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方舟子又跳出来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2018-04-15 周蓬安 周蓬安谈医改 周蓬安谈医改

注:“两会”期间继续集中发布十多年来所写的医药、医改文章。该文写于2015年5月1怪就怪我对中国的事情始终看不透,总是以乐观的态度看问题。本以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被调查,将会引发对“涉药”官员“举一反三”的问询,在涉药领域腐败不堪的大环境下,还大部分“涉药”官员清白,让一部分“涉药”官员自首,让一小部分“涉药”官员进监狱,然后还药品市场一个“晴朗的天空”。届时,中国人看病不再难、不在贵。

遗憾的是,尹红章被查快3年后,中国药品市场仍是一片“混沌”,甚至有明显的恶化。

但有一点我还是要告诉大家,尹红章作为一名副司级官员,凭借正常收入在北京或也家产千万(若有两套房子),可以过上相当安逸的日子,可他为了敛财却被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而更为糟糕的是,因为他成为“涉药”官员,也造就了“全家犯罪”的事实。尹红章妻子郭某因帮收150余万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其子帮收107万余元,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3年。

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就怕将来拉清单;不是不报,时候未到。那些利用手中权力作孽,让中国人看不起病的官员,早点醒悟吧。

以下为原文:



周蓬安:尹红章被查,是献给国人的大礼!

今天《澎湃》一篇题为《食药监总局药审中心副主任被带走曾被举报滥权》的文章,报道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下称“CDE”)副主任尹红章近日被带走调查。

笔者以为,这是献给全国人民的“五一”大礼!对于那些“吃不起药”、“看不起病”的患者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讯。


大家一定会感到奇怪,尹红章最多也就一司局级干部,他的“落马”真的有这么大的意义?请听我慢慢道来:

别小看尹红章仅仅是一名副司级干部,可他手中的权力却是大得不得了。该文就介绍,尹红章在2014年曾被全国人大代表马文芳实名举报,称其“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涉嫌渎职”。“将河南依生(注:企业简称)已获得审评中心认可的药品违法退回”;“使本应进入临床试验的创新药品再次没能通过审评”。举报书提及,药品审评时间长达2053天,严重超出了法律90天的规定。

而通过网上的一个段子,即可窥见CDE腐败已到了何种程度:“对于CDE来说,2015年的审评目标就是搞定2014年那些原定于2013年完成的安排,不为别的,只为兑现CDE2012年时要完成的2011年审评计划的诺言。”

这样的审评速度,无非是故意设置“门槛”,制造权力寻租的空间。真如马文芳所言,审批权过于集中,成为国家食药总局部分领导的敛财工具。

而由尹红章负责的这个部门,最主要的职责就是“负责对申请注册的药品进行技术审评,组织开展相关的综合评审工作”,而正是这个审评工作,让他们成为制造“一药多名”的操盘手,成为制造“畸高”药价的罪魁祸首。

2007年年底,国家药监局第一任局长郑筱萸被“双规”后,笔者曾撰文《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以揭示造成中国“高药价”的罪魁祸首就是药监局推行的,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一药多名”制度。

一组对比数据直接反映出中国“新药”审评中的荒诞不经,这背后当然是部门利益、个人利益驱使。2005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共批准81个新药上市,而同期我国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新药达1113个,新药申请更是超过万件,达10386件之多。此中差距令人迷惑。2014年新批生产批文共478件,虽较9年前大幅度下降,但这478件批文,批准的也无非是换个名称、换个剂量甚至换个包装的“冒牌新药”。

正是这个腐败的审评制度,加上腐败的物价部门,导致发改委自1997年以来的30多次“降价”行动成为泡影。甚至每一次降价,都成了新一轮药价暴涨的“铺垫”。笔者在《高药价”,缘于发改委、药监局游戏》一文中就曾写下药价不断被推高的基本流程:市场药价过高、老百姓反应强烈——发改委发文降价、安抚百姓——零售商停止销售降价药——药企换个名称或剂量申请“新药”——药监局批准改头换面的“新药”——“新药”以数倍于降价前的价格上市——发改委再启动降价手段……如此循环,药价也呈螺旋式上升。

而自郑筱萸之后,制造“畸高”药价的部分推手已锒铛入狱。尤其是2014年,仅被谐称为“天下第一司”的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就有5名司级官员被查,包括前任司长曹长庆、在任司长刘振秋、副司长周望军、副司长李才华、副巡视员郭剑英,而这5人的共同权力就是曾主管药品指导价的制定。

正因为国家发改委价格司领导的“集体沦陷”,发改委已公开声称准备放开药价审批。而正是“放开药价审批”信息的作用,今年部分地区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中,药价已有大幅度的下降,部分价格“畸高”的药品中标,已经遭到全社会的讨伐,预计部分涉事官员将因此失去人身自由。

说实在话,我要是从事反腐工作,也一定会将目光紧紧瞄准百姓最关心、腐败很明显的领域,这样不仅仅更容易出“政绩”,更重要的是最能够赢得民心。而“高药价”无疑是较“高房价”、“高学费”更让百姓痛恨的问题,且腐败是明目张胆,而且不查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在去年国家发改委价格司5名司级官员被查的时候,笔者就曾预测,反腐机构循着制造“高药价”这一线索,利剑必将很快斩向国家食药监总局延续制造“一药多名”的官员。而尹红章被查,仅仅是拉开食药监系统反腐的大幕,预计随后也一定会如发改委价格司,有一批硕鼠将被关进“笼子”里。

笔者曾乐观地预测,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尽快放弃药品指导价的核定权,中国的药价或整体下降一半以上。如果国家食药监总局强制推行“一药一名”,让同类药品价格具有直观的可比性,中国的药价整体又要降低一半以上。一旦药价回归正常,医生失去开“大处方”的动力,患者的治疗费用中,药品的比重将会大大降低。(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作者:周蓬安

十一届民盟中央社会委员会委员,民盟十一大代表,芜湖市政协常委,“裸体做官”一词首创者。


往期回顾:

周蓬安:魏则西、陈仲伟,都死于医患“互害”

周蓬安:【微访谈】“无偿献血”与“红会”关

周蓬安:俄罗斯全民免费医疗,中国也可以尝试

周蓬安:再论“魏则西事件”的诸方责任

周蓬安:魏则西事件曝出的医疗“黑洞”

周蓬安:两会观察:人大代表揭开了“高药价”黑幕

周蓬安:就“无偿献血”,我为红会等说句公道话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中)

周蓬安:驳世卫“疫苗安全风险非常低”论调

周蓬安:“杀人疫苗”案再暴药品流通黑洞

周蓬安:我为“理顺药品价格”献一策

周蓬安:医保漏洞究竟有多大?(上)

周蓬安:药价贵20倍仍中标,腐败不堪!

周蓬安:罚葛兰素史克30亿,还应扩大战果

周蓬安:价格司长被查,“一药多名”根治有望?

周蓬安:人均10多倍于美,谁在放纵抗菌素泛滥?

周蓬安:“三精”董事长自杀,令多少贪官解套?

建言总理:以大幅度降药价为切入点,推进医疗改革

周蓬安:“特大假药案”暴露药品管理混乱不堪

周蓬安:“温岭杀医案”,根在“信任危机”

周蓬安:腐败,阻止中国推免费医疗

周蓬安:天天开药转卖的退休厅官,一定是贪官

周蓬安:医药市场如妓院,医药代表如妈咪

周蓬安:虚高的药价,都用于行贿哪些人?

周蓬安:【建言张勇】郑筱萸就是你的“一面镜子”

周蓬安:“星级医院”,这个可以有

周蓬安:深圳“大批”医疗精英落马,是患者的福音

周蓬安:“牢有所养”、“牢有所医”,是社会之殇

周蓬安:为妻透析私刻公章临刑责,是对“医改传佳音”的公开嘲笑

周蓬安:要想成功“医改”,需提高官员、学者廉耻心

周蓬安:发改委称“三年医改实现病有所医”,我脸红

周蓬安:“2/3居民满意医疗”,是自说自话

周蓬安:治理“医闹”,不能单靠打击

有毒螺旋藻+有毒胶囊,药监局如何给说法?

周蓬安:又是媒体揭“毒胶囊”,监管人员哪去了?

周蓬安:“医改”取消以药补医,是舍本求末

周蓬安:“高药价”,缘于职能部门的渎职和腐败

周蓬安:必须彻底斩断“过度医疗”的黑手

周蓬安:周氏医疗改革方案

周蓬安:药品招标腐败严重,中纪委该出手啦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周蓬安:心脏手术“独门药”告急,板子该打谁?

周蓬安:发改委若给力,药费立马降七成

周蓬安:张敬礼落马,显药监局“烂透了”

周蓬安:谁掀掉“暴利药”,谁就是中华民族的恩人

周蓬安:是谁不愿揭开“暴利药”的链条?

周蓬安:周强,反腐请拿“暴利药”祭刀

周蓬安:药品涨13倍,“杀”死了多少中国人?

周蓬安: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是限价还是抬价?

周蓬安:自助透析室,暴公益医院暴利本质

周蓬安:“坦白”救不了郑筱萸

周蓬安:揭密人均住院费下降的真相

周蓬安:由郑筱萸被双规,解读高药价的深层次原因

周蓬安:汗!中国卫生公平性世界倒数第四

苹果手机长按下面的二维码(识别)可打赏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