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没有被 S 过的新娘(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83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最开始王婆发现王轩和林芳不见的时候,是一天清晨。


儿子不在家倒是不稀奇,可这儿媳一清早也不在家,就有点奇怪了。她屋里屋外的找了个遍了,也没看见人影。


她想大概儿媳也去县城里办事去了吧,因为林芳家在县城里不仅有工厂,还有几个零售商铺。


可是到了晚饭期间,也没见到夫妻两回来吃饭。王婆这才开始打电话给他们,可夫妻两人的手机一直没人接听,王婆想着大概两人都在忙吧,也没太放在心上。


可是第二天,夫妻两依然没有出现,这时王婆开始有点担心了,当她再次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夫妻两人的手机都关了机。


手足无措之下,她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女儿。


“你弟弟不见了...”王婆带着哭腔语无伦次的叙述着,“跟林芳一起,不见了...怎么办呀...”


“不见就不见了呗。”王瑜的语气如此不屑一顾,似乎她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你怎么能这么说啊,这可是你亲弟弟啊...”王婆的撕心裂肺丝毫无法感染到王瑜。


之后,王婆向村委会求助,村委会又在县城的警局里备了案,警察来王婆家里了解相关情况后,便再无音讯,夫妻两人始终都找不到踪迹。


村里人都知道这夫妻两自打结婚起一直在吵架。瞬间谣言四起,有人说,林芳嫁到王家两年多,都没生个孩子,于是天天吵架。


又有人说,王轩嫌自己老婆丑,逼着她去整容,所以才天天吵架。


还有人说,王轩早就在县城里找了女人,带着县城里的女人私奔了,林芳估计是去县城里找人去了。


众说纷纭,也说不回这两人。


自打王轩夫妻俩失踪后,王婆便每日坐在枣树底下,眼巴巴的望着大院门口,怎么都不肯离开这个院子,似乎期盼着哪一天能在门口看见自己儿子儿媳归来的身影。


孤零零的大院里,独留下王婆一人。


后来,她在枣树底下栽满了一圈迎春花,每当春天到来,枣树底下就开满了金灿灿的黄色花簇。


自打王轩和林芳失踪后,哆哆便经常独自下乡来看望自己的外婆,她看着日渐苍老的外婆,没了往日的生动,声音也不像当年在酒席上那般钢韧有劲,变得越来越和蔼慈祥。


哆哆心疼外婆,更是无法理解自己的妈妈为何如此厌恶自己的舅舅。


三年后,王婆郁郁而终,她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刻,依旧是坐在枣树底下,痴痴地望着大院门口,就这么断了气,静谧的一睡不起。



王婆去世后,王瑜便带着哆哆回了老家,操办了王婆的葬礼。


灵堂设在了大院临时搭起的棚子内,棺材也摆在了枣树底下,那团迎春花旁。


哆哆该是最伤心的了,在回老家参加外婆葬礼的这几天,她也像外婆一样,经常抽张椅子坐在枣树底下,她一直不明白,外婆为何特别喜欢坐在这里,她在看些什么?


如今她自己也仔仔细细的感受了一番,除了面前的那团迎春花,也就只能看见大院周围的水泥墙了,天气好的时候,倒是能看见耀眼的夕阳,或许,对于外婆来说,就是在享受这些吧。


王瑜按照村里的传统,请来了庙会里的和尚为王婆念经超度。


葬礼当天,院子里又围满了一大群村民,和婚礼当天同样的一批人,同样的一个地方,参加的,是不同的仪式。


在这群黑压压的村民里,掺杂着两个身披红黄色袈裟的光头和尚。他们盘腿坐在了棺材前方,面对着王婆的遗像和香炉,敲着木鱼念着经。


王瑜一直盯着其中的一个和尚看着,因为这个和尚实在是太奇怪了,虽然和尚都有慈悲之心,可是为一个陌生亡人超度念经至于哭得如此不堪吗?


王瑜盯着和尚的侧脸,看着看着她便觉得这张侧脸十分熟悉。待那两个和尚念完经起身,王瑜这才看到那和尚的正脸,这分明就是自己的弟弟,王轩。


和尚也盯着王瑜看着,两人在村民众目睽睽之下,对视了良久。


哆哆从屋内出来,走到母亲身边,看着母亲目光呆滞的一直盯在一个方向,她也随之望去。


“舅舅...”哆哆不自觉的喊了一声。


这一声,村民们纷纷望了过来,都看向这个身披袈裟的和尚,没错,这就是三年前莫名其妙失踪的王轩。


“王轩成和尚了?”


“是啊,林芳呢?难不成林芳也出家做尼姑去了?”


瞬时间,灵堂内嘘声一片。


两个小时后,警察来了。


是王瑜报的警,当她看到王轩的那一刻开始,便感到一种不祥预感,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要报警。


警察来了之后,村民们被纷纷劝了回去。王轩依旧独自坐在王婆的棺材前,念着经。


王轩被警察叫到了屋内,经过半晌的私密谈话之后,王轩戴着手铐出了屋。


王瑜和哆哆目瞪口呆的看着王轩,只见他走到了枣树底下,往枣树的右侧那块地指了指,那块迎春花开得最盛烂的那一块土地。


两个警察对视了一下,向王瑜借了把铁锹,开始在那块土地上小心翼翼的挖了起来。一簇簇迎春花被铁锹挖倒在一旁,毫无生机。


王瑜和哆哆站在一旁,屏住呼吸,心里有着大胆的猜想,却不愿事实如此。


挖了没多久,两个警察便停了下来,褐色的泥土里,露出了显眼的白色物体,仔细看看,那是一个人的手指骨头,骨头上,还戴着一个金戒指,那是王轩结婚时,王婆亲自给林芳带上的婚戒。


王瑜见状,转头呕吐不止,哆哆害怕的一同转过了身,不敢再看第二眼。


紧接着,林芳的尸骨被挖了出来,一具被泥土腐化得几近只剩下一堆白骨的尸体。


王轩被警察带走之时,取下了颈间的佛珠,递给了王瑜。


“这是我这几年来一直诵经的佛珠,一直想把它给你,它会保佑你的。阿弥陀佛。”他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姐姐,尽管他知道是她报的警。


王瑜接过佛珠后,王轩便向他鞠了一躬,消失在了大院内。


后来据警方的诉讼,王轩与妻子自结婚起争吵不断,甚至无数次大打出手。一向温顺忍让的王轩,在最后一次打架中,被林芳激怒,最终控制不住自己,在打架中失手掐死了林芳。


等到王婆破门而入,林芳早已断了气。


王婆让王轩连夜逃跑,给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


“不管去哪,永远不要回来了。”这是王婆对自己儿子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满脸的泪珠,让王轩刻骨铭心。


后来的事,王轩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或许能想象得到,自己的母亲在深更半夜时,一个人把林芳的尸体拖到了大院前,拿着铁锹满头大汗的挖着坑,把林芳埋了,还栽上了迎春花。


王轩逃到了离村庄十几公里外的庙会,做了和尚,三年来,没有出过庙门。


当王瑜来到庙会,想请两个和尚帮自己母亲念经超度的时候,王轩就下定决心,不再躲了。


王瑜后来到哪都戴着那串佛珠,或许她,也对自己的弟弟释怀了吧。



又过了五年,王婆家的大宅院面临公路重建被征收,王瑜身为唯一继承人,毫不犹豫的签了字。


然而在几天后,王婆家的大院就上了新闻。据说在挖掘那颗枣树的时候,在地底下挖出了一具白骨,骨头和树根盘踞着,连在了一起。


时间回到四十年前,那场百年一见的洪灾。


其实当年杏阳村里的天灾并没有那么可怕,可怕的是人祸。


那年村里确实发生了洪灾,只是水位线刚好到一个成年人的膝盖而已。趁着这场天灾,杏阳村里来了不少强盗,而村民的资产其实也没有其它,也就是那几只家禽罢了。


强盗们企图抢走王婆家的那些鸡鸭鹅,王景林上前阻拦,不料被强盗一刀刺死。


杀了人还不止,他们又进屋强奸了当年不过三十的王婆。


然而这一切,都被躲在床底的王瑜看得一清二楚。


事发过后,王婆害怕事情传出去,更担心自己怀孕。如果当真怀上了,她肯定不忍将孩子打掉,那毕竟是自己的骨肉啊!而且王婆一直想要个男孩,现在自己的丈夫也死了,若真有缘能生个男孩,那也能成为这个家里的一个依靠。


思量一番过后,她最终选择了把自己的丈夫埋到了枣树底下。谎称他去追被洪水冲走的家禽,就这样一去无回。


十月怀胎后,王轩便出生了。


从那天开始,王婆就开始坐在枣树底下,一直到生命结束。


如今枣树倒了,这大宅院里的故事,终于都结束了。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两个男人的背叛

两个男人的背叛(下)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

不打扰,是最后的温柔(下)

小三的愤怒

小三的愤怒(下)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

卖身为妓的太子妃(下)

恋上大叔的床

恋上大叔的床(下)

备胎上位史

备胎上位史(下)

地狱来的顺风车

地狱来的顺风车(下)

夜店不谈情

夜店不谈情(下)

回村的诱惑

回村的诱惑(下)

Good night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