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大变局!刚刚,中日突然同时宣布大消息!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汉尊2

压不弯的腰

文化部一位副部长把新凤霞召到文化部,要她看当天的《人民日报》。报上有一则报道:某男被划为「右派」,他妻子断然和他离婚,紧跟着就入了党,成为「光荣的共产党员」了。副部长对新凤霞説:「你应当向她学习。」
6月23日 下午 2:35

刘军宁: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

这场文艺复兴表明,以对个人的发现和确立个体价值为使命的文艺复兴,是任何文明的成长必须经过的阶段。文艺复兴是人类文明的演进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是人类一次精神涅磐,是人类对自身认识的一次观念上的脱茧。
5月3日 下午 12:18

沈志华:我们的时代真相太少

“我的一个朋友章百家说,在中国做学问有两种人:要不有钱:做学问既花时间收入又少,没钱不行;要不就有病,脑门子里一天到晚就想弄这个,喝糠吃菜他愿意。他说,老沈,你又有钱又有病,天生就是弄历史的料。”
2018年8月3日

一个甘愿做傻人的企业家在武大万人毕业典礼上冒雨激情演讲,寄语学子绽放风华

同学们!求知若渴,大智若愚!未来已来,不要慌张,以梦为马,莫负韶光!(掌声)
2018年6月30日

汉尊2

我自己就完全退回到导演的位置。我完全尊重他们,按他们的安排去工作。我就是希望这个片子在一种正常的,有素质的,不是在一种被压缩的状态下,一步一步把它做好。对我来说,只要这事情最后做下来,做好,就行了。
2018年5月10日

霍金教授的第一次访华

听了霍金的“为什麽时间总是向前?”,有如见“佛”求经,一时人人似乎都在构建自己的“法轮回转”模型。
2018年3月14日

生于1930 ——这一代知识精英的精神底色

提及当今中国知识界,吴敬琏、厉以宁、周光召、江平、资中筠等前辈犹如一座座高峰。他们虽然已经进入耄耋之年,但依然在各自领域中对中国社会转型的种种问题发声,他们的言语依旧影响着中国学界乃至整个中国社会。
2017年2月16日

康德对于我们时代的意义

现在情况还是这样,西方每年有关哲学家研究的文献里面,研究康德的文献的数量总是第一位的,超过有关海德格尔、胡塞尔的研究文献。这自然也说明问题。
2017年2月11日

彭小莲:我的父亲彭柏山

那时候已经是1957年了,要求大家给党提意见。他多么担心爸爸会为自己的处理不满,会有意见。运动就要开始了,他是部长,是党的高级干部。他能和爸爸说什么呢?只有一句轻轻地暗示:“要钓鱼了,不要说话。”
6月22日 下午 2:56

彭小莲:命运的尽头

妈妈说:“我过去没有做官,也不管这个官有多少大小,现在就更不想做官了。让我解甲归田吧。”但是,陈沂部长又请人上门来说服妈妈。妈妈跑去看陈国栋书记,她说:“陈书记啊,让我保持个晚节,做个平民百姓吧。”
6月20日 下午 9:05

丘成桐:中国的高等教育

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中国大量优秀的科学和工程人才到美国留学去了。这些学生在完成学业后,许多选择留下来,成为美国的公民。他们为美国的科技作出了基础性的贡献,这些重要的贡献不应该被美国人民和政府所忽视。
6月19日 下午 9:52

余世存:惟变所适的不易——序李礼《求变者》

应变者、求变者等等亦如是。感谢作者,让我们跟他一道巡礼变动不居的中国,开卷有益,道不虚行。
6月17日 下午 9:58

陶洛诵:儿时的京城记忆

我在北京史家胡同小学上三年级时,班主任曹受珍让我们写一篇忆苦思甜的作文。我回家问妈妈我们受过苦吗?妈妈说:“有。抗日战争时,日本鬼子飞机轰炸,把东西都炸光了。你爸爸在重庆没衣服穿,穿女孩儿的衣服。”
6月16日 下午 11:36

李礼:沈家本的“变法”生涯

传说中妙西镇是块风水宝地。清代第101个状元陆润庠把自己的墓地选在此处。我登上对面一个高处,遥遥望去,只见它坐落于青山秀水之间,风景确实别开生面。不过状元选择风水奥义何在,恐非今人能够理解。
6月15日 下午 8:52

毛剑杰:消失的一代法学精英

与此同时,中国所有高校的法学院系,几乎都在这轮合并、撤销狂潮后消失。到1953年,中国只剩下6所高校还有法律系:中国人民大学、东北人民大学、北京政法学院、华东政法学院、西南政法学院、中南政法学院。
6月14日 下午 8:21

陈秉安:50-80年代百万中国人大逃港事件解密

本视频记录1962年“大逃港”的景象:香港人民涌上街头,将手中准备好的衣物,食品等纷纷投向需要援助甚至一些可能等待被遣返的大陆同胞。画面非常感人。
6月13日 上午 11:41

北大中文系77级,难以复制的一代传奇

杨迎明自大学期间便在《中国体育报》评论部实习,得到一致好评。但是这份报纸不属中央直管,没有大学生进人名额,时任社长徐才不得已专门给体委领导写了报告,再由体委向上级主管部门申请,这才特批了一个指标。
6月12日 下午 8:02

陈虹:“五七干校”——并不遥远的历史

很可能也是为了这一同样的原因吧,在“准军事化”的干校中,原有的家庭结构被强行拆散了,这里只有男人和女人的区别,而无夫妻或者其他亲属的关系,一旦入校后,一律按照性别的不同,住进男生宿舍或女生宿舍里。
6月10日 下午 7:31

八十年代,你会怀念,你会泪流满面

把林黛玉演绎得入木三分的才女陈晓旭,后曾剃度出家,早早香陨人间;半道出家的歌手陈力,梦幻般的天籁之音,将红楼梦乐曲演唱得荡气回肠,后远走美国。他们的人生故事,是不是冥冥之中无意暗合了这部巨著的情结?
6月8日 下午 10:22

俞大綵:忆孟真

正在那几天里,蒋总统命孟真前往台湾,接长台湾大学。孟真本早有决心,以身殉国,但念及设能藉此机会,接出困在北平的学人,同去台湾,群策群力,整顿台湾大学,岂不可遂书生报国之志?便决心就台大校长的职务。
6月7日 下午 8:53

余英时 :陈寅恪研究的反思和展望

上面记述了我第一次写有关陈先生的文字及大陆官方的反响。现在我要转入第二次的风波,那已是陈先生身后的事了。关于第二次风波的实际内容,我在《释证》全书中已有详细的讨论,这里但补充一下官方的反响及其过程。
6月5日 下午 1:37

王家新:我的八十年代

但问题是,我们的那些苍白文字能否抹去这悲剧的乐音?我们能否绕过这其实永远也无法绕过去的一切?我们又能否忍受住我们那内在的绞疼而在中国继续去做一个所谓的诗人?
6月2日 下午 2:59

西川:怀念

日生于北京,祖籍浙江临安,少时曾从父母在河南省农村劳动。1979年秋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83年毕业后被分配至北京出版社《十月》杂志编辑部工作。1989年5
5月31日 下午 6:04

丁玉隽:我的丈夫黄万里

2004年,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赵诚的《长河孤旅——黄万里九十年人生沧桑》。这本书写了很多材料,都是有根有据的。黄万里写东西,年月日肯定是要写上的。这是他一贯的习惯,也是他父亲黄炎培的习惯。
5月30日 下午 6:28
5月28日 下午 8:42

林建刚: 胡适与周德伟

周德伟与胡适在儒家问题上也有很多共同语言。作为哈耶克的学生,周德伟自然不是全盘反传统论者。与之相反,他还是儒家的信徒。学者邵建就曾说周德伟是一个儒家自由主义者。其实,胡适对儒家也抱有同情之了解。
5月26日 下午 10:31

郭光东:梦醒者的痛苦——“汉奸”郭嵩焘

一个年逾花甲的人,读了大半辈子儒学经典,头脑里塞满了“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等“天朝”之类的旧观念,现在却敢于承认西方的先进与中国的落后,而且承认得这样彻底,这在当时需要何等的勇气。
5月25日 下午 8:15

王晓渔:“那改变明天的已为今天所改变” ——世纪之交的精神生活

成府街貌不惊人,但别有洞天,这也是北京的迷人之处。很多地方鱼龙混杂,有很多满口火车的“忽悠”,也有很多隐于朝市的高人。上海则是泾渭分明,不是至交,平时基本不会往来。两种风格各有千秋,我都喜欢。
5月24日 下午 8:03

陈行之:致友人

你没有财产,没有汽车,没有房子,然而你拥有整个世界,拥有整个宇宙,你是天底下最富足的人。在拥有无限丰饶的精神财富上面,没有任何人的富足程度可以与你相比。
5月23日 下午 9:16

高尔泰:谁令骑马客京华

一年前,我还在酒泉五七干校劳动。半年前,刚“归口”到兰大哲学系。友人李泽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美学室当副主任,主编《中国美学史》。组织了一个写作班子,邀我一同参加。我被“借调”到社科院,前后三年。
5月22日 下午 5:44

高兴:怀念一个年代

时光流逝,许多事情都已忘却,却独独忘不了青春年代的点点滴滴。思绪常常转向并停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久久地,久久地,以至于间或会闪过一缕幻觉,仿佛重又置身于那个年代。
5月19日 下午 7:29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

我真的不相信一颗如此博大的爱心会化为乌有,我真是不信北玲的心魂可以消失。我知道她还有一桩未了的心愿:回陕北,再看看那连天的黄土高原,看热烈的山丹丹花在那块古老的土地上蓬勃开放。
5月18日 下午 12:38

中国真正的文化贵族:义宁陈氏“一门五杰”的百年传奇

这五位闪耀中华的人物,祖孙四代,一脉相承,身上流淌着同样一份热血和情怀:他们谱写了一段声名显赫的家族历史,一段四代精英的辉煌传奇,一份可歌可泣的家国情怀。
5月16日 下午 9:55

李零:什么是中国

唐晓峰老师有一个有名的提法,要研究“救国地理学”和“革命地理学”,所以这个《思想地图》最后一篇就是写“革命地理学”。原来《禹贡》学会旧址是这样,现在重新装修了变成北大法学院的院子,并没有保存原貌。
5月15日 下午 9:53

逝者|南京大学教授董健:追求历史真实就是追求真理

先生已逝,他对巴金先生去世时所做的评论,或可作为其对死亡的见证:“肉体的结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启蒙精神与反思人格,而这些正是当下很多知识分子所缺乏的”。
5月13日 上午 10:50

陈寅恪:对科学院的答复

因此,我又提出第二条:“请毛公或刘公给一允许证明书,以作挡箭牌。”其意是毛公是政治上最高当局,刘少奇是党的最高负责人。我认为最高当局也应和的有同样看法,应从我之说,否则,就谈不到学术研究。
5月10日 下午 8:37

念远怀人∣满目山河,那些逝去的青年人

不得不提的是,在1918年的一天,梁漱溟去拜访北大同事杨昌济,一个与梁漱溟同龄的青年来开门,原来是杨昌济的女婿。两人遂相识订交,但想不到30多年后他们有一次如此著名的争吵。那个青年的名字叫毛泽东。
5月9日 下午 9:15

野夫:烈士王七婆

不仅对女人深怀这种野蛮的柔情,本质上说,江湖中人托命于情义二字,也因此才有割头换颈的兄弟。矮子是他一生的至交,这个纯粹的道上人物,在他的笔下变成了一曲真正令我读之酸哽的《矮子之歌》——
5月8日 下午 10:42

1949年,这些人的选择,让人肃然起敬

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发生过无数生离死别,一个人做任何选择,我们这些局外人都没有权利去置喙。如果张充和选择了那些珍贵的文物,也无可厚非,当时有不少著名的大文人都是这么做的,但是,张充和却选择了小侉奶奶。
5月1日 上午 11:42

高尔泰:将进酒

别来头并白,剪烛知何时?掩卷支枕,得四集句:“每因不死曾为鬼,待到无求可做人。一天好景君知否,依依最是近黄昏。”借花献佛,亦自况也。
4月1日 下午 8:11

严力:我与星星画会的四十年

一到纽约,我发现,像北京一样,纽约那时候刚好也是中国文化人集中、来来往往的地方。我把那段时间称为“中国文学艺术家的纽约新浪潮”,最热闹的时间前后有十年吧,大约是从1985年到1995年。
3月28日 下午 8:28

中国涉外婚姻第一人李爽:"国际女流氓"的残酷青春

1981年的7月,李爽在西单街头骑自行车,白天祥在汽车里与她并行,两个人隔着车窗聊天。人们看不惯她与老外“勾搭”,被义愤填膺的人们扭送进了附近的公安局,费尽周折才得以出来。两个月后,她就被正式逮捕。
3月27日 下午 8:40

北岛:《今天》反抗的……是语言的暴力丶审美的平庸和生活的猥琐

我们身在何处?我们是谁?我们要干什么?我们为什么存在?《今天》当时存在着一个现实的危险:刊物可能会勉强办下去,但是作为文学运动,它将像沙漠里的一条内河,渐渐在酷热和干旱里流失蒸发,最后不知所终。”
2018年11月7日

陶洛诵:致严欣久

清澈的眼睛,善良坦诚的目光,礼貌而又不失幽默的交谈流露出你良好的教养。我猜想你肯定生于一个充满爱的成长环境。当知道你的父亲是著名作家严文井时,我的直觉得到了印证。
2018年7月9日

「 一个人的诗歌史 」孟浪:生存还是写作,这是一个问题

从1995年至今,孟浪已经在海外“浪荡”了十多年,长期远离母语环境,自然会给人一种漂泊无依的孤独感。如果用孟浪的作品来说明他的诗歌精神状况,下面这些句子可以当作风向标:
2018年5月5日

吴念真:什么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大事,影响了我一辈子。我们那边是矿区,很多人的女儿十五六岁就去工厂做工;要挣更多的钱养弟弟妹妹,就会去妓女铺或者茶室。我姑妈的女儿2010年才去世,她就是很辛苦的一生。我妈很喜欢她。
2018年4月19日

李沉简:坚持质疑和思想自由的权利

几乎谁都不喜欢战争,和平是人类的梦想——人们尽可能地发挥潜能。可没准儿未来的人们发现和平也可好可坏。没准儿和平时代的人因没有挑战而厌倦不堪,于是终日痛饮不止,而醉熏熏的人并不能发挥潜能、成就大业。
2018年3月24日

北岛:写作与生命

写作与生命,于我,有一种平行交错的关系。当我的个人生活处于危机中,往往是诗歌离我最近,有时带着历史的愁容,听我倾诉,帮我渡过一个个难关。
2018年2月4日

汉尊·北京游学班学员招募

我们希望探索有别于传统的自我学习之道,期待与各地志同道合之人共究思想奥妙。在2018年2月,我们将发起一场教育研修活动,游学于北京。邀请一批名师与我们同道,同吃随行,来一场思想的碰撞之旅。
2018年1月8日

陶洛诵:我和遇罗克的一家

1964年,遇罗克回到城里,先做了两年临时工,后被分配到北京人民机器厂当学徒工。1966年2月13日,在《文汇报》上发表文章《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反对姚文元批判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
2018年1月6日
2017年2月17日

白彤东:北大不成功人士老康祭

投稿邮箱:hanzunwenhua@126.com
2017年2月15日

你替我问候他,告诉他我一切都好

天色已暮,陈老师坐了一会就走了。我送她到吉大校门,她和我道别时,先是声音很轻地说:“你替我问候他,告诉他我一切都很好。”然后她的眼睛忽然睁大,目光深邃而明亮:“小伙子,以后路还长,要好好珍惜啊。”
2017年2月14日

贺麟:读书方法与思想方法

因为此种玄思的方法,根本假定著作、思想、实在,都是一有机体,有如常山之蛇击首则尾应,击尾则首应。故读书,了解思想,把握实在,须用以全体观部分,以部分观全体的方法。
2017年2月13日

白桦:因言获罪,摧毁了大多数中国人心中的诚信

“文革”后,我又为一些与“理想”相关的物事奔忙起来,妻儿仍然被放在次要和被忽视的境地。儿子是怎样活下来的,是怎样长大的,是怎样考取大学的,为人父的我,竟然一概不知。可想而知,她付出过多么大的艰辛。
2017年2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