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妻子假装女同学加老公微信,结果万万没想到...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菁英丨陈原:哥哥陈星,投身发明四十年

2018-01-20 陈原 新三届 新三届

         老编的话:新三届学子,人中龙凤荟萃,皆为一时之选;南金东箭聚集,各领几分风骚。30多年过去了,他们中立德者有之,立言者有之,立功者更有之,可谓不拘少长、贤能辈出。本号特辟“菁英”栏目,刊发记录新三届精英的非虚构作品。


本期人物

发明家陈星(shane chen)


        在CES 2018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科技展览会上,发明家shane chen获最佳产品奖。

 


视频:电动独轮车之父  Shane Chen



陈星是我的兄长,长我一岁。我家兄弟三人,我排行第二。


前两天,读到一则消息,开头就是:“独轮车之父Shane Chen重新回到观众的视线,在CES 2018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科技展览会上,他带来了最新作——一款结合了独轮车与双轮平衡车特点的Iota Trax。这正是去年Iota的升级版。”

陈星新发明的旦旦车,看起来好像一款电饭煲


Shane Chen就是陈星,我的哥哥。近些年他在中外人们的眼里是个发明家,媒体称他是“发明狂”。


其实,真要算起来,陈星因发明而出名并非起自近几年,而是40年前。

 

形象登上《无线电》

名字出现在《光明日报》

 

1977年11月11日,《光明日报》第二版刊登了一条介绍北京平谷县英城公社采用《无线电遥控农业深井泵》的消息,其中最后说:“这项科研成果,是电子技术爱好者、北京东城区下乡知识青年陈星同志在有关技术人员帮助下研制成功的。”

1977年11月11日《光明日报》二版刊登陈星发明成果消息


有一本杂志叫《无线电》,1955年创刊,是当年非政治类刊物中普及最广、发行量最大的杂志,无人不晓,喜欢理工科的青少年几乎人人订阅。文革初期这本刊物停刊,1973年复刊后,在那个知识荒废的年代立即成了人们的最爱,畅销全国。


1978年第二期,在杂志的封二,陈星的形象刊出,他正蹲在机井旁埋头钻研。图片说明是:北京平谷县插队知识青年陈星,刻苦钻研电子技术,虚心求教,试制成功深井泵无线遥控开关机,可控制周围三五里内的机井自动开关,为实现农业灌溉自动化做出了贡献。

1978年第二期《无线电》杂志封二刊登陈星发明遥控机井照片



那时的报刊很少,读者却以千万计,这两条全国报刊发布的消息和照片顿时让陈星的名字传遍各地,来信真可以称作“如雪片似地飞来”。


就在他的名字四处传播时,他已经不再属于插队知青了,而是考上了华北农业大学农业气象系,77级,恢复高考后的首届,所以他也是“新三届”。


华北农业大学原称北京农业大学,现在叫中国农业大学,由北京大学农学院、清华大学农学院和华北大学农学院合并而成,但在文革期间改来迁去,七零八落,先是从北京迁到陕西甘泉县,与延安大学合并,后来又移到河北涿县,改称华北农业大学。陈星考上这所学校时还称华北农大,地址仍在涿县。涿县就是现在的涿州。直至1979年,这所大学才返回北京。


我们兄弟三人都在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三号生长,那里也叫铁一号,即铁狮子胡同一号,人民大学宿舍。我们又都在165中学读初中和高中。


读中学时,陈星已经因沉迷发明而小有名气,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发明爱好,铁一号大院里有几个与他有同好的小伙伴常来串门,一起琢磨无线电。165中学里的物理老师特别看中陈星,有一位唐润和老师,清华大学毕业,对陈星格外赏识,喜欢得不行。因为喜欢陈星,连带着对我也另眼相看,当唐老师教我时,无论上课还是外出拉练、下乡收割,都分外照顾。


令我至今悔恨的是,批判“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那年,人人都要写大批判稿、贴出大字报,我实在没得可写,就拿唐老师嗓门大、对学生要求严说事,称他是“令人发指的教育”。还有一位何吉非老师,南京大学毕业,浙东乡音不改,见到我就笑,拍着我肩膀叫我:陈星的弟弟啊!


回想那时的家中,四处摆满了各种半导体元件,从矿石收音机到二极管、三极管,不知买了多少;线路板密密麻麻,看得我眼花缭乱;陈星放学后总是手握电焊器,坐在那里东一下西一下,松香味在空中弥漫。忙里偷闲,他还拉一会儿小提琴,那个时代,很多城市青年都喜欢小提琴。每到周日,他会骑个自行车跑到几家无线电用品商店转悠,在店门口和无线电爱好者们偷偷摸摸地交换手里的东西。我记得最清楚的是西四的那家,他常去,交了不少外表邋里邋遢内心却热爱半导体的朋友。


文革后期,上海有一本《自然辩证法杂志》发行,陈星每期必读,常常和父亲在那里讨论辩证法。半夜三更,我和弟弟一觉醒来,灯还亮着,他和父亲的论辩仍在持续。父亲一口浓重的嘉定口音,靠在门口,“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以后,陈星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本爱因斯坦和相对论的书,读了几遍,又开始向我们讲解相对论。


陈星精通电子技术,先是玩收音机,后来发展到摆弄显像管,最后就是反复拆卸、组装黑白电视机。1974年,他从东四信托商店里买来一台厚重的苏式黑白电视机,全部拆掉,重新焊接,换了一个旧显像管,尽管电视里没啥节目,看的时候还要拍拍打打,但让我们家第一次看上了电视。直到1979年,通过关系,我家搞到一张紧俏的电视票,跑到长辛店买回了一台刚刚进来的14寸日立彩电,这台巨大的电视机才告别了我们的生活。

中学时期的陈星


1975年开始,陈星和我中学毕业后相继赴北京郊区平谷县英城公社务农,也就是上山下乡,俗称插队落户。陈星和我不一样,去了半年多,因为有技术,调到公社当了电工。当电工的好处是不必一年四季干农活,有吃有喝,还拿薪水。而我,整整在打铁庄生产大队的农田里干了快三年,脸朝黄土背朝天,春夏秋冬四季农活,干了一个遍,还起过猪圈。


英城公社张书记视陈星为奇才,四处夸他技术了得,这名声还传到了平谷县上,县委书记、革委会的领导都认识陈星,他们的电视机也由陈星修理。大队干部对我虽说不算亲近,但也客客气气,就因为我有这样一位哥哥在公社,而且和县里领导熟悉,明白我“朝中有人”。


生产队长遇见我,会热情地告诉我,“刚才看见县里的小车又来接你哥哥啦!”如果陈星坐着上海小轿车去县上,路过我们村的田头,看到我在地里干活,就会拉开车帘,向我招招手;坐的是北京吉普,车窗大开,他也会探出头来喊我。


当地大多数农民每天吃的是白薯加棒碴粥,就着咸菜疙瘩,棒就是玉米棒子,而我们插队青年已有配备的口粮和专款,可以吃上干的了。可是平时停电的时间比来电的时间更长,所以到了农忙季节,生活用电干脆就省了,没电时知青伙房不起火,只发凉了的贴饼子,我难以下咽,就在下工后赶十几里路,跑到公社去找陈星改善伙食。


“明天是八一,公社中午请烈军属聚餐,肯定有剩的,你晚上来不来?”有时陈星也会主动打电话问我。公社的电话就在他的屋里,猛摇几下,由接线员接通我们生产大队,大队广播站再通知我到队部听电话。从前夏天我在城里饭馆喝的啤酒都是温的,味道和马尿差不多,现在才知道,公社聚餐是前一天晚上把啤酒放进水井里,第二天提出来再喝,冰凉冰凉的,别提多爽了。


有一次大秋农忙,天不亮起床下地,中午在地里吃的是贴饼子,晚上8点多收工,没电,晚饭还是贴饼子。我实在吃不下去,就饿着肚子、摸着黑,走到公社。厨房大师傅的收音机是陈星修好的,所以对陈星很亲,听说我来了,赶紧拿出食堂剩下的所有油渣饼,一共九两,让陈星端了回来。陈星的暖壶不保温,我就着凉水狼吞虎咽,将油渣饼一扫而净,多年后仍然觉得那顿饭最香。


陈星去县上是因为有技术,我也上县城,但那是去参加学习班,有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有教我们如何写大批判稿,最后又是揭批四人帮。在学习班有馒头吃,有肉和菜,大队还给记满分。去之前照例先到公社开会,张书记每次见到我都很热情:你和陈星,一文一理,太好了!可到了县里,学习班班主任老李却说:瞧你哥,懂那么多技术,到哪儿都管用,什么朝代都吃香,看看我们这个,批这学那,变来换去,尽他妈扯淡!


1977年8月,复出的邓小平主持全国科学与教育座谈会,中共中央又发出第二年3月要召开全国科学大会的通知,大家都在期盼科学春天,处处在号召向科学进军,陈星发明的一项机井遥控技术立即引起北京市的重视。因为这项技术可以节约劳动力,提高生产效率。


陈星的发明上了北京市技术交流简报


10月,北京市在英城公社召开全市科技现场会,介绍、推广陈星的这项发明,连我父亲都受邀前来。父亲顺道来我插队的打铁庄生产大队转了一圈,看看我劳动、生活的地方,还去马坊镇唯一一家饭馆吃了有名的马坊肉饼。马坊镇历史悠久,当时叫公社,紧靠河北三河,英城公社就是从马坊分出来的,后来英城撤销,又回归马坊。马坊肉饼实际就是京东肉饼。

 

下海搞发明很艰辛

曾被公检法围追堵截

 

陈星上大学后,我还在打铁庄劳动,准备再次高考。我发现,他的机井遥控技术不但没有推广,在当地也烟消云散了。我们生产队长说得很明白:陈原啊,你哥哥那个技术虽然很先进,但不适合我们农村。各个村的劳动力那么多,本来就过剩,用不着节约,看机井还是个美差,都是干部的亲戚,弄个遥控机井,不是得罪人吗?想想也是,我们公社办的拖拉机站就在打铁庄旁边,几年下来,很少看见那里的大型拖拉机为我们干活,村里主要派上用场的还是自己的两台小手扶拖拉机,多数时候都是社员加那几匹马,老牛有时也很顶事。


在农大读书,陈星的才能又让老师和校系领导惊讶不已,毕业前夕拼命劝他读研究生,陈星那时已经厌倦了继续读书,急着想用全部精力投身他的发明。农大就决定让他留校,想留住他这个人才。


从学校到农村,陈星一路顺畅,因为有老师和领导的欣赏,凭的是成绩和技术,而且都处在小环境里,没什么利益纠葛。可当陈星进入社会,直接面对的是利益冲突和用心奸诈,就难以应付了。


陈星属于不食人间烟火的那种人,对阴暗的人际关系和上下级关系一窍不通,对险恶的政治环境更是全然不知,也毫不关心。我一直怀疑,自唱歌跳舞喊口号挂画像颂扬领袖的时代过去后,陈星对一代代领导人是否还清楚、还记得?


回家后,陈星常常对学校里的那些刁人破事烦恼不已,父亲就来回劝解。其实,父亲母亲为人处世也比较单纯,这是我家的传统,延续到陈星身上尤为明显。好在陈星过后即忘,只关心他的发明创造。一次,陈星的发明救活了江苏南通的一个厂,那家工厂奖励陈星一笔巨款,可到了陈星手里只有五百元。在大学毕业薪水五十六元的年代,这也不少了,可陈星觉得与自己的付出差距太大。


诸事不顺,一气之下,陈星辞职了。那时刚刚有下海一说,他就在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秦皇岛注册了一家公司,实体实际是在我家楼后的防空洞上面。铁一号有两座防空洞,一南一北,钢筋水泥,异常结实,有的说建自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也有的说是日本华北驻军的产物。我家住在红三楼,紧邻北边的那座防空洞,防空洞上盖有一排木板加砖头的简易房,父亲不知通过什么关系租了一间,陈星就把家里的那些器材都搬了过去,还聘用了助手。在这间作坊兼办公室里,陈星的一项项发明诞生了。有了发明,他就寻找工厂或者其他公司变为产品。


最欣赏陈星发明的是刚刚入驻中国大陆的几家外国公司,陈星因而结识了一些外籍老板和商人,也有了因自己的发明而获得的收益。尽管与外面的世界比,这些钱少得可怜,但在当时的大陆,却是天文数字。万元户就是那个时代对富人的称呼。有一笔钱,记得是十万元,从邮局汇给了陈星,因为当时银行对私人只有存折,不料陈星刚出邮局不远,就被公检法围追堵截,那时公检法基本是合署办公,一起定案。


因发明所得而让陈星被立案,北京朝阳区检察院花费了很多功夫,还来了两个年轻人到我家审问我的父亲,拍桌子瞪眼睛叫他“老实点!”在那个“倒买倒卖”“长途贩运”“走穴”还是贬义的时代,对陈星反复调查了很久,也没有查出什么罪行,但一件件倒霉的事情却让陈星心灰意冷。美国的两家公司知情后迅速联系陈星,邀请他赴美继续发明新产品。


1990年,到美国四年的陈星被当地媒体介绍

 

受聘前往美国

发明创造终于迎来转机

 

1986年秋天,陈星启程赴美,他是第一次乘飞机。现在回忆起来,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为自己设想的。当时全家的月收入合起来不足二十美元,他自己的发明所得也已被折腾得所剩无几。我只记得他穿了一件刚刚问世不久的长城牌风雨衣,戴着一条我送给他的丑陋领带,几近身无分文,英语结结巴巴,只身赴美闯荡。



陈星就是陈星,发明家就是可以吃遍天下。他不用刷盘子,也没有做过苦工,连学都不必上,直接就被聘请为工程师,很快又升任副总裁,先是在加州,后来又转往华盛顿州。他在一家公司就职三年,忽然发现这家公司多半产品都出自他的手。与其为他人打工,不如自己开公司,从此以后,陈星既是发明家,又是老板。



陈星很快就成了当地州长、市长举办聚会的常客,人家向他举杯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谢谢你为本地创造了就业机会。他刚创办自己的公司时,州政府的信息员还登门向他介绍州里的经济情况和就业现状。


2012年美国新发明博览会,陈星发明的电动独轮车获奖,排名第二


一次他回国过春节,我听见他接到居住的那座小城的电话,也不知该叫什么长,告诉他,警察发现他家漏水了,已经请人去他家修好,账单也已寄出,希望他在中国安心度假,无需挂念。我们听到这些事情后感慨不已。



陈星在美国最初的发明是植物研究仪器,虽然在一些国家投产,销路也不错,钱赚了不少,但专业仪器发明的知名度不高。2003年开始,他改为发明民用产品,很多都与体育健身有关,还在深圳等地生产。有的产品因为既适合健身,又适合大众出行,所以知名度直线上升,有活力车、扭扭车、水车、独轮电动车,直至最近的这款Iota Trax,他取名旦旦车。这些车大概应该都属于自平衡车系列。


 

我对陈星关心的东西一知半解,对他的发明,从来都只抱着好奇之心,让他成为名人的自平衡车,我甚至连碰都没碰过。读小学时,我们随父母下放江西余江农村,途径独木桥,眼见脚下激流,他是飞奔而过,而我是匍匐而行。如今出门处处可见自平衡车,独轮的、双轮的、带把的、不带把的、有脚踏板的、没脚踏板的,什么牌子都有,但我总怀疑我能否站上去,即使站上去我肯定还会担心是否有可能再摔下来。



一次,陈星发明了一款水车,就是在水上行走的车,在北京紫竹院公园展示,他,他的女儿,还有北京的几位陈星发明的粉丝在水面表演,整个湖面被好奇的观众包围。不过,他可以滑行自如,而我,连上也不敢上。



陈星的发明在北美、欧洲一直很有销路,他也一直想在中国营销,因为中国消费群体庞大,可是这让他屡屡碰壁。任何发明,只要在美国一露头,立即引来无数的盗版,有的盗版不但略有改动,价格也奇低,盗版者还互相竞争,最多时可达700多家,都自称是原创。有的承认美国的那位Shane Chen是首创,但说他那只是概念,经自己设计才成了产品,其实,这款产品在美国已经投产,连我都见过。有的竟然省长和科技部长都跑去视察,还鼓励要大力支持这种“创新”。




陈星前些年不时来中国,最多时几乎两个月一次,神情疲惫,原来回回都是为了打盗版官司,与各种企业对簿公堂,当然,多半是输。中国有的地方,他过去闻所未闻,还是美国人告诉他,应该去哪个省、哪个县。浙江永康一带,我1980年代就去过,而他是经美国人告知,才跑去发现了此地。



开始那几年他主要是在江浙打官司,后来又北上,南北奔波,不堪其苦。我曾托同事调查,还托人询问相关机构,人人都让我转告他,一定要适应中国国情。他听到我解释何为中国国情后,一脸困惑:那不是违法吗?我们看见陈星的天真模样,也无可奈何。只能劝他保重身体,健康第一,破财免灾。



后来,不知是盗版过于明显,还是相关机构觉得被告太没道理,陈星胜诉的案子日益增多。坐在陈星身旁,听他接电话,也是一乐。对方说:陈先生啊,这个案子你可以赢,但你想想,赢了有什么用,人家照样生产,你也管不了,还不如和解,拿了钱走人。否则你连钱也拿不到。陈星也越来越适应中国国情,这次诉讼拿几十万,下次诉讼又得几十万。好像有什么约定似的,他拿到的赔偿每次都没有超过一百万的。



很多公司都主动和陈星联系,请陈星将发明直接委托他们生产,这些公司的老板还成了陈星的朋友。一位老板和陈星开玩笑:你就别打官司了,我们直接给你利润。我们这里的领导都要求我们经常到发达国家四处走走,发现有什么好产品,这里借鉴一点,那里学习一些,一拼就成了。不然,哪来的那么多创新?时间也不等人啊!陈星报以苦笑。



 

维权之路很坎坷

熟悉国情最重要

 

陈星的知识产权纠纷不断,关系复杂,我不如引用一家媒体过去发表的文章中的一些段落来说明:




作为电动自平衡车(市场上俗称独轮车)的发明创造者,ShaneChen最近陷入了维权之路的“长跑”中,尽管维权在中国不太容易,但ShaneChen认为这不仅是对自己发明成果的保护,更是让喜欢创造和发明的群体获得应有的尊重。



在2014年,独轮车开始在全世界流行,而更多窃取ShaneChen专利的独轮车如洪水般涌现。据相关资料显示,目前中国市场上有超过600家品牌的独轮车,但多数都是投机倒把的生产商和临时生产线。“有些企业甚至接到法院传票后第二天就关闭跑了。”ShaneChen为此显得很无奈,他同时表示,这些企业根本告不过来,而一个案子至少需要1到2年的时间。



尽管ShaneChen旗下自有品牌SoloWheel销售也受到了影响,但这并没有改变ShaneChen对发明创造的热爱。对于下一个产品的新发明,ShaneChen也从中获得了教训,他称自己不会轻易将发明在网上公开,至少SoloWheel的下一个独轮车新品上市之前需要做足够的准备。



ShaneChen的维权引起了更多中国独轮车品牌的关注,并开始与ShaneChen主动联系,电动自平衡车产业联盟也找到ShaneChen并愿意一起树立行业规范。



独轮车品牌鱼龙混杂,市场上销售的独轮车质量堪忧,有不少小品牌商为降低成本将一批存在安全隐患的独轮车在市场上销售,因此出现了独轮车伤人事件。“独轮车最重要的是不能自动摔倒,它靠的是动力,因此功率非常重要,需要有足够的功率和高放电倍率动力电池。”ShaneChen认为,作为一个关乎人身安全的产品,SoloWheel不允许有丝毫的误差。



目前,中国有6家规模较大的电动自平衡车企业与ShaneChen签订专利授权协议,据悉,他们将今后以每台50元的专利费交给ShaneChen的公司。此外,将有更多企业加入电动自平衡车产业联盟中一起与ShaneChen抵制窃取专利的不法企业。“我们每家的力量很小,但可以共同推进电动自平衡车市场的健康发展。”ShaneChen表示。




对于一个发明狂人,ShaneChen并没有将精力放在产品推广和市场中,这也导致自己的SoloWheel品牌独轮车上市之后,被大量品牌模仿,甚至是低价销售,这让SoloWheel的销售非常被动。SoloWheel尽管是电动自平衡车的创造者,但却被市场上蜂拥而至的小品牌所冲击,有一年,SoloWheel在中国只卖出2000多台,而没有专利授权的独轮车企业一天的销售甚至超过了SoloWheel一年。



ShaneChen从中也找到了经验教训,在他接下来申请的专利中,计划有两个将市场化,而前期ShaneChen将会让其产品在市场上销售前做出包括营销、推广、渠道等一整套完整的方案。


发明奖



在极易被模仿的电子产品中,ShaneChen表示,他只能是采取在技术上领先于其他独轮车品牌一两年的产品。因此,ShaneChen会一直投入到自己热爱的运动和健身设备发明中。“我们的任务是做到真正的创新有趣,为人们创造更多健康快乐的元素。”ShaneChen表示。



据了解,ShaneChen的公司7个人都在美国,他们主要精力全部用在产品研发上,而几年前在北京成立的一家名为英凡蒂(北京)的科贸有限公司,已经成为中国地区的独家总运营。



身为发明家的陈星,我的哥哥,如今在市场上已经被磨合得十分圆润,心结少了许多,他来中国打官司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他的中学同学在发明产品视频里看到他显得那么憔悴,托我问候他。他回答说,那是发明让他常常难以成眠,而且为了防止“三高”,他不吃米面,所以才成了这副模样。


美国媒体的最新报道


文图由作者授权本号推送,特此鸣谢



新三届菁英

阎焱:北大才子37岁激流勇退

风投教父熊晓鸽忆恩师:22年与22分钟

方莺:具有特殊使命感的资深投资家

张亚勤:从少年班"神童”到微软全球副总裁

一个班级走出三型飞机总设计师

统帅部点赞的海归战略科学家黄大年

国产航母副总师孙光甦: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于慈江:回望诗的1980年代兼谈诗人海子

许小年:知识分子不要总想着当国师

喻国明:宁愿喝一杯毒酒,

也不愿喝一杯温吞水

黄健:我把父老乡亲的农家生活录入史册

郭建梅:中国首位公益律师的苦与乐

林双林: 从农家娃到大学教授

陶海粟:山西厅官杜创业

陶海粟:“屠夫状元” 任保山

杨滨:准确踩到历史的“点”上

唐师曾:我在北大的阳光里

陶海粟:奇人邓英淘

老鬼其人与《血色黄昏》

高华,历史守夜人

莫砺锋:我幸运地成为新中国第一位文学博士

刘晓阳: “知青”李三友个案

周其仁:纪念杨小凯

徐小平:把人生经历设计成人生财富

郝荃:最开心的是帮助别人

周慕冰:我们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典型

邱兴隆:他先后与96名死刑犯同监共囚

徐建:如果不是海外爆料,

深圳也许已经有一个立法会了

唐翼明,在台湾传播传统文化十八年

纪敦睦:一位本应该成为大师级的人物

刘学洙:上善如水——记新闻人张善炬

周其仁:在江湖与庙堂之间

郭少达:与肖晓琳道别

钟健夫:1980年代的政治激情与《南风窗》

雷颐:精神启蒙远未完成

北大教授海闻:从北大荒到北大到北加州

胡舒立和她的新闻专业主义实践

田小野:与王友琴面对面

帮着"摸石头"的人——回忆张少杰

送别新三届学友曹征海

蔡晓鹏:人大新三届校园往事钩沉

复旦数学77级:在新世界门前

何勤华:与李克强同班的律政精英们

追忆逝水年华:

北大经济系77级点滴回忆

北大中文系77级:

数风流人物,还看当年

蔡晓鹏:九号院·杜润生·中央一号文件

陈锡文:我与中国农村50年

古灵精怪的音乐奇才谭盾

李梅:我眼中的顾晓阳

郝荃汪建熙:财金侠侣

遇见纽约的秋天——

人大工经系78级校友李德顺先生专访

李秋零:机会来了就要抓住

房伟:留得生前死后名



记录直白的历史

讲述真实的故事

  长摁二维码  

加盟新三届

 

我们不想与你失联

备份永远的新三届

   余轩编辑、工圣审读


征 稿


新三届公号向新三届朋友征集稿件

主题一:新三届人的高考之路

主题二:新三届人的大学时光

主题三:新三届人的文革经历

主题四:新三届人的上山下乡

主题五:新三届人的当兵岁月

主题六:新三届人的爱情故事

主题七:新三届中的菁英人物

主题八 新三届人的职业生涯

主题九:新三届人关注的话题

来稿请附作者简历并数幅老照片。

投稿邮箱:1976365155@qq.com

联系人微信号:james_gz7
联系人电话:13570472704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