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1个故事



沈琪穿着黑色职业装,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疾步走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抬手看了一眼手表,还差三分钟。

她皱了皱眉,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在离晚上八点还有一分钟的时候,她站在了约定的房门前,理了理头发和衣服,随即,脸上露出职业的笑容,推门而入。

“张总,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沈琪将抱歉演的入木三分,脸上带着淡淡的委屈,“路上实在是太堵了,让您久等了。”

“没事没事,能等像沈总你这样的大美女,是我的荣幸。”张旭辉脸上的肥肉都堆到一块,本来就不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显得更加贼眉鼠眼。

沈琪忍住心中的厌恶,坐在他旁边,随即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正色道:“张总,这是我们公司根据您的要求重新修改的报价单,您看看,还有没有其他问题,如果没问题,今天我们就把合同签了,您看怎么样?”

“哎呀,沈总你急什么呀,这饭还没开始吃,就谈什么公事咧。”张旭辉将沈琪手中的合同挡了回去,并趁机摸了一把她的手背。

沈琪眼底闪过一丝冷意,但脸上掩饰的很好,她不动神色的收回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既然张总都这么说了,我哪里敢不愿呢。”说完,拿起桌上的白酒给自己还有他倒上了一杯。

“这杯就当我敬张总您了。”说完,沈琪仰头一饮而尽。

“好!好!沈总不愧是女中豪杰。”张旭辉拍着手,脸上堆砌着虚伪的笑。

“张总,我都干了,这回轮到您了。”沈琪用手指擦掉嘴角的酒,眼波一转,媚态十足,“我可听说你酒量好着呢。”

“没问题。”张旭辉这种人,最经不得美女夸,一听她这样说,连忙干掉一杯。

沈琪心中冷笑。

到后来,他们两人一杯一杯的你来我往,张旭辉有些醉了。

“沈总,你,你…真是好看…”张旭辉喝的有些神志不清,满脸通红,口齿不清指着沈琪,并且探着身子越离越近。

“张总您喝醉了。”沈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些年她不知道喝过多少酒,酒量早就练出来了。

“不,不回家…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喝。”张旭辉笑的猥琐,撩了撩稀疏的头发,突出的肚腩随着他走动一颠一颠的,看的沈琪一阵恶心。

“张总,您想换个地方喝,我当然奉陪了,不过,这合同…”

她笑的妩媚,像只勾人的狐狸,倾身俯到张旭辉的耳边说:“您要是签了,张总您想怎样就怎样。”说完,沈琪还轻轻在他耳边呼了一口气。

张旭辉浑身就像通了电一样酥掉了身子,他挤着五官,猥琐的搓了搓手,“好好,都听你的,你这个小妖精。”

沈琪看着张旭辉在合同上写下自己的大名,嘴角勾起一道迷人的弧度。

大功告成。

沈琪拿过合同,之前脸上勾人的媚意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对着满脸色相的张旭辉说:“张总,很感谢您选择和我们公司合作,期待下次还有这样的机会。”

“这下我们…”张旭辉脑子里还想着和她翻云覆雨的那档子事,忽然就见沈琪拿起包准备转身离开,他一愣,“沈总,你这是…”

“张总,我还有些事,就不陪您了。”她笑得得体,但是浑身散发着一种冷淡的气质,“但是,我帮您找了一个代替我的人,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刚说完,就推门进来一个长相艳丽,身材凹凸有致的女人,沈琪看到张旭辉眼睛都亮了。

“张总放心,我已经在楼上帮您订好了一间房,今天晚上不会有人打扰你们的。”

沈琪边说边给身旁的女人一个眼色,女人立刻聪明的贴到张旭辉的身上,像只调皮的猫一般,在他身上磨蹭着。

“好好。”张旭辉被女人蹭的没了理智,不再多看沈琪一眼,挥挥手要她离开。

沈琪看了一眼他们,推门离开,临走前,她回看了一眼,嘴角挂着冷笑和不屑。

沈琪,30岁,一家化妆品公司的销售经理。她18岁时就自己一个人出来闯生活,干这一行,至今也有十二年的经验了。

像张旭辉这样的男人,她不知道见过多少个,借着迟迟不签合同为理由,对女人动手动脚的男人,她看着就厌恶。

虽然,有时候为了生活,她不得不暂时牺牲一下,让那些恶心的男人占点便宜,但是想要她出卖身体去换一个生意的成交,呵,痴心妄想。

她一直坚信女人需要尊严,不论是在怎样的情况下,都不能出卖自己,放下底线,一次,就够毁了自己。

出了酒店,沈琪没有回家,而是去了一家名叫“醉梦”的酒吧。

她坐在红色奔驰里,从后座拿过一个白色袋子。

过了十分钟后,从红色奔驰上下来一个身穿红色抹胸短裙的性感女人,沈琪将头发全都撩到左边,露出修长的天鹅颈,脸上展露冷艳的笑。

她踏着自信的步伐迈入醉梦,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在耳边爆炸,昏暗的灯光下,无数寂寞的人在舞池中释放着欲望和天性。

沈琪拿着酒杯滑入人群中,闭着眼感受着劲爆的音乐和稍微的放纵,每次项目结束后,她都会像现在这样来一次醉梦,好好放松一下,不然日常紧绷的工作节奏会把她逼疯。

喝进去的酒精逐渐在她的身体里发酵,她半睁着迷离的双眼,感觉到身体越来越燥热,一种原始的冲动在她体内游走。

忽然,沈琪感觉到一具年轻躯体的靠近,温热坚硬,她不自觉想要触摸,越离越近,沈琪闻到一股属于年轻男性荷尔蒙的味道。

沈琪眯着眼,隐约看到一个好看男人的轮廓,暗自庆幸不是一个丑男。她搂住男人的脖子,在他身上轻嗅,若有若无的触碰,带来阵阵酥麻。

沈琪醉了,她感觉到男人微微的抗拒,但是属于身体里强势的一部分让她不允许男人离开,随即,沈琪扳下男人的头,狠狠的吻了上去。

......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她被窗外隐约投射进来的阳光弄醒,用手揉了揉眼睛,挣扎着起身,盖在身上的被子落下,露出她光洁的身体。

沈琪皱了皱眉,往旁边看去,身旁睡着一个男人,正背对着她,从均匀的呼吸来判断,男人睡的很熟。

瞬间,昨晚被她遗忘的记忆窜入脑内,她好像…把人家…给强了。

沈琪心里顿时五味杂陈,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拿起被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穿上,然后从钱包里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之后,她没再看男人一眼,开门离开了。

那晚的事很快就被沈琪抛之脑后,并且都是成年人了,这种这种事情,她以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不过是身体的短暂放纵,都不必太当真,一夜过后,谁也不认识谁。

况且,沈琪是典型的工作狂,只有工作才是她生活的重心。

一个月后的一天,她正坐在办公室里办公,突然,有人敲门。

沈琪头也没抬,说了声请进,然后门被推开了。

“沈总,这是新来的职员,麻烦你安排一下。”李秘书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沈琪放下手中的文件,抬起头。

两个人站在她面前,一男一女。

“沈总好,我是乔语琳。”乔语琳冲沈琪露出甜甜的笑,一双大眼睛显得可爱无辜。

沈琪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一旁的男人,按沈琪的标准来说,他长的不错,浓眉大眼,身材修长,显得清秀俊朗。

秦修看到沈琪的一瞬间,眼中闪过惊讶,居然是她。

沈琪皱眉,见他不说话,看了一眼李秘书。李秘书马上了解,轻咳了一声。

秦修回过神来,看着她说:“沈总好,我叫秦修。”说完,他偷偷观察沈琪的反应,显然她把自己忘了,心中不由泛起淡淡的失落。

“你们暂时到销售二部,李越会带你们的,出去吧。”说完,沈琪又低下头看文件。

出了门,秦修还在往回看她,但是她始终没有抬头。

“我听说,她很厉害,只要她出马,没有搞不定的单。”乔语琳一出门就轻声说:“我倒是很想和她比比,看她到底有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厉害。”

她眼中露出野心的光芒,秦修笑而不语。

乔语琳撇撇嘴,看他不说话,脸上露出不屑。

沈琪这段时间很忙,他们忆浓最近在谈一个大项目,如果这个项目谈成,公司会有上亿的收入。

沈琪对这个项目势在必得,所以这段时间,她都在专心准备材料,希望能够一击必中。

在周一的例会上,沈琪将自己的方案展示出来,本以为会得到意料之中的肯定,却不想看到林超纠结的表情。

“林总,是我的方案有什么问题?”沈琪在职场这么多年,也懂得察人识色,心里咯噔一下。

“没有,只是周五的时候,你们部门的乔语琳给我发了一份方案,我觉得也很不错。”

“乔语琳?”沈琪皱眉。

“对啊,虽然年轻轻轻但是相当有能力呢。”林超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笑着说:“听说她已经拿下不少的单了。”

沈琪微微扯了扯嘴角,心里泛起冷笑。

乔语琳那些单怎么来的,她心里有数,本来不想去说的,毕竟每个人的手段不同,反正牺牲的是自己的身体,也不干别人的事,但是抢生意抢到她头上来了,她就不能不管了。

“林总,乔语琳毕竟还只是一个新来的,这么大的单交到她身上,难免会让人不放心。”

沈琪似笑非笑,把玩着手中的笔,“况且这么大的单一下子交到她手上,别人还以为她和林总你…”剩下的话不言而喻。

林超扯了扯领带,眉宇间闪过一丝尴尬,“那就,还是,拜托沈总你了。”

“我不会让公司失望的。”沈琪露出自信的微笑,随即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下午下班的时候,沈琪看到乔语琳眼中的不甘心和愤恨,但她只是略略瞥过,心中泛起冷笑。

和我斗,你还差远了。

沈琪本以为一切都已成定局,却不想因为一件事,毁掉了她辛苦得来的一切......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