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一枚园地6

大吴法天:王丽书记吹大牛

臬台命呈案上峰,上峰议决,改以扰乱国家机关工作秩序罪控之。余曰:“彼未出旅店,扰乱京师哪家秩序?”对曰:“彼赴京师,致本地有司忙乱,扰乱本地有司秩序。”余曰:“赴京师以扰吴郡,伊二乃妖乎?”
1月2日 上午 8:55

吟诗作赋:我在泪流满面中迎来了2022年

零点刚过,公众号“子规啼春”发表了《思想的翅膀,春天的来信----子规啼春群友新年诗集》。众多读者作者以古诗新诗的方式寄语新年,精彩纷呈。于无声老师的一首《鹧鸪天•梦里白马持利剑》感人至深。
1月2日 上午 8:55

一枚园地:万山不许一溪奔,波澜浩荡终向前

人面对流年,永远不会知道前方会是什么海,何况大海也并不在意一条船,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船自己的帆,到港之时,回首身后,彩虹和风浪都是风景。非常庆幸这一年里和园地里的朋友相伴,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1月1日 上午 1:18

方方:2022,祝天下所有人好好活着

方方近照。(图片由作者提供)
1月1日 上午 1:18

吟诗作赋:新年祈望―愿这世界多一些爱,少一些恐惧

我一直觉得,那些枉死者(如卢女士、鹿道森、缪可馨、石油城288个孩子……),他们的灵魂得不到祭奠,他们一直在寒冷黑暗中飘零。在他们生前,我无缘给他们一份关爱,惟以写歌的方式来慰藉他们的灵魂。
2021年12月11日

说事儿(134)曾维群:沉陷在幽深岁月的读书故事

我不用说出她的姓名。那个年代,女孩们的名字都缺少了芬芳的气息,只是一味地借用红色包装,制造出千人一面单调乏味的色彩,同名同姓的人太多。我仅仅珍藏着当年小女孩善良童真的形象,还有我心底对她永久的祝福。
2021年12月10日

悼黄宁·诗三首

【黄宁简介】曾仼中央电视台纪录片编导。主要作品:《再说长江》、《车师古道》、《感受交响乐》、《边关岁月》等。曾担任中国国家话剧院影视公司总经理。2021年12月5日16时因病逝世。一枚园地耕耘者。
2021年12月10日

黄宁行旅散记·拉巴

三千万年以前古地中海的一部分,带着无可比拟的伟力越过赤道,向欧亚板块俯冲而来。猛烈的碰撞挤压使大地隆起抬高,完成了地质学上的奇观。青藏高原,地球上不会再出现比这更高、更严峻的地方。
2021年12月9日

园地回顾 I 黄宁:那一年,流沙河曾经吞噬的少女

浮尸现场聚集了很多人,多数是看热闹的,有两个人拿着土坷垃,往浮在水面上的尸体上扔,水花渐起,波纹漫开,岸上的人都无动于衷。不知谁大喊一声,语气愤怒:“人都死了,还这样作贱她,你们他妈的是人吗?”
2021年12月8日

沈及明:悼黄宁

2021年12月5日周日下午,忽然看到一条微信,黄宁因病去世。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周五下午5点15分我俩还在微信聊天,怎么可能?连忙核实真伪,直到和他家人通了电话,才接受这个不愿接受的事实。
2021年12月8日

江棋生:同道相逢三世亲

【作者简介】江棋生:一个只想说真话、并力求把真话说好的人。方方日记读者及接力者。一枚园地耕耘者。
2021年12月6日

于无声:一群人的狂欢 ,一个人的告别

鹿道森长歌当泣的5000多字遗书几乎是用血泪写成,勾勒出这个社会的爱之艰与活之痛。尤其在文尾提到即便有来生也不愿再做人了,且哀求大家不要到海上打捞他的尸体。这是得有多绝望才会发出如斯的悲鸣!
2021年12月6日

刘又生:读林达《世纪大审判的告诫》的启示

美国的司法制度当然希望寻找罪犯,希望伸张“正义和公道”。与此同时,它承认面临这样一个困难:在案情复杂的情况下,它做不到“不错判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人”。因此,它并不极端地强求一定要找出罪犯。
2021年12月5日

月生:花蕊夫人,休说别人“不男儿”

说事儿(131)南宫踏舞:做一道菜,想一个人
2021年12月3日

《变色龙》中的狗和《套中人》的安全

失去了瓦连卡,别里科夫用更加厚实的套子裹紧自己,从此一蹶不振,不久得了重病,在郁郁寡欢中离世。瓦连卡为此流下伤心的泪水。但是她还是与所有的教师一起,为了终于摆脱掉妨碍他们自由的影子而高兴,而庆幸!
2021年12月3日

神机妙算还是机关算尽?

一次传来元皇帝大败的消息,有个御使为此祝贺朱元璋。朱说:你是从元军投诚过来的,最不应该高兴的是你,还有其他从元廷投降过来的人,你们怎么对原来的主子那样?大家眼睛都看着刘,都知道刘曾经为元效力过。
2021年12月2日

​没有新闻自由,我们都是乌合之众

新闻自由了,欧金中还是善良人;瑞丽就不会濒临绝境;缪可欣跳楼不会不了了之;安顺公交会按时到达终点。新闻自由了,医生不会无辜去世;一个城市不会靠一个老太太支撑真相;所有机构里该工作的摄像头也都不会坏。
2021年12月2日

“萝卜寓言”诗两首

【作者简介】齐东野:山东即墨人氏。齐东,即墨古城在齐国之东野,吾既多野人献曝之忱,又多野人献芹之语,是以名之。七零后,私营小业主。一枚园地耕耘者。
2021年11月29日

风吹沙:河南封丘午餐事件,校长失声痛哭的背后

不法分子把校园餐饮看成“唐僧肉”,从学生“口中夺食”。比如,湖南一中学小卖部3年承包权拍卖出320万元价格,刷新了人们的思维,掀开了校园生意的冰山一角。总是有人把学校当成生意场,把黑手伸向孩子们。
2021年11月29日

汉水伊家:人性与爱一一记弘一大师与茶花女

朱先生认为,这才是弘一大师皈依佛门的真正初心。赵朴初先生评价弘一大师的一生为“无尽珍奇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赵先生在为纪念大师诞辰100周年而举办的“弘一大师书画金石音乐展”时,撰文中写到:
2021年11月28日

江河水:1961年洪湖人比江陵人每月多吃20斤粮

二月区委书记会议研究粮食产量,直接对下面起了瞒产的作用,开始各区报29000万斤,后来我们觉得这个产量高了,以后各区回去上报了一个数字,只有27600万斤,最后统计局落实报产量还是有30900万斤。
2021年11月28日

黑麦:小雪--叶落木凛凛,如今小雪时

读书、备课,设计好所有环节,但在活动前仍然很忐忑。因为开放即意味着不确定,不确定即意味着风险。可能成功,可能失败,可能热闹而空洞,也可能安静而丰富,再或许就是冷场而不知所以然。
2021年11月27日

汪晶晶:寄给我最亲爱的妈妈!

中國黑白攝影時代著名攝影家黃翔先生,是爸爸妈妈的兄长和挚友。黄伯伯曾给妈妈照过许许多多美丽的照片,其中数幅在六十年前就被收入大学摄影专业教材。童年时代,我在妈妈那些美丽的巨幅照片下,睡过整整十年!
2021年11月27日
2021年11月26日

于无声:胡编战司马 光满拉偏架

【作者简介】于无声,一个喜欢文学的小企业主,一个永远有梦的老男人。一枚园地耕耘者。
2021年11月26日

梁艳萍:我的母亲

转眼,母亲离世已经快15年了。疫情以来,我无法归乡为母亲扫墓。很多母亲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变得平淡,也变得入骨,虽然不会常常提及,但只要夤夜想起,就会泪流满面……
2021年11月25日

民声VI(5)青禾:丁晓岚下岗记

县城也有水泥厂、药厂、化肥厂、矿山机械厂,但那跟地区的厂子不是一个级别。惟有卷烟厂是老县长风餐露宿,求告了无数衙门,刚刚跑下来的。但厂子只能接受钳工丁晓岚,谢梅的工作几经周折,才在一个商场安顿下来。
2021年11月21日

于无声:给她和我们自己的歌

【作者简介】于无声,一个喜欢文学的小企业主,一个永远有梦的老男人。一枚园地耕耘者。
2021年11月20日

寓言故事:逃生的老鼠

蛙王似乎看出了老鼠的心思,一只青蛙怎么能为王呢?便对老鼠说:“你可听说过一首咏蛙的诗:‘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本蛙就是百兽之王,是井蛙国的龙头老大!”
2021年11月20日

艾晓明:武汉,突如其来的馈赠

于无声:玛莎拉蒂女醉驾调查结果,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2021年11月19日

吟诗作赋:谁的声音如哨,穿越近百年的时空隧道

“苏俄虽是狄克推多(由dictator音译而来,此处意为专裁政体),但他们却真是用力办新教育,努力想造成一个社会主义的新时代。依此趋势认真做去,将来可以由狄克推多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民治制度。”
2021年11月19日

吴言:如此单位,不去也罢

然而,离境,入境,千难万阻。机票价格昂贵,还一票难求。各种离入境手续,48小时核酸检测、血清抗原,健康码行程码,没把人弄昏已属万幸。历尽艰辛好不容易落地,隔离,让骨肉亲人近在咫尺却只能在手机上相见。
2021年11月18日

驴粪蛋子表面光的巴列维

不过,政客们从来高居在庙堂上,利用他们手中的话筒传出光彩照人的声音:这些在我的治理之下,已经得到翻天覆地的改善了!我还要带着你们大展宏图!他们以为这样,自己的地位就是合法的,自己的权位就是稳当的。
2021年11月18日

李老师的遭遇折射出三个问题

纵容学生举报老师,将会使广大的教师噤若寒蝉,在课堂上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大学课堂将会死气沉沉。长此以往,大学不再是大学,而是思想的牢笼;教师不再是教师,而是留声机。这种搞法,对教育的危害无可估量。
2021年11月17日

黑麦:立冬--红叶随风尽,白雪一夜飞

于无声:玛莎拉蒂女醉驾调查结果,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2021年11月17日

于无声:咬紧牙关 拼尽全力 坚持到2035

三少爷的剑:多么渴望能够找到可以交心畅聊的人,像未完成的乐章,努力寻求合拍的音符
2021年11月15日

这么好吃的果子烂在地里,不如吃进肚子里

“因为纬度合适,爱媛果子是我们资中的特产。但我们这里太多了,满山都是,很多地方交通不方便的话,就卖不出去,不卖出去的话就全部烂地里了,这段时间又下雨了……”
2021年11月15日

不吐不快忧心事---举报老师的歪风何时休

近年以来时有报道,大中小学,鼓励学生举报,构陷老师,不由分说,致使老师们纷纷下课,时常发生,长此以往,不由不令人为我们的国家教育事业,为我们的后代忧心忡忡。
2021年11月15日

周永威:拿性说事

社会性观念解放的同时,也激活了封杀近半个世纪的、一个历史悠久的行业——性交易。直到现在,卖淫非但未得到官方的认可,反而遭到不断打压,然而它的从业员工从繁华大都市到边远小乡镇,加起来估计数百万之众。
2021年11月7日

朱学勤:悼左方 - 老兵不会死,老兵只是远去

我还问他:如何“降服”那些桀骜不驯的青年人,带出这样一支敢打硬仗的队伍?左方如老顽童一笑,称自己为大“盗”,能拿到别家拿不到的新闻,但是他这个“盗”服的是庄子之“道”,“盗亦有道”,遂颂庄子九字诀:
2021年11月6日

风铃:唐云和他的“唐摄廊”

民声VI(2)一砚翁:高处的灵魂引领我们看清生活底蕴
2021年11月6日

朱斌:灯 是个罪过

【作者简介】朱斌,73年生于闽东渔村,91-95年就读于浙大光仪专业,95年开始写诗,2014年印出个人诗文集《蚂蚁的呼吸》,2017年创立北京深呼吸学习中心。
2021年11月5日

小草&耕夫:惊喜在不经意间突然降临

2021年11月1日早晨起床,与往常一样先整理家务,放扫地机出来清扫。这一天特别忙,家里来了客人。前一天冰箱里所有的菜都吃完了,计划着先去买菜,然后见缝插针去公园打一套拳,再回家赶做午餐。
2021年11月5日

呼斯楞豫锟:上海烟花

【作者简介】呼斯楞豫锟,不肯放下初心、不愿放弃思考、不能放逐灵魂。80后,祖籍内蒙古,现居贵阳。一枚园地耕耘者。个人微信公号:上学最耽误学习。
2021年11月4日

说事儿(132)齐祁:军装

哥哥进藏时,西藏的局势不是很稳定,组织上规定汉族职工不能单独外出活动,因为街道上曾经出现过汉人的尸体。但他们对解放军会相对会好些,所以,哥哥们外出时会穿上军装。至于这套军装的来历,就无从知晓了。
2021年11月3日

李娅:寻车记

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手边这一大捆菠菜,想到自己一个人,又不怎么做饭,放着可惜了,就把它送了同事。同事很高兴,说今年青菜里的价格冠军就是它了,九块钱一斤,而听说帝都都涨到20块一斤了,堪比肉价钱。
2021年11月3日

安然以待:微光照亮我的心

同时,她自己还决定长期资助一个孩子完成学业。昨天她告诉我,她的弟弟知道这些情况后,表示也要长期资助一个孩子。
2021年10月31日

一枚:49岁的最后一天

如今的日子里,手写的生日卡已经是格外稀罕了。幸运如我,仍然每年都会收到两三张远方或身边亲爱的朋友写来的生日卡。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年生日前夕,我收到的第一张生日卡,居然是来自我深深敬重的巫夫人。
2021年10月31日

黑麦:霜降水返壑,风落木归山

拾起一片白蜡或杜梨的叶子,放在掌心,仔细端详,会发现一片叶子上有十多种色彩,很多种是彩铅或者油画水彩无法包含的,而我们也没有能力去命名。只能欣赏着,只是欣赏着,然后夹在书页里,企图留住一片秋光。
2021年10月30日

汉水伊家:村子里的桂花树

时光荏苒,转眼间,十年过去了,村子里当初栽下的许多香樟树、广玉兰和桂花树,已经有盆口般粗细了,如果这些树现在都生长着,我们的村子早就变成了花园,一定是人们平时休闲居住的好地方。
2021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