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人文经济学堂

吴敬琏:当下经济困局,疫情不是主因

中国经济如何在2023年走出疫情影响、释放微观活力,可能是当下各界都在关注的一个关键问题。在新著《中国经济改革进程(第2版)》的再版序言中,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写下了他对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与应对之策的判断。今日分享此文此书,以期为读者研究中国经济发展问题和探讨克服当前困难的路径提供一些参考。《中国经济改革进程(第2版)》吴敬琏
1月20日 下午 7:50

张五常:经济学要怎样学才对(之一)

(本文是不久前在浙江大学、西安交通大学、郑州大学作的讲话,讲题一样,处理与内容略有不同。记忆所及,这裡把叁次的内容合并,补加一些,较有系统地整理一番。——张五常,2006年11月2日)各位同学:今天要跟你们谈的是怎样学好经济学,把自己当年的经验择其优而舍其劣,也就是我今天认为经济学应该怎样学才对。首先要说的,是如果你跟着我建议的方法学,在大学考试,或到外地争取什麽博士,凶多吉少。我走的是实证经济学的路,着重于理论的实用性,不花巧,写出来的学术文章不一定可以打进今天的国际学报。昔日可以,今天或多或少有点困难,虽然某些学报编辑记得我这个人,可能给个面子。当年在西方发表的文章,今天还有人记得,但在「格局」与思维上,与今天的是不同的了。不容易解释发生了什麽事。我的经济学很传统,从史密斯到李嘉图到米尔到马歇尔到鲁宾逊夫人到凯恩斯到费沙等,我都读得认真。跟着是森穆逊、阿罗、史德拉、佛利民、艾智仁、赫舒拉发、普纳、高斯等较为近期的,也读得认真。可以说,一九六五年之前的文献我读得多而透。六五到六九年间,我转攻资料性的读物。一九六九之后,自己不再进图书馆,要什麽资料由助手替我找寻。大约一九七二起,我谢绝替学报评审文章。行内朋友找我研讨,懂得一定奉陪。一九八二回港任职后,通讯没有今天那样方便,交谈是减少了。喜欢魂游四方,不熟知我的人不容易跟我交谈。像巴赛尔那种愿意跟着我魂游的行内君子不多。我认为一个人在求学时要多读他家之作,但当自己进入了创作时期,要重视的还是自己怎样想。我的经济学底子很传统,比今天的新秀传统得多了。熟读传统,有欣赏的也有不欣赏的。选择自己认为可取的发展下去,过程中修改了不少认为有不足之处的前贤之见,而好些认为一无是处的,淘汰了。这样的发展不是很有意思吗?夸夸其谈的背后,知道自己沧海一粟,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一士谔谔地走自己的路,走了三十年,心领神会,对自己的进度是挺满意的。但当我偶尔翻阅今天的经济学报,不容易见到自己熟知的传统。术语好些还是以前的,但看不到传统的思维。新秀们放弃了传统,我则认为史密斯的传统怎样也不要放弃。回头说自己的经济学着重于实用性,是指解释力,解释人的行为,解释因为人的行为而引起的各种现象。我认为解释现象是经济学的唯一用途,没有其它。福利经济学是废物。不是说不应该关注社会福利,而是任何人都可以是「专家」,不需要读过经济。二百多年来,经济学无法证明,从某甲手上拿了一元,交到某乙的手上,社会福利会改进或改退。学经济可以协助赚钱吗?可以找到一份较好的工作,或减少受骗的机会,但我没有遇到过一位富豪是经济学家。我自己母亲的投资命中率比我高,但她连书也没有读过,不识字。经济学可以协助政府决策吗?可以解释怎样的政策会有怎样的后果,但如果关心政府会否接受你的建议,不被气死才奇怪。解释是任何人都可以做的,但这裡说的是科学解释(scientific
2022年10月15日
2022年6月11日

张维迎:人们为什么假装相信内心不相信的东西?

张维迎老师为辛庄课堂学员授课在《真诚幻觉》一文中,我引用社会心理学家的实验研究,讨论了这样一种社会现象:迫于社会压力,人们不仅倾向于遵从“主流”,说自己内心不相信的话,做自己私下不认同的事,而且会充当“执法者”(“思想警察”),监督和惩罚那些言行与自己不同的人,以显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真诚的”。也就是说,他们不仅自己“指鹿为马”,而且绝不宽容胆敢“指鹿为鹿”的人。似乎不如此,就不足以证明他们自己是“主流”的忠实捍卫者。(张维迎:真诚幻觉,点击蓝字阅读文章)有些观点和社会规范之所以成为“主流”,并不是大多数人相信它们是对的,而是因为“尽管没有人相信它是对的,但每个人都(错误地)以为其他人相信它是对的,每个人在公开场合都说它是对的,并且每个人要求其他人说它是对的。”因此,“主流”可以是自我强化的(self-reinforced),多数人不认可的观点和规范完全可以通过少数人的操纵变成“主流”,不仅能得到多数人的“遵从”(compliance),而且能得到多数人的“执行”(enforcing,
2022年5月11日

科技与互联网行业在中美竞争中掉队了吗?

这方面并不是没有共识。近期类似“要着力减少和避免出台具有明显收缩效应的政策措施”的表态,已经多次出现。它直接说明,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对互联网行业实施“强监管”,目的并不是要限制中国互联网行业的发展。
2022年4月29日

周其仁老师讲了两个词

周老师一个半小时连水都没有喝一口,一气讲下来,内容句句精彩。每次听周老师讲课,真是一种美的享受,同时又深有启发。但这是内部课程,不方便大篇幅整理,我只能写几句听后感。
2022年3月20日

肤浅思维的纪念碑:最低工资与提高就业 | 何不笑

面对这种充满善意的政策,米尔顿弗里德曼当年在《新闻周刊》的专栏中撰文指出,这一政策“势必导致更多人失业…受损最大的群体是低收入和没有技能的群体。那些已经有工作的人获得更高的工资,但就业人数将减少。”
2021年10月13日

王国乡:苦难人生中的学术研究(连载之一)

。马校长建议我将论文修改后寄给《光明日报》,并为我的论文写了简要的肯定性评价。1957年反右前夕(大约6月初),我接到《光明日报》来函,要求我将论文压缩为5
2021年8月30日

美国为何衰落? | 邓新华

欧洲老牌强国英国德国法国,都不是庞然大物。历史上曾称雄一时的西班牙、荷兰,也都是小国成霸主。今天的欧洲,搞欧盟、搞欧洲统一,搞得不亦乐乎,却反倒衰落。所以,不是国家地域大就强大。真正的强大强在制度。
2021年3月4日

砸烂温度计,也消灭不了温度

如果供给弹性非常小,需求发生了重大的波动,价格的波动就会非常大,有时出于社会稳定的考虑,还需要借助其它手段来协调供求矛盾,比如引入时间成本约束人们排队购买,或者引入行政强制力限量配给等等。
2021年2月22日

张维迎:创新不可预测,还是让企业家去判断吧!

创新之所以不可预测,是因为创新本身是来自于某个个体的主观想法,这个想法能不能变成一个真正的产品,能不能被消费者接受,能不能赚钱,面临着四个重要的不确定性。
2020年12月25日

薛兆丰:反垄断法拓宽寻租之门

具体地说,企业协同固定或变更价格,可能是由于它们的产品规格接近,每家企业都是“受价者”而导致的。例如,最近方便面厂商的集体提价,显然是它们共同受到通胀压力影响的结果,而不是出于贪婪而进行勾结使然。
2020年11月26日

许小年:宜黄与秦始皇的逻辑

循环而无进步,不仅由于唐的逻辑与秦相同,而且因为陈胜的逻辑与赢政相通,都是权力大于权利。始皇以暴力侵犯百姓之权利,陈胜以刀兵剥夺王侯公卿之性命。在以暴易暴的循环中,社会怎么可能进步?
2020年11月19日
2020年10月11日

浪费是谁说了算 | 陈兴杰

一起学习经济学,用经济学的眼光看世界
2020年8月19日

大部分的抗洪抢险原本可以避免

在很多人眼里,洪水是自然灾害,历朝历代都有,无可避免,这几乎成了大部分中国人的思维定式。其实,真相并非如此,只有极少数和极短时间内的洪水属于自然灾害,大部分泛滥成灾的洪水都是人为造成的。
2020年7月28日

一页纸总结经济学原理

弗里德曼本人在1986年的一次采访中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试图列一个清单。在初步完成对经济学原理的一页纸总结后,我给他发了一份复印件。在回复中,弗里德曼补充了一些他自己的,但绝不赞同我的尝试。
2020年6月8日

周雪光:新型冠状病毒暴露了中国国家治理中的根本性张力

问:新型冠状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数在中国大陆继续上升,同时人民对政府应对疫情的反应感到愤怒。这场危机对中国政府有何影响?
2020年2月14日

陈兴杰:香港正在福利主义化

香港经济制度不是没问题,其最大问题是政府垄断土地,使房价攀高,挤压其他产业发展,造成了民生贫困。一些人所称“香港病”,地产商富可敌城,平民买楼交租难,贫富差距大,都是因此而起。
2020年1月16日

陈兴杰:澳大利亚的山火为何失控了

从去年9月份起,持续了4个多月的澳大利亚山火,仍没任何得到控制的迹象。新闻里播得最多的,是烧死的考拉和袋鼠,以及仓皇出逃的居民。山火为何如此之猛,延续如此之久呢?这是让很多人难以理解的问题。
2020年1月8日

陈兴杰:特朗普的「马桶新政」

环保主义者反对高效率的化石燃料,吹捧风电、太阳能和生物能源;他们和动保主义暗通款曲,主张限制屠宰行业,并将全球变暖和畜牧行业挂钩。瑞典那位奇葩的「环保少女」,常年抨击汽车和飞机,吹捧自行车和帆船。
2020年1月5日

陈兴杰:杨文医生受害案,如何减少更多的悲剧

社会办医,就是增加医疗市场供给,使更多资金进入这行业,多办医院,聘请医生,医学生有更好的去处。这些就是体制性的解决办法。除了增加医疗服务,还有价格问题,保险问题,都需要我们去思考和解决。
2019年12月29日

李子柒:我见证普通人年入亿元的美好时代

但网络上另有一种声音,如刚刚我朋友所说,他老家的农村生活完全没有李子柒镜头下的那种美好动人,她的作品有误导之嫌。我说你的挑剔不讲道理,在农村里生活过或者稍有常识的人,都不会把文艺作品和现实混为一谈。
2019年12月14日

易中天:大清之败,全因谎言与歌颂

直到耆英等人签订城下之盟时,使用的也仍是“恩准”字样(比如“恩准”五口通商)。明明是人家强迫我们订立不平等条约,还要说是我们“恩准”,这不是自欺欺人是什么?
2019年12月8日

张维迎:了解商业周期理论的人凤毛麟角

作者:张维迎(人文经济学会理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2019年12月7日

陈兴杰:现代社会为何敌视糖

陈兴杰:迪士尼禁止自带食物,让我们来讲一讲道理
2019年12月5日

张维迎:真正的企业家,不应该利用人性的弱点赚钱

以上这些都反映出我们忽略了企业家,我作为经济学家也必须坦诚,经济学家是有责任的。我认为企业家跟其他要素不一样,要素是可以替代的,企业家是其他要素不可替代的。
2019年12月1日

张维迎:理解市场的逻辑

贯穿于本书的基本理念是:市场经济是保持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唯一制度;中国过去40年所取得的经济成就,是市场逻辑的胜利。
2019年11月29日

陈兴杰:繁荣的智利为何发生暴乱

智利是1980年代全球市场化的先声。上图抗议者所举牌子为:新自由主义生于智利,也将在智利死去
2019年11月17日

陈兴杰:引进缅甸劳工可行吗

网上流传中国引进缅甸劳工的信息,来源都是缅甸媒体,国内媒体未确认
2019年10月30日

陈兴杰:中国早已给出了答案

中国其实早已给出答案。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就是超过10亿人口脱离绝对贫困,步入小康和富裕。这样的壮举,史无前例。简要概括中国人脱贫致富的原因,答案只有四个字:自由市场。
2019年10月23日

陈雨露:北宋亡于蔡京,亡于“凯恩斯主义”

两年后,蔡京非常郁闷,因为,“当十大钱”并没有带来多少收益,无论皇帝、官家豪强还是升斗小民,对蔡京的币值改革都极为不满。更让蔡京郁闷的是,崇宁五年(1106年)二月天空中有一颗彗星,说什么也赶不走。
2019年10月6日

张维迎:我所经历的三次工业革命

西方发达国家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当他们出生的时候,前两次工业革命早已完成,只能经历第三次工业革命,但作为中国人,我有缘享受“后发优势”,用短短的40年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走过了西方世界十代人走过的路!
2019年10月3日

巴斯夏:国家

“噢,先生们,稍安毋躁,”国家以哀求的口气说,“我会尽力满足你们,但是,我总得拥有某些资源吧。我已经准备开征五六种税了,给这个世界打上一个新的、很轻微的烙印。你们会看到,人们会很乐意掏钱的。”
2019年10月1日

李嘉诚没有原罪

2017年长实中报披露显示,该公司在中国内地的土地储备为1059.1万平米(11400万平方呎)。这数据放在内地房企排名,前40名都挤不进去。仅仅恒大一家公司,当年土地储备就超过3.1亿平米。
2019年9月17日

张维迎:恩师何炼成引我进入经济学

我师从何炼成老师整整7年。不,应该说整整41年了。不论我在什么地方,导师的教诲和宽容总在伴随着我。是何老师将我引入经济学的殿堂,教给我经济学知识,滋养了我自由的习性。这份师生情,值得我永远珍惜。
2019年9月10日

张维迎:正确解读利润与企业的使命

可以有另一种安排:让其中的99个人拿固定合同收入,剩下的1个人拿剩余收入。所谓剩余收入,就是销售收入刨除原材料、利息、工资等之后,剩下的部分。这就是利润,拿剩余收入的人是老板,拿固定工资的人是雇员。
2019年8月31日

张维迎:詹姆斯•莫里斯的学术遗产

Ramsey)的最优税理论,提出了“Ramsey-Diamond-Mirrlees税收法则”。2011年《美国经济评论》评出了创刊100年来发表过的20篇最佳论文
2019年8月29日

米塞斯:通货膨胀的真相揭秘

他清楚地认识到工资水平可能对于市场来说太高了,也就是说雇主增加劳动力无利可图,因而从全体劳动人口的观点看太高了,因为在工会规定的高于市场水平的工资水平下,那些急切希望挣钱的人中只有一部分能够有工作。
2019年8月21日

陈兴杰:迪士尼禁止自带食物,让我们来讲一讲道理

要认清一个现象:生活中有大量行为,都处在合法与非法之间的灰色区域。合情理而不合法,这种现象太多了。人最可贵的品质在于思想。面对情理与法律的冲突,每个人都要思考和判断,而不是作法条的应答机。
2019年8月16日

陈兴杰:风雨飘摇的上海网约车

整治和控制网约车会加剧打车难和打车贵,乘客会变得不安全。乘客打不到车,只能选择线下的路边车(管理部门口中的「黑车」)。在线下打黑车,安全性和有各种技术、数据保障的线上约车其实没法比。
2019年8月15日

陈兴杰:这一次日韩贸易冲突的来龙去脉

随后日本还宣布,将韩国从贸易“白名单国家”中剔除出来。这个白名单囊括世界上主要的发达国家,亚洲只有韩国一个。日本将韩国“拉黑”,表明他们已不把韩国视为“自己人”。将来贸易过程中,会增加审批流程。
2019年8月6日

张维迎:市场化与创新

再来看一下新产品销售占总销售的比例。工业大中型企业2008年是16.1%,2016年是20.4%;所有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2010年是10.4%,2016年是15.1%。总的趋势是上升的。
2019年8月2日

刘业进:中国改革是一场社会科学自然实验

编者按:5月16日,由人文经济学会主办的《双轨制思想与中国经济改革——张维迎双轨制论文发表35周年研讨会》在北京举行。首都经贸大学刘业进教授出席研讨会并发言,下文根据现场发言录音整理而成。
2019年7月27日

莫志宏:好的理论家遇上了务实的政治家

有关的数据是都可以统计,那又怎么样,这能比吗?萨缪尔森的思想有多么粗钝!我想说的是,像萨缪尔森等信奉的经济学理论错了,如果能够像张维迎老师这样有一些对现实的问题的直觉敏感,其实也不至于这样。
2019年7月26日

石小敏:双轨制思想具有广泛的实践意义

现在来总结回顾改革,结合很多情况来思考我们的艰难状况,是蛮有意义的。以我的观察,从过去40年改革积累的经验和社会基础来看,现在遇到的困难不算什么。就像邓小平讲的,不改革死路一条。
2019年7月25日

王小鲁:市场自身发育是价格双轨制改革成功的基础

当然,渐进式改革也不完美,也有很多缺憾,其中最大的缺憾是政治体制改革容易长期停顿和滞后,如果政治体制改革迟迟不能推进,最终也会和越来越深入的经济改革产生脱节,甚至尖锐的冲突。所以中国的改革还在路上。
2019年7月24日

朱海就:双轨制改革的经验是“制度生成”

哈耶克的主要教导之一是“要对人的自利有信心”,其实也是对人的本性的信心。这也意味着要允许不确定性出现,要让未来对不确定性开放。改革不仅是改变目前既有的不合理制度,更是要让好的制度有可能出现。
2019年7月23日

卢锋:三重含义双轨制——读维迎教授1984年双轨制价格改革论文有感

维迎论文发表35年后的今天,从双轨制角度观察我国体制转型进程,或许可以从三个层面界定这一概念内涵,并由此理解我国体制改革转型路径特点与现实改革必要性。
2019年7月22日

张曙光:双轨制是改革过程的普遍现象和一般规律,张维迎是最早提出双轨制理论的人

总之,改革是一个纠错的过程,只有真正知错认错并坚决改正错误,改革才能向前走,并最后得以完成。
2019年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