中国佛教典籍选刊)1何为“传灯录”?《六祖坛经》有言:“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灭万年愚。”故后世禅家往往以“灯”表佛法真谛,所谓“传灯”,意在以法传人、以心传心,譬犹灯火递传以承光明,因而记录禅宗法系传承的著作就称为“传灯录”,简称“灯录”。《景德传灯录》因最终成书于宋真宗景德年间(1004—1007)而有此名。灯录之作来源已久,早在南北朝时期的《付法藏因缘传》就记录了西天二十四祖的传法记录,这一说法被禅宗接受,可看作灯录的前身。后来《楞伽师资记》《历代法宝记》《宝林传》等纷纷出现,灯录体日渐成熟,至五代南唐静、筠二禅师编纂《祖堂集》,灯录之作的叙述框架基本确立,这也是现存最早最完整的禅宗灯录。但《祖堂集》编纂后不久便在中土亡佚,流传不广、影响甚微,直至二十世纪初才在韩国海印寺被发现。代替其发挥作用的,正是《景德传灯录》一书,换句话说,《景德传灯录》才是第一部真正有影响力的禅宗灯录。《祖堂集》(中国佛教典籍选刊)2《景德传灯录》的内容体制内容上:先叙七佛,即释迦佛祖及之前所传说的六佛;后叙天竺祖师,即宗下所谓“西天四七”(古印度二十八代祖师),第一代迦叶为释迦佛祖所传而正式立宗者,至第二十八代祖师达磨东渡,为中华宗下初祖;达磨五传至慧能,即宗下所谓“东土二三”(东土六代祖师);慧能之下,分出南岳怀让、青原行思两个系统,南岳怀让传马祖道一,青原行思传石头希迁,成为禅宗主流,继此发展,南岳、马祖一系衍生沩仰、临济二宗,青原、石头一系衍生曹洞、云门、法眼三宗,合称为“禅宗五家”。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从印度禅发展到中华禅的清楚脉络,及中华禅的流衍、发展、变化。体制上:融合传统文体的谱录体与记言体为一统,以谱录为经、记言为纬,又以记言为主,严整有序又灵活生动;对录选人等先列明其法系传承,简要其生平,后详录其机缘语句。正是这些机缘语句,成为禅宗弟子悟禅入道的不二法门,如僧璨开导道信的著名公案:有沙弥道信,年始十四,来礼师曰:“愿和尚慈悲,乞与解脱法门。”师曰:“谁缚汝?”曰:“无人缚。”师曰:“何更求解脱乎?”信于言下大悟……马祖道一画像又如马祖道一开导大珠慧海:初至江西参马祖,祖问曰:“从何处来?”曰:“越州大云寺来。”祖曰:“来此拟须何事?”曰:“来求佛法。”祖曰:“自家宝藏不顾,抛家散走作什么?我遮里一物也无,求什么佛法?”师遂礼拜,问曰:“阿那个是慧海自家宝藏?”祖曰:“即今问我者是汝宝藏。一切具足,更无欠少,使用自在,何假向外求觅?”师于言下自识本心,不由知觉,踊跃礼谢。此种作法看似是对中华禅初期达磨至慧能所倡导的
7月19日 上午 7:30

新书丨龚延明主编《清代会试文献集成》(全一百册)目录

成品尺寸:185*260mm出版时间:2022年5月出版社:国家图书馆出版社ISBN
7月16日 上午 8:09

陽清、劉靜丨​問題與方法:錢大昕《隋志考異》表微

劉玲:《之‘考異’特點》,《河南師範大學學報》(哲社版),2015年第6期,第110頁。[29](清)錢大昕:《答王西莊書》,《潛研堂文集》卷三十五,第603-604頁。[30]
7月13日 上午 7:30

新书丨衣抚生著《战国秦汉算术材料的跨学科研究》出版

16开光明日报出版社2022年5月出版ISBN
7月9日 上午 8:00

蘇芃丨原本《玉篇》車部佚文輯考——兼談江户抄本的學術價值

故觀009540-009544)卷九、卷十八之後分、卷十九、卷二十七,册子本2.森立之本(靜嘉堂文庫504-90-20329)卷十八之後分,卷十九,册子本3.伴信友本(京都大學附屬圖書館
7月4日 上午 7:30
6月30日 上午 7:30

程蘇東丨​劉向〈洪範〉五行學考論(上)

注:本文发表于《“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九十三本第一分,此为作者Word版(因次数限制,排版时将文章分为上、下两部分,并将着重号改为下划线),引用请以该刊为准。感谢程苏东老师授权发布!劉向〈洪範〉五行學考論(上)程蘇東摘要:劉向以〈洪範五行傳〉爲基礎,通過對於傳文的開放性闡釋,重建了一套更符合其學術理念與政治訴求的占驗體系。同時,基於〈五行傳〉的自身結構,劉向兼取戰國以來時月令說、四正卦說、卦氣說、陰陽說、《春秋》災異說、星占術等儒家經傳與數術知識,建立起宏闊的〈洪範〉五行學學理體系,這一體系強化了〈五行傳〉與傳統經傳之間的相關性,同時也納入部分數術知識,擴充了傳統儒學的知識體系。儘管劉向《傳論》在系統性方面存在若干疏漏,其學理體系亦多有駁雜、齟齬之處,但其貫通六藝、雜取師法的學風在西漢經學史上仍具有一定的代表性,顯示出漢儒將傳統經傳與數術知識加以融會的嘗試,是研究經學史與知識史早期互動關係的重要個案。關鍵詞:《尚書》;〈洪範五行傳〉;劉向;陰陽;災異學一、前
6月27日 上午 7:30

程蘇東丨​劉向〈洪範〉五行學考論(下)

漢書五行志錯誤〉,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9年版,第504頁;(清)錢大昕《潛研堂文集》卷12,陳文和主編《嘉定錢大昕全集(增訂本)·第九冊》,南京:鳳凰出版社2016年版,第192頁。[212]
6月27日 上午 7:30

荐书丨《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全20册4.2折团购中

文集涉及儒学、道学、佛学,诗、词、文、史,目录、考古、敦煌学,音律、书法、绘画、甲骨文……很多领域的成果都处于国际汉学界的前沿,视野之开阔、学识之渊博、影响之深远,堪称我国20世纪国学研究的一座丰碑。作者简介饶宗颐(1917-2018)是我国当代著名的文、史、哲、艺专家,享誉海内外的学界泰斗和书画大师,集“国学大师、汉学泰斗、亚洲文化的骄傲”三顶桂冠于一身。他在敦煌学、甲骨学、词学、史学、目录学、楚辞学、考古学、书画、音乐、韵学诸方面都有了不起的成就,“业精六学,才备九能”。编辑推荐《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共14卷20大册,涉及儒学、道学、佛学,诗、词、文、史,目录、考古、敦煌学,音律、书法、绘画、甲骨文等,由饶宗颐先生亲自校订,集其主要著作之大成,几乎涵盖国学研究的所有领域,,在很多领域都达到了国际汉学界的前沿,堪称我国20世纪国学研究的一座丰碑。其标志性成果主要有三方面:一是直接参与并推动当代国际显学——甲骨学、敦煌学、简帛学的创建和深化;二是从世界范围的角度和人类文明的高度审视国内与域外的文化交流与融合;三是用新的数据和方法丰富与改造传统学科,使之获得新的发展。饶宗颐以20世纪的新资料和新方法为向导,走出一条国学研究的新路子,饶宗颐学术活动的七十年中,一直置身于每个时代潮流的前列,《饶宗颐二十世纪学术文集》无疑是确立中国学术自尊心的一个辉煌典范。
6月25日 上午 8:22

新書|高正《荀子版本源流考》(增訂本)出版

《荀子版本源流考》(增訂本)(中國社會科學院老學者文庫)高正著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22年6月版ISBN
6月25日 上午 8:22

新书 | 都刘平《元曲家传记资料汇辑校笺》出版

笔者在以博士论文为基础结撰的另一部书稿《元曲家考实》附录部分编有《元曲家研究论著论文索引》,为避重复,本书参考文献中仅列古籍文献,学界研究成果在正文中有引用者加括号注出。转自“吾徵”公众号!
6月25日 上午 8:22

新书 | 张求会、许恪儒整理《俞曲园藏诗笺手札》出版

五七七转自“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公众号!
6月21日 上午 7:30

姚文昌丨《稿本語石》影印説明

葉昌熾,字鞠裳,號緣督廬主人,江蘇長洲人。生於道光二十九年(一八四九),卒於民國六年(一九一七)。著有《藏書紀事詩》《語石》《邠州石室録》《緣督廬日記》等。其中《語石》一書,既是古代石刻學的集大成者,也是近代石刻學的開山之作。時至今日,《語石》確定的研究範疇和構建的理論體系仍爲石刻學者所沿用。可以説,《語石》是石刻學史上當之無愧的經典之作。一部經典不僅定本可以嘉惠學林,其文本産生的過程本身也具有廣泛的借鑒意義。《語石》撰寫始於清光緒二十六年(一九〇〇),最終刊刻於宣統元年(一九〇九),其間大致經過了撰寫、補撰、校改、謄寫、批改、刊刻等幾個階段。此次影印上海圖書館所藏的兩部《語石》稿本,一係初稿本,一係謄清稿本,二者與《緣督廬日記》一起勾勒了《語石》成書的整個過程。一、《語石》初稿本《語石》初稿本,一册,封面題“語石初稿”四字,後題“葉昌熾手稿”五字,扉頁有“碑己”“覆瓿”字樣。全書爲單頁紙手寫,貼於清宣統元年(一九〇九)四月商務印書館出版林紓評選《中學國文讀本》第二册《國朝文》背頁。書内墨跡潦草,塗抹鈎乙,信手而就,多有文字不易辨識之處。《語石》刻本十卷,共計四百八十四則。經與刻本比對,初稿本實際上只是卷八的部分手稿,共計三十一則。三十一則對應刻本的順序如下:三十一則之後又有兩段文字,見於刻本“奸臣三則之一”,其末題“補‘金輪’之上,冬至”。根據扉頁的“碑己”字樣可以推測,初稿本成册當是以天干排列的,此本之前應有五册,根據内容篇幅估計,後面也應該有一至二册,惜初稿本僅此一册流傳至今。《緣督廬日記》辛丑年十一月初五日:“余自去年三月發憤作《語石》一書,論碑版之學,專開門徑,及訪求、收藏、鑒别之事,既非歐、趙之目,亦非潘、王之例,非序跋,非攷釋,似於金石門中别開生面。長夏國難作,遂輟筆。自昌平避地歸,鍵户無聊,日作一二通,以銷惸況。荏苒年餘,至今日始卒業。其有未備,隨時補輯。舉世競談新學,獨爲於人所不爲之時,即非頑固,迂瞀奚辭?”《語石》的撰寫在接近兩年的時間裏無疑是葉昌熾最主要的學術活動,而撰寫的整個過程卻在《日記》中似乎被有意回避了,初稿本一册彌足珍貴。《語石》的補撰主要集中於辛丑年(一九〇一)十一月初至十二月底,補撰過程在《日記》中有較爲詳細的記載:(十一月)初七日:“編定《語石敘目》,共十卷,四百三十七則。内指揮一則須檢府谷江陰拓本補撰。”初八日:“燈下作《語石自序》一首。又補論南北朝書人一通。”初九日:“史館堂期,午前即往……獨坐無聊,補《語石》二通,即書於牘背,攜以歸。”初十日:“補《語石》二通。”十一日:“燈下補《語石》一通。”十三日:“燈下補《語石》一通。”十四日:“燈下補《語石》一通。”十五日:“又《碑版廣例》,是新印本,有爛板,可補《語石》之未備。燈下疾讀一過,采數則,始知此書與《語石》塗徑相通,但彼所重者在文字義法、題署格式,而拙稿意在訪求,在收藏,在鑒别,仍是同床各夢耳。”十七日:“以《碑版廣例》補《語石》四通。”廿四日:“燈下補《語石》二通。”廿八日:“燈下補《語石》三通。”(十二月)初六日:“燈下補《語石》二通。”初八日:“燈下補《語石》二通。”二十日:“燈下補《語石》二通,删一通。”廿二日:“燈下補《語石》一通。”廿四日:“補《語石》三通。自脱稿後,以《金石萃編》《續編》《績語堂碑録》拾遺補闕,至今日甫畢。”初稿本最後所載三則又兩段文字爲十一月補撰,其中“唐宋宸翰五則之五”後題“補宸翰之末,十一月初十”,可與《日記》十一月初十“補《語石》二通”相照應,“鄉先哲書二則之二”後題“補鄉先哲書一條之後,辛丑十一月初九在史館作”可與《日記》所載“史館堂期,午前即往……獨坐無聊,補《語石》二通,即書於牘背,攜以歸”相照應。兩段文字後題“冬至”,辛丑年冬至爲十一月十二,正可補《日記》之闕。初稿本中另有兩處與《語石》無關的文字:一書正文之前,内容爲部分書籍和碑帖的簡單登記;一夾寫於正文後段,内容爲署名王昌福之人所書電報稿。二者皆因與《語石》内容連頁而得以貼入册内。二、《語石》謄清稿本《語石》謄清稿本,共七册,《敘目》一册,正文六册。其内容大致分爲三個層次:一、謄清稿本。緑格,四周雙邊,白口,單魚尾,版心寫卷次、頁數,版心下刻“五百經幢館”五字。半頁十行,行二十四字。《敘目》及卷一、卷四、卷六、卷八篇題下皆鈐“有口能談手不隨”朱文方印。二、葉昌熾的批改。有眉批、旁批、簽批等。三、張炳翔的校語。有眉批、簽批二種,文末多鈐“炳翔”白文方印,亦有一處鈐“忍庵”白文方印。在初稿本完成一年半後,葉昌熾開始進行校改,同時亦偶有補撰,校補時重點吸收了葉氏赴任甘肅學政後的見聞。校補的具體時間爲癸卯年(一九〇三)六月初八日至七月初十日,具體細節見於《日記》:(六月)初八日:“校《語石》一卷。”初九日:“校《語石》第二卷。‘甘肅一則’訂正踳駁。又補籑兩則,以近所見石刻埤益之。”初十日:“校《語石》第二卷畢。”十二日:“補撰《語石》一則。”十五日:“校《語石》第三卷畢。”十六日:“校《語石》,重改定造像二則。”十八日:“校《語石》第四卷畢,隴上新見諸刻頗有增加。”(七月)初一日:“校《語石》竟第六卷。”初二日:“校《語石》第七卷畢。”初六日:“校《語石》第八卷畢。”初九日:“校《語石》第九卷畢。”初十日:“校《語石》第十卷畢。原分卷次第多寡不匀,分第三卷爲二,並六、七兩卷爲一,暫作定本。此間無好刻手,塵封篋衍,以俟異時之覆瓿耳。”與校補工作幾乎同時進行的,是稿本的謄寫。《日記》癸卯年六月初九日:“校《語石》第二卷。甘肅一則訂正舛駁。又補撰兩則,以近所見石刻埤益之。”謄清稿本卷二載“甘肅三則”,其二云“度隴一年,周歷通省”,其三云“暨校士至肅州”,此二則即是《日記》所云“補撰兩則”,稿本卷二的謄寫在此之後。《敘目》載“甘肅一則”,知《敘目》的謄寫早於正文謄寫。《敘目》之後有葉昌熾手書識語:“此書脱稿後,閲兩月,即奉視學甘肅之命度隴,見聞略有增益。繕寫既竟,行篋無書,訂正闕疑,俟諸異日。癸卯初秋,緣裻又記。”《日記》癸卯年七月十二日:“《語石》裝訂成四册,《敘目》一册,燈下繙檢,烏焉亥豕,尚未廓清,非重校不可,亦非手校不可。”知稿本謄寫在此時已經完成,並且裝訂成册。葉昌熾每校完一卷,隨即交由抄手進行謄寫,最後一卷七月十日校改完成,十二日就完成了謄寫。《敘目》的謄寫是最先完成的,反映了癸卯年(一九〇三)六月校改開始之前的面貌。首先,葉昌熾將《敘目》對照謄清稿本進行修訂,使二者統一。《敘目》“北朝三則”,“三”改爲“四”;“吴越二則”,“二”改爲“一”;“甘肅一則”,“一”改爲“三”;“碑文襲舊一則”,“一”改爲“二”。這些條目的修訂均是依據謄清稿本的正文。《敘目》另有大量條目的修訂,是根據葉氏後來的批改。其次,批改將《敘目》卷三從“界至四則”與“詩文一則”之間一分爲二,以後半部分爲卷四,並改原卷四爲卷五,原卷五爲卷六,原卷六、卷七合爲卷七,每卷卷首及每頁版心均進行了相應的修改。《日記》癸卯年七月初十日:“校《語石》第十卷畢。原分卷次第多寡不匀,分第三卷爲二,並六、七兩卷爲一,暫作定本。此間無好刻手,塵封篋衍,以俟異時之覆瓿耳。”可見葉氏在正文校改完成的同時,即對《敘目》進行了批改。隨着十二日稿本謄寫完畢並裝訂成册,《語石》的校改暫時告一段落。此後至《語石》刊刻之前的數年時間裏,葉氏陸陸續續進行修訂,這些修訂均以手批的形式反映在謄清稿本之上。葉昌熾手批的條目增删如下:“西夏一則”增爲“西夏二則”;增“吐蕃一則”;增“貴州一則”;“埃及一則”增一則改爲“歐非兩洲二則”;“碑側四則”第一則劃入“碑陰四則”,成爲“碑陰五則”“碑側三則”;“符牒三則”增爲“符牒四則”;“買地莂一則”增爲“買地莂二則”;删“草稿一則”,“碑文襲舊一則”增爲“碑文襲舊二則”;增“碑版有資風教一則”;“撰人題款四則”析爲“總論撰書題款二則”“撰人題款二則”;增“選石一則”;“蔡京蔡卞一則”增爲“蔡京蔡卞二則”;“名臣三則”合爲“名臣二則”;“各體書一則”增爲“各體書二則”;“隋唐以下金文一則”增爲“隋唐以下金文二則”。謄清稿本的集中批改是在一九〇六年葉昌熾離任甘肅學政返回蘇州之後進行的。正如刻本《敘目》後“自記”云:“此書脱稿後,越二月,即奉視學甘肅之命度隴,見聞略有增益。丙午歸里,養疴瀆川,再加釐訂,去其複重,距辛丑寫定又八年矣。”需要指出的是,集中批改並非始於“丙午”年(一九〇六)。《日記》丙午年六月十三日:“巳刻,抵蘇州葑門。”七月廿七日:“又答謝郋亭師,長談,索觀《語石》稿,允之。”八月一日:“寄郋亭師一緘,以《語石》四册、《敘目》一卷就正。”八月十九日:“吉詹,此日移家瀆川。”在葉氏移居瀆川之前,稿本已經寄給了“郋亭(汪鳴鑾)師”。《日記》丁未年三月初八日:“伯南以學堂中文有金石之學,屢次虚衷下問。拙著《語石》稿,可備芻蕘之采。惟原稿在郋亭師處久未歸,因作伯南一緘、郋師一緘。又以一函告星台轉達,即屬伯南持函往領。”五月初六日:“三妹亦派其奴阿桂隨同照料,帶至伯南一函、《語石》五册。”知謄清稿本在汪鳴鑾處時又爲“伯南(孫宗弼)”借去,至“丁未(一九〇七)年三月初八日”才重歸葉氏,集中批改不會早於這個時間。由於批改的前後時間跨度較大,葉氏在此期間亦遭受了諸多變故,《日記》中關於這段時間内批改的記載十分有限:(癸卯年七月)廿八日:“覆校《語石》一通。”(甲辰年十二月)十二日:“燈下補《語石》一通。”十五日:“補《語石》二通。”十九日:“補《語石》一通。”(戊申年二月)初六日:“録宋乾德五年《李仁□造陁羅尼幢》一通畢,有咒無經,第七面咒真書之内雜以篆文二字,石刻所僅見。以此補《語石》一條。”(三月)廿四日:“補《語石》一則。”(四月)二十日:“前仲午寄示蔡元長《趙瞻碑》、元度《熊本碑》各一通,文勤師舊藏也,皆有師手跋。《趙碑》余亦有兩通,惟《熊碑》孫、趙兩家均未著録,雖以藝風收藏之富,亦未見,可知其難得矣。今日出以摩挲,試臨六十餘字,並據以補《語石》一則。”(五月)廿八日:“據鄭子尹《盧豐碑石歌》,補《語石》貴州一則。”廿九日:“燈下改正《語石》一則。”(六月)初四日:“又卷九一則增改爲二則,補撰卷六一則。”以上記載能與葉氏批改明顯對應的僅有戊申年(一九〇八)四月二十日、五月廿八日、廿九日三條,其中四月二十日所補當是“蔡京蔡卞”一則,五月廿九日所補當是“各體書”一則。葉昌熾的集中批改還包括各條之内謄寫的訛誤、語言的修飾、内容的完善等方面。可以説,經過這個階段的批改,謄清稿本與刻本的内容已相差無幾,而最終的刻本即是據此謄清稿本寫樣上板刊刻。從《日記》的記載來看,《語石》每一個版面都經過了校寫樣、校紅樣兩個過程。刻本《敘目》後“自記”云:“訂疑勘誤、相助爲理者,上海秦介侯大令、青浦張亦籛中翰及同里張叔鵬孝廉也。”謄清稿本多有張炳翔(叔鵬)校語,而上海圖書館藏有張炳翔當時校勘所用紅印本,卷二末有張氏自題“受業長洲張炳翔校字”(見郭立暄《中國古籍原刻翻刻與初印後印研究》),知張氏參與的是校紅樣的過程。卷一首頁下有張炳翔手書“戊申十一月二十三日受業張炳翔校閲”,下鈐“叔鵬手校”白文方印。卷三前題“長至前一日燈下受業張炳翔校閲一過”,下鈐“叔鵬手校”白文方印。“長至”指長至節,即冬至,戊申年(一九〇八)冬至爲十一月二十九日,則張炳翔校閲完成卷三在十一月廿八日。《日記》對張炳翔校閲紅印本之事亦有記載:(戊申年十一月)廿六日:“又附去叔朋一函,《語石》原稿四册,新刊紅樣五册,自卷三以下請其先校,再由鄙人覆勘。又以已校出之首兩卷付稚圃改脩,卷二有軿板五葉,經叔朋看出,重刻或非所願,可警其下次,多一人過目爲不虚矣。”(十二月)初一日:“附到叔朋一緘,並校出《語石》卷三樣本及原稿一册。”初八日:“得仲午、叔朋兩函,《語石》第十刻樣、原稿各一卷,眉端籤識如麻,皆叔朋筆也。其所見所藏,至纖至悉,隨條增竄,然則此書爲清河一家而作,是亦書畫舫矣。”十五日:“得仲午書,寄到叔朋新校出八、九兩卷,原稿四卷。一、二、八、九。”張炳翔校閲《語石》從十一月下旬開始,廿三日完成卷一,廿六日已完成卷二,廿八日完成卷三,十二月初八日已完成卷十,十五日已完成卷八、卷九。謄清稿本現爲七册,《敘目》爲一册,正文爲六册。正文具體分册爲:第一册爲卷一、卷二,第二册爲卷三,第三册爲卷四、卷五,第四册爲卷六、卷七,第五册爲卷八、卷九,第六册爲卷十。《日記》癸卯年七月十二日:“《語石》裝訂成四册,《敘目》一册,燈下繙檢,烏焉亥豕,尚未廓清,非重校不可,亦非手校不可。”今檢謄清稿本各卷,卷一前題“卷壹之卷三”,卷四前題“卷肆之卷伍”,卷六前題“卷陸之卷柒”,卷八前題“卷捌之卷拾”,知正文原始分册即是如此,自題字起各爲一册,共四册,四處題字當是初次裝訂時所寫。《日記》戊申年十月十二日:“校《語石敘目》畢,共十五葉。全書寫樣一律告竣。”十五日:“寄仲午一函,《語石》原稿十卷,付稚圃重裝。”可以推測,爲了方便,寫樣時將謄清稿本原來裝訂拆開,在寫樣完成後,隨即進行了重新裝訂。(戊申年十二月)初八日:“得仲午、叔朋兩函,《語石》第十刻樣、原稿各一卷,眉端簽識如麻,皆叔朋筆也。其所見所藏,至纖至悉,隨條增竄,然則此書爲清河一家而作,是亦書畫舫矣。”十五日:“得仲午書,寄到叔朋新校出八、九二卷,原稿四卷。一、二、八、九。”正文原裝訂爲四册時,卷一至卷三爲一册,卷八至卷十爲一册,而此時卷三、卷十已經單獨成册,這與現存謄清稿本的裝訂册數恰好吻合。《語石》稿本卷三第十五頁後有寫樣二頁,左右雙邊,單魚尾,版心寫卷次、頁數,每半頁十一行,行二十三字。上有葉昌熾關於脱誤及格式、避諱缺筆的批改。其版式、内容與刻本卷三第十四頁、第十五頁基本一致,知此二頁爲葉氏批改後由徐稚圃重新寫樣上版,而徐稚圃在重裝謄清稿本時不慎將廢棄的兩頁寫樣一併裝入。謄清稿本不僅揭示了《語石》成書的過程,對於刻本内容的研究也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首先,謄清稿本解釋了刻本正文與《敘目》以及《日記》所載則數的差異。刻本“自序”云:“自庚子三月創稿,中更國變,麻鞋出走,未攜行篋。迨昌平避地歸,室如懸罄,殘縑朽炱,狼藉滿地,此稿從牆角檢得之。鑾輿未返,豺虎塞途,鍵户無聊,卮言日出,至今年十月下旬始卒業,都四百八十六通,分爲十卷,粗可寫定。”後署“光緒二十七年歲在辛丑十一月長洲葉昌熾自序”。刻本目録與正文所載條目是一致的,經過統計,卷一六十一則,卷二六十六則,卷三四十七則,卷四三十八則,卷五五十二則,卷六四十則,卷七六十三則,卷八五十二則,卷九二十八則,卷十三十七則,總計四百八十四則。這不免讓人懷疑光緒二十七年(一九〇一)十一月寫定時爲四百八十六則,經過數年的增删,最終付梓時定稿爲四百八十四則。實際情況卻並非如此。《日記》辛丑年十一月初七日:“編定《語石敘目》,共十卷,四百三十七則。”謄清稿本“自序”作“四百
6月18日 上午 8:00

胡耀飛丨《資治通鑑》考異、胡注所引《九國志》佚文輯考

注:本文發表於千葉正史主編《中國史研究と史料利用の現況——漢籍·石刻·檔案》,東京:東洋大學アジア文化研究所,2020年1月,第21-37頁。此爲作者Word版,引用請以該書爲準。感謝胡耀飛老師授權發佈!《資治通鑑》考異、胡注所引《九國志》佚文輯考*胡耀飛路振(957-1014)《九國志》是記載唐末五代“十國”歷史一部重要的史書。該書在明末清初亡佚,邵晉涵(1743-1796)從《永樂大典》輯出部分佚文,由周夢棠重新編次為十二卷,錢熙祚(1800-1844)又從《資治通鑑考異》、《資治通鑑》胡注、《孔氏六帖》、《新五代史注》等其他史料中輯得《九國志拾遺》(下文簡稱《拾遺》)。[1]殘本和拾遺目前已有兩種點校本。[2]郭武雄在此基礎上,於《九國志纂輯探討與清輯本補遺》一文中進行了補遺(下文簡稱《補遺》),可謂完備。[3]但《拾遺》、《補遺》最大的遺憾是沒能將各條佚文還原到《九國志》本文中去,而事實上根據佚文內容是基本可以做到的。因此,本文目的在於從《資治通鑑考異》、《資治通鑑》胡三省注(下文分別簡稱《考異》、《胡注》)中將《九國志》佚文進行再梳理,并予以還原。在還原前,需要說明兩個問題:一是諸國順序問題。根據《直齋書錄解題》“九國志五十一卷”條的描述:“九國者,謂吳、唐、二蜀、東南二漢、閩、楚、吳越,各為世家、列傳,凡四十九卷。末二卷為北楚,書高季興事,張唐英所補撰也。”[4]《郡齋讀書志》“九國志五十一卷”條的描述則為:“雜記吳、越、唐、前蜀、後蜀、東漢、南漢、閩、楚,凡九國。”[5]可以發現,兩者雖然都是五十一卷,但排列順序不同,即“吳越”的位置是在“楚”後,還是在“吳”、“唐”之間。考慮到袁本《郡齋讀書志》脫“越”字,以及楊吳政權與南唐政權前後相接的事實,則“吳”和“唐”之間不當有“越”字,即《九國志》原本的順序應該就是《直齋書錄解題》所提供的楊吳、南唐、前蜀、後蜀、東漢、南漢、閩、楚、吳越、北楚。另一方面是內容結構問題。從書名來看,路振應該是仿照陳壽《三國志》,故而將書命名為《九國志》。但由於《九國志》原本亡佚,無法獲知真正面貌。目前的清輯本根據宋人書目的提示,由周夢棠將《永樂大典》中的列傳按所屬國別歸類在一起。此後,錢熙祚又從《新五代史》中抄錄史料作為所謂“世家”,以補其闕。周夢棠的分類自有其功勞,錢熙祚的補闕則多此一舉。若按照《三國志》的體例,每一國的部分應題作“某書”,其內容應該包括編年體的“世家”和紀傳體的“列傳”。其中,“世家”若按《三國志》的體例,應是分不同君主先後編纂,故與司馬遷《史記》將所有君主連貫在一起的“秦世家”、“楚世家”等不一樣,更類似於《晉書》將北方“十六國”同一政權不同君主分別立傳的“載記”,比如姚秦政權分《姚興上》、《姚興下》、《姚泓》三卷。[6]“列傳”中的順序應為“國初群雄”[7]、后妃宗室、文武大臣。而這些,都在目前的清輯本中並未體現出來。當然,根據宋人解題,“某書”的稱呼大概沒有。總之,根據以上兩方面的考慮,本文重新對《考異》、《胡注》所見《九國志》佚文進行輯考。一、《考異》所引《九國志》還原先列表整理《考異》所引《九國志》的情況,無論是否有具體引文出現,皆予以考察。表一:《考異》所引《九國志》佚文對比表根據上文的梳理,可以看到考異有13處徵引《九國志》的地方。《拾遺》根據《考異》輯得的四條佚文,涉及第01、06、10、13條,但第01條不能看出《九國志》的具體原文。《補遺》在《拾遺》之外輯得的三條佚文,涉及第02、03、05條,但第05條也不能看出《九國志》的具體原文。此外,第04條佚文已經包含在《永樂大典》所引《九國志·許德勳傳》中。因此,綜合而言,《考異》中的第02、03、04、06、10、13條為有可以還原的具體原文,其餘只能通過《考異》得到原文的大致內容。但即便是只能得到大致內容的條目,也可以推測得到原文在《九國志》中所處的位置。梳理完佚文,可進一步還原這些佚文在《九國志》原書中的位置,以下,分別討論有原文的徵引和沒有原文的徵引。(一)有原文的徵引第02條。唐昭宗天復二年(902)十月,受唐昭宗派遣而來的李儼(原名張播)來到揚州,成為楊行密政權名義上各種行政命令的合法性源泉。《考異》考證的是李儼在來揚州之前,李儼的父親張濬已經被朱溫所殺,還是到了揚州之後才被朱溫所殺。《九國志》記載的說法是前者,而《考異》根據《舊唐書·張濬傳》記載張濬天復三年被殺之事,否定了《九國志》的說法。根據行文,該段佚文出自《九國志》的《李儼傳》,該傳屬於吳。第03條。唐昭宗天復三年(903)五月,楚將許德勳趁荊南成汭兵敗襲擊荊州而還,帥水軍經過岳州時,割據岳州的刺史鄧進忠開門犒軍,被許德勳以一番言辭打動,最終決定投降馬殷。但關於此事的發生時間,《考異》擇取的是《馬氏行年記》天復三年的記載,而非被《新唐書》所引用的《九國志·楚世家》和《九國志·許德勳傳》天祐二年的記載。《考異》的理由是天祐二年正是朱溫攻克襄州,謀取荊州的時候,許德勳不當趁虛襲擊荊州,頗得其理。根據《考異》原文,該段佚文出自《九國志》的《楚世家》馬殷部分。第04條。該條內容與前面第03條一樣,屬於對許德勳下岳州的時間考證,兩條時間一致。根據《考異》原文,該段佚文出自《九國志》的《許德勳傳》,該傳屬於楚。第06條。這一條內容是對前蜀政權太子王元膺之亂的記載,大體上,《考異》大段徵引《九國志》的記載,是為了通過結合其他材料來辯駁《九國志》的記載。雖然《考異》無意間保存了難得的《九國志》佚文,但其本身行文中間夾雜數個“又曰”,可知其為節引,未能連貫所有語句。因此,《拾遺》將這幾句斷裂的原文連在一起,頗不合史料還原的原則。根據《考異》原文,這幾段佚文應出自《九國志》的《王元膺傳》,屬於前蜀。因就體例而言,這幾段佚文前後皆以“元膺”稱呼王元膺,以全名稱呼唐襲等人,可證圍繞王元膺敘述。雖然佚文中亦稱呼王建為“建”,但王建作為前蜀皇帝,自有其《前蜀世家》,在“世家”則不大可能如此詳細記載王元膺之事。此外,這幾段佚文的時間表示有“先一日”、“詰朝”、“明日”等詞,皆多用於列傳敘述,而非編年行文。第10條。該條佚文純為史家評論之辭,是對楊溥人生結局的評價。但顯然頗為過譽,當是站在南唐立場,美化了南唐烈祖李昪對楊溥的對待。故而《考異》對此有所懷疑,在《通鑑》正文中只寫“吳讓皇卒”。根據《考異》原文,從以“溥”指稱楊溥來看,這段佚文似屬於《九國志》記載楊溥的《吳世家》部分。第13條。後漢、北漢時期,因需要依靠契丹的軍事力量來維持國運,故而頻繁遣使契丹。該段引文即反映了後漢高祖在後晉時代出任河東節度使時派遣使者入契丹的事情,但由於路振似乎誤解了他所參考的《晉陽見聞錄》的記載,具體而言是誤將《晉陽見聞錄》提及的三國吳人韋曜當成北漢使者姓名,故而將韋曜當作被契丹人逼迫飲酒而卒的鄧珙。由此,《九國志》的記載遭到《考異》的引用和批判。根據《考異》原文,其行文旨在介紹契丹人宴犒使者的風俗,可知其大概率為《九國志》北漢部分的《契丹列傳》。與這一條佚文來源相同的,應當是《通鑑》開平元年(907)五月條胡三省注中對《九國志》的一段引用:“契丹,古匈奴之種也。代居遼澤之中,潢水南岸。南距榆關一千一百里,榆關南距幽州七百里。”詳見下文對《胡注》所存佚文的梳理。(二)沒有原文的徵引第01條。唐末馬殷在湖南立足之後,逐漸將勢力擴展到嶺南地區,故而於光化三年(900)佔領桂州。不過這一時間在《考異》中有不同的說法,其中就有《九國志·楚世家》關於光化二年的記載。而《通鑑》選取的則是《唐昭宗實錄》和馬殷作為武安軍節度使的掌書記林崇禧所撰《武威王廟碑》的記載,認為在光化三年。時間雖然小有差異,但可以肯定的是,從《考異》提及的“皆云光化二年殷克桂州”,無法向《拾遺》、《補遺》那樣推導出《九國志·楚世家》的原文即“光化二年,殷克桂州”。故而,對此佚文只能暫缺。第05條。後梁太祖朱溫篡唐稱帝後,各地的唐朝藩鎮開始各自獨立發展。其中,蜀王王建即於後梁開平元年(907)稱帝,但月份頗不一致。《考異》綜合諸家記載,選取的是《十國紀年》和《新五代史》的記載,即“天復七年(907)九月”,從而否定了《九國志》關於“七月”的記載。其原因不明,大致根據多數原則,因《舊五代史》、《唐餘錄》記載的是“天祐五年(908)九月”,不過後者提供的年份是次年改元的年份。就佚文而言,雖然點校本《通鑑》中的考異部分將“此年七月即皇帝位,明年改元”加上引號,似乎認為是《九國志》原文。但從行文來看,“此年”一詞似非原文語氣,而是《考異》行文用詞。從內容來看,這是關於王建稱帝和改元的記載,若屬於《九國志·前蜀世家》的內容,則行文不應如此概括性,也不出現改元的年號。因此,對此佚文暫缺。第07條。後梁貞明四年(918),楊吳將領朱瑾在江都發動政變,殺死權臣徐溫之子徐知訓。這一消息很快傳到當時在潤州的徐溫養子徐知誥耳中,隨即率軍渡江定亂。[8]但具體時間,《考異》頗有討論,不過最終否定了給出具體日期的《十國紀年·吳史》的記載,認為不至於四天那麼慢。至於佚文,因《考異》說“《吳錄》、《九國志》、徐鉉《江南錄》,知訓死,知誥過江,皆無日”,故而似乎沒有專門佚文,《拾遺》、《補遺》也沒給出佚文。但可以從中瞭解到,這裡發生的事應該是在《九國志·吳世家》中有記載,其材料來源或為《吳錄》。此外,大致也可以瞭解,《吳錄》、《九國志》等沒有日期的記載,應該是兩書體例如此。第08條。後梁貞明六年(920)五月,楊吳政權的吳宣王楊隆演殂,權臣徐溫扶立楊隆演之弟楊溥。在此過程中,有人意圖徐溫自立,徐溫因一方面考慮到自身實力尚不足以服眾,另一方面可以通過扶立楊氏來立威,故而有“使楊氏無男,有女亦當立之”之語。但《考異》揭示出這句話的說出時間有不同的記載,其中《九國志》即與《吳錄》一樣,放在徐溫殺張顥之時。而《通鑑》採納的是《舊五代史》的記載,將此句置於楊溥即位之時。不過從推理來看,在殺張顥時,恐怕沒有人會勸徐溫自立,也就不會有“有女當立”之辭。因此,《考異》的討論有其合理性。佚文方面,雖然可以確定《九國志》原文有與“有女當立”意思相同的語句,但無法完整還原,只能暫缺,《拾遺》、《補遺》也沒給出佚文。該條佚文所屬具體位置,考慮到從《永樂大典》中輯出的《九國志·徐溫傳》中並無記載,則或為《九國志·吳世家》的原文。第09條。吳越國文穆王錢元瓘時期,有弟錢元㺷因軍功而驕橫,為錢元瓘所忌憚,遂趁機殺之。然而關於此人的名字,《考異》提供了不同的記載,最終選擇了《吳越備史》、《九國志》的記載,而非《晉高祖實錄》、《十國紀年》等所載的“元球”。對此佚文,由於只有名字,並無上下文,故而無法予以還原,《拾遺》、《補遺》也沒給出佚文。對於該名字出自《九國志》的《吳越世家》,還是《九國志》吳越部分有《錢元㺷傳》,也不能確定。第11條。後晉開運二年(945)三月,閩國將領李仁達殺閩主王延政派駐福州的王延政之子王繼昌,但這一事件發生的時間頗有不同記載。《考異》根據《十國紀年》的說法,確定為三月,但也給出了《閩中實錄》、《閩王列傳》、《九國志》的說法,是為四月。由於《閩中實錄》、《閩王列傳》等亦皆無傳本,故而無法判斷為何《考異》選取三月的說法。不過可以看到,《九國志》的編纂或許參考過《閩中實錄》、《閩王列傳》等書。至於佚文方面,因只有四月這一時間,無法確定其原文,只能暫缺,《拾遺》、《補遺》也沒給出佚文。佚文位置則大概在《閩世家》。第12條。李仁達在殺王繼昌之後,扶立僧人為帝,但關於此人名字,《考異》又給出許多不同的記載:“《閩錄》、《啟運圖》、《啟國實錄》、《江南錄》作‘巖明’,《閩中實錄》、《閩王列傳》、《九國志》、薛《史》、《唐餘錄》、《王審知傳》、《吳越備史》作‘儼明’。按《啟運圖》,巖明本名偃,為僧名體明,即位改巖明;今從之。”可惜《閩錄》、《啟運圖》、《啟國實錄》等都未能傳下來,只能暫時遵從《考異》的選擇。同上條一樣,這裡無法還原佚文,《拾遺》、《補遺》也沒給出佚文。佚文位置則大概在《閩世家》,或許也會有《卓儼明傳》之類。通過上文梳理,可將《考異》所引《九國志》佚文內容及其所處位置還原如下:表二:《考異》所引《九國志》佚文還原表二、《胡注》所引《九國志》佚文初輯綜合前人輯佚情況,可以繼續整理《胡注》所引《九國志》佚文:表三:《胡注》所引《九國志》佚文對比表在上表的基礎上,可進一步討論胡三省引用《九國志》來註釋《通鑑》的意圖和方法。大致來說,意圖主要有兩類:一是用《九國志》的記載來佐證和補充《通鑑》的記載,二是用《九國志》的記載來考辨《通鑑》對相關記載的準確性。當然,《胡注》不是《考異》,無法直接修改《通鑑》原文,故而僅作為小注,給讀者提供信息。從方法而言,分為原文引用和對部分詞語、事實的節引。本文因討論《九國志》佚文,故按方法分別討論。此外則是《胡注》所引佚文又見於《永樂大典》所錄原文者。下文分別論述:(一)亦見於《永樂大典》之佚文在《胡注》所引《九國志》佚文中,雖未明言引自《九國志》哪一部分,世家抑或列傳,但許多佚文可通過內容與《永樂大典》所錄《九國志》原文相映證。具體如下:第03條,來自《石處溫傳》,屬於後蜀列傳。《胡注》引文與該傳原文的關鍵信息,即石處溫曾“補萬州管內諸壇點檢指揮使”一致,前綴說明稍有不同,可知《胡注》引用時有所改寫了《九國志》的原文。第04、17條,都來自《李神福傳》,屬於吳列傳。通過對比可知,第04條《胡注》引文將《九國志》原文中的李神福進入楊行密帳下的過程抽離出來重點強調,從而解釋《通鑑》原文所述李神福身為洺州人卻在楊行密帳下的原因。第17條《胡注》引文為對《通鑑》所述提供另一種解釋,因《通鑑》原文“伏兵青山下”會被誤認為是在一座山下伏兵,而《九國志》原文的意思是伏兵在一條名為青山的路上。第06條,來自《周博雅傳》,屬於前蜀列傳。《胡注》僅引該傳對周博雅名字的記載,從而為《通鑑》原文“前龍州司倉周庠”提供異文。事實上,《九國志》原文對周博雅的原名有所記載,只是並非“周庠”,而是“周詳”,不知是否在收入《永樂大典》時即如此。第07條,來自《安仁義傳》,屬於吳列傳。《胡注》引此,是欲補充解釋為何作為沙陀將領的安仁義會出現於秦宗權集團。《胡注》所引與《九國志》原文差別不大,但原文“河南”,《胡注》作“河陽”。無論是河南還是河陽,都曾是秦宗權將領孫儒曾經佔領過的地區,疑安仁義即奔河南或河陽的孫儒軍隊,遂入秦宗權軍中。“河南”一詞,在兩種點校本《九國志》中誤作“南河”,更增誤解。第09條,來自《黃晟傳》,屬於吳越列傳。《胡注》引此,是為補充解釋《通鑑》原文的簡單敘述。《胡注》所引為對《九國志》原文長篇內容的縮寫,并將黃晟先後擔任將領的經歷簡寫為“歷為將領”四字。第10條,來自《鄧處訥傳》,屬於楚列傳。《胡注》引此,意在解釋《通鑑》原文所載鄧處訥說的“吾與公等咸受僕射大恩”這句話。《胡注》所引是對《九國志》原文的縮寫,當然對於關鍵信息,諸如“乾符中”、“邵州兵馬留後”等都原文照錄。第11條,來自《柴再用傳》,屬於吳列傳。《胡注》引此,用於補充《通鑑》原文未提及的柴再用名字由來。《胡注》所引大致保存了《九國志》原文的對話描寫,但也有所改寫和刪減。第13條,來自《王宗弼傳》,屬於前蜀列傳。《胡注》引此,用來補充說明《通鑑》原文的記載,點出王宗弼被顧彥暉所擒獲的地點。《胡注》引文基本符合《九國志》原文。第15條,來自《賈鐸傳》,屬於吳列傳。《胡注》引此,意在補充說明《通鑑》未載的賈鐸(賈公鐸)與馮敬章之間的關係,以及佔據蘄州的緣由。《胡注》引文對《九國志》有大量的刪減。第19條,來自《呂師周傳》,屬於楚列傳。《胡注》引此,意在給《通鑑》所述呂師周奔楚提供另一種看法,即《通鑑》認為是被楊渥所疑忌,而《九國志》則謂被楊行密所疑忌。可惜,《考異》於此並無考異,未能解釋何以不採納《九國志》的意見。就《胡注》引文而言,則對《九國志》原文進行了大量刪減。第23條,《胡注》引此,意在提供《通鑑》正文未能提供的行軍路線問題。而從內容來看,與王宗播有關。《九國志》原文有《王宗播傳》,屬於前蜀列傳。但《胡注》引文與原文有差異,提供了更多信息,疑並非引自《王宗播傳》,而是前蜀的世家。第24條,《胡注》引此,意在點名《通鑑》未明言的朱瑾妻陶氏的父親。但雖然從內容來看,與朱瑾有關,而《九國志》原文並未言明朱瑾妻陶氏的父親是陶雅,疑《胡注》所引非必來自屬於吳列傳的《朱瑾傳》。考慮到《永樂大典》所保存的《陶雅傳》亦未記載其女,可能該條史料來自《徐知訓傳》等。第28條,《胡注》引此,意在提供與《通鑑》原文不同的看法。此一看法與趙廷隱有關,但《九國志》原文與引文有差,未言趙廷隱據石橋,疑《胡注》所引非必來自屬於後蜀的《趙廷隱傳》,而是世家之類。第33條,來自《陳道庠傳》,屬於南漢列傳。《胡注》引此,意在解釋《通鑑》未予說明的陳道庠與鄧伸的關係。從引文來看,《胡注》所引頗有節選。第36條,來自《周行逢傳》,當屬於楚列傳。周行逢雖在馬楚政權亡後有自立行為,但並非楚王身份,而僅僅是節度使。考慮到周氏政權過於短促,大概路振不會視之為世家。《胡注》引此,意在提供周行逢妻室姓氏的另一種記載。因信息簡短,故不算原文長篇引用。第37條,來自《趙崇韜傳》,屬於後蜀列傳。《胡注》引此,意在提示《通鑑》所略言的趙崇韜出身。就內容而言,則是事實轉述型引用,並非原文引用。(二)有長篇原文的引用此處所謂“長篇”,指的是一個完整句子及以上的引文。第01條。中和(881-884)年間,壽州人王緒佔據壽州,又陷光州,蔡州奉國軍防禦使秦宗權以王緒為光州刺史,從而加以控制。期間,又有光州固始人王潮兄弟依附王緒,《通鑑》記載王潮在此之前為“固始縣佐”,《胡注》則引《九國志》,謂其“少為縣佐史”,并認為傳寫史料者將“史”字脫逸,變成“縣佐”。這一條佚文,《拾遺》略過,《補遺》予以輯佚,但“佐史”變“佐吏”,不知何故。從原文來看,似可歸入《九國志》閩世家部分。第08條。光啟三年(887)十二月,饒州刺史陳儒進陷衢州。《通鑑》對此僅一句話,《胡注》則為補充這句話所述歷史事件,引用了《九國志》記載,指出陳儒原本為“同安賊”,屬於唐末崛起的地方勢力之一。對此,《拾遺》加以輯佚,與《胡注》一致。就內容來說,當屬吳越列傳,或即《陳儒傳》。在錢儼《吳越備史》中,記載了陳儒卒後其弟陳岌繼為衢州刺史,但並未附錄有陳儒的傳記,頗不合《吳越備史》的體例,疑有漏缺。《九國志》取材於《吳越備史》者所在多有,比如《黃晟傳》即是。故疑《九國志》亦有《陳儒傳》。第12條。乾寧二年(895)七月,唐昭宗受王行瑜、李茂貞軍隊之逼迫,出啟夏門,向終南山避難。對於此事,《通鑑》正文為“上徙幸石門鎮”,而《胡注》所引《九國志》則作“駐於石門山之佛寺”,故胡氏認為兩者稍異。但大概由於這是唐昭宗相關史料,屬於唐中央的事件,而《九國志》是對地方政權的記載為主,頗有差距,故而可能《通鑑》未予採納。對此佚文,《拾遺》曾加以輯佚,但誤將“昭宗”作“明宗”。更值得討論的是,這條原文到底在《九國志》的哪一部分,因為九國皆與唐昭宗的個人動向無關,似乎難以定論。但或許可以關聯到當時與唐昭宗一同出逃的薛王李知柔,此人在此事件之後出任廣州為治所的清海軍節度使,并最終卒於任上。疑《九國志》南漢部分有《李知柔傳》,將之作為南漢開國前後的重要人物,故為立傳。第14條。乾寧三年(896)四月,武安節度使劉建鋒被部下所殺,眾推行軍司馬張佶為留後,但張佶打算迎立當時正在出征邵州的馬殷。馬殷頗有猶豫,但被姚彥章勸服,後者的說辭中有“劉龍驤”一詞,指代的是劉建鋒。但《通鑑》正文未予解釋此稱呼因何而來,故《胡注》引述路振的說法,讀者方知劉建鋒曾在忠武軍中任龍驤指揮使。該條佚文,因《胡注》僅曰“路振曰”,而非“路振《九國志》曰”,故似為《拾遺》所略,幸得《補遺》加以輯佚。就內容而言,則似屬於楚列傳,或即《劉建鋒傳》。第16條。光化元年(898)三月,潭州刺史馬殷知武安留後,《通鑑》順帶提及當時原湖南觀察使轄區七州的現狀,某州為某人所佔。《胡注》則引述《九國志》,指明某州之某人為本地人或外地人,以及如何佔據某州。該條佚文為《拾遺》所輯得。從佚文內容來看,雖然不排除為《九國志》楚世家部分,但也可能是將這些人列傳中的出身信息綜合在一起,亦即存在《唐旻傳》、《蔡結傳》、《陳彥謙傳》、《魯景仁傳》。第18條。天祐二年(905)九月,楊行密疾篤,徐溫與嚴可求遣使至宣州,召楊行密長子楊渥回揚州。由於此處嚴可求第一次出場,故而《通鑑》特標注其為同州人。但一個關中地區的同州人如何出仕於南方的政權,《通鑑》未予明示,故《胡注》引用《九國志》,補充了嚴可求父親嚴實曾為唐朝江淮陸運判官,故而家於南方的往事。該條佚文為《拾遺》所漏,而為《補遺》所補。從內容來看,應該是吳列傳部分的《嚴可求傳》。第20條。開平元年(907)五月,契丹王耶律阿保機遣使後梁,轉而與太原的晉王李克用為敵。順帶,《通鑑》敘述了阿保機興起的過程。《胡注》則利用《九國志》補充了契丹的方位。該條佚文為《拾遺》所輯得。從內容來看,應該是北漢列傳部分的《契丹傳》。《考異》所引一條《九國志》佚文,同樣也是來自該傳。第21條。開平二年(908)五月,楊渥被殺,吳國遭遇繼嗣危機,最終由嚴可求搬出楊渥之母史氏,確定了以楊渥之弟楊隆演即位。關於史氏,這裡也是第一次出現,故《胡注》引《九國志》補充解釋《通鑑》正文稱史氏為太夫人的原因。該條佚文為《拾遺》所漏,而為《補遺》所補。從內容來看,應該屬於吳列傳部分的《史氏傳》。第25條。同光元年(923)九月,前蜀皇帝宣華苑設宴群臣。《胡注》引用《九國志》,補充說明《資治通鑑》未明示的宣華苑是龍躍池改建而來。該條佚文,《拾遺》漏輯,由《補遺》補充。內容方面,則似前蜀世家佚文。第26條。同光二年(924)十月,吳王楊溥巡幸白沙,改名為迎鑾鎮。《胡注》引《九國志》,補充說明是太學博士王穀建議改名,并記錄了王穀上書中的兩句話。該條佚文,《拾遺》予以輯佚。內容方面,則來自吳世家之楊溥世家。第30條。天福四年(939)十月,吳越國文穆王夫人馬氏去世,《通鑑》順便介紹其生平,提及其父為馬綽。《胡注》即引《九國志》,補充馬綽生平及其與錢鏐家族聯姻的情況。該條佚文,《拾遺》予以輯佚。內容方面,屬於吳越列傳之《馬綽傳》。第31條。天福四年十一月,楚國馬希範開天策府,置十八學士。但《通鑑》並未揭示十八學士的全部人名,僅給出四人姓名,故《胡注》引用《九國志》的記載予以補充其餘十四人。該條佚文,《拾遺》予以輯佚,但在十四人姓名之後加上了《通鑑》提供的四人名字。不過既然《通鑑》給出四人姓名,并用“等十八人為學士”這樣的語句來結尾,想必這四人更為知名或重要,則應將四人姓名置於十四人之前。置於該條佚文在《九國志》原文中的位置,應該在楚世家的馬希範部分。第32條。天福五年(940)二月,吳帝楊溥的昔日太子、南唐康化軍節度使楊璉謁其父楊溥之平陵而還時,在舟中大醉而卒。《通鑑》對此未載地點,故《胡注》引用《九國志》的記載補充其大醉而卒的地點在竹篠口。該條佚文,《拾遺》予以輯佚。就內容而言,可能屬於吳列傳中的《楊璉傳》。第34條。乾祐三年(950)十一月,郭威入汴京,欲代漢而立,然慮河東劉崇、徐州劉贇父子,故禪代之事稍緩。《通鑑》順便提及劉贇之所以單獨領鎮,是因為雖然為劉崇之子,卻曾受後漢高祖劉知遠的憐愛而養為己子,故受倚重。《胡注》則引用《九國志》的記載,補充劉贇為劉崇長子,以及因“少慧黠”而成為劉知遠之子的過程。該條佚文,《拾遺》予以輯佚。就內容而言,應屬於北漢部分的《劉贇傳》。且其中的“劉崇之長子曰”云云,應該是《胡注》的說明性文字,《九國志》原文或非如此行文。(三)無長篇原文的引用此處所謂“無長篇”,指的是不構成一個完整句子的引用,以及對《九國志》原文大概意思的概括性引用。第02條。中和二年(882)十月,浙東觀察使劉漢宏與杭州的董昌、錢鏐對峙,派兵屯戍西陵,《胡注》引用《九國志》的記載為“屯漁浦”,并說漁浦在西陵上游,兩者距離頗遠。這一條佚文,《拾遺》、《補遺》皆未還原,因僅三字而已。但從內容來看,則應當屬於《九國志》吳越部分,或為世家錢鏐部分,或為列傳之《劉漢宏傳》。因屬於劉漢宏一方的動向,且詳細列出屯駐點,故而原屬《劉漢宏傳》的可能性較大。第05條。光啟元年(885)八月,一路南下的王緒集團出現內部危機,王緒被囚。關於囚縛王緒之人,或曰王潮,或曰王緒妹夫劉行全。《新唐書·王潮傳》的記載是劉行全,而《通鑑》選擇的是王潮,但並無《考異》就此討論。故而《胡注》提及《九國志》,補充說《通鑑》的敘述來源於《九國志》,但並未直接引用原文。雖然沒有原文,但從內容來看,應當屬於《九國志》閩部分,或為世家王潮部分,或存在《王緒傳》等列傳。第22條。開平二年(908),吳國立楊隆演為淮南留後。關於其名,《通鑑》謂之“楊隆演”,而實際還有《胡注》所指出的“楊渭”,來源是《舊五代史》和《九國志》。這裡並無長段引文,故而《拾遺》、《補遺》皆未還原。從內容來看,則屬於《九國志》吳世家的楊渭世家。第27條。天成四年(929),吳國諸道副都統、鎮海·寧國節度使兼侍中徐知詢與徐溫養子徐知誥爭權,最終失敗。當時,徐知詢頗為輕視徐知誥,吳越國看到這一現狀,有意派人送徐知詢許多金銀器皿,且用龍鳳作為裝飾,從而離間徐知詢與徐知誥。但對於送東西之人,《通鑑》記載的是吳越王錢鏐,而《胡注》引《九國志》記載的是錢弘佐,并明確表示《九國志》的記載有誤。事實上,吳越王錢鏐去世於長興三年(932),《胡注》所斷正確。就原文來說,因《胡注》僅給出結果,並無完整引文,故而《拾遺》、《補遺》皆未還原。就內容來說,應屬於吳部分,若世家不會詳細記載徐知詢與徐知誥爭權過程中徐知詢接受吳越王饋贈之事,則或在列傳的《徐知詢傳》。第29條。清泰二年(935),閩國六軍判官葉翹與閩主王昶不合,被王昶放歸家鄉福州永泰縣。但《胡注》引《九國志》的記載,顯示葉翹家在泉州永春縣,並表示不知孰是孰非。對於原文而言,《胡注》所引為“葉翹斥歸永春”六字,前後內容皆無,雖可算構成完成句子,但過於完整,有《胡注》高度概括的可能。或因此,《拾遺》未予輯佚,但《補遺》加以收集。其在《九國志》的原來位置,或為閩世家,或有《葉翹傳》。若是《胡注》高度概括之辭,則定當同時參考世家和列傳,畢竟世家會記載葉翹所歸地點,而列傳會交待葉翹籍貫。第35條。廣順三年(953)十二月,南唐元宗貶右拾遺徐鍇分司東都,因第一次出場,故《通鑑》正文介紹其為“鉉之弟也”,蓋徐鉉早已出場。《胡注》則引《九國志》的記載,補充徐鉉、徐鍇皆為徐延休之子。《胡注》這一段引用,即“鉉、鍇,皆徐延休之子”,或非《九國志》原文如此,只能算是《胡注》對《九國志》原文內容的一種概括性文字。因徐延休及其二子皆有時名,且徐延休主要活動於吳時期,二子主要活動於南唐時期,都有立傳的可能性,從而也都會在各自傳記中提及父子關係。故此,相關內容或可見於吳的《徐延休傳》,或可見於南唐的《徐鉉傳》、《徐鍇傳》等處。考慮到《職官分紀》所引《九國志》佚文中有徐延休的相關記載,疑即《徐延休傳》。通過上文的對比和梳理,可以將《胡注》所引《九國志》的佚文進行進一步的還原。表四:《胡注》所引《九國志》佚文還原表*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五代十國歷史文獻的整理與研究”(編號:14ZDB032)階段性研究成果。[1]關於《九國志》的流傳過程,詳見筆者正在完善中的《九國志箋證》前言,另文刊布。[2]連人點校:《九國志》,收入《二十五別史》,齊魯書社,2000年。吳在慶、吳嘉麒點校:《九國志》,收入《五代史書彙編》第六冊,杭州出版社,2004年。[3]郭武雄:《〈九國志〉纂輯探討與清輯本補遺》,《輔仁歷史學報》第1期,1989年7月,第53-64頁。[4]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卷五“偽史類”,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139頁。[5]晁公武撰,孫猛校證:《郡齋讀書志校證》卷七“偽史類”,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第277頁。[6]這種“世家”體例的影響之一,是歐陽修《新五代史》的“世家”。[7]本文所稱“國初群雄”,取自錢謙益(1582-1664)《國初群雄事略》一書的定位,即在開國前與本朝開國君主爭雄長的地方勢力,這些被本朝開國君主滅掉的群雄,一定程度上也是本朝歷史的重要組成部分,且證成了本朝開國的合法性。在此之前,徐沖將這類紀傳體史書中的國初群雄傳記統稱為“開國群雄傳”,參見徐沖:《“開國群雄傳”小考》,《中國中古史研究》第1卷,中華書局,2011年。但就命名而言,他們並非在本朝開國過程中的功臣,考慮到楊吳政權開國時,追隨楊行密的開國功臣有信都鎬《淝上英雄小錄》二卷記載其事,宜命名為“開國英雄”更適合。因此,本文將“國初群雄”與“開國英雄”稍作區分,以示差別。[8]關於朱瑾事件,參見胡耀飛:《“為國去賊,為民除害”——918年楊吳政權朱瑾政變事件剖析》,趙昌智主編《揚州文化研究論叢》,第6輯,廣陵書社,2011年,第82-97頁。[9]郭武雄誤作卷二六〇所引。[10]郭武雄誤作卷二六〇所引。【作者简介】胡耀飞,1986年生,浙江德清人,历史学博士。陕西师范大学唐史研究所副教授。研究方向:隋唐五代史。“书目文献”约稿:凡已经公开发表有关文献学、古代文史相关文章,古籍新书介绍、文史期刊目录摘要等均可。来稿敬请编辑为word格式,可以以文件夹压缩方式配图(含个人介绍),发到邮箱njt724@163.com。感谢您的支持!
6月15日 上午 7:30

张彧丨​稿本《宋蜀大字本史记校勘记》考辨

金陵书局本重“翟”字,张文虎只是列出官本(即殿本)与之相同,并未罗列众本异文,而管校不仅全面出校与之文字相同的版本,同时说明众本异文。再如《外戚世家》“及代王立为帝”,其校语云:
6月14日 上午 7:30

井超丨《石經考文提要》引宋劉叔剛本《附釋音禮記注疏》考

注:本文選自《彭元瑞〈石經考文提要〉研究二題》,原文發表於《版本目録學研究》第十三輯(復旦大學出版社,2022年3月版),引用請以該刊爲準。感謝井超老師授權發佈!《石經考文提要》引宋劉叔剛本《附釋音禮記注疏》考井
6月10日 上午 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