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大举报时代已经来临

气质女神倪妮出道前太狂放,自慰拍揉奶照上传网络,冯绍峰已经解脱了,井柏然你心真大!

林彪集团后代们的现状:核心是林豆豆 依旧像公主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日益伊-斯-兰-化的中-国-西-北-危-机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性研究ing

研讨会发言 | 张珺:GV 的影视语言语法研究(节选)

就业机会全面紧张挤压更多男性进入性市场。而必须指出的是:在此前,尽管经济模式、社会制度、法律与意识形态的共同作用竭尽全力,但从未成功的将男性——包括白人资产阶级异性恋男性——完全排除性市场之外。
2018年11月8日

研讨会发言 | 张枭:掩饰与暴露,越界与回归——《闵都别记》中的性别反扮现象试探

黎藜还特别强调了生理性别之于作家在易装这一题材上的影响:“男性作者关注的易装是才子佳人,而女性作者关注的易装寄寓着自己的梦想......。小说在颂扬女子之才时却透露出男性优越这样一种基本意识
2018年10月17日

研讨会主题发言 | 何春蕤:重新思考“性”

的思考,因此很容易形成粗暴的教条,更可能造成一些很快学会操作进步语言的“碰瓷主体”出现。很遗憾的是,即使比较激进的团体所主张的“底层优先”也往往分享了同样的优位思考逻辑,并同样地企图排除不同的观点。
2018年10月2日

研讨班主题发言 | 游静:珠江风月与族群政治(下)

她们虽然依样不缠足(“弓弯纤小,百中仅一二”),然而她们不但居于陆上,还在香港岛核心商业地带(中环),并拥有不少资产(“拥厚资列屋而居”),关键是“类皆西人之外妻”。香港著名史家施其乐(Carl
2018年9月17日

研讨班主题发言 | 游静:珠江风月与族群政治(上)

“明末清初,广州青楼,设在南濠。……清初妓馆,设于沙面”;“其地积沙而成,妓女以板筑屋,与茅寮等,故名曰寮。蛋户在水边筑板屋的叫蛋家寮,即本此意。沙面有帆影阁,为当时诸妓宴客地方,颇为繁盛。”
2018年9月17日

研讨会主题发言 | 刘奕德:从性史到酷儿跨国主义

transnationalism)不是赞同全球化(globalization)。恰恰相反:酷儿跨国主义是以性主题与全球化之间的矛盾为起点,用来挑战美国中心主义,再进一步解构美国引导全球性解放论述。
2018年6月23日

研讨会主题发言 | 郑诗灵:转变性研究的视角

我与这些女性领导者交流和对话的努力,总是变成她们一面倒地教育我这个傲慢的外国人。我因推动一些国际请愿联署活动来抗议这些法律,因而也成为了一名臭名昭著的外国研究者。我不喜欢她们,当然,她们也不喜欢我。
2018年6月9日

研讨会主题发言 | 黄盈盈:代跋——会议的性政治(下)

如前面所言,除了审查制度的严格化,国际资助的缩减以及政府购买服务的开通,使得资金申请渠道开始转向并依赖国内科研系统或者政府购买服务系统,也促使研究与运动都不得不重新思考定位,更为策略地开展活动。
2018年5月27日

研讨会主题发言 | 黄盈盈:代跋——会议的性政治(上)

年之前性研究的状况以及对话生态的基本判断。在性话题越来越聚焦、争论越来越突显却又窄化的今天,重新回顾当年的对话生态是有意义的,也可以以此为基点来分析近年来对话语境的变迁与延续。
2018年5月27日

研讨班主题发言 | 黄盈盈:女性性工作——情境与语境

我们的立场通常就是这样在对话中逐步形成的。这个时候我也从分析学派过渡到了妓权派。要是还没有更好的词,那就暂时还是叫妓权派。碰撞对话中,“现状”又是什么?我对现状也有了些新的思考。
2018年1月18日

连载21 | 潘绥铭:性玩具

在当今中国,有一种新情况越来越多,那就是使用“性玩具”(成人用品、性保健品)。这是“人与物之间的性活动”,在学术上叫做“性的独立”,也是不需要另外的真人来参与;因此可以说是“扩展了的自慰”。
2017年12月27日

连载20 | 潘绥铭:自慰,以及自慰的扩展

其一,在21世纪里,女性的各种性关系都在持续增加(以后我会陆续发布的)。这很可能使得女性可以更多地从各种各样的人际关系中来获得性快乐,因此对于自慰这种“独自性行为”的需求也就随之减少了。
2017年12月13日

研讨班主题发言 | 何春蕤:重新思考“赋权”

Age那种成长团体、灵修团体的耕耘,他们主张人可以通过自己的自我反省、自我茁壮而得到力量壮大起来。所以empower在20世纪中叶以后的意思虽然是“使人能够”,但是通常出现时多半用被动式,I
2017年12月8日

连载19 | 潘绥铭:性的心虚——乏趣+焦虑=少性

总而言之,性的心虚有百害而无一利,但是求医问药却往往无济于事,我们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建成“性福的核心价值观”;所以,还是请年轻人们,在炫飞的世界中,给那一小点时空,抹上自己的色彩吧。
2017年12月1日

研讨班主题发言 | 潘绥铭:性研究的“中国情境”(四)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后期我们将结集出版成书。如需转载或引用,请务必注明:潘绥铭,“性研究的‘中国情境’”,第八期“性社会学理论与实践”研讨班主题发言,2017年6月28日-7月5日,中国哈尔滨。
2017年11月29日

连载18 | 潘绥铭:性洁癖 —“性福”的负能量

美国性学家在上个世纪中期就说过:“性不仅在两腿之间,更在两耳之间”,也就是说,人的心理状态与价值观对于性生活有着重大的影响,往往比纯粹的生理因素还要重要。现在,我的调查证明了,中国人也并不例外。
2017年11月22日

研讨班主题发言 | 潘绥铭:性研究的“中国情境”(三)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后期我们将结集出版成书。如需转载或引用,请务必注明:潘绥铭,“性研究的‘中国情境’”,第八期“性社会学理论与实践”研讨班主题发言,2017年6月28日-7月5日,中国哈尔滨。
2017年11月19日

连载17 | 潘绥铭:心有旁骛——做爱中幻想别人

还有些人会这样“算账”:即使对方幻想着跟别人做爱,但是这激发了他/她的性动力,促使现在的双方性生活更加美好,这是很划算的事情,不应该反对,反而应该提倡。
2017年11月16日

研讨班主题发言 | 潘绥铭:性研究的“中国情境”(二)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后期我们将结集出版成书。如需转载或引用,请务必注明:潘绥铭,“性研究的‘中国情境’”,第八期“性社会学理论与实践”研讨班主题发言,2017年6月28日-7月5日,中国哈尔滨。
2017年11月12日

连载16 | 社会地位越高,“性福”越多

上面的图表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在“性福”的最重要的三个组成部分(性交频率、性高潮频率和性技巧丰富程度)中,每一个方面都是职业和收入最低的那些人最差,中间状况的较好,而职业和收入最高的那些人则是最好的。
2017年11月9日

研讨班主题发言 | 潘绥铭:性研究的“中国情境”(一)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后期我们将结集出版成书。如需转载或引用,请务必注明:潘绥铭,“性研究的‘中国情境’”,第八期“性社会学理论与实践”研讨班主题发言,2017年6月28日-7月5日,中国哈尔滨。
2017年11月1日

连载15 | 潘绥铭:同性之间发生了什么?

第二种原因:那种情况其实并没有增加,而是因为在以前的调查中,很多人不敢如实回答,只能说自己没有过这种情况,可是随着社会越来越开放,人们越来越敢于承认自己有过这种情况,于是统计数字就增加了。
2017年10月27日

连载13 | 潘绥铭:如果中国公投“同性恋平权”,将会怎样?

与此同时,非常反对“同性恋平权”的人虽然在2006年增加过,但是总的趋势是持平之中有所减少,从2000年的17.9%减少到2015年的12.7%;预计到2020年将继续保持在15%以下。
2017年10月18日

书讯 | 何春蕤《性别治理》

提出这些问题,当然反映了我个人的思考方向和立场。我认为,不管原初的企图或此刻的谋略是否如此,性别治理已经在现实中明显造成了分化人民的恶果,也正在深刻改变台湾社会的情感肌理、正义原则与后代未来。
2017年10月13日

连载13 | 潘绥铭:性福在望——性障碍在减少

如果说,“性交疼痛”和“阴道干涩”更多地是由于年龄和生理的原因,那么“没有性高潮”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更多地来自于女人的各种心理因素,还非常可能是由于双方关系不够好才造成的。
2017年10月12日

连载12 | 潘绥铭:夫妻的性交流

那么,这种交流不够充分的状况,究竟会给双方的性生活带来哪些不利的影响呢?在笔者的调查中设置了这样一个询问:“有些人为了使对方满意,就假装自己达到了性高潮。在过去的12个月里,您这样做过吗?”
2017年10月7日

连载11 | 潘绥铭:中国男女的性高潮

其三,女性结了婚或者同居了,却没有或者很少有性高潮,这无疑是人生的遗憾。我们可以悲伤地看到,这样的女人不但一直占到五分之一,而且在最近15年里一直没有减少,还有不显著的增加。
2017年9月27日

连载10 | 潘绥铭:婚姻与夫妻之爱,怎么啦?

自从1980年代开始,就一直有人不断地说:中国人的婚姻已经陷入危机啦。由于那时候没有全国随机抽样的调查结果,所以人们也就无从判断真伪。结果,婚姻不好的人更愿意相信,婚姻美满的人则嗤之以鼻。
2017年9月23日

连载09 | 潘绥铭:性暴力,谁是受害者?

因此我们可以推测出:21世纪以来,不仅仅是始终有五分之一女性曾经不情愿地过性生活;更值得注意的是,男性对于性生活的积极性也在不断地降低,越来越多的男人开始回避性生活,所以不情愿的比例才会不断增加。
2017年9月18日

连载08 | 潘绥铭:中国人的性技巧——革命已经成功

这就是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的宿命:别看性关系越来越开放,看A片的越来越多,性与爱的结合越来越紧密;可是一到床上,他们却依然故我,不是如鱼得水,反而作茧自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清规戒律。
2017年9月10日

连载07 | 潘绥铭:减肥热潮,为什么适得其反?

我的调查发现:恰恰相反,最近15年来,不想减肥的人越来越多;从2000年的5.1%增加到2006年的15.3%和2006年的16.9%,到2015年则一举跃升到50.7%,达到总人口的一半。
2017年9月3日

连载06 | 潘绥铭:新毒品,有多少?谁在用?

有一些人,从来也不参与社会交往、很少离家外出、喝醉过(自斟自饮喝闷酒);那么在这样的人里面,吸食新毒品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2.3倍到5.7倍。反过来看,这也非常可能恰恰是他们吸食新毒品所带来的结果。
2017年8月29日

连载05 | 潘绥铭:谁在看“ 苍老师”

请读者注意,这里说的是各种图像资料,不包括任何文字描写;而且说的是“上年”,不包括更早以前。如果我们问“到目前为止看过任何一种黄”,那么下列的百分比会升高到何等地步,真是会“亮瞎我的钛合金眼”啦。
2017年8月22日

连载04 | 潘绥铭:单身潮:不婚,还是无性?

在任何一个发达国家里,自从1980年代以来,“独处者”的比例都在迅猛增加,学术界和大众传媒也越来越关注这个问题。但是,无论人们提出了多少解决方法,“独处者”的比例却依然一路飙升。
2017年8月17日

连载03 | 潘绥铭:扫黄,为什么越扫越黄?

这是因为什么呢?难道是国家不再扫黄啦?没有啊,扫黄从来没有中断过啊。尤其是,在2010年那次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扫黄大风暴”中,人人都以为,抓到的嫖客和小姐,肯定是大幅增加啦,甚至可能是天文数字啦。
2017年8月12日

连载02 | 潘绥铭:大学生之性,乱套了吗?

为了说清楚这个问题,我把在全国18-61岁总人口的随机抽样调查中,18岁到23岁的那些人的情况,单独抽出来,与同年龄段的大学生们做一个比较,其结果分别如下。
2017年8月7日

连载01 | 潘绥铭:夫妻暴力,知多少?

3.夫妻互相打的,在以前一直只有6%到8%,但是最近5年里却急速增加到14%。这里面有包含着两层意思:首先,妻子越来越不甘心被打了,而是奋起反击;其次,更多的夫妻,开始用打架来解决问题。
2017年8月2日

项目简介 | 2000-2015年中国人的“全性”(Sexuality)——潘绥铭教授的四次全国总人口抽样调查

随机抽样调查,就是保证在这9亿多人里,不论什么样的人,每个人都具有相等的可能性被调查到,而不是这种人多,那种人少。因此在理想的情况下,随机抽样调查具有95%的把握,足以代表这9亿多人的总体情况。
2017年8月2日

分享 | 第八期“性社会学理论与实践”研讨班日程表及文献清单、第六届中国“性”研究学术研讨会日程表

(ps:为了获得更好的学习和讨论效果,部分授课老师推荐了相应的拓展学习资料,现以“授课时间-编号-授课老师-文献作者-篇名”的格式清列如下)
2017年7月13日

第二轮招生 | 第八期“性社会学理论与实践”研讨班(4月15日截止报名)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7年3月20日

赖丽芳 | 性平治理和友善校园:儿少保护主义的含蓄政治

关于含蓄政治的理论参考的是丁乃非与刘人鹏所写的《罔两问景:含蓄美学与酷儿政略》,这篇文章指出一个看似对同性恋宽容的社会文化,实则以含蓄温婉、避免冲突的迂回手段遮蔽了背后的权力运作轨迹。
2017年1月19日

高旭宽 | “认识跨性别”:蜿蜒曲折的变化历程

所以无论是病理化,或先天论、性别本质论的说法,对于每天都背负着逾越份际、假扮欺骗等道德责难的跨性别者来说,是一种既不会冒犯关系,又能圆满人生故事的说辞,也很容易抵挡“心理校正”或“阻挠手术”的声音。
2017年1月16日

招生 | 第八期“性社会学理论与实践”研讨班

鼓励培训资源有限的学生、研究者和性/别边缘群体参加;因本次培训班内容不同于以往,之前有参加过人大性社会学研究所培训班的成员可以再次申请。“第六届中国性研究国际研讨会”论文提交及录用者,优先考虑。
2017年1月10日

招生 | 第八期“性社会学理论与实践”研讨班

鼓励培训资源有限的学生、研究者和性/别边缘群体参加;因本次培训班内容不同于以往,之前有参加过人大性社会学研究所培训班的成员可以再次申请。“第六届中国性研究国际研讨会”论文提交及录用者,优先考虑。
2017年1月10日

王苹 | 妇女运动的女性想象

上面讲的这两个事件,我想传达的一个讯息是,在运动的行进中,议题有被简化,女性的面目有被单一化,那作为受害者还必须是无辜的受害者,压迫体制来自单一的一方,就是父权,不同的声音其实在历史中被消音。
2017年1月8日

何春蕤 | 破除死结:从女权与性权到结构与个体

前面我举的这个例子显示,“女权-性权”的对立,在台湾主要发生在妇女运动内部,虽然体现为绕着女性情欲展开的争论,但是却真实反映了具体人群之间的具体利益/权力争战,实在不适合只用概念分析来理解。
2017年1月1日

预告 | 《性/别理论与运动的台湾经验》系列

四个月后的今天,不知我们当初的愿望有没有实现。欢迎大家留言和我们分享你对《我在现场》系列的阅读体验和感受。这些文字和故事、这些体悟和反思,带来了什么,又带走了什么?
2016年12月25日

荐号 | 关注社会运动,传递边缘声音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12月15日

姚星亮 | 小姐主体之性问题——兼论敏感问题社会学研究之困与思

首先,必须承认研究对象的主体性地位,认识到所调研“事实”的建构性与主体性。秉持这种意识,才有可能避免过度裁剪或扭曲,避免以研究者的主体优势“替”研究对象发声,而趋近真正意义上的“呈现”。
2016年12月2日

游珍珍 | 她们的纠结与纠结的我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家场所里和别人聊天,忽然出现一个人,一进门就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一看,竟然是静静。但她马上就闪走了,也许正在坐台。我问场所老板娘,静静现在在哪家做呢?老板娘说,就在她隔壁啊。
2016年11月24日

【召集令】中国人民大学性/别研究青年沙龙·第一期:性骚扰及其话语的背后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11月19日

【学术随笔】潘绥铭:美国大选的预测是怎么失误的? ——问卷调查应该如何测量“主体建构”

对此,我曾经分析过:发对性骚扰的强大舆论,显著地作用于“被性骚扰恐惧”的实际发生率。参见黄盈盈、潘绥铭:《21世纪中国性骚扰:话语介入与主体建构之悖》,《探索与争鸣》2013年7期。
2016年11月14日

张娜 | 激情的投入与焕发——性研究之乐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求学十年,现任北京科技大学基础教育管理中心主任,北京科技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2016年11月13日

王小平 | 从叙事看自我:“性”的解释功能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11月4日

鲍雨 | 研究,浸透在日常生活中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10月26日

赵军 | 义行江湖:警察、兄弟、小姐之间的学术游走——“入圈考察”十年随笔(下篇)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10月8日

赵军 | 义行江湖:警察、兄弟、小姐之间的学术游走——“入圈考察”十年随笔(上篇)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10月8日

杜鹃 | 非典型“性”调查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9月28日

王昕 | 疏离与亲密:性社会学调查随笔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9月23日

潘绥铭 | 我在红灯区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9月18日

黄盈盈 | “你要自甘堕落”:记小姐研究中的朋友们

本文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版权所有,与若干作者的小姐研究田野笔记一起收录在《我在现场——性社会学调查手记》一书中,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书开放下载地址:
2016年9月13日

《我在现场——性社会学调查手记》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8月25日

学术讲座 | 性/别理论与运动的台湾经验(六场)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7月4日

2016年社会学年会“性的社会文化研究”分论坛诚邀各位参加

如果希望在论坛上发言或者提交书面发言,则需要在6月5日之前,按照标准的学术论文要求,提交未发表过的学术论文。采纳之后,由我们统一印刷,提交大会散发。
2016年4月28日

朱雪琴 |“性工作者": 酒店遇袭事件中的失语者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4月14日

阿姆斯特丹大学暑期性研究课程申请/截止日期2016年3月1日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6年2月17日

中国人的性观念“黑”历史

张娜的《互联网与社会性别:基于城市青年网络谈性的实践意义的质性研究》发现,与看黄联系紧密的的网络聊性成为了高校年轻人社交生活的一部分,借由互联网上社会化的网络谈性,这些年轻人获得了相关的社会资本。
2016年1月23日

性研究,我们来谈方法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5年12月22日

性研究方法研讨会 召集书

本公众号为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主办,介绍最新研究、发布时事评论,希望成为性社会学研究者、学习者和爱好者共同的精神家园。
2015年10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