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警惕:常态化核酸检测存在严重的生物战生化危机风险

上海的46万外国人,正在离开

疫情期间的“新词”越来越多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臭馅饺子

2016-08-04 王元涛 下午茶品读

图:网络

韩国语的饺子是汉字词,发音近于馒头,称“满嘟”。包子则叫“王满嘟”。“王”这个音,在韩语里,一般是“巨”、“超级”的意思。比如说一个人费劲巴考到了车本,终于有资格上路了,他就属于“超薄”。再比如说,一个人走后门拿到了车本也敢上路,就可以叫他“王超薄”——当然,这种情形是指在中国了。

韩国有饺子,如同韩国人也过春节——这样的消息,很容易就让我隐隐地生出一种占据文化源头的自傲来。后来打听了一下,日本人起先也是过春节的,后来不过了。难怪中国人提起日本来,疏离感与恨意要浓很多。但是韩国人的吃饺子和过春节,与中国人已经大相径庭了。韩国的饺子细长干瘪,长相上更接近馄饨,吃法上也与馄饨类似,要放到肉与菜里炖,而且这是日常菜品,与春节无关。

现今的中国人过春节,主要有三大特色,吃饺子、看春节晚会、争论应不应该禁放鞭炮。韩国人过春节,最令人兴奋的新闻,是每年例行的波及全国的大塞车。大年三十那一天,各电视台就开始忙了,卫星转播车分兵在各条高速公路的节点上把口,全天实况报道堵车情况。我认识的韩国人,谈起春节来,几乎个个抱怨,春节回乡下老家堵车真是遭罪,下决心明年要提前走或错后走。但到了年底,忙前忙后,到底还是拖到了大年三十这一天,没一个敢拖到第二天上路的,咬咬牙,还是乖乖挤入了长长的车龙。

回老家,吃打糕,拜望老人,兄弟姐妹团聚,这是韩国人春节的主题。其中,回乡拜见父母及长辈,那是铁打的规矩,任你是大公司总裁,小铺子老板,个个都马虎不得。平时工作忙,算是合法的理由。春节放假了,你以堵车为借口,不在第一时间赶回老家,那是家族及社区道德舆论治下的重罪,谁也担负不起。大家看韩剧,相信对一件事情会印象很深,那就是子女们对老人是绝对尊重的——逢个大事小情,老爷子轻易不吱声,但只要他一开口,事情就定舵了,年轻人只有唯唯称诺的份儿。实际生活中的情形也差不多,如果有外人在场,就算最慈祥的家长,也要对子女表演出一层脸色来。

与韩国朋友老朴讨论过中国为什么失去了这样尊老的传统,老朴说,他在中国时观察过,成功家长对子女还是很有权威的,那些一生混厄,工作没成就,家庭也整治得穷乱不堪的老人,就容易成为子女训斥的对象。往大了说,中国百年来的历史,没有哪一拔老一辈人作为整体,把一个像样的国家和富裕的生活交给年轻一辈。这样一代一代累积下来,尊老的传统就散失掉了——老朴是好心,但听起来太近诛心之论,不提。

老朴的弟弟小老朴在釜山工作,每年春节,他专门选大年三十这天回家。这天堵车的路,只是由首尔下行的一侧,而上行那一半路面,几乎是空的。他的车一路狂奔,每小时跑一百二十公里他都嫌不过瘾。他最喜欢看一路上对面成千上万的司机对他行注目礼。这是他每年都会在心底暗暗企盼的大乐子,也就是他的鞭炮,他的春节晚会,以及他的饺子。

刚来首尔不久,就见到了一则新闻,有人举报,发现了臭馅饺子。登时心里直乐,原来,韩国也和中国差不多,臭馅饺子横行。可是不久又传来消息,产生臭馅饺子的老板,因为被媒体曝光,企业破产,债权人逼债,跳了汉江。

难怪韩国中小企业都纷纷往中国跑。设若是在中国,生产臭馅饺子,绝不至于破产。就算出人命了,被曝光了,老板还可以卷钱跑路,能跑美国跑美国,能跑加拿大跑加拿大,谁还会羞耻绝望到跳江的程度?

节选自《我要带你去韩国》


@王元涛,资深媒体人,曾任吉林省《青年月刊》主编,后长期旅韩,现任韩国《亚洲经济》报社中文版总编辑,曾为《南方周末》等报刊专栏撰稿,著有长篇小说《我的朋友孔丘》、随笔集《汉城.汉城》、《中国文化常识》(韩国出版)等。

- END -

合作&投稿:1455798170@qq.com

下午茶品读微信号:xiawuchashuxi


近  期  热  门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花露烧|食蟹欢|绿皮车|仙子厨娘

江南美食|胭脂鹅脯|水信儿|老鸭汤|微醺

汪曾祺|韩国新闻|丁天|史铁生|王祥夫

屏风|韩国黑社会|租房|冰心|山海经

蚕蛹|藕香|盲道|初夏的水果

侯孝贤|鸡头菜|魔兽


读书、观影、诗意的生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