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当科学遇上政治 就是杨志遇上牛二

朝鲜防疫:每一条路都被堵死了

金融数据全面坍塌!根本没有需求 企业想裁员 居民也不买房!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乡闲

我的母亲

妈妈的嘱托2020年1月10日5点10分,我的妈妈走了。感谢她在1月9号把我带到人间,做妈妈最爱的幺儿,整四十七年。我是妈妈的骨肉,是她生命的延续。为子为弟为夫为父,但愿自己能幸运地承继些许妈妈的品格——善良、宽容与爱。妈妈,我爱你。我的百天照少小离家,此后二十余年,年均省亲不到十天。妈妈15年确诊癌晚,同年我下岗赋闲,此后决定无节制争取与妈妈在一起的时间。年均陪伴陡升至三个月以上。多么幸运的决定。陪伴,是报答亲恩最好的方式。妈妈弥留这三天,我的眼泪,超过了过去三十年。劝自己不再哭。妈妈生前留下的手机一直未关,当微信提示音又兀自响起,让人如何憋如何忍,只能在文昌的深夜街头,哭得浑身战栗。切肤之痛骨肉分离!妈妈,我爱你。2015年夏
2021年1月10日

妈妈,我等着妳呐

震区记忆卓达旧事上帝抛弃了那个吃饱饭的人死于枪下的儿子和死于车祸的母亲生活·家安居坝坝宴腊味与乡愁「三娃厨房」周年记闲话川味绿皮车晃晃,我将永远爱你奇奇两岁啦南宫景区亲子游
2021年1月5日

南宫景区亲子游

大约是前年(2018),带着大肚婆由承德自驾返京,导航路过丰台南宫,瞥见一处林木森森的所在,看牌子是温泉度假一类,建筑算是气派,占地也恢弘绵延。都在南郊,于是便有了择期探幽的想法,但没想真成行,已是两年多后,我家也早已添了丁。女儿奇奇两周岁翌日,娃妈团购了五洲植物园门票(50块一张),四个大人带着娃,大兴西红门至丰台南宫,驱车半小时即达。冬日寂寥,门可罗雀,免费停车场里被使用的车位,十不足一,易拉宝海报写着要出示健康码并佩戴口罩,而门口保安慵懒无心,有人径直进入园区,也并不阻拦。节气正是“大雪”,天儿自然是冷的,而冲冲的兴致,更被眼前景象所冻,还未入园,意已阑珊。好在快成负数的期望值,被入园后的视听感受一步步拯救,以为最多是长安奔奔,却来了辆北京奔驰。说是植物园,主要指几个硕大的温室里热带亚热带植物群,而隐秘于丛林之中的,是各式儿童游乐设施。
2020年12月9日

奇奇两岁啦

从“看门狗”小议中西语言文化差异中英文互译下的复杂中国全民学习朝鲜问题恩恩推特语录第一弹恩恩推特语录『第二弹』之畅谈美帝国主义萨德危机掩盖的朝鲜罪恶也说《我的战争》
2020年12月6日

老年人的“坏”习惯

technique)之外交事件,这里头我个人感觉责任最小的是曾先生的父母,他们说不上光彩也说不上多大恶的哭闹行为被儿子利用,以此要挟店方警方。然而,更失格的是胡总编和桂大使们,利用小糗事做大文章。
2020年5月21日

晃晃,我会远爱你

从“看门狗”小议中西语言文化差异中英文互译下的复杂中国全民学习朝鲜问题恩恩推特语录第一弹恩恩推特语录『第二弹』之畅谈美帝国主义萨德危机掩盖的朝鲜罪恶也说《我的战争》
2020年5月13日

卓达旧事

从厅长到死囚官商勾结种下的贪婪恶果,把一波又一波怀抱致富梦的民众欺骗得血本无归,沉淀下怨毒与仇恨。而失财失意的投资散户们,或是利益集团驱驰的打手们,把怒火撒向了那些试图戳破肥皂泡的媒体。
2019年8月2日

移民那点事儿

或缠绕于胸,总之若即若离,挥之不去。我的信条很传统: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守了一介草民的本分。可总有些时段,会焦躁不安,从我的的言行举止里,老婆捕捉到了一丝移民倾向。“你不是坚决不移么?”“
2019年8月1日

北儿京儿话儿

从“看门狗”小议中西语言文化差异中英文互译下的复杂中国全民学习朝鲜问题恩恩推特语录第一弹恩恩推特语录『第二弹』之畅谈美帝国主义萨德危机掩盖的朝鲜罪恶也说《我的战争》
2019年5月24日

雷锋与西点

16年后,他在《读书》杂志上读到了李慎之的一篇文章,“我记得是1997年第3期(注:应该是第1期),这位老前辈说西点军校学雷锋的事情完全是假的,当时我特别震惊,才意识到自己摆了一个大乌龙。”
2019年5月17日

小平治美简史

小平不可一日无美国,没有了美国他连说都不会话;美国不可一日无中国,没有了中国小平什么都不是;中国不可一日无四川,神州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四川不可一日无自贡:恐龙之乡花灯盛,平侯执掌天下盐。
2019年5月15日

震区记忆

藏族学者旺杰告诉我,捐助玉树物资不能忽视了藏胞的习惯。一块糌粑比一箱方便面还受欢迎。另外,大灾后。祭祀用品极为短缺。他去医院慰问时,拖鞋,营养品病人熟视无睹。拿出一点祭祀的熏香,立刻被围拥。
2019年5月12日

犯冲与违章

2018年5月时一干大V为伊利商业站台,出现了大约八点二十分发的传播事故。其中就有王冲先生。章替王冲解释,他与别人一样,只是不慎接了袁国宝先生个人公司的公关分包。
2019年3月7日

晃晃,我将永远爱你

昏迷了一天多,动物医院的大夫建议安乐,我拒绝了,央求他们继续抢救。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尽管后腿由于背部神经受损残疾,但晃晃坚强地活了下来。
2018年12月26日

腊味与乡愁

市场的肉贩里,有好几位都是母亲的学生,每年的这个时节,他们在农家收到“好肉”(指本地的粮食猪)时,都不忘给周老师打电话,问要“留多少”。
2018年12月15日

一个都不原谅

其实你们在乎的根本不是文三娃的说话方式,而是文三娃有没有和你们站一个阵营说让你们高兴的话。和你们一个阵营,那就是文笔幽默诙谐,读来荡气回肠;不和你们站一个阵营,那就是阴阳怪气不是好鸟。
2018年11月6日

“犯罪嫌疑人”终证清白:记者刘虎的346天

刘虎的律师提出质疑,新浪公司在重庆也有服务器,北京警方介入此案存在管辖权争议。据刘虎本人和律师的介绍,案件涉及的“受害人”一直没有报案。北京警方的解释是,他们在工作中发现了(刘虎涉嫌诽谤)相关行为。
2018年10月29日

外媒讲中文的正确姿势

您想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林副统帅,都能在一夜之间变成最大的叛国者,他那根曾入选小学课本的扁担,也不得不还给了朱德,“两早”这“老朋友”的荣誉,禠夺起来,也没啥难度吧?
2018年10月26日

卖萌也得港基本法

中国大陆一般使用“抗美援朝”来定义上世纪50年代朝鲜半岛发生的那场残酷的战争,而亦深度参与其中的联合国,一直使用“朝鲜战争”、“联合国军”这样的表述,且不加双引号,历史认知评价体系的差异,延续至今。
2018年10月24日

采访受阻那点事儿

他提出开车送我去长途站,谢绝,并要求不再盯梢。但一辆白色捷达还是亦步亦趋,我在车站吃碗馄饨亦被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便衣警察围观。便衣跟进候车室,在交换完意味深长滴眼神后,依然没有离开。
2018年9月28日

闲话伊朗

后来看过几部包括《麻雀之歌》在内的伊朗电影,从导演到演员,不厌其烦地展示生活的琐碎,没有好莱坞式的华丽剧情,也没有宝莱坞式的夸张炫技,这种不动声色的平民视角,却有一种难言之美,直抵人心。
2018年9月23日

老年人的“坏”习惯

十八世纪美国的西部牛仔,其行为举止在如今看来,怕是粗鄙不堪,幕府时期的岛国居民,或也想象不出几百年后他们的后代,成了全世界最讲礼貌、最守规则的一个族群,刻板而精致地践行着现代文明的各种标准。
2018年9月22日

爱恨英语

1949这一年,不但是中国人,也是客居中国的“英语”命运发生巨变的开始。这个国家未来的掌舵人毛润之先生在这年8月发表了《别了,司徒雷登》,这是一篇与美国政治上对抗、经济上脱钩、文化上疏离的檄文。
2018年9月21日

中英文互译下的复杂中国

但shuanggui还是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词儿。该词出于《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三款“要求有关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就案件所涉及的问题作出说明”。有外媒译为detained
2018年9月6日

从“看门狗”小议中西语言文化差异

曾几何时,大概是为了弘扬中华文化传统,抵制西方文化侵蚀,有关部门规定电视转播中不准使用类似NBA这样的英文缩写,而必须念出中文全称:美国职业篮球联赛,CBA也一样,得说中国男子篮球职业联赛。
2018年9月4日

纳税与用税

崔爷举税务大棒敲打旧友兼宿敌,确是刺激到了瓜众痒点,也让后者分享到了打击所谓无良戏子颟顸权贵的快感,但不约而同有意无意回避了去揭开病灶的锅盖,触碰那个高税负低福利的痛点。
2018年9月2日

也说京华风云

曾经领跑京城市场化纸媒的京华时报,从2017年1月1日休刊,告别纸质版,其“转型”的新媒体业务,维持至是年8月15日,终于放弃坚持,包括有一千二百多万粉丝的新浪官微
2018年8月28日

左翼文人之“金莲”情结

于中华传统,有些个左翼男性学者(亦有个别女性)继承得最好的,恐怕是“金莲文化”——将对着女性(亦有个别男性)比拼把玩色情文字的技巧,视为雅。
2018年8月23日

犯冲记

公知圈也有这样风气,互相追捧起来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各自的光环把彼此照得更亮,有人出糗,哪怕是于公于私都无可原谅,也能内部消化集体掩饰。
2018年8月22日

追忆『疫苗之殇』

参加行动的家长有:山西疫苗受害家长易文龙;安徽疫苗受害家长金玲;山东疫苗受害家长史桂芹;四川疫苗受害家长裴雪(有5个月身孕,并带有一个未成年小孩);黑龙江疫苗受害家长杨丹等。
2018年7月20日

小崔的私仇与人民的战争

粉丝为战队站队,也是流行。粉丝团粘合度高,得力于崔老师长期以真实、善良、正义的口碑立世,同时兼具号召型人格,与广大人民群众一拍即合。与小崔有关诸事,私事公事天下事,最终都会走向运动,所谓群体事件。
2018年7月15日

张记者与火书记

那位名噪16年两会的外媒记者、“刘源将军的中学学长”在新闻发布会上可没那么外交辞令,他直指最高当轴对刘的使用不够公正公平,“他(刘源)是否应在反腐纪检监察部门给予更高的任命?”
2018年7月13日

老蛮子的微博人生

薛和另外一位青年导师徐小平曾一同参加了创业邦的大会,他如此描述:“徐老师深情款款讲企业灵魂,本人深以为然。没有灵魂做人做企业或有小成,但终难成气候。毛泽东有一句话我很欣赏:人是要有点精神的!”
2018年7月3日

洋人漂亮话与民族自尊心

小平不可一日无美国,没有了美国他连说都不会话;美国不可一日无中国,没有了中国小平什么都不是;中国不可一日无四川,神州没有一寸土地是多余的;四川不可一日无自贡:恐龙之乡花灯盛,平侯执掌天下盐。
2018年6月21日

抱歉,我不会

所谓的自由pie里,很多人的站队情结同样浓烈。那面为斗茅贺成立了不知多少网络战斗队骚扰团,这面为打击胡杨麟长鱼侯的骄狂,也组队攅了多少移花接木的黑材料和仅为泄愤的污水包。
2018年6月15日

生于五十年代

《我爱我家》、《编辑部的故事》、《东北一家人》等至今还被文艺爱好者津津乐道的情景喜剧经典,因了市井味儿,因其“接地气”。但主创者还真不是下里巴人,正好又是这批人,担当了国民文艺品味的缔造者和教育家。
2018年6月14日

司马南合影哲学考

除了狱警,大概没有几个人能再见乌恩·巴特尔的真身,遑论笑容;东北笑星刘老根的欢乐,变得跟“黑吉辽现在好极了”的往事一样如烟;为逝者讳,别说笑容,连前大连实德前董事长的名字,最好都别提了罢。
2018年6月13日

南子“三天教授”之旅

在文化教育产业高度发达的21世纪,别说出版社门类越来越全,各个机构都有向高大全方向发展的趋势,以鄙人母校北京师范大学为例,除了数理化文史哲等,还开设了彩票、赛马、房地产等专业。
2018年6月10日

小靓故事

在男人堆里活色生香,小靓、小靓,还故意放纵了同侪男士们的成人话题、带色儿玩笑,染香也因此成为正能量团建活动的最佳搭档,天南地北各种政商埋单的红色“名人行”,游山玩水打秋风的雅事,仿若“无川不成军”,
2018年6月7日

姐的宽容

重走长征路,是高举了父辈的旗帜,他的乡村教师公益培训,就包括参观纪念堂,或是一种价值观的宣示与传递,将“美好的一面”给客人看,引以自豪的红色传统,终究是许多大院子弟们的精神家园。
2018年6月6日

在潘董带领下的自媒体大V们

点子正、孔庆东、侯宁、袁国宝等这些个所谓一到热点事件就为企业或政府站台的舆情专家,还真没辜负了这个时代,吃香喝辣,生冷不忌,追腥逐臭,口味是越来越宽广了
2018年5月10日

爱国故事与爱国事故

因“慰安妇”等旧账,中国民间从来不乏公开宣称赴日狎妓,为国争光的壮士,日本国的风俗店,对来自中国的恩客,显然会有行业性的抵触。以至于有大量故事流传:雄赳赳气昂昂开赴东洋的男士们,在sa
2018年5月6日

阑尾与档案

后来才知道,我的家人在那段时间里跑了很多很多地方,去了我消失前那个街区的派出所和居住地的派出所,都报过失踪,但均不立案,也拒绝提供其它任何形式的帮助。
2018年4月29日

从厅长到死囚

2008年2月5日下午,呼和浩特市市委副书记王志平在办公室被害,凶手是呼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局长关六如。同时遇害的还有自治区地税局呼市稽查分局35岁的女干部王英。关六如杀死两人后,饮弹自尽。
2018年4月28日

食品安全大于天

笔者认为,即使暂时不能让这份报纸像作业本那样关张,作为毛派知识分子代表的司马南先生应该出任公民代理,替李敏、李讷、新宇、玉凤等毛门烈属起诉《环球时报》,要求最低赔偿一个亿。
2018年4月26日

戒谣如戒毒

芮生也算一代青年才俊,甚至一度的‌‌“国民偶像‌‌”(至今仍有大量铁杆粉丝,您去他早已不再更新的新浪微博下看看评论就知道了),但他在传媒圈风评颇差,芮在外交舞台上种种失礼雷人的表现,成了另类经典。
2018年4月13日

警惕右倾逃跑主义

2016年2月,就已经出现过类似的殿堂级塌梁事件——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兼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林治波宣布退出微博。
2018年4月9日

蝶恋花·兼答柳嘉衣

小姐姐也是深谙主席军事理论,除了更换马甲,其微博常年保持百条以下,营造岁月静好羞答答之少女情致,然游击战、麻雀战、闪电战,一天能出击几十次,狠、毒、坏,随后删帖,披回韩国童星画皮。
2018年4月7日

朱继东考

作为90年思政专业的本科毕业生,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知行合一的马克思主义者”是高得不能再高的头衔,甚至连很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奋斗了一辈子,都未能获得这一级别的荣誉称号。
2018年4月4日

双城记

若把北京(北平)比为这国顶尖儿政经人物的中心大舞台,那天津就是各大戏班候场的VIP包间,看似下野或落魄的军头政客们,是有多珍惜这津门别院:西北望京,东南望洋,进则逐鹿中原,退亦海阔天空。
2018年4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