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安小幺 安小幺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05个故事


(听说音乐跟故事更配哟~)


“这……”杜玉笙有些疑惑地看着闫小芳,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您不是一直都想见一见传说中的才女吗?喏——这就是了。”闫小芳杏眼一眨,脸上满是得意。

“什么?”杜玉笙赶忙站起身来,手扶着折扇仔细地看,“莫非您就是……”

“杜先生近来可好。”青纱遮面的女子微微欠身,颇有一种大家闺秀的风范。

“甚好,甚好。”杜玉笙连连拍了几下折扇,似是想到什么,几步走到门口朝外面小声交代了几句。几名黑衣人点头示意,纷纷下了楼。

“秦小姐,无事不登三宝殿。我知道您跟革(*)命.党有些联系,如今来找在下,定是有些原由的,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杜玉笙拱手示坐。

“杜先生果真是聪明人。”秦淑珍大方坐下,开门见山地说道:“我知道上海的码头十有八九是先生的地盘,后天的凌晨三点会有一只日本的商船在十六铺码头靠岸,这其中有一批重要的“货物”,希望先生给个方便。”

“好说好说,既然秦小姐开了口,小生一定帮忙办到。只是秦小姐与我素未蒙面,为何这样信我,难道就不怕我把你卖给我那义兄黄金桂吗?”

“我知道杜先生是深明大义的,也相信您是一个心存良知的读书人。”秦淑珍语气坚定吐息幽兰,薄薄的青纱随风而动。这顶高帽子戴上去,是正中杜玉笙的下怀。

这一夜,三人坐在一起彻夜长谈,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出于对秦淑珍的尊重,杜玉笙也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虽然他很想知道青纱之后究竟是一副怎样的面容,但是转念一想,还是留点余地比较好。

这日,天刚亮,一辆黑色的洋车悄悄地停在天香楼的后门口,杜玉笙恋恋不舍地将秦淑珍送上了车。临走前,更是将自己右手上的扳指抠下来递到秦淑珍手里。

“现如今人心难测,也怕计划有变,如若有麻烦,将这枚扳指亮出,道上的人自然会出手相助。”

“多谢先生。”秦淑珍紧紧握着那枚扳指再三答谢,洋车擦着黑烟缓缓地消失在巷口。

“上海滩能有三爷这样的人物,真是国之大幸。”闫小芳站在身后,温柔地挽住了杜玉笙的手臂。

“不,上海滩能有你们这样的女子,才是国之大幸。”杜玉笙轻轻捏了捏她的手腕,两人相视一笑,转身回了天香楼。


谁也不知道闫小芳是怎么认识秦淑珍的,仿佛自从上海滩有了闫小芳起,就出现了秦淑珍这个人。

一个是抛头露面周旋于权贵之间的名媛,一个是深居简出从未露面的才女,本以为毫无交集的两个人,竟然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

“往后你还需跟她保持一些距离,别让黄金桂抓住了把柄。”床榻间杜玉笙点了一支烟,眼神中透着一丝担忧,他与黄金桂明面上虽然以兄弟相称,实际上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真遇上什么事情还得靠硬实力。

“三爷,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您。”闫小芳酥(*)胸半露,翻身捏住杜玉笙的下巴,樱桃小嘴靠近了他的唇,“你爱过我吗?”

“爱?”杜玉笙低头,迎着闫小芳柔情似水的眸子,“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如果有天,我不在这世上了,你会伤心吗?”

“伤心。”杜玉笙不假思索地回答,“如果你死了,我可能半年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

“傻瓜,那样你也活不成了。”

“没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三爷……”闫小芳的手指封住那张刀削一般的嘴,动情地将头轻轻伏在他的胸口……

第二日凌晨两点,十六铺码头一片肃穆,几十名装卸工人整齐地立在风口处,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世界静得只剩下海风拍打岸边的声音。

在十六铺码头不远处有一个小小的粥铺,锅里的粥还在冒着热气,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手中的活没有停过,眼睛却时不时地留意四周。

“他靠得住吗?”粥铺的角落里坐着五六个人,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模样,其中一个带眼镜的男人撇了撇门口的老头,向同伴问道。

“钟叔加入革(*)命.党的时间比我还早,如果他都信不过,那就没人可以信了。”一个青纱遮面的女人沉了沉嗓音,暗自捏紧了自己的衣角。

“淑珍姐,您身体不要紧吧?”眼镜关切地问。

“无妨,只是小感冒。”几个人正说着,从远处的海平面上忽然出现了几盏昏黄的灯光,在与码头进行了一些信号沟通后,渐渐朝岸边靠了过来。

“到了。”女人的声音有些激动,一行人纷纷起身,跟着出了粥铺的门……


随着一声闷响,一艘挂着日本国旗的商船在十六铺码头靠了岸,几十名工人在工头的带领下纷纷挤到了货舱口,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生活的开始。

“快点快点。”工头的手里拿着一条沾了海水的鞭子,抽在身上是火辣辣的疼,工人们咬着牙,一刻都不敢怠慢。

秦淑珍和眼镜陈文一行人来到码头,眼睛盯着从船上卸下来的一个个木箱,连眼睛都不敢多眨一下。

不多时,一个画着红色十字的大木箱从船尾拖了下来,两个工人抬着还是稍显吃力,再往后紧跟着的是一个稍小的箱子,上头也画着一个红十字。

“就是它了。”众人心头一紧,秦淑珍当先一人跑了过去。

“你们干什么?”工头以为是别的帮派过来抢码头,把手按在了腰间的枪套上。

“我们是三爷的人。”秦淑珍将手中的扳指举在空中,回身示意身后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原来是贵客。”工头见了那枚扳指,当下放松了警惕,并且脸上赔笑地走到了秦淑珍近前。

杜玉苼怕人多口杂走漏消息,所以没有提前跟手下交代这些事情,现在想来,这扳指也算是别有用意。

找了个隐蔽处,秦淑珍将运来的两个木箱撬开,当中一个大木箱里装的都是稀缺的医药品,而剩下那个小木箱里则是此次的关键人物,革(*)命.党的联络代表苏汉卿。

“淑珍,别来无恙。”苏汉卿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整理了一下仪容,英俊的面庞上有藏不住的喜悦之情。

“回去再说。” 秦淑珍心里隐隐有些不安,正恍惚的时候,头顶上突然响起了枪声。

“不好了,黄金桂亲自带队过来抓人了。”粥铺的钟叔一瘸一拐地跑过来,看样子腿上是挨了一枪,没多跑出几步,一下栽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怎么回事?”苏汉卿的手死死地捂住胸口里的机密文件,瞧着钟叔身后那黑压压的一片。

“看样子,我们被出卖了。”秦淑珍环顾四周,发现唯独少了陈文一人,“你们走吧!黄金桂是冲着我来的。”

“淑珍。”苏汉卿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想让她去送死。

“看清楚了,我不是你的淑珍。”女人一拉脸上的青纱,露出了自己的脸,苏汉卿一惊赶忙松开了手。

“真正的淑珍在天香楼等你。”等苏汉卿回过神来,女人已经遮上面纱冲向了钟叔倒下的位置。


“秦淑珍,老子终于把你给抓住了。”一众官兵团团地围住一个孤立无援的女人,在确认了她身上没有武器之后,黄金桂上前一把扯掉了她的面纱。

“哼!原来传说中的才女也不过如此。”黄金桂摆了摆手,露出了嘴里几颗大金牙。

“不对,她不是秦淑珍。”陈文从黄金桂的身后闪身而出,瞠目结舌地指着面前的女人。

“你这个叛徒。”女人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竟然是那个女学生蒋青……

天香楼,天字一号房,闫小芳将几封信件小心翼翼地收整在一起,其中就有一封来自日本的信,信上署名——苏汉卿。

没有人会想到,上海滩天香楼的头牌闫小芳,竟然就是巡捕房的通缉犯,《新报》的主笔秦淑珍,之前与杜玉笙见面的“秦淑珍”一直都是蒋青假扮的。

“淑珍。”苏汉卿推门而入,激动地四处寻找,可是找了半天,仍旧没有找到他的秦淑珍。

“你是谁?”到这时,他才注意到八仙桌上端坐的闫小芳,心中顿生疑惑,再看她手中的书信,脸上更是吃惊。

“我?”闫小芳将信收入旗袍的暗囊中,勉强挤出一丝苦笑,“我就是秦淑珍。”

“骗人,我见过淑珍,不是你这个样子。”

“秦淑珍不过是一个代号罢了。你的淑珍,在你离开上海的第二月就遇害了。”闫小芳起身,将一个小物件递到他的手里。

“我们把她的尸体偷回来的时候,发现她的手里紧紧地攥着这个东西,我想这个东西,对她很重要。”

“怎么会这样……”苏汉卿盯着手掌心里的那枚精致的蝴蝶胸针,泪水无声地滴落,那是他临别前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闫小芳转身不再看他,透过窗棂偷偷抹了一把眼泪。

远处的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也许不久之后,她也会像历届的“秦淑珍”一样死去,可是国人终将看到新的希望,这样,她们的牺牲也就都值得了。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娶个寡妇喜当爹

娶个寡妇喜当爹(下)

消失的她

消失的她(下)

痛爱成瘾

痛爱成瘾(下)

少女床前站着谁?

少女床前站着谁?(下)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

她被陌生男人带上火车(下)

不爱回家的老公

不爱回家的老公(下)

半张脸的女人

半张脸的女人(下)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

为什么男人喜欢去夜总会(下)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

你这种女人配不上我儿子(下)

切肤之爱

切肤之爱(下)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

孩子说,学校是地狱(下)

我怀了QJ犯的孩子

我怀了QJ犯的孩子(下)

Good night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哟

给我你的小心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