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叫魂2:2021中国互联网境外势力大恐慌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iStructure

Vessel要拆了,建个模纪念一下!

Vessel使用的钢结构框架直接暴露在大众视野中,使其具有很高的透明性和完整性,同时,楼梯采用深铜色调的金属饰面,能够将其与周围的建筑区别开来。
4月4日 下午 5:00

雨棚笔记

在读书时期,曾经旁听过日本结构师大野博史的评图课。课上大野博史分享了函馆市一个改建电车站的雨棚设计,由于人流等功能需求,候车区宽度需要由原方案的1.2m加宽至1.7m,为轻盈的结构设计带来了挑战。
2018年1月28日

楼梯的世界

STORE内的玻璃旋转楼梯。这个楼梯其实结构上没有什么花哨的地方,简单暴力,就是用玻璃承受竖向荷载。但是充分利用了人们对玻璃这种材料易碎的固有印象营造了一个酷炫的入口空间,形成一个极致通透的效果。
2017年12月17日

命题作文—加油站

这种设计最初被确定为瑞士其他高速公路服务站的原型,后续因种种原因未能推广。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业主想要拆除这座加油站,但在建筑师和工程师的呼吁下,瑞士政府将这栋建筑列为保护建筑,永久保留。
2017年10月29日

结构大师系列——海因茨·伊斯勒

其次,织物的正交纤维很难控制到完全各向同性,伊斯勒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后来他制作石膏模型用的是橡胶膜。在伊斯勒的档案中,这种包含橡胶膜的模型很少,因为必须将橡胶膜取下才能精确地测量石膏模型。
2017年10月8日

结构大师--弗雷西内 Freyssinet

引注:1898年综合工科学校没有录取弗雷西内,正如半个世纪前没有录取埃菲尔一样。弗雷西内只好重考一年,以161名的成绩勉强被录取了,然而以第19名的成绩毕业。之后继续去了法国桥梁和道路高等学校深造。
2017年9月3日

结构材料系列—钢筋混凝土

模板按照材料分类,有木模、钢模、钢木组合模、铝合金模、塑料模,砖砌模板等。通常曲面形态的混凝土模板制作复杂、造价昂贵。坎德拉利用双曲抛物面的直纹特点,用竖直的木材搭建模板建造了许多优美的HP壳体。
2017年7月23日

结构思考系列——刚度

可见,力在结构中的传递路径是遵守刚度分配原则的,哪条路径刚度大,力就沿着哪条路径走。力总是沿着刚度最大的路径传递(不是最短路径哦)。当然,以上这些可以根据变形协调原则通过数学公式推导出来。
2017年6月25日

结构黑科技——结构参数化

比如下面这个例子,对于固定楼面布置和荷载情况,通过参数化计算各种方案,计算机自动挑选最为适合的支撑结构布置。建模、计算过程、计算结果等,数据与图形都是交互的,任何数据的变动都可以在图形窗口实时显示。
2017年6月11日

结构大师-托罗哈

6.4m,横向总跨度32.6m,纵向约55m。屋盖混凝土层厚度最小7.9cm,在两个筒面相交处厚度加强至15.9cm。屋盖虽然采用混凝土壳的建造方式,但实际受力相当于一个横截面为正交筒面的纵向梁。‍
2017年4月9日

结构大师系列—Eladio Dieste

……我们需要不懈的努力,才能从塞特(Sert)所说的“绘图板的暴政”下解放出来。我非常担心,前人以更原始的方式实现的成就,经我们之手不但没有变得更加成熟和理性,反而因粗暴的简化而逐渐枯萎。
2017年3月19日

结构大师系列--Fazlur Khan

第一个应用该结构体系的是1965年建成的芝加哥Brunswick大厦。大厦共35层,总高度144.5m,是当时最高的钢筋混凝土建筑。如今,应用钢筋混凝土框架-核心筒体系,最高可以建到70层。
2017年3月7日

结构大师系列—坎德拉

在这里有必要先介绍一下双曲抛物面(H.P.):它是一抛物线(母线)沿另一凸向与之相反的抛物线(导线)平移所形成的面,是可以用数学公式完全表达的。其样子如下图所示,由于形似马鞍,又称马鞍面。
2017年2月20日

从一根简支梁说开去

想要跨越一段距离时,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粗棒状的物体横置于两个支点之间。这种方法,我们的祖先在几万年前就已经知道了。在他们的原始生活中被风挂到的树木偶然横跨在小河上,被当作原木桥使用。
2017年1月24日

结构大师系列--皮埃尔·奈尔维 P.L.Nervi

开设iStructure公众号的初衷是想分享结构工程领域的见闻、优秀的结构设计,以及一位普通结构工程师不太成熟的思考。如果读者寥寥,权当作是对所见所想的记录。
2017年1月14日

从一根悬臂梁说开去

由于人类对于材料的认知,目前还停留在一维的阶段。对于结构验算,我们倾向于将结构看成由构件组装而成,所有的结构验算都是将非常复杂的问题降维。直至降维到钢材的单向受拉承载力、混凝土的单向受压承载力。
2017年1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