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我们要怎么做才能不上那辆大巴车?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俄国搞总动员,为啥有些人反应冷淡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译窟

410万字,340篇译文

immigration吉尔·德勒兹:《文学与生命》(1993)literature斯拉瓦·格罗维奇:《“互不联网”:为什么苏联没能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计算机网络》(2008)cybernetics;
9月24日 上午 6:21

约翰·杜伦·彼得斯:《洛克、个体和沟通的起源》(1989)

伦勃朗(Rembrandt,1606-1669)《尼古拉斯·杜尔博士的解剖学课》(The
9月23日 上午 8:57

乔恩·埃尔斯特:《1789年以前的法国:一个专制制度的解体》(2020)

effect,对新信息的关注多于对旧的、同样相关的数据的关注)的影响。我把热偏见理解为情绪偏见,尽管它也可能有其他来源。当情绪影响认知时,它可以通过两种主要方式来实现。首先,正如拉封丹(La
9月19日 上午 12:01

戴维·莫利:《媒介、现代性和技术:“新”的地理学》(2006)

sociology)”。这种方法旨在冷静比较所有谴责的来源,而不把先验的有效性分配给任何一种所谓超验的知识形式,甚至是那些声称具有科学地位的知识。本着类似的怀疑精神,塔耶卜·萨利赫(Tayeb
9月18日 上午 6:38

乔纳森·克拉里:《焦土:超越数字时代走向后资本主义世界》(2022)

Stations),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情报机构通过这些数字电台传递密码信息。“冷战”时期的“数字电台”录音设备在这部题为《欧罗巴之歌》(Song
9月17日 上午 12:04

彼得·辛格:《利他主义的起源》(2011)

sapiens)。我们一直都是社会人。我们拒绝卢梭的幻想,他把“孤立”视作人类生存的原始条件或自然条件。我们也必须拒绝他对伦理学起源的描述,以及他所属的社会契约论(social
9月16日 上午 12:00

斯拉瓦·格罗维奇:《“互不联网”:为什么苏联没能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计算机网络》(2008)

Cyberneticians,约20世纪70年代),“基辅控制论研究所”正面“互不联网”:为什么苏联没能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计算机网络InterNyet:
9月15日 上午 12:04

凯瑟琳·马勒布:《黑格尔的未来:可塑性、时间性和辩证法》(1996)

Reason)。黑格尔写道:“时间和空间一样,是一种纯粹的感觉或直觉形式。它是感性的非感性(sensuous
9月14日 上午 12:00

恩斯特·贡布里希:《“他们都是人类”:反思人文学科中的文化相对论》(1985)

nature),并创造了某些人类类型,各有他们的心态、潜能和局限。对该复杂过程感兴趣的人文主义者不得不转向心理学,因为无论这门科学中存在多少流派和问题,它们都离不开亚历山大·蒲柏(Alexander
9月13日 上午 12:04

约凯·本克勒:《权力和生产力:政治经济学中的制度、意识形态和技术》(2022)

英国兰开夏郡(Lancashire)的工人,1957年【摘要】市场民主国家挣扎在经济不安全和日益加剧的不平等之中,对民主构成了新的威胁。“政治经济学”的复兴为理解市场社会中生产力与公正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个框架。它将权力、社会和物质环境ーー制度、意识形态和技术ーー重新纳入我们对生产的社会关系的分析,理解我们如何制造和分配我们需要和想要的东西。组织和个人,不管是单独还是在网络中,都在为一个社会的生产有多少发生在市场领域,有多少发生在非市场关系中,以及那些确实发生在市场中的方面如何嵌入共同义务(mutual
9月12日 上午 12:02

阿诺·梅耶:《怒火:法国革命和俄国革命的暴力与恐怖》(2000)

public,或译作“公共安全委员会”)和俄国的“共和国人民委员会”使用恐怖手段来征兵、控制价格和工资、征用粮食并没收教会贵重物品。1793年法国的“国民皆兵”法令(the
9月11日 上午 12:38

本杰明·彼得斯:《让国家不联网:苏联互联网的矛盾历史》(2016)

1959年至1989年期间,苏联科学家和官员曾多次尝试将他们的国家联网,构建一个全国性的计算机网络。这些尝试都没有成功。在苏联解体时,这项事业已经被彻底放弃了。与此同时,阿帕网(ARPANET,美国互联网的前身)于1969年上线。为什么拥有顶级科学家和爱国主义激励的苏联网络失败了,而美国的网络却成功了?让国家不联网:苏联互联网的矛盾历史How
9月9日 上午 7:24

布鲁诺·贝特尔海姆:《极端情况下的个体和群体行为》(1943)

Bettelheim,1903-1990)译者:陈荣钢引用[Harvard]:Bettelheim,
9月8日 上午 1:02

西蒙娜·韦伊:《压迫与自由:反思自由和社会压迫的原因》(1955)

Liberty)中的第二篇文章中第二篇文章里的一节“批判马克思主义”,法文版(Gallimard,1955)由加缪(Albert
9月7日 上午 7:02

扬· 布雷默:《不要回头:从罗得的妻子到俄耳甫斯和欧律狄刻》(2008)

Mecyberna),但他对希腊诗歌的熟悉程度“有待确定”。换句话说,科农不太可能在希腊诗歌中找到这个主题。但我们从古罗马文法学家莫鲁斯·塞尔维乌斯·诺拉图斯(Maurus
9月6日 上午 10:23

尼古拉斯·米尔佐夫:《视觉性》(2006)

subject)的现代生产。无论是否有生物学上的视觉能力,人既是“看”的能动者(agent),又是视觉性话语的客体(object)。在很多时候,视觉主体性(visual
9月5日 上午 6:10

大卫·埃杰顿:《旧的冲击:20世纪以来的技术和全球历史》(2006)

协和式客机(Concorde)唯一的超音速飞行照片,1985年4月兴登堡号飞艇,德国,1936年旧的冲击:20世纪以来的技术和全球历史The
9月3日 上午 12:00

伊利·扎列茨基:《精神分析与资本主义精神》(2008)

Capitalism)将资本主义的“形式”(尤其是交换关系)与资本主义的“精神”(Geist)区分开来。他将现代经济秩序描述为一个意义的“巨大宇宙”(tremendous
9月2日 上午 12:05

卡罗尔·芬克:《冷战史:冷战的终结,1985-1991》(2017)

Sakharov),通知他从下诺夫哥罗德首府高尔基市的内部流放中获释的消息。一个月后,苏联停止了对英、美、德等国广播的干扰,并取消了对帕斯捷尔纳克(Boris
9月1日 上午 12:22

朱迪丝·施克莱:《乌托邦的政治理论:从忧郁到怀旧》(1965)

18世纪到19世纪,法国城市和建筑设计深受启蒙运动所追求的科学和理性的影响,传世的手稿包括集市、医院、监狱、公园、广场等等。图一是1787年François-Joseph
8月31日 下午 10:31

恩佐·特拉维索:《革命:一部思想史》(2021)

Honour)认为,这幅画是西方艺术史上对黑人自由和平等权利最有效的诉求。在这种视觉诉求中,黑人第一次摆脱了“直截了当的废奴主义肖像中所隐含的自卑和耻辱”。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琳达·诺克林(Linda
8月19日 上午 8:08

尤尔根·哈贝马斯:《信仰与知识之间的边界:论康德宗教哲学的接受和当代价值》(2008)

consciousness)需要创造性来使自己重生。所以我对康德宗教哲学感兴趣的地方在于,如何在不抹除信仰和知识之间边界的情况下,吸收宗教传统的语义(semantic)遗产。在《院系的冲突》(The
8月16日 上午 11:45

苏珊·伯恩斯:《病人的王国:麻风病和日本的历史》(2019)

Hakuo)主持。在向由记者、官员、活动家、医生和一些病人组成的观众致意时,柳泽伯夫表示,他希望该馆“能够成为消除偏见和歧视的核心机构”。紧随柳泽伯夫之后的是国立疗养院院长宫里光雄(Miyasato
8月14日 下午 10:19

艾蒂安·巴利巴尔:《本体论差异、人类学差异和平等的自由》(2020)

Reason)中甚至有一个著名的“虚无”(nothingness),它们构成了本体论话语必须面对的、选择的特权。用海德格尔的话来说,这将是作为“存在”(Sein)的存在,和作为“存在者”(das
8月12日 上午 2:46

詹明信:《电影中的魔幻现实主义》(1986)

Lacan)的著作和弗洛伊德(Freud)的概念“恐惑”(uncanny)带来的困扰,并把“魔幻现实主义”理解为一种当代后现代主义叙事逻辑的替代品。阿格涅丝卡·霍兰(Agnieszka
8月10日 上午 8:02

尤根·奥斯特哈默:《揭开东方的面纱:启蒙运动与亚洲的遭遇》(2018)

Madison)是这个时代的主要哲学家。在利马、加尔各答、巴达维亚和开普敦,来自欧洲的刺激被接受并被创造性地重新加工。17世纪80年代,杰出的法学家、语文学家和文学家威廉·琼斯爵士(William
8月7日 上午 5:41

卡尔·休斯克:《欧洲思想中的城市观念:​从伏尔泰到斯宾格勒》(1998)

law)在经济中的有益作用变成“阴郁的科学发现”。富人和穷人、城市和乡村之间充满希望的互利互惠变成了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8月4日 上午 6:15

唐娜·哈拉维:《科学界的左派转型:30年代英国和60年代美国的激进协会》(1975)

Roszak)。马尔库塞强调技术理性中隐藏的政治内容。他分析了一种被颂扬为“非政治性”(apolitical)的思想形式,就在几年前,它还被用作敦促和规划“意识形态的终结”(“the
7月31日 上午 12:08

罗伯特·贝拉:《人类演化中的宗教:宗教与现实》(2011)

Csikszentmihalyi)描述了他所谓的“流”(flow,或译作“心流”)现象,一种充分参与世界和充分实现自身潜能的最佳体验,经常发生在普通美国人的工作中。人类学家维克多·特纳(Victor
7月30日 上午 7:15

朱莉·E·科恩:《​真理与权力之间:信息资本主义的法律构建》(2019)

capitalism)的转变。这种转型反过来又产生政府职能的新框架和新见解,以及新的、更广泛的社会秩序系统与私人经济活动的关系。按照社会学家兼信息社会理论家曼纽尔·卡斯特尔(Manuel
7月29日 上午 9:06

阿尔伯特·赫希曼:《离开、发声和国家》(1977)

Rulers)导言中写道:“在中部非洲的大部分地区,存在着政治上不集中的社会,主要政治结构由酋长和血亲村民之间的关系建立,村民以各种方式与酋长产生关联,可以在他们喜欢的地方自由选择他们的村庄住所。”
7月28日 上午 12:00

塞巴斯蒂安·康拉德:《记忆的辩证:“冷战”时期日本的帝国记忆》(2014)

Kaoru)把反核和平的诉求从左翼工会推动的事业转变为无党派的中间路线运动,吸引了大批民众,其中包括许多妇女。1961年,日本政治学家坂本义和(Sakamoto
7月27日 上午 12:01

吉尔·德勒兹:《文学与生命》(1993)

structure)。在这种幼稚的文学概念中,我们在航行的终点,在梦的核心,寻找着一个父亲。人们为自己的“父亲母亲”写作。玛莎·罗伯特(Marthe
7月25日 上午 12:03

弗朗索瓦·阿赫托戈:《“历史性”的制度:现在主义和时间经验》(2003)

France)发表的就职演讲。因此,我将对“时间”这个概念做福柯为“话语”做过的事,从中汲取灵感。《时间的秩序》其实是历史学家克日什托夫·波米安(Krzysztof
7月24日 上午 12:01

马歇尔·伯曼:《本真的政治:激进的个人主义和现代社会的兴起》(1970)

Left)“呼吁人们发掘尚未实现的自我教化、自我指导、自我理解和创造力的潜能”。并寻求建立一种社会,让每个人都能找到或创造“个人本真的生活意义”。极右派(The
7月23日 上午 12:00

朱苑瑜:《信用的宇宙观:跨国流动与中国的目的地政治》(2010)

destination”)。通过论证“目的地的政治”,我的目的不仅是要颠覆以前对移民身份的表述,颠覆过往与“思乡”、“返乡”承诺相关的做法。在这里,我也对马克斯·韦伯(Max
7月22日 上午 11:27

汉娜·阿伦特:《真理与政治》(1967)

truth)相区别。为了方便起见,我将延用两者的区别,而不去讨论这种区别的内在合理性。为了弄清楚政治权力(political
7月21日 上午 9:26

爱德华·琼斯-英霍蒂普:《脆弱的民族国家:“冷战”中的敌对自然和技术失败》(2017)

philosophy)和19世纪、20世纪的科学专业化(professionalization)至关重要,在那里,写下了性别化和种族化的地理决定论(geographical
7月20日 上午 12:58

恩佐·特拉维索:《左派的忧郁:马克思主义、历史和记忆》(2017)

socialism)产生了巨大的期望。但人们很快意识到,20世纪的整个表象已经分崩离析。众多左派人士感到不可思议,其中不乏反斯大林主义者。前东德最有名的持不同政见作家克里斯塔·沃尔夫(Christa
7月19日 上午 12:04

罗伯特·B·皮平:《抽象艺术是什么:从黑格尔的视角谈起》(2002)

"自然"本身)。在这个过程中,自然不会失去或变成一个单纯的对象,而是转变,重塑成一个“第二自然(天性)”(second
7月18日 下午 7:07

马丁·杰伊:《​拓展领域中的1968年:法兰克福学派和不平衡的历史进程》(2020)

Club),后者是一个共产党内的全黑人团体。戴维斯是共产党员,因此被开除了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哲学教席。再后来,她被指控向黑豹党提供枪支,后者帮助同伙逃离索立达德监狱(Soledad
7月17日 上午 9:44

莱谢克·科拉科夫斯基:《无尽审判的现代性:世俗文化的神圣复仇》(1990)

Pearce,1851-1914)《虔诚》(Religion,1896)无尽审判的现代性:世俗文化的神圣复仇Modernity
7月16日 上午 8:15

加亚特里·斯皮瓦克:《认知的胆量》(2022)

Walsh)认为,去殖民化的知识分子必须注意“我们承担政治立场的方式”,使“其他”的哲学工作成为可能,打开实践和理论生产的空间。瓦尔特·米尼奥罗说,“副司令马科斯”(Subcomandante
7月15日 上午 9:45

贺萧:《妇女与中国革命:妇女的社会主义建设(1949-1978)》(2018)

Hershatter,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历史系)译者:陈荣钢来源:同名著作(Rowman
7月10日 上午 9:46

乔治·卡提卜:《暴政下的个体性和对真理的忠诚》(2019)

Kateb,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系)译者:陈荣钢引用[MLA]:Kateb,
7月9日 下午 8:25

塞巴斯蒂安·康拉德:《美丽身体的全球化:尤金·桑道、健美和20世纪伊始肌肉发达的理想》(2021)

Edison)在亲自感受了运动员的肌肉后,在一部短片(短片已丢失)中描绘了他的形象。威尔士王子爱德华(Edward)要求给他拍照。他还亲自会见了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7月8日 下午 9:28

鲍里斯·格罗伊斯:《时间的同志》(2009)

Bataille)也将时间的重复性冗余、时间的非生产性浪费作为逃离现代进步意识形态的唯一可能主题。诚然,尼采和巴塔耶都认为重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在德勒兹(Gilles
7月5日 上午 6:54

阿尔温德·拉贾戈帕尔:《传播主义:“冷战”时期的人文主义》(2020)

rights)的强烈需求。传播是地球上的一个新名词,一种与新的“自然法则”。直到20世纪70年代初,几乎没人反对美国的主张。1946年,约翰·福斯特·杜勒斯(John
7月1日 上午 8:32

阿布·法尔曼:《论不死:技术科学时代的世俗永生》(2020)

Becker)等人甚至提出,如果没有这种克服死亡的追求,不仅我们的生活会感到毫无意义,而且我们也不会有宗教和伟大的文明。心理学家罗伯特·利夫顿(Robert
6月30日 上午 7:59

莫欧礼:《摄影中国:科学、商业和传播》(2021)

“身体储存在记忆之中”。我尽量减少但绝不排除现有资料中发现的这一点,因为我意识到,记忆、想象和愿望揭示了摄影术在中国实践、生产和接受的重要历史见解。我很不情愿地承认,虽然何依霖(Margaret
6月19日 上午 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