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伟时:中国的奴性和戾气从哪里来?

“芯片大学”虚晃一枪,人才断层问题不能跑步解决

两大中国首富双双被重挫-释放信号强烈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女性高潮时为什么会“喷水”?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邹思聪

何谦:请知晓我姓名

我说:我认为我可以,我在努力准备。我因很多女性的勇敢而受到鼓舞,其中一位便是日本的伊藤诗织。碰巧的是,我们在杭州进行本案庭前会议的当日,伊藤诗织受邀正在杭州举办自己新书《黑箱》的分享会。
2020年11月10日

邓飞诉邹思聪案,我的应诉声明

“你怎么卷进这件事去了?”、“你陷得太深了,别人都退了”、“这件事你应该淡出”、“你是不是被人利用了,还是想想如何自保吧”——诸如此类的质疑劝阻,有的来自我信任和尊敬的师友,有的来自并不认识的人。
2018年11月17日

???

document.getElementById('js_image_desc').innerHTML
2018年9月28日

女生C对近期「信息污染」的公开声明

对我来说,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可怕经历,同样在我个人经验之外。但在我当时有限的经验认知之内,我也知道任何人不应该在未经许可、违反他人意愿的情况下,对他人做出任何与性有关的肢体行为,哪怕只是触碰。
2018年9月27日

简评《我杀死了邓飞》

还是因为凭黄章晋和女生极其有限的交集,就觉得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而这份值得信赖、文章的说服力与对弱者的同情的叠加,最终战胜了他和邓飞的故交情谊,让他觉得非如此不可?
2018年9月12日

邓飞朋友开始制造舆论,我做一个防守反击

前段时间,我在本公众号发布了《邓飞,没有女生是你的“免费午餐”》一文。那篇文章确实有一个问题,就是把「邓飞」后面应该打的逗号,写成了冒号,显得邓飞先生如同一个女性平权人士。这是我的失误,对不起。
2018年9月11日

邓飞:没有女生是你的“免费午餐”

当然,即便没有直接点名其他人物,相信一些前辈同行和朋友们通过已有信息,或者采用排除法大概也能将具体当事人对号入座。我无意“迫使”共同认识的朋友们站队表态,唯愿各种思辨讨论都能就事论事、聚焦核心问题。
2018年8月1日

赠你一个城市的历史与落日

但我接下来想讲的,却不知道你是否曾看到过。如果我尽可能准确地讲述那种惊奇,你的心灵之眼能看到吗。因为那刻我分明地怔住了,不仅仅是那壮美崇高的奇景,更因为惊奇降临人间,我偶然窥探到了这人间的奇异景象。
2018年5月30日

我们至今仍在努力跟上乔伊斯的时代。

像是最初就出场、并且承担重要作用的埃兹拉·庞德——作者凯文·伯明翰一开始就对庞德有幽默而精准的概括,“埃兹拉·庞德是个出色的编辑、优秀的散文作家、平庸的诗人,也就是说,他出于错误的原因而出名。”
2018年5月11日

存在主义咖啡馆:哲学家们的伊甸园之旅

“存在主义”有其时代来源,这既是存在主义诞生的土壤,也是存在主义得以流行的条件——在完全丧失自由的欧洲,自由成为思想家最核心的焦虑。而一旦等到欧洲恢复了它的自由,存在主义则提供了一套新的生活哲学。
2018年4月9日

做庸常生活的逃狱者,在那个被小说家拯救的下午

我当时刚刚下班回到家,躺在床上失魂落魄,不想读书,不想看任何一部电影,也不想在键盘上敲下哪怕一个字,只是被她这句话刺痛了,回了她一句,“不知道能不能来,日子过得太油腻了,怎么老在做不喜欢的事情。”
2018年3月13日

从幕府到现代国家:日本的前卫与古典

译者李朝津现为台北大学历史学教授,他早年就读于国立台湾大学及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日本庆应义塾大学东洋史硕士,美国芝加哥大学历史学博士,研究专长为中国近代思想史、中日关系史。这种结合可谓相得益彰。
2018年2月7日

邹思聪:信息轰炸之下,我长期订阅这些媒体

即便是在做职业记者和编辑的时候,我的大多数APP推送也是处于关闭状态,因为我挺受不了“小红点”的,也受不了一个突发新闻出来以后,所有媒体都向手机推送一件事——更可怕的是朋友圈也在发同一件事。
2018年1月24日

变动时代中的个人微信公众号 | 总结2017

而在国际层面,中国国家能力前所未有的大幅提升,对世界互联网的话语权也急遽提高。过去几年,中国在乌镇举办了连续三届(本文演讲时是三届,到本文写作时,互联网大会已经召开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
2017年12月26日

也许在晚年,我们可以写出十行算是有价值的诗 | 念头

只是怀念这些还不够,必须学会保持回忆。回忆那些恋爱之夜,它们各各相异。回忆女人分娩时的叫喊以及经日入睡逐渐收敛的产妇。必须和死者亲近过,在死者身畔陪坐,听断续的声响从开着的窗外传来。
2017年12月8日

请在一堆错误答案中,选择一个错误答案

百年以后,「我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的当权者、为当权者涂脂抹粉的众「真理」、「人民」、「解放」,都摆脱不了和所有人一样的命运,归尘归土,好在还有绝望的永生者,告诉后来人真相是什么。
2017年12月6日

何必羞愧于在这小小世界片刻狂欢

已经连续三天,编稿子、想选题、发邮件并未间断,这种焦虑感常常破坏心理秩序,内生动荡,让人不安。抬起头,住的房间是黄色的光,有时会涣散出一些偏紫色、偏红色的光晕,办公室里的灯光则雪白,和电脑屏幕一样。
2017年10月30日

“年纪越大,越没有人会原谅你的穷”——穷人有罪、社会达尔文主义与更好社会的想象力

改善之后,仍然要记得,一个不平等的社会,对于整个社会、对于整体的人类来说,都是巨大的无可挽回的伤害,当你的穷人处境得到改善以后,要致力于改善整体的人类不平等状况。而不要把这样的人斥责为“圣母婊”
2017年9月29日

时代不可避免剧变了,我们都要设法活下去

我们杂志的传统是,每次采访都让采访对象写一句话给我们。熊培云写的是祝福学生的话,而梁文道写的是“士不可以不弘毅”。我知道那是为什么。他在香港中文大学念书时,有幸听到钱穆的演讲,这是钱穆告诉他的话。
2017年9月3日

和相互欣赏的人一起丧这件事真是又传染又治愈。

所以这么想起来,现在这些20岁出头的年轻人,也开始提前有中年危机感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她那种爱学术又争强好胜的人,看到国内高校教师薪水这么低,那真是一件很没尊严的事情。所以她才想去申请Law
2017年8月19日

人生就是一场出埃及记

我欣赏他除了这一点以外,还在于我们一群人在博斯普鲁斯海峡抽水烟的时候,他开始给我们讲奥斯曼帝国的兴起,引用的是《人类群星闪耀时》里的《拜占庭的陷落》,我说出这本书的时候,我们俩都相视一笑,引为同道。
2017年8月1日

不好意思,我夺冠了

在这里写一些脑海里的怪东西。更新频率低,非常性冷淡,最不打扰人。有近四万名读者在这里玩耍。如果有一天彻底失联了,可关注公号「阅读的焦虑」(ID:Borges_zou)。
2017年6月16日

妹妹高考结束了,希望你不要做一个知识分子化的人

不要去试图展开哲学史那张浩瀚神秘、无始无终、永无解脱的地图,智慧不值得爱,不要思考宇宙,不要思考人自身的处境。还有,如果你不幸读了一些,也千万千万不要去读叔本华。千万不要思考意义感的问题。
2017年6月9日

靠不住的“自古以来”与走不出的“边疆中国”

研究中国边疆历史问题的美国弗吉尼亚大学教授刘晓原,在其新著《边疆中国》中认为,“如果非要强调中国疆域的久远历史,真正可以冠之以自古以来的地域,对于从华夏族嬗变而来的汉族而言,唯有中原地区而已。”
2017年5月18日

《回答》如少年般不朽

我十二岁在课外读本上初读这首诗,到如今,这句70年代的诗人控诉,曾经振聋发聩的朦胧描摹,四十年来已经变成了许多文章里的陈词滥调,不再具备它本来所承载的苦难,它沉重的内涵被时代悲哀地消解了——
2017年5月16日

春天不是读书天

我那个朋友Z就特别爱读书,读了无数本书,读书特别快,而且一旦遇到大部头,就喜欢跳着读,我称之为跳书,把读书变成了飞行棋。他不仅读书喜欢跳,连看美剧都要跳着看,我完全不明白这种事情为啥也要这样做。
2017年4月23日

每个人都是一艘忒修斯之船

在我们认识的那一刻,她抬起头来,“哦,思聪啊,我看过你写的东西,你好!”洁平当时在香港《号外》杂志担任副主编,完全看不出来。那晚主编张铁志也来了。我印象中的主编应该就是张铁志那样,而不是张洁平这样。
2017年4月10日

误入歧途的中日民族主义:当“民族”替代“国族”

他枯腹得酒的最大“成果”,便是创造了“中华民族”;而孙中山、汪精卫等人,又从另一个角度“民族建国主义”,进而强化了民族主义,便如同日本一样,“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以此决心建立一个驱除鞑虏的汉人中国。
2017年3月9日

日治时期的香港,吃什么、玩什么、看什么才可以?

日本政府将原有的十一家华文报纸合并为四家报馆,分别刊印《南华日报》、《华侨日报》、《香岛日报》、《东亚晚报》。官方也扶助香港日报社发行了中文版的《香港日报》、日语版的《香港日报》、英文版的Hong
2017年2月26日

在日本传统的迷雾中,寻找靖国神社真相

事实上,在日本,祭奠祖先神的神社数不胜数,而祭奠殉职军人的护国神社在日本也不在少数,但没有一座神社,像靖国神社这般令人矛盾,以至于我的同学数年不入,Hiroko作为了解中国人的日本人,也不愿常来。
2017年1月3日

离开香港和传媒业来到北京,开了一家火锅店 | 我的2016

2016年年初的时候,我已经报了选题,但当时新来的评论总监有他自己的诉求和想法,我也认为他不懂。我当时的时间被挤占得完全没有余力,于是不想再鸡同鸭讲,决定当时就辞职,用自己的积蓄来独立做这个专题。
2016年12月28日

你如何回顾你的2016年? | 年末赠书

高行健曾如此定义文学:文学之所以永恒,在于它只是纯然的个人之事,是人类永恒的情感所需——一番观察、一种对经验的回顾、一些臆想和种种感受、某种心态的表达,兼以对思考的满足,就构成了文学的全部。
2016年12月27日

“离开舒适区”是我不再分享的时代价值

因此我感到累,不是身体的,而是找不到合适的秩序感,也觉得那不是我要追求的意义。我感到需要处理的事情与专业相距甚远。老实说,我不需要任何人教我为人处世的方法,只是纯粹不想做那些自己不赞同的事情而已。
2016年12月19日

我真的在北京开了一家火锅店

微博上,我在川大的学妹,有18万粉丝的鲸书也在同一天突然发了条微博,这条微博文案写得如此之好,尽管说了许多我根本没做到的事情,比如“研究学问”、“有很多好看的恋人”——这些赞誉,真是让人羞愧无地。
2016年11月24日

一个“日奸”日本外交官,如何看待国境问题?

事实上,如果仅仅是领土分歧,不会成为大问题,但往往在国内外形势不好时,“政治家通过煽动民族主义以赢得民意支持,才会造成问题”。而中国在1992年通过的《领海及毗邻区法》,就是“这种做法的典型例证”。
2016年11月20日

艺术使我们得到满足,但对现实无济于事

当然,我仍然赞赏你离开香港,去了北京,或是以后去其他什么地方。因为时代已至,其实不存在一片安宁的地方,或是一个安宁的未来。我并不对未来抱有乐观的预期,无论是政治意义上的秩序,还是精神意义上的秩序。
2016年10月24日

曾有夜晚安详

我动容而好奇,却因为第二天要走,不得不离开。最后我说,你在用工作养自己的梦想,我很羡慕,她满意的笑了。我猜,她觉得这样的生活一定充满意义感,并且是值得过的。况且,她还在一个那么乌托邦的新闻团队。
2016年9月24日

给A的回信:我们都不是孤独的上校

会有这样一天,有个人去拜访你们的工作室,请工作人员们喝杯咖啡,说一声感谢。我自己寻觅到了你们,你们给了我一个真实的世界,让我在真实的感情中喜怒哀乐,不断成长。小端,生日快乐,让我们在漩涡里一起成长!
2016年8月21日

可能生活与审美判断

那段时间我常在夜里加班,在香港的写字楼里频频内心失序。其实失序的时候像是在太空里看大厦崩塌,声音不能传播,所以是一片诡异的安静。但那种时候,也总能感到微妙的情绪荡漾,如黑夜里的白色灯光一样闪烁游移。
2016年8月11日

深渊者笔记

高中一年级时,因为要高考,父母对我全面禁书。我没有其他书可读,于是偷偷读完了萧爷爷所著的自传体长篇小说《红尘》。那本书从1920年代,一直记录到1980年代,最终以书中主人公的死亡告终。
2016年6月6日

图解王毅外长的幽默,外媒怎么会懂?

以下这段视频截图,我觉得外长同志在家肯定天天练习,我觉得我们也都要加强论述能力练习,以随时做好怒斥外国人的准备(多图,请在WiFi条件下打开):
2016年6月3日

关于「暗店街计划」的一些说明

我不建议之前没读过我的文章的朋友贸然订阅,因为似乎有不少其他我的朋友推荐了这个计划。但这只代表了你对推荐人的欣赏与信任,不代表对我的——所以我不负这个责任。建议先读一读公号文章,觉得不错,再考虑。
2016年5月21日

暗店街计划

订阅用户可以选择半年或者一年。半年150元,一年200元,相当于一篇这种独家的内容,大概需要10元一篇,讲真,一点不算贵。每年末,我把文章结集制作成epub和mobi格式,方便各位阅读。
2016年5月19日

给我五分钟,让我做一个明天的广告

为何要发动文革?为何能够成功发动文革?这显然是两个问题。而这样难以回答的问题,我们提了八个,并用了过去的大半年时间,得出了数十万字的答案,但我们尽量用最简单的解答,最少的文字回答。
2016年5月15日

雷洋离奇死亡,没有正确评论

care”的微博出来,说了几百个字,表达了一个“关我屁事”的意思——面对这样一个霸气侧漏的,随时来管你的官家,作为普通人,作为知识精英,作为中产阶级,你憋屈不憋屈?愤怒不愤怒?耻辱不耻辱?
2016年5月10日

2015年就要过去了,记录者都成了寓言家

两年前跟朋友们因为觉得家里那个县级市闭塞,开了一间叫做“xixi和她的朋友们”的书店,想通过书和校友把外面的世界和渴望带给县里面的中学生。这个公号本是书店的公号,本意是倡导在四线县城读莎士比亚。
2015年12月31日

钩沉 | 1963:报上已“无”毛主席

毛泽东在会上又针对阶级、形势和矛盾发表了言辞激烈的讲话,他要求全党承认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存在,并且要“年年讲,月月讲,开一次中央全会就讲”,再一次的,毛泽东批判了“黑暗风”、“单干风”以及“翻案风”。
2015年12月26日

一个「左派」国家囚徒的后半生——读《张春桥狱中家书》

当美国的911发生后,他写道,前几年,资本主义声称找到了自我完善的方法,说马克思的论断错了,然而,“四架飞机在9.11撞了一下,这类神话就难以出口了。”在张春桥的大量论断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2015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