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丁在上海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朝鲜如何在72小时内从“新冠零病例”增至120万例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枪稿

当正义铁拳砸向小雀斑和J.K.罗琳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1月28日

胡来!这到底是关怀女性还是剥削女性?︱三九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1月23日

你说,谁拍电影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子戈专栏

当新冠疫情把大家都隔开、把一个个的个体都撵到“线上”的时候,一个线下的电影节就是一次顽强的抵抗,恰如需要把很多人聚到一起拍摄、聚到一起观看的电影——这种奇妙造物之本身。
2021年11月22日

凭什么让《扬名立万》爆款了?︱子戈专栏

然而,能够突如其来地爆款,其中总难免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成因,简而言之,它们大多数都来自于新导演,都藏着新一代创作者的表达冲动,而且,都在某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上,与某种重要的大众心理达成了完美的匹配。
2021年11月20日

沙丘里的007能扬名立万吗?︱漫画影评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1月18日

《梅艳芳》里没艳芳|三九专栏

在她的走红之路上,香港文化由海纳百川到逐渐形成独有风格,她由翻唱英文、日文改编歌,学麦当娜造型,到终成香港独有的梅艳芳,她的成功与时代的发展息息相关,电影出于种种原因并未多次多着笔墨,实属遗憾。
2021年11月13日

当毕志飞真的逐梦演艺圈了 | 灰狼专栏

张绍刚肯定没安好心,你竟然“借坡下狗”自黑个天昏地暗,摇完尾巴,又还能竖回去,回到你一贯的鸡血风采。你在总结陈词时候说,自己考研考博都考了两次,你相信第二次拍电影也有好结果——但我打死也不信。
2021年11月11日

骂了这么久,是该理性复盘《第一炉香》了|梅雪风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1月4日

007死了,下一个轮到谁?| 周黎明专栏

masculinity),布鲁斯南的邦德《黄金眼》中甫一出场,便遭到女上司M(英国最有名的戏精朱迪·丹奇扮演)一顿痛斥:“你这个性别歧视、厌女的恐龙!冷战的残余!”
2021年11月2日

娄烨在兰心大剧院建了一座无意义的迷宫︱梅雪风专栏

今天的推文,来自犀利的梅雪风,他庖丁解牛式的影评总能精准地解析创作者的潜台词。《兰心大剧院》迟到了一年,他的评论则迟到了一周,不过,对于拥趸来说,这也算不得什么。
2021年10月29日

是醋还是饺子?姜文为嘛去演《图兰朵》| 漫画影评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0月28日

为什么他把《沙丘》拍成了这副模样?︱开寅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0月26日

彭于晏的这个百分百渣男,渣出了新境界︱三九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0月25日

错的不止虎妞和祥子,还有王安忆 | 王大根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0月24日

今天开画的科幻大片,之前难产了40年|周黎明专栏

举个例子:《沙丘》里的人物会装一个屏蔽场,一旦打开,就能阻挡一下投射过来的刀枪和子弹。我想象那应该是一层薄薄的光,应该是无形的,但影像作品嘛,肯定要把它视觉化。林奇大师居然做成了类似玻璃魔方的块状。
2021年10月22日

煤老板和贾樟柯之后,山西影视靠什么翻身?

山西和电影有很深的缘分。这里不缺钱,曾几何时,“只管拿钱,不干涉创作”的煤老板们是圈内公认的理想投资者;这里也不缺人,贾樟柯、宁浩、曹保平……都从这片土地走出。
2021年10月21日

平遥和王俊凯都有光明的未来吧︱三九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0月19日

有人赞美《兰心大剧院》,有人则不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0月18日

《鱿鱼游戏》凭什么能这么火?︱周黎明专栏

即便在善恶二元论早已成为传统的通俗文艺中,爽剧的善恶对立也属于极端风格化的。它不会提供人性的灰色困境,更不会设立有良心的反角或黑化的英雄。观众情感的百分百投入,是基于角色塑造的高度简单化。
2021年10月16日

抗美援朝,得这么拍才对味 | 赛人专栏

《功勋》我只看了《李延年》和《于敏》,后者其实更催泪。我妄自揣度的话,《李延年》的创作在剧本阶段,恐怕是最难的。它得在作者表达和主流意志之间找到平衡,得在事实输出和受众接受上保持和谐。
2021年10月14日

哪儿来那么多大棋呀?︱漫画影评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10月12日

全球都在追的Netflix史上最火剧,成色到底怎么样 | 周黎明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9月28日

不让看奥特曼打小怪兽了,也别问为什么

当年我怎么会喜欢《名侦探柯南》《樱桃小丸子》《机器猫》《灌篮高手》《数码宝贝》《足球小子》《四驱兄弟》《蜡笔小新》《中华小当家》这些动画片呢?当然,还有不是动画片但胜似动画片的《迪迦奥特曼》。
2021年9月25日

又双叒叕乳滑了,这次轮到了长相 | 周黎明专栏

在所有的雷中,“乳滑”又是波及面最广的,几乎到了“万事皆可乳”的地步。从行为乳滑,言论乳滑,到最近《尚气与十环传奇》在北美上映,终于发展出了“长相乳滑”的说法。
2021年9月20日

今年最高级美剧,就是它了 | 杨时旸专栏

所以,这故事令很多人迷惑,尤其对于中国观众而言,它充斥着很多文化隔阂,关于种族偏见,关于美国的阶级差异,关于殖民史对当下依然能带来的灼痛,如果对这些有所了解,那么阅读这个故事将充满乐趣。
2021年9月16日

抵制正版,拥抱盗版?这不是强盗逻辑是什么?︱徐元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9月14日

那么,《尚气》辱了华没有?︱开寅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9月9日

电影史上最丑又最酷的那个帅哥走了 | 赛人专栏

假如你真对电影史有兴趣的话,这三部影片都属于必修课,你要是早看过了——那就去温故去知新。看一个性别如此鲜明的男人,是怎样让他的性感穿过空气,散布在你的四周,让生命无法承受之轻成为你灵魂里真正的重量。
2021年9月7日

《天龙八部》的隐藏情节:群氓的胜利︱杨殳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9月4日

塔利班治下的女人会遭遇什么样的人生?| 三九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8月21日

“豆瓣一星”的抗日奇侠们,在乎的只有屁股 | 子戈专栏

因为它足够简单,足够清晰,它让世界变得黑白分明,不再混沌,从而易于掌握;它把答案前置于所有问题,它让人们突然获得一种空前且盲目的自信,认为只要手握“立场”的尺度,就能丈量整个世界。
2021年8月19日

疫情时代最大灾难并非新冠这个病,而是一个个筑墙的老带哥

本文为作者在《金融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冠状病毒之后的世界》。他谈到疫情结束后,世界向何处去的问题,以及对目前各国没有统一行动的计划,反而各自为战、竞相关闭边境的担忧。文中配图来自《纽约时报》。
2021年8月14日

一年半了,他们还是害怕电影院

可以说,一线城市在这期间,有着模范的代表作用。上海和北京,这这一轮疫情中,都有小部分的新增确诊病例,但是并没有因此影响到两地的影院以及其他文化场所的正常运营,希望以后其他城市能够效仿。
2021年8月10日

豆瓣评分,玩真的还是搞假的?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8月8日

比特版吴X凡该被挫骨扬灰吗?︱徐元专栏

当然,“你懂的”,我在下笔时也非常踌躇,不断写又不断删,只是因为三周以来都在南方几省漫游,无心工作,出于补偿心理,仍然勉强凑出了下面这则短章,让读者诸君见笑了。
2021年8月7日

中国电影之病:只要爽,不讲痛 | 子戈专栏

还有一类电影更加简单粗暴。表面看,它们在讲述苦难,但很快你会发现,苦难原来只是背景,只是舞台,真正的主角是“视苦难如粪土”的人们,他们整装待发,开赴现场,以摧枯拉朽之势再次证明了“人定胜天”的古训。
2021年8月5日

北上广深影院告急,都怪你看片太少

上半年275.5亿元的成绩,同比2019年(313.3亿元)下降了约12%;进入暑期档也不见起色,整个7月仅有32.28亿入账,不到2018年7月(69.64亿)的一半。
2021年8月3日

哪来那么多千年一遇?| 漫画影评专栏

一边是各类媒体铺天盖地用“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甚至“五千年一遇”的说法,试图把这道选择题的答案定性为A;而另一边则是来自民间的爆料、普通人的讲述,透露这场灾难的背后多少隐含着B的成分。
2021年8月1日

初恋初吻初夜,第一次真那么重要吗?| 赛人专栏

我在这儿特别想举一个柏拉图的例子,柏拉图是古希腊的一个大哲学家。有一天他有个学生跟他说,自己要结婚了,想结婚了。学生就问自己的老师,我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对象呢?找一个什么样的一个女孩成为我的伴侣呢?
2021年7月29日

青蛇的七寸,也是国产动画的通病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7月27日

“吴亦凡”打败吴亦凡

此事随即引爆全网,掀起对吴亦凡海啸般的质疑、抨击声浪。从危机公关的角度来说,危机爆发后第一个24小时是最为关键的,但吴亦凡一方迟钝的反应浪费了这个黄金窗口期,直至19日晚间才发布“十点澄清”。
2021年7月22日

现在的国产神仙都缠着裹脚布吗?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7月16日

年度港片被盗版了,看或不看都是一种煎熬|徐元专栏

大量的境外影音内容不允许进口,而少量获准进口的,还要遭遇审查及删改。至于奈飞或苹果这类提供了官方简体中文服务的平台,又无法取得合法身份——“有钱都没地方花”,才是国内众多视听消费者面临的困境。
2021年7月14日

前流量时代:40年国产神剧简史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7月12日

影市惨淡,献礼片和经典片都带不动︱大宝剑专栏

进入下半年,市场的“寒冷”更加显著,主打献礼的两部大作都呈现着高排片比和低上座率的吊诡状况,完全无力拉动大盘,而在此后直到年末,还有一大批“献礼片”就要接踵而至。
2021年7月8日

朱一龙是个好演员,但林楠笙不是 | 杨殳专栏

人都会有意无意追求某种美好生活,认定自己的行动有意义。如果有一种社会状况,让你想要追求美好生活,但却在不断造成阻碍,让你没法自主地追求和选择,甚至奴役你。于是你就觉得不舒适,想提问,批评,反思。
2021年7月6日

香港电影: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7月1日,大家都忙着庆祝同一件大事,枪稿却回顾了遥远的电影史。也是同一天,枪稿作者曹米糯策划了个“不合时宜”的视频,趁着香港回归24周年,以一段“经典港片大混剪”致敬曾经的香港电影。
2021年7月4日

《叛逆者》故事背后,藏着一曲弦外之音 | 子戈专栏

它不可能像李安的《色,戒》那样,进一步去探讨政治对人的裹挟——某种程度上与爽感、虐感并存的SM无异;也不可能像娄烨的《紫蝴蝶》,把“一个女人的爱情”与“国仇家恨”并置于天平的两端,追问两者孰轻孰重。
2021年7月2日

影视新风尚:且看女人怎么弄死女人︱三九专栏

此处主要有电影评论、文娱时评、影视人物评传等,由国内各位一流影评人轮流执笔。创办者为《电影世界》《看电影》《大众电影》的几位前主编,经常自己就吵起来了。
2021年6月29日

国产影视里的女性角色为什么都这么稀烂无比?

她年轻美丽,开朗乐观,无限爱女儿包容女儿,同时也会为了女儿和家庭,做出巨大的牺牲。在这个角色身上,只有别人,看不到自己。在各种母亲的标签和符号之外,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我们不得而知。
2021年6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