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0月1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小小山村也有诡事发生 ?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1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傍晚,饭桌上的四个人各自有心事沉闷着脸,一声不吭,只听见碗筷碰撞的声音和着咬肌重重的咀嚼声。

“我吃饱了。”顾因放下碗筷,冷着脸进了房间。

还没踏进房门,婆婆便说话了,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自己听到,“结婚五年,孩子不生,这吃的倒是越来越多。”

“妈,你别说了。”又听见自己老公秦远胆怯的制止。

“真话还不让人说了,再这样下去,我跟你爸死了都看不到你的孩子,你让我们怎么放心。”

婆婆的冷言冷语,顾因早已习惯。

三年前,公公婆婆说是家里不方便,要在这住,便一直没有回去过了,顾因夫妻俩的生活也由此成为了悲伤的分水岭。

三年了,起初是干涉生活,后来是干涉感情,到现在干涉生育,这三年过得毫无润色,这个家像是一座牢笼,囚禁着顾因,也许下一刻便会窒息。

顾因在房间里不知趴了多久,才等到老公秦远蹑手蹑脚的走进来。

“今天上班辛苦了。”一双手在自己肩膀上十分卖力地讨好。

顾因垂着眼,脸色疲惫,“秦远,我们租房子出去吧。”

顾因很明显感觉到肩膀上的手停了下,缓过神又开始继续捏着肩,“我们自己有房子,租出去干什么,房子又大,租在外面只能住小房子。”

“房子好大,还是个复式的别墅,可是我只想住几十平的小房子。”顾因回过身,看着秦远。

“你别多想了,爸妈他们是年纪大了,在乱想。”

“你想不想要孩子?”顾因直直地盯着他,见他眼神躲闪就捧着他的脸,“你认真回答我,这个问题你已经逃避三年了。”

秦远还是没有说话,对于顾因而言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们婚前说过丁克的,我也说过,我不强求你,你要是不喜欢可以不跟我结婚,可是你接受了,但是你现在动摇了,所以任由你的父母逼迫我,对吗?”

“他们只是年纪大了,不是逼迫你。”

“你又在避重就轻,我在说你的问题,你的父母所有的冷言冷语我都可以不听,我很疲惫,是因为你动摇了,你接受了他们的提议,你在逼我。”

“我没有逼你,还有,他们也是你的父母。”

顾因冷笑一声,“呵,你默许了,我把他们当父母,他们把我当女儿吗?我在这里永远是个外人。”

“咚咚咚!”门外又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小远,跟爸妈散散步。”

见秦远有些犹豫之色,顾因无奈摇摇头,“去吧,乖儿子要常常陪绕在爸妈身边。”

“你别多想,好好休息。”秦远甩下几句关心人的话便出去了,顾因无奈苦笑了一声,怎么以前没看出他如此听父母的话。

晚上,顾因,秦远躺在床上,两个人没有睡觉,望着头上的灯,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身边的秦远试探性地挪了挪位置,将手臂搭在顾因身上,顾因却拂开了他。

“秦远,你说,我们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味了?”

“变什么味啊,我还是一样爱你。”秦远侧着身,抱着顾因,把头埋在脖子上。

“你很想要孩子吗?诚实地回答我,我能体谅你,爸妈不逼我,一切我们都可以好好说。”

听到顾因听这么说,秦远立马坐了起来,他的脸色看起来轻松又开心,“我看以前同学以及现在同事,都有孩子了,我觉得我们的生活或许也可以添个孩子,我们要尝试着去做个父母,养一个小孩子,就像把小小的自己亲手带大。”

顾因看着秦远小心翼翼地描述着,想争取自己的同意,想想,自己的丈夫除了有些听婆婆话之外,其他各方面事情也对自己挺好的。

而且结婚这么多年,确实身边的同龄人也都有了孩子,一开始自己不想生孩子也是考虑到了经济生活,以及婚后的个人生活。

可是年纪越大,这种想法也有些在外界环境中有些变化,只是,在轮番的逼迫下却变成了反感。

“我们可以考虑,但是有一件事情要答应我。”

“可以可以。”秦远满满点头,好像生怕自己反悔似的。

“我们搬出去。”

顾因话一出口,只见秦远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一时之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这样吧,你在想想,想好了我们再备孕,对了,我要孩子不是因为外力,是因为我也有改变原先想法的意思,就这样,睡了吧。”

顾因将转向另一边,手臂垫着头,秦远也默默躺下,良久,又听到秦远小声地琢磨着,“你说我们这么久,怎么没有意外怀孕过?”

“我不是一直在吃长效避孕药嘛,别想了,睡觉。”顾因闭着眼随口答了一句,忽然睁开眼,转念一想,急急忙忙起身。

“你怎么了?”

顾因翻着床头柜,拿出药盒,仔细检查又对比了几番。顿时觉得火冒三丈,将药品甩在了秦远身上。

“什么时候的事情?”

“什么什么事情。”

见秦远一脸逃避打马虎眼,顾因更是气愤,大声喊,“我问你,这药,你什么时候给我换的!”

秦远依旧不做声,顾因上去扯着他,大声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样做,我问你是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

“去年?”顾因一脸不可置信,自己也没注意过药,没想到竟然会用这招,“你是想先下手,打我个措手不及是吧,如果我不跟你沟通,你也不跟我沟通是吧?”

秦远一个劲儿地在道歉,顾因只觉得一切真是太可笑了,“婆婆也知道对吧?”

“嗯。”

“因为你们怕我不生孩子,所以换掉药,你的父母住在这里天天督促我监督我,你忘记了吗,结婚前我跟你说过我不想要孩子,你答应了,我们才结的婚,你现在反悔了,还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带着我一起反悔,我还得和他们住在一起,天天忍受精神上的压力,为什么我们夫妻之间不能好好沟通,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们不是说好了准备要孩子了吗,我会让爸妈回去的。”

“之前有这个准备,现在想想暂时不必了。”

这时候门外又响起敲门声。

“儿子,怎么了,这么大晚上?”

“妈,没事。”

“不行,我得进来看看。”

说着,只听见门外的开门声,这房间里的钥匙他们都有,还有什么隐私,自由,生活可言。

秦远的爸妈一脸担忧地进来,看着眼前的场景立马问着自己宝贝儿子。

“这是怎么了呀?”

还没得秦远开口,顾因便抢过去话,“爸妈,这么大晚上了,你们在这儿不好吧。”

秦远的妈妈白了自己一眼,“你们这么大晚上不说,只听见你的吵闹声,秦远工作了一天,你还找他闹。”

顾因把刚刚甩在床上的药品拿起来,放到秦远妈妈跟前,“妈,你知道这个事儿吗?”

她听了有些局促起来,但还是一副正派的样子,“做人家媳妇儿哪有不生孩子的,还吃着避孕药,你不急,我还替你急。”

“请你们以后不要来干涉我们的生活。”

“你这话说的没大没小,远儿是我们的儿子,怎么就是干涉!”秦远的爸爸站在一旁也帮着自己的儿子,而秦远窝在床上没有丝毫表示。

“公公,媳妇儿穿着睡衣,你进这房里,合适吗?”

“好了好了,先睡觉,你俩的事自己好好处理。”秦远的妈妈拉着自己的老公出了门,秦远一句话也没说。

顾因疲惫地躺回了被窝,但却跟秦远保持了距离。

秦远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拍着自己想探探脾气,顾因没有甩开他,只是有气无力地说,“今天很累了,我们俩都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看看这日子怎么过。”

轻拍的手犹豫地停了下来,去关了灯,各自睡去了。

自从上次避孕药事发生之后,顾因便跟秦远冷战了起来,任秦远再怎么讨好也没用,永远是冷着一副脸看着他们。

而顾因跟公婆的关系更加冷起来,再次激发矛盾的是秦远父母从公园带回来的一沓相亲消息。

“这是帮谁相亲?”顾因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将这些东西放在饭桌上,问着大家。

三个人只低头吃饭,像是什么都没听见。

“按照换药的时间,有一年了,这一年我都没有怀孕,”顾因拿起那沓消息,一张一张翻着,她知道这是秦远父母特地让她看见的。

“看样子是不是我没有生育能力却瞒着别人的儿子说自己丁克,儿子受了欺骗,这可怎么办呢,怎么把这个儿媳妇赶出去呢?”

秦远的父母依旧没有说话。

“这个儿媳妇不听话,把卧室的锁给换了,还要抢走自己的儿子,是不是?”

“够了!”秦远终于出声了,把顾因手里的东西拿走丢进了垃圾桶,“我只认顾因。”

这时候,顾因的妈妈把碗筷也放下了,“两年,两年之内还没有怀孕,我跟你媳妇你自己选一个吧,我就看看这老天爷是不是想让我这个只有一个儿子的老人家最后被赶到烂房子里死掉。”

她越说越用劲,眼泪像雨似的往外掉。

顾因看着她们,笑了笑,叹了一口气,“这样吧,明天你们有空就跟我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我有没有生育能力,对了,顺便把东西都带上。”

“什么东西?”秦远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离婚的东西啊,检查完我们就离婚。”顾因说完便起身准备出去了,好久没有好好地饭后散步了。

还没到门口就被秦远扯回来,“你为什么要这样?”

顾因甩开他,一直往外走,秦远紧跟在后面。

一直走到了安静的公园,看不见自家的大房子,顾因才开口,“你是不觉得我无理取闹,像一个神经病一样,天天地将你夹在中间,你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秦远很不想承认地点点头,“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婚啊!”

“我也没有想过,我甚至都不想跟你离婚的,”顾因回答着他的话,瞬间,憋了很久的委屈的泪水留了下来,“你知不知道,自从你爸妈来了,我就像现在的你,被生活困着,喘息不过来,我都快被勒死了。”

“他们都是老人,是善意的。”

“你看看你,到现在还是这副说辞,你没看出来他们怎么对我吗,他们好爱你,真的好爱你,爱你爱到生怕我这个媳妇把你抢走了,所以在这里跟我争着你的爱,他们将我当做敌人,冷言冷语。你对我好,我知道,我也很爱你,可是你却从未帮我说话,也不敢违背你的父母,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已经是一个有妻子的男人了,怎么还活得跟个孩子似的。”

顾因不停地留着眼泪,说话气都有些喘不上来,情绪无法抑制,“三年了,我感觉我快要窒息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秦远闭口没有反驳,给顾因擦着眼泪,轻轻地拍着她的背,然后又听着顾因带着哭腔说,“我真的很爱你,可是我感觉好累好累。”

“也许他们只想要一个孩子,有一个孩子,他们就会安静的。”

看着秦远,他还执着于孩子,“不会的,就算我今天有孩子他们也不会喜欢我,因为你太爱我了你知道吗,爱到让他们害怕,爱到让他们想方设法地想赶我走,所以我留不下了。”

“不不不,”秦远慌乱地抱着顾因,“我会让他们走的,你不要离开我。”

“你明天陪我去医院吧。”

“不去了,不去了。”

“要去,”顾因撑开秦远的怀抱,看着他,“我要把检查结果放在他们面前,至少他们明面上没得话说。”

第二天,顾因和秦远来到了医院。

陪着顾因做完了检查,想着,要是有了这份报告也有了明面上的理由可以让他们走了,回归到本质的婚姻生活,修复和秦远的关系。

只是没想到的是,诊断的结果却是……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